《懦弱的快乐》第四章小鹿相亲记及《懦弱的快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耽美小说 > 懦弱的快乐  作者:迷羊 书号:11336  时间:2017/4/9  字数:10027 
上一章   第四章 小鹿相亲记    下一章 ( → )
第四章 小鹿相亲记

  “潘主任,麻烦你过来一下。”

  “部…部长,您找我?”潘俊伟刚从门外冲进办公室,连椅子都还没坐稳,便被他的顶头上司叫了过去。

  “潘主任,今天已经是你这星期第三次迟到了,身为一个主管,你难道不觉得惭愧吗?请你自己好好检讨一下。”

  “对不起,部长,下…下次肯…肯定不会了…”

  嘴里说着“肯定”但语气却一点也不确定,两人由得对看了一眼,同时对这充无力感的回答,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潘主任,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啊?看你精神似乎不是很好,黑眼圈都跑出来了。哎,想想你一个人父兼母职也确实辛苦,你每天八成连早餐都没得吃吧?怪不得总是脸色苍白,有气无力的。我觉得男人还是要有一个伴儿比较好,三餐有人料理,生活有人打点,这才是长久之计啊。你见过财务部的林会计吗?我觉得你们两个蛮配的,让我来安排个时间,大家彼此认识一下,你说好不好?”

  潘俊伟的耳朵自从接收到“早餐”两个字后,意识便已自动飞往每天早晨“惨无人道”的用餐经过,对部长后来所说的话,他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自从那天打赌输给了他命中的大魔星,他便开始了他悲惨的“宠物生涯”

  每天早上八点,他的“主人”便会来领他出发前往公司。一上车,隔绝前后座的黑色玻璃便自动升起,那个大魔就会开始喂他吃“早餐”

  首先,他会先用嘴巴喂他吃几口“燕窝”再来,他便掏出一“大油条”让他亨用。在他含着泪努力地、啃、下一杯热乎乎的“豆浆”就会全数进到他的胃里。在假装好心地确定他“吃喝足”后,那个大变态才会开心地拍拍他的头,再让他下车去上班。

  但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油条”会特别硬,吃得他的口又干又渴,下巴都快臼了,车子也不知道在市区绕了几圈,那个死家伙就是不肯出最后的“豆浆”害他只好勉为其难地贡献出他随身携带的“榨汁机”让他进去搅一搅,再把他要的东西一滴不剩地榨出来…

  等到全套的早餐吃完,他全勤的记录也宣告终结。所以…呜…部长,有本事你就去骂你那个超级大变态的董事长,不要来为难我这个奉公守法的小职员好不好?

  “潘主任?潘主任?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到底觉得好不好?”

  “啊?什么?…哦,是是,部长说得是,我一定会照部长的话去做的。”

  其实他根本不知道部长说了些什么,但管他的,反正长官的话只要点头称是,就肯定没错,这可是他在职场十几年来所得出的生存法则哦。

  “部…部长…你确定我们要在这么…这么高级的地方用餐吗?”呜…他今天身上只带了五百元,这个臭部长,竟然带他来公司附近以贵死人闻名的五星级饭店吃午餐,就算他迟到的天数多了一点,也用不着敲他这么大的竹杠吧。

  “放心,这家饭店可以刷卡的。啊,她在那里,我们快点过去。林会计,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我也是刚到。现在大家都不在公司,请部长直呼我的名字就好,这样大家感觉也比较不会生疏。”一位长相秀丽,十分端庄的女子对他们齿一笑。

  “对对,这样比较好。那我们就叫你淑琴,你就叫潘主任阿伟好了,这样大家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阿伟,快跟人家打声招呼啊。”

  “你好,淑…淑琴…”

  “哎呀,淑琴,看到没有,我们阿伟就是这么害羞,这么忠厚老实,这种人在现在的社会,可是提着灯笼也找不到了,将来如果你们结了婚,他肯定会是一个最标准的好老公。”

  结婚?等等,天啊,地啊,难道…难道今天部长是带他来…

  “阿伟哥,你肚子肯定饿了,我们先叫点东西来吃吧。”林淑琴对眼前这个刚到公司上班的潘主任,印象还不错。他虽然长相平凡,个性稍微软弱,还带了个大拖油瓶,但是能在“怀德科技”当上主任,工作能力一定很强,听说董事长还常常召见他,由此可见他未来的前途绝对是一片光明。自己都已经三十好几了,说什么也不能再拖了。

  “阿伟,我们林会计可是财务部公认的美人哦,气质好,待人亲切,工作能力又强,像这种条件的好女人,说真的,还真是可遇而不可求啊。”王部长一副极力推荐的模样。

  美人?潘俊伟看看对面的女子,实在看不出她美在哪里。眼睛既没有那个人大,鼻子也没有那个人,嘴没有那个人感,皮肤也没有那个人光滑,身材没有那个人修长,声音也没有那个人好听…总而言之…

  总而言之什么啊?潘俊伟,你这个大白痴!你竟然把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拿去和那个没廉的臭男人相比,你是脑筋秀逗了吗?

  “阿伟哥?你决定好要点什么了吗?”林淑琴看他手里拿着menu,两眼却痴痴地望着自己,不心头暗喜。

  “什么?哦…我…我…”

  “咦?那不是董事长吗?哇,他身边的大美女不就是那个玉女红星蓝倩倩吗?”部长的口气充羡及赞叹。

  董事长!潘俊伟一听到这个煞星的名字,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完了,死定了,要是被“主人”发现他跟一个女人坐在一起吃饭,他肯定当场被他做成鹿大餐!

  “咦?奇怪,我的皮夹好像掉到桌下去了,我下去找一找哦。”潘俊伟急中生智,随便找了一个藉口,便立刻手脚并用地爬进桌下避难。他双手合十,心中不断暗念“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阿拉真神、圣母玛莉亚、耶稣基督…”哎呀,反正不管什么神都好,只要能助弟子度过此劫,他以后一定早晚虔诚地照三餐膜拜,绝不偷懒。

  “呵,王部长,今天怎么这么好兴致,竟然带着漂亮的小姐共进浪漫的午餐。”

  一听到那个令他打从心底发寒的声音,潘俊伟立刻屏住呼吸,连动也不敢动一下。

  “董事长,别开我这个老头子的玩笑了,这话要是传进我那口子的耳里,我恐怕就得提前退休了。其实我今天是来作媒的,潘主任有意再找一个伴儿,所以我就为他介绍这位财务部的林淑琴会计,他们双方对彼此都很满意呢。”

  “哦…是这样吗?”

  完了,死了,臭部长,你这个长舌公,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呜…我真的会被人害死!

  “董事长,您好。”林淑琴连忙起身致意,看见董事长那死人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心中不一阵动。

  “你好,对了,潘主任人呢?”

  “潘主任?”林淑琴被董事长这么一问,神智立刻清醒过来,她连忙蹲下身寻找她未来老公的踪影“阿伟哥,皮夹找到了没?你快出来,董事长来了。”

  啊…!你这个笨女人,不要叫“阿伟哥”叫得那么亲热!呜…惨了,罪状又多了一条,这下子大概连“清十大酷刑”都不够用了…

  “潘主任,快点出来吧,桌子底下的空气不好,小心缺氧昏倒啊。”王部长好心地提醒他。

  哼,臭部长,现在才在那边假好心已经来不及了,我要是死无全尸,作鬼也不会放了你!

  “潘主任…”这次轮到欧道德开口了。

  呜…这下惨了…潘俊伟在众人“千呼万唤”之下,终于狼狈地从桌下爬了出来。他低头假装拍着身上的灰尘,连抬头看“主人”一眼的勇气也没有。

  “倩倩,你先回去,我要陪我公司的员工吃饭。”

  “啊?不行啦,道德,我今天是推了好几个通告才空出时间的,你一定要陪我啦。”

  “乖,不要吵,回去等我的电话,好不好?”

  潘俊伟口突地一阵闷痛。哼,对女人说话就如此轻声细语,对我呢,就是气,口的秽话语,这中间的差别也未免太大了吧?潘俊伟气得抬头瞪了他一眼…

  但一接触到欧道德那足以将人在三秒内冻成冰块的冷冽目光,潘俊伟立刻就后悔了。呜…潘俊伟!你已经死到临头了,竟然还在斤斤计较这些有的没的,你自己还是认真想想,是要用火葬比较经济,还是用土葬比较风光吧?

  “董事长,这边坐。”王部长殷勤地招呼着。

  “不用了,我和潘主任坐一起就行了。”

  潘俊伟全身蹦得紧紧地坐在欧道德身旁,连大气也不敢一下。

  “既然今天是潘主任请客,那我就不客气了。Waiter,给我们每人一份鱼子酱、一份松、一份龙虾套餐,再开一瓶我常喝的七十年份的红酒。嗯,这样应该够了,你们还要再加点什么吗?”

  在场的每个人一听到董事长点的东西,顿时吓得目瞪口呆。

  真惨,这样一顿吃下来,起码要花掉潘主任一个月的薪水吧?“嗯…不用了…这样够了…够了…”王部长连忙摇头回答后,同时和林淑琴对脸色惨白的潘俊伟寄上无限的同情…

  潘俊伟双手僵硬地拿着刀叉,正当他与眼前的龙虾全力奋战时…“啊…”潘俊伟突然发出一声惊叫,引来了全体客人的目光。

  “怎么啦?怎么啦?”林淑琴被他吓得差点打翻酒杯。

  “没…没什么…我…我看到一只老鼠…”

  “老鼠?不会吧,这是五星级饭店耶。”

  “那…那…可能是蟑螂吧…”

  众人一听差点摔倒在地。拜托,老鼠和蟑螂体积相差那么多,竟然还会看错?

  呜…大家不要这样看着我,我既没有看到老鼠,也没有看见蟑螂,我…我是看见一头“兽”啦!

  啊啊…呜…这个可恶的大魔…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他的小弟弟掏出来玩,万一要是被人看见,他还要不要活啦?

  欧道德一手拿着酒杯状似悠闲地酌饮,一手则残酷地把玩小鹿逐渐涨大的要害。他又,三不五时还捏捏那两颗可爱的小卤蛋,逗得潘俊伟差点要尖叫出声…

  啊啊啊…呜…不行…潘俊伟…为了你的一世英名…你千万要忍住…要忍住…啊啊…他双手发颤早已拿不住刀叉,只好将手藏在桌下改握住餐巾,以掩饰那呼之出的兴奋和紧张…

  “阿伟哥,你怎么啦?”林淑琴看潘俊伟一张脸涨得火红仿佛能滴出血似的,不关心地问。

  欧道德一听到那声“阿伟哥”顿时怒火中烧,他放开小鹿颤巍巍的分身,向下寻到他紧闭的口,伸出两指硬生生地戳了进去…

  啊呜…救…救命啊…痛…痛死人了!潘俊伟低下头把嘴几乎都咬破了,才勉强下痛呼,但体内的手指仿佛是要挑战他忍耐的极限,不断地旋转戳刺,搞得他四肢无力,冷汗直,活像生了一场大病…

  “阿伟哥,你又怎么啦?”林淑琴看他脸色突地由火红转成青白,不吓了一跳。难不成这个潘主任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疾?看来她得小心观察才行。

  呜…你…你这个笨女人!别再叫了!我…我会被你害死!

  欧道德冷冷一笑。哼,你想忍,我就偏偏让你忍不住!欧道德放松手劲,开始缓缓地感的密,再出其不意地按上那脆弱致命的一点…

  哎呀…!停!停!救…救命啊…不…不要再按了!潘俊伟简直快受不住那种人令想疯狂尖叫的快,但欧道德不但没有停,反而变本加厉地越按越用力…

  啊啊…不…不行了…

  欧道德感受到小鹿内壁强烈的收缩,知道他已濒临高的边缘,便迅速地将沾的手指出,一把握住他的尖端…

  潘俊伟再也忍不住地闷哼一声,让而出的炙热盈他的掌心…

  刚才在极痛与快乐之间来回摆,潘俊伟的神经早已绷至顶点,如今一旦放松下来,意识便在一秒内全体溃散…

  “哎呀,潘主任,你怎么了?”王部长被潘俊伟突如其来的晕厥吓了一大跳。

  欧道德神色自若地将手试净,再下身上的外套披在小鹿赤的下体上。

  “潘主任身体不太舒服,我看今天是没福气让他请客了。王部长,今天就让你请吧。我带他去休息一下,下午他的工作就由你接手。”欧道德一把将昏的小鹿抱起便转身离去,看也不再看他们一眼。

  哼!敢帮我的小鹿作媒,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这次只让你花钱请一顿,算是便宜你了!

  欧道德走到门口时,仿佛听见有人“咚”地一声晕倒在地…

  “啊…”一阵尖锐的疼痛像闪电一样劈中了潘俊伟,他惊骇地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对上一双阴险的眼眸。“啊…好痛,好痛…不…我不要,死也不要戴这个!拔下来,快拔下来!”虽然双手被捆绑在头,但潘俊伟还是拼命地挣扎着…

  1

  一听到那可的声响,潘俊伟立刻尖叫出声“不要!死也不要!”呜…要是这辈子每天二十四小时都要带着这个鬼玩意儿,那他要怎么走路才能不发出声音啊?呜…光想像到时候众人好奇的目光,他就快要抓狂了…

  “错了,小鹿,是死也要!就算是你死了,它也会跟着你进棺材!你就觉悟吧,敢在外面给我找女人,只让你戴在头上算是便宜你了!我本来是打算让你戴在这里的…”欧道德用两指弹他小小软软的分身“但念在你是初犯,姑且给你一个小小的惩罚就好…”“这还叫小小的惩罚?你这个恶魔!我找女人有什么不对?我本来就喜欢女人,要不是你强暴我,我死也不会跟你这个臭男人在一起!”潘俊伟已经气到口不择言。

  “是吗?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但是,小鹿,你实在太不了解自己了。我会证明给你看,你的身体经过了我的调教,这辈子是再也离不开我的。而你,更是永远也不可能再去抱女人了。理沙,你进来。”

  “哎呀,终于轮到我上场了…”

  潘俊伟闻言抬头一看:

  哇,大美人耶,清丽脱俗的脸蛋,白皙透明的肌肤,乌溜溜的长发,再加上凹凸有致的身材…

  哇,他潘俊伟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美的女人,什么蓝倩倩、红倩倩的,和她一比,全都只配替她端洗脚水。

  “漂亮吗?”

  “漂亮…漂亮…”潘俊伟两眼发直地望着前方的美人,不知死活地说。

  “那去吧。”欧道德解开他双手的束缚,将他推向理沙。

  “啊?什么?”潘俊伟还搞不清楚状况,只知道自己全身光溜溜的很是丢脸,双手连忙迅速地遮住下体。

  “这时候你就别再给我装清纯了,你不是只喜欢女人吗?那就去抱她,只要你能在她怀里得出来,我就让你出去自由配,绝不再限制你的行动。”

  自由配?他当他是公狗啊?

  不过,话说回来,抱女人有什么难的?想他潘俊伟十七岁就开了荤,而且还是一开就中奖(要是买彩票有这么幸运早就发了),十八岁就奉“女”成婚,虽然这辈子蛮倒楣的只抱过他老婆一人,但十五年的婚姻生活,做的次数没有成千也有上百吧?

  哼,你这个大魔,不要太小看我了,我的小弟弟虽然比人老,长得也没你的雄伟,但绝对是功能健全,用过的都说赞!(反正唯一用过的那个已经死无对证了)

  “哼,抱就抱,谁怕谁?”潘俊伟赌气地冲上前一把抱住理沙。啊,还是女人好,又香又软,坚又富有弹在身上,真是舒服极了。

  一分钟…两分钟…

  咦?奇怪,怎么小弟弟还是毫无动静?喂,醒醒,不要给我装死,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你要是敢给我罢工,我就去劳委会告你!

  “嗯…理沙…可能是你衣服穿太多了,我来帮你吧…”潘俊伟看理沙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连忙替自己找了个理由。

  “没关系,我自己来吧。”她将手伸到背后,拉下拉链,双肩微微一抖,感的连身洋装便飘然坠地,出她傲人的雪白身躯…

  哇,好大的部!该不会是假的吧?潘俊伟狐疑地看了她一眼。

  “你可以摸摸看啊…”理沙拿起他的手放在一边的房上。

  哇…真材实料耶,潘俊伟开心地对她一笑。理沙对他妩媚地眨眨眼后,便将视线向下移往他的…

  该死!喂,快起,大美女来看你了,还不快起来接客,你这个好吃懒做的米虫!临上战场才给我当起缩头乌,人家说养兵千,用在一时,我还真是白养了你这么多年!“嗯…这个…嗯…”“不要紧,让我来帮你吧…”理沙伸出她的纤纤玉手,开始帮他套起来…

  一分钟…两分钟…

  呜…完了…怎么…怎么会这样啦?难道…难道他真的再也不能抱女人了?哇…我不要变成无能啦!潘俊伟又伤心又羞愧地将脸埋进掌心里,深怕会看见美女讥笑的目光。

  啊啊…好舒服…

  突然,一阵熟悉的快,从他的小弟弟迅速窜向四肢百骸…

  耶!成功了!嘿嘿…你这个家伙总算给我抬头,扬眉吐气了,待会儿就继续保持这种英勇的姿态,给我一股作声,勇往直前,杀他个措手不及,片甲不留!

  “哈哈哈…”潘俊伟得意地仰天长笑…

  “哈你个头!给我看清楚,是谁让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翘得又高又,还歪歪的?”潘俊伟闻言大惊,笑声哽在喉咙里差点没咽死,他急忙重重地捶了口两下,才总算顺过气来…“呼…呼…你…你…怎么…怎么…会是你?”

  他低下头看见欧道德那糙的大手,正忽上忽下地套着他又涨又硬的分身,吓得他差点晕过去…

  呜…你这个可恶的家伙!那样美若天仙的大美女对你又的,你竟然毫无反应,甩都不甩人家,而那个超级大魔只不过随便摸了你两下,你就给我高兴得摇头摆尾,只差没有“汪汪”两声而已。你这个没品味的叛徒!为兄我今天一定要将你逐出家门!

  “啊啊…讨厌…放开我…哎呀…”

  “嘴里说着讨厌,股却摇个不停,真是只爱说谎的小鹿!承认吧,承认你根本就无法抱女人…承认你这辈子只需要主人我一个…快,快说!”欧道德一边舐着他感的耳垂,一边加快手上的律动…

  “哈啊哈啊…不要…啊…啊!不…”潘俊伟紧紧地抱住他,在他怀里尖叫着了出来…

  “啧,这么快?哼,你不说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说…”欧道德将手的汁涂遍小鹿息不定的膛,再将他瘫软的身子推倒在地,一把将在旁边看得兴味盎然的理沙拉上

  “看清楚,女人就应该是这么抱的…”欧道德开始从上到下,爱抚着理沙光滑的肌肤,惹得她娇吁吁,声不断…

  “啊…道德…还是你最…啊…好舒服…快…快一点…快进去…啊啊…”理沙紧紧地贴住他结实的身躯,按耐不住地扭动磨蹭。

  不…不要…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潘俊伟只觉得自己好像快死了…他的五脏六腑仿佛被大火烧着,又仿佛被人全翻了过来…

  就在他看见欧道德从裆里掏出他每天都要的硬,正打算刺进那个女人的体内时,他终于忍不住地尖叫…“不…!不要不要…呕…呕…”潘俊伟又哭又叫地吐了一地…

  “小鹿…”欧道德见状大叫一声,惊慌地奔向小鹿身旁,将他紧紧地抱进怀里,也不管他酸臭的秽物沾了自己一身。

  “呜…你…不要…不要…”潘俊伟死命地攀住他,哭得不过气来…

  “哎…真是拿你没办法…我好像跟你的呕吐物特别有缘呢。”欧道德将小鹿拦抱起往浴室走去,头也不回地丢下一句“理沙,对不起,你先回去吧。”

  欧道德打开莲蓬头,让热水哗啦啦地淋在两人赤的身躯上…

  他将小鹿的嘴巴打开,伸出两指探入其中,将热水在舌之间轻轻搅动,再让里头的秽物顺水出。确定两人身上毫无异味后,欧道德把小鹿抱出淋浴间,再一起坐入蓄热水的浴缸。

  “为什么不要我抱她?”欧道德捧住小鹿苍白的脸蛋,两眼不瞬地盯着。

  一听到他提起那个女人,潘俊伟的泪水又扑簌扑簌地滴了下来…“呜…我…我不知道啦…”他是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害怕?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难以接受?

  不知道为什么心痛得像要停止跳动?不知道…?

  “哭也没有用!答案我早就告诉你了,还敢给我说不知道?”欧道德以为他在装傻,气得捏住他尖上的小铃,用力向下一扯…

  “啊…好痛…好痛…呜…放手!放手!”潘俊伟哭叫着捶打着他。

  “说!不给我老老实实地说出来,休想我会放过你!”欧道德毫不放松手劲地继续拉扯。

  “呜…我说…我说…呜…我…我只要…只要…主人一个…”

  难道…难道这就是真正的答案?不然为什么他一说出来,心头便是一阵轻松?他不知道…刚刚身体吐得空空的…现在又被热气熏得晕晕的…他好…从头到脚都是一片混乱…

  “证明给我看…小鹿…证明你只要我一个…”欧道德伸出一指慢慢地钻入他紧窒的口…

  “啊…啊…”潘俊伟被他在体内旋转的手指拨得心神弛,他胡乱地晃动着,极力想追逐那行踪飘忽的快…“呜…啊啊…求你…给我…呜…给我…”

  的铃声…的哀求…的一切…

  欧道德尽管早已涨得发疼,但他仍毫不心软地追问“你要什么?”

  “呜呜…我要…要主人…”

  “要主人做什么?”欧道德残酷的指尖钻到密深处那令人发狂的小小凸起,用指甲狠狠一戳…

  “啊…!我要…要主人进来…要主人狠狠地进来…呜…快…快进来,进来!”小鹿紧紧地搂住他,在他耳边哀哀切切地哭叫着。

  舌尖着他咸咸的泪水,欧道德只觉得全身的血沸腾得几爆炸一般。

  “上来…自己骑上来…”他气息重地命令着。

  一得到他的允许,潘俊伟也顾不得羞,连忙抬高部,用生涩的姿势将他高耸的硕大导入自己饥渴的内…“啊…好热…好热…”热水在望不断地冲撞下,被引入体内形成巨大的水柱,无情地袭击着每一寸内壁,让小鹿的神智在瞬间便已

  “哈啊哈啊…好…好…呜…主人…我…我会不会死…哎呀哎呀…哈啊…我…我好像…好像快死了…啊啊!”这…这是什么感觉?这种人人觉得死了也无所谓的感觉究竟是什么?

  为什么只有在这男人的怀里才能尝到这种超越生死愉?为什么…?

  “死…?我不会让你死的…啊…我的小鹿…我要一辈子把你绑在身边…一辈子…哈啊…好热…啊啊…就算死…死也不让你离开我…啊…你真是他XX的热…啊融化了…啊啊…”欧道德握紧小鹿的往上用力一顶,便在小鹿凄厉的尖叫声中双双出来…

  仔细地为已然昏厥的小鹿擦干头发及身子,再为两人都套上浴袍后,欧道德便小心翼翼地将他抱出浴室。“咦?理沙,你怎么还在这里?”欧道德看见她翘着二郎腿坐在卧室的沙发上,不惊讶地问。

  “嘻,我在偷听啊,道德,认识你这么多年了,我真是作梦也没想到,你会栽在这么一个平凡无奇的男人手里。”

  “你在胡说什么?”欧道德不动声,状似若无其事地将小鹿放在上。

  “你知不知道你做是从来不说话的?我们几个跟你上过的女朋友,都知道你这个怪癖。上前你什么甜言语都肯说,上了就只知道埋头苦干,都不肯放一个,没想到今天,嘻,竟然有人能让你失控…”

  “别再胡说八道了,他只不过是我的宠物罢了。你不知道有时候人类不肯跟别人说的话,是会讲给自己宠物听的吗?反正他是我一个人的,又不会去说给别人听。”

  “哇,听听你自己,一向游戏人间的欧道德,竟然也会想独占一个人,真是令我大开眼界!”

  “好了,我的祖,求你别再扮演我的心理医生了,我很累了,你请回吧。”

  “好好,今天就放过你,你休息吧,我改天再来看你…和你的小鹿。”理沙在他脸颊轻轻一吻后,便转身离去。

  欧道德坐在边凝视着小鹿安祥的睡容,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忍不住地倒在他身上,沉沉地睡去…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懦弱的快乐   下一章 ( → )
疯爱舅情如火甜蜜的罂粟阋墙狼爱似火狼后传奇小狼将军倩男幽魂绝色国师蔷薇王子极乐鲜师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迷羊最新创作的免费耽美小说《懦弱的快乐》第四章 小鹿相亲记及懦弱的快乐最新章节第四章 小鹿相亲记在线阅读,《懦弱的快乐(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懦弱的快乐的免费耽美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