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声悠扬文集》小妹叫我一生如何想你及《笛声悠扬文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短篇文学 > 笛声悠扬文集  作者:笛声悠扬 书号:13250  时间:2017/4/25  字数:4407 
上一章   小妹,叫我一生如何想你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一直不敢动笔写小妹——我唯一的亲妹妹,因为她是我生来第三次痛哭的人。与雪雅聊起我的妹妹,我热泪如飞,脸如江河心似海。但是,我说了,我一定要在《我的真情人生》里把她写出来,因为我的真情人生里怎么可能没有她!

  我和小妹都是父母中年所得。可以想见,那是多么受宠爱的。

  小妹天文静,长得又乖巧,因此一直是家人和邻里喜爱的白雪公主。由于哥姐们与我俩的年龄差距大,我和小妹就自然是最亲密的伙伴儿了。

  我带着她在家里的两片竹林里玩“捉猫猫”她比小燕子还要厉害,因为个儿小,很窄的小隙都钻得过去,捉她可难了!她一闪就过去了,你得绕圈儿去跑,费力往往还不讨好,出一身汗只有干瞪眼,埋怨的话都说不出口。当然,我怎么舍得抓住她呢,她要被抓住了,小小个儿追大的,多累呀,我这点私心还是有的。嘴里却不是这样说的,小妹叫我捉她时,我说:“哼,抓你算什么呀,我要抓跑得快的男的!”呵呵,既把可能抓不住她的尴尬遮住了,又巧妙掩盖了私心——小时候的我,可会掩藏心事了吧?

  我家树林里有杏、有梨、有柑桔、有板栗…,小妹想吃什么了,总是甜甜地向我笑笑,小手轻轻地来拉我,等我看她了,就轻轻地说:“哥,我们去树林吧?”我就知道她要干什么了。当我还不会爬树时,就用竹杆捅,或者用小石子打。摇树是最不划算的。每掉一个果子下来,小妹就拍着手笑啊跳的。每次必须打到双数时,小妹才答应好了。她说:“我是比你小,可是你比我累呀,必须一样多的。”现在想到这儿,怎能不掉泪!

  大点了,我就显示自己的勇敢和能耐,爬到树上挑挑选选地摘。小妹总是战战兢兢地望着我,小手捂在嘴上,眼里是又惊喜又担心眨巴着,不时来一句:“哥,小心啊!”我偶尔故意装作踩滑了,双手抓着树枝起来,她准是小脸儿失地惊叫。

  正北堂屋出来,走过宽宽的院坝,端端正正地对着一棵细高的桉树。不知什么时候,飞来了喜鹊,在顶上筑了巢。有一天,喜鹊喳喳叫,我对小妹说:“看喜鹊高兴的样子,是不是有小喜鹊了?”小妹一听就乐了:“呀,那去看看呀!”我们跑出去,啊,起风了,树都晃了起来。

  “是不是喜鹊爸爸和喜鹊妈妈被大风惊吓了?”小妹问。

  “不知道。我上去看看。”

  从来没有爬过这棵树,因为它太高了。风中爬就更难了。旁边的其他树枝树叶还老扫我的脸和脖子,每上一步都不容易。但是,我要显能耐,还是咬着牙往上攀。

  “哥——风大了,下来——”

  “不!”我继续往上挪动身子。

  突然“咔嚓”一声,树断了!我随着上半截树枝倒了下来。就听得小妹“啊——”地叫了一声,跟着就是她声嘶力竭的哭喊:“爸——快来呀!”一家人都听见树断的声音了,冲了出来。小妹又回头扑向我掉下来的地方,尖叫着:“哥——!”

  庆幸的是,断枝倒在了其他的树上了。当我面无血、颤抖着滑到地面时,小妹已经抱住我了,她也浑身抖着,嘴都青了,眼泪已经腮都是。爸爸铁青着脸,举起了巴掌,生硬地摇晃了两下,却没有打下来。妈妈和姐姐们从头到脚地看着、摸着,见没有什么问题了,才开始数落起来。

  从那以后,小妹再也不准我爬树了。

  为了小妹,我生来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挨了打。

  不记得是多大的时候了,反正很小。坐在家里饭桌边的长凳子下,我和小妹玩折纸。玩得累了,小妹说:

  “我知道过年的红糖放在哪儿。”

  “真的?”

  “你来看嘛。”

  到了楼上,小妹指着比她高的坛子说,就在里面。我搬个小凳找上去,揭开盖子,伸手进去却够不着。

  “你想吃吗?”

  “嗯——想!”

  “那你去拿个长勺来。”

  就这样,小妹和我吃到了甜甜的红糖(就是甘蔗榨出来熬成的普通的糖,红色)。可是,还没有把嘴脸清理完毕,就被发现了,我因为“不带妹妹学好,偷东西吃”挨了打。当时想不通,反正过几天也就是节了,也是要吃的,怎么就吃不得?后来才理解父母的一番苦心:从小养成好品行,从小要有自制力,大的要为小的作表率。

  小妹最爱当我的跟班。我与小伙伴儿们玩打仗,她要来;我用竹叶吹哨,她要学;我到山坡放牛,她愿意跟着;我到水库里洗澡,她都要跟着,说给我看衣服。直到我和她先后上了学才罢。

  小学、中学读书无话。

  当我考学远走后,初中毕业的小妹就没有再读书了。因为哥哥姐姐们都成家了,母亲已经病魔身,父亲也是豪壮不再。家里总得有人照应。于是,小妹就代我承担起敬孝父母、操劳持家的重任。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对小妹深怀一种歉疚!可是小妹从来没有过一句怨言,她还宽慰我:“反正你能读啊,我又读不过你。我是女儿,孝敬父母也是份内的责任嘛!”

  毕业南下,我忙于个人的奋斗之中。对老家的眷顾哪比得上小妹。小妹在父母的最后岁月,付出了多少,我们兄弟姐妹谁能算清!

  小妹成家了,有恩爱她的丈夫,又有了可爱的一双儿女。为了给孩子创造更好的家,她扩建了住房,又外出打工,想在年轻力壮的时候为家奠定更好的经济基础。谁知道,疾病会早早地找上门来。

  前年的五月,我接到小妹的电话,她故作轻松地告诉我,医院发现她身体有问题,她需要到大医院确诊一下,问我有没有空去看看。我的直觉告诉我,不会这样简单。于是,提着钱就奔回了老家。因为她是在老家有亲戚在的地区医院里检查的。当我到了那天,二姐一见我就哭,说:“已经确诊了,癌症晚期。”我知道,姐夫和外侄都是医生,这话不可能玩假。但是,我怎么愿意相信!

  小妹见到我,还是笑脸相,显得轻松的样子。可是二姐说:“你别看她这样,她每天夜里根本睡不着,因为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脊椎的颈部了,翻身都痛苦得很。”我有泪不敢,但是坚持再到华西医大看专家门诊。然而,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名医(教授)指着非常清晰反映着病情的几种图片,都沉重地对我摇头,明确地告诉我太晚了,最多只有减轻疼痛的程度了。

  我把泪到肚里,陪着小妹走出了医院。几天的诊断就这结果,我想对着苍天狂喊,我恨不得把大地掀翻!回到住所,趁小妹睡着的一刻,我把自己关在屋里,捂着被子痛哭了一场。当小妹醒来见到我时,我脸上却不得不挤出笑来。小妹说:“哥,我打电话给你就知道了。你不用瞒我。我看得懂图片。你回来,我就觉得病痛轻了许多。”

  我知道没有必要回避了。于是,我说:“奇迹哪儿都有。咱们为什么不创造一个试试呢?”我要鼓励起她的信心啊,同时要让她从痛苦的思绪里尽可能多地解出来。在陪她的日子里,我让她吃了她说以前想吃而没有吃的,让她坐了以前为了省钱而没有坐的卧铺列车,拍了这样那样的合影照片…妹夫说我回去的日子,小妹的气好多了,我的心情却依然山一般沉重,没有半点高兴的成分!

  小妹要回到自己的家里。托付给三姐照顾的一双儿女,她接了回来。她明确地对我说:“我要用最后的时间,教他们,起码让他们知道怎样走自己的路。”她给孩子讲做人的道理,讲面对灾难的心态,讲如何看待生命…有些内容,显然超出了孩子接收的年龄,因为他们都才几岁啊!

  有一天,孩子们到一边玩开了。小妹突然对我说:“哥,你给我讲讲,为什么好人命不长呢?”能言善辩的我,一时语。怎么回答?想了想,我缓缓地说:“好人,因为,他愿意牺牲自己,也不侵占别人一分好处;他愿意承担责任、承担义务、承担痛苦,而不只图自己享受和自己高兴;他愿意付出,而不求回报;他把快乐给予别人,把苦难留给自己…你说,他的人生能多顺利、多幸福?不过,他以自己的牺牲为幸福,看到别人幸福了他就当成了自己的幸福。”还说了些什么,我也记不住了。可是记得小妹说:“这样的话,我就没什么怨言了。”她的冷静竟然达到了如此的程度,我是没有见过第二个的,至少目前是这样。

  哥哥和姐姐们都四处找秘方偏方。小妹对我们的忙碌只轻轻一笑,苦苦的药水端来也喝了。她只对我说:“其实没有必要。我是不想让大家难过,也不想让大家觉得辛苦白费。我现在就一件事放不下心来,那就是孩子。没妈的孩子苦啊!”我说:“你不要灰心。万一有奇迹呢?你平时不是看了那么多的书吗?世上有的是奇迹。报纸上说了,有个妇女多种癌症集于一身,东吃西喝了无数种药,竟然在10年后什么毛病都没了。关于孩子,我们兄弟姐妹的感情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不互相照顾啊?”

  “我知道。我说的是另外的问题。”小妹还是那么冷静。她告诉我,她已经把妹夫的工作做通了,说希望他以后再成个家,但是必须找个对孩子好的。我叫小妹放心孩子,是因为我已经召开了专门的研讨会,决定了对孩子的照顾问题。

  我的假期到了。小妹坚持送我上车。她竟然还能笑着。妹夫抱着我“呜”地一声大哭开了,小妹还是没哭,她拉着孩子的手,叫他们喊再见。

  车门关上,马达轰鸣。我把头伸出车窗,回头看了小妹一眼,泪水刷地滚滚而下,怎么也忍不住了。我知道,这一别,或许就是永别,这一眼,可能就是最后一眼,这一面印象,也许就是最后的一面!

  就这样,我走了。后来知道,我前脚一走,小妹立马就站不住了。大家把她扶回家,她才在见我过后第一次长哭!那一哭,哭得亲人和四邻全部潸然泪下…

  有一天,晨8:30,我正好去开会,办公室电话铃声响起。一接,竟然是小妹。她说:“我正在镇上赶集呢!就想和你说几句话。”我问她情况,她说:“好多了,放心吧!”舒心的笑声让我那天开会的心情出奇地好。

  然后,仅仅过了三天,不好的信息就传了过来——小妹瘫痪了。在她手还能动的时候,她忍着疼痛,挣扎着给我写了一封信,把她想说的、想安排的都一一做了安排。最惊人的是她说,如果知道这么快就倒下,那天在镇上,就该买好一样东西,免得拖累家人。信纸得很皱,可以想象她是怎样完成这艰难的任务的,是以怎样的毅力完成这痛苦的任务的!这封信我一直留着,我不敢再看,不过也用不着看了,因为已经全部在我心里了。

  2002年12月中旬,有天晚上彻夜头痛,痛得前无先例。天亮了,刚到办公室,我就接到小妹去了的不幸消息!亲情的感应如此强烈!我把办公室门关了,再次痛哭了一场…

  …

  从此以后,我就没有自己的亲妹妹了!

  小妹,叫我一生如何想你!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笛声悠扬文集   下一章 ( → )
独语斜阑文集大友文集冬之蝉文集蝶衣君文集大连文集淡淡一缕香文淡淡的云文集disill独龙先生文集多情环文集点电文集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笛声悠扬最新创作的免费短篇文学《笛声悠扬文集》小妹叫我一生如何想你及笛声悠扬文集最新章节小妹叫我一生如何想你在线阅读,《笛声悠扬文集(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笛声悠扬文集的免费短篇文学,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