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小说》恋母子及《两性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热门小说 > 两性小说  作者:两性小说 书号:13438  时间:2017/4/25  字数:35061 
上一章   虐恋母子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妈妈,算了吧。那样喝又会醉了。”

  宫阪明治看到母亲志麻又倒第五杯酒一口喝干,皱起眉头说。

  兴奋的红色脸颊和充气质,显示成女人感的脖子,从大胆的领口出丰雪白的 沟。

  随着呼吸起伏所以非常恼人。

  有许多外国人和日本的男人,都不停的偷看这一对喝酒的美丽成女人和英俊青年。

  “不要管我。现在我还能不喝吗?再有一个礼拜,那个女孩就要把你抢走了。明治,妈 妈是没有问题,就算喝醉了,也能把女人应做的事做好。难道你是不想爱妈妈了吗?”

  说到最后还是把声音放低,托腮看着比丈夫元彦更英俊的25岁亲爱儿子,出火热的眼 光。

  “妈妈,要看这里是什么场所,我不喜欢喝醉的女人!”

  英俊的青年用不屑的口吻说,但声音还是很小。这里是市中心着名的T旅馆的酒廊,母 子在一小时前,就在这个旅馆的咖啡厅见到新娘和新娘的母亲,计划七天后的婚礼刚分手。

  四十五岁的志麻,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会吸引好男人的眼光。她是一年前在爱人的公寓 猝死的丈夫元彦后,继承丈夫创业的成衣公司会长的地位,由儿子明治担任董事长。

  美丽的母子互相用恼人的眼神观望,想起快要成为宫阪家媳妇的,令人觉得像未成果 实的美少女千绘,和代表日本女美的母亲百合。但母子二个人把她们当成的对象 。

  母亲雪白的美丽的手又伸向冰凉的香槟酒瓶时,明治无情的拉开。

  “叫你不要喝了,妈妈,我们该走了。”

  “你真冷淡,已经把我看成多余的人吗?太狠心了┅”

  志麻拿出手帕擦一擦快要出眼泪的眼晴,优雅的举起手叫来熟悉的领班。

  “我好像喝醉了不舒服,想休息一下再回去。能不能替我订好经常用的房间。”

  拿小费给领班后,出像挑战般的眼光看皱起眉头的儿子。

  “是的,夫人。”

  领班恭恭敬敬的回答后离去时,志麻的脸上出现蛊惑的微笑,在桌下伸手的抚摸 儿子的前。

  “果然这样硬了,但我知道这不是为妈妈。有那样可爱的新娘,还有比妈妈年轻六岁又 漂亮的岳母,妈妈是没有用了。”

  要做新娘的千绘才只有十八岁,已经是寡妇的母亲百合,也只有三十九岁。

  “她是处女,但她的母亲一定也很好。她的后面大概还是处女。明治,你一定有很多快 乐。妈妈今后每天晚上要一个人寂寞的安慰着自己,还要忍受着听千绘美妙的呻声,真是 悲哀啊!”“妈妈,我真的要生气了。现在有什么好嫉妒的。是妈妈要我和千绘结婚,还兴奋的说 ,要把她调教成你喜欢的奴隶女。而且答应我和她的母亲睡觉。”

  明治用的声音轻轻说,也在餐桌下伸出手抚摸母亲分开很大的大腿

  火热的已经润和充血,就是隔着三角也能感觉出核的脉动,这种感觉引起明 治的冲动。

  志麻的呼吸开始急促,好像很苦闷的皱起眉头,也忘记这是什么场所,无的把双腿分 开到最大限,接儿子的手。

  “你真是坏孩子,你拿千绘给妈妈当玩具,而你自己却去享受百合成体。你要敢 抛弃妈妈,我要去扶轮社做那些用眼看我的那些男人们的情妇,让你没有面子。”

  拼命忍耐着快要爆发出来的强烈感,因为嫉妒快要疯狂的美丽母亲,用火热的眼光凝 视着儿子。十年前的一个夜晚,主动惑他,使他变成男人的最疼爱的独生子。

  “只要能使你高兴,多么的事妈妈都能忍耐顺从。但是明治,你要答应不抛弃我。 ”

  英俊于酷的青年,看到几乎要哭出来的诉说畸恋之爱的母亲,出厌烦的眼光,脸上也 出现冷笑。她自己促成这件婚事,还向年轻的情夫提出分手的要求狂的女人。

  可是因为嫉妒和悲哀苦恼的美丽母亲显得更感,引发明治待的望。

  “我怎么可能会抛弃妈妈,今后妈妈还是我最爱的女人。”

  明治这样用热情的口吻悄悄说,手指找到起的芽用力

  灯光很暗,母子这个角落里四周的客人已经离开,也不用担心有人听到谈话。

  “啊!喔…你好狠,在这种地方折磨我。好吧,妈妈相信你,但今晚马上要给我看到证 明。”

  用润的眼光带着的热情凝视着最爱的男人时,领班走过来。

  “夫人,订好房间了。”

  “谢谢,太好了。”

  领班把房门钥匙放在桌上离去时,明治在母亲的香吻一下命令说。

  “妈妈,就在这里三角。”

  刹那间在美丽的脸上出现羞涩的表情,但志麻立刻点头,就在餐桌下面抬起股,下 黑纱的感三角在儿子手里。

  一直拼命抑制的到大腿跟上,咬紧嘴忍耐快的嘴微微颤抖。

  “妈妈,我们去刑房吧。”

  “好吧,我要先给你口

  母子沉烈的变态游戏,大多是在家里具备一切快乐设备的卧房,但最近几年为改变 气氛,每月有二、三次会利用T旅馆新盖的第三十八楼的月套房。

  走路时被丰的大腿和火热夹住的核发生脉动,全身像触电一样痉孪,从挤 出汁。这时候的志麻已经完全陶醉在走向刑场的甜美感里。

  *  *  *

  在爱人们之间留恋,使虎狼之年的子伤心之后,和年轻的爱人同居的丈夫,在公寓猝 死。绝望的志麻,在十年前的某夜变成心爱独生子的情妇、变态的奴隶。

  当时在私立中学读国中三年级明治的房里,发现自己的沾的三角,以及许多有 女被捆绑的变态的照片时,可以说志麻的命运已经决定了。

  被丈夫抛弃的可怜拥有成体的子,知道儿子对自己有秘密的热情,一方面感到惊 慌,但一方面也点燃起无法抑制变态情的火焰。

  ”把妈妈的一切都给你。“

  志麻在很大的镜子里,用自我待的眼光看自己,颤抖的手下洋装和内衣

  出现赤的雪白体,已经一年没有得到丈夫拥抱的体,连自已都感到可怜。大声呻 ,无聊的用手指玩不能足因核。

  ”妈妈是被爸爸抛弃了,妈妈从今天起就要做明治的女人!“志麻达到,看到镜 子里的自己大叫。

  ”让妈妈变成这些照片里的女人那样吧。“

  这一天夜晚,浓妆抹,在有粉红色蕾丝的高开叉三角上,穿同的薄质洋装,让明 治先坐在丈夫的位置上,然后自己出现在明治的面前。

  ”明治,从今天晚上起就让妈妈做你的女人吧!你不是想要妈妈吗?爸爸是不会回来的 ,放心的和妈妈拥抱。现在一起去浴室,让你仔细的看妈妈的身体,还可以给你抚摸。“站 在茫然凝视母亲的儿子面前,赤的志麻,因忌的情颤抖,但把丽黑色下的花瓣 用手分开,把女人的一切羞部分展在儿子面前。

  ”妈妈漂亮吗?看妈妈的户吧,也给我看你坚硬的。从今晚起我们二个人要尽情 的相爱,你可以对妈妈做任何事情,就像你喜欢的照片上女人一样,绑起来折磨和!“ 用火热的声音说出充罪恶的求爱的话,同时志麻用颤抖的手指用力抚摸因期待母子相, 而脉动的芽,手指入涌出汁的里,的扭动股。

  ”妈妈!我喜欢你!又感又美丽!“

  年轻的美少年,因强烈的情声音颤抖,抱紧正在手的美丽妈妈,不知何时学会的, 深深的吻,还伸出舌头绕热吻。

  ”啊┅妈妈也喜欢明治,摸我的户吧!妈妈给你光衣服。“强烈的快几乎使她昏 ,歇斯底里的发出呜咽声,志麻光儿子的衣服,亲切的把年轻壮的握在手里

  和舌以及手指互相爱抚,拥抱着走向浴室时,志麻已经身,发出的哼声。

  ”啊┅太美了┅我的身体快要溶化了┅明治┅让妈妈给你洗乾净,会感到更舒服。“几 乎等不及关上浴室的门,志麻就跪在儿子的面前,在已经像成男人的上抹上香皂 慢慢

  ”真,竟然这样大又硬。这个东西将要进入妈妈的户和股里,我会喜极而哭的 。“在志麻凝视儿子起的时,就像身时一样浓密的出来滴在瓷砖地上。

  ”真好,比爸爸的好多了。从今晚起这个东西是属于妈妈一个人的了。妈妈的前后和 房,也都是属于明治一个人的。“志麻说着用水把冲洗干净,开始伸出舌头

  从小学生的时候,就对美丽的母亲怀着异常情的魔心少年,抓住妈妈的散头发,向 前动年轻的进入到部,享受母亲用嘴的爱抚。

  然后像叫的野兽一样发出吼声,但他说出来的表示快的话,还是触发志麻母本能 的,可爱的少年说出来的话。

  ”啊┅太好啦┅妈妈┅我快要出来了┅“

  听到明治急迫的声音,志麻急忙从嘴里吐出脉动的

  ”不行,还要忍耐,要等到上以后。现在要先洗澡,让你仔细看妈妈的身体。“志麻 的声音也因兴奋而沙哑。

  明治躺在浴缸里时,志麻在冲洗器里装上温水和香水,站在儿子的面前分开双腿。

  ”你看,在和心爱的男人前,用这个东西清洗前面和后面的,这是女人的礼貌。 妈妈要用干净的身体做你的女人。“志麻用这样甜美的声音悄悄说完,就用手指分开沾 汁的,把很像小形茎的冲洗器管嘴,用自我待的样子入膣口里,抓紧装洗涤 的胶管。

  温暖的体进入时,使火热的子感到爽快,志麻忍不住发出的声音。

  ”啊,真舒服。对妈妈的身体感到满意吗?你说,是不是马上想干啊。“连女都不会 说的话,毫不顾忌的从志麻的嘴里说出来。

  异常好的丈夫,对新婚的志麻就要求在卧房里使用的话。志麻本来是很内向的女 人,对也很淡薄,可是丈夫要求她要像女一样。

  志麻把丰雪白股对着儿子向前弯下去,毫不保留的出菊花蕾和花园,把重新装 洗涤的管嘴刺入后门里。

  和丈夫是感到那样痛苦的,现在觉得迫不急待而且心里非常兴奋。

  如果能像现在这样和顺从,丈夫大概也不会抛弃志麻去找别的女人。

  ”妈妈的股真美。我每次看到妈妈隆起的房和扭动的股,每一次都会硬起来。“

  ”真是坏孩子,就那样兴奋的脏妈妈的三角吗?现在不用那样了,因为妈妈已经是 你的女人了┅“

  清洗的动作结束时,母子就在宽大的浴缸里面对面的坐下,彼此用手指提高对方忌的 情,志麻还忍不住第二次叫出来,抱紧儿子的身体呜咽。

  擦干身体,赤里的互相抚摸户和,拥抱着走进妈妈的卧房,志麻就让儿子躺在圆 形的双人丈夫的位置上。

  ”阿明,你和别人过吗?是第一次吗?你要说实话。“

  ”妈妈,我是第一次。只是看那些照片,心里想着妈妈美妙的体手在妈妈的三 角上而已。我看过几次,你和爸爸,或在浴室里妈妈自己手的样子。那时我恨得几 乎想杀死爸爸,不能原谅丢下妈妈去找其他女人的爸爸。“

  ”原来你是这么爱妈妈的。对不起,以前让你一个人着急。可是从今晚起,妈妈要用身 体给你补偿。“志麻激动的哭着在儿子的身上,握紧火热的,用头在汁的 上摩擦,同时贪婪的接吻。

  ”妈妈,和爸爸以外的男人干过吗?“

  ”没有,我的男人只有爸爸和你。现在妈妈把把一切交给你吧。“志麻这样悄悄在明治 的耳边说完,就在儿子的脸上无的分开双腿户,施展丈夫教她的一切技术,用 双手爱抚儿子的,伸出舌头从马口出的润滑,把头放在嘴里,也在紧缩的 袋和茎上

  明治火热的呼吸在大腿上,从出大量汁,充血起的核更开始

  让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到丈夫都没看过的模样,陶醉在异常的兴奋里。可是志麻对自 己的行为一点也没有感到反常。

  ”你不要只顾看,要妈妈的户,让妈妈出来。在那芽上和咬,把手指在里 面搅动,用力也没有关系,你也在妈妈的嘴里吧┅“呜咽着不停说出的话,同时想起 白天在儿子房里看到情图片上的女人,使志麻更兴奋。

  丈夫也有几次想用带和丝袜把志麻的双手绑在背后,但志麻每次都拒绝。气氛 坏后就不能和丈夫,只好自己着热泪,用手指抚摸自己的花蕊,现在那种情景又出现 在脑海里。

  现在不得不承认,让丈夫投入别的女人的怀里,是当然的结果。

  当明治火热的嘴和舌头到花瓣,充血起的核,里的二手指开始 挖时,志麻发出的声音疯狂的扭动股,用力年轻的

  (你┅原谅我┅是我错了,我现在只有做明治的奴隶,堕入女人的地狱里,我待你只能 做到这样的补偿和表示歉意。)志麻的心里这样想,可是忌的快在他的体里。

  美丽母亲的强烈快,好像是随着呜咽和急促的呼吸传过来,明治的膨到极限的头 ,也在志麻的嘴里猛烈的跳跃。

  (阿明!吧!把你又热又香的牛给我喝吧!)就好像母亲无声的希望传到明治的耳 里,抱紧雪白丰股的双手抓紧,把核咬紧。

  这是三十五岁的志麻第一次尝受到的被待的痛苦快

  掉入地狱的母子,拥抱在一起热吻,长时间的享受忌的快乐。

  ”明治,好不好?这样好的,妈妈还是第一次。“已经开始恢愎起的,志麻用疼 爱的口吻说着用手抚摸,是上一小时后的事。

  ”我也是那样,妈妈有没有快要昏过去的样子。“甜美的语和火热的视线,使沾 的花动,也使火热的子收缩,核也更充血坚

  以前和丈夫时,只要出来一次,就会想睡觉。但这一天晚上就像换了一个女人一 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是又贪婪的女人。

  ”妈妈真高兴,你这样爱妈妈。我会让你更舒服,让你用自己最喜欢的方法来玩妈妈 的身体。“志麻一面抚摸儿子起的一面悄悄说。

  明治的手指也不像第一次那样的巧妙,热情的爱抚起的芽和火热的

  ”你说吧,无论多么无的姿势我都愿意做出来,快点吧,妈妈又快要出来了。“志 麻无法控制自己说出的话,以及下意识的扭动股,这样向儿子哀求忌的媾。

  ”快来吧!妈妈的身心都已经献给你,是你的奴隶。明治,你随便吧。无论是 股、房,还是道、眼。“

  实际上志麻很想像情书那样,用绳子捆绑吊起来,或绑在柱子上用皮鞭房和肚 子,或用手拔,或用针刺核后强,但还是没有办法从嘴里说出来。

  在明治的眼睛里增加凶暴的光泽,使志麻兴奋的期待。

  ”妈妈,来吧!我要狠狠的凌辱。你站在镜子前面让我干吧。“变成兽的少年,暴 的从上把母亲拉下来,还一面玩头和户走到挂在墙上的大镜前。

  ”羞死了,还是在上吧。“

  ”妈妈,要对着镜子手,也要玩我的。“因疯狂的兽,毫不留情的发出 命令。

  ”不要,我要用你的坚硬出来。“

  志麻啜泣,出本向儿子哀求,但也无法抑制看到自己手是什么样子的异常愿望。

  ”妈妈,快点。不是答应我说的任何话都听吗?“儿子用火热的声音悄悄说,在雪白 的脖子上,抚摸丰股,挖股的菊门要求手

  ”好吧,虽然难为情,但我会玩那里给你看。我会用力扭动核,就 是爸爸也从来没有看过我这种样子。“志麻的声音因为异常的兴奋,和悔恨变成歇斯底里, 丈夫也曾经想看志麻手的样子,但她始终拒绝。

  没有给丈夫看过的行为,现在要呈现在儿子的眼前,志麻用痛苦的泪水诅咒命运的 捉弄。

  用颤抖的手指在充血起的芽上用力,左手握紧丰跳动的房,食指在硬的 头上摩擦时,很自然的扭动起股。

  ”妈妈,我相信你。因为你不能做上顺从的奴隶,所以别的女人才会把爸爸抢走。我 很感谢爸爸,因为这样妈妈才会变成我的女人。从现在起我要把妈妈训练成我最喜欢的 的女人,现在还要摸股的,要一心一意的做。“少年好像真的待狂一样,冷酷的向因 羞辱下眼泪的美丽妈妈发出命令。

  大概是从情的书,或录影带学来的,对一个还没有经验的少年而言,是相当充 信心的待狂的演技,使志麻陶醉在甜美的被待感里。

  就是反抗也不会用暴力的丈夫,可是面前的儿子可能会用暴力给她痛苦,也要让她服从 吧。志麻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迫切向往,以前是那样的屈辱和痛苦。

  ”妈妈,我有皮鞭,房和户被打的羞和痛苦,会难过的快要疯狂。“冷酷而 的充的声音灌入耳里,使灼热的子猛烈收缩,溢出大量的汁。

  (他有谁的血统。他是魔鬼的孩子,是使我疯狂的人!)志麻在心里这样大叫,可是还 会充血的核,用手指挖火热的门,也用手指门里,在仍属于处女地的地方

  下意识的使丰房和股扭动,不住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出兴奋的话。

  ”我会很听话,所以不要用皮鞭,看我已经这样扭动股了。啊┅真好┅核和子都 快要破裂了┅我爱你┅比爸爸更爱你┅啊┅真好┅我可以出来了吗?看我水的样子 吧。“志麻对子深处冒出来的强烈快,忍不住说出秽的话,发出伦的誓言出来。

  门和门用强大的力量夹紧手指,出难以相信的大量汁。痉挛的身体以股做中 心,向四面八方摇摆,把到极点的模样暴在儿子的面前。

  ”你这个的女人,这样快就高了,不过妈妈出来的时候,那种表情真好看,以 后每次在做前一定要手给我看。从明天起要用绳子和皮鞭,把妈妈训练成卖的女人 。“发出嘲笑般的声音,抱紧还在颤抖的母亲美丽的体,贪婪的狂吻,玩还在起的 核。

  ”妈妈,我爱你。你的房和股,户和后面的都是属于我的。又硬又感的核 太美妙了。妈妈很舒服了吧,是不是想更的疯狂?“

  ”啊┅我又要出来了!求求你快点吧。“对于又产生的强烈的快忍不住这样哭叫 着的志麻,双手握紧硬,垫起脚尖扭动股想要进入户里。

  ”明治,快进来,妈妈已经等不及了。“

  ”原来妈妈是这样的女人,好像真的很久没有见到了,我要给你进去,要用 力扭动股,现在来了。“随着一声冷笑,抓住因的母亲的股,残忍的猛烈入 。

  ”哎呦,太凶了!好痛┅户快要裂开了┅但没有关系┅用力…啊呀…啊呀…我快要 疯了。“摩擦到子口和火热头带来的快,用扭动股做回应,因为强烈的快 使志麻吊起眉毛喜极而泣。

  比那个曾经用习惯的丈夫的东西,还要大上一圈,而且充恶的年轻活力的,随 着猛烈的,愈来愈硬,在纤弱的和子上产生强烈冲击,得志麻忍不住又发出娇 柔的哭声。

  受儿子的罪恶意识,将志麻的异常快达到病态的昂奋,不停的出大量汁。

  ”好┅还要用力!吻吧┅咬我的房!啊┅啊…我的头…“志麻拼命的抱紧儿子,同 时自己的头向后仰,这样了以后,股还在下意识里不停的扭动。

  就这样告诉自己,一直到的泉源干涸昏为止。无论几十次也要出来,那样才是 对丈夫的补偿。

  当明治抓住一只脚把腿高高举起,更猛烈入时,志麻发出呜呜的哭声,为求更大的快 感疯狂的扭动股。

  ”啊,太好了┅你还不能出来┅还要用力┅好┅让妈妈更痛苦的出来吧!“

  更猛烈的每一次,就好像要顶破子口,年轻的攻击使志麻呻,不停的说出 的话和求爱的动作。

  (我已经被丈夫抛弃了,而且和自己的儿子,竟然无┅)想到自己的 和罪恶,感就更热烈,门猛烈收缩夹紧儿子的

  ”啊┅妈妈户真好┅我也很舒服┅受不了┅“美丽的母亲和英俊的儿子,在忌的快 感中互相拥抱,强烈痉挛时就在深深的结合下,同时达到的顶点。

  ”明治┅妈妈真幸福┅“

  ”妈妈┅我爱你┅“

  二个人互相表示热爱,变成男人和女人的母子,就这样继续拥抱,滚落下的地毯上, 也长时间拥抱不动。

  到第二天晚上,浓妆抹穿上感的内衣扮成女模样的志麻,自己要儿子捆绑,用皮 鞭打自己的房和股,最后让儿子门。

  那种甜美而痛苦的经验,使隐藏在志麻体深处的被待的望苏醒,使忌的欢乐更 升高,成为无比美妙的药。

  尤其是一面用皮鞭房和股,一面用手指鲁的玩核,手指在门和门里 旋转的方法,新鲜而感。

  麻的绳子陷入里的感觉,也使志麻产生异常的陶醉与昂奋。而明治也被母亲表现的 模样,刺的更凶恶。

  第二天就知道彼此有变态嗜好的母子,就用更强烈的伦的热爱紧密的结合。

  第三天的黄昏,等不及明治从学校回来,用手指和假具安抚户病态的感时,志 麻的月经提早一星期来临。这件事造成二人之间的绝对主人与奴隶的关系。

  母亲说只有在月经时不要,可是明治毫不留情剥光母亲的衣服用绳子捆绑,暴出 沾上血的器,一直用皮鞭打到服从为止,还要母亲主动的提出忌的

  想到沾经血的污秽部暴在儿子火热的眼光下,羞感引起更强烈的激动,使 出血量比过去的任何时候都多,明治和志麻的火也异常热烈,二个人都沉的波涛 里。

  在皮鞭的打下就献身,这一夜也是第一次。

  因志麻发出屈服的惨叫声,在丰房和股,雪白的肚子和大腿都留下鞭痕红肿。

  明治把哭泣的母亲捆绑推倒在上,猛烈刺入沾血的门里,到男女的精力完全 消耗尽为止,二个人的下体和单都染成红色。

  大约经过一个月,二个人的模式大致决定。

  志麻在家里不能穿三角罩,只有月经时才能穿月经和卫生棉。

  每一天晚上志麻必须要跪在地上用靡的话请求,在前要摆出的姿势暴户。

  当知道使感的女人体受到羞辱和痛苦时,就能异常提高二个人的情和快,增加 体的感受时,志麻只要看到绳子和皮鞭,下体就会火热的润,核就会起,彻底的 变成被待狂的奴隶。

  因为不想看到丈夫,不再去公司的企划室,过去每周去二次的时装方面的工作,也请职 员拿到家里来处理。

  住在原宿的豪华公寓里,丈夫和三名喜欢的爱人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但可能是因为明 治的关系,始终都不肯离婚。

  另一方面和心爱的儿子伦之爱的志麻,每一天都沉在甜美的刺和罪恶感的意 识里,过着靡的情生活,一丝后悔的念头也没有。

  成为明治的奴隶后第七个月时月经停止,知道怀孕后母子的病态情更升高。

  明知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是谁,但变成每天晚上折磨的藉口,使待与被待的美 妙滋味更浓厚。

  ”妈妈!是谁的孩子!快坦白说出来!“

  ”相信我┅是你的!妈妈已经没有和爸爸,也没有和其他男人,现在完全是你的女 人。啊…啊…不要打…“每天夜晚在卧室里火热的演出这样的戏剧,一直到志麻忍受不住痛 苦做出虚伪的坦白为止。

  肚子里有了儿子的种子,这种罪恶意识使志麻的身心产生无比强烈的被望,也促 使明治采取无止境的待行为,每天晚上二个人都演出充戏。

  ”饶了我吧,是公司的男人。他在酒里放了安眠药,在旅馆里把我玩了。我发誓绝不 会再和那个男人。处罚我吧,折磨妈妈到产为止┅“

  受到辱骂,被儿子脚踢,用皮鞭打,哭着在地上打滚,还故意展淋 淋的户,然后说出通的男人的名字。几乎每一天晚上都演出这样的连续剧。

  ”快进来!我要用户补偿罪过。如果还不够,就眼。啊…“然后像母 狗一样在地上爬,又被绑起来,毫不留情的折磨门和子,还要说出对方的男人 用什么姿势,用什么样的技巧

  男人的名字每天晚上都改变。如果那个男人是父亲,明治就会嫉妒的异常疯狂,就会拼 命的折磨母亲。

  ”爸爸的和我的,比起来谁的好?是我的又硬又大吧。为什么他抛弃了你还要 和他!“想到十五年来任意玩母亲的体,就对父亲产生强烈的嫉妒和憎恨,但这种 样子也使志麻陶醉在变态的快乐里,身心都完全麻痹。

  也没有产,就这样很快过去三个月。

  到第四个月的月半才去做人工产,同时也瞒着明治到整型外科做缩小膣口的手术。

  手术后出院的夜晚,明治对母亲像处女般的窄小门不停的发出感叹的哼声,志麻也像 处女一样感受新鲜的快,就这样一直纠到快要昏为止。

  一直到四十岁的五年时间里,志麻怀孕三次,每一次都更增加的程度,和被待狂 的性格。

  在着名的私立学校,全学年都在前十名的明治,考上T大学工学院成为新鲜人时,志麻还遇到女装店”西摩“的老板娘吉崎夏代。

  因为明治对女人的内衣强烈的执着和热爱,所以志麻走遍东京所有着名的内衣店,最后来到最近新开张的”西摩“。

  拿起法国制的有蕾丝边的感三角欣赏时,耳边听到感而甜美的声音。

  ”你不是宫阪太太吗?“

  志麻惊讶的回头时,看到曾经是丈夫公司的竞争对手公司的女贩卖部课长,也有一个时期是丈夫的爱人的夏代,眼睛润的笑容。

  ”听说你也和他分开了。可是看你关心这样感的内衣,一定是有情人了。你现在真美。对方是年轻的男孩吧。说起来你那英俊的儿子也该上大学了吧?难道是┅“在没有其他客人的店里,夏代的大眼睛在灯光下发出妖的光泽。

  志麻的脸红到耳,惊慌的把视线移开。

  ”好像我说对了,能和儿子,真叫我羡慕,如果我有英俊的男孩,我也会要求做的。这个三角是今天才进货,你的宝具儿子一定会上的,来,试穿吧。还有全套的罩和衬裙。“夏代用感的声音在志麻的耳边说,然后搂着轻微反抗的志麻的,强迫的把她拉到后面去。

  拉开试穿室的门帘进入里面,夏代立刻比男人更鲁的拥抱志麻热吻,右手在裙子上抚摸丘和

  ”真香的嘴和舌头。你是用这里把儿子的东西硬了吧。说实话我是同恋,很早想就和你做了,快全光让我看看你美妙的体和股,和成女人的。“

  完全暴出情,用火热的声音说完,妖的魔女又抱紧志麻,贪婪的舌头,一只手进入裙子下面,拉开三角裆,柔滑的手肆无忌惮的摸起来。

  ”原来已经淋淋了,而且核也硬起来了。用鲁的入那里摩擦,不如把火热润的地方互相紧紧贴合,同时吻遍全身会更美妙。你就顺从的做我的女人吧。和女人有外遇,你的宝贝儿子也不会嫉妒的。“夏代的美妙动作和产生的感觉,使志麻很快着,身心都充乐的期待,用颤抖的手开始解开洋装的钮扣。

  从外面传来年轻女店员招呼客人的可爱声音,变态的兴奋使子火热的

  ”好吧┅随便你,反正我是和儿子的女人,给你玩也是一样。“志麻用自暴自弃的口吻说着把衣服下去时,同恋的夏代在面前看着说。

  ”你的嗜好还不错,可是做为成衣公司董事长的夫人还不够完美,你一定要穿我这里最高级的感内衣,你儿子的也会更坚硬。“穿上浅黄为主的衬裙、罩和高开叉的三角,能透明的看出股和的黑影,比男人用更火热的眼睛看的夏代,说话的声音已经充火。

  ”你的身体比我想像的还要好。让你做宝贝儿子一个人的玩具太可惜了。我要把你训练成男女兼用的被待狂,做秘密俱乐部的奴隶。现在把这些内衣都了吧。“夏代打开试穿室里的上下灯光,照志麻完全成体。

  志麻已经异常核的感感到兴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迅速去衬裙,以及罩和三角

  ”你的房和股还有腿都很美,的长像也无话可说。成女人的魅力可以给你一百分。现在快把淋淋的花瓣拉开,让我仔细看看核。“在丰股和大腿后面,仍留下昨天晚上的鞭痕,夏代的手在那里轻轻抚摸。志麻发出轻微的哼声,用双手拉开

  ”志麻,你的东西偏向上的,核也很硬,好像很感。你自己玩出来为止,让我看看清楚。“夏代在志麻的耳边冷酷的轻轻说,然后捏住凸出的头,把食指深深门里,在微微颤抖的雪白脖子上热吻。

  ”你要乖乖的,不然用的不只是皮鞭。我现在的男人是无情的待狂。被他玩那里的女人都会哭着说生为女人的不幸。他现在就在镜子的后面看你的美妙房和户,快自己吧。“夏代的手掌用力的打在志麻的房上。

  ”夏代┅饶了我吧┅不要让男人来玩我┅我只要你尽情的玩┅“志麻这样哀求,更是看到夏代妖而冷酷的嘲笑,以及想到透过镜子对她做视的男人时,无法克制自己变态的情

  ”当然我会先和你做。先教会你同恋的方法,让你知道户都快要溶化的滋味,最后才用我的手把他的巨大给你进去。偶而和其他男人,让你的宝贝儿子嫉妒,更会上你了。“志麻产生后悔的念头,也因恐惧感啜泣,但还是不得不用颤抖的手指在里摩擦,玩感颤抖的核,另一只手房。

  如果明治知道被一个曾经是父亲的女人玩,还被她的情夫的巨大,不知道他会多么嫉妒,而疯狂的折磨她。想到这里志麻就产生病态的昂奋,因忌的快麻痹,股和肚子在下意识里猛烈前后摇摆。

  ”这样的动作真够味。你宝贝儿子的一定会受不了。被美丽的妈妈的成火热的那里夹紧,还像这样猛烈的扭动股,大概五分钟也无法忍耐吧。真的那样舒服吗?到腿上,连我也产生感了。“

  ”啊┅夏代…太好了┅虽然快要羞死了,但马上就要出来。你来打我的股,让我痛苦的叫出来,但不要让男人来折磨我。“志麻不要脸地说。

  ”原来你是真正的被待狂。这样就能省去调教的麻烦了。“连续的掌掴,使志麻的股更火热,志麻毫无顾忌的发出的哭声,在玩自己花的手上更用力。

  ”啊┅啊呀…不行了┅我要了┅“

  觉得眼花,全身麻痹,强烈的电贯穿子,志麻的手指留在里刹那间全身僵硬,然后是猛烈颤抖。

  大量的像撒一样在镜子上,志麻自己一点也没有察觉。

  ”真是了不起啊。没有想到高雅的夫人有这么户。“夏代抓住她还在起伏的丰房,把志麻的后背转向镜子,用力拉她的上身向下弯曲。

  这样就能让镜子后面的兽用火热的视线视女人的股,和裂出来的菊花蕾,以及充汁的

  (明治,原谅我吧。妈妈要被野兽了。可是妈妈只会爱你一个人,我会坦白的说出来接受你的惩罚!)想到夏代说那个男人的东西像马一样大,和那个东西门和后门时的感觉,已经火热的子开始猛烈的收缩。

  ”你的手很美妙,你的儿子把你训练的很不错。把这个穿上吧。我的爱人已经等不及了,就在他的面前我会把你爱到无力站起来的程度。“志麻无话可说,只有把夏代手里有蕾丝边的法国制三角,穿在都是汗和汁的下体上。

  紧紧贴在身上的丝质三角给火热的带来快,不由得发出甜美的哼声,核又火热的起。

  ”太好了,真感。“

  夏代说完就按下镜子旁边的开关。

  就在志麻的面前,镜子无声无息的打开,出现非常豪华的房间。

  夏代把萎缩不前的志麻推进去,镜子就在身后自动的关闭。

  ”夫人的光临。你的美妙身体和,又是被待狂的魅力,使我的东西已经变成这样了。“躺在深灰色皮沙发上的男人自己的巨大

  ”我来介绍,我最爱的男人,也是我后台老板的田村英彦。看他的东西很了不起吧。我已经习惯了,但还是会痛得哭泣,对第一次的女人更不用说了。“

  志麻看到巨大的发出惊讶的声音,想转开头不看时,夏代强迫让她跪在沙发前,拿来麻绳把志麻的双手绑在背后,再从房下捆绑,拿来皮鞭股。

  ”又不是处女,不要把头转开。和你那宝贝儿子的东西比较,真是大人和小孩的差别吧。“那个叫田村的男人爬起来,就在志麻的面前把有的双腿分开,头发半白但在英俊的脸孔上恶的笑容。

  ”满意了吗?在做夏代的女人以前,先用你的美丽嘴和火热舌头安慰一下我这个东西吧。“男人在惊惧的志麻脸上打了两个耳光,抓住散的头发,把志麻的嘴上。

  ”要下到部,用喉管摩擦头。如果用牙齿伤我的宝贝东西,我会把你整死的。“志麻少许表现萎缩不前时,身后夏代的皮鞭无情的打在股上。

  这时候男人赤的脚伸过来,把志麻的核夹在脚趾尖用力夹紧。

  志麻张开嘴发出痛苦的呻时,巨大的立刻进来,顶在喉管上几乎使志麻无法呼吸。

  ”你让她喝水,我在后面挖。“

  这时候的志麻被强烈的变态快麻痹身心,几乎听不清楚夏代说的话,只知道拼命的用舌头巨大的

  偶而不得不停下来气,也不顾痛苦拼命的做屈辱的奉献,因折磨门和户的脚趾甜美的动作,毫不保留的溢出汁疯狂的扭动股。

  不久后有更的疼痛出现在门上,但哀求的哭声只能变成低沈的哼声。

  塑胶的冰凉感,和假具的头和茎部分有无数的突出物,这个东西和直肠的粘膜摩擦,立刻变成异常的灼热感,不知是麻痹还是痛的追踪和甜美感,使志麻更狂热。

  ”这个滋味不错吧。用这个东西就是不玩核也能出来。“夏代在志麻的背上,用自己的房在志麻的柔软的身上摩擦,用比男人更暴的动作攻击她的眼。

  在假具上原来已经涂上效果很强烈的药。不到一分钟就出现的效果,在志麻全身的血管有狂热的血开始沸腾。

  子门不停的猛烈收缩,门也产生异常的痉孪夹紧假具,迫使志麻出大量汁。

  (明治!快来救妈妈!妈妈会死的!)

  这时候在耳边听到夏代的笑声。

  男人的脉动在志麻的嘴里更强烈,听到野兽的咆哮声。

  男人突然退出,志麻从喉咙发出汽笛般的声音贪婪的呼吸。

  连续的强烈快,志麻的身体已经无力。可是男人把她抱起来,无情的猛,巨大的进入里猛烈摇动,眼里的假具也在夏代的手中快速

  ”怎么样?这种三明治的味道?是不是身体都要溶化了。“耳边不断的有的声音,下体的前后都受到无比快的折磨,志麻哭着发誓服从,被男女夹在中间的志麻,己经失去一切的思考能力。

  ”随便你们了,我就是这样死去也不后悔。明治,原谅妈妈,诅咒我这个有罪的女人吧。“志麻像梦呓般的喃喃自语,在已经不知道第几次的高后,突然去意识。

  在高级旅馆的毫华大厅,像年轻的爱人搂着细向楼梯走去时,志麻丽的美貌和成体,当然引起许多人好奇的眼光追逐他们看。

  身材高大有英俊面孔的明治和打扮华丽的志麻,怎么看都不像一般的母子,很像女明星和年轻的新进男演员热爱的一对。

  志麻本人年轻时是时装模特儿,经常出现在伸展台上,已经习惯被人们看,所以对成年男女根本没有放在眼里,但对好像参加结婚典礼的盛妆少女们,会带着复杂的心事观察那些年轻人的魅力。

  二小时前才分手的,将要做心爱儿子的,还只有十八岁的新娘,她的可爱脸孔和充年轻感的身体,始终留在志麻的印象里,使她不由得注意相同年龄的女孩们。

  被丈夫抛弃已经十年,可爱的儿子也是热爱的情人明治,被新娘千绘抢走的悲哀与嫉妒,是几乎使志麻的心会血的痛苦。

  但能把纯洁的美少女调教成超过自己的女奴隶,那样的念头又使志麻产生无比的恶快,连子都产生感。

  这时候的明治,是想起比母亲志麻更年轻,散发出不同感的千绘的母亲百合美丽的面貌,和优雅的举止,以及从衣服上也能看出来的成体,产生无比的绮念。

  ”妈妈,快点走。“

  从几乎要顶破内的翘起溢出透明的体带来的不快,以及从心砥涌出的,使英俊的青年急躁,用力抱紧穿三寸高鞋,无法迈大步的母亲的柳

  ”这样我会痛的。你真暴,真的这样想要妈妈吗?太急了吧。一会要好好疼爱妈妈的户。“向亲爱的儿子的眼神,和沙哑的声音,志麻加快脚步走。

  丰的大腿互相摩擦,被夹紧的核更坚硬,引起更大的快

  看到在电梯前有十几个人等电梯时,被待的望就从子深处涌出,把嘴靠在明治的耳边悄悄说。

  ”要用力的┅打妈妈。“

  明治端正的面孔出现的笑容。他从高中时代就知道美丽的母亲喜欢在陌生人前忍受被打的屈辱,而且会异常昂奋。

  曾经在百货公可的专柜或高级服装店,当众被打耳光,脸上留下明确红手印,在惊讶的店员面前达到

  ”妈妈真是好,但不要漏出小便。“

  明治点点头,在母亲丰股上用力拧一把。

  站在等待电梯的人群后,以待与被待的爱结合的女子,开始演出的戏剧。

  ”你让我等一个小时,难道一点时间观念也没有吗?“”对不起,董事长,是我不小心忘了。“假装年轻董事长女秘书的志麻,低下头道歉。

  咬紧嘴因期待微微颤抖的志麻脸上,突然响起一声打耳光的轻脆声音,十几个等电梯的人都同时回头看他们。

  ”请原谅我,是我不好,我会对顾客道歉的。“这时候电梯来了,从电梯走出很多客人。人们进去后,视线都集中在二个人的身上,使志麻陶醉在被待的快里,火热的子猛烈收缩。

  心里想到,如果现在出一副不在意的表情,任由别人用责备的眼光看的儿子,立刻用起的猛烈门,不知会有多么舒服,但志麻还是装出惶恐的模样低下头。

  好像是夫的美国中年男女,诅咒日本男人的蛮横,听在志麻的耳里,使快昂奋到病态的程度。

  只有他们二人从第三十八楼电梯走出来,电梯的门关闭时,明治就把母亲的裙子拉到上冷酷的命令说。

  ”要扭动你那股,一面手一面走到房间。妈妈,你想了吧。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只要我把处女到手,那种臭味未消的小丫头,送给妈妈当玩具吧。

  我还是要妈妈。“

  明治像嘲笑似的说完,就在母亲丰股上用力掌掴。

  所幸走廊上没有看到其他的人,但随时都可能有人推开房门走出来。

  咬紧牙关忍耐呜咽,含着眼泪哀求的留下红色手印的脸上,又响起打耳光的声音。

  ”快一面玩一面走,我给你拉起裙子。这样痛快了吧,妈妈。“从子深处涌出异常灼热感,使志麻的声音沙哑。

  ”你真是残忍的孩子。好吧!我玩就是了。“”是妈妈训练我这样的,还是快一点祈祷不要有人来吧。不过我是不怕有人看到的。“明治这样冷笑以后,被妈妈训练出来的,使他夺取妈妈美丽的嘴,食指门里。

  因屈辱含泪的眼睛,颤抖的香,下意识的扭动丰股,出黑色跳起靡的舞步,这种光景虽然已经看习惯,但还是会使明治完全陶醉。

  ”你敢反抗,就在这里给你的。“对手仍旧表示犹豫的母亲,这样在耳边悄悄说时,明治的声音也因为兴奋有一点颤抖。

  虽然将要拥有美丽年轻的子和成的岳母,但他还是不愿意放弃使他成为男人,教他一切的母亲。

  ”不要,千万不能那样。妈妈会羞死。我会在上让你感到满意的。“志麻一面说一面把手指放在溢出上,用食指与中指门里,鲁的在异常感的核上

  从嘴里发出靡的啜泣声,下腹部和股无意中,向前后左右的摇摆。

  她是从少女时代就沈,结婚后丈夫经常不理她造成的寂寞感,就靠自己的手指解决。

  自从变成心爱儿子的奴隶的今天,志麻仍旧沉在手的行为里,在随时都有人看到的地方,志麻产生无比强烈的快

  儿子抱紧细的感觉,冷酷观察她态,从嘴里发出低沈的嘲笑声,使志麻病态的喜悦与赤下体的扭动更烈,从喉头不断发出歇斯底里的啜泣声。

  ”啊┅太好了┅有人看到也没有关系,反正妈妈是你的奴隶,是比女还要的母猪,今晚你就折磨我到天亮吧!鞭打我的房、股和户,捆绑起来玩妈妈的眼…“强烈的感使志麻的下半身痉孪,从门吐出大量花,志麻拼命咬住嘴,不然一定会大声吼叫。

  ”这样很好吧,妈妈。一面这样走一面手会有最大的快,是妈妈自己说的,所以更要扭动股。“不到一百公尺的距离,好像无比的远,路的尽头就是地狱。但志麻拼命忍耐着,一面玩核一面摇摇摆摆的走。

  在走廊的转角处,突然遇到面而来的男服务生,刹那间三个人都惊讶的伫立在原处。

  志麻发出像惨叫的哭声贴在墙上,还只有十八、九岁的男务生,对女客人的狂态目瞪口呆,只有明治立刻恢复镇静,对男服务生笑着说。

  ”你不要在意,房间就在前面。我们在开玩笑而已。“明治出俏皮的表情,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钞票在男服务生的制服口袋里,放下拉起的裙子,轻轻搂住把脸靠墙上哭泣的母亲。

  ”快去房间吧,是我不好。“

  后背感受到男服务生好奇的视线,志麻在明治打开房门时,迅速跪进去放声大哭。

  遇到男服务生的刹那身,从出大量大腿

  ”太过分了┅让那男孩看到了┅妈妈快要羞死了。“”有什么关系,妈妈就是希望有人看到的暴狂,出来了吧?“明治用冷漠的眼光看坐在上啜泣的母亲,抬起脚踝在母亲丰的腿上。

  ”是┅了┅“

  ”我要处罚户,快点了衣服到上来!“明治急的说着,迅速去身上的衣服,健壮的身体倒在上,点燃一支烟深深一口,从鼻孔冒出紫的烟。

  ”妈妈,要带来皮鞭和绳子。“

  志麻和明治一起外出时,一定会在大型的皮包里携带皮鞭和一条细绳。

  ”是,妈妈不会忘记的┅“

  听到母亲娇柔的声音,年轻的明治想到将要在岳母的名义下,成为奴隶的百合丰体,凶暴的血几乎要沸腾。

  ”母女奴隶,真正的一箭双雕,好极了。“

  夺取年幼子的二个处女,用皮鞭和绳子让她发誓做奴隶的快,一定很美妙,但在母亲折磨千绘的面前,征服岳母百合的变态快,将会更美妙。

  闭上眼睛吸烟时,在明治的恼海里,出现各种非常残忍的场面,好像能听到美丽的母女哀求的哭声。

  ”明治,不要再折磨我了,在千绘和你母亲的面前,让我做你的奴隶吧。百合从今天起就是你的女人了。“捆绑起来是很简单,而明治是准备彻底的折磨,要百合自己说出这样表示愿意做奴隶的话。

  ”明治,我已经准备好了。“

  贤淑而看起来很保守的寡妇百合,能忍耐多少的折磨和女婿的情,可以说是无比快乐的第一步。

  对成女人尽折磨的能事后,户的美妙滋味,已经从母亲志麻的身上得到证明。

  而且还不是普通的男人,是自己的女婿。而且还要在女儿和亲家母的面前受到辱。百合的狂和抗拒,最后在无法忍受的痛苦情形下屈服,这时候二个门的美味,大概是很难形容了。

  穿上浅蓝色的,美国人与比基尼相对的称为T基尼的高开叉三角。志麻双手拿绳子和皮鞭走进来,看到那种感的样子,打断明治的靡幻想。

  自从成为儿子的奴隶以后,志麻无论在家里或外出,除月经以外是不准穿三角,但在刑以前因二个目的,可以例外的穿上三角

  一个是在男人的面前被去时的羞行为,更煽动彼此的,另一个是在刑之间与事后,用来擦拭自己和对方的

  ”主人,让我这个户奴隶上前受到处罚吧。“用兴奋的声音这样悄悄说完,志麻就弯下上身把皮鞭放在边。

  比丈夫的更凶壮和恶的,以及志麻仍旧保持丰美丽的体,发生男女关系十年后的今天,仍使彼此的变态情保持热烈。

  明治意的笑容,他在心里想,快的话不到一个月,百合和千绘母女就会变成说这种语的女人,我就拥有三个美丽的奴隶。这样用冷酷的眼睛看着母亲成体。

  ”你的户又感到了吗?还是已经产生做婆婆的德,嫉妒千绘母女了吗?既然这么想要我的,为什么没有在楼下的餐厅让我给你进去。“明治知道说这种残忍的话,会使志麻陶醉在被待感里,也会有更热烈的反应。

  ”妈妈是不应该反抗的。你就原谅我吧。随便你怎样处罚都可以!在我服待你以前,把我绑起来,用皮鞭和火处罚我吧。求求你,结婚以后也不要抛弃妈妈,偶而折磨我和我吧!拜托了。“心爱的儿子会不会对将要做媳妇的美丽的少女,还有成体的岳母产生新鲜的望,自己被抛弃的不安和嫉妒,使今晚的志麻异常昂奋。

  明治带着冷笑故意握住自己巨大的

  ”那要看妈妈怎么样了。嫉妒的女人是又丑又不受人喜欢。在下去以前,和过去一样你一个人玩,把积存的出来。“

  ”好吧。只要你高兴,妈妈什么事情都愿意做。我不会输给那个小女孩和她的妈妈,我会让你有最好的享受。“他们说的是先用三角裆摩擦,已经充血的核和,也是变态母子在衣前的仪式。

  这时候志麻的眼睛好像已经失去焦点,朦胧的看着头,右手用力拉起蓝色三角档向左右摇动,左手在房上抚摸。下意识的从嘴里发出诉说痛苦的啜泣声,也忍不住扭动股。

  ”妈妈真感,我爱你。千绘和百合是我们二个人的奴隶。妈妈才是我最爱的女人,只要服从我的话就对了。“志麻当然知道明治的话里包含着很残忍的行为。所以又哭泣诉苦。

  获得新鲜的母女做折磨对象的明治,是想把玩腻的妈妈做其他男人兽的牺牲品。

  输入成衣产业的会长宫阪志麻,常常代理董事长的明治和大客户的百货公司,或着名服装店的人应酬喝酒或打高尔夫球。男人们几乎无一例外的约志麻上,但过去是一律拒绝。

  可是明治已经命令她,今后为了公司的发展,就像女一样的要和有来往的业者睡觉。

  事实上,在去年冬天的易中,没有能和志麻发生关系的M百货公司,和Q百货公司的专柜负责课长,就拒绝来往。

  想到要跪在那些无聊男人的面前,他们的,还要说只要肯在专柜贩卖我的产品,我愿意做你的女人时,志麻就会屈辱感流泪,刚刚过的又开始,子也猛烈收缩。

  好像看出志麻的心事,明治用冷漠的口吻说。

  ”妈妈,了三角过来吧。一星期以后就是千绘和百合的任务了。今年秋季的服装,一定要M百货公司和Q百货公司答应卖我们的产品。他们二个人都很喜欢你,也听说是待狂俱乐部的常客。妈妈差不多也该想和其他的男人了吧。“

  ”不要这么说!妈妈不是女。我一直到死只做你一个人的女人。“志麻歇斯底里的喊叫,像撕裂般的下三角,一面用自己的手玩起的核,同时倒在上扑向心爱的

  在火热的舌头上更膨坚硬的可爱,不想让给其他的女人,尤其是不想让给将要做媳妇的美丽少女和她的母亲。

  志麻也不想,用自己把他训练成待狂的丰体,再为儿子做新对象的调教师。

  志麻一面十年来品尝过几千次的儿子恶的巨大,已经决心如果儿子抛弃,就要杀死媳妇和她的母亲自己也自杀。

  志麻对于和自己完全不同型的美与感的百合,不但嫉妒和憎恨,很想羞辱她,撕破她的美丽外表。

  本来就像惑似的分开的大腿,明治凶暴的好像要劈开般的分开更大,把核的包皮剥开,三手指淋淋的里扭转。

  对甜美的疼痛,丰股和时一样的扭动。在十年的时间里养成的习惯,只要有什么东西碰到户上,就会反的扭动股。

  可能是当做折磨岳母百合,明治今晚玩的样子非常凶狠。明治捏住用力拉,用手掌拍打,同时用力摩擦核,还用手抓扁房用力扭转头。

  如果是正常女人绝对无法忍受这样的痛苦,可是有被的志麻反而感到痛快,也更暴出自己的户,让残忍的眼睛视

  (还要用力,妈妈最喜欢让你玩户,结婚以后也不要忘记妈妈,没有妈妈你是得不到足的┅)把头含在嘴里,志麻发出无声的喊叫,从不断收缩的子出大量的

  根据志麻的灵感,百合和千绘都有正常的感,不是待狂也不是被待狂。

  相对的调教这样的母女,让任何女人都潜在拥有的被待的望苏醒。

  虽然是最大的乐趣,但只知道被很强的妈妈体,明治一定无法感到足。

  在志麻的恼海里已经有具体的调教年轻媳妇的计划。

  就好像能看见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的痛苦哭叫的美少女,和守望她的母亲充悲哀的表情和绝望的哭声。

  无情的可爱儿子,在快要达到高户上连续痛打,使志麻的全身产生快的电

  (明治!快进来,不要用手指让我出来,妈妈要你火热坚硬的!)

  就好像听到母亲无言的期盼,折磨户和房的手停止,也离开她的嘴。

  ”还是那样。那个高雅的小女孩和妈妈,会变成妈妈那样无,一定很吵。妈妈想要这个了吗?“用嘲笑和甜美的声音折磨高涨的妈妈,明治把沾的巨大头,顶在充泪水和汗汁的美丽脸上摩擦,同时用双手猛烈拧转起的头。

  ”啊┅饶了我吧,不要再折磨我了。今晚的妈妈是不够顺从,可是你好像上那个性感的母亲。我会嫉妒。求求你,快进来吧,进来以后再处罚我,让我疯狂的哭到明天吧。“忍受不了子灼热的感,志麻的要求。

  ”今晚的时间很长,先把你绑在柱子上,要到你全身无力为止。然后才是皮鞭和火烤。想用火烧这个黑色漂亮的吧。妈妈,你要用好听的声音哭。实际上是想受到千绘和百合的折磨,在她们二个人的面前和我吧?“明治让志麻俯卧,迅速把双手双脚捆绑,用另一条绳子在房下绑紧。

  ”不要这样说,妈妈不是让你以外的男女折磨会高兴的女人。相信我,妈妈只是为了使你高兴想调教千绘和百合而已。妈妈一直到死,是你一个人的奴隶。“

  绳子绑在房下产生的甜美痛感使子更灼热。让她说出罪恶的语。

  包皮剥开出的芽在单上产生快,忍不住要扭动股。

  ”我没想到妈妈是这么爱嫉妒还爱挂念。我结婚后和妈妈的关系是不会改变的。千绘和百合不过是我们快乐的道具而已。只有妈妈是我最可爱的女人。“和甜美的话正相反的,明治把志麻的身体暴的翻转仰卧,用手指捏芽,在丰房顶上起的头用手指猛弹。

  志麻哭泣时,明治又和她热情的吻。

  ”不要再用手了!请快进来吧┅“

  志麻忍不住这样大叫。

  ”不要这样急。夜晚还很长。千绘来了以后就不能像过去那样尽情的了吧。哪里还有你这样美妙的女人,房和股都这么丰头和核又特别感,前后都很窄小,而且又是美丽的被待狂。千绘和百合要变成妈妈这样,不知道须要几年,她们不过是我和妈妈的药而已。“折磨头和核的动作,随着的言语也更猛烈。

  明治的皮鞭在开始异常膨房上打时,志麻就疯狂的扭动股想让玩核的手指里。

  ”求求你,至少把手指来吧!“

  因为成的身体很重,被捆绑的手脚已经麻痹失去感觉,这时候的志麻只知道追求更强烈的快,任何事情都不放在心上。

  残酷而绝妙的指,连续达到一小时,和皮鞭打在房上的甜美疼痛感,彼此反应使志麻疯狂的哭泣,又了三次。

  想到心爱的儿子将要和美少女的媳妇,还会比她更年轻美丽的母亲时,志麻的变态情也就更高昂。

  前二次是用手指,第三次是用皮鞭让她出来。软绵绵的身体被明治抱起,双手在后抱住房柱被捆绑,充恶的血膨的巨大里时,志麻欢喜着呜咽的昏过去。

  一星期后在相同的T旅馆举行热闹的结婚喜宴。

  双方都是单亲家庭,新娘又未成年,所以男女双方的客人加起来也只有四十人。不过新娘非常可爱,从法国买来的豪华结婚礼服,第一的菜肴,都使志麻和新娘的母亲百合感到满意。

  以董事长的工作名义,准备在后天开始到欧洲做月旅行七天。

  晚上九点,新郎新娘和双方的母亲送走客人时,志麻情已经达到极限,对马上就要成为心爱儿子的奴隶,二处处女花都要残忍遭到摧残时,虽然还装出平静的样子,但志麻的眼里已经点燃待狂的火。

  因为明治是第一次在她面前和其他女人,所以志麻异常兴奋,使核的脉动和膨都超过以前。

  想到千绘的可爱头,和感而没有见过男人的芽的快,志麻觉得自己的核都快要爆裂。

  新娘的母亲百合,身上穿着昂贵华丽的和服,而志麻本身穿的是夜礼服,夜礼服下面是赤的。志麻也看出百合在衣服下也没有穿三角

  新郎看着有气质而美丽的岳母的眼睛,和母亲一样充情,正在幻想成女人的户,有什么样的形状和颜色,核的大小与门和门的紧度。

  从穿和服的身上仍能看出丰房,而女儿出嫁时,母亲的喜悦与悲伤使母亲的眼睛润,想到这样的美女受到征服时,会出痛苦和悲叹的表情,新郎的年轻巨大开始凶猛膨

  想到很快就从百合的嘴里发出秽的屈服声说。

  ”明治┅快一点给我进来吧。“

  明治的头就溢出透明的润滑的前面。

  发觉明治的反应,志麻只好把憎恨的眼光拼命的缓和,对百合出虚伪的笑容。

  ”亲家母辛苦了,一定很累了吧。现在让我来照顾他们二个人,请你好好的休息吧。千绘的母亲就是明治的母亲,每天都你来家理玩,我也要和你做好朋友。明治,对不对?“配合母亲虚伪的寒喧,明治也做出温柔的表情道谢,然后轻轻搂住百合的细在脸上亲吻。

  ”就像母亲说的那样,你来看千绘,做我母亲的朋友吧。我也向你拜托。

  而且有这样像千绘姐姐一样年轻美丽的妈妈,我太高兴了。“最后的一句话怕爱嫉妒的母亲听到,是在百合的耳边悄悄说的。

  ”千绘,你的礼服真漂亮。你太可爱了,恨不得把你吃下去。“听到母亲就在旁边抱住新娘这样兴奋的说,明显的脸上出现的笑容。

  ”婆婆,我很幸福,我一定会做明治的好子。“还不知道丈夫是个冷血的兽,婆婆是猥的魔女,因眼前的幸福陶醉的闭上眼睛,更不知道他们对她尚未完全成体正在估价。

  房是B罩吧,但头好像已经充分发达而感,股和大腿充丘也高隆起,是正适合十八岁的年龄。

  只要看到嘴就能知道,核都有很好的发育,膣的缩紧度也一定很好,志麻想到这里就对美丽的媳妇产生凶暴的嫉妒。

  对明治还搂住百合的,好像甜言语的样子,志麻对明治也出嫉妒的眼光,对明治表示满意的眼神也点头表示同意。

  子门好像有恶的火燃烧,充血膨核因期盼美丽处女的而脉动,溢出的到大腿上。

  ”明治,差不多该走了。亲家母和千绘都累了,明天你还有很多事,该回去休息了。“”亲家母,千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请你多多教导她吧。“百合含着眼泪向亲家母和女婿说。

  ”请放心吧,我能有这么美丽可爱的媳妇,太幸福了。“(哼!百合,我当然会好好的疼爱她。等到把你的女儿调教完毕后,就要把你高雅的假面具取下来,看你的户有多么!)四个人一起走出大听,分别坐车回家。

  闭上房门,明治就毫不掩饰的的眼光,看着表情少许忧郁的美丽新娘。

  第一次品尝处女的体,这样的兴奋使异常起,和心脏的跳动一样的脉动,溢出的体使内紧贴在上。

  ”千绘,从今晚起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你们先喝一杯咖啡,然后我带你看一看。明治,你先带千绘到二楼看你们的起居室和卧房,我去准备咖啡。“美少女很好奇的看着豪华客厅里的许多现代化的漂亮家俱,这时候母亲和儿子互相换眼神,带着笑点头。

  ”千绘,我们到楼上去。“

  ”是。“

  千绘跟着明治走上楼梯时,志麻的眼光看年轻体的美丽曲线。

  ”准备好咖啡我会去叫你们。“

  志麻把咖啡壶的开关打开,准备好就回到自己的房里去夜礼服,直接在赤的身上穿一件平时能起明治感的粉红色睡袍。

  看到上摆的准备给年轻的媳妇做教育的各种道具时,志麻的手下意识的伸到自已的睡袍里,在已经淋淋的起的核上

  ”啊┅好舒服┅在明治把千绘变成女人以前,我想要处女的户,我要彻底的折磨她,听到她用可爱的声音哭叫!“志麻自己扭动股,这时候她已经变成同恋的男角,像魔女一样的说。

  这时候又想到,今晚 辱新娘的戏剧,是不是完全按剧本进行,在志麻的美丽脸上出现残忍的笑。就好像子已经溶化,从出火热的粘,手指在那里爱抚时,发出靡的水声。

  应该很快从明治那里传来做信号的声音。把皮鞭、绳子、假具、狗圜等用具装进皮包里。

  ”明治!快一点,妈妈要出来了!我要让千绘的舌头给我!“就在拼命的忍耐不要一个人在这里 出来时,听到明治在二楼呼叫的声音。

  ”妈妈!快来!妈妈!“

  ”不!不要叫妈妈!“

  听到千绘可爱的呼叫声,然后是打到体发出的声音,志麻知道的戏剧完全照剧本进行,脸上出得意的笑容。

  ”怎么回事?这么快就打架了吗?怎么可以这样呢?“志麻带着皮包走上楼梯时,起的芽,被千绘的可爱哭声,以及明治急促的呼吸剥衣服的声音,刺得更感。

  走进卧室时,看到下半身赤的明治,把千绘推倒在上,还骑在她的肚子上,正暴的身上的衣服。

  美少女的雪白大腿,因为挣扎在半空中飞舞,从起的裙子下,出白色的三角

  ”这是做什么?对什么都不懂的千绘,不可以这样暴。“被强烈的残忍火燃烧的志麻声音开始颤抖,但从皮包拿出自己最爱用的沾上的紫丝绸和尼龙的绳子。

  同时看着美少女的出丑恶的。那个东西好像和志麻用习惯的不一样,好像比以前更巨大也更充魅力,使志麻对年轻美丽的媳妇忍不住产生恶的嫉妒和憎恨。

  这时候明治转过头来对母亲的微笑,志麻也报以媚笑,然后拿出自己最常用的黑色皮鞭放在边。

  现在终于要开始对年轻的媳妇做教育。

  ”千绘!不要哭。要看清楚!你也应该知道结婚的男女在上做什么事情。妈妈没有教你吗?为什么要反抗呢?“明治发出虚伪的怒吼声,抓住千绘 的头发,在泪珠发出光泽雪白脸上掌掴。

  ”快看!我这个起的!把这个东西入你的户里,就表示我们是夫了。快张开眼睛看清楚!“千绘对自己的丈夫,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出眼泪哭着说。

  ”明治┅我怕。饶了我吧┅不要这么凶暴┅我快要羞死了。“美少女的脸色苍白,转开脸不敢看男人丑怪的啜泣。

  看到这样可爱的羞和反抗的模样,志麻眯起眼睛,用力在睡袍下充感的核。

  ”妈妈,这个女人太倔强,气死我了。“

  ”第一次就这么急是不行的。千绘还是高中生的小女孩。突然看到那样可怕的东西,她会吓坏的。妈妈会慢慢说给她听,你到楼下喝咖啡镇静一下吧。“”好吧,这里就交给妈妈了。“明治对妈妈出笑容走出卧室。志麻抱起双手盖在脸上哭泣的美少女,在眼泪润的脸上亲吻。

  ”千绘,原谅明治吧。他真是坏孩子,第一次就让这样可爱的新娘吓得哭泣。

  男人的身体那么可怕吗?是第一次看到吗?“

  ”是┅妈妈┅第一次看到。“

  少女用可爱的呜咽声回答,又好像想起丑陋的巨大,全身颤抖。

  ”是吗?可是任何男人在拥抱心爱的女人时,都会变得那样又大又硬。不论我或你的妈妈,第一次时是又怕又羞,而且又很痛。可是很快就会习惯,把那个东西里时,会觉得很舒服。对少许的疼痛或羞必需要忍耐,不然就不能做个好子。你讨厌明治吗?“志麻用恶的甜美声对千绘悄悄说完,就吻美少女的像花瓣般的嘴,手在三角上像迫不急待的抚摸处女的

  ”啊┅妈妈┅不要那样┅羞死了┅“

  可爱的少女做梦也没想到婆婆会有这种举动,皱起眉头挣扎,可是志麻的手更用力。

  ”千绘,你不要动。婆婆会让你更舒服。教你女人的快乐滋味。“在手指上感受到核已经充血变硬,还有从处女的溢出的粘时,刺的充的志麻的头和核猛烈颤抖。

  ”不要摸那里┅饶了我吧┅“

  虽然用可爱的声音哀求,但志麻她的反应知道她是一个手的习惯者。

  ”嘻嘻嘻,千绘,很舒服了吗?每天都是自己爱抚这个又硬又芽吧。

  那时候你在心里想什么呢?你是不是看过妈妈和爸爸以外的男人呢?“志麻陶醉在折磨美丽年轻媳妇的快里,把浅红色的衬裙拉到随着哭泣不断起伏的,尚未完全成房上,也暴的取下罩。

  ”这是多么可爱的房和头!“

  志麻用手指在新鲜的头上轻轻抚摸,也在膨变硬的。千绘把脸靠在志麻的肚子上啜泣,半的年轻体突然紧张地颤抖。

  透过薄薄的三角火热的花瓣夹紧志麻的手指。

  ”你了,是很舒服吗?从今天起,每晚有婆婆和明治给你玩这里,让你很舒服。可是只有我和明治的命令时,你自己才能玩这里。如果瞒着我们偷偷玩这里,你会受到严厉的处罚,那样的处罚会让你后悔是个女人,知道吗?“志麻这么热情的说,同时也变成同恋的男角。

  ”千绘,听清楚了吗?“

  再一次用力拧一下火热脉动的年轻核。

  ”是┅妈妈┅“

  美少女用快要听不见的声音说完微微点头。

  ”这样就对了。可爱的媳妇,对丈夫和婆婆的话要彻底的服从。尤其是在上绝对不许可反抗。我过去就是这样的。千绘也要快点学会上的礼貌,做一个最标准的子。今夜是第一天,我会仔细的教你明治最喜欢的做法。“听到从婆婆丽的嘴里吐出蛊惑话,纯洁的少女全身颤抖着哭泣。

  ”你还没有回答。要主动的户给丈夫看,还是选择捆绑后吊起来用皮鞭打呢?“美少女在的威胁下,可爱的嘴忍不住颤抖。

  (这个女孩太可爱了,在明治和她前,我要先尽情的折磨她,让她发出可爱的哭声!)志麻对自己的火热子起达到极限的核,感到异常的刺,拿起皮鞭,在少女哭的雪白脸上轻轻的碰一下。

  这时候突然发现全身赤的明治,在健壮的身体中心起巨大的,面带笑,靠在房门上喝咖啡。

  ”快回答,你要选择那一种。“

  志麻用暴的声音说完,就把少女的双腿分开,在儿子面前出因沾上水能透明看到的处女

  ”妈妈,原谅我吧,那种事情我都做不到,求求你让我回家吧!“”这样就没有办法了。只有赤的把你绑起来,要处罚你到自己跪在明治的面前为止,我一定会让你自己说出要求的话。“”不,我做不到的,怎么可以给他看┅“少女发出绝望的哭叫声。

  ”千绘,你可不要后悔。明治,你过来。妈妈会让这个爱反抗的媳妇完全服从。现在要赤的把双手绑在背后,不要看她这样可爱的模样,她是经常手的人,刚才妈妈用手指就让她痛快的哭泣。无论如何都不肯做你的女人时,就把她的母亲叫来,让你和她的母亲交给她做示范,快把她绑起来吧。“明治第一次看到母亲变成男角的模样,同时向拼命反抗的美少女走过去。

  ”在我给她破瓜以前,先让我看一看她妈妈的户,和同恋的样子。一定会用很可爱的声音唱歌吧。“”你要看什么都可以。在她变成你的奴隶以前,妈妈要变成残忍的魔鬼。啊!

  这是多么又大又硬的,千绘的处女的会裂开,和股的变成一个了。“志麻这样说着就骑到疯狂挣扎的美少女身上,同时好像很疼爱的握紧凶猛的

  想到美少女还没有男人经验的新鲜门,会把这个东西下去,就在她的面前使明治发出痛快的哼声,就非常嫉妒,恨不得把她杀死。

  明治好像看出母亲的嫉妒和憎恨,就热情的抱紧,双手伸入睡袍下,握紧丰房,爱抚最熟悉的淋淋的核和

  ”妈妈,我爱你。就是和她结婚,我和妈妈的关系是不会变的。妈妈的像火热壶的户,是只有紧的少女的无法比较。最好让千绘知道妈妈是我最爱的女人。千绘是我和妈妈的奴隶。“”明治,我听你这么说真高兴。这样吧,就用沾上妈妈水的,让千绘变成女人吧。妈妈想要了!“可怜的年轻子,看到被伦的爱紧密结合的男女,拥吻和爱抚的婆婆和丈夫,已经忘记挣扎,呆呆的看着他们的表演。

  互相确定彼此的爱情没有变化后,母亲和儿子好像很难舍的离开身体,明治把失去反抗意志的呆若木的千绘双手捆绑,从上拉下来让她站在全是镜子的墙前,抓紧捆绑的绳子。

  ”千绘,你不听话就要受罪了。“

  明治在吓得发抖的美丽新娘的脖子上轻吻,同时爱抚还没有完全成的可爱房和充血的头,用令人听到会害怕的温柔声音说。

  起的在年轻股的沟摩擦菊花蕾。

  ”明治,饶了我吧。不要对我做出可怕的事。我怕┅想回家┅“可爱的哭求声煽动待的火,不由得跳动。

  ”怎么会对可爱的千绘做可怕的事,只要你听从我和妈妈的话。“志麻的脸上恶的笑,走到啜泣的年轻媳妇身边,掀开睡袍的带,扭动一下身体让睡袍落在地上,出浅蓝色衬裙和丰体。

  ”千绘,怎么样?妈妈的身体很美吧。你的妈妈百合大概也有很美的体。有一天会让你们在这里排列同时。“听到自己的丈夫说兽般的话,可怜的少女大声哭泣,扭动被绑起来的身体。

  ”你和婆婆都是魔鬼!都疯狂了!让我马上回家!“千绘这样喊叫时,猛烈的一掌打在可爱的脸上,几乎脖子都会断裂。

  ”住口!你已经是明治的子了。怎么可以说不愿意做子应该做的事!“志麻用无情的动作把千绘的白色三角,像撕裂一样下来。

  ”饶了我吧┅“

  空虚绝望的惨叫声,在六坪的卧房里发出回音。

  ”千绘,你把双腿分开,要检查你的户。如果不是处女就要受到严厉的处罚。“志麻兴奋的用充的声音对媳妇宣告,就用手指抚摸处女的,确定核的感度和起的程度,也找到处女膜。

  被同而且是婆婆抚摸器的感觉,使美丽的年幼子痛苦,明治从墙壁的镜子上尽情欣赏,搐的菊花蕾带来愉快的触感使明治陶醉。

  ”明治,这是很好的户。毫无疑问是处女。而且她是习惯手的人。核异常地大又感。用皮鞭很快就能出来。千绘,你每天都玩这里吧?你不说出来就会受到到更羞的处罚。“”不,那种事我说不出来,饶了我吧┅啊,不要!“志麻的手指在年轻的核用力摩擦。

  ”我会让你说出来。你这个的女孩。明治,用皮鞭打她的股!“过去百分之百是被待狂的母亲,现在表演出同恋男角的魄力,使明治非常感动,同时毫不留情的用皮鞭打在痛苦挣扎的美少女股上,还用手自己膨脉动的

  一面玩自己充热血的芽,还用二手指抚摸自己的,同时把千绘的核包皮拨开,志麻只穿一件衬裙的体,表现出靡的美感,都对明治形成强烈的刺

  美少女因痛苦和羞哀求的表情,远超过母子恶的预测,母子二个人不止一次的出满意的笑容,继续用皮鞭和手指折磨。可是千绘只是痛若的从美丽的大眼睛下泪珠,仍坚持不肯说出屈辱的回答。

  ”快回答!你这个倔强的女人。妈妈是我最爱的女人,决不许你反抗。“感到急躁的明治,就用皮鞭的柄尖刺菊花蕾。

  千绘的回答是甜美的痛苦悲叫,和美丽体的痉孪。

  志麻停止折磨核,在充泪珠的脸上,和尚未完全成房上,用手掌用力拍打,同时勉强克制想用自己的手刺破处女膜的冲动。

  剥开核的包皮产生的痛苦,就是现在的志麻都难以忍受的痛苦,还是黄花闺女的千绘能拼命忍耐,使志麻不敢相信。

  ”没有关系,明治。不会轻易就答应,我们会更有乐趣。就用皮鞭打她的股沟。如果还不答应,就用针和火烤一定让她说出来。“

  ”妈妈,把她的母亲叫来,这样让千绘完成子的任务。妈妈也想折磨玩百合吧。“”不,快乐要一件一件享受。要等千绘变成女人以后,再做那件事。“

  (妈妈┅快来救我,我要被野兽折磨死了!)美少女无言的求救也没有效,对她再度开始的行为。

  志麻的手指开始迅速动作,剥开处女芽的包皮,扭转头,明治手里的皮鞭打在和菊花蕾以及会上。

  千绘发出痛苦的哭叫声,但也知道到了必需屈服的时候。为了不要使亲爱的母亲百合变成兽母子的牺牲品,她告诉自己要接受任何残忍的 辱。

  当第十三次皮鞭打在菊花蕾上时,不幸的少女忍不住说出屈从的话。

  ”我说┅我从小学六年级时┅就自己玩了┅“听到含泪的告白,从志麻美丽的嘴发出胜利的冷笑声。

  志麻和明治又发出很多问题,何时、何地、如何手,从几岁开始有月经。母亲百合的体魅力,房和股以及户的形状和颜色。用皮鞭和手指的无情恐吓,使千绘不得不回答。

  少女发出屈辱和痛苦的哭声,不得不回答丈夫和婆婆的靡问题。千绘是九岁的春天开始有月经,很小的时偷看到父母,也开始知道手的快

  ”千绘,你是无女孩。从今天起,如果瞒着我和明治手就绝不饶你。现在我要你和以前一样手,也要出来。明治,快来拥抱妈妈,让媳妇看到相爱的母亲和儿子,是怎样热烈的。啊┅快进来吧┅“听到母亲狂热的呼唤,明治把啜泣的千绘抱紧,热吻颤抖的香,掀开捆绑双手的绳子,让她站在镜子的前面。

  ”你要用力扭动股手,我和妈妈要做真正的交给你看!“

  ”千绘,你要仔细看清楚我做的样子,不准你把眼睛闭上。“志麻带着残忍的笑容看着流泪的千绘。跪在地上,向明治起的靠过去。

  用嘴和舌头爱抚十年来习惯的亲爱儿子的,能告诉年轻美丽的媳妇谁才是真正爱明治的女人。因这样的喜悦从志麻的脸里出妖泽,伸出为望颤抖的舌头下意识乾涸火热的嘴

  ”明治,让妈妈仔细看美妙的,今天好像特别兴奋。千绘,是女人的义务,在开始和结束都是不可缺少的,你要尽快的学会用舌头和嘴的方法。第一个最重要的就是不能用牙齿碰到宝贝的。“”是┅婆婆┅“啜泣的美少女用颤抖的声音回答。

  明治对着妈妈猛然自己的巨大,用右手把子的细搂过来,左手玩异常感的核。

  ”你要确实张开眼晴看妈妈的样子,用火烤是很痛苦的。“明治这样一面说,一面勉强克制想把手指碰到的处女膜,就这样刺破的残忍冲动。

  ”明治,真是美妙的,任何时候看到妈妈都会陶醉的润了。“志麻兴奋的赞美恶的后,就把昂奋颤抖的嘴袋上,然后用火热的舌头从充男人袋,从的背面顺着向上起的茎,热情的慢慢来回

  那是感的部分,甜美的感觉使明治忍不住发出哼声,更搂紧千绘的细,在玩核的手指用力,然后看她的表情。

  美少女的脸颊已经染上粉红色,凝视婆婆舌技的眼睛润,好像忘记眨眼。

  明治足的笑容,手指在处女的里发出靡的水声,享受甜美的感触。

  志麻来回三次后,双手捧起心爱的,用舌尖顶在头的马口上爱抚。

  ”啊┅妈妈┅怎么会这么舒服!“

  听到儿子这样忍不住的喊叫,志麻灼热的子猛烈收缩,溢出火热的

  ”千绘,你看清楚了吧。一定要这样做,不然明治不会和你睡觉的。“志麻用兴奋的声音说完,就立刻张开美丽的嘴,把巨大的入嘴里到达部,凹下脸颊热情的,用舌尖

  同时用右手,左手好像忍不住强烈入自己的里几乎像待似的开始爱抚。

  随着母亲的头向前后左右摇动,明治就发出哼声,在玩年轻户的手指上更用力。

  ”千绘,这才是真正的吹喇叭,你能做到吗?要一面一面用舌头,这是最妙的要诀。“在婆婆的表演,和丈夫手指的巧妙玩,年经的体忍不住扭动。

  ”我能做到┅我会得比婆婆更好。“

  年经子回答的声音,好像向惑明治美丽的婆婆挑战。

  ”你会乖乖的让我玩吗?“

  ”是,我是你的子,请你让我做一个女人吧,无论任何羞的事我都能忍耐,千万不要把妈妈叫来折磨她。“可爱的哀求声,在担心妈妈时忍不住颤抖。

  ”百合是有男人吧?故意做出那样高雅的样子,和小白脸睡觉时高兴的哭吧,你要诚实的回答!“

  ”啊!痛啊!核要断了┅我不知道,不过妈妈好像有喜欢的人。“

  ”果然如此,那个可恶的女人。千绘,马上就会让百合做我和妈妈的奴隶。就在你的面前玩她,要她疯狂的。千绘,你想不想看。“

  ”不要┅千万不要那样,你是我┅和婆婆的┅丈夫┅妈妈是不行的。“志麻陶醉的听着儿子和年轻媳妇甜美而伦的谈话,同时尽情的品尝又硬的可爱的滋味,志麻也溢出大量女人的股猛烈颤抖。

  有一天要把千绘训练成同时折磨她母亲的女人,让她成为活的调教工具,想到第一次表演时的反应,心里就感到愉快。大概明治也有同样的念头,在志麻嘴里的更膨脉动。

  志麻充的眼睛,看到年轻千绘的从皮包中出来的芽,和沾上发出光泽的年轻大腿。

  虽然还很年轻,但已经相当,而且也有被待狂的素质。志麻在心里想,真是值得调教的媳妇。看到将要成为自己丈夫的被婆婆用嘴模样,千绘也兴奋已经 身二次。

  要想把已经习惯各种的明治,靠少女幼稚的动作使他,大概需要一小时吧。

  志麻又恢复用双手巧妙的囊和筋,在舌尖上用力头,同时在马口用力摩擦。

  ”啊┅妈妈┅太好了┅我要出来了┅已经够了,开始让千绘吧。“明治对快美的感觉忍不住颤抖,像哀叫一样的说。

  ”不,还不行,妈妈还想要。妈妈想喝你那又热又香的牛你。我不能把最心爱的完全交给那个还不能足手的小女孩。千绘,你有没有看清楚?你的先生玩你的核,你感到很舒服吧。如果想要他抱你,就应该向我这样要求,那样才能做一个可爱的子。“明治这时想起已经习惯妈妈非常成的滋味,像年轻的兽一样的出笑容。

  ”千绘,你听到没有,妈妈想和我,你也想看吧。妈妈的户是最好的!

  又感,水又多,而且夹的又紧,那是使男人最高兴的名器,处女的不过是窄子而已。“明治一面对千绘说出残忍的话,双手在她身上玩,这样也可以使志麻的更热烈。

  看到母子的伦已经是第二次。

  ”不要!求求你千万不要和婆婆,让我给你吧,让我变成女人吧。我发誓要听你和婆婆的任何命令┅就是在妈妈面前也可以,但千万不要和妈妈┅“听到美丽的少女向丈夫发誓要绝对服从的声音,使得志麻更用力的玩自己的户。看到把可爱的小脸靠在明治的上哭泣的样子,志麻一方面觉得很美,但另一方面又产生凶暴的嫉妒的火焰。

  志麻在心里盼望,要更彻底的折磨她,让她深深的觉得生下来做美丽女人的不幸。

  志麻拿皮鞭站起,就在明治的手指玩下扭动的可爱股下打。

  ”千绘!现在要用你的手把明治的坚硬入我这里,快!“”饶了我吧,明治是我的丈夫,我不能那样┅“志麻向明治做一个眼神,让明治把千绘抱紧,就更用力的在痛苦扭动的股上打威胁。

  ”妈妈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你绝不能反抗。现在就用你的手把我这个东西入到妈妈的户里。你不肯做,我就把你的母亲叫来让她做。“明治这样冷酷的说,就把将要成为子的美少女的股向左右拉开,出处女的菊花蕾做皮鞭的目标。

  ”啊┅不要打了┅求求婆婆不要打了┅“

  ”不要,还不能饶了你,我要和明治,现在就要。明治,把她的股拉开更大一点!“无情的皮鞭打在股沟上,使千绘发出疯狂的惨叫声,听在志麻的耳里,使她更陶醉。

  ”她是想在母亲的面前变成女人的。明治,去叫百合吧,这时候她一定还没有睡。“志麻指着卧室墙上的钟,现在正好是十点半。

  这个挂钟是25年前作为明治诞生的纪念买的德国的钟表,但现在成为目击母子的唯一证人。

  ”把千绘绑在柱子上去打电话,在那个女人到达以前,我会让千绘用很好听的声音唱歌。“志麻这样冷冷的说完,拿起无线电话的话筒,同时也看到千绘被拖出用来捆绑柱子的地方。

  还不够茂密的,没有办法完全掩饰被残忍玩,而肿起的粉红色花瓣,和异常肥大直的核。

  想起十年前的某一夜,主动的让明治门时的痛苦时,就忍不住用皮鞭的尖,在配合呜咽声动的花蕾上摩擦。

  就在明治把千绘的双手反抱柱子捆绑时,千绘好像认命似叫哭叫说。

  ”饶了我吧┅是我不对。我愿意看你和婆婆相爱的样子,我要用手┅把你的入婆婆的户里,我要乖乖的做你们二人的奴隶┅“这样说的声音,在强烈的羞下,变成断断续续的美丽歌声。

  ”嘻嘻嘻,终于想明白了。“

  志麻大笑一声,就在低头啜泣的年轻媳妇处女的用手指

  ”你是真的想看我和明治,还是为了坦护妈妈才服从呢?“”两样都有┅我没有办法忍受你们母子的羞辱,我要婆婆教我怎样能使明治满意的子┅真是这样┅请相信我┅“志麻用热情的媚笑看着儿子。

  ”好吧,今天晚上就答应你不叫你的妈妈来这里,现在就让千绘跪在铺旁边吧,我要她先看清楚最基本的正常姿势和方法。“志麻兴奋的说,就一面抚摸自己的核,一面向铺走去,把二个枕头放在下分开双腿躺在上。能在媳妇面前和儿子,对这样的伦反而觉得高兴。

  明治充火的眼睛,和千绘出恐惧感的眼睛,使志麻火热的子更猛烈收缩。

  细被明治搂着在边跪下时,志麻用颤抖的声音命令说。

  ”你先丈夫的,然后再我的核,最后才入。“”是┅婆婆┅“年幼的美丽子带着泪声回答,就照婆婆做过的样子,先从头,凹下脸颊

  ”多少有一点进步了。千绘,是不是很好吃,有没有觉得户里开始火热?多少该知道心爱男人的滋味了吧。“”现在你要诚心诚意的妈妈的户!“

  明治用严厉的口吻说。

  ”┅是,我┅“

  千绘很顺从的爬上铺,就把手放在婆婆分开的雪白大腿之间,开始核,又用嘴夹住

  ”啊┅真好,很有进步。现在还要股。明治,你玩她的核,让她 出来。啊┅太好啦。“强烈的快使志麻大叫,下意识的猛烈抬起股。

  ”啊┅我要了┅明治,你也要千绘和我一起出来。“婆婆和媳妇几乎同时发生痉挛,出大量

  经过几十秒钟后,就从的绝顶恢复过来的志麻,把在大腿间啜泣的媳妇抱起来猛吻,同时抚摸坚头和核。

  ”千绘,你真可爱,刚才舒服了吗?我也一样。你不要忘记明治是我们二个人最重要的主人,现在就用你的手把他坚硬的进来,我要让你学习真正的女人是怎么样做的。“

  总字节:127639字节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两性小说   下一章 ( → )
朱颜血大屁股的同学给予少妇的特老公请用力爱我在建行做保变身事件薄色色女博士我的大奶女友模特儿孟美你好,我可以丝袜姐妹物语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两性小说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两性小说》恋母子及两性小说最新章节恋母子在线阅读,《两性小说(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两性小说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