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小说》路上车上及《两性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热门小说 > 两性小说  作者:两性小说 书号:13438  时间:2017/4/25  字数:9944 
上一章   路上,车上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嘀!嘀!”听到喇叭声,我三两口吃完早饭跑出来,看见爸爸从驾驶室里跳下来。今天星期天全家出动,到乡下帮外婆去搬家,舅舅新换了大房子,决定接她进城一起住。外婆一个人住在乡下祖屋里,家什不多租大货车太浪费,再说村外的小公路也不好走,爸爸只借了一辆小卡车。可这小卡也太逊了,发动机声音轰轰的特别大,驾驶室是两排四座,座位上到处皮掉,内后视镜没了车窗玻璃都还完整,脏兮兮的后斗里丢着几条旧绳索。

  “看看你找的车!破旧不说,还这么多脏东西,叫我阿妈怎么装东西啊?”妈妈一边埋怨爸爸,一别找东西开始打扫。

  我过去帮妈妈一起打扫后斗,爸爸就往驾驶室般东西,鞭炮、香烛、酒、香烟,还有旧单破被子以及不用的巾等,来回了好几趟。这些东西都是外婆特意嘱咐她准备的,按我们这的风俗,搬家是要放炮杀祭祖先的,还要摆酒请族老吃饭,给帮忙的乡亲派发香烟。单被子则是包裹家具和瓷器用的,本来这些打算放在卡车后面,可妈妈嫌脏都让堆进了驾驶室。

  一切打扫整理好准备出发,爸爸打开后排车门,指着仅有的驾驶员后面的空座对我说:“强仔,东西都堆在里边,就能空出这一个位子,要不让妈妈坐你腿上吧!你都这么大个小伙子,不会怕着你吧?”

  “这可不好说,妈妈可不轻呦!就我这小身板,不知能坚持多久喔!”我瞄着妈妈打趣到。

  “臭阿强!你敢妈妈说我超重,难道我的身材不标准吗?看我不收拾你!”她抗议着拍了我一下,还示威般在原地转了一圈,结果发现身上沾了脏东西,非要回屋换套衣服,还不忘回头瞪了我一眼。

  妈妈的身材的确是没的说,三十多岁的女人里,没几个能像她一样,体型能保持的这么凹凸有致,简直称的上魔鬼身材。妈妈乍看起来有些的,她个子只有150cm,却生的大股,既小巧玲珑又特别感的。其实她根本就不胖,细细的蛮一把能攥住,三围更是标准的33、21、33,鼓鼓的子都接近C罩了,股更是浑圆翘无比,就是部和美太大了,所以看起来才的,不过却极具杀伤力。

  妈妈的脸蛋并不出众,所以特别注意保持身材,S型的曲线一直是她最骄傲的资本,每次外出最注重穿着。她总是炫耀似穿的感而暴,今天也不会例外,出来时我差点鼻血。上身换了件黑色紧身低领T恤,着深深的沟,下面是件棕色碎花超短裙,才堪堪遮住浑圆的股,也不担心会走光。可能是天气炎热还要干活,所以没穿她最喜爱的黑丝,只光着脚趿了双半跟水晶凉鞋。

  今天温度很高,我也一身清的衣服,黑色T恤加宽大的沙滩,都是丝绸一样薄薄的运动面料,一条肥大宽松的四角内,脚上趿拉着人字拖。昨晚的日本AV让人火气正旺,猛然看到妈妈这身打扮,裆里马上有了反应,吓的我慌忙跳上车坐下,乖乖地夹紧腿不敢动。她随后也挤上来,笑嘻嘻地捏捏我的鼻子,转身一股坐在我腿上,还用葱白似的手指扶着我的膝盖。

  爸爸发动车子拐上公路,我长出了一口气,正庆幸她没发现身体的某些变化,却不知这条香之路才刚刚启程。妈妈今天特别高兴,坐在我腿上不停的扭来扭去,还不时踮起股和爸爸贴着脸小声说笑。我在她股下面,紧张的头汗水,双手放在身侧,夹着腿一动也不敢动,感觉那“凶器”还在变大。这是完全没有办法的事,试想一位身材超女,衣着暴的坐在自己腿上,鼻子钻进她人的体香,抬头是她洁白修长的脖子,膝盖以下还赤的贴在一起。再加上那人的红和令人窒息的双峰,丰股贴着大腿扭动,偶尔翘起还能看见小内,黑色镂空半透明外加蕾丝边,距离近的能数清蕾丝上有几个褶。别说腿上坐的是妈妈,就是姥姥也不成,我他妈又不是柳下惠,这辣爆眼球的惑谁受得了?

  不断告诫自己这是不道德的,可老二却一直可的硬着,绷在那随时可能跳出来,只能用力夹紧不敢放松一秒。我一动不动的忍着,只在妈妈踮起股跟爸爸说话时,才放松放松酸麻的双腿“凶器”会趁机蹦出来支个帐篷,吓的赶紧按回去狠狠夹住。她还是一点察觉都没有,仍和爸爸说笑着,继续不自觉的刺我,真的坚持不住了!干!

  很快就出事了,爸爸贴着耳朵小声讲了个笑话,妈妈逗的哈哈大笑着跌坐回来,这时我麻木的双腿正好一松“凶器”毒蛇般窜了出来,恰巧给她股下。惨了!妈妈明显感觉到了,还奇怪的伸手摸了摸,突然醒悟是我的具,猛缩回了手笑声戛然而止,尴尬的就要跳起来。骤然安静让气氛很诡异,爸爸奇怪的回头看了看,正好和妈妈目光一对视,她犹豫了下坐着没动。车里的寂静持续着,我们谁也不说话,妈妈突然悄悄动了动股,把“凶器”转移到双腿之间。她现在逃开大家会更尴尬,可又不想继续被“凶器”咯着,这样的妥协也让我松口气,刚才差点被砸的“器”断人亡。

  妈妈和我如果一直这样,虽尴尬却也能克制到外婆家,可爸爸偏偏要抄近路,拐到一条老旧偏僻的公路上。路面狭窄坑洼不平,车子开始厉害的颠簸,妈妈在腿上被颠的一跳一跳,紧紧抓着椅背也没用,如果只看动作的话,我们真像在做一样。意识到这一点,具骤然又大了许多,竟从三角里“跐溜”钻出来,蹦起来就顶住她的下体。现在我们下和股中间,只剩下两层薄薄的布料,一层薄薄的运动面料,一层半透明的镂空蕾丝。

  车颠的越来越厉害,她的户紧紧茎上,温热的感觉让我快了,这太刺人了!妈妈却尴尬极了“那东西”顶在最私密的地方,还变的越来越硬越热,感觉比老公的还要大。她心里泛起种怪怪的感觉,羞愤中多了几丝异样,不敢继续坐在我的腿上,就起来假装和爸爸说话。可空间狭小的怎么能站人,她连腿都伸不直,只能半曲着膝盖扎马步,半弯着才能离接触。在后面,股悬空保持微微翘起,却又不能撅的太高,否则裙底就给我看光了,双手撑在前面靠背上,负担着大半体重。

  妈妈这个姿势很累人,几分钟就坚持不住了,汗水很快爬俏脸,呼吸急促双腿颤抖,脚一软又跌坐在我怀里。本来就火中烧,猛然再次贴的“亲密无间”我瞬间就亢奋到极点,有抱住她肆意蹂躏的冲动。不过理智还算清醒,看着她慌乱的样子,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坐在那没敢动。

  车子颠簸着继续往前开,妈妈一直在怀里瘫软着,具还夹在她双腿中间,整都在股沟来回摩擦, 头能顶到一团柔软突起。我其实也无比痛苦,茎憋的快要爆了,硬度绝对超过钢铁,血冲到脑门突突的跳,下意识就把她抱的死死的。妈妈急的眼睛都红了,不停的在悄悄挣扎,可是我抱的太紧了,箍着像焊接了一样。她双手怎么都掰不动,急的在胳膊上掐,这时车子剧烈地一颠,头带着短钻进蕾丝里,一下顶在那柔软热里。

  “啊!”妈妈惊叫了一声。

  “老婆,怎么了?”爸爸正专心开车,背对着我们问道。

  “没…没什么!刚才颠的太猛,碰了一下。”她慌乱的掩饰。

  车子已经开出了城区,两旁是茂密的蕉林和稻田,前后看不到一辆车,路况也变的更差。她刚想喊停车,路边突然窜出只野狗,吓的爸爸猛踩刹车,刺耳的刹车声顿时响起,惯性把人都甩了出去。股虽然离开了座位,我们的下体却仍紧贴着“呯”的又重重坐了回来,居然让头一下挤进了道。车停了,妈妈挣扎着想去开车门,被我一把拽了回来,捂住她马上发出的尖叫,只发出“呜”“呜”的闷哼声。

  爸爸看着野狗窜过惊魂未定,这让他火气有些大,骂骂咧咧的启动车子,可路面滑又很窄,只能小心翼翼的驾驶。以为妈妈刚才又撞着了,而且这次还很重,他又不敢分心回头,就开始吼我。

  “阿强!你个扑街!你怎么当崽的啊?看把你妈妈给碰的,给我好好护好,别再让她碰着了!”

  “知道了!保证不再会了!”我赶紧回答道。

  心中庆幸逃过一劫,幸好爸爸没有回头,幸好发动机的声音够大,幸好捂住了那声尖叫,否则就真得扑街了。妈妈还在挣扎着试图逃脱,我右手搂住小蛮,抬腿狠狠踢的双脚,牢牢把她按在怀里。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茎只刚刚道口,这感觉非常不,像穿衣服洗澡一样。随即我有了主意,左手继续捂在嘴上,上臂顺势卡住脖子,她立刻窒息无力挣扎,几秒钟就瘫软如泥。用左手臂和双腿继续压制,趁机松开上的手,一把托起她的股,拽出我的具再搂住,狠狠一箍。

  现在和妈妈才真的“亲密无间”我茎进攻“花园口”她拼命扭动着躲闪,却反倒擦出几分水意。右手紧紧定住动的股调整好角度对准户,用力往下重重一按“噗呲”一声齐了进去。眼泪顿时从她眼中涌出,在老公的咫尺之遥被QJ,还是他们亲儿子在作恶,这还叫人怎么活啊!

  不管妈妈现在怎么想,我已沉沦在美妙的刺中,贪婪的吻怀里的女人,在白的脖子后背肩膀上,留下一个个放肆的印痕。手圈过用力瓣,具在里边横冲直撞,动作放肆而狂野,上下内外一起攻击着。妈妈很快不堪这样刺,僵硬的身体微微颤抖,手脚几乎停止反抗,挣扎的力量也越来越小。她的思想身体都在软化,我高兴的更加兴奋,续而转变进攻的方式,用温柔手法开始刺

  右手从抚摸大腿开始,慢慢往户里面游移,当我轻轻碰触到核时,妈妈全身猛的抖动一下,随后就彻底软了下来。看到她反应如此剧烈,知道追击终于结束,我获得了彻底胜利,俘获了母亲的身体。下面是享用战利品的时刻,随即手指再往下,对那点凸起捏点,同时配合具的,她的反应更大了。下面很快透了,小涌出更多的水,滑腻腻沾整个户,浸了两人的内开始变的容易许多。

  妈妈突然拍拍我的左手,那只现在还捂在嘴上,她又指了指前面的爸爸,我马上明白了什么意思。她用动作告诉我,我们现在很危险,爸爸就近在眼前,千万别让他发现。我点点头刚松开左手,就被她抓住狠狠咬了一口,然后猛的转过头盯着我,目光愤怒而幽怨。我慌忙又去捂嘴,却被她摆摆手制止了,随即又狠狠瞪一眼,才转回头看前面。挥手打开搂她的右臂,拉下皱到部的裙子,遮住依然合着的地方,扒开我着她的腿,活动麻木的脚踝。

  妈妈拽拽罩T恤拢拢头发,才深深的呼了口气,回头又瞪了我一眼,转身扶在前面的椅背上。她的蛮开始扭动,水蛇般左右摆,带动股扭动旋磨,一阵麻酥酥直接钻到心里。我被这动作的呆了,随后惊喜一下充盈全身,妈妈在合我,她主动和我做了。我幸福的快要死掉了,猛抓住那扭动的翘,尽情的干了起来,干了生我养我的母亲。她紧紧抿着嘴,苦苦忍着涌出的快,可能想居然会有快!被亲生儿子强暴居然有快!难道自己是个肮脏的女人?

  妈妈一边痛苦的纠结,一边合着我的,双手紧紧抓着前面的椅背,着脖子猛几口气,尽力平复自己的情绪。我一边奋力,一边摸进她的短裙内,手指在骨上游移轻口两片润大,间或抚那微凸的核。得她浑身无力娇躯晃,水般汹涌而出,身体逐渐绷紧用力,肥的动作也越来越剧烈。妈妈已开始兴奋的享受,羞愤危险什么顾不得了,小脸红媚眼微闭,娇吁吁香汗淋淋。我继续用力着,具在她道里的更深,顶到子口里还旋转几下,使器结合的更加紧密,产生无比强烈的摩擦。红涨的头在小里肆,随着颠簸猛进猛出,硕大的部被顶起,她从未有过这般刺,瘫软着失在快里,羞愧中泛起一丝异样的期盼。

  我在妈妈身体上奋力驰骋,双手抱着来回捏,一路上卡车频繁加速、减速、刹车,随着颠簸能放肆玩。她越来越有“感觉”股扭动也越来越有力,我担心声音太大被爸爸察觉,赶紧降低幅度减少刺,以缓慢的频率继续。放慢后却送的更加强力,让她咬紧嘴才堪堪承受,翘被撞出水样的抖动,带着那对豪上下翻飞。尽情蹂躏着妈妈,她美丽的体在怀里扭动,我对着爸爸捏他老婆双,这抛弃伦理廉的示威,让人有种毒一样的刺

  快到外婆家了,乡村小公路更难走,却让妈妈更方便了,我在颠簸掩饰下加大动作,一手搂着不让她动,一手捏着房,部向前用力顶,茎向最深处进。明显感到道开始收缩,力量大的好像能夹断茎,前紧紧贴在她背上,享受这无与伦比的美妙。

  我的动作越来越快,妈妈就像暴风雨里的小船,又无助的在怀里摇摆,双翻飞几乎挣脱衣服。她红着脸紧闭双眼,呼吸急促而紊乱,知道这是高的前奏,就更加努力的送,次次利剑出鞘般猛收猛刺。我屏住呼吸,像活般干了几十下,脊背发紧脑袋一阵眩晕,头的闸门猛的打开,火热的倾泻在她体内。妈妈同时也高了,身体突然紧紧的绷直,发出声低低的闷哼,白玉双腿用力伸着,精致的脚趾不停曲僵直,芊芊十指抓着椅背青筋暴起。道收缩变的更加剧烈,子口大力嘬头,一股在上面,肌无意识的痉挛抖动,人脊背上瞬间蒙了层薄汗。

  我抱住妈妈那汗水浸透的身体,对着长颈、耳垂、圆肩又亲又,她软绵绵的躺在我的怀里,失神的双眼没有焦距,还沉浸在高的余韵里。茎仍然在小里,有些白色从结合处出,顺着她光洁的大腿滴下来。爸爸还在前面专心开着车,却不知身后上演了出伦好戏。终于到外婆家了,车还没停稳妈妈就跳了下去,飞快的跑向厕所,大家都以为是急,只有我知道她不是…在外婆家,妈妈总是躲避着我,每次对上我的目光,都惊慌地转移视线,或者转身和人没话找话,或者胡乱拿些东西赶紧逃开。整整一天,她都没正眼看过我,更没给我单独靠近的机会,我们一直沉默着干活,外婆奇怪这母子间的冷漠,逮住她一顿询问和说教。

  灰头土脸干了整整一天,午饭都吃的简单又迅速,当收拾好一车的家当,却发现天色已经很晚,而且好像快下雨了。爸爸不顾外婆的挽留,决定立即出发往回赶,东西就先拉到我家车库,明天再送去舅舅新家。妈妈本想坐在副驾驶座上,不想被外婆了七零八碎,东西都快顶到了车顶,急的她直跳脚,非要把东西倒腾到后面。这时爸爸已经发动了车子,催促我们赶紧上车,外婆也在一旁埋怨,她再坚持就会让人起疑,只好磨蹭着上了后排,离我远远的贴着车门坐下。

  卡车拐上村外小公路时,天色已经很暗了,爸爸忙一天累的不行,换个挡都显的有气无力。妈妈缩在座位上低着头,沉默着不知道想什么,看着近在咫尺的她暗暗窃喜,心想你逃不了了!这时外边突然雷声大作,哗哗下起了暴雨,天色瞬间黑了下来,前面很快就看不见路,爸爸赶紧打开车头大灯。

  “前面的路会很难走,我要专心驾驶,不要随便打搅我!”爸爸顾不上回头,背对着对我们说。

  “知道了!”我兴奋的大声回答,妈妈低着头没反映。

  爸爸随手关了照明灯,驾驶室里只剩仪表盘上的荧光,外面已伸手不见五指,车头大灯只照出几米远。夜幕里不时钻出一条闪电,在铺天盖地的大雨里窜,随后是震耳聋的雷声,在头顶滚滚而过。旁边的树和远处的路,在电光中间或闪现,随即又隐匿于黑暗之中,看去却特别惨白而怪异。在一个接一个的雷电里,妈妈开始往这边凑过来,慢慢竟和我的胳膊贴住了,挨着那冰凉的皮肤,感到她害怕的身体在发抖。

  一个超大闪电突然落下,巨大的雷声骤然炸响,妈妈惊叫着窜到我身上,双手紧紧抓着我的胳膊,把头埋进我的怀里,身体抖的如同深秋的落叶。借着闪电看见,她苍白的脸上是惊恐,真给这鬼天气吓着了,紧紧搂住怀里的娇躯,看来老天又帮了大忙。嗅着她杂着汗味的人体香,双手轻轻抚慰抖动的背,不断亲吻那光洁额头与秀发,用体温与热情暖着怀里冰凉的身体。妈妈渐渐缓过神来,发现蜷缩在我怀里,小脸瞬间变得滚烫,她想挣扎着逃离,又舍不得这温暖的臂弯。双手又攀上那双峰,她还在纠结犹豫着,回过味后小脸羞的通红,在我胳膊上狠狠拧了几下。

  爸爸突然说:“老婆,我想听王杰的歌,腾不开手,你过来帮我放下吧。”

  “好…好呀…马上!”妈妈一边答应着,一边拍开作恶的手,趁机跳出我的怀里,弯的从车座间探过去,在荧光下摸索着打开卡带盒翻找。有好机会当然不能错过,一把掀起她的裙子就摸,结果鼻血差点出来,那弹十足的翘居然真空着,下面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想起她一天都系着个包袱皮,以下裹的严严实实,还说是怕脏衣服,现在看是怕真空装走光吧!刚到她去厕所时可能就了,因为上面沾,可是有很强烈的“爱”的味道,值得纪念的初次占有之见证,也不知道被藏那儿了。

  不过现在更好,妈妈那漂亮的、鼓鼓的、圆润的,被乌柔细长的覆盖的,散发着人香气的户,又一次送到了我面前。想到她那修长的美腿,雪白浑圆柔美的翘,在眼前的黑暗中招摇,具立刻怒目而起坚硬如铁。仿佛能看见,那肥美弹的瓣,神秘人的花心,如甜蜜糕点一样摆在面前,这画面让我立即崩溃了,再次失在情之海。即使知到爸爸就在旁边,还是不能自已的拱着脑袋,凑到她撅着的翘后面,伸出舌头添滑着寻找那,紧紧夹成一线的户。

  妈妈正在翻找卡带,突然感到有暖气户上,随即一条热热滑滑的侵到里面,麻麻的触电感让人浑身酥软,马上想起自己没穿内…“啊…!”妈妈惊慌地想缩回座位。

  “老婆,你没事吧?卡带还没找到吗?”爸爸问她。

  “没…没事!只…只是被椅背硌…硌了一下,我再找找!”

  妈妈忍着快回答,在羞愧中继续翻找,两腿在后面狠狠的踢着,被我抱住分开夹在肋下,继续埋首在瓣间。伸出舌头轻刮慢,搅那两片肥美的花瓣,还有那充血变硬的核,嘴巴轻轻咬噬或狠狠,如贪吃孩子般好不快活。滚滚雷声夹在雨声中,搅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听起来简直震耳聋,掩盖了车里的“靡靡之音”

  妈妈脸醉红银牙咬碎,当着老公儿子又在侵犯自己,可这无伦行为,自己非但没坚决抗拒,反倒隐隐生出几许期待。这感觉让她又羞愧又兴奋,脑子混乱的没了主意,户已经完全了,股开始下意识摇摆着应和,更多的水随之涌出。这些体,全被一滴不剩吃添净,像沙漠濒死的旅人遇见绿洲,我享受着比还甜美的,如喂猪般涂的脸都是。

  感觉妈妈这副应还拒的态度,我受勉励般更努力地舐,下面更是憋得酸痛,悄悄将短往下褪,硬如铁的弹簧般窜出。一面舐着她的下体,一面蘸着望却火上浇油般越烧越旺,我下面越来越难以忍耐,突然“足”这个次闯进脑海。松开肋下无力的双腿,甩掉脚上趿着的水晶凉鞋,顺着小腿把双脚捞在手里,她那凉凉的微微颤抖脚掌,单单抓在手中就感觉很舒服。我用两只柔的脚掌夹住具,顺着腿的方向继续套,不时被玲珑巧的脚趾剐蹭着,一阵异样的快汹涌而来,超呀!

  “老婆,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不用找了。”这时爸爸说话了。

  “再找一下吧!马上就好了…”妈妈已经开始微微息。

  “你半天弯着,憋的都不过气了!我不听歌了行不行!?”爸爸说。

  “哦…知道了!”她胡乱的应道。

  “阿杰,快扶妈妈回座位吧!”爸爸叫我。

  “哦…好!”我假装平静的应道。

  妈妈呼吸确实有些急促,却不是找卡带憋的,那可我嘴巴的功劳哦!感觉她已经直起上身,只能不舍地放开那双玉足,双手扶着她的慢慢往回拉,心里想着如何。当妈妈重心到最高向下坐时,我灵机一动双手猛力往怀里带,她顿然失去平衡被按到腿上“卜滋”入水汪汪的花心里。

  “啊…”妈妈惊叫一声。

  “怎么了?”爸爸头也不回的问道。

  “没…没事,太…太黑了,脚…指头碰…了下。”她挣扎着回答。

  双手捉实妈妈的蛮还有一小截在外面,其余都被道的包围紧箍着,我凝声静气不敢再有动作,怕惊动了前座的爸爸。她在怀里奋力扭动挣扎着,却被我搂着不能如愿,倒是在扭动中一到底,一边享受直抵花心的快,一边抱的更紧不给她机会挣脱。这次我冒了个险,没捂妈妈的嘴看有什么反应,果然她只息着挣扎没发出别的声音,而且扭动的力度也越来越小。哈哈!不出所料,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她不会拒绝伦这件事了,更不会让爸爸发现这等“家丑”现在已认命似的不再争扎,软软的坐在腿上息。黑暗中她好像回头看了一眼,能感到那双眸中充的无奈和幽怨,彷佛在责怪我莽撞的侵犯,责怪我愚蠢的犯下大错。

  我已什么都不在乎了,只想蹂躏怀里这个女人,狠狠的把她捏品尝,再一口下去。双手爬上那双香滑房,硕大细腻的双峰令人恋,我一边轻轻地爱抚那双坚,一边在滑温暖的道内磨擦抖动。感到里面的开始用力地收紧、放松、再收紧、再放松,怀里原本冰凉僵硬的身体,慢慢变的火热而柔软,妈妈终于有了反应,体内的快让她兴奋起来,开始享受这紧张刺环境下,母子伦带给她的快

  汽车在缓慢的颠簸着前行,妈妈与我的下体吐着进行活运动,每次都扎到道尽头,一个环就会箍住头。啊!酥麻感每个细胞都在痉挛,真是太美了!我紧紧搂着怀里的娇躯,大巴深深入子,她始终默默承受着冲击,但不断收缩的道和搐的身体却证明,高涨的火不会轻易扑灭。

  雨越下越大,爸爸为了我们的安全,聚会神地开着车,连话都不敢多讲,而他身后却上演着一场无的背叛。妈妈在默默忍受着,温暖的紧紧含着我的,痛苦和快织着冲击她,在一段非常颠簸的上坡路后,终于双双达到了高。就着晃动我猛的加快,她感到侵入的速度突然改变,高速摩擦生出了一股炽热,随后岩浆般“轰”炸开了,全身开始筋般痉挛。

  “啊!啊!”妈妈嘴里忘情地叫出声来。

  “老婆忍一下,这段路是很难走,不过一会就没事了。”爸爸以为她颠簸的难受,还好心安慰着。

  “啊…啊…啊…嗯…”爸爸把这高的呻当成了回答,继续专心的开着车,却不知老婆已被儿子干到吹,真是一个巨大的讽刺!小卡车突然“咯噔”一下熄了火,再启动却怎么也不着火,爸爸拧了拧钥匙抬手就开灯,发现车内灯也不亮了。他这动作把我吓的够呛,灯要是亮了就都完了,妈妈现在一脸红瘫软如泥,还给我抓着双抱在怀里,更要命的是下面还连在一起。

  好在爸爸却没搭理我们,拽出手电筒拉车门就跳了下去,我赶紧把面团似的妈妈放一边,拉下裙子遮住光溜溜的股,高已经让她半失去意识。刚提起短爸爸就在车外叫喊,被他拍车窗声惊出一头冷汗,原来车子抛锚坏掉了,需要去附近找人求救,让找找车上的雨衣雨鞋。我摇下玻璃递出东西,他随手用电筒了下车内,见妈妈歪倒在一旁,还以为她已经睡着了。

  爸爸知道她胆子很小,让我在车上好好陪着,还让我们耐心等着别害怕,他会尽快找到救援赶回来。我假装有些害怕的答应了,其实心里已乐开了花,这附近根本就没有人烟,他这一去天亮前可回不来。忍不住兴奋的大叫“YES”!

  听着脚步声“啪叽、啪叽”远了,车里就只剩我们两个人,妈妈无力的躺在身边,刚从高的眩晕中醒过来。在这深夜的野外,四周围着茫茫雨幕,我坏笑着锁上车门,把一切都隔绝在外面,彻底支配了这个狭小“世界”一把抱起还迷糊的妈妈,板起腿按在座椅上,在她还不明白的情况下,茎和着惊叫声一到底。

  现在,可以光明正大的玩妈妈了,我握着那感的双腿,开始狠狠动着起来,毫无顾忌撞击着翘,发出响亮的“啪”“啪”声。她被干的大声叫,就着闪电的光看到,红肿的小挤出白色泡沫,那是混着水,的她下体泥泞不堪,一片污秽…大雨下,夜漫长,妈妈和我的销魂时光…更长!

  【完】

  18896字节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两性小说   下一章 ( → )
朱颜血大屁股的同学给予少妇的特老公请用力爱我在建行做保变身事件薄色色女博士我的大奶女友模特儿孟美你好,我可以丝袜姐妹物语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两性小说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两性小说》路上车上及两性小说最新章节路上车上在线阅读,《两性小说(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两性小说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