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小说》我的爸爸及《两性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热门小说 > 两性小说  作者:两性小说 书号:13438  时间:2017/4/25  字数:13099 
上一章   我的爸爸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一阵晕眩中清醒,赵楷儒下意识的出声。

  “啊,好痛”

  一双手将他抱起,安抚的轻拍他的背。

  勉强的张开眼,正对的脸是赵楷儒极为熟悉但又陌生的。

  “小覆?是你吗?”

  “是我,爸。爸,你回想看看昏倒前的事,其他的我再跟你说明。”将赵楷儒放回上,赵楠覆习惯性的太阳

  “昏倒前的事?我昏倒了?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看了真的是什么也想不起来的赵楷儒一眼,赵楠覆改而对站立在另一边的中年人吩咐:

  “福叔,拿镜子跟热粥来。”

  “是,少爷。”

  “小覆,我们家什么时候请佣人了?”

  “爸,今年是西元几年?”

  不回答赵楷儒的问题,赵楠覆反问。

  “1990年,我记的很清楚。小覆,你不用去上课吗?”“爸爸,接下来我要跟你说的事,如果不能接受就当我没有讲。”“啊?你、你搞大别人家女孩的肚子了吗?!小覆啊!你怎么这样”“唉。爸,今年是西元2004年,你今年57岁,我今年28岁。三天前,你在A市的实验室爆炸了,你虽平安,身体却退回了 ,很不幸,所有参与研究的人员都发生了这种现像,且照你方才的说法,你的记忆也跟着退回了14年前,解决的方法怕是找不到了。”“啥?”

  “老爷,镜子。”

  愣愣的接过镜子,赵楷儒一看就知道自己真的变年轻了。

  “那、那你妈呢?”

  “妈在12年前就因为车祸过世了。”

  赵楷儒一下受不了事实,头晃了两下,再次昏了过去。

  将赵楷儒再次抱进怀里,赵楠覆亲了亲赵楷儒的额头。

  “福叔,打电话告知建豪、馨淳和先泉我目前的状况,和他们说我暂时不回去了。D市的别墅整理好,我们改住到那里去。”“是。那小少爷”

  “没关系,先泉会照顾他。”

  虽然赵楠覆心中百感集,但是他知道,高兴与兴奋大于其他感觉。

  “爸,这一次”

  过份秀气的五官让赵楷儒看起来比 还要小很多,而常年的实验室生活外加倒退的记忆,让赵楷儒真有那么一点天真无,不解世事的味道。虽然说讲难听一点,赵楷儒这样也可以叫做白痴。

  “小覆!你看!飞机!好多好大喔!”

  身上穿着赵楠覆新帮他买的浅蓝色格子上衣和牛仔,赵楷儒兴奋的指着停机坪上的飞机大叫。

  “我们家的。”

  伸手整理赵楷儒掉的头发,赵楠覆低笑。

  “啊?”

  抱起愣掉的赵楷儒,赵楠覆心情很好的登机了。

  一直到飞机起飞,赵楠覆喂他吃小点心时,赵楷儒才恢复过来。

  “小覆啊!我们家什么时候有了那么多飞机啊?”“5年前。”

  “喔。为什么要买那么多飞机啊?”

  “一来可以赚钱,二来可以坐免费飞机,三来我很无聊。”“啊?”

  往赵楷儒大张的嘴巴里酪蛋糕,赵楠覆偷亲了赵楷儒的脸颊几下。

  在坐完飞机又换坐火车后,两人来到了D市。

  一到D市,赵楷儒就不安份的到处逛,好几次都险些给人车撞了,好在赵楠覆都会及时将他拉回身边。

  “你看!好可爱的水果喔!”

  “这是D市特有的水果之一。”

  “小覆!你快看!好大好漂亮的房子喔!还是盖在小岛上耶!”“爸,那就是我们在D市的房子。”

  “啊?什么时候买的?”

  “6年前。”

  在岸边准备要坐游艇去岛上时,赵楷儒硬是要赵楠覆先上船,他自己自顾自在岸边玩起水来了。

  “哇!水好凉喔!”

  “爸,那里水深,小心点。”

  “我才不怕!哇!咕噜噜~~救、救命啊!”才说完,赵楷儒脚底一滑,就这么沉了下去。

  “爸!”

  赶紧跳下游艇将赵楷儒抱上岸,赵楠覆心脏都快给他吓停了。

  倒是赵楷儒过气来后,又像没事人一样直呼好玩,气的赵楠覆将他甩上肩膀,直接开游艇到岛上去了。

  要有不知好歹比赛的话,赵楷儒应该会有不错的成绩。

  “小覆,你怎么变的这么一本正经?我记得你小时候明明很贪玩的。像有一次啊,你到海边去,傻呼呼的抓了一条海蛇玩呢!”吃着赵楠覆洗好处理好送到嘴边的D市特有的5种水果,赵楷儒边吃还边不停的说。

  “很多事情,都是会改变的。爸,我在岛上养了一些动物,都很凶,你别去玩它们。”“不要,你越这样说我越想去跟它们玩。”

  “爸”

  “唉,好啦好啦,我答应你就是了,可是如果是它们自己来找我玩,我可不管喔!”“嗯。”赵楠覆才将赵楷儒抱下游艇,去和福叔讲几话,回头就看到赵楷儒被老虎扑倒在草坪上,老虎张口咬。

  “小黄!不可以!过来!”

  老虎听到赵楠覆的命令,立刻离开了赵楷儒跑向赵楠覆,长尾摇啊摇的,好不亲热的贴到赵楠覆身边磨擦着。

  “乖乖,先带大家进屋里去,等等再陪你们玩。”弯拍摸老虎的背,赵楠覆给它下了另一个命令。

  很显然它是听的懂的,只见它长啸了一声,各种动物从小岛的各处或钻或爬或飞的进了屋子里,而它了赵楠覆的脸,也进入了屋子。

  在确定它们都进屋里去后,赵楠覆坐到还躺在地上,馀悸犹存的赵楷儒身边。

  “爸,为什么都不听我的?要是今天小黄不是那么听话,我是不是就要失去你了?”原本想说些话来反驳他的赵楷儒,在看到赵楠覆下的泪后,只能张着口说不出话来。

  “爸,这里是我很久以前就想带你来的地方,只可惜你从来就没有空闲时间给我。”抬头望着无云的天空,赵楠覆扯开话题。

  “我还以为你这孩子是不会哭的,原来你不只会哭,还是个水龙头啊!”好不容易恢复过来,赵楷儒哈哈大笑的拍赵楠覆的头。

  “”

  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赵楷儒,赵楠覆深刻觉得自己的神经还不够结实。

  “乖乖,爸爸也是希望能给你无忧无虑的生活,所以才那么努力工作啊。”出一个自认为很慈爱的笑容,赵楷儒递给赵楠覆一条皱巴巴的手帕。

  “不用了,谢谢。”摇头拒绝手帕,赵楠覆摸摸赵楷儒的头,再次叹气:“唉爸,我们家的经济来源从来没有是你过。以前妈还在时是妈,妈走后换成是我,你研究室的经费常常是赤字,都是靠妈帮你的基金才能继续下去的。唉,当然,你有时号称失败的研究成果,所带来的意外效果倒是不失为好发明。”“啊?是真的吗?我怎么都不知道?”

  “好了,我们进屋去吧,是吃晚餐的时候了。”抱起赵楷儒,赵楠覆觉得自己似乎又老了好几岁。

  赵楷儒的晚餐是坐在赵楠覆的腿上吃的,因为只要他一离开赵楠覆,动物就会像发狂一般的扑向他。

  根据赵楷儒很大声的偷偷问福叔得到的回答,是因为这些动物们在吃他的醋。

  赵楷儒有点怀疑,有点无聊,于是秉持着科学家爱实验的本,他故意作了几个动作。

  动作一,双手环上赵楠覆的脖子,一附很亲热的贴在赵楠覆的耳朵边说话。

  实验结果,一只狼垂着耳朵尾巴奔出房子,两只花豹嘴巴大张,双眼睁的跟什么一样大。

  动作二,摆出奇异角度像是跟赵楠覆kiss一样。

  实验结果,两只老鹰从抓着的木上掉下地来,更多的动物飞奔出房子。

  动作三,让赵楠覆喂他吃东西。

  实验结果,除了退到墙角去低呜的小黄之外,其他的动物不是离开房子,就是昏倒在地。

  对于这样的实验结果,赵楷儒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但更多的是兴趣。

  当然,他是不可能发觉自己的心底,有那么一些些的酸味在。

  看赵楷儒习惯性的肩膀,赵楠覆知道赵楷儒又开始想一些嗯,不算太好的事。

  除了吩咐福叔多准备一些动物们爱吃的去安慰它们之外,赵楠覆决定之后尽可能的不要让它们和赵楷儒相处,毕竟两边都是自己的宝贝。

  “爸,要不要玩鞭炮烟火什么的?福叔有帮你准备了一些安全又好玩的,要试试吗?”转移赵楷儒的注意力,赵楠覆绝对是个中高手,只是对他来说,这是非到不得已的非常手段。

  “我要玩!当然要!”

  虽然实验意外是有一点影响赵楷儒的个性,但是基本上的个性还是改变不了的。

  “走吧,我们去外面玩去。”

  静静的坐在草地上看赵楷儒灿烂的笑容,和被各式各样烟火渲染的星空,赵楠覆心中有快乐、足,也有着许多说不清,理不明的情绪。

  这使赵楠覆嘴角的微笑,看起来是那么的虚幻。

  夜深了,将玩烟火玩到累的赵楷儒洗好澡送到香软的上,赵楠覆出了房子。

  半夜,觉得有点冷的赵楷儒醒了过来,茫茫然的看了看四周,抱起枕头,他离开了房间。

  走啊走啊走,赵楷儒靠着直觉准确的来到了赵楠覆的房门口。

  歪着头看了房门好一会,赵楷儒伸脚踹门。

  “开门!开门啦!呜哇啊啊~~小覆~~!你不要我了吗?哇啊啊~~!”赵楠覆人是不在房间里的,但赵楷儒的哭声大到传遍了整个岛,他想不听到也不可能。

  轻叹一口气,赵楠覆跳下树屋,跑回屋里。

  一群闻声而来的仆人保镳挤了走廊,但没人敢去碰赵楷儒或说些什么话,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走过人群抱起哭累靠睡在门板上的赵楷儒,赵楠覆叹息的看着已经被踹出来的可怜门板。

  “少爷。”

  身穿水蓝色凯蒂猫睡衣,带着一顶同花样睡帽的福伯由人群中站出。

  “抱歉吵醒你们了。”

  对众人点头致歉,赵楠覆拍抚尤着鼻子哼哼哼的赵楷儒。

  “不要这样说啦少爷!”

  “就是啊就是啊!少爷。”

  “这没什么的啦!少爷。”

  “大家回去睡觉吧,夜深了。这门板,就明天再说吧。”“少爷晚安!”

  “大家晚安。”

  将赵楷儒带回他自己的房间,赵楠覆拧了条热巾帮他擦脸,看着赵楷儒那哭红的鼻子,赵楠覆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叹。

  “真像个孩子。”

  吻上那红,赵楠覆喃喃自语。

  将赵楷儒搂在怀里,赵楠覆12年来第一次没有作恶梦的睡了。

  隔天,醒过来的赵楷儒在看到身旁的赵楠覆时的叫声,再一次传遍了小岛。

  早餐时赵楷儒的问题,更是让所有听到的人倒地不起。

  “小覆啊,你是不是不喜欢房间装门板啊?为什么整个屋里就只有你的房间没装门板啊?”“爸,吃早餐吧。”

  真相,永远只有一个。不是吗?

  蒙胧中感觉身体人儿有了动静,赵楠覆长臂一伸,将快醒的赵楷儒搂进怀中。

  “不要叫,爸,是我。”

  张开眼,赵楠覆拍抚正开口尖叫的赵楷儒的背。

  没办法,晚上不陪他睡,就哭的踢他的房门,陪了他睡,早上又忘记是谁在他身边,放声尖叫,只好陪他睡再比他早起了。

  “小覆?嗯嘿嘿~给爸爸亲一个~”

  在看清楚后,赵楷儒在赵楠覆怀里磨蹭了好一会后,伸手捧住赵楠覆的脸,就是一个法式热吻。

  “好香喔~再给亲一个~”

  像是亲上了瘾,赵楷儒搂着赵楠覆的脖子亲个不停。

  赵楠覆当然是放任他的,何乐不为呢?

  等赵楷儒亲够,赵楠覆会抱着赵楷儒去浴室,赵楠覆洗澡,赵楷儒刷牙洗脸。

  浴室很大,洗澡和刷牙洗脸在不同地方,但赵楷儒总爱偷偷蹲在洗澡间的门口,偷瞄赵楠覆洗澡,然后再在赵楠覆注意到前跑回房间。

  对于赵楷儒这样的举动,赵楠覆真的是啼笑皆非,他可以确定,赵楷儒不是因为喜欢看他洗澡所以才偷看,但他真的不知道赵楷儒为什么偷看。

  放赵楷儒在洗脸处,赵楠覆开口问:

  “爸,为什么你要偷看我洗澡?”

  “啊!你为什么会知道?”

  赵楷儒如同触电一般,向后跳了好大一步,赵楠覆感觉彷佛看见了一只,作错事被人当场发现,全身都竖起的猫儿。

  “如果换做是你被偷看,你会没有感觉吗?爸,我要原因。”伸手轻摸赵楷儒的头,赵楠覆的双眼因为笑意而发亮。

  “真的吗?那你会生爸爸的气吗?”

  抬头偷偷观察赵楠覆的脸色,赵楷儒怯生生的说。

  “不会。说出你的原因吧。”

  赵楠覆眼中的赵楷儒身后,正抖动着一条猫尾巴。

  “我说了喔因为我想和你一起洗澡嘛你长到这么大,我都没帮你洗过澡,我这个作爸爸的,感觉好不尽职喔!好啦好啦~让我帮你洗一次看看嘛~~小覆~”紧抓着赵楠覆的睡衣,赵楷儒的双眼中写了祈求。

  “好。”

  考虑了一下下,真的只有一下下,赵楠覆答应了。

  不过他很快就后悔了。

  当赵楷儒将睡衣一下光,回头对他灿烂又羞涩的一笑的时候,他就后悔了。

  从没过鼻血的赵楠覆,在今天体验到了鼻血的滋味。

  7

  在历经了血如注的共浴之后,因贫血而头晕的赵楠覆坐在餐厅里心想,这种血淋淋的经验他不可能再体验第二次。

  当然,他又错了。

  似乎只要和赵楷儒扯上关系的事,赵楠覆没有一次准的。

  帮自家儿子洗澡,只是赵楷儒的补偿行动其中的一项而已。

  说到照顾小孩,当然不能不提到做吃的给小孩吃啦,所以赵楷儒换上了围裙,准备大展身手。

  看赵楷儒的正面是没什么,只不过围裙长了点,围裙本身梦幻了点(粉蓝色有蕾丝花边),但当他一转到背面,赵楠覆好不容易止住的鼻血,又开始滴滴答答了。

  刚洗完澡贪凉的赵楷儒,在围裙的里头,只有穿一条小短,白析的肩、颈、背、、腿,通通是一清二楚,那条小短穿了比没穿还惑人,让人更想下来一窥究竟。

  “爸,你、你能不能不要穿这样?”

  拿手捂住鼻子,赵楠覆不敢再看的退出餐厅,坐到客厅沙发椅上去隔空喊话。

  “为什么?这不是所谓的[男人的浪漫]吗?福叔他们说我穿这样你会喜欢的,难不成你不喜欢吗?”追着赵楠覆出餐厅,赵楷儒弯帮赵楠覆擦拭鼻血。

  赵楠覆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一张眼,正好就是赵楷儒围裙的领口,纤细的锁骨和红的两颗小是一览无遗。

  “啊!小覆!快来人啊!小覆昏倒了!”

  赵楠覆的一个早上,就这么在鼻血中过去了。

  当然,就赵楠覆这么经不起惑的现况来看,他要成功将赵楷儒吃下腹去,还有很大很多的努力空间。

  8

  “小覆~小覆~”

  用汤匙戳着碗里的汤圆,赵楷儒偷瞄着坐在对面,神色不太好的赵楠覆。

  “嗯?爸,怎么了?”

  天知道赵楷儒是多么想离开餐桌,他从不挑食,但最怕看到汤圆了。

  这就要说到当赵楠覆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了,那时他才9岁,兴高彩烈的上了餐桌,吃下了往年都很期待吃到的汤圆时他噎到了。

  赵楠覆到现在都还记得,那是一颗芝麻汤圆。

  “你不吃,我也不要吃了陪我吃啦!小覆~~!”拿着碗跳下餐椅,跑到赵楠覆的旁边,赵楷儒跳坐上赵楠覆的大腿,撒娇道。

  “爸,我不吃汤圆的。”

  “为什么?汤圆这么好吃,你为什么不吃?”

  对赵楠覆来说,这真是难堪的回忆,但一看到赵楷儒闪亮亮的眼神,赵楠覆也只得叹了一口大气后,乖乖的老实招来。

  “小时候被汤圆噎过。”

  “喔~这有什么嘛,我也常被汤圆噎到啊,但我还是很爱吃汤圆。我妈妈也就是你常说:“过什么节就要吃什么东西”所以过冬至怎么可以不吃汤圆呢。”“可是”

  “要不然我咬一口再给你,这样你就不会噎到了。”“我有更好的主意。你先吃一口。”

  “喔。”

  等赵楷儒咬了一口汤圆后,赵楠覆覆上赵楷儒的

  这下,不管是芝麻汤圆还是什么汤圆,赵楠覆都不会怕了。

  “爸,冬至快乐。”

  “嗯哈小覆,你也冬至快乐”

  “爸,再来颗汤圆吧。”

  愣愣的由赵楠覆怀里坐起身,赵楷儒觉得自己有一点被福叔和仆人姐姐们骗了的感觉。

  越想越难过,赵楷儒嘴一瘪,哇哇大哭了起来。

  赵楠覆被吓醒,连忙安慰着:“怎么了?为什么哭了呢?”“很痛很痛啊!她们还骗我说不会痛的呜哇~~人家的小啊~~~”让赵楠覆去安慰赵楷儒,我们先回到一星期前看看事情的原由。

  “福叔!姐姐们!你们在看什么啊?”

  骑在小黄身上逛着房子里的每一个房间,赵楷儒逛到了一间正放着影片的房间。

  “小老爷~来来来~来给姐姐们抱一个~~”

  “啊啊~小老爷~你今天还是一样可爱可口~”

  “小老爷~嗯~爱死你了~给姐姐亲一个~~”

  众女仆招呼着赵楷儒,又是饼干果汁,又是香吻拥抱的。

  “回老爷,我们在看同志小电影。”

  清一粉红色女仆装的一群女人中,就只一个穿着宝蓝色西装的男人,不作第二人想,就是福叔。

  “什么是同志小电影啊?”

  不知道自己进了贼窝,赵楷儒还好奇的张大了双眼,天真无的继续问下去。

  “就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亲密接触~”

  “爱情的最高表现~”

  “理性与兽的挣扎~”

  “完美的最佳注解~”

  尖叫伴随着一堆回答,赵楷儒很诚实的开口说了句,一星期后让他可爱的小痛的关键句:“我不懂。”““我们教你!””

  就见一屋子女仆嘴边升起了奇异的笑容,福叔手中摇控器连按三下,房间的墙壁顿时变成了放了书与影带的书架。

  在同人女女仆们和同志管家福叔的特训下,咳,可爱又清纯赵楷儒已经[学]的差不多了。

  对天生学习能力强的赵楷儒来说,现在就只差付诸实验不再纸上谈兵了。

  于是乎,三天前的晚上,赵楷儒洗的香,自己送上门去给赵楠覆吃乾抹净了。

  关于吃的过程,请洽福叔,他已经拷贝了许多份,DVD、VCD、影带应有尽有,只要是同人女全都免费大方送~~好,回到现在。

  现在赵楷儒已经不哭了,他想了想,也许是自己了什么步骤,于是跳下赵楠覆的腿,跑去跟福叔等人商讨实验结果了。

  赵楠覆被冷落在上,一脸铁青。

  话说赵楷儒那一去找福叔和女仆们讨论后,就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赵楠覆这一个星期可说万分煎熬。

  赵楷儒是夜夜软求硬磨的上了他的,**后,往往天一亮又跳下他的往那秘密房间去。

  赵楠覆觉得自己很像禽兽,明知道赵楷儒没回应自己的感情,却还是吃乾抹尽了投怀送抱的赵楷儒。

  于是呢,两个星期后的一天深夜,赵楠覆的房间里传来一声惨叫,那叫之凄厉啊,可把岛上所有的生物都给吓醒啦!

  然后天没亮,赵楠覆就一句话也没说的乘船离岛了。

  赵楠覆后脚一离岛,福叔和女仆们就已经围住还愣在上的赵楷儒。

  “小老爷啊?你刚才为什么叫的那么大声?”

  “不只大声啊!还很凄厉呢!”

  “哇~吓的人家现在还在发抖啦~~~”

  “小老爷?小老爷!回神喔!”

  只见赵楠覆愣愣的看了看众人:“那惨叫不是我叫的,是小覆。”““啥?!””

  等赵楷儒吃过了早餐后,就一语不发的进赵楠覆给他在岛上准备的实验室去了。

  留下一头雾水的福叔、女仆们、和动物们,在那实验室的大门前轮排排站。

  十天后,一直没离开门的小黄第一个发现门打开,可是走出来的人却让它有些认不出。

  “小黄~好乖啊~一直在等我是吗?”

  拉高的身材,离童稚的声音,可味道又是那么的熟悉。

  摸摸小黄的大脑袋,赵楷儒摇晃手中,装着桃红色不明体的玻璃试管,灿笑。

  11

  身为赵楠覆打国小就认识,一直到大学都同校,打小做好事和坏事都一起的最佳死,柳先泉怎么可能看不出,赵楠覆这十三天来是心事重重呢?

  可──我们柳大少爷是一点去关心了解的心情都没有,不提赵楠覆那他太了解的闷葫芦个性,他自己也是心事重重。

  身为他们两人的贴身秘书,兼知心好友的刘建豪和林馨淳,也无意解开他们的心事,因为这两个人越是心事多,工作起来就越卖力,顶头上司肯做事,肯多做事,肯把他们的事都给做了,反正薪水照领,何乐不为呢?

  于是~在众人都无心过问关心之下~~~麻烦上门了。

  “光临赵氏企业,请问能为您做什么服务呢?”大门光临的铃声响起,柜台小姐制式化的说了应对话后,才抬起头看柜台前是来者何人,一看之下,当场她就吓昏了过去。

  哪里是个人站在柜台前,是小黄两个前脚搭在柜台上,张着大大的虎嘴巴冲她笑啊!

  “吼~”

  一见柜台小姐倒地上去了,小黄立马朝后轻吼一声,福叔慢条斯理的由小黄身后走近柜台。

  看了一眼,确定柜台小姐会昏很久后,福叔对着耳机形对讲机发话:“成了。大伙进来吧。”众女佣身穿野战服,耳带对讲机,手拿步、手、开山刀等武器,簇拥着身穿黑牛仔白衬衫,手里抱个超可爱 的赵楷儒进大楼来。

  “唉呀~好轻松就进来了,真不好玩~~”

  “就是嘛!连保全都是小黄笑一个就放倒了,我们都没个出手的份。”“这又有什么不好的,等会不就有我们发挥的地方了?”“是啊是啊,我很期待看到少爷的反应呢!”

  众女佣笑语连连,活像是正在远足郊游。

  “小黄好啊~”

  伸手拍拍小黄靠在腿上讨好的大头,赵楷儒赞美小黄。

  “吼~”

  小黄得意的轻吼了声。

  “老爷,我们上楼吧。”

  福叔驾轻就的拿着员工磁卡开启电梯,按着开门键,对赵楷儒行了个请进的手势。

  “福叔,你哪来的磁卡?”

  “呵呵,老爷,要是连这点小东西都拿不到,我这管家还能当管家吗?”“是~我就知道福叔最最利害了~~什么都难不倒你。”赵楷儒也不吝啬,大大的赞美了福叔一番,给足了福叔面子。

  众女仆依旧笑笑闹闹的跟着赵楷儒进了电梯,福叔由口袋掏出把小钥匙,转开电梯锁着的隐藏控制版:“本电梯将直达28楼总裁室~~呵呵。”12

  今天,赵氏企业平时生人勿近、危险重重的28楼总裁室,一反常态的人汹涌,瞧!不少职员还把便当和茶壶都带来了,就这样坐在走廊上看热闹,好不快乐。

  隔着一扇门和一道残破墙壁的总裁室里,赵楠覆和柳先泉的脸色可不好。

  “福·叔,你能解释一下吗?”

  怒极反笑,赵楠覆的笑容可比太阳那般灿烂了。

  反观他身旁的柳先泉,他脸色可青了,已经到了一种发黑的地步,他好话说尽、威胁加利,可爱的赵家小少爷,赵宝贝就是不离开赵楷儒的怀抱,也不肯跟他说一句话。

  “老爷说想见你,所以我们就先到大宅去,您不在,老爷正好看到小少爷的照片,所以我们就去到柳少爷的大宅,接了小少爷后,我们就到这儿来了,以上,报告完毕。”摆着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的,下午茶具和蛋糕、水果、点心,福叔笑容可掬的边回答,边倒出不知道什么时候泡好的水果茶。

  总裁室以沙发间桌子为界,右边赵楷儒抱着赵宝贝,两人早已你一口我一口,吃蛋糕吃的快乐非常,两人坐的沙发四周,众女佣不知什么时候换回了粉红女佣装,姿势百分百人的或站或坐,衬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玫瑰花海,喔,闪亮万分的,传说中的成人游戏片中,剧情还未开始,用来引人入戏的超完美人CG图,现实版啊!

  走廊外不时传来口水的声音,还有女职员们兴奋讨论着,正太和美 的声音。

  反观桌子的左手边地上东一块西一块墙壁的残骸,两大总裁的背后风不断,头上乌云密布,平时可说是帅的脸,现在可是好比阎罗王,总之,在两人的怨念作祟下,空间感觉也有些扭曲了,可怕啊~可怕喔。

  当然,有右边的美景看,谁会往左边看去,是吧?

  颤抖着手,柳先泉跟赵楠覆同时伸出了右手,伸向了桌子是忍受不住要翻桌了吗?!

  福叔看了眼刚刚,偷偷先黏死在地上的四个桌脚,安心的帮赵楷儒再切了一大块蛋糕。

  白骨磁茶杯里的茶水轻晃了一下,而后水波不兴,翻桌不成的是柳先泉,而赵楠覆已经平静无事的喝着水果茶了。

  神经也许是会遗传的?柳先泉看看早先被炸坏的墙,再看看正和乐融融喝着下午茶的赵家祖孙三人,大叹了口气下了这个结论,然后跟着吃起蛋糕。

  啊啊~果然是物以类聚啊!不是吗?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吃完下午茶后,赵宝贝紧抱着赵楷儒脖子睡了,赵楷儒则是靠在赵楠覆肩膀上,眯着双眼昏昏睡。

  柳先泉见状,才伸出手想抱走赵宝贝,就给赵楠覆狠狠瞪了一眼,眼神之中明显表现出,现在是[赵家天伦之乐的时间,外人勿扰]的意思,外加众女仆手中武器的威胁下,柳先泉只得默默的离开伤心地了。

  谁又知道柳先泉这一走,竟会是十年后才再相见了。

  说真的,在那么多人的注视下,要旁若无人的睡觉,还真不是简单的一件事。

  虽然赵宝贝可以做到,但赵楷儒可不愿意,他在赵楠覆耳边讲了几句,赵楠覆必杀的眼神,立刻往破墙那头的围观人去。

  毕竟是为人下属,吃完的便当盒、水壶、照相机、底片等东西收拾好,人识趣的散去。

  人散去后,小黄一下从桌底窜出,虎吼一声,摇晃了两下尾巴。

  福叔会意的切了好大一块蛋糕,放地上给它吃。

  等赵楷儒跟赵宝贝舒舒服服的睡醒时,天已经大黑了,两人也由赵氏企业大楼28楼,回到了赵家大宅。

  坐在上,小小声讲了一会话,就见两人不约而同灿烂微笑,八成是达成了什么协议。

  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间,赵楷儒和赵宝贝在楼梯口分开行动,因为两个人的目的地不同。

  赵宝贝要去厨房,吃空冰箱里能吃的东西,而赵楷儒要去赵楠覆房间。

  做什么?那还用问了?当然是夜袭啊!

  蹑手蹑脚的开了赵楠覆的房门,赵楷儒从口袋掏出几个奇怪的试管。

  藉着门下透过的走廊光线,赵楷儒看了老半天,终于找到了要的那试管,打开软,咕噜咕噜一口喝乾里头的粉红色不明体,赵楷儒的身型一下长。

  看着自己变大变的手掌和手指,赵楷儒得意的对空比起了胜利手势。

  『草莓口味成长』大成功~~~YA!

  得意了好一会,赵楷儒想起药效只有三个小时,连忙往铺奔去在离只有五步的地方,赵楷儒给东西绊了一下,一下摔到睡的正的赵楠覆身上,这下可是夜袭不成了,要夜袭的对象都给一吵醒了。

  顺手搂住身上人儿,赵楠覆按开头灯──

  气氛凝结了一分钟,然后赵楠覆再一次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尖叫声。

  呼呼,时节正逢农历七月,喝了生长连带头发也变长,还因为摔跤时咬到嘴了血,在头灯的微弱光茫照下,赵楷儒活生生,就像是七月半的好兄弟啊。

  赵楠覆生平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好兄弟』,于是乎,又是一次半夜惊人的惨叫事件发生。

  之后好几天,赵家大宅周围的住户个个是人心惶惶啊!还有多人报警,信誓旦旦的说赵家大宅里发生了凶杀命案,为此警察伯伯还上赵家大宅盘问了好几次呢!

  14

  虽然夜袭计划失败了,但赵楷儒可没有放弃,上次的『草莓口味成长』是他加水稀释后的成品,高纯度的(桃红色的)草莓口味成长,他可是多的很,要多少有多少。

  站在屋顶上面向夕阳,赵楷儒握拳后高举双手大喊:“我不会认输的!我一定要反成功~!”常言道,天才与白痴只有一线之隔,虽然不能判断赵楷儒是天才还是白痴,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不论他是天才还是白痴,脑袋瓜里装的想法都是常人难以理解的。

  “呵呵,小老爷的精神真好啊~~”

  “哎~这就叫年轻真好吧。”

  “不过少爷的情况可不好,大概是吓坏了。”

  “没关系~没关系~我上次有去求了收惊符,等会让福叔烧给少爷喝下就好了。”“嗯?可是福叔好像不在喔!”

  “呼呼~我都忘了,现在是中秋前夕呀。不知道福叔那个中秋限定版的情人到底长怎么?”“一定是个怪人吧!竟然喜欢福叔。”

  “你不懂啦~这才叫做真爱啊~!”

  “嘘,福叔回来了,我们快点去[取证]。”

  基本上而言,我当旁白当的好累啊,这群人没几个是正常人,总是有一大堆样的用词出现(碎碎念)嗯咳!总之,又是一天平安的过去了,让我们期待夜晚的到来吧!

  (不好意思啊,这是最后一集了,你是都没有在看剧本是吗?猪头。by毒舌导演)啥?结束了喔?通通拍完了?

  (没错,你瞧赵难覆那个活见鬼的死样子,后面还拍的下去吗?他敢演老子还不敢拍呢!by毒舌导演)很好很好,那我回家睡觉去了,没个三、四十年的别来叫我起

  (怎么?还是没人给你这只会睡的笨蛋一个充爱的热吻吗?我看你就快睡到变老头子啦,哈哈哈。by毒舌导演)zZ~zZ~zZ~zZ~[已经开石到打呼的旁白]

  (白痴,在这种地方就开石起来了,真是笨死了。喂!老子先走人了,有事问编剧,没事各闪各的!by抱着旁白走人的毒舌导演)

  22490字节

  【完】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两性小说   下一章 ( → )
朱颜血大屁股的同学给予少妇的特老公请用力爱我在建行做保变身事件薄色色女博士我的大奶女友模特儿孟美你好,我可以丝袜姐妹物语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两性小说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两性小说》我的爸爸及两性小说最新章节我的爸爸在线阅读,《两性小说(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两性小说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