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小说》荒岛上的兄妹及《两性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热门小说 > 两性小说  作者:两性小说 书号:13438  时间:2017/4/25  字数:25809 
上一章   荒岛上的兄妹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俗话说:“翁失马焉知非福”人的这一生祸福总是替出现的,我本来是一个拥有温柔美丽的子和可爱的妹妹的,但是我们在一次环球旅游的时候,由于飞机失事,坠入了大海。

  老婆在这次失事中丧身大海,唯一不幸中的万幸的是我和我 十 五 岁的妹妹还活着,但是也是被冲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热带小岛上。

  由于我受过野外求生训练,又收集了很多飞机上的物资,我们并没有忍饥挨饿。而且还过的很好。

  来到小岛之后为了躲避海风和野兽的袭击,我们首先找到了一个山,白天我外出打鱼或寻找一些生活必需品,晚上则回到山休息。由于这个岛上从来没有人光顾过,所以食物特别好找,甚至在水边就能抓住鱼和虾。

  就这样我们年复一年的过着,妹妹也从一个娇娇女变成了一个楚楚动人的大姑娘了,说实话我们在这里生活几十年都没问题,但是有一样让我无法忍受的,就是由于我们这里大部分是吃海鲜,让我的是极其的高涨。

  特别是晚上为了取暖,我和妹妹相拥而睡时,更是让我受不了,由于妹妹已经发育完全了,那高高的脯,贴着我的前,让我简直就受不了。

  这天我实在受不了了,想外出找一个鸭或者什么的放放火,可是出去转了一上午也没找到个什么动物可利用,于是沮丧地回到了山,当我走进山,竟然被眼前的美景给吸引住了,只见妹妹只穿一件红色的比基尼在睡觉,她身子瘫软在上,两条修长的玉腿和双臂都大大地张着,成一个大字形,显的极为

  而且隔着简单的衣料,可以看见妹妹的房又又圆。妹妹秀眸紧闭,乌黑的长发凌乱地披散在雪白的肩头和粉红的枕头上,俏脸象一朵桃花,樱微张,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我尽情地欣赏着这美妙绝伦的姿。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看了一遍又一遍。这娇躯凸浮玲珑,畅的线条极其优美…啊,这尤物真是上帝的杰作!我完全被住了!

  这时突然在我的脑海里闪现出一个念头,我整天守着这么一个美女却要外出去寻找猎物,她虽然是自己的亲生妹妹,但她也是女人啊,再说在这么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岛上,就我们两个孤男寡女,不伦还能怎么办!就是我现在能忍受的了,将来我的妹妹也不一定能忍受这来自生理的需要。

  此时的我是实在忍不住了!于是悄悄地爬上,在妹妹的樱上吻了一下,轻轻解开纤云的肚兜,啊!座落在酥上的妹妹的房真漂亮,坚圆润,象一对白白的大馒头,房上面还有粉红色的晕和鲜红的头。再往上看,秀眸紧闭,用双手轻抚着两个坚房。

  妹妹的呼吸声没有变化,看来她睡得很深沉。我大胆地下她的小内,看到了她那粉红色的核、很紧凑的嫣红的,用手指分开那美丽的,在小的上方有一个小小的球,我用手指在上面轻轻点了一下,妹妹的身子猛地一震,呻了一声,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她仍然在昏睡着。我小心翼翼地两臂支撑着身子,两腿跪在妹妹的腿间,一点一点地向妹妹的身上爬去。当我的两手正好在妹妹的两腋下时,我那长的茎正对准道口。

  此刻我真想立刻下去,可是我觉得这样太没人。于是我用两肘支,双手抱着妹妹,与她接吻。妹妹的两个坚硬的尖正顶在我的膛上,我不由自主地用膛在那尖上转圈和摩擦着。

  我一手抓住一个雪白的玉,用力地在手中捏,而且还伸嘴去妹妹那一对可爱的娇,用牙齿不断地咬着那两粒可爱的粉头,滑的舌头滑过凸起的头。妹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上着,让我把整个峰都含在嘴里,让整个部都站我的唾,妹妹不起来。

  我听到妹妹的呻声更是高兴,把房吐出来,又腾出了一只手,顺着妹妹的玉体下移,伸向妹妹的下身,一把便摸到她那茸茸的下体,那里已经十分的润,泊泊之水不断从出,了乌黑光亮的

  我十分高兴,连忙将妹妹的底也扯开,两手分开她的大腿,两只手分开她那娇的花蕊,粉中间有一粒耀眼的珠。

  随着手指的移动,分开了妹妹粉红的紧合的花瓣,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已经动情膨起来的蒂在界处剧烈颤抖着,花蕊中不断的分泌出香味。

  我将手指半开道口的紧闭肌,在妹妹的呼声中,我的手指在充水的道中缓缓的送着,妹妹不自觉地着小股上下配合着,我相信她已经完全失自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极度的快之中。

  我将手指半开道口的紧闭肌,在妹妹的呻中,我的手指在充水的道中缓缓的送着,妹妹不自觉地着小股上下配合着,她已经完全失自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极度的快之中。

  我用手分开妹妹的大腿,威猛无比的大巴凑近妹妹的户。妹妹在的快中,全身开始有节奏的颤抖,并且气。可能我的动作太过大力,妹妹惊醒了,睁开了睡眼朦胧的秀目。

  妹妹被我的动作吓得大叫一声,两眼呆呆地看着我,叫道:“啊…哥…哥,你…你要干什么?”

  我吓得不知所措,但已骑虎难下,心一横,说道:“云儿,你知道吗在这个荒岛上就我们俩,而且是一男一女,你说我们能怎么样,我们想过常人的生活只有我们俩即做兄妹,又做夫了,将来我们也会老去,那时谁会来照顾我们呢,所以我们现在只能这样了…”

  说着,股一沉,用我那硬的八寸对准妹妹的道里就刺。由于妹妹的道里面很,所以我那十八寸顺利滑过处女膜“扑哧”一声就入了十八岁妹妹的子里了。

  “啊!”妹妹尖叫了一声,整个身体向后仰,叫道:“不!不要!”感觉自己的小被巨大的近,她有一些惊慌,甚至有些害怕,手紧紧的抓住我的手,门牙用力地咬着下,一双美目紧紧地合上。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对准妹妹的小便了进去。妹妹受到突来的冲击,部想向后躲避但背后是,只好咬着牙接受着我一波波用力的。我兴奋地大力,妹妹的娇躯在我的猛烈冲击下,象小船一样颠簸着。

  “呀!…快停…噢呀!…不可以…你不可以这样…你这是…这是伦的行为…”

  听到“伦”两字,益发让我兴奋。我更加大力,边说:“妹妹…请原谅我…啊,我忍受不了…”妹妹的处女道窄小娇柔。我感觉太美了,大巴被窄小地道紧紧地包住,妹妹的道不仅紧凑,而且又温暖、又柔软,得很舒服喔。

  “哥哥…啊!…求求你快停…噢…我们不可以这样…唉呀…天啊…我要来了…”我感到她的在两腿向上伸,继而紧紧地箍在我的上。我感到妹妹的道一阵收缩,夹得我的快要断了,一股热烫得我的头好舒服。我情不自地猛力下去…妹妹的道内剧烈颤抖,不断地抚摩着我的头,我的大巴,我的全身,甚至于我的灵魂。我开始猛烈的,妹妹沈浸在痛与的仙境中,不由得婉转娇啼,发出既痛苦又痛快的呻

  “啊!好呀,好痛呀,好呀…”

  “深一点…”

  “啊!呀!哎呀…噢!哦…”我的巨大深深地着,顶着妹妹的花蕊,狠狠地磨着,了出来,在地上淌着,我用力地,妹妹拼命地配合,进入了快乐的境界。看到妹妹离的神情和扭动的娇驱,我的攻势更猛了。而妹妹也尝到了巴深入道的甜头,大腿紧紧地夹着我,好让更深的刺进去。

  妹妹觉得蒂传来一阵阵爆炸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快要化掉了,道壁一阵痉挛,大量的从里边了出来。我大出大入的着,手捏着妹妹骄人的房,享受着光润的滋味,妹妹在伦理的压力和我傲人的下很快的就攀上了高

  “哦…哥哥…你好…好大…啊!”“妹妹…的小快受不了了…快被你干爆了…你饶了我吧!”

  如仙乐般的呻声继续传入我的耳中,钻入我的心底深处,掀起更狂、更野、更原始的兽。我鲁的分开她的双腿,一手扶着我的大巴,下的巴便肆无忌惮的攻入小的深处。此时的我只是一头狂狮,要疯狂地痛快地发出来。

  如此一来,可苦了妹妹了,细密娇,在我的疯狂攻击下,彷佛要被撕裂般的疼痛,夹杂着被待的快。小的充实感,是她从未曾尝到的特大号具在进出着。正如久旱逢甘霖,她很快的便攀上顶峰,爱随着我巨的攒刺、而飞溅开来,滴在周围的草地上,得小草都不娇羞的低下头去,彷佛不好意思见到这的一幕般。

  我一把抱起她,站了起来。她的双脚着我的顶着我的巨大猛兽,让这旷古灵兽、人间凶器,更深更深的收藏在秘深处,试图驯服我的凶。然而,人间凶兽又岂是如此容易驯服的呢!站立着的我,因为运力举着她,下的巴更见壮大。

  她只觉得,小愈来愈紧、愈来愈紧。甚至连她因为高所带来的阵阵动,都没有剩余空间让它去达成。她心颤抖着想,她会被干坏的!我加紧送了两下,然后将大巴从小中拔出去,妹妹呼出了一口大气,但我很快将妹妹的小提起,接着命令妹妹用她那傲人的双紧紧包住我的,双手捧着房,向小般的。过了段时间,我感到头一阵灼热,加紧送了两下,便对准妹妹的小了进去,将一股浓浓的进子内。

  “噢!”妹妹大叫一声,身子一阵搐,两手使劲搂着我,主动地、疯狂地吻我。过了大约一分钟,四肢一松,便不动了。我知道她又来了一次高

  我停了一会便把出来。蹲在她的身边欣赏妹妹高后的姿。我看到妹妹的道里涌出的泉水股,又单。妹妹的身子在颤抖,侧转身子俯爬在上。我的双手在她的身上抚摸。

  “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她小声呢喃着,跪着往边爬去,想趁机逃走。我便从后面抱住她。

  “哥哥不可以…不要了…哎哟…”

  “妹妹,我爱你,你是我的,我要拥有你!”

  “我是你的妹妹…我不能跟你在一起…兄妹不能通的呀!”但是,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我两手握着妹妹的细,把她的股擡高,使她跪在上。啊,原来妹妹的背后更人:雪白浑圆的股弹十足,红从微开的股沟中间完全暴在我的眼前。

  我怀着喜爱的心情,仔细地欣赏和研究着妹妹的部。我用两个姆指分开大,用一个中指拨。我在处又看见了那一个粉红色的小球,啊!妹妹的蒂真好看!

  于是,我伸出一个手指在那上面轻轻点了一下。

  “啊哟!”妹妹一声惊叫,身子向上一,一阵剧烈的颤抖:“不要…不要啊!哥哥…妹妹咪我…快停下来…不能这样呀…”我继续在抚摸那感的蒂,妹妹的身子颤抖得更厉害,象一条白蛇般地扭动着,叫喊声越来越高。

  看到妹妹在我的手下竟有如此大的反应,英雄气概油然而升,情绪益发激动。

  我扶着,用力地进“卟”地一下深深入到妹妹的体内。

  “噢呀!”妹妹轻呼一声,身子又是一阵颤抖。

  “…喔…妹妹咪…我的心肝宝贝…你的道里真美妙呀!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

  我一边用老汉推车的姿势送,一边兴奋地叫着。妹妹的道不停地收缩,大声呻着。

  我猛烈地了几百下,妹妹不再反抗,反而耸动肢与我的动作配合。

  “妹妹…你吗?”我边边问。

  “!”她叫道:“…噢…哥哥…啊…好人哪…”

  “妹妹…还要吗?”

  “还要…哥哥…你吧…噢…妹妹全给你了…你干得…我全身酥麻…呀呀…”我感到妹妹的道象筒,使劲着我的茎。

  “…啊…大力些…噢…喔…哥哥…啊…我又要来了!…天啊…快!哥哥…再大力些…”我的更加快速。妹妹的娇躯在我的冲击下前后耸动。

  “呀!”妹妹又是一声尖叫,身体不停地颤抖,歪倒在上。我知道她又有了第三次的高。我把妹妹的身子搬过来,面对我。我们紧紧地相互拥抱着,舌头相互地织…我边吻边小声问:“小情人,你舒服吗?”她没有回答我,秀目紧闭,轻轻点了点头,任我抚摸和拥吻。

  过了一会儿,我的又已轩然而立,渴望再展雄风。于是我轻抚妹妹硬房,在她耳边柔声说道:“小亲亲,刚才刺吗?”

  她羞涩地看着我,良久,才小声说:“刺!”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小心肝,还想要吗?”我继续问。她微微睁开秀目,柔媚地看着我,那会说话的眼光中充娇羞和赞许,然后腼腆地微微一笑,又冲我轻轻点了一下头,便又闭上了眼睛。

  “小宝贝,你说呀,还想不想要?”我希望妹妹亲口对我说她想要。

  她睁开秀目,双手支撑起身子,娇羞地看着我,有气无力地说:“小坏蛋!

  …都已经这样…已经是你的人了…还要问!”妹妹在我上吻了一下,柔声道,并将臻首靠到我的膛上。

  这时,我的手指已经进了她的道中,摸到了紧实的G点,在上面画圈。

  “噢!”妹妹叫了一声,半张着嘴,颤抖着。

  然后,扑到我的怀里,说:“亲亲,我想要…快给我…我忍不住了…快!快点我!”

  “小情人!真乖!”我夸奖道,把妹妹的娇躯放平,分开两腿,爬到她的身上,坚硬的又一次进入她那温柔的中。

  我一手搂着她的脖子,一手握着她的房,边亲吻边。妹妹雪白的身体由于我的冲击上下波动,渐渐地她开始轻轻呻,继而喉咙里发出莺啼般的昵喃声,接着便开始语无伦次的呼叫:“…啊…我…宝贝…哥哥…妹妹…喔…啊…用力…妹妹好啊…使劲…死我…”

  “妹妹,你怎么还叫我哥哥?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边干边说:“你为何不叫我…好丈夫…”

  “我是你妹妹呀…怎么可以…快快…啊…我又要来了…”我更加大力冲击…“你真是…好丈夫…用力呀…”妹妹时而喊着哥哥,时而叫着我的名子,还称我是她的好丈夫。看来,她已经痴了,如醉如痴,她已经分不清我究竟是她的什么人了,完全沈浸在男女爱的幸福欢乐中。

  她继续叫着:“…我…好…妹妹…真舒服呀…快快…我又要来了…啊…快,哥哥快点…亲爹爹…呜呀…我完了…”

  妹妹的高似乎更加猛烈,双手抱紧我,指甲抓破了我的背,道异常地紧箍不放。当她的高平静后,象昏睡一样瘫在上,身体柔软得象一堆烂泥,任我摆和抚摸。

  看到妹妹在我的努力下楚楚可怜的样子,我隐隐产生一种无名的自豪感和英雄感:哥哥在上任意妹妹。

  我躺在妹妹身旁,低头看妹妹的户,小因长时间的而不能合拢。水混着向外着,把口里外都打了,两片小一开一合地、像一只渴水的嘴,那颗小颤抖着,十分人。黑亮的水和漫过以后,更加发亮。此刻的妹妹初尝鱼水之,静静地躺在我的怀里享受着片刻的温存。

  妹妹笑道:“哦!想不到你这这样厉害…妹妹差点给你干死…”而我则把玩着妹妹的玉,不时地用手指捏着两粒可爱的粉头。

  妹妹娇羞地说:“哥哥,你刚才还没有玩够呀?”

  我笑着反问道:“妹妹,你刚才被我的大?”

  妹妹羞的连忙把脸捂上,娇嗔道:“你真不害臊,竟然对妹妹说出如此下不堪的话,做出那样下的事情来!”

  我将妹妹的手分开,深情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在这里,没有纲常礼教,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可以好好的爱你!”

  妹妹面,说道:“你呀,真是油嘴滑舌。其实,还不是想要人家和你做那事情呀!”

  “难道你不喜欢吗?你嘴里说不要,但最后还不是的死去活来的,瞧你下边现在还的。”我又去摸妹妹的润的户。妹妹说不过我,只好又任我抚摸着。经过这一阵抚摸和调情,我的巴不又硬了起来。我便捉住自己漉漉的大巴提到妹妹眼前,大狰狞的茎在妹妹眼前示威。

  “妹妹这就是哥哥的茎,刚刚从妹妹身体里拔出来的!”妹妹被眼前这个庞然大物吓了一跳,这就是哥哥的茎,好壮呀,足足有二十多公分,难怪自己刚才那么疼痛。

  听着哥哥的语,妹妹木然的身体抖了一下。知道见效了,我接着将巴移到妹妹的嘴角边上,呜,入嘴巴。嘴的粘稠体恶心得妹妹用力推开哥哥,爬到边大吐特吐起来,我这罪魁祸首,轻轻抚摩妹妹的脊背,帮助呕吐中的妹妹顺气,令一中放在柔软的后,深出两个指头搅和着

  猛吐一通后,妹妹瞪着哥哥:“你怎么这样作践妹妹,了还不算还要将脏东西!”说着竟然哭了起来,我也不回话,继续动。

  “呜…”恶心的感觉渐渐被猥的快取代,妹妹将哥哥的巴握住小嘴轻轻的着猩红的头。妹妹为了让我高兴,仍然认真的着,并且用小嘴不停地去套,将我的大得乾乾净净。

  我被妹妹得十分舒服,不觉得茎又再一次起,而且比上一次更大更坚。于是,我又想再次入,便将妹妹倒。我用手轻轻的夹住自己的头,带到妹妹的道口,慢慢往

  我感觉到从头一直到具的部慢慢的被她热的小紧紧含住。妹妹足的叹了一口气,我改变战术,要在短时间内再次把她彻底征服。我把出到只剩头还留在里面,然后一次尽冲入,这种方式就是所谓的“蛮干”我开始用力的送,每次都到底,她简直快疯狂了,一头秀发因为猛烈的摇动而散的脸,两手把草地抓的七八糟。

  我每入一次,她就轻喊一声:“啊…啊…啊…啊…”妹妹悦耳的叫声让我忍不住要了,干得她忍不住发出有节奏的声音:“唔…唔…唔…”她的下体配合着节奏微微上,顶得她舒服的不得了。看到如此沈浸的妹妹,我猛力又了十来下,终于要将了。

  “啊…妹妹…啊…我…我不行了…”一股酸麻的强烈快直冲我的下腹,滚烫的进了妹妹的体内。她已无法动弹,额头和身体都冒着微汗,部一片润,她的水混合着一些出的,构成一幅动人的山水画。

  我终于忍不住,瘫倒在妹妹的身上,妹妹被干得也浑身酥软,两人双双赤的搂住。

  “妹妹!我们换个姿势,改站着,好不好?”说着说着,我的手又在妹妹的体上游移着。

  “嗯…妹妹整个人都是哥哥的了,只要哥哥喜欢,妹妹都给你…嗯…哥哥喜欢站着干妹妹…妹妹就站着让你干…”我拉起躺在沙发上的妹妹,扶着她来到山的墙边后,我让妹妹背贴紧墙壁,然后我一手搂着妹妹的细,一手将妹妹的双手抱起环抱我的脖子,接着我一手擡起妹妹的一只腿,然后我就着大巴在妹妹的口顶着,妹妹的手伸来握住我的大巴了,接着她将我的大巴领引到她润的口,于是我一“噗滋!”一声,便将大巴给进妹妹的小里。

  “哦…好涨…嗯…哥哥的大巴为何这么…啊…每次都的妹妹好涨…好舒服…”我的大入妹妹的后,或许是因为站着,所以妹妹的比刚刚更加的窄紧,我可以感觉到妹妹的小里被我的大的,连一丝丝空隙也没有,我就一手搂紧妹妹的股也开始左右摇晃,慢慢的把头顶到她子口磨了几下后,又猛然的往外急,在口外又磨来磨去,猛然又狠狠的入,直抵她花心的。

  “啊…大巴哥哥…喔…妹妹是你的人…嗯…妹妹的都也是你的…啊…妹妹爱死你了…嗯…妹妹离不开你的大巴了…啊…亲哥哥的大巴干得我好舒服啊…啊…就是那样…喔…好…”我的大巴前后挑,恣意的着,让妹妹水汪汪的媚眼出万种风情,而她那鲜红肥,更因为被我的大撑得鼓涨涨,舒服得她不得不双手搂紧我,摆,身躯摇晃的媚的水。

  “啊…大巴哥哥干的妹妹太美了…喔…酸死我了…嗯…大好舒服…喔…好哥哥你真能干…啊…干得妹妹死了…喔…快…用力乾妹妹的小…快…再快一点…喔…用力一点…嗯…死妹妹算了…”

  不一会,妹妹粉脸绯红,神情放的狂抛股配合着我,让山除了随着我的动而发出了“滋、滋”大巴干进小的声音外,就只有妹妹无比的叫声了。

  “嗯…大巴哥哥…喔…快…喔…人家要…啊…妹妹要哥哥的大…啊…亲哥哥用力…对…就是那里…喔…再用力点…深一点…啊…好哥哥死我了…啊…大巴干得妹妹死了…啊…”山不停的响着“啪、啪”的碰撞声和“噗滋、噗滋”的大水所发的声音,而妹妹里深处的子一松一紧的着我的头,让我的忍不住叫出口:“啊…妹妹…喔…你的小得我的头酥麻死了…啊…你的小真紧…喔…里面又热…又…嗯…起来真…好啊…”“啊…哥哥…也的妹妹好…啊…大巴干得人家死了…喔…对…妹妹的好哥哥…用力…喔…用你又…又硬…嗯…又长的大巴干…啊…哥哥的大巴又到妹妹的子了…喔…酸死妹妹了…喔…妹妹的好宝贝…你好厉害…啊…干的妹妹真…”

  听着妹妹的狂呼声,看着她玉体抖动态样,真是让我奋,火中烧,我含着她红头,一只手也抚摸着另一个房,纵情的着,使劲的将进妹妹的小,而妹妹的水也愈愈多,由她往外顺着股沟滴到地上,也紧紧包着我的巴。

  “啊…好…好啊…哥哥…妹妹的好哥哥…嗯…再用力…快…啊…我的亲哥哥…喔…你的大头又干到…妹妹的花心了…”

  “啊…妹妹的好哥哥…你干的妹妹死了…啊…大巴哥哥真会干…啊…妹妹被你干的又快了…啊…妹妹了…”在不停的叫中,妹妹已经得进入恍然忘我的境地了。

  此时的她特别的娇滴,美的如花似玉,让我也畅快的越干越快,次次用力,直把妹妹的撞的如泉般的涌出更多的水,脸上同时也呈现着足的媚态,娇躯不断的颤抖,双手死紧地抱住我,股拼命的上,好让她的接受更重的攻击。

  “啊…好哥哥…喔…亲哥哥…妹妹要被你干死了…啊…大巴哥哥干的妹妹死了…啊…妹妹的好哥哥…好丈夫…啊…你的大的我…我要…要了…啊…妹妹…给大巴哥哥了…啊”

  就在妹妹的再次紧夹我的巴时,我索将她的另一只脚也用力托起来,这时的妹妹双手紧环我的脖子,双腿紧挟着我的际,滑的体便在我的身上,而我则用我长的大巴,由下往上的干着她的

  “啊…亲哥哥…喔…这姿势死妹妹了…啊…顶上来…喔…好啊…哥哥…干的妹妹死了…啊…大的妹妹的…好美…啊…我受不了了…啊…大巴干死人家了…啊…”我双手抱着妹妹的腿将她整个人在墙上,奋力的用着大巴在她的里干着,力气之大,让妹妹不得不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背,兴奋的不停叫着,股更像轮盘般的摇晃合着我的大巴。

  “啊…哥哥…妹妹的好哥哥…嗯…我好啊…喔…妹妹的给你干的好…啊…好哥哥…喔…快…再用力的干…嗯…用力的干我…啊…妹妹的好丈夫…用力干…啊…把妹妹干死…喔…用你的大巴…让妹妹死…”

  我边用力干着妹妹的,边欣赏着妹妹样,我又狠又急的股,挥着我的大巴,次次都硬到底,每次又都顶到妹妹的花心,让妹妹娇躯颤抖,肥美的股努力的动着,接我的大巴的干,这时她已顾不得叫声是否会传出去让谢逊听到。

  “喔…妹妹的大巴哥哥…啊…你干的我好喔…啊…对…哥哥…用力的干死我喔…啊…大巴哥哥…干烂妹妹的了…喔…妹妹的死了…妹妹太了…快…喔…再用力…啊…用力的干”

  “嗯…妹妹…我会吧…喔…哥哥干的你…啊…妹妹的小…嗯…又…又紧…水又多…喔…让哥哥干得死了…啊…妹妹…以后还要不要哥哥的…大巴来干你…喔…以后我天天干妹妹好不好…啊…用你生给我的大巴…嗯…帮你的止止…啊”

  “喔…好哥哥…啊…妹妹的小…被你的大巴干的死了…啊…大巴又到…妹妹的子了…喔…妹妹忍了十几年了…啊…妹妹以后要…哥哥天天用大巴干…啊…又进子了…好大力喔…嗯…小妹妹会被大巴哥哥干死…啊…又不行了…喔…大巴哥哥…快…再用力…”

  我的大巴在妹妹的里进进出出,带出了水,浸了我们的,但我还是毫不怜惜的猛力的干,使劲的,让妹妹像疯了似的,双腿紧紧的勾住我的,不停的呐喊,不停的摆动。

  “啊…对…对…就是这样…啊…干死妹妹的小吧…喔…我的大巴哥哥…啊…妹妹的小又要了…啊…妹妹从没这么过…”

  “啊…妹妹的大巴哥哥…喔…妹妹的亲丈夫…啊…快…再用力点…啊…你的大巴…干的妹妹又了…啊…死了…啊…妹妹的…好…”

  那一股热烫的水,由妹妹子内直而出,我知道妹妹又高了。于是我伏在妹妹的体上,同时把我的大巴整进妹妹的里。

  享受着妹妹里的不停的搐紧包着大巴的快,更享受着妹妹的子猛吹着大巴,那又酸又麻、又痛快的美感,而妹妹的水一阵一阵向往外,顺着我大腿内侧,了下来!

  我看妹妹已经得娇软无力了,于是我抱着妹妹坐了起来,看着妹妹头秀发淩、姿态人的样子,真是让人心动。

  接着我双手伸过妹妹的双腿,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我抱起妹妹时,妹妹的脚自然的紧夹着我的,而我的大巴依旧是在她的里,我边走边的抱着妹妹来到餐桌前。

  我让妹妹靠在墙上坐在餐桌上,接着我故意的将我的巴给了出来,然我后站在妹妹前面欣赏着妹妹那雪白泛红、光滑柔的娇躯和富有弹又高又又圆的雪白粉房。

  我一面吻着妹妹感的部,一面用手在她小腹下面芳草萋萋的桃源口爱抚着,手指头轻轻的进她的里,只觉得一阵阵水不断的出。

  接着我蹲下来,伸出舌尖着妹妹的,也用舌头去拨着红,特别对那绿豆大小的蒂,轻轻的用舌尖一,然后不停的用整个舌头着、勾着。

  “嗯…嗯…喔…好美啊…啊…哥哥…妹妹的好哥哥…快…再进来…喔…妹妹不行了…啊…妹妹又想要你的大巴了…快啊”

  听到妹妹的话后,我站了起来,我一手按着妹妹的膝盖往后,让妹妹大大的张开双脚,然后握住我那早已膨得厉害的大巴,在她的口磨来磨去,直逗得妹妹激动的全身抖着,本能的向上顶

  于是我才将我的大巴轻轻的进妹妹紧窄、狭小又温暖的里,然后开始深入浅出的起大巴来。

  “嗯…好美喔…啊…好舒服啊…嗯…大巴哥哥…好啊…亲哥哥的大巴又进妹妹的里了…啊…”过了不久,妹妹被我的大巴一阵下,又起了火,她伸出手来紧紧的抱着我的部,同时也开始摆的配合着我的动作,一顶一顶的抛动了起来。

  “嗯…妹妹…这个姿势…喔…的你的舒服吗…啊…大巴干得你…喔…妹妹的干的我好喔…”

  “嗯…喔…好…啊…哥哥的大巴干的妹妹好…喔…大巴哥哥…的妹妹好美…嗯…好丈夫…喔…美死了…喔…好啊…妹妹的大巴哥哥…用力…啊…”看起来秀气文静、温柔娴淑的妹妹,不一会就表现的人,就像不知是那位仁兄所讲的真正的女人在厅堂要有如贵妇般、而在上则要像妇一样的,而我也不知不觉的长驱直入的强着妹妹的

  “啊…我的好丈夫…喔…你可真会干…喔…喔…快…再快一点…啊…用力啊…妹妹的好哥哥…嗯…用力的乾妹妹的…啊…好喔…哥哥的大巴…好…嗯…好长…啊…顶得妹妹好啊…”不知不觉妹妹的双腿分得更开,人的也因此的更向前,只听得一阵阵“啪、啪”的相击的声音。

  那是我将大入妹妹的时,所发出的撞击着声音,而我如狂风暴雨般的动作,更使的整张餐桌都在摇动着。

  “啊…对…大巴哥哥…就是这样…喔…你得好深喔…啊…人家好啊…啊…快…再用力干…妹妹”

  “好哥哥…喔…你的大巴干的我好…啊…死我了…喔…对…用力…喔…用力的干妹妹…”

  妹妹的一夹一放的套着我的大巴,里头的热度,随着我大巴和她的磨擦,也越来越热了。

  她的了又,我的大巴也被她阵阵的水浇的舒服透了,但女人爱的本能,驱驶着她更擡,好让我的大巴干得更深。

  “嗯…对…就是这样…喔…用力…再深点…啊…妹妹的好丈夫…好哥哥…啊…你的大…喔…你干得太好了…”

  “我的大巴哥哥…啊…太了…大巴丈夫…啊…进我的花心了…快…啊…乖哥哥…妹妹要你用力干我…啊…对…妹妹死了…啊…”我的大巴在妹妹的里一进一出的带出了不少的水,而水渍渍被我大巴的送所发出的我们兄妹爱的响曲和妹妹叫声,在房间里人的演奏着。

  “喔…只有妹妹的好儿的大巴…才能干得妹妹这么…啊…妹妹的好哥哥…喔…你才是妹妹的亲丈夫…啊…我亲爱的大巴哥哥…”

  “喔…你又顶到妹妹的子了…啊…亲哥哥…大巴的好哥哥…快…喔…快…妹妹要忍不住了…啊…要…要了…”

  我听到妹妹又要了时,我连忙抱着她转身放到上,然后双托着妹妹的股悬空抱起,让她只有头和颈子顶在上,接着我的股用力着,把我的大巴深深的干入妹妹的里磨着、转着。

  “喔…喔…大巴哥哥…啊…妹妹的亲丈夫…啊…妹妹快死了…啊…顶到花心了…喔…好酸啊…嗯…要死了…”

  “啊…好哥哥…用力…再用力…啊…妹妹又要给你了…啊…快…用力啊”

  我发狠的狂,使妹妹得秀发零,面颊滴汗左右的扭摆着,她双手抓紧单,像要撕裂它一样,这般的态,令我更加的兴奋,也更加的用力的着。

  “啊…大巴干的妹妹死了…啊…不行了…啊…妹妹又给大巴哥哥了…啊…”妹妹的叫声尖锐的高响着,她全身发癫似地的痉挛着,子里强烈的收缩,滚烫的水一波又一波的朝我的洒着。

  我再用力的猛几下后,就紧紧的抵住妹妹的子口,享受妹妹子头的乐趣,终于也出了。

  做完爱走后,妹妹也清醒了许多,她觉得自己很是不对。但回味刚才和哥哥做的舒,想起大的美妙滋味,不又自我原谅  俗话说:“翁失马焉知非福”人的这一生祸福总是替出现的,我本来是一个拥有温柔美丽的子和可爱的妹妹的,但是我们在一次环球旅游的时候,由于飞机失事,坠入了大海。

  老婆在这次失事中丧身大海,唯一不幸中的万幸的是我和我 十 五 岁的妹妹还活着,但是也是被冲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热带小岛上。

  由于我受过野外求生训练,又收集了很多飞机上的物资,我们并没有忍饥挨饿。而且还过的很好。

  来到小岛之后为了躲避海风和野兽的袭击,我们首先找到了一个山,白天我外出大鱼或寻找一些生活必需品,晚上则回到山休息。由于这个岛上从来没有人光顾过,所以食物特别好找,甚至在水边就能抓住鱼和虾。

  就这样我们年复一年的过着,妹妹也从一个娇娇女变成了一个楚楚动人的大姑娘了,说实话我们在这里生活几十年都没问题,但是有一样让我无法忍受的,就是由于我们这里大部分是吃海鲜,让我的是极其的高涨。

  特别是晚上为了取暖,我和妹妹相拥而睡时,更是让我受不了,由于妹妹已经发育完全了,那高高的脯,贴着我的前,让我简直就受不了。

  这天我实在受不了了,想外出找一个鸭或者什么的放放火,可是出去转了一上午也没找到个什么动物可利用,于是沮丧地回到了山,当我走进山,竟然被眼前的美景给吸引住了,只见妹妹只穿一件红色的比基尼在睡觉,她身子瘫软在上,两条修长的玉腿和双臂都大大地张着,成一个大字形,显的极为

  而且隔着简单的衣料,可以看见妹妹的房又又圆。妹妹秀眸紧闭,乌黑的长发凌乱地披散在雪白的肩头和粉红的枕头上,俏脸象一朵桃花,樱微张,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我尽情地欣赏着这美妙绝伦的姿。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看了一遍又一遍。这娇躯凸浮玲珑,畅的线条极其优美…啊,这尤物真是上帝的杰作!我完全被住了!

  这时突然在我的脑海里闪现出一个念头,我整天守着这么一个美女却要外出去寻找猎物,她虽然是自己的亲生妹妹,但她也是女人啊,再说在这么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岛上,就我们两个孤男寡女,不伦还能怎么办!就是我现在能忍受的了,将来我的妹妹也不一定能忍受这来自生理的需要。

  此时的我是实在忍不住了!于是悄悄地爬上,在妹妹的樱上吻了一下,轻轻解开纤云的肚兜,啊!座落在酥上的妹妹的房真漂亮,坚圆润,象一对白白的大馒头,房上面还有粉红色的晕和鲜红的头。再往上看,秀眸紧闭,用双手轻抚着两个坚房。

  妹妹的呼吸声没有变化,看来她睡得很深沉。我大胆地下她的小内,看到了她那粉红色的核、很紧凑的嫣红的,用手指分开那美丽的,在小的上方有一个小小的球,我用手指在上面轻轻点了一下,妹妹的身子猛地一震,呻了一声,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她仍然在昏睡着。我小心翼翼地两臂支撑着身子,两腿跪在妹妹的腿间,一点一点地向妹妹的身上爬去。当我的两手正好在妹妹的两腋下时,我那长的茎正对准道口。

  此刻我真想立刻下去,可是我觉得这样太没人。于是我用两肘支,双手抱着妹妹,与她接吻。妹妹的两个坚硬的尖正顶在我的膛上,我不由自主地用膛在那尖上转圈和摩擦着。

  我一手抓住一个雪白的玉,用力地在手中捏,而且还伸嘴去妹妹那一对可爱的娇,用牙齿不断地咬着那两粒可爱的粉头,滑的舌头滑过凸起的头。妹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上着,让我把整个峰都含在嘴里,让整个部都站我的唾,妹妹不起来。

  我听到妹妹的呻声更是高兴,把房吐出来,又腾出了一只手,顺着妹妹的玉体下移,伸向妹妹的下身,一把便摸到她那茸茸的下体,那里已经十分的润,泊泊之水不断从出,了乌黑光亮的

  我十分高兴,连忙将妹妹的底也扯开,两手分开她的大腿,两只手分开她那娇的花蕊,粉中间有一粒耀眼的珠。

  随着手指的移动,分开了妹妹粉红的紧合的花瓣,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已经动情膨起来的蒂在界处剧烈颤抖着,花蕊中不断的分泌出香味。

  我将手指半开道口的紧闭肌,在妹妹的呼声中,我的手指在充水的道中缓缓的送着,妹妹不自觉地着小股上下配合着,我相信她已经完全失自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极度的快之中。

  我将手指半开道口的紧闭肌,在妹妹的呻中,我的手指在充水的道中缓缓的送着,妹妹不自觉地着小股上下配合着,她已经完全失自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极度的快之中。

  我用手分开妹妹的大腿,威猛无比的大巴凑近妹妹的户。妹妹在的快中,全身开始有节奏的颤抖,并且气。可能我的动作太过大力,妹妹惊醒了,睁开了睡眼朦胧的秀目。

  妹妹被我的动作吓得大叫一声,两眼呆呆地看着我,叫道:“啊…哥…哥,你…你要干什么?”

  我吓得不知所措,但已骑虎难下,心一横,说道:“云儿,你知道吗在这个荒岛上就我们俩,而且是一男一女,你说我们能怎么样,我们想过常人的生活只有我们俩即做兄妹,又做夫了,将来我们也会老去,那时谁会来照顾我们呢,所以我们现在只能这样了…”

  说着,股一沉,用我那硬的八寸对准妹妹的道里就刺。由于妹妹的道里面很,所以我那十八寸顺利滑过处女膜“扑哧”一声就入了十八岁妹妹的子里了。

  “啊!”妹妹尖叫了一声,整个身体向后仰,叫道:“不!不要!”感觉自己的小被巨大的近,她有一些惊慌,甚至有些害怕,手紧紧的抓住我的手,门牙用力地咬着下,一双美目紧紧地合上。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对准妹妹的小便了进去。妹妹受到突来的冲击,部想向后躲避但背后是,只好咬着牙接受着我一波波用力的。我兴奋地大力,妹妹的娇躯在我的猛烈冲击下,象小船一样颠簸着。

  “呀!…快停…噢呀!…不可以…你不可以这样…你这是…这是伦的行为…”

  听到“伦”两字,益发让我兴奋。我更加大力,边说:“妹妹…请原谅我…啊,我忍受不了…”妹妹的处女道窄小娇柔。我感觉太美了,大巴被窄小地道紧紧地包住,妹妹的道不仅紧凑,而且又温暖、又柔软,得很舒服喔。

  “哥哥…啊!…求求你快停…噢…我们不可以这样…唉呀…天啊…我要来了…”我感到她的在两腿向上伸,继而紧紧地箍在我的上。我感到妹妹的道一阵收缩,夹得我的快要断了,一股热烫得我的头好舒服。我情不自地猛力下去…妹妹的道内剧烈颤抖,不断地抚摩着我的头,我的大巴,我的全身,甚至于我的灵魂。我开始猛烈的,妹妹沈浸在痛与的仙境中,不由得婉转娇啼,发出既痛苦又痛快的呻

  “啊!好呀,好痛呀,好呀…”

  “深一点…”

  “啊!呀!哎呀…噢!哦…”我的巨大深深地着,顶着妹妹的花蕊,狠狠地磨着,了出来,在地上淌着,我用力地,妹妹拼命地配合,进入了快乐的境界。看到妹妹离的神情和扭动的娇驱,我的攻势更猛了。而妹妹也尝到了巴深入道的甜头,大腿紧紧地夹着我,好让更深的刺进去。

  妹妹觉得蒂传来一阵阵爆炸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快要化掉了,道壁一阵痉挛,大量的从里边了出来。我大出大入的着,手捏着妹妹骄人的房,享受着光润的滋味,妹妹在伦理的压力和我傲人的下很快的就攀上了高

  “哦…哥哥…你好…好大…啊!”“妹妹…的小快受不了了…快被你干爆了…你饶了我吧!”

  如仙乐般的呻声继续传入我的耳中,钻入我的心底深处,掀起更狂、更野、更原始的兽。我鲁的分开她的双腿,一手扶着我的大巴,下的巴便肆无忌惮的攻入小的深处。此时的我只是一头狂狮,要疯狂地痛快地发出来。

  如此一来,可苦了妹妹了,细密娇,在我的疯狂攻击下,彷佛要被撕裂般的疼痛,夹杂着被待的快。小的充实感,是她从未曾尝到的特大号具在进出着。正如久旱逢甘霖,她很快的便攀上顶峰,爱随着我巨的攒刺、而飞溅开来,滴在周围的草地上,得小草都不娇羞的低下头去,彷佛不好意思见到这的一幕般。

  我一把抱起她,站了起来。她的双脚着我的顶着我的巨大猛兽,让这旷古灵兽、人间凶器,更深更深的收藏在秘深处,试图驯服我的凶。然而,人间凶兽又岂是如此容易驯服的呢!站立着的我,因为运力举着她,下的巴更见壮大。

  她只觉得,小愈来愈紧、愈来愈紧。甚至连她因为高所带来的阵阵动,都没有剩余空间让它去达成。她心颤抖着想,她会被干坏的!我加紧送了两下,然后将大巴从小中拔出去,妹妹呼出了一口大气,但我很快将妹妹的小提起,接着命令妹妹用她那傲人的双紧紧包住我的,双手捧着房,向小般的。过了段时间,我感到头一阵灼热,加紧送了两下,便对准妹妹的小了进去,将一股浓浓的进子内。

  “噢!”妹妹大叫一声,身子一阵搐,两手使劲搂着我,主动地、疯狂地吻我。过了大约一分钟,四肢一松,便不动了。我知道她又来了一次高

  我停了一会便把出来。蹲在她的身边欣赏妹妹高后的姿。我看到妹妹的道里涌出的泉水股,又单。妹妹的身子在颤抖,侧转身子俯爬在上。我的双手在她的身上抚摸。

  “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她小声呢喃着,跪着往边爬去,想趁机逃走。我便从后面抱住她。

  “哥哥不可以…不要了…哎哟…”

  “妹妹,我爱你,你是我的,我要拥有你!”

  “我是你的妹妹…我不能跟你在一起…兄妹不能通的呀!”但是,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我两手握着妹妹的细,把她的股擡高,使她跪在上。啊,原来妹妹的背后更人:雪白浑圆的股弹十足,红从微开的股沟中间完全暴在我的眼前。

  我怀着喜爱的心情,仔细地欣赏和研究着妹妹的部。我用两个姆指分开大,用一个中指拨。我在处又看见了那一个粉红色的小球,啊!妹妹的蒂真好看!

  于是,我伸出一个手指在那上面轻轻点了一下。

  “啊哟!”妹妹一声惊叫,身子向上一,一阵剧烈的颤抖:“不要…不要啊!哥哥…妹妹咪我…快停下来…不能这样呀…”我继续在抚摸那感的蒂,妹妹的身子颤抖得更厉害,象一条白蛇般地扭动着,叫喊声越来越高。

  看到妹妹在我的手下竟有如此大的反应,英雄气概油然而升,情绪益发激动。

  我扶着,用力地进“卟”地一下深深入到妹妹的体内。

  “噢呀!”妹妹轻呼一声,身子又是一阵颤抖。

  “…喔…妹妹咪…我的心肝宝贝…你的道里真美妙呀!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

  我一边用老汉推车的姿势送,一边兴奋地叫着。妹妹的道不停地收缩,大声呻着。

  我猛烈地了几百下,妹妹不再反抗,反而耸动肢与我的动作配合。

  “妹妹…你吗?”我边边问。

  “!”她叫道:“…噢…哥哥…啊…好人哪…”

  “妹妹…还要吗?”

  “还要…哥哥…你吧…噢…妹妹全给你了…你干得…我全身酥麻…呀呀…”我感到妹妹的道象筒,使劲着我的茎。

  “…啊…大力些…噢…喔…哥哥…啊…我又要来了!…天啊…快!哥哥…再大力些…”我的更加快速。妹妹的娇躯在我的冲击下前后耸动。

  “呀!”妹妹又是一声尖叫,身体不停地颤抖,歪倒在上。我知道她又有了第三次的高。我把妹妹的身子搬过来,面对我。我们紧紧地相互拥抱着,舌头相互地织…我边吻边小声问:“小情人,你舒服吗?”她没有回答我,秀目紧闭,轻轻点了点头,任我抚摸和拥吻。

  过了一会儿,我的又已轩然而立,渴望再展雄风。于是我轻抚妹妹硬房,在她耳边柔声说道:“小亲亲,刚才刺吗?”

  她羞涩地看着我,良久,才小声说:“刺!”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小心肝,还想要吗?”我继续问。她微微睁开秀目,柔媚地看着我,那会说话的眼光中充娇羞和赞许,然后腼腆地微微一笑,又冲我轻轻点了一下头,便又闭上了眼睛。

  “小宝贝,你说呀,还想不想要?”我希望妹妹亲口对我说她想要。

  她睁开秀目,双手支撑起身子,娇羞地看着我,有气无力地说:“小坏蛋!

  …都已经这样…已经是你的人了…还要问!”妹妹在我上吻了一下,柔声道,并将臻首靠到我的膛上。

  这时,我的手指已经进了她的道中,摸到了紧实的G点,在上面画圈。

  “噢!”妹妹叫了一声,半张着嘴,颤抖着。

  然后,扑到我的怀里,说:“亲亲,我想要…快给我…我忍不住了…快!快点我!”

  “小情人!真乖!”我夸奖道,把妹妹的娇躯放平,分开两腿,爬到她的身上,坚硬的又一次进入她那温柔的中。

  我一手搂着她的脖子,一手握着她的房,边亲吻边。妹妹雪白的身体由于我的冲击上下波动,渐渐地她开始轻轻呻,继而喉咙里发出莺啼般的昵喃声,接着便开始语无伦次的呼叫:“…啊…我…宝贝…哥哥…妹妹…喔…啊…用力…妹妹好啊…使劲…死我…”

  “妹妹,你怎么还叫我哥哥?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边干边说:“你为何不叫我…好丈夫…”

  “我是你妹妹呀…怎么可以…快快…啊…我又要来了…”我更加大力冲击…“你真是…好丈夫…用力呀…”妹妹时而喊着哥哥,时而叫着我的名子,还称我是她的好丈夫。看来,她已经痴了,如醉如痴,她已经分不清我究竟是她的什么人了,完全沈浸在男女爱的幸福欢乐中。

  她继续叫着:“…我…好…妹妹…真舒服呀…快快…我又要来了…啊…快,哥哥快点…亲爹爹…呜呀…我完了…”

  妹妹的高似乎更加猛烈,双手抱紧我,指甲抓破了我的背,道异常地紧箍不放。当她的高平静后,象昏睡一样瘫在上,身体柔软得象一堆烂泥,任我摆和抚摸。

  看到妹妹在我的努力下楚楚可怜的样子,我隐隐产生一种无名的自豪感和英雄感:哥哥在上任意妹妹。

  我躺在妹妹身旁,低头看妹妹的户,小因长时间的而不能合拢。水混着向外着,把口里外都打了,两片小一开一合地、像一只渴水的嘴,那颗小颤抖着,十分人。黑亮的水和漫过以后,更加发亮。此刻的妹妹初尝鱼水之,静静地躺在我的怀里享受着片刻的温存。

  妹妹笑道:“哦!想不到你这这样厉害…妹妹差点给你干死…”而我则把玩着妹妹的玉,不时地用手指捏着两粒可爱的粉头。

  妹妹娇羞地说:“哥哥,你刚才还没有玩够呀?”

  我笑着反问道:“妹妹,你刚才被我的大?”

  妹妹羞的连忙把脸捂上,娇嗔道:“你真不害臊,竟然对妹妹说出如此下不堪的话,做出那样下的事情来!”

  我将妹妹的手分开,深情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在这里,没有纲常礼教,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可以好好的爱你!”

  妹妹面,说道:“你呀,真是油嘴滑舌。其实,还不是想要人家和你做那事情呀!”

  “难道你不喜欢吗?你嘴里说不要,但最后还不是的死去活来的,瞧你下边现在还的。”我又去摸妹妹的润的户。妹妹说不过我,只好又任我抚摸着。经过这一阵抚摸和调情,我的巴不又硬了起来。我便捉住自己漉漉的大巴提到妹妹眼前,大狰狞的茎在妹妹眼前示威。

  “妹妹这就是哥哥的茎,刚刚从妹妹身体里拔出来的!”妹妹被眼前这个庞然大物吓了一跳,这就是哥哥的茎,好壮呀,足足有二十多公分,难怪自己刚才那么疼痛。

  听着哥哥的语,妹妹木然的身体抖了一下。知道见效了,我接着将巴移到妹妹的嘴角边上,呜,入嘴巴。嘴的粘稠体恶心得妹妹用力推开哥哥,爬到边大吐特吐起来,我这罪魁祸首,轻轻抚摩妹妹的脊背,帮助呕吐中的妹妹顺气,令一中放在柔软的后,深出两个指头搅和着

  猛吐一通后,妹妹瞪着哥哥:“你怎么这样作践妹妹,了还不算还要将脏东西!”说着竟然哭了起来,我也不回话,继续动。

  “呜…”恶心的感觉渐渐被猥的快取代,妹妹将哥哥的巴握住小嘴轻轻的着猩红的头。妹妹为了让我高兴,仍然认真的着,并且用小嘴不停地去套,将我的大得乾乾净净。

  我被妹妹得十分舒服,不觉得茎又再一次起,而且比上一次更大更坚。于是,我又想再次入,便将妹妹倒。我用手轻轻的夹住自己的头,带到妹妹的道口,慢慢往

  我感觉到从头一直到具的部慢慢的被她热的小紧紧含住。妹妹足的叹了一口气,我改变战术,要在短时间内再次把她彻底征服。我把出到只剩头还留在里面,然后一次尽冲入,这种方式就是所谓的“蛮干”我开始用力的送,每次都到底,她简直快疯狂了,一头秀发因为猛烈的摇动而散的脸,两手把草地抓的七八糟。

  我每入一次,她就轻喊一声:“啊…啊…啊…啊…”妹妹悦耳的叫声让我忍不住要了,干得她忍不住发出有节奏的声音:“唔…唔…唔…”她的下体配合着节奏微微上,顶得她舒服的不得了。看到如此沈浸的妹妹,我猛力又了十来下,终于要将了。

  “啊…妹妹…啊…我…我不行了…”一股酸麻的强烈快直冲我的下腹,滚烫的进了妹妹的体内。她已无法动弹,额头和身体都冒着微汗,部一片润,她的水混合着一些出的,构成一幅动人的山水画。

  我终于忍不住,瘫倒在妹妹的身上,妹妹被干得也浑身酥软,两人双双赤的搂住。

  “妹妹!我们换个姿势,改站着,好不好?”说着说着,我的手又在妹妹的体上游移着。

  “嗯…妹妹整个人都是哥哥的了,只要哥哥喜欢,妹妹都给你…嗯…哥哥喜欢站着干妹妹…妹妹就站着让你干…”我拉起躺在沙发上的妹妹,扶着她来到山的墙边后,我让妹妹背贴紧墙壁,然后我一手搂着妹妹的细,一手将妹妹的双手抱起环抱我的脖子,接着我一手擡起妹妹的一只腿,然后我就着大巴在妹妹的口顶着,妹妹的手伸来握住我的大巴了,接着她将我的大巴领引到她润的口,于是我一“噗滋!”一声,便将大巴给进妹妹的小里。

  “哦…好涨…嗯…哥哥的大巴为何这么…啊…每次都的妹妹好涨…好舒服…”我的大入妹妹的后,或许是因为站着,所以妹妹的比刚刚更加的窄紧,我可以感觉到妹妹的小里被我的大的,连一丝丝空隙也没有,我就一手搂紧妹妹的股也开始左右摇晃,慢慢的把头顶到她子口磨了几下后,又猛然的往外急,在口外又磨来磨去,猛然又狠狠的入,直抵她花心的。

  “啊…大巴哥哥…喔…妹妹是你的人…嗯…妹妹的都也是你的…啊…妹妹爱死你了…嗯…妹妹离不开你的大巴了…啊…亲哥哥的大巴干得我好舒服啊…啊…就是那样…喔…好…”我的大巴前后挑,恣意的着,让妹妹水汪汪的媚眼出万种风情,而她那鲜红肥,更因为被我的大撑得鼓涨涨,舒服得她不得不双手搂紧我,摆,身躯摇晃的媚的水。

  “啊…大巴哥哥干的妹妹太美了…喔…酸死我了…嗯…大好舒服…喔…好哥哥你真能干…啊…干得妹妹死了…喔…快…用力乾妹妹的小…快…再快一点…喔…用力一点…嗯…死妹妹算了…”

  不一会,妹妹粉脸绯红,神情放的狂抛股配合着我,让山除了随着我的动而发出了“滋、滋”大巴干进小的声音外,就只有妹妹无比的叫声了。

  “嗯…大巴哥哥…喔…快…喔…人家要…啊…妹妹要哥哥的大…啊…亲哥哥用力…对…就是那里…喔…再用力点…深一点…啊…好哥哥死我了…啊…大巴干得妹妹死了…啊…”山不停的响着“啪、啪”的碰撞声和“噗滋、噗滋”的大水所发的声音,而妹妹里深处的子一松一紧的着我的头,让我的忍不住叫出口:“啊…妹妹…喔…你的小得我的头酥麻死了…啊…你的小真紧…喔…里面又热…又…嗯…起来真…好啊…”“啊…哥哥…也的妹妹好…啊…大巴干得人家死了…喔…对…妹妹的好哥哥…用力…喔…用你又…又硬…嗯…又长的大巴干…啊…哥哥的大巴又到妹妹的子了…喔…酸死妹妹了…喔…妹妹的好宝贝…你好厉害…啊…干的妹妹真…”

  听着妹妹的狂呼声,看着她玉体抖动态样,真是让我奋,火中烧,我含着她红头,一只手也抚摸着另一个房,纵情的着,使劲的将进妹妹的小,而妹妹的水也愈愈多,由她往外顺着股沟滴到地上,也紧紧包着我的巴。

  “啊…好…好啊…哥哥…妹妹的好哥哥…嗯…再用力…快…啊…我的亲哥哥…喔…你的大头又干到…妹妹的花心了…”

  “啊…妹妹的好哥哥…你干的妹妹死了…啊…大巴哥哥真会干…啊…妹妹被你干的又快了…啊…妹妹了…”在不停的叫中,妹妹已经得进入恍然忘我的境地了。

  此时的她特别的娇滴,美的如花似玉,让我也畅快的越干越快,次次用力,直把妹妹的撞的如泉般的涌出更多的水,脸上同时也呈现着足的媚态,娇躯不断的颤抖,双手死紧地抱住我,股拼命的上,好让她的接受更重的攻击。

  “啊…好哥哥…喔…亲哥哥…妹妹要被你干死了…啊…大巴哥哥干的妹妹死了…啊…妹妹的好哥哥…好丈夫…啊…你的大的我…我要…要了…啊…妹妹…给大巴哥哥了…啊”

  就在妹妹的再次紧夹我的巴时,我索将她的另一只脚也用力托起来,这时的妹妹双手紧环我的脖子,双腿紧挟着我的际,滑的体便在我的身上,而我则用我长的大巴,由下往上的干着她的

  “啊…亲哥哥…喔…这姿势死妹妹了…啊…顶上来…喔…好啊…哥哥…干的妹妹死了…啊…大的妹妹的…好美…啊…我受不了了…啊…大巴干死人家了…啊…”我双手抱着妹妹的腿将她整个人在墙上,奋力的用着大巴在她的里干着,力气之大,让妹妹不得不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背,兴奋的不停叫着,股更像轮盘般的摇晃合着我的大巴。

  “啊…哥哥…妹妹的好哥哥…嗯…我好啊…喔…妹妹的给你干的好…啊…好哥哥…喔…快…再用力的干…嗯…用力的干我…啊…妹妹的好丈夫…用力干…啊…把妹妹干死…喔…用你的大巴…让妹妹死…”

  我边用力干着妹妹的,边欣赏着妹妹样,我又狠又急的股,挥着我的大巴,次次都硬到底,每次又都顶到妹妹的花心,让妹妹娇躯颤抖,肥美的股努力的动着,接我的大巴的干,这时她已顾不得叫声是否会传出去让谢逊听到。

  “喔…妹妹的大巴哥哥…啊…你干的我好喔…啊…对…哥哥…用力的干死我喔…啊…大巴哥哥…干烂妹妹的了…喔…妹妹的死了…妹妹太了…快…喔…再用力…啊…用力的干”

  “嗯…妹妹…我会吧…喔…哥哥干的你…啊…妹妹的小…嗯…又…又紧…水又多…喔…让哥哥干得死了…啊…妹妹…以后还要不要哥哥的…大巴来干你…喔…以后我天天干妹妹好不好…啊…用你生给我的大巴…嗯…帮你的止止…啊”

  “喔…好哥哥…啊…妹妹的小…被你的大巴干的死了…啊…大巴又到…妹妹的子了…喔…妹妹忍了十几年了…啊…妹妹以后要…哥哥天天用大巴干…啊…又进子了…好大力喔…嗯…小妹妹会被大巴哥哥干死…啊…又不行了…喔…大巴哥哥…快…再用力…”

  我的大巴在妹妹的里进进出出,带出了水,浸了我们的,但我还是毫不怜惜的猛力的干,使劲的,让妹妹像疯了似的,双腿紧紧的勾住我的,不停的呐喊,不停的摆动。

  “啊…对…对…就是这样…啊…干死妹妹的小吧…喔…我的大巴哥哥…啊…妹妹的小又要了…啊…妹妹从没这么过…”

  “啊…妹妹的大巴哥哥…喔…妹妹的亲丈夫…啊…快…再用力点…啊…你的大巴…干的妹妹又了…啊…死了…啊…妹妹的…好…”

  那一股热烫的水,由妹妹子内直而出,我知道妹妹又高了。于是我伏在妹妹的体上,同时把我的大巴整进妹妹的里。

  享受着妹妹里的不停的搐紧包着大巴的快,更享受着妹妹的子猛吹着大巴,那又酸又麻、又痛快的美感,而妹妹的水一阵一阵向往外,顺着我大腿内侧,了下来!

  我看妹妹已经得娇软无力了,于是我抱着妹妹坐了起来,看着妹妹头秀发淩、姿态人的样子,真是让人心动。

  接着我双手伸过妹妹的双腿,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我抱起妹妹时,妹妹的脚自然的紧夹着我的,而我的大巴依旧是在她的里,我边走边的抱着妹妹来到餐桌前。

  我让妹妹靠在墙上坐在餐桌上,接着我故意的将我的巴给了出来,然我后站在妹妹前面欣赏着妹妹那雪白泛红、光滑柔的娇躯和富有弹又高又又圆的雪白粉房。

  我一面吻着妹妹感的部,一面用手在她小腹下面芳草萋萋的桃源口爱抚着,手指头轻轻的进她的里,只觉得一阵阵水不断的出。

  接着我蹲下来,伸出舌尖着妹妹的,也用舌头去拨着红,特别对那绿豆大小的蒂,轻轻的用舌尖一,然后不停的用整个舌头着、勾着。

  “嗯…嗯…喔…好美啊…啊…哥哥…妹妹的好哥哥…快…再进来…喔…妹妹不行了…啊…妹妹又想要你的大巴了…快啊”

  听到妹妹的话后,我站了起来,我一手按着妹妹的膝盖往后,让妹妹大大的张开双脚,然后握住我那早已膨得厉害的大巴,在她的口磨来磨去,直逗得妹妹激动的全身抖着,本能的向上顶

  于是我才将我的大巴轻轻的进妹妹紧窄、狭小又温暖的里,然后开始深入浅出的起大巴来。

  “嗯…好美喔…啊…好舒服啊…嗯…大巴哥哥…好啊…亲哥哥的大巴又进妹妹的里了…啊…”过了不久,妹妹被我的大巴一阵下,又起了火,她伸出手来紧紧的抱着我的部,同时也开始摆的配合着我的动作,一顶一顶的抛动了起来。

  “嗯…妹妹…这个姿势…喔…的你的舒服吗…啊…大巴干得你…喔…妹妹的干的我好喔…”

  “嗯…喔…好…啊…哥哥的大巴干的妹妹好…喔…大巴哥哥…的妹妹好美…嗯…好丈夫…喔…美死了…喔…好啊…妹妹的大巴哥哥…用力…啊…”看起来秀气文静、温柔娴淑的妹妹,不一会就表现的人,就像不知是那位仁兄所讲的真正的女人在厅堂要有如贵妇般、而在上则要像妇一样的,而我也不知不觉的长驱直入的强着妹妹的

  “啊…我的好丈夫…喔…你可真会干…喔…喔…快…再快一点…啊…用力啊…妹妹的好哥哥…嗯…用力的乾妹妹的…啊…好喔…哥哥的大巴…好…嗯…好长…啊…顶得妹妹好啊…”不知不觉妹妹的双腿分得更开,人的也因此的更向前,只听得一阵阵“啪、啪”的相击的声音。

  那是我将大入妹妹的时,所发出的撞击着声音,而我如狂风暴雨般的动作,更使的整张餐桌都在摇动着。

  “啊…对…大巴哥哥…就是这样…喔…你得好深喔…啊…人家好啊…啊…快…再用力干…妹妹”

  “好哥哥…喔…你的大巴干的我好…啊…死我了…喔…对…用力…喔…用力的干妹妹…”

  妹妹的一夹一放的套着我的大巴,里头的热度,随着我大巴和她的磨擦,也越来越热了。

  她的了又,我的大巴也被她阵阵的水浇的舒服透了,但女人爱的本能,驱驶着她更擡,好让我的大巴干得更深。

  “嗯…对…就是这样…喔…用力…再深点…啊…妹妹的好丈夫…好哥哥…啊…你的大…喔…你干得太好了…”

  “我的大巴哥哥…啊…太了…大巴丈夫…啊…进我的花心了…快…啊…乖哥哥…妹妹要你用力干我…啊…对…妹妹死了…啊…”我的大巴在妹妹的里一进一出的带出了不少的水,而水渍渍被我大巴的送所发出的我们兄妹爱的响曲和妹妹叫声,在房间里人的演奏着。

  “喔…只有妹妹的好儿的大巴…才能干得妹妹这么…啊…妹妹的好哥哥…喔…你才是妹妹的亲丈夫…啊…我亲爱的大巴哥哥…”

  “喔…你又顶到妹妹的子了…啊…亲哥哥…大巴的好哥哥…快…喔…快…妹妹要忍不住了…啊…要…要了…”

  我听到妹妹又要了时,我连忙抱着她转身放到上,然后双托着妹妹的股悬空抱起,让她只有头和颈子顶在上,接着我的股用力着,把我的大巴深深的干入妹妹的里磨着、转着。

  “喔…喔…大巴哥哥…啊…妹妹的亲丈夫…啊…妹妹快死了…啊…顶到花心了…喔…好酸啊…嗯…要死了…”

  “啊…好哥哥…用力…再用力…啊…妹妹又要给你了…啊…快…用力啊”

  我发狠的狂,使妹妹得秀发零,面颊滴汗左右的扭摆着,她双手抓紧单,像要撕裂它一样,这般的态,令我更加的兴奋,也更加的用力的着。

  “啊…大巴干的妹妹死了…啊…不行了…啊…妹妹又给大巴哥哥了…啊…”妹妹的叫声尖锐的高响着,她全身发癫似地的痉挛着,子里强烈的收缩,滚烫的水一波又一波的朝我的洒着。

  我再用力的猛几下后,就紧紧的抵住妹妹的子口,享受妹妹子头的乐趣,终于也出了。

  做完爱走后,妹妹也清醒了许多,她觉得自己很是不对。但回味刚才和哥哥做的舒,想起大的美妙滋味,不又自我原谅

  【完】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两性小说   下一章 ( → )
朱颜血大屁股的同学给予少妇的特老公请用力爱我在建行做保变身事件薄色色女博士我的大奶女友模特儿孟美你好,我可以丝袜姐妹物语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两性小说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两性小说》荒岛上的兄妹及两性小说最新章节荒岛上的兄妹在线阅读,《两性小说(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两性小说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