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小说》拜年的故事及《两性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热门小说 > 两性小说  作者:两性小说 书号:13438  时间:2017/4/25  字数:14404 
上一章   拜年的故事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拜年的故事(雁茹篇)

  今天,启文带着他的子雁茹一起前往父亲的家拜年。

  “新年快乐~”

  “正舅舅,新年快乐!”

  “喔喔,新年快乐啊,呵呵…”白头发的中年男人让那对夫妇进来后,就 很匆忙的把桌上的攒盒拿到了两人面前,展开了热情的招待“来来,先吃点糖 果吧~”

  “喔、嗯!”

  “谢谢~”

  有点木讷的启文跟开朗的雁茹出了不一样的反应,先后把手伸到攒盒里面 拿起了糖莲子跟红瓜子吃。

  见状,正笑了起来,然后打开话匣子。

  “你爸啊,说甚么要去点好吃的,一大早就跑到市场买东西做饭了…真 是的,儿子来拜年也不多坐一会…”

  随着简单的闲谈,启文跟雁茹彷彿是被甚么给走了注意力似的,由最初的 热情对应渐渐变成简短的单纯对答,甚至变成了只是回答的无主动状态…看起 来活像两尊等身大的洋娃娃一样。

  “最近天气还真差呢,你看外面还下着雨…”

  经过了十数分钟之后,只有三个人的客厅就只余下正的声音。

  “难得每年就只有这个时候能聚首一堂吃团年饭嘛~”

  自言自语着,和蔼微笑化成充念的下笑容,本应为长辈的中年男子跑 到了自己的房间,拿出了一台I-POD。

  将全罩式耳机戴在雁茹的头上之后,正打开I-POD让它不断的重複播 放里面的内容,然后就把启文给拉起,带到了书房…奇怪的是,启文连一点抗 拒的反应也没有。

  把启文给安置到坐椅上,男子开口对他说话。

  “启文,听到我的说话吗?”

  “…听到。”

  空的声音,听起来一点生气也没有。

  “我是你的舅父,也就是我是你的长辈…长辈的话应该要听对不对?”确 认了他的状况,男子继续说道“而且我跟你的爸爸是同辈,我说的话就跟他的 话一样重要…是不是…?”

  “…长辈…舅父的话、跟父亲…重要…该听…”一向考顺听话的 启文,就算失去意识也没有例外。

  “舅父以前常常买玩具给你,你记不记得?所以你要听舅父的话喔…启文 是乖孩子对不对…”正继续加深启文对自己的服从“所以,舅父的话,乖 孩子都会听对不对?”

  “…嗯…乖孩子听话…”

  “那么,启文,乖乖的听好了喔…舅父说的话都是理所当然的,”男子忍 住了内心的黑色冲动说着“舅父的要求,你会很高兴的接受…没有一丁点怀 疑跟迟疑,是不是?”

  “…嗯…”越来越顺从的启文回答。

  “那么,乖乖的启文听清楚…舅父的行为跟要求,是理所当然的…所以 服从也是很正常的…”

  “醒来之后,你会觉得书柜的字典很有趣…你会很希望多找一些吉祥的字 词记起来…所以醒来之后,你会去翻查书柜的那些字典…因为字典太有 趣了,所以你会很入神,很入神的看…不管是外面客厅,还是在你身旁发生甚 么事,你也不会在意…因为,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知道吗?”

  “…字典、有趣…入神的看…正常…”启文的脑海中已经刻上了他 的父辈的说话,成为了应该服从的要求,融入自己的想法。

  “…还有,舅父希望你回到客厅的时候…”以防万一,正补上了一个 命令“不管看到甚么,听到甚么也不觉得奇怪…长辈做的事情都是很重 要,很正确的…知道吗…?”

  “…嗯…”

  “以后,当我碰到你的身体,说“新启文快乐”的时候…你也会回到现 在的状态…因为你是个听话的乖孩子,而我是你尊敬的长辈…明白了吗?”

  “…碰到、身体…新,启文…快乐…明,白…”

  “那么,我关上门之后,你就会忘记我刚刚说的东西…但是,你只是不记 得这些话而已…我之前说的要求,你会一丝不苛的做…因为,你不会忘掉我 的“要求”…好孩子不会忘记长辈的要求,就算记不起来也会照做…也会服 从我的话…”

  “…只是、记不起…会、照…做…”

  等待启文完全消化这些指令之后,正特地把门给关上,自己则是不走出书 房,观察他的反应。

  听到关门声之后,呆滞的启文彷彿是刚刚睡醒似的,四处张望了一下之后就 站起来走向了书架,对身前的正视而不见。

  “喂,启文。启文…臭小子!”正叫了两声也发现对方完全没反应,马 上按住启文打算拿起字典的手臂“新启文快乐。”

  然后,启文才刚回复精神的眼重新空起来。

  “…呼,应该是没问题了。”

  让启文坐在椅上,再加深了一次指令的正这才走出房间回到客厅——在客 厅等待着他的,是一个任由他控制,秀可餐的美丽人

  而启文则是在房间的门关上之后,就兴致的拿起了那本字典翻看。

  那么多的字可以学,他太高兴了。

  经过了那么长的时间,事前录下来的“东西”应该已经生效了。

  启文的舅舅把I-POD关上,再将雁茹戴上的耳机给拿掉之后,深呼吸了 一下,集中起精神开始向她说话。

  “雁茹,你能听到我的话吗?”虽然说採用录音可以省下不少时间,但是指 令不准确的风险让他一定得亲自“检查”一次。

  “…嗯,听到…”美动人的波发人这样回答着。

  “那么,重複一次,我刚才告诉你的东西吧…”紧张的正口水。

  沉默了一会,雁茹这才说出了刚才所听到的指令:

  “…我是正舅舅的弟媳妇…正舅舅是我的长辈…所以正

  叔说的话…都是长辈的知识…不会有错…好好的听,乖乖的服从… 好的媳妇…三从四德…要服从父辈…”

  “年青人…尊重长辈…正舅舅是长辈…尊重正舅舅…长辈都和

  蔼可亲…做甚么也,不会反感…正舅舅…舒服…不会反感… …再

  正常不过的事情…长辈不会说髒话…舅舅说下的话…并不是髒

  话…跟别人,不一样…”

  “被碰到身子…新,雁雁快乐…现在的状态…记不起…会照 做…”

  听到了这些话之后,正这才放松下来。

  “那么…我拍三下手,你就会醒过来…”说完,正举起兴奋得颤抖起 来的手,拍了三下响亮的掌声。

  雁茹那半反白的双眼眨了眨,清醒时的灵动重新回到了瞳孔中。

  “…的确很麻烦呢…”记忆停留在正提到下雨的瞬间,雁茹很自然地 继续说说着“下雨的话…正舅舅?”

  “啊,没事,我在想东西…”正回答,然后向雁茹问道“雁茹啊,你 知道我们家新年的传统吗?”

  “传统…?”可爱的歪起头来,第一次拜访公公的雁茹自然不知道正口 中的传统。

  “是啊,”正笑,出了那黄的门牙,但是雁茹只觉得眼前的长辈笑 得很亲切“我们唐家在新年的时候,长辈会跟后辈玩一些简单的游戏,嬴了才 会派红包喔~”

  “原来是这样吗…”恍然大悟的雁茹点了点头,要不是正舅舅特地告诉 自己的话,她可甚么都不知道呢“启文都没有跟我提过…”

  正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根本没有这种东西,当然不会告诉你啊!

  “咳嗯,”咳了两声,他把话题带回本来应该走的方向“那么趁现在,我 就教你玩吧,如何?反正这个游戏两个人就可以玩了。”

  “谢谢你喔,正舅舅~”基本上不会拒绝长辈的要求,雁茹自然是很高兴 地答应下来了。

  “那么,先把衣服掉吧…”瞇瞇地上下打量着雁茹的姣好身材,正 这样说着,飞也似的就把身上的衣全部掉,出了积起肥的小肚子跟间 那条大肠。

  看着忽然就把衣服全部掉的舅舅,美的年轻少妇眨了眨眼,好像并不能 理解眼前景象的样子。

  “…喔喔,这个游戏需要这样进行,所以把衣服都掉是很正常的。”见 状,正了口唾沫,这样解释“放心吧,我说的话准没错…来,雁茹你也 掉衣服吧。”

  “嗯~”

  彷彿是很期待游戏似的,雁茹把外套给下放好之后,反手就将里面的黑色 小背心剥掉,出被罩包住的。然后,很快就把高跟鞋掉的她轻松 的把长裙的扣子松开,让粉红色长裙滑落在地上。

  那白滑修长的四十二寸美腿,那感的丁字小内,同时对正下的巨龙 作出了无数挑衅,让它马上充血高扬起来。

  “嘻嘻,舅舅很精神呢…”浑然不觉自己就是让对方如此精神“”的 最大理由,全身上下只余下米白色蕾丝内衣的雁茹吃吃的笑着。

  “干,子真他妈的大…启文那个死小鬼还真是福无边…”随手抓了 抓下半身的正口吐髒言,而雁茹则是深信正只是称讚自己的身材很好,所以 有点害羞的微笑了一下。

  这么一笑就让正隐隐再涨了一圈,彷彿想快要爆眼前的美女娃娃 似的。

  “那,那么我们开始吧。”喉间发出“骨碌”的口水声,正走到了雁茹 的前面,双手抓在那肥美的房上。

  美妙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打了个灵,双手亦开始缓缓的抓捏起来。

  “干他妈的,我早就想这样子抓你的子很久了,”慢慢着巨的正兴 奋到狂讲髒话“子这么大这么,还长得那么一副样…是想引别人干 爆你吗?”

  “人家的同学都比我要漂亮呢…”被“称讚”到有点不好意思的雁茹疑惑 的问道“舅舅,这个游戏是…?”

  “喔,啊啊!对对,游戏。”差点走神的正这才回答“其实呢,这个游 戏分成了很多个部份…呃…就好像现在就是叫…常识问答!没错!”

  而雁茹则是一脸迷糊,有点搞不清楚他一直玩她的房跟问答题有甚么关 系。

  “常识问答…?”

  “总之,我问啥你就跟着回答吧。”正简单的提出了新的要求“要玩得 尽兴的话,就要投入喔~”

  “嗯,我明白了。”点了点头的雁茹将心神放到游戏里。

  “那么,第一题…”把罩的扣子拆掉拿开,正的手直接抓在那的 巨上“我刚刚拿掉的,是甚么~?”

  “哼嗯~”下缘被厚掌心摩擦轻抬的雁茹发出了舒服的声音,却也不 忘投入游戏“是人家的围…”

  “除了围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叫法?”

  “啊哈哈~正舅舅的表情好有趣喔~”正外加欠扁的“鬼脸”让 雁茹觉得很好笑,差点连问题都回答不出来“人家可清楚得很呢…比较俗 一点的叫…啊,罩…还、还有…罩…啊~”

  正的手指忽然捏住了头,让她忍不住叫了出来。

  “怎么啦,没有了吗?”开始捏着那可爱尖的正笑着问道。

  “还、还有…古时候…会叫,啊嗯…文…嗯、嗯呜…唐朝 也有…啊!诃、诃子…”雁茹努力地拿出大学的知识回应着,嘴巴漏出的呻 却让回答断续起来。

  “很好很好…”诃子是个甚么鸟正根本就不清楚,他只是找个理由袭 眼前的巨而已“那么开始第二题了喔。我在玩你的甚么部位呢?请说 出最少两种称呼喔~”

  “嗯、啊啊…房…”看着舅舅的手指都快要陷入自己的 里,雁茹的回答再一次被呻声打断“通俗的…称称称呼是…是…嗯 哼、啊…脯…跟…跟、子…”

  “你还少说了巨喔,雁茹~”好像要榨出汁似的,正笑的表 情显得更加的,指尖轻轻滑过作出挑逗。

  “呜,喔…可,可是人家的…嗯!不算大…啊,啊嗯~”回答到一半 的雁茹被正的嘴巴偷袭那已经悄悄突尖,发出了尖声的呻

  见状,正一手捏抓着那几乎掌握不了的美,嘴巴舌头牙齿同时招呼那 的粉红小点。

  “嗯…啊呀呀…”感部位被爱抚的雁茹身体自然地颤抖起来,那 丰硕巨彷彿要趁机跳的巨掌一样。

  “怎么啦?答案呢?”

  “头、呀啊!”尖被牙齿轻摩的人脸上,开始涌现起一阵阵红 “没、没有…啊,唔啊啊…其他…称…呼,呃啊!”

  也许是因为太投入游戏了,现在她开始觉得身体有点热…

  “啧啧啧~”放开了嘴巴,改用指尖扭轻弹着那蓓蕾的正对开始动情的 雁茹说着“这不只头一个叫法喔。”

  “啊、啊啊…咦…?”被觊觎的巨美女发出了梦呓,眼神开始吹起了 雾。

  “你身上的叫…啊对了“头””捻挑着粉红樱桃的正胡乱 的唬着“重複跟我念一次…头~”

  “…呜、啊啊…头…人家、的…啊呀~…是、是

  的…嗯嗯,头…”

  玩得很投入的雁茹不自觉地把音量提高,让本来还足于的正回 过神来。

  “干你的,子又大又软,果然是个包…”

  正的骂声,在雁茹耳中只是真诚豪的讚美;而受到称讚的她,亦忍不住 含羞呻起来“讨、讨厌啦…呵嗯~人家…才没有…舅、舅舅说得那么 好呢…唔、唔啊…”

  “接下来呢…嗯,是动作题。”一双狼爪继续着美,双眼色瞇瞇地 打量着雁茹全身的正说“我一会儿的动作你要好好的重複一次…直到我认 为没有问题才可以喔。”

  “嗯…啊、我知道…了啊~”说到一半,雁茹的头再次被偷偷捏了一 下,回应就让呻给打断掉。

  “那么要开始啰。”

  说完,正伸出其中一只手抱住了雁茹,然后张大嘴巴猴急地吻上她的樱桃 小嘴;趁着她还没有来得及作出反应,他把舌头伸进那润温热的小空间,滑过 光洁亮白的贝齿,开始了攻城挌地。

  被深吻的人好不容易才回过了神来,缓慢而笨拙地回应着对方允舐自 己嘴巴跟舌头的动作。

  在窄狭的闭密空间里,两条舌头互相的绕着彼此,滑过那充了唾的黏 ,争先恐后地在对方的口内留下生津,拉扯勾引着彼此到自己的地方,轻 摩那坚硬感的齿龈。

  跟心只为了辱弟媳,发的正不同,雁茹心中只留有认真模仿舅 舅那让她感到很舒服跟闷热的口腔动作。

  也许是正开始觉得中气不足,不知道已经黏在一起多久的四片嘴终告分 开;然而,两人之间还是留下了闪亮的银色唾汁,形成了衊的画面。

  “…哈…哈啊…”同样在气的雁茹向正微笑起来“正、正舅 舅的动作…好舒服呢…害人家差点就,跟不上了说…”

  说完,还无意识的把嘴角的唾给舐掉嚥下去。

  看到这么的动作,已经忍了很久的正觉得他立马就需要发,而且是 狠狠把囊的子孙全部在眼前的美丽弟媳上。

  “可是直接这臭包好像不怎么有趣…干他的…”由于之前的暗 示,根本不担心自己的话会给予雁茹甚么负面影响的正自言自语着,着身下 的恶龙构思下一个“游戏”

  一个可以让他把眼前青春美的女人从头到尾一番的“游戏”

  “…啊,有了!他妈的俺真够天才!雁茹,你等一下喔。”

  过了一会,忽然想起了甚么似的,正一个转身就跑到了自己的睡房。

  而对长辈相当服从的雁茹,则是歪歪头看着和蔼可亲的舅舅拿着一个大瓶子 从房间跑到厨房,又从厨房跑回去,来来回回的一副很忙的样子。

  也许是准备了甚么食物吧?雁茹很清楚的嗅到了厨房中传来了香味。

  很快的,正就拿着了一杯橘的饮料跟一碟萝蔔糕回来。

  “玩了那么久,雁茹你也应该有点倦了吧?”正把碟子放在地上之后,摆 了摆手叫雁茹过来“先来吃点萝蔔糕,喝点蔘茶吧。”

  “嗯~”

  不疑有它的雁茹回应,跟正一起坐在了地上。地板有一点点冰,害她不自 觉的再次颤抖起来,那双波一跳一弹的让正再次感到口乾舌燥。

  “喔,对了,雁茹啊。”舐了舐嘴,正这样的说着“我们唐家呢,在 吃萝蔔糕的时候其实会加一种很~~特别的调味料下去喔?”

  “调味料?”雁茹歪头,天真的表情让人想摸头呵护一番。

  “是啊。调味料是从这里出来的白汁…这是舅舅我的专门秘方,所以不 用担心出问题啦!”

  动了一下的正心中一点怜香惜玉的念头也没有;他只想好好的

  玩眼前美人的身体,用自己的大把她给翻之后,再用又浓又多的 她的小,让弟媳的子孕育自己的孩子。

  “咦,原来是这样吗…姆~启文干嘛甚么都不告诉我!人家不要在舅舅面 前出糗啦~”有点吃惊的雁茹不地嘟起了嘴巴,煞是可爱。

  “放心吧,这不算甚么…我一会儿把你干到叫似的那才叫糗呢。干,没 事生得那么真的是有够欠干啦。他妈的老子今天不把你的尻干到翻的话老子 名字反过来写…”

  正那下的笑容在雁茹眼中是那么的温和,很快就让她放下心来。

  “那么雁茹,我慢慢的教你怎样吃吧…”举着大恶龙的正躺下“首 先呢,你也要跟着我一起躺下来…对对,股朝着我这边没错…”

  顺从地遵守舅舅的指示,动人的美女让下半身几乎贴到了正的面前,自己 的脸则是对着眼前那丑恶的具。

  “接下来,你就用嘴巴舐我的这里,不久之后它就会出汁来…”正说 道,眼睛却是没有离开那个紧闭着的美妙女“之后你再混着萝蔔糕一起吃就 可以了。超美味的喔!”

  “好的~”

  充了朝气的回答之后,雁茹向那壮的伸出了纤纤玉手,轻轻的握住 之后,就张开了小嘴把那鸡蛋般的巨大头含进去。

  紧贴着的脸颊,热香甜的吐息不缓不急的朝龙首吹打,让正打了个 寒战。

  为了分散注意力好让自己不会早,他朝着神秘的花园伸出了双手,小心翼 翼地打开了那紧闭着的户,让里面轻轻动着的出来。除了那人的 泥泞玉径之外,还能隐隐看见尽头的幽谷花

  改用单手撑开,正把右手的食中二指快速的伸进去。

  “啊!”受到刺的雁茹松开了口“舅、舅舅…?”

  “不用管我不用管我,这只是很普通的按摩而已,你继续吃吧。”正回答 的时候,手指倒是没有停下,继续挖着那美妙的柔软蚌

  “啊,嗯…”闻言,雁茹重新将注意力放在眼前直立的巨大上面,专 心地进行舐,好像在清理它一样;就连黏住了垢的感部位,她亦 用舌尖细腻地抹去。

  一点一点的快累积起来不断刺的神经,让他活动中的手指加快了动 作,在紧窄的花径中进进出出着;从道中出来的水,也开始把他的手指跟 整个手掌打

  彷彿是受到了刺,雁茹嘴巴的吐显然的加快起来,包裹住前端的香 用力着那感的头,丁香小舌则是灵巧地滑动,更钻进了那紧闭的马眼 里。

  “啊、喔啊!”发出了难听的呻声,正赶紧把嘴巴贴到上面开始急 速的舐,把下半身的冲动给分散开去。

  受到了莫大的快攻击,雁茹的口舌动作亦相对的加快,舌尖滑过头下缘 时还特地施力轻摩,施予刺;同时,她身下受到了异物入侵的玉径也一张一合 地收缩起来,健康的大腿也夹紧了正的头脸,彷彿不打算让他离开似的。

  “嗯…咕、嗯嗯~~!”

  很快,听到雁茹大声呻的正就被一阵温温的热了嘴脸。

  “…舅、舅舅…”让具离开嘴巴,从高余韵中慢慢冷静下来的 雁茹向被自己着的长辈道歉,双手则是没有间断的抚着那传来腥臭的玉 袋“我…”

  “不要紧不要紧…啊…按摩会舒服是很、唔、普通的…”

  要害被爱抚的正断断续续的回答,倒是让雁茹放下心来…之前她还以为 自己好像高似的兴奋起来,并不是正常的反应呢。

  “好,快点吃吧,不然一会萝蔔糕就凉掉了。”刚才上涌的冲动又减弱 下来,正马上提醒跨坐在自己脸上的人继续“准备调味料”

  “嗯~”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雁茹重新开始对那巨大的进行爱抚。

  头重新被温热口腔包住,正并没有再进行猛烈的攻势,而是用手指轻柔 地爱抚着,偶尔用舌头挑逗一下那红豆似的核而已。

  享受着长辈的热心按摩的雁茹,则是一边用舌头舐头,一边用手抚摸及 轻捏着那囊,亦不时用嘴表面;同时受到了好几种刺的正 再也忍不住脑中的冲动,自然地把抬起,让顶进雁茹的嘴中。

  “要…要出来了!乖乖的含住,不要那么快掉喔!”

  “咕嗯、唔唔!”

  突然被壮的了嘴巴的空间,几乎无法说话雁茹只能呜咽了两声 示意。

  然后,囊中储积起来的浆迫不及待的跑过细窄的输管,彷彿要抢着把 美丽人的嘴巴给完全染白似的,从马眼中洒出来,很快就佔了她的嘴巴。

  由于正的要求,雁茹并没有掉那大坨,而是很小心的把它们都吐在 盛着萝蔔糕的碟子上面。

  只见一大堆传出栗子花似的强烈腥臭,黄白色的黏稠体就这样被吐在散发 香味的萝蔔糕旁边;虽然颜色接近,可是除了颜色以外就没有共通点的两者放在 一起时,显得格外的诡异。

  “嗯~好香喔!”凑近了碟子嗅了嗅,一阵阵浓烈的鲜味跑进了雁茹的鼻子 里,让她忍不住拿起筷子,将萝蔔糕沾上大量白浊的男汁然后下。

  看着亲手把自己出来的数亿新鲜当成美食放进嘴里咀嚼嚥,正一 想到自己能够让无数健康的虫畅游在眼前美少妇的胃里,他就觉得刚才用力 完的具又充了力量。

  雁茹很快的就把白汁萝蔔糕丁点不留地吃乾净,还将那带有奇怪苦味的鲜甜 蔘茶给慢慢饮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这蔘茶有种微妙的味,舅舅 新鲜给她的白汁也黏黏稠稠的,卡在喉咙不好嚥。

  等了一会儿,设置完甚么的正坐在沙发上面,把她给叫过来。

  “雁茹啊,我们来玩一个新的游戏…”

  在客厅的正中央,一台手提录影机对准了正前方的沙发,忠实地录下了在那 里发生的事情。

  “嗯…各位好,我是雁茹…是唐家的媳妇…”全身赤,任由坚跟下发暴在镜头下的雁茹以M字开脚的方式蹲在正上面,对着录影机 说道“今年二十七岁…现在是…大学的副教授…”

  “小雁雁忘了说三围喔~也不要忘记舅舅刚才说的东西喔?”双手很不规矩 地摸上缘的正说道。

  “嗯嗯…34D,25,35…”回答着,雁茹用手指将向外面拨 开,让道也暴出来“现在…人家要跟舅舅…玩游戏…因为

  小雁雁是很欠干的婊子…很想吃舅舅的大…让长辈的子在人家的子

  游泳…抢在启文之前,让小雁雁生孩子…让舅舅可以玩小婊子生下来的 小包…嗯…”

  或者是刚才的游戏太久了,说完到不行的台词,以为只是在进行角色扮 演的雁茹不知怎的觉得身体很热很软;要不是正的手扶着,只怕她已经整个人 躺在他的身上。

  “舅舅…这样可以了吗…?”

  雁茹转过头向正询问,同时微笑了一下。

  “那么我现在就足你这尻!”

  再也不想忍耐下去的正猛地桿,将已经硬到发涨的具用力顶进了 紧窄的道里。

  “哈嗯!”受到突袭的雁茹发出了呻

  “噗啾”一声,事前已经被到非常润溜滑的,几乎是没有阻碍 似的把整条下,直至部;已经氾滥成灾,半透明的水也随着这充劲 力的一而挤出。

  “唔啊!小、小雁雁你太了…夹得俺好…”

  “舅、舅舅才是呢…把人家…得好舒服…这、这个游戏…真的好

  好玩…就、就好像…嗯啊!在…在爱爱…似的…哈、嗯、嗯嗯… …”

  本来还打算先让停留在道内享受一下久违的青春美,但是正实在 没有耐再忍下去,所以马上就开始了强烈的,毫不留情的开始用头撞击 着守护子门。

  “猜谜!我、我们现在在做甚么呢~?”

  一边进行活运动,正一边追问着跨坐在自己身上的美少妇。

  “唔、啊啊…按、按摩…嗯啊!不、不对吗…人家太舒服了…回答 不出来啦…哈啊!是…是跳舞吗…嗯嗯!嗯、啊、哈…”

  道被猛烈地送着,意识被快美的闪光给得神智不清的雁茹哪里能够好 好的回答?她也只能一边吐吐的胡言语,一边舞动纤让身体任地配合 着长辈的动作。

  “你错了,我们其实是在做…啊!”

  宣佈了真正的答案,有点疲倦但也不打算停下来的正用力的将顶进去 户里面。

  “啊啊!才、才不是呢…舅舅真爱开玩笑…”

  承受着活运动,以自己的美体作出无行为取悦长辈的雁茹,却是一 边摆动板让正更好动作,一边发出了梦呓。

  “人家、咕,对启文很专一的喔…喔、哈嗯…绝对不会…背着他 做坏事…唔,嗯…所以…啊!这、这个…现在我们…哈、嗯…一定 不是…嗯、唔咕…作爱爱…呀啊!”

  然而,那台接驳着脚架的录影机,却是忠实地拍摄下两人的交接之处:

  只见隐约透出亮红色的美白,正不知羞具的巨,男女的 也在连续不断的之下纠一起无法分开,那装了男汁的囊更是一下 一下的撞在美的俏上面,发出了“啪啪”的猛烈帛声。

  “噗滋噗滋”的,于紧窄道中进进出出,开垦着人一边冲撞着贞 洁的花蕾,一边摩擦着那美的蚌;随着开始急促的呼吸,壁的收缩挤也 越告加剧,彷彿是要把内藏的所有精力跟望都榨取出来似的。

  而正间被不停榨取的男,则是用力地进行抵抗,不断刺壁上的无 数充血起来的,让它们将强烈快传到雁茹的脑海中,使她任由控制自 己的行动。

  “小,小雁雁,这游戏差不多了喔…你舒服吗?”

  “嗯!人,人家好舒服…啊、哈、嗯嗯!就、就好像…在被甚么按摩似 的…啊嗯!下…下面、好涨喔…啊喔!”

  “怎么,我们现在像不像在做呢?”

  “唔、唔…跟启文爱、爱爱的时候也是这么舒服…嗯、嗯喔!虽然 现、现在的比较…唔,啊,啊、哈喔!比、比较…舒服…啊!但是…人 家跟舅舅…啊、嗯嗯!不是爱爱…只是…嗯…运动而已…”

  随着录影机的奋力工作,在合之中聊着天的男人也渐渐的加快了动作,犹 如期待着将要到来的甚么似的;而承受着雄风暴的波发人,则是感到害羞 似的,脸蛋儿染上了红

  令她不解的是,明明正舅舅只是跟自己一起运动而已,怎么自己总是会想 到跟启文在晚上干的那档子事呢?

  可是,身体每个部份都好舒服,特别是好像被甚么给按摩着的脯,以及不 知道为甚么一张一合地咬紧甚么的下,正不断传来爱时才会出现的快

  也许,这种运动会让人舒服到好像在爱爱一样,所以她才会觉得自己在被很 大的着似的;但是,两腿间一直传来麻酥的感觉,加上有点酸软无 力的部,让她无法再深究下去。

  “好、好涨…好像…被很、很很大…嗯、哈…的甚么…啊!”

  “那个是“大懒叫”喔。”改变姿势,正让自己可以抱着雁茹进行更猛烈 的送,嘴巴也不放过这个玩的好机会。

  “跟我说吧…”在雁茹耳边慢慢的说了一串话之后,正继续进攻着 人的下半身“…来,试试看,会更舒服喔?”

  唯唯诺诺地点头,有点昏的雁茹承受着快,贴近正耳边的嘴吐出了 对方要求的字句。

  “小、小人现在…正被舅舅的大…啊、嗯啊…大懒叫…啊

  嗯!雁雁…咕嗯…嗯…到快要…好像…好像小孩子 一样撒…啊,嗯嗯!可,可是…这、里…喔,呀啊!是、是客…厅… …”

  “是喔,在客厅撒是不对的喔?那么要怎样罚小雁雁呢?”感到无比刺 的正用力着美,呼吸急促的追问。

  “要…要罚的话…嗯、啊…就快点用舅舅的大…唔、咕啊!用 烂…人家的、尻…哼、哼嗯!然…然后…用新鲜的子…哈 嗯,啊,啊!爆人家的子、子…嗯啊啊!”

  “之后呢?”兴奋到脸都充血起来的正扳开了雁茹的双腿,让承受着具突刺,汁飞溅的部亮出“只是爆你的子舅舅不会高兴喔?”

  “所、所以…啊嗯,呀啊…等…啊,啊、哈哼!等的…小雁雁 怀上…怀上舅舅,啊、唔嗯!舅舅的…孩子…嗯…嗯啊…养大…帮 舅舅、嗯嗯、啊啊!发、发…天天都…啊、可以…洗乾净…人家 母女…呀啊,嗯…发的小、小…嗯!”

  说出这些话之后,她就觉得自己好像快要被一个猛男给到失去神智,即 将高的地步了;这种奇妙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抱紧了眼前的长辈,尝试在这快 感的风暴中,寻求一点安全感。

  殊不知道,她所紧紧拥抱着的正,正是让她高的元凶。

  “是喔?那么就让舅舅好好的…帮你!”

  像火一样的头,彷彿是要逃避咬自己的无数摺,忽地顶破了雁茹最 后的贞洁,灼烫的雄象徵就这样猛然的突进,贯通了那动人的花径,直捣温暖 紧窄的子

  “啊…咕嗯…”声音被那一截给完全打断的雁茹半翻着白眼,随即 被正给扳过脸,强吻下去。

  随着两条舌头再度开始,在雁茹下半身放肆猛攻的男一下一下的撞击 着幼花房,猛摩着那分泌出黏的子壁,狠狠地侵犯着弟媳只属于其丈夫的 重要女器官。

  随着这犹如要撞到心中的送,雁茹只觉得脑海中的某片空白急速地扩大开 来,让她无法继续思考;而这个反应,也很忠实的表现在那开始痉挛的一对玉足 上面。

  “啊,啊、啊、喔、嗯啊~~~!”

  很快的,正就被高溯所引发,几乎是出来的汁给打,让他 浑身打了个灵;同时,搐加剧起来的壁让正受到了跟之前无法相 比的刺,使他脑中只余下的冲动。

  “雁茹,接下来会更舒服喔?”说着,正更用力的,让头不断进出 着那本来紧合着,却被火热具给顶开的子颈;从他背脊传来,既似电又似 冻气的奇妙麻痺感,让他没办法再阻止输管中蠢蠢动,正准备降落在子 上的虫们。

  “咦…嗯哼!?”

  神智还未完全清醒过来的雁茹,只感到某个坚硬的尖端顶在自己很重要,很 柔软的部份上面。

  “我、我要了…!”

  随着正的低吼,被制着的冲动终告完全解放,间玉丸彷彿要趁现 在把内藏的雄给全部榨取出来,贡献在征服人的战役似的一一弹,强 烈的动起来;而无数也冲过了快要被挤破的输管,猛烈而浓密的白浊浆 汁亦大片打落在雁茹幼小的子里面,好像要渗透进去似的,着

  数之不尽的浆不断打落在雁茹的玉谷,黏稠的触感让被中出的人在很短 的时间内再度飞上了快的高峰。

  “不,不行,脑子,脑子好像一片…啊啊喔喔~~!”

  理性再度被引导的高洗成白茫茫的一片,无意识地大声呻起来的雁 茹,任由自己最重要的部位被夺去贞洁,忍受着外人子的入侵。

  过多的浆把子给几乎完全填,随着美的深呼吸,同样是一张一 合的子中很慢很慢的吐出白浊的男汁,顺着高出的水一起滑过仍未缩小 的茎,点滴外面。

  “怎样,雁茹?舒服吗?”让具留在道中享受最后的余韵,正翻过身 来,将雁茹的在自己身下,也趁机让子内的不会外出去。

  “嗯…”被狠狠的内一番,星眸半闭的雁茹发出了低声的梦呓,那双丰 亦因为姿势的改变而被沙发住,改变了形状“很…很舒服…就 好像跟启文…爱、爱爱一样…”

  “舅舅祝你新年快乐,年生贵子…喔!”一想到自己有可能就此让弟媳受 孕,正就自然地再次跳动起来,将残留在输管的男汁出,填进已经 快要被自己挤的子里面。

  “…那,那雁茹也…祝舅舅…早点、找到个好子…啊嗯…”

  而雁茹口中吐出的秽之言,以及被散落在沙发上的波长发所盖住,绯息表情,也一一被手提录影机收记录下来…

  书房内,启文正一页一页的翻阅着那本字里行间都存藏了知识的字典。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看了这本书多久;对他来说,实在没有比这更加令人 激动的东西存在了。

  为甚么他不早一些发现这个事实呢?要是早点发现的话,他就可以用更多的 时间去充实自己了啊!

  “可恶,为甚么我没有想到!”一想到自己错失了不少机会的启文用力拍在 桌上,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响声。

  原来,那么一拍,却是拍在书上面了。

  “…唔…“药蛊养植及护理。零二年修订版”…?”瞄了瞄书名,启 文只念了一次就觉得这书很古怪,怎样看也像是伪造的东西“这书名真够奇怪 的…正舅舅还会看这种书啊…?”

  “喔喔,那本书我觉得漫有趣的样子,就买下来收藏啰。”

  听到回答的启文回过头来,只见光着身子的正抱着全身赤的雁茹走进房 间,两人那紧密结合着的下半身还在烈地进出着。

  “啊,嗯!舅舅!大、大好美味!啊,嗯,呜嗯!小、小要 被…啊!嗯、呀啊…被爆了!”

  雁茹发出的叫声,好像完全没影响到启文似的;只见他出了一副理解的样 子之后,就转头重新进入字典的世界。

  “对了,雁茹说…啊!今天晚上想留在这里过…夜!”说话同时部用 力上顶,几乎是用喊的正问道“没有问题吧?”

  “不,不行!舅、舅舅的!顶到,顶到里面了!”

  “嗯,反正明天是星期六,她也不用回学校。”基本上很尊重子的启文二 话不说就同意了她的要求。

  反正不要阻碍他看书的话,甚么也好。

  “高、高了!小、小妇、啊、嗯嗯!要、要…喔啊啊~~!”

  “…好,明天我也去买一本朗文英汉字典!”

  “完”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两性小说   下一章 ( → )
朱颜血大屁股的同学给予少妇的特老公请用力爱我在建行做保变身事件薄色色女博士我的大奶女友模特儿孟美你好,我可以丝袜姐妹物语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两性小说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两性小说》拜年的故事及两性小说最新章节拜年的故事在线阅读,《两性小说(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两性小说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