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小说》利用职权干了小姨子及《两性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热门小说 > 两性小说  作者:两性小说 书号:13438  时间:2017/4/25  字数:20477 
上一章   利用职权干了小姨子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利用职权干了小姨子

   作者:不祥 字数:17644字 TXT包:

  一、模范女教师

  我是一个国中校长,很巧的是我的小姨子碧柔也是我的部下。

  碧柔待人诚恳热情,人际关系非常好,工作非常努力,是一位模范女教师。

  只是我那妹夫在银行工作,身体瘦弱,结婚几年了还未生育,因此,碧柔还 保有人的身材,平时穿一件衬衫和一条牛仔,显得非常飒,精力旺盛。

  由于是亲戚关系,我总是对她照顾有佳,别人也就见怪不怪了。

  一天晚上,碧柔早早的吃过饭,一番疏洗后,换上了一套米衣裙。

  妹夫看着电视问了一句:“上哪去呀?”

  “到姐姐家去,今年的先进个人还是我的。”

  妹夫白了一眼:“有什么用。”

  事情真巧,我子到昆明去旅游了,家里只有我在看电视。

  “姐夫,你一个人在家呀。”碧柔风姿婀娜的站在那,薄薄的衬衣隐约看见 内里的罩,米套裙下修长的双腿,黑色高跟鞋上的水钻闪闪发光。她的身上 散发着刚洗过澡的香皂气息。

  “啊,碧柔呀,快坐。”

  “你姐去昆明了。”

  我坐在她的对面,啊,她不加防备的分开双腿,从裙下正好看见她的白色内

  “姐夫,今年的先进还是我的吗?”

  “这个么…”我故意思考一下,收回狂热的眼神“初三的李老师和高二 的林老师也都是人选啊。”

  “她们?那两个…漂亮姐?”

  “是呀,有许多老师都和她们关系不错,尤其是年轻男老师们。”

  “姐夫,”碧柔撒娇地说“人家也不错吗,你还看不见?”

  “是呀,你的工作吗,很认真,不过人家说你…”

  “什么啦?”

  “说你很漂亮。”

  “那又怎样?”

  “我要是,哎,他们会说…”

  “哪有什么,谁让你是我的姐夫。”她一字一顿的说,脸得意地表情。

  “那当然,只要有姐夫在,你的事一定搞定!”

  “谢谢姐夫。”碧柔兴奋起来。

  我不由得又向她的羞处看去,啊,人的蕾丝边内

  “来,还是先喝点饮料吧。”我故作镇静,

  “别麻烦了。”

  “没关系,别客气。”我到厨房打开两听桃汁,下身的巴不地硬 起来。

  “到手的白羊,呵呵…”在她的那杯中加入了日本药。

  “来,我们一边喝一边看电视吧,今天演法国名著《红与黑》。”

  “碧柔,你今天不穿牛仔,更漂亮了。”

  “是么,我这不是来姐夫家么。你老是盯着人家看,在学校你就老看人家。”

  她调皮的调侃着。

  “是么?那是你与众不同吗,快喝点吧。”我赶紧让她喝。

  她高兴的喝了起来。

  “姐夫,他们都说你和魏老师、林老师很亲近,她们总是到你的办公室聊天, 是么?”

  “没有的事,不要听他们说,我只不过是指导一下工作,她们总是请教我, 你也要向她们学习呦。”

  “哼,那她们从你那出来后,怎么总是神神秘秘的?”

  “啊,她们总是得到惊喜呗。”

  “什么惊喜?能不能告诉我姐呀!”

  “你这个小调皮!”说笑中,饮料已喝完,碧柔的脸好像有些红,却专著的 看着电视。

  电视中的家庭教师与女主人相爱,调情,进而发展到偷情…

  我慢慢的靠近她,我感到她的呼吸在加快,偷偷的看她的脸,已经泛起红, 药起作用了?我试探地用臂肘轻轻地碰了碰她的胳膊,没什么反应;又进一步 向上,碰到了她的房,她没有看我,脯却微微向前,与我的臂肘轻磨,呼吸 也有所加快。

  我用脚轻轻的碰了一下她的脚,她竟然没有躲开,于是我用手轻轻在她的 腿上,只见她微微一颤,而后双目离,身子向沙发后背软软的靠去。

  我见时机到了,一只手搂住她的粉颈,小心的解开部的纽扣,从领口伸入 她的部,轻轻地抚摸她的酥,解开她的罩的搭扣,一对玉弹跳而出。

  “啊,姐夫,不要。”少妇无力地推着我的手。

  我的另一手摸着她的膝盖,沿着大腿向上,深入裙下,摸到了她的腹股沟, 挑开蕾丝内的边,伸入她的处,四指向下探入火热的

  “啊…姐夫…不…不要…”她涨红着脸,扭动着身躯,双腿紧夹着 我的手。

  “碧柔,我爱你,你的身体多人,我多次在梦中和你幽会,你是我的女神。”

  我的手指分开她的,爱立刻涌了她的口外的挑动,使少 妇动情地呻

  “嗯…啊…不行…啊…姐夫…”她的身体一波一波地颤抖,双腿 渐渐的分开。

  我抱起她,来到卧室的上。

  少妇半推半就的下了浑身遮罩,丰感的身体横陈在我面前。我抓住她 的双腿用力分开,将她的出来。那是经过另一个男人肆意过的,带着 依稀处女回忆的,挂浓浓的,怒放的。我饿狼一样扑向上的白 羊。

  “啊…不要…姐夫…你的巴…太大了…”

  “碧柔,让姐夫好好你。”

  “啊…你…进我的子了…啊…”

  我在她的身上,双手玩她的一双雪白的峰。

  “啊…我的…要出血了…”

  为了尽快占有她,我不顾她的求饶,加快了

  她的确实很紧,可能是妹夫巴较小,她的环状的肌,紧紧地卡住我的 巴头,好在我采取了钩挑、磨的战术,再加上我也出一些粘水,很快她的 就滑起来。

  随着我的,她的身子不停的扭动“啊…啊…”她强忍着,不发出 叫的声音,但是,她的却开始一紧一松的动起来,电麻的感觉一波波的从 下身的小传到小腹、腿,直到麻遍全身,她不自觉地拱动着,和 我配合着

  突然,她的内一阵抖动,一股热乎乎的了出来,由于我的, 我俩的部发出“噗叽、噗叽”的声音。

  “啊…啊…啊…”少妇终于忍不住了,望战胜了理智,飘然仙的 足感把她推向的顶峰。

  不能这么便宜了她,好好的羞辱她,让她今后绝对服从我。想到这,我突然 拔出泛着油光的硬邦邦的大巴。

  女人的朝汹涌的突然空虚,急得她呼扇着一双羽翅,狂涨丹碧,娇羞 的乞求:“啊…嗯…我呀…嗯…”

  我用坚巴头轻探她的,每每刚刚进就急匆匆拔出,那一松一紧 的感觉,猛烈地刺着女人的神经。

  “啊…啊…啊…”女人在上蝶翻“亲哥哥…人家…好羞…

   快…快…妹妹…求你…啊…”

  “你是谁?”

  “我是你小姨子碧柔。”

  “不对,她是一个好女孩,怎么会这么呀?”

  “啊…你坏…你把我…都…”

  “什么了?”

  “啊…”她不住的成……啊…妇了…”

  “什么妇,你就是一个小货,小,对吗?”

  “啊…对…你就是我老公…快我吧…我就爱让男人…”

  “除了你男人和我,还有谁过你?”

  “没有了。”

  “真的?”

  “确实是真的…啊…羞死了。”

  “你是个的小母狗,对吗?”

  “啊…是的…求你快…快我…”

  “我要你我的大巴。”说着,我站在上。

  “啊…多脏呀,那有我和你的…粘水…”

  我一把抓过她的头,用大进她的嘴里。

  “呜…呜…”她娇羞的含着我的巴,任我进进出出。

  不好,她的舌头不停的动我的巴头下端,最感的马眼下方,得我有 些要的感觉。我连忙巴:“小货,让我给你来个母狗吧,哈哈。”

  我让她象母狗一样跪在上,高高的仰起股,叉开两腿,我则跪在她的两 腿之间,一手扶着她的股,一手托着大巴,上下挑动她的

  “啊…啊…”得她水直,沾了我的巴,我刺开她的由于充血 而羞红,粘厚的小巴头入她的口,拱动身“突…突…突 …”一点一点向里,而后又拔出,再

  “啊…啊…啊…”她快的歌唱。

  我的巴已经完全润滑,猛一用力,直到她的心。

  “啊…啊…啊…”

  我双手紧按住她的一双柔软白皙的股,前推后拽,配合我的巴硬 硬的入挑出,我感觉到她的紧紧地收缩,卡在我的大部“噗叽…

  …噗叽…噗叽…“我俩部相互猛烈撞击,发出的节拍,大的 巴夹带着口的,”噗呲“,鼓囊,肆意地撞击她的蒂 ;蹙眉莺哼,摇,”嗷…呕…“哧溜,巴回拖,翻带着蕊, 溅出珠泪涟涟,哀鸣啼啭,幽怨空门。

  “啊…你的…大巴…太硬了…啊…要我的小命了…疼…”

  我也觉得发热,确实够她受的。于是,趴在她的身上,双手玩她的 房,巴紧顶在她的心。巴头沟回则狸地磨蹭着她的中的,马眼 毫无羞的对吻她的心,她的则紧紧地夹着我的巴,并以此为支点,尽 情的挑动。

  “啊…唉…快吧…你把我…死了…啊…”

  这样下去会使她很痛苦,为了给她一个美好回忆,还要让她舒服一些。于 是,我把她翻过来,从前面。她快地双手抱住双膝,用力向外分开,高高 的接我的。我用大巴对准她的挂水的,往去。

  “啊…你好狠…唉呦…我的小…啊…”

  我飞快的,还用手指在她的蒂上划圈。

  “啊…不行了…啊…来了…啊…啊…”

  我的巴被她的紧紧地夹着、着,一股股电麻的感觉涌遍全身。

  碧柔同样动情的歌唱起来,此时,男人特有的神力汇集到巴的顶端,神钩 倒挑娃的G点,一、二、三。

  “啊…啊…啊…”随着我的低吼,我把大巴狠狠地顶在她的心上, 一抖一抖地,猛烈的出滚烫的浓浓的,我的种子全部冲进了小姨子的 里。

  休息了一会,我拔出巴,碧柔大大的叉开双腿,双手捂着红红的脸,浓浓 的白浆从那神秘的了出来。我连忙用卫生纸清理碧柔处的遗物。

  碧柔跑进卫生间,又一通清洗。我把她的内藏起来,给了她另外一条内

  “碧柔,对不起,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你实在是太美了,太人了。”

  她穿好衣服,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

  “姐夫,你,你欺负我,”她的眼里含着泪花。

  “对不起,我太爱你了,我会负责的。不过,刚才你好像也很…”

  “你坏。”

  “男不坏,女不爱吗。”

  “不理你了。”

  碧柔走了。

  晚上,碧柔的丈夫不知为什么,非要和她。但这一次,她却真的与丈夫 有了第一次高

  年度的先进自然是碧柔的了,但这一段时间碧柔总是躲着我。我借口要布置 工作,把她叫到校长办公室来。她还是穿着牛仔,漂亮的身段一展无余。

  “校长,有什么事?”

  “碧柔,你是今年的个人先进。”

  “谢谢校长。”

  “来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我走进办公室的小套间。

  这里是我休息的地方,只有一张小和一张办公桌。碧柔跟进来,我突然将 门锁上。

  “校长,你…”

  “别嚷,让同事们听见,我俩的名誉就毁了。看这是你的内。”

  “你…还我内。”她像小姑娘一样,红着脸抢夺过来,我就势将她抱在 怀里。

  “别急,我还要留作纪念,我知道,你老公不行,有姐夫你不是很好么?”

  说着,就动手揭开她的皮带。

  “姐夫,别这样,别在这,一会儿来人了。”

  “没关系,别人不敢进来。”说着,我的手已经伸进她的处,扣进她的

  “不行…不要…”她红着脸,挣扎着,但水却冒了出来。

  “啊,你了,咱们快一点好吗?”我扒下她的牛仔

  “别全了,就这样吧。”她开始同意了。

  我把她抱到边,把子和内推到膝盖下,让她抱住双腿躺在上,这样 她的正好对着我。我忙揭开子,让它滑落到脚下,掏出巴,对准而入,可能是这一段时间没有,也许是有被人抓住的刺,她里的水 很多,我的特别顺利。

  有了上次的经验,我的巴头总是能钩到她的G点,而她的似乎更 加配合我的而有节奏的动。我的大巴进进出出,得她的两片内 外翻滚,牵动着上边起的蒂与我的包皮摩擦“咕叽、咕叽…”我俩 的动作,竟出了和谐的节奏。

  “嗯…嗯…嗯…嗯…”越来越快,女人扭动身子,俸着我的开始有节奏的收缩、收缩。

  “啊…”几乎是同时,我俩的部猛地紧紧贴在一起,两股热涌而出。

  由于我是上位,而且巴正对她的心,自然是女人又吃亏,她的餐 了我的;而碧柔也用她的反夹住我的巴,得我两腿之间全 了。

  我拔出巴,混着她的,我连忙用她的内给她擦试。她 害羞的连忙提上内,由于我的太多了,她的内马上就透了,我连忙又 了面巾纸给她垫上,她提起牛仔,跑了出去。

  下课了,办公室的老师们见碧柔脸上红,头发有点凌乱,都担心她生病了, 劝她赶快回家,于是,她连忙就走了,只有我看见了她的子裆下有点印。

  过了两天,我们去市里听课,下午结束的很早,于是我就邀请碧柔到家里来。

  她知道我的用意,推说有事,但是在我的哄劝下,还是随我回了家。

  我们坐在沙发上,我说:“你姐下班还早,不如我们。”

  碧柔已经和我过两次了,虽然还是害羞,但是她知道我能给她快乐,所 以就半推半就的和我进了卧室。

  “姐夫,你不是说要还我内么?在哪里呀?”

  “碧柔,给我做个纪念吧。”

  “不行,我姐会发现的。”

  “不会,我已经让她足了,她不会想到老公会小姨子的。”

  “可是,我老公那天问我,为什么我这比以前松了。”

  “你怎么说?”

  “你坏,你把人家都大了。”她撒娇的打了我一下。

  我就势抱住她,伸手在她身上摸起来。

  “那你就说了我和你…”

  “你坏,我说是他的小了,害得他天天吃补药,他的现在也比以前硬了。”

  “我再教你一些花样,保证他以后对你服服帖帖。”

  “是么?!”

  我拿出一些A片VCD,就放起来。

  碧柔一边看,一边和我模仿起女主角的动作。

  我要给她口,她害羞地躲闪:“这脏,我还没洗呢。”

  果然,少妇的由于我的摸,本能的分泌出不少白带,带着腥臊的气味。

  她赶忙到卫生间清洗干净。

  碧柔一边看着A片,一边任由我抱着她的。由于碧柔的刚洗过, 没有一丝味道,所以我开始用嘴、舌、鼻轮番攻击她的蒂、得 她水翻涌,连连呻

  她含住我的巴,尽情的替我口,不一会我的大巴就威风凛凛了;我不 能让她出我的子,于是开始和她玩起花样

  这片子恰好也是讲一个姐夫与小姨子偷情的故事,可能受到A片的刺,碧 柔已不再害羞了,竟与我玩起颠鸾倒凤,女上男下来,让我舒服了好一阵子,当 我养足精神,改由我从后面她,她一边看着女主角被男人得浑身动, 的叫,一边不自觉地由呻变成叫起来。

  “啊…嗷…我太美了…美上天啦…大力点…快…快吧…

  啊…啊…你小姨子吧…我都给你了…“

  “啊,小妇,小,让姐夫死你,把你烂了,得你汤, 得你怀孕,得你小。”

  “大巴姐夫…小让你麻了…你绕了我吧…以后我天天让你

  …”

  “我要到你家,在你上,替你老公你,给你老公戴绿帽子。”

  “啊…啊…啊…啊…不行了…来了…来了…啊…”

  “啊…啊…啊…啊……啊…”

  “你全都人家里了,麻死了,这次非怀了你的孩子不可…”

  两天后的早晨,碧柔今天开始放暑假,我等到妹夫去上班走了,由于我有他 家的钥匙,悄悄溜进去。碧柔还在上睡着,我光衣服,钻进她的被窝。碧柔 没有穿内,我搬开她的腿,从后面叉进入我的腿,这样我正好可以从侧面 她。

  碧柔睡梦中说道:“你怎么又来了。”

  她把我当成了她的老公。用手一摸,哇!她的粘糊糊的,妈的,她刚跟 老公。我用手挑逗她的,不一会儿,她就水莲莲了,我就势用大了进去。

  “啊…怎么这么大…是你…”她清醒了“你上了我的…你坏…

  …”

  “你老公刚才你了?”

  “哼,刚才他才了几下,人家还没尽兴呢,他就了,得我好难受。”

  “我陪你吧,保你尽兴,哈哈。”

  “你坏死了,你把人家疯了…啊…啊…”

  忽然,外边传来妹夫的声音:“碧柔,快开门,我忘带钥匙了。”

  碧柔迅速起身下把我的衣服放进衣柜,开开门后,又迅速回到上,把我 盖在被下,还故意翘起二郎腿,为我搭起一个天棚,妹夫走进来,找到钥匙就要 出门,我看不见外边的情景,但碧柔就在我面前,于是我就用手玩起她的 蒂来。

  “碧柔,赶快起吧,我给你买了早点。”

  “谢谢老公,早点回来。”

  “嗯。”妹夫赶去上班了。

  “坏死了你,人家正害怕呢,你还玩人家。”

  “你了这么多水。”

  “你坏,哈…不怕我老公捉。”

  我返过身来,

  “有这么美的小姨子,明目张胆的给老公戴绿帽子,好刺、好过瘾。”

  “大胆姐夫,小姨子的都叫你给烂了。”

  “模范老师,背后竟然偷情,前一锅没刷,又蹦一锅。”说着,我一边她, 一边玩她的蒂。

  “嗷…嗷…不要…不行了…啊…”

  随着我俩互相调情,我的巴加紧,碧柔的又开始猛我的大巴, 我们同时达到了巅峰,互相对了起来。

  圣洁的女教师就这样被我征服了,此后在我家、在她家、有时甚至在学校, 只要有条件,我就会毫不客气的扒下她的她的,嘿嘿,她只好天天带着 卫生巾了。

  一年后,她生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她们都说像妈妈,只有我看那孩子象我。

  但是在学校老师们看来,碧柔依然是努力工作的好老师。

  二、美丽的天使

  我的另一个小姨子叫碧珍,是一家大医院的护士,她的男友是搞计算机的工 程师,与男朋友谈恋爱一年了,定于明天结婚,我作为大姐夫,当然忙里忙外, 非常热心。

  婚礼非常热闹,短不了推杯还盏,几轮下来,新郎官已酩酊大醉,被人抬进 房。

  几个调皮的年轻人围着新娘子,轮番挑逗,本来就非常害羞的新娘更是苦不 堪言。我急忙把大家劝解,并安排好婆家、娘家的人陆续撤离。

  我太太急着陪喝醉酒的岳父回家,现场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新娘子也喝了不少酒,斜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新婚三天没大小,我准备逗一逗新娘子。

  我悄悄的锁上门,拉上窗帘,又来到房看了看。新郎官正在呼哈的打着鼾, 蒙头大睡。可怜新娘子新婚夜竟没人陪伴。我悄悄关上房门,来到客厅。

  睡中的新娘子穿了一件深红色的晚礼服,她的一支脚放在茶几上,另一腿 蜷起在沙发上,宽大的下摆被起,出修长白皙的腿,隐隐约约可见她的粉 红色的内,双手抱头枕在沙发的扶手上,好一个睡美人。我走过去试探地小声 唤她上,她竟没有反应。我的呼吸开始加速,巴也硬了起来。

  我轻轻解开她的上衣,伸手摸玩她的房,罩,轻捻她的头,渐渐 的头硬了起来。开长裙的下摆,盖在她的脸上,粉红色的T型了出来, 那是一种只有处一点点布,上面只有两吊带的感花内,薄薄的羞布无法 掩盖内里的,几穿过小孔和窄窄的边缘,了出来。这是圣洁的新娘 子,要给新郎的初夜惊喜,但她现在挑逗的却是我这个的姐夫。

  我轻轻的把那块在窄窄的羞布拨到一边,哇!新娘子的就在我的眼前。

  浓密的下,的小被挤成粉红色的条,坐落在颜色稍深一些的舟 状环形邱中,那就是她的大,将手指沾,轻轻抚她的,二指扒 开紧闭的小,另一手指沾上唾,轻柔她的门,啊,新娘子动了一下,右侧 的玉腿又向外分了一些。我停了一下,继续运动,渐渐的,新娘子的小内侧 和口中涌出了亮晶晶的透明粘,合着粘,我的食指慢慢地入了新娘子 的里,来回起来。拇指配合着,按她的蒂,渐渐的,新娘子的身子微 微颤抖起来。

  可能新娘子在梦中正在与老公进行,娇的小此时渐渐得充起血来, 两片小象两扇朱漆玉门,缓缓张开,顶端的情豆,鼓鼓的探出头来,充血而 鲜红的也张开口,更多的了出来,含丹碧蝉,振翅飞。

  我将头埋入新娘子的处,狂她的,咸腥的、的小被我的狂舌 搅,轻咬,慢磨眼,羞红的小口,出一丝臊浆、唾、臊水 混合在一起,被搅动的咕咕作响。

  新娘子扭动身子,双腿一开一合的夹我的头,用拱动接我的挑逗,我 抬起头来,又用两手指捅进了她的,扣摸到她的G点,得她口中不轻 轻的呻

  时机成了,我把醉酒的新娘子抱到地毯上,让她跪在那,高抬起部,顺 利的解下她的小内,像戴马缰一样系在她的头上,早已浸透水的羞布,像口 罩一样正堵在她的嘴上,味,更加刺新娘子的情,我用大巴挑逗 她的,头晕的她扭动着股,口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嗯…快…啊 …”

  我一手扶着她的股,一手握着我的巴,对着她的向上噘起的,以 巴头挤开她的两片门,上下沾她的水,滑溜溜的顶在她的口上,巴 头的尖部已陷进去,有一圈烫烫的环,紧紧地套在巴头的二分之一处。

  此时的新娘子,尽情的享受着梦中情郎的挑逗,凶猛的火焚烧着她的娇躯, 她期待着新郎给她更猛烈、更强力的刺,将她撕扯成无数碎片,和他融化在一 起。

  “碧珍,麻吗?”

  “麻。”她使劲的点头。

  “美吗?”

  “美。”

  “要不要?”

  “要、要。”她摇动着股,一起一伏。

  “好,我死你。”我握住大巴,按住她的股,向前用力一,只觉得 她那一松又一紧,我的大巴带着口的了进去。

  “啊…”碧珍一声惊呼,幸好有‘口罩’消声器。

  我太兴奋了,像一个高傲的骑士,催动下的马,用坚的大巴猛 烈的着新娘子的粉,连了100下,就在她的来。

  我拔出大巴,新娘子瘫倒在地,我摘下她的内口罩。

  “啊,姐夫,你…你…”新娘子羞红了脸,连忙捂住“都 里边了?!羞死了…”

  她连忙跑到洗手间,清洗下身的赃物。

  我穿好衣服,收好她的内,便逃之夭夭了。

  随后并没有出现什么事,碧珍一见我的面就十分害羞,我倒是很高兴。

  一天晚上,几个哥们出去聊聊天,由于由一个人家中有事,而后就各自回家。

  我开着车子正好路过圣安东医院,这不是碧珍所在的那家医院吗,于是我就 开了进去。

  碧珍值班所在的病房在大楼的十六层,我从后备箱中拿出一个小包,然后走 进电梯。由于已经很晚了,十六层各病房的灯都已经熄灭,只有楼道中的几盏壁 灯发出昏黄的亮光。

  “碧珍,咱们还是分开值班,你值前半夜,我值后半夜,好吗?”

  “好吧,你到6号房吧,今天那没人住,刚打扫完卫生。”

  “太好了,谢谢你。”

  我连忙躲进洗手间,只见门外一个漂亮的护士小姐走了过去,进入到6号房 间。

  三、意外收获

  我走到护士值班室,昏暗的屋内只有碧珍一人。办公桌上一盏调光台灯发出 橙的光芒,碧珍头戴一定白色的燕帽,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护士服,一只手在桌 上点击着鼠标,聚会神的上网;另一只手伸进了裙下。只见她一脸陶醉的斜靠 在座椅上,一条玉腿搭挂在扶手上,的丝袜,小巧的绣足微微的颤抖, 黑色高跟鞋上的水钻,闪着晶亮的星光。

  我悄悄的走近,她发觉了,猛地出手,站了起来。

  “啊…是你,姐夫!”她惊慌的拿着一只没有帽的原子笔,认出是我后, 羞红了脸。

  “珍珍,值班啦。”我走过去“看什么网站?”

  珍珍急忙要关掉网页,我一把抢过鼠标。原来,她正在看成人小说,我仔细 一看,这不正是我写的《害羞的小姨子》么!

  珍珍娇羞的说:“姐夫,这个校长是不是你呀?”

  “你说呢?”我狡诈的反问。

  “原来二姐早就和你…”

  “那个新娘子也不错,房里换新郎。”说着,我将她搂入怀中。

  “去你的,你坏,人家第一次就被你给了…”她娇羞的挣扎着,用粉拳 轻打着我的前

  “从那以后我就天天想你,你却总是躲着我。”我搂着她的,抚摸着她的 部。

  “还说呢,你那天快活了,害得人家担惊受怕。”她靠在我身上。

  “那天,好像你也很高兴,还让我使劲。”我的手摸进了她的裙下。

  “你坏死了,你都把人家晕了…”她的房柔软的顶着我的口。

  “大姑娘家,第一次就晕了?”我的手指钩开她内的蕾丝边。

  “是你的…那个…太厉害了。”她用羞处拱着我的手,

  “是么,你也想姐夫了?”手指摸进了滑的小

  “嗯,你得特麻,我老公不行,害得人家总是想…”她的水更多了。

  “你这里怎么还有个笔帽?”我用手指拨着。

  “都是你吓得,我一紧张,把它给夹掉了…嗬嗬。”她看了眼桌上的原子 笔,羞红了脸。

  我一捅,竟滑了进去。

  “啊,进去了…”她急忙一夹,却夹住了我的手指。

  “快给人家出来,会发炎的。”她又急又羞的包着我的胳膊,晃动着哀求 我。

  “好吧,我试试看,到上去。”

  我锁好门,把检查的帷幕拉上,姐夫的工作开始了。

  狭小昏暗的空间里,小姨子双手捂着通红的脸躺在上。

  我分开她的大腿,左手把她白色小内的裆部向左扒开,出了与我有一面 之的爱处。她的好像更多了,漉漉打着卷,护卫着羞红的小。二指分 开她的出少妇的口。右手中指入,拇指按住了她的羞豆。一边挑逗, 一边捅进扣挖。

  “噢…啊…”少妇在上呻

  “快…快点…”她扭动着身子。

  “这个位置不好,你总是夹我手,刚到又掉进去了,你的衩也碍事。”

  我假装无奈的说。

  “那…我了…”

  没有了遮挡,我继续,充血的小更厚了,梦蝶般自然的展开了翅膀, 水不断的涌出,小一松一紧地家着我的手指,珍珍被我得有些晕了。

  “姐夫,出来了吗,人家麻了。”

  “你这太紧了,要放松。”

  “不行,你得太麻,松不下来,你用两指头夹。”

  还是不行。

  “珍珍,你的小太紧了,而且太靠里了,让姐夫给你通一下就好了。”

  “怎么通?”

  “只有姐夫用…唉,反正你也试过了。”

  “嗯,羞死了,你要带套,会怀孕的。”

  我从包里拿一个套套,子,套在的大巴上。

  我让她坐在边,劈开大腿,看着我的大进她的小里。

  “啊…姐夫…你的好大…小受不了了…噢…啊…”

  我加紧,加上里边有个异物,很快,珍珍就要来高了。

  “啊,啊,啊…”随着珍珍的呻,她的小一阵搐,我知道她快要 了,就及紧紧抱起她,用巴头顶着笔帽。随着她的悸动,我把她向上一点 一点的抬起,巴一段一段的往外褪,可是她却要往下坐,我坚持把巴着褪到 口。

  “不要出来…我要…我要…”

  还差巴头的一段了,我猛地巴,原子笔帽突地向下滑落,怎奈粘 的粘着和珍珍小口迅速的闭合,笔帽竟卡在口上。

  我把她放在上。

  “别停…姐夫…小妹好难受,快出来吧…”小姨子在上手捂着肚 子,不停的扭动。

  我偷偷拿出了笔帽,一把揪下了套套,把笔帽进去。然后飞快的上

  “我来了,”说着就又分开她的大腿,巴毫不犹豫的了进去。

  没有了异物,我可以放心大胆的了。

  珍珍感觉比刚才更好,真实的大壮而不失细腻,坚而不失温润,膨 大的巴头来回钩挑,撞击着心的小口,又每每恰到好处的卡在口儿不会逃 出,少妇的G点整好被钩在巴头沟上,一波一波的电麻,从小姨子的里电波 一样传向全身,直到脚趾和发梢,

  “噢…哟…哎哟…哎哟…啊…啊…啊…啊…”小姨子全身 紧张,像哭一样皱眉咧嘴,压抑的发出撕心裂腑的呻

  她的小也夹得更紧,一阵阵的颤抖,我连忙用大巴猛,突然,正当 我用马眼顶住她的心时,一股热乎乎的到我的马眼里。

  “啊…不行了…不行了…啊…”她使劲的抱住我,双腿紧夹。

  我被她的进攻打了个措手不及,受到心的唾啐,头晶水的巴竟不听我 的指挥,用重炮顶开了小姨子的心,不顾一切的发、发、发

  “噢、噢、噢…”小姨子的心被姐夫温暖的入、膨、填、溢 出。

  小姨子激动地晕了过去。我则继续用马眼顶住她的心,享受着心的热吻。

  小姨子悠悠的醒来,我吻着她的嘴“珍珍,你太好了,姐夫爱死你了。”

  “哎哟…姐夫…你把我又晕了…”她也享受着美妙的感觉。

  “那天到你家里玩儿?”

  “嗯,会让老公发现的。”

  “那就上我家来吧。”

  “你不怕叫我姐看见?”

  “自家人吗,她不在时再玩儿么。”

  “嗯,好吧,笔帽呢?”

  “这那。”我拿过套套递给她。

  “啊?你没带套?!”

  “姐夫不带套,小姨子嘛还要,嘿嘿。”

  “你坏死了,我夹你。”她说着,小真的夹了我巴一下。

  “哇,你的小真的会动。”我起身吧来,把她的双腿往上推,让她 的小向上对着我,然后用手扒开她的

  她那水的小竟配合着一收一张地动,我正凑近观看“噗!”的 一下,从她的小里竟出一股水,了我一脸。

  “噢!!”我吓了一跳“小,还敢我。”

  “哈哈哈。”小姨子笑了“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你那么多,人家忍不住 了…”

  我用纸擦了脸,准备还以颜色。

  这时,传来了敲门声。珍珍吓得变了脸色,迅速的穿上内。我则拿起衣服, 帷,钻到下。

  “姐姐,三姐,是我小梅。”珍珍打理了一下衣服,穿上鞋,走出检查的 帷幕。

  “是小梅呀,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她假装刚睡醒,打开门让小梅进来。

  小梅是碧珍的表妹,在工商局的稽查科工作。

  “表姐,我有点害怕。”

  “怎么了?”

  “我怕怀孕。”

  “你,你说什么?还没结婚呢?怎么?跟谁呀?”珍珍打机一样的问。

  小梅秀红了脸:“是,是,我姐夫大伟。”

  “怎么会?今天他们不是刚结婚么?”

  “是,可是,那天,姐夫他,趁家里没人,把我麻的,然后就解开我 的子,扒下来,就…”

  “你被他给…?”

  “还没有,这时我爸来了。”

  “他没有得逞?”

  “可是,从那以后,我的这,”她摸了一下羞处“没事的时候,总是想他, 一想就麻麻的,忍不住就用手摸,越摸就更麻,还了好多水。”

  “傻丫头,你这叫自,女人都有的。”

  “可是今天,我姐喝醉了由我照顾,他家又没别人,我经不住他的惑…”

  “今天是你姐的新婚,你怎么能?”

  “可是,那天他已经上了,只不过没捅破,我已经是他的了,他还了呢。”

  “那今天呢?”

  “今天,他,”小梅的脸更红了“他把我扒光了,他的大巴好大,把我 都晕了。”

  “小姑娘跟姐夫偷情,看今后谁还要你!”珍珍被说的有些起,嫉妒地说。

  “表姐,我就是要你看看,我这是不是让他给坏了,能不能修补一下,要 不将来我怎么嫁人呢。”

  “小梅,上让姐姐给你看看。”

  我从下围幔下向外望去,只见小梅穿着紫的晚礼服,的丝袜,黑褐 高跟鞋,修长的双腿笔直秀美。小梅上,珍珍走到边。

  “咦,你的内怎么是男士的?”

  “我的让让他拿走了。”

  “好的姐夫。”她说着,用脚伸进下探我在哪。我抓住她的脚,在裙子 的遮盖下,顺着她的腿摸进了她的小

  “哇,他把你的处女膜给破了,还有这么多男人的。”

  “表姐,那怎么办?”

  “哟,你好呀,小了。”珍珍拨着。

  “你得人家好嘛,羞死了。”

  “没关系,我这有消毒手术包,可以给你做处女膜修复手术。”

  “那太好了,你给我做吧。”

  “傻丫头,你要是哪天又见到你姐夫或者别的男人,忍不住又叫他给破了, 我不是白给你做,而且你也痛苦,不如先就这样,能享受女人的快乐,等快结婚 时,我再给你做处女膜吧,保证让他‘一针见血’。”

  “又叫人家疼一次,这个坏姐夫,害死我了。”

  “他刚才又疼你了?”

  “人家刚才是第一次么,刚刚被他给麻,他就了。”

  “什么?我的好妹妹,他还没让你‘飞上天’呢?”

  “嗯,还差一点。”

  “没关系,第一次么,还可以。”

  “表姐的第一次‘飞上天了’?”

  “嗯,当然,特刺。”珍珍的小一下涌出好多水。

  “姐夫好呀!”

  “傻丫头,不是他。”

  “啊?!表姐也?”

  “跟你一样,”珍珍用地手摸着小梅的小“小臊,还夹姐姐的手 指。”

  “噢,你又把我给了。姐姐你怎么跟我一样?”

  珍珍凑到小梅的耳边,低声说:“反正你也破身了,想再来一次和姐夫做 的高么?”

  “嗯,其实,要不是怕姐姐发现,我真还想要姐夫再我几次。他的大巴 好。”

  “要不这样吧,今天你赶上了,我的那个哥哥一会儿来,我把灯关上,先和 他几下,然后我下来,你神不知鬼不觉地上去,不就行了。”

  “羞死人了,他发现怎么办?”

  “姐姐有办法,你就来吧。”说着,珍珍把内下来“嗤!”的一下撕 下那条沾的卫生巾,就着粘粘在小梅的双眼上。

  “哟,这么脏,粘糊糊的,姐姐好呀,怎么还有男人的味道,味儿, 姐夫第一次完我,我的内上就是这个味儿。”

  “你姐夫完我还没来得及换,你也尝尝大姐夫的吧,嘻嘻,一会儿把这个 蒙到他眼上。”

  “三姐,你好坏,把人家又勾搭起来了。”

  “好妹妹,你和姐夫是怎么玩儿的?”珍珍悄悄把我从下拉出来,指了指 上的小梅,对我做了个鬼脸,让我先出去,比划着打电话。

  我出了帷幕外,拿手机按了一下快捷键。珍珍的手机响了。珍珍叫小梅钻到 下,关上灯,假装打开门,又锁上。我光衣服,和她上

  我俩在上故意的语:“你是我的新娘,我要得你上天。”

  “嗯,不要太鲁,人家还是处女呢。”

  “哦,宝贝儿,上次好玩么?”

  “你坏,自从和你玩了一次,人家这就总出水,总想让你。”

  “是么,想我的大巴了,我这次要把你的小出水儿来。”

  “嗯,新婚偷情,你好坏。”

  我抓下她的罩,抱住她一阵热吻,她的房、小腹,接着分开她的一双玉 腿,扒开内她的

  “怎么今天这么?”

  “都是你…玩的…人家…羞死了…”她害羞的扭动着,得小“ 吱呀,吱呀”响,下的小梅忍不住摸着自己的小

  “我要蒙上你的眼睛,不许你看。”

  “这么黑,我看不见。”

  “不行,人家就要。”珍珍拿过那个糜烂的‘瓜条’,糊到我脸上。

  “喔靠,这是什么?小垫,这么臊!看我不死你!”

  “噢,哥呀,大巴!噢…”我骑上就,珍珍快的叫。有小梅的旁 观,珍珍几下就兴奋得了。

  “哥哥,你等我一下,我要给你个新感觉。”

  “是么?我等着啊。”珍珍下,让小梅出来和我,她在旁边偷看。

  小梅上了,见我蒙着眼睛还偷偷的乐。其实我更乐,大得像个高 炮。我摸到她身上,动手就扒她的衣服,还故意说:“小,这么快就换衣服 了。”

  小梅本来已经解开衣服,就等我来扒光呢。我顺手抓住羞布:“哇,还换了 条大衩儿?”

  “嗯。”她轻轻的挣扎。

  “解放大衩,小半啦,劈腿带扯,那也不挨那。军队娘儿们战斗装 呀!”

  “嗷…羞死了…你坏…”她双手捂住了脸。

  我用手一撕前口,她的衩成了两半。

  “这下方便啦!”

  “噢…”小呢子吓了一跳,小上一阵凉爽,立刻涌出了一股白浆。

  我心想:不能就这么便宜她,要好好地羞辱她。我运起十指神功,借着黑暗 的魔力,肆意的蹂躏着姑娘娇柔的小

  “嗯嗯…啊…噢…噢…”姑娘像二月小猫,劈开大腿,动情地哼唱 着寻咏叹调。

  我立即建议来玩儿69式。好在有珍珍在旁边辅导,姑娘光身子,第一次 这样把股对着男人的脸,自己正对男人的巴。

  珍珍见小梅很投入,就悄悄的亮了壁灯,示意她没事。

  她摸一摸足有20公分的大巴,颤抖的玉手握住一温暖的巴,光亮夺 目的巴头,像一个头戴钢盔的贼兵,脖子缩进翻着红边的帽沿里,又像一门高 炮,在草丛中晃动着寻找鲜

  刚才姐夫的巴是不是也这样?自己的小了都还没仔细的看过!姑娘 的心中涌出一丝哀怨,自己就这样被迷糊糊的了,多亏在表姐这有所补偿。

  壁灯装在我这一边,她的小在我面前暴无遗。哇!新娘子的小就在我 的眼前。雪白的股中,暗红色的菊花微微颤动,下面稀疏的夹着的小 ,被扯开成红色的片,呈倒三角状张开,略带血丝的花蕾,噘着苍白的小 嘴儿,出晶莹的水儿,上挂着浑浊的白浆,那是与男人偷情留下的罪证。

  不过那紧缩的小,仍然透出姑娘的本质,这就是新娘!

  我用将手指沾着,轻轻抚她的小,二指扒小,另一手指沾上唾, 轻柔她的豆,新娘子的小内侧和小口中涌出了亮晶晶的透明粘,合着 粘,我的食指慢慢地入了新娘子的小里,来回查起来。

  拇指配合着,按她的蒂,渐渐的,新娘子的身子微微颤抖起来,娇的 小此时渐渐得充起血来,两片小象两扇朱漆玉门,缓缓张开,顶端的情豆, 鼓鼓的探出头来,充血而鲜红的小也张开口,更多的了出来,含丹碧 蝉,振翅飞。

  我将头埋入新娘子的小上,狂她的小,咸腥的、的小被我的狂 舌搅。

  轻咬小,慢磨鸟眼,羞红的小口,顾出一丝臊浆、唾、臊水混合 在一起,被搅动的咕咕作响。

  新娘子扭动身子,双腿一开一合的夹我的头,用小拱动接我的挑逗,我 抬起头来,又用两手指捅进了她的小里,扣摸到她的G点,得她口中不 轻轻的呻

  这边,珍珍教给她吻我的巴。我的大巴热乎乎的,被一个小口一会儿紧 ,一会儿用热乎乎的舌头摩挑巴头的马眼,麻呼呼的,弹跳着越来越硬。

  她又出了新花样,小嘴“唏溜、唏溜”地狠,同时,温柔的小手还摸我 的囊,一会儿又我的卵蛋,得我的卵蛋涨,象要爆炸似的,然后顺着 囊的索,温柔的吐,被她引导着,进了管,我的巴就像 高的重机,被她蓄了子弹,她要再就要走火击了。

  “嗷,嘶。”我被她得不由得叫了起来。

  她握着我的巴,嗤嗤的笑了。

  我可不能被她,于是使劲蒂,把她麻的弓起身子。

  “噢…哥哥,你快我吧!”望充盈了玉体,姑娘已经没有了娇羞和矜 持,她渴望那壮的巴,再一次她的小

  我把她翻过来,白色的上娇躯横陈,玉腿分张。我提上马,对准她的小 来回的冲撞,引得她连连和我对

  “小,要哥哥的大巴了!”珍珍在旁边着小梅的房。

  “啊,我要,好哥哥,吧…啊…”

  “还是看着哥哥你吧。”我示意珍珍在后面托起劈开大腿的小梅,自己站 在边,让小梅看见我的大巴挑逗她茸茸的小

  我扒开她的,让大巴蘸着粘,挑动她的蒂,用巴头, 然后轻顶她的小,一顶一出,渐渐的扩大她的口。

  “噢…大哥哥,羞死我了,我,快进、进来吧。”水涌出,不住的扇 动双腿,巴水灵灵的。

  时机到了,在她和我对的一刻,我巴头的三分之一正好进她的里, 一层柔软而又紧箍的东西卡在我的巴头上,哇!那是她的处女膜!我兴奋得使 劲一,只觉巴一紧,又一松,巴头一热,就进了小梅的粉

  “啊…疼…啊…啊…”小梅叫了起来。

  我的巴头卡在她的小里不敢拔出,小幅度的巴上沾了粘水, 越来越滑,越来越深入。

  我那鼓槌构造的巴,天生是女人小的福星,处女紧、暖的小,被刷 一样的冠状沟刮蹭,勾引着女人的,再加上我用时,故意用包皮带 动她的两片小,卷进翻出,让蒂随着摩擦小巴的包皮以及, 俗话说娘们儿是扯。其实就是因为扯了娘们儿才

  了几十下后,小梅就已经感到小麻了。

  “啊…哥哥…啊…老公…怎么比…上次还麻?啊…”她竟达到 了一次高

  “姐夫,小妹也要,你快我几下吧,我这好啊。”珍珍也忍不住了。

  “好妹妹,你姐姐也受不了了,看看你姐姐的样吧。”

  珍珍象母狗一样骑在小梅身上,高高的仰起股,叉开两腿,双碰着小梅 的房。我则跪在她的两腿之间,一手扶着她的股,一手托着大巴,上下挑 动她的小。小梅大劈着双腿,从珍珍的身下,看着我的大珍珍。

  “啊…啊…”得珍珍水直,沾了我的大巴,我刺开她的由于 充血而羞红,粘厚的小巴头顶入她的小口,拱动身“突…突… …突…”一点一点向里顶,而后又拔出,再顶。

  “啊…啊…啊…”她快的歌唱。

  我的巴已经完全润滑,猛一用力,直到她的花心。

  “啊…啊…啊…”

  我双手紧按住她的一双柔软白皙的股,前推后拽,配合我的动,大巴 硬硬的入拨出,我感觉到她的小紧紧地收缩,卡在我的大部。

  “噗叽…噗叽…噗叽…”我俩部相互猛烈撞击,发出的节拍, 大的巴夹带着小口的“噗叽”进小里,鼓囊,肆意地撞 击她的蒂;蹙眉莺哼,摇。

  “嗷…呕…”

  “哧溜…”大巴回拖,翻带着小,溅出珠泪涟涟,哀鸣啼啭, 幽怨空门。

  “啊…你的…大巴…太硬了…啊…要我的小命了…”

  我也觉得发热,确实够她受的。小梅在她的身下,双手玩她的房, 下身不住的向上拱动。

  “啊,姐夫,我也要。”

  上下两个在晃,我故意掉下来,几下小梅,而珍珍又要我她,两个美 女共事一夫,我死了。

  我的巴头磨蹭着她们小中的,马眼毫无羞的对吻她的心,她们 的小则紧紧地夹着我的大巴,并以此为支点,尽情的挑动。

  “啊…唉…你把我…死了…啊…”珍珍狠狠地抱住小梅,两对 尖房挤在一起,股高高的噘起,出的水落到小梅的小上。

  “姐夫,人家还呢。”这时,小梅急的哀求。

  珍珍爬到一边,看我们继续

  “小,让我的美了?!”我深深地进小梅的小

  “小妹,我来了!”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互相热吻。

  炙热的娇躯猛烈扭,柔软的房如同两个垫,缓冲着男人猛烈的

  “哥哥…快呀…小妹…麻…啊…啊…”小梅的呻加快。

  于是,让她抱住双腿向上,我则扶着她的腿,捣蒜一样大力,发出“啪、 啪、啪”的声音。

  “啊…哥哥…美死了…快呀…快呀…我好酸…啊…不行了… …啊…”

  我加快大力的,姑娘也疯狂的拱着小

  珍珍看得发起来,竟然蹲在小梅的脸上。

  “妹妹,给姐姐。”

  小梅看见姐姐的小,就像看见自己的一样,兴奋得抱着她的股,把头贴 在她的小上,卷,麻舌搅,稀里哗啦,水四溅。

  “啊…妹妹…啊…”

  这边,我“啪、啪、啪”的猛,赤条条,巴抖抖猛

  “啊…嗷…嗷…嗷…嗷…嗷…”姑娘的呻变成压抑的狂叫, 小一阵搐,双腿紧夹我的部,双手紧紧的抱住我。

  我的巴被麻麻的夹着,奋力突围,一股温热的到我的巴马 眼口,我再也忍不住了,巴硬硬的顶住她的心,一抖一抖地起了滚烫的浓

  “啊…”珍珍被小梅得忍不住了出来。

  “噢…”小梅被得晕了过去。

  处理完后事,珍珍问小梅:“怎么样?姐夫的美么?”

  “美,真是给上天了。谢谢姐夫。不过,姐姐的也好呀。”

  “那以后还可不可以继续玩儿?”

  “行。”

  “要不,你就送小梅回家吧,不过不许再欺负我妹妹啦。”

  “姐夫不会的,对么?”她到替我说话了。

  我得意的点点头。

  珍珍是又好气又好笑“真拿你没办法。”

  小梅一晚上两次被,很累了,我直接把她送回家,并约她以后再见。

  【全文完】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两性小说   下一章 ( → )
朱颜血大屁股的同学给予少妇的特老公请用力爱我在建行做保变身事件薄色色女博士我的大奶女友模特儿孟美你好,我可以丝袜姐妹物语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两性小说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两性小说》利用职权干了小姨子及两性小说最新章节利用职权干了小姨子在线阅读,《两性小说(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两性小说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