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小说》后爸是怎样炼成的及《两性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热门小说 > 两性小说  作者:两性小说 书号:13438  时间:2017/4/25  字数:14013 
上一章   后爸是怎样炼成的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后爸是怎样炼成的

  作者:马秀风
首发:sex8
字数:12359

  写在前面的话:这篇文基本上算是我的亲身经历。很长时间以来一直想把它
写出来,但是总也觉得写不好。后来在和一个网友聊天时,在他的引导下,居然
比较完整地把整个事情过程回忆了出来,所以也就懒得再写了,把聊天记录稍稍
整理了一下。大家也可以看到里面还带着些聊天的语气。糙归糙,但是总归是最
的内心反应。希望大家看了,无论是觉得好也罢,烂也罢,多说说自己的感觉,
我也就很高兴了。

  以下是提示:标题可能带有误导,但是看完之后就明白我为什么要起这个
标题了。
****

  我后爸其实就是我初中同学,我们原来不在一起。我妈原来是在县一中教书
的,我也在县一中上学。我念初一是在县一中念的。但是初二的时候我妈得罪了
领导,让领导趁支教的机会给到乡中教书了。我爸那时候在铁路上,长年不回
家。我妈怕我没人管学坏了,其实那个时候也就算是有点学坏了吧,跟比我大的
孩子们玩,学着抽烟喝酒看录像。我妈就没跟我打招呼,直接连我一起到乡中
去了。我妈不求我考学校,就求我别学坏就行,另外意思是让我也吃吃苦头懂懂
事。我估计大家小时候应该也有从城里家长故意给转过去的吧,不听话的。就为
让孩子吃吃苦,我就是这质。完了之后我就在乡中念初二。我们这个地方全是
山,稍微有些平地就都是县城啊镇了什么的。其他村子,包括乡都在山里。这是
2003年前后的事,像我们乡中所在的那个村子说是乡政府所在地,就那个时
候还没通公路。离最近的镇子有二三十里。然后乡里剩下的村子基本都在山沟里,
交通基本靠走那种,相隔也是几十里,非常封闭,村里人基本都不怎么出山。再
说说我们那个学校,围墙是破砖垒的,墙头上是葛针和碎玻璃。大门是那种掉了
漆的铁栏杆门,门上边还带尖那种,教室和宿舍都是四处漏风。玻璃打了还没钱
装,先拿报纸和木板凑合。给我妈安排的是最好的一间屋,单间宿舍,我跟别的
男生一起住大通铺,二十个人一间南北两面炕,一边十个人,妈的冬天夜里睡觉
经常被冻醒,鼻尖冰凉。

  现在说说我这同学。他比我们都大。比我们大两岁,一是上学晚二是学习不
好留级。他们家穷得真他妈是家徒四壁,他妈早就不想让他念书了,他爸身体不
好,他妈也一般,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养出这么大个儿子的。那时我十五,他
十七,已经一米八多了,身材相当匀称,一身犍子,就是长得黑了点,除了脸
目像他爸妈,别的一点都不像。你们上学时也肯定见过那种人,学习很差,怎么
努力都不行。不是不想学,就是努力不顶用。但是干别的特别心灵手巧。我这同
学就属于这种人。而且他对我特别有兴趣,这个词可能用得不恰当吧。反正你们
也知道,转到新环境要么受欺负要么受孤立,我属于后面那一种的。、但是他是
第一个主动和我朋友的,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也不敢问他是真的想和我朋友,
还是一开始就看上我妈了。然后这人吧虽然个大、机灵,但是还稍微带点那种天
真吧。老让我说城里的事。我那时也坏,就给他吹牛,吹得他都有点崇拜我。吹
我们打架我一个打好几个,吹城里的好吃的。刚才说了他们家穷得不行,他爸是
个废物,他妈毕竟是个,所以这货从小就什么事都让他干,他几乎什么都能干,
他妈老早就不想让他念书,想让他回家给干活,是校长硬给拦下来的。那时不是
考核义务教育指标吗,失率也是考核的一项,他妈的工作是校长亲自给做的。
什么费都免了,这才勉强让他留下来。所以我跟你说过这个事复杂得很,好多因
素缺一点都成不了这个事。

  之后我们不是混了吗,我也忘了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应该是从我们一
来就开始了,他和我混了以后,有时候一起和我到我妈宿舍,我前头说了那宿
舍虽然稍好点但是也是破房。别的不说,窗户还是那种木框窗户,早朽了,刷绿
漆那种,过去北方乡村学校常见的木框窗户一分四半那种,门也不行了。他就找
了木条和锤子钉子给我妈把窗户修好了,其实就是加固了一下,然后门上的
让他补好了。后来又有一次坐在屋里的椅子上,椅子有点晃,他隔天给我妈把屋
里的椅子连带教室里的椅子和讲桌都修了修,我觉得可能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已
经喜欢上我妈了。现在说说我妈吧。我妈属于那种型的,圆脸短发,一米六三一
百三十斤,这是那个时候的数字,特别是大。我妈夏天从来不穿紧身衣服,到现
在也是,怕显出来觉得丑。也很少戴罩,因为一戴罩不是勒得更大了吗,
只穿白背心。后来前年我见她的一个罩,这是我们现在大了不拿这个当回事了,
我拿着这个罩一看,我妈把罩里的铁条给拆了。我就说你拆它干什么,我妈
跟我说勒得那么高,出去能见人啊?你想这都什么时候了我妈都还放不开。你就
可想而知我妈是多保守的一种人。但是可能也许老牛,我那个同学姓牛,大家给
他的外号就是老牛。老牛可能就是喜欢这种的。有时候我想是不是和他从小接触
的女人少有关。

  然后呢刚才不是说他给修门窗椅子什么的,然后就该十一月了,山里冷,十
一月份就生炉子了。小时候生过洋炉子吧,我妈宿舍就是生的洋炉子。整个安炉
子包括炉身、炉筒子都是老牛给干的,我妈和我连手都没上。完了之后老牛一星
期给打一次炉筒子。老牛这人有个好处。头脑灵,嘴笨,不胡说。如果他一边干
活一边油腔滑调的话,我妈可能也早就看出他用心不良了。他就真是实干,后来
我妈干脆把我和他调成同桌,因为老牛上课听讲特别认真,我妈也不怕我和他上
课说小话什么的,反而是想让老牛带带我。然后结果这一调坐位可不要紧,别人
没感觉,我可发现老牛了,他上课根本不是注意听讲,说根本不是也许有点过,
但是他一半的注意力是盯着我妈看,不是盯着我妈手里的粉笔看。最关键的是有
时候他自己在写小纸条,不是记笔记,自己瞎划拉。我问他写什么他又不给我看。
我以为他是暗恋我们班班长呢,我们班班长是女的,长得也还可以,后来我趁他
不在偷偷翻他课桌,里面妈的一团纸条,翻开一看写的全是我妈的名字。有几张
写的是秀娟我你,我妈叫刘秀娟。剩下写的是娟我爱你,或者是一连好几个娟字
什么的。我当时就傻了,其实我有预感只是没想到他疯狂到这个程度。然后我就
自己想我该怎么办。

  很奇怪,我有一点生气,虽然心跳得厉害,脸上也有点发烫了,但是非常冷
静地在考虑这件事。兴奋,紧张,什么感觉都有,但是没有一点慌乱,到现在我
都觉得我考虑这个事的时候出奇的冷静。当然现在看来这种冷静不过是小孩子家
的笑话,和真正的冷静有区别,根本没有想清前因后果,完全凭着自己孩子气的
考虑,对这个事的后果认识不足,只是情绪上没那种气愤罢了。我其实已经心里
有主意了,但是确定下来还是用了几天时间。我觉得我应该帮他,应该帮他的原
因说了别笑我,我才15那个时候,我想的是老牛跟我好,如果老牛又跟我妈好
了,那么我妈看在老牛的面子上就不会对我要求得那么严了。我要是有什么做得
不好的地方,老牛也可以向我妈给我说话,我以后的日子会好过一些,真的,我
那个时候真的就考虑得这么天真,这么幼稚,这种想法真是只有十来岁的半大小
子才会有的天真想法,但是这就是我考虑了好几天的结论。后来我又想了好几天
该怎么帮他,后来决定用个冒险的办法。

  山里冬天冷,男生宿舍那么大两面炕,也就两个小炉子,煤也舍不得多给,
我老早就搬到我妈宿舍跟我妈一起住了。所以我就决定跟我妈说一声,让我妈同
意老牛也搬过来,只要我妈同意,成与不成就看老牛自己的本事了。我妈也知道
男生宿舍确实冷,而且老牛关系和我好,她也对老牛有好感,不是那种好感,单
纯是欣赏那种,所以就同意了。我跟老牛睡一边,是老牛帮忙用砖和木板搭的,
然后中间拉条帘子,我妈睡帘子另外那一边。屋子不大,所以中间真正的间隔也
就一米多。老牛搬过来的时候是12月份,几号我忘了,搬过来的时候他给我妈
打洗脚水,还要给我妈倒洗脚水,让我妈拦住了,得我妈也不好意思,但是我
能明显感觉到他的兴奋。但是虽然我看着他兴奋,但是过来以后有三四天,他除
了给我妈打洗脚水什么的以外,当然打洗脚水也只打了一天。我妈不让他干,剩
下的也没什么实质举动。

  后来就在那周的周晚上,老牛从家里回来带了点白薯,我们在炉灰里烤白
薯。烤完白薯之后,我们就洗洗睡觉。睡到半夜,我现在都不知道是几点,可能
有一两点的时候,醒来之后我就听见屋里有动静,有人的声音,小声说话的声
音,还有板响的声音。再一摸身边,老牛已经没在了,被窝还稍微带点温度。
我知道他肯定成了,因为我妈没喊。其实现在想想也后怕,万一我妈心里不愿意,
老牛上去的时候她叫起来可就麻烦了,然后我就爬过去,把帘子掀开一个角,直
接就看见我妈被窝里两个人一上一下地在动。再过了一会儿就看清楚:老牛
我妈身上。两个人的上半身都在外面,下半身盖在被子里。两个人的上半身都
是光光的,我睡的时候老牛穿着背心,我妈穿着秋衣,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都什
么时候让老牛给扒光了。老牛抓着我妈的胳膊,想把我妈胳膊按在枕头边上。我
妈是死活用劲反抗他,因为我妈上半身已经光了,所以挣扎的时候能看见子在
前剧烈地晃,像两个水袋一样,两个头一抖一抖的。两个人都在着气,而
且下面的被子里动得也很厉害,估计是我妈在踢腿。

  这个时候我就听见老牛小声跟我妈说娟你听话,你别动。我妈声音是又气又
急,但是声音也尽量得很低,说你下去,快下去。俩人就这么较劲。老牛又说
你别出声别出声,的。我妈说你别闹了快下去。你想毕竟我妈是女人,老牛
那是从小干惯了活的,最后让老牛把我妈的手硬是按到枕头边上。我妈真急了,
开始踢他,我妈踢他,说你别了我真喊了啊,结果我妈刚说完,老牛哼了一声,
了口气,然后我妈啊了一声就不动了,腿也不踢了,被窝里一下安静下来。过
了一会儿老牛开始动了,刚一动我妈就又啊一声,老牛赶紧堵住我妈嘴,说你别
出声。我妈挣扎开他的手说不行,我要叫了,我受不了了。老牛就从旁边拿起一
个东西来,估计是我妈的衩还是背心什么的,没看清,给我妈堵上了。然后一
边动一边说娟你别出声,我一会儿就好了。过了一会儿,他松开我妈的手,我
妈也不推他了,他刚才不是把我妈的手按在枕头边上吗,虽然他松开了我妈,但
我妈的手仍然保持在那个姿势,也不动了。他在我妈身上着动着,手开始
我妈的子,跟馒头一样,一边一边说娟你真好,娟我快爱死你了,我真高
兴,真舒服,娟我想你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真快活。我妈嘴里着东西出不了声,
只能唔唔地哼哼。他一边一边还吃我妈的头。我妈哼哼唔唔的,老牛根本不
管,一个劲地胡言语,下面紧干。过了可能有十分钟吧,他上半身从我妈身上
一下抬起来,两只手用劲抓住我妈的子,抓得我妈虽然堵着嘴也狠狠唔了一声,
他从嗓子眼里低低叫了一声,然后就瘫在我妈身上了。然后就是一个劲地气。

  又过了一会儿,老牛才从我妈身上翻下来,把我妈嘴里的东西取出来,然后
想把我妈搂到他怀里。我妈把他推开了,躺在那里气。他还凑上去跟我妈说话,
说娟你疼不疼。这里一句,老牛的巴我见过,一起的时候,他巴又黑又
,硬起来我没见过,但是软的时候目测可能有五寸左右,估计我妈确实让他给
干疼了,而且加上我妈对这个事其实没有一点精神准备,还是有点慌乱,他非恬
着脸往上凑,搞得我妈这次真烦了,把他推到一边,翻了个身正好脸冲我这边,
背对老牛,吓得我手一哆嗦赶紧放下帘子。我也不知道我妈看见没有,然后听见
我妈开始哭了。小声地那种泣,然后还有老牛的说话声音。我心想怎么感觉跟
电视里演的坏人强jian良家妇女一样啊,老牛干我妈的时候就跟换了一个人
一样,平时说不出来的甜言语,上说得一套一套的。那个时候帘子放下了,
已经听不太清了。然后我躺在自己这边,我就听见我妈小声哭和老牛小声说话了,
完了之后很丢人,我在被窝里摸了我自己的几下直接被子里了。后来就
迷糊糊睡着了。

  我根本不知道后来发生什么,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俩人都没在了。都七点多
了,早过了晨读的时间了,谁都没叫我。我赶紧自己起洗脸穿衣服去上晨读,
进了教室我妈看了我一眼啥也没说,然后呢我走到我坐位旁边坐上,老牛连看也
没看我一眼盯着书在那里看,然后那一天我感觉我妈就跟没事人一样,倒是老牛
有点心神不定。晚上回宿舍一看老牛早搬走了,我以为是我妈把老牛赶走了,也
没敢问我妈。不过后来过了几年以后我问起来老牛说那是他自己搬走了,其实他
也心虚,第二天我妈早上一直没理他,他心里怕得不行,所以当天下午就搬走了。
当然这是后话了。

  我心里其实也怕,怕我妈怪罪到我头上,那几天老牛一直有点恍惚,我有点
想收手了,又不甘心就这么失败了,于是就装得什么也不知道。过了几天我跟我
妈说,你看让老牛再回来住行不,我也没提他搬走这茬,我说这么冷的天他这人
要面子。我妈说我不管你,爱让他回来就回来,你自己看着办,我感觉我妈可能
有点默认了,就又去找老牛。老牛死活不愿意回来,后来我急了跟他说我妈说了,
她不管你爱回来就回来。然后他可能明白了什么,就不跟我争了。跟着我又搬回
来了。其实我心里那个时候也有点没底,怕这次再出点啥事,我妈真恼了怎么办。
前三天晚上我都没睡踏实,后来第四天晚上我醒来,他又没在了。但是这次没有
响什么的,气,只能听见人在小声说话,而且也听不清在说什么。

  这中间发生的事我也是过了几年问老牛知道的。我掀开帘子角偷看的时候,
他们就在一个被窝里,但是盖得很严实,也没有动,老牛说他其实心里也怕死了,
但是又憋不住。实在是想我妈想得厉害,所以过了几天就爬到我妈那边去了。开
始我妈也赶他让他回去睡觉,回我这边,但是他赖着不走死活非要跟我妈说话,
我妈让他磨得没地没法,只好应付他几句,想的是让他赶紧说完赶紧走,但是一
说上话就停不了了。说着说着俩人就抱一起睡着了。完了之后第二天晚上他又爬
过去了,爬过去跟我妈说话这时候我妈已经镇定多了,他也开始学得能说多了,
除了在我妈上,平时我都没听过他说这么多话。虽然听不清说什么吧,后来我
问他这一晚他们做了吗,他说就是随便瞎说,说说家里说说农村的事,说说别的。
因为我妈小时候也在农村呆过,也能说起来,他们俩一共说了三个晚上的话,到
第四天晚上才又做了一次。

  这次我醒来的时候,他们正在说话,我懒得听他们说话,正准备继续睡觉,
忽然听见我妈的嘎吱响了一下,接着老牛的呼吸急促起来。我心里登地一跳,
感觉有戏,但是还没敢看,然后就听见板响和被子抖动的声音,老牛又开始叫
我妈小名了。我想看看我妈什么反应,就悄悄开帘子角,闭上一只眼,用单眼
看过去。看见老牛又趴在我妈上面了,像上次一样抓着我妈的手腕往两边按,嘴
一个劲地往我妈脸上凑,想亲我妈,我妈一边来回扭头躲着他,一边挣扎着小声
用不耐烦的语气说你又来了,烦不烦,别闹了。老牛着气,说娟你别动,
的让我亲亲。他脑袋跟着我妈的脸来回扭,好不容易终于逮到了我妈的嘴,立刻
贴在上面亲得吱吱响,我妈则从鼻子里嗯嗯地哼着,胳膊也不反抗了。

  老牛亲了一会儿,亲够了,把我妈的嘴放开,我妈着气说你想憋死我呀,
让你亲了,行了吧,快下去。老牛不吱声,人还趴在我妈身上,把手伸进被窝里,
我妈急了,也把手伸进去挡他,两个人在被窝里较了一会儿劲。老牛突然身子一
动,吐出一口气,我妈嘴里唔了一声,两个人又一起不动了。老牛把手从被窝里
伸出来,开始我妈的秋衣。前面说了我妈不爱穿罩,平时里面就一个白背心,
这次老牛还没来及我妈衣服就进去了,我妈上半身的衣服还在。但是老牛用
一只手三两下就把我妈的上衣连秋衣带背心一起,卷到了我妈的腋下,出了我
妈的两只子,他做这个的时候我妈一点也没拦他,躺在那里动也不动。只是他
把手放在我妈子上,下半身开始动的时候,我妈才把手从被窝里出来,像征
地推了推他放在我妈子上的手,没推动,也就不推了。他动了几下之后,我
妈可能有点受不了了,就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把脸偏到里边正冲墙那边,随着老
牛的动作不断地唔唔哼哼,有好几次我都感觉我妈想要大声叫出来又不敢叫,拼
命压抑的那种声音。老牛一边动,一边低下头亲我妈的脸,我妈也不躲他了。

  这次老牛干的时间比上次长了一点,快完事的时候,他仍然像上次一样,两
只手紧紧抓住我妈的子,下身烈地猛动,嘴里不停地叫着娟娟娟娟,最后
,僵在那里,从喉咙中挤出一声低吼来,了,然后就趴在我妈身上不动了。
过了一会儿,他翻下来,拉过被子盖住我妈和他两个人,把头钻在被窝里和我妈
说话,这次我可真是什么都听不清了。于是我就把帘角放下,回到自己的枕头上,
无意中发现自己又硬了。正想打个飞机发一下,刚了两下,忽然听见我妈的
动了一下,又听见有掀被子的声音,吓得我不敢动了。就听见老牛的声音说娟
你干啥去?我妈声音很不耐烦地说哎呀我洗洗去,接着就听见我妈穿鞋下地的声
音。老牛说洗啥了,快上来外头冷。我妈更不耐烦了,说闭上你那嘴,不洗
孩子来你养?老牛这才不说话了。我冒险把帘子又开一个小角,看见我妈从脸
盆架上把脸盆拿了下来,然后用暖壶往里倒了点热水,又从缸里舀了点凉水倒进
去,就开始蹲在地上用手往下身着水洗起来。我不敢多看,就放下帘角,轻轻
挪了回去。过了一会儿,我妈洗完了,把水倒进了桶里,把脸盆放回去,然后
就又听见了她鞋上的声音,后面虽然两个人还在说话,但是又听不清了。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老牛基本每两三天就爬过去干一次,开始的时候我还会
醒,后来习惯了他们干得板响我也听不见。一觉到天亮。就这样一直到放寒假,
他们都以为我不知道。

  在这之后很快放寒假过年了,放完寒假开完学,老牛在我们屋里又住了几天,
就搬回男生宿舍了。主要是冬天过了,怕别人说他跟我好,沾光。这中间他们干
没干我就一点掌握不了了。后来到五一前,快放假的前一天,我妈突然把我叫到
宿舍里。我那时候已经也不在我妈宿舍一起了,也和老牛在男生宿舍住。我妈把
我叫过去正好是中午,学校里几乎没什么人。我妈让我过去坐下就说,妈跟你说
点事,你小声点。我说嗯,我妈就问我,你觉得老牛这孩子怎么样。我说好的
呀,我妈说那我跟你说点事你别生气。我说生啥气啊,你说。我妈就说你看咱们
来这么长时间了,本来就人生地不,多亏了老牛这孩子帮忙,我也觉得这孩子
不错的。妈呢,一个女人,有些事实在是干不了,你呢我又指望不上。老牛对
咱们这么好,一直照顾咱们照顾得好,妈本来是把他当你一样的孩子看,没有
想和他怎么样,但是这种事情不由人,妈也是身不由己,希望你能理解妈,这事
出了就是出了,希望你也别生气。然后我妈问我你明白妈说的意思吗?其实我一
开始就明白我妈想说啥了,然后我就说我知道,没事,老牛是我的好兄弟,你跟
他好我啥也不说了。

  然后我妈接下来才让我吓了一跳,我妈说你不明白,你没听懂,我跟你说你
做好心理准备。妈怀孕了。我当时不由自主地就啊了一声。其实现在想想,这事
一点都不意外。我妈来的时候根本没想到会在这里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什么准
备措施都没做,村里倒是有个诊所,但我妈根本不敢去那里买药或套,怕人认出
来,离外面的镇上又有几十里,我妈一是走几十里去镇上走不了,二是教学任务
很忙,也没时间去。老牛每次干的时候都直接,我妈只能用洗一洗来避孕,这种
方法根本不靠谱,怀上是迟早的事。

  我啊了一声以后,我妈说你先别啊啊,你听我说。但是我根本没听她的,我
直接很傻地问了一句:老牛的?我妈当时脸就拉下来了说,废话,不是他的是谁
的?我说那你赶紧打了去呀,跟我说这干啥,得跟他说,让他跟着你去打了去。
然后我妈说这你别管,他知道了,我跟他说的,他早知道了,你听我继续给你往
下,说完你再说话。然后我妈又说,原先我也是想打了,后来我就先跟老牛说了
一声,毕竟你怀的是人家的孩子,要打你也得先让人知道,这是最起码的道义吧。
然后我说我能理解。但是呢老牛一开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说打了他就说行。
我本来是打算趁五一去打了,但是来,前天他又改主意了,又不让我打了,想让
我给他生下来。我跟他说不可能,我有男人有孩子,怎么能给你生呢,再说这不
叫人笑话我这么大岁数了,我又不是本地的,无所谓了。你年轻你还要娶媳妇,
你总得要这脸吧。然后他就说他不娶媳妇了,他就要我一个,他跟我说他们家的
条件大家也都知道,那根本不可能有女人愿意跟他好,愿意嫁给他,他只求我跟
他好,把孩子生下来,给他家留个香火。后来让他求得妈也心里麻烦得慌。妈其
实也知道他家的情况,那根本不可能有黄花大闺女愿意给他,看着这么好的一个
孩子因为穷闹得打光,妈也觉得不忍心。再说妈小时候在村里也见过那些穷人
家的光,过得真叫一个惨,一想起这个妈心里也不是滋味。让他说得妈也
怜他的,妈肚里这个孩子是他们家惟一一个传宗接代的希望,要是打了的话不知
道这孩子会伤心成什么样,可能这辈子精神上就毁了。

  然后我就跟我妈说,我说你想怎么样?说实话那时候我已经自己都能听出我
自己声音在哆嗦了,所以我说了这是巧劲,要不是我爸跟着铁路常年跑工程,我
妈也不会有这个胆子。我爸基本一年就回来一到两次,我问完我妈,我妈就说妈
的想法呢,这个孩子就先留着。妈自己掐了掐日子到现在差不多就是有快五个月
了,妈先穿点宽松的衣服盖着,反正我也胖,看不出来。完了等到放完暑假,学
生们都回了家,妈打算跟他把酒席办了。我当时就叫了起来,我说你生就生吧办
什么酒席,怕人家不知道啊?我妈说那我给他生孩子总要有个名份吧,不然生出
来算什么?我算什么?反正又不领证就办个酒席像征一下走个名份。我这次可真
傻了,我妈看我不说话,就又说你先别着急,妈也就是这么个打算。但是要先征
求你的意见,只要你不同意,妈不管他怎么样,妈就去把孩子打了,再也不跟他
来往,就等你一句话,你先考虑考虑,不用着急。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知道这个
事我不同意也得同意了。生米已经做成饭了,我妈已经想了这么周全,说明她
已经很认真的考虑过了,所以第二天我就跟我妈说我同意了,然后我妈跟我说,
说他们商量好了,如果我同意了,这个五一我妈就跟老牛去他家见父母。问我去
不去,我说我不去,我妈就给我留了俩钱,让我这几天自己吃饭,然后她就打扮
打扮跟老牛见父母去了。

  其实我以前去过老牛家,如果我没去过的话我也许就真跟着去看看了。但是
我去过了,觉得我跟着去也没意思,而且他家又小又我去了也没地方睡,我就
没打算去自己在学校过了三天。然后第三天头上我妈跟老牛回来了,提了点他妈
给拿的东西,看上去高兴的。反正我妈和老牛的婚事就这么定下来了。学期还
剩下两个月,我妈的肚子开始直线膨,夏天衣服薄,再宽松也遮不住我妈的肚
子和子,一看就是有五六个月的身孕了。而且两个人好的时候,再怎么遮掩,
也难免出珠丝马迹来。渐渐的学校里面开始传我妈和老牛的风言风语了。一开
始还是教职工里传,后来在学生们中间也开始传了。男生还好说,女生们扎一堆
碎嘴特别能传,有时候不小心无意中就能看到几个女生在一起看着我和老牛偷偷
笑。

  后来反正我无所谓了,倒是校长有点看不下去了。可能我妈也跟校长那里说
了些什么,校长就给教职工开了个会,不让教职工再传这些话了。主要是讲道理,
校长的意思第一,我妈本身也不是什么作风不好的人,做这种事也是为了同情老
牛。老牛家的情况,大家也都了解,确实是我妈不嫁给他,他就娶不上媳妇,大
家都土生土长这么多年,应该能理解这个情况。有点同情心。第二,我妈是这个
学校难得来的好老师,而且这一届学生里颇有几个好苗子,如果这个事让传大了,
闹出去把我妈调走了,这一届学生就毁了。乡中你也知道,教学条件师资力量都
不行,能考重点的学生不多,有个好老师很不容易。然后第三如果这个事闹得太
大,本身穷山沟家长就不太想让学生上学,闹大了的话家长就更有理由不让学生
上学了。到时候失率太高,学校工作在全县落了后,那么资金划拨啊政策啊等
等,包括教职工的奖金什么的,这些现实问题都要受影响。所以说不传不闹不单
单是为了他们,也是为了学校自己。然后校长让老师们回去把这个精神给学生们
也都传达传达,特别是其实学生们是想上学的,因为上学就不用干活啊,所以最
后这一条很要命,谁都不想被家长领回去干活。所以这个会开完之后,学校里无
论是学生也好教职工也好,就没人传这些个话了。

  我前面提过一句我们班长。我妈那个时候反应很厉害,经常上着上着就跑出
去吐,我妈一出去吐,我们班长就跟着跑出去帮助我妈。你想我们那时候才多大,
她就懂得照顾这个了。后来女生们有样学样,我妈一吐大概就有两三个女班干部
跟着出去。那年也是凑巧,我爸夏天的时候就回来了三天,根本来不及过来,我
妈一句带毕业班补课就糊过去了。

  那年七月放了暑假以后,我妈就住在校长他们家,有校长老婆给看着。完了
老牛他们家就准备办酒。后来那年历八月二十,我妈从校长他们家出的门。临
办事前一天,我们班的女生全跑过来了,把校长他们家贴得到处是喜字,还围着
我妈问长问短说话聊天。我也不好意思在屋里她们呆着,然后第二天早上我妈穿
了一身红衣服蒙着红盖头着大肚子上了老牛他们家雇来的花轿。他们家来接亲
的是老牛的姨妈。然后校长的老婆算是娘家人,我跟着也送亲去了。顺便说一句
坐轿子不是说要复古什么的,也不是规矩,主要是全是山路根本没法走车。我们
那里山外面全是汽车车队,就这里是轿,具体程序也就不说了。到了他家就是放
炮拜天地,总共才摆了四桌,然后拜完天地入完房,我在他们家邻居家睡了一
觉。反正我妈那个时候肚子都九个月了,不是不想早点办,是请人算的日子就是
只有那天合适。第二天早上就给他们打了招呼走了。

  我妈和老牛在老牛家住了一周也回学校来了,回来在校长家又摆了四桌,算
是回酒。其实按老牛他妈的意思是让我妈在他家住到生孩子,但是我妈意思是一
是现在在带毕业班了,二是住到学校的话,离乡卫生院近生孩子方便,比在他家
好。其实从这个问题开始我妈跟婆婆就有点闹不愉快了。后来我妈临生那天,头
天晚上还写教案,半夜就疼起来了。早上起来送到乡卫生院,没半小时就生下了。
我们一边把我妈往卫生院送,一边找了老牛一个同村的孩子跑回去给老牛他妈报
信。老牛他妈下午提了一罐汤来,一听是生的是女孩脸一下子拉下来,了直接
病房门没进就回去了。我和老牛才哄我妈说路远,婆婆明天过来。不过好在第二
天来了但是汤没了,就拿了些鸡蛋,然后例行公事地伺候我妈月子。我妈月子
在校长老婆家坐的,出了月子以后才搬到学校宿舍。老牛他妈也跟着搬过去了。
老牛原来和我妈住一起,现在也和我一起又滚回男生宿舍去了。我妈当时43,
老牛他妈41。那时候有小孩不懂事,跑到我妈宿舍扒窗户看小孩都让老牛他妈
给轰跑了。

  放寒假的时候,我和我妈必须回去了,孩子就留在婆婆这里,校长他老婆给
帮忙找了个回的偏方,让我妈吃了几副,怕回家让我爸给看出来。但是我觉得
我爸可能还是看出来了点什么,就是没有明说,毕竟生了一回孩子,身体上的变
化还是很明显的。好容易过了年,把我爸瞒过去了,然后寒假放完开学,这就是
我和老牛的最后一个学期了,该初三毕业了。我妈因为生孩子,上学期的后半段
不是没教课吗,这回来了带毕业班抓紧。新学期上课头一天,班长带着全班起立
鼓掌,我妈,我妈因为吃了回药,本来好的也没了不过,不然一边上
课一边喂有我妈受的。老牛他妈一直没走,除了过年带回去,开学了以后又带
回来了,毕竟这边条件好点。后来也就是这个了馅。我爸五一的时候突然来了,
直接把我妈、老牛、孩子和他妈全堵屋里了。我根本不知道,我到了的时候校长
已经带着人把我爸从屋里拉出来了。我爸一边被拉出来一边骂我妈不要脸,见了
我就骂我吃里扒外,还骂校长骂这学校的人,在校园里一路拉出去一路骂。后来
我妈也没敢和他见面。我也没敢进校长室去,就剩我爸和校长还有几个老师在校
长室里,也不知道校长跟他说了什么,把他哄走了。后来过了几天我妈回去了一
趟,回来告诉我说跟我爸离婚了,除了县城里有一套写着我妈名字的房子,其他
全归了我爸,我归我妈,我吃里扒外我爸肯定是不要我。

  离完婚我妈还是先顾这届毕业班,后来我们这届毕业班上了三个省重点,算
是历届最好一次,我上了个普高,老牛也没考上。反正我妈也离婚了,结果这
个暑假就没怎么回去,老牛书也没的念了,就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村里有人开
了个砖厂,老牛给人在砖厂干活。我妈从学校宿舍搬出来跟老牛一起住。那年暑
假除了给我准备上高中的东西回了趟县城,其他时间都在村里和老牛一起,孩子
也送回老牛他妈家了。有段时间我管我妈叫嫂子,我妈骂我,我就说你是我兄弟
的女人,我不叫你嫂子叫什么?我不管她怎么说,我就坚持叫,后来把我妈叫
了,跟我差点翻脸,我才又不叫了。

  不过这样的生活也没持续没多长时间,我上高中十月一回家看我妈,,其实
已经算不上回家了,家在县城,我去村里,算是回我妈家。结果老牛这孙子偷偷
告诉我,他又把我妈肚子给搞大了,离生上一个整一年。我气不打一处来,骂了
他几句,我妈还拦着不让骂,我差点也和我妈吵起来。其实后来我慢慢知道,主
要是我妈也和老牛他妈赌气,老牛他妈对我妈没生儿子耿耿于怀。成天给我妈端
婆婆架子。没事干就念叨要是孙子的话就好了之类的,搞得我妈心一横大不了再
怀一个,反正一个也是生两个也是养,有点破罐子破摔了。不过那个时候还没确
定,只是我妈有可能怀了,因为上个月没来事。后来等过年的时候我再回来,我
妈已经确定是怀上了。这次比上次容易得多,学校的学生都换了一批了,也没人
说闲话了。

  后来我高* 一第二学期完了回去看我妈的时候,也就是我高* 一那年暑假,
我妈又生了,这次生了个男孩,老牛他妈总算是把嘴闭上了。我他妈又跟着伺候
了半个月的月子,别提了,妈个的。后面的事我就大概齐说说,反正这次也不
用考虑我爸了,我妈给这个孩子一直喂,喂到断。等这孩子断的时候,我妈
的支教期也了,找了找人又调回城里了,不过不在县一中了,在县二中。完了
老牛也跟着我妈进城里来了。我妈教书,他就到处打工,孩子在村里让婆婆给养
着。后来我妈觉得老牛老这么打工也不是办法,就找人给他找了个技工学校,让
他又去上学。到技工学校学了个电工。本来我妈想让他去上市里的职教中心,
但是老牛他妈怕老牛不看着我妈,我妈会跑了,死活非要在我们本县的技校上,
每天晚上坚持回家,也不住校。完事两年之后毕业,老牛刚好到岁数,就跟我妈
去把证给领了,我妈就算是正式的嫁给老牛了,领证那天我妈叫了几个亲戚朋友
一起坐了坐,后面就没什么可说的了。老牛跟着别人做水电装修,我妈教书。后
来俩孩子长到四五岁,都从家接出来,到城里上幼儿园,现在两个都上小学
了。我大学毕业以后也回了县里,在县环保局上班。但是自己平时是住环保局宿
舍的,只有周末才回去。回家之后,两个孩子叫我哥,管老牛叫爸,我有时会管
我妈开玩笑地叫嫂子,我妈也不是很生气了。不过我还是最喜欢叫老牛管我妈叫
娟。原先我爸根本不叫我妈小名,有事要叫我妈的时候,都是“哎!”“嗨!”
地叫。现在每次听见老牛管我妈叫娟,都会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两性小说   下一章 ( → )
朱颜血大屁股的同学给予少妇的特老公请用力爱我在建行做保变身事件薄色色女博士我的大奶女友模特儿孟美你好,我可以丝袜姐妹物语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两性小说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两性小说》后爸是怎样炼成的及两性小说最新章节后爸是怎样炼成的在线阅读,《两性小说(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两性小说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