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小说》给妈妈及《两性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热门小说 > 两性小说  作者:两性小说 书号:13438  时间:2017/4/25  字数:6520 
上一章   给妈妈吸奶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给妈妈

   作者:风狼 字数:0。6万

  夏夜,风微凉。

  明达坐在客厅的谢谢上,手里拿着遥控器,大拇指按遍每一颗按键。并不是 电视节目太无聊,也不是想待手中这半坏的遥控器,他只是想用转换频道的 方式来假装自己在看电视而已。假装看电视?这不就表示他的目光并不是在萤幕 上吗?没错,当对面坐着一个大脯的女人时,任谁都不会管电视机里在演些什 么东西的。

  而坐在对面的人是谁?她谁都不是。她是刚生下一名男婴的妇人,也就是明 达34岁的母亲——湘如。

  明达的妈,长相普通,并无特别吸引人之处。照理说,一个不能让男人眼睛 为之一亮的女人,恋爱史该是乏善可陈才对。然而,事实却刚好相反,在她的少 女时期,身边可是拥有许多的追求者呢。何故?说穿了其实很简单,不过就是她 拥有一对36E,走起路来会左摇右晃的大子而已。与其娶一个容貌部 扁平的女子,不如找一个长得不难看却有傲人围的女来共渡一生,这是明达 那从事贸易进斗金的父亲,最后会选择娶湘如的原因。

  言归正传,话说湘如为了翻阅置于桌上的杂志,身子不觉往前倾了一些。

  不倾还好,这一倾可?败给了一道深沟,败给了两颗白皙的半圆球。

  湘如身上穿的橘紧身T恤,T恤上的V字型领口,领口的中央地带,远看 似多了一条黑色的拉炼。然而,身为班上“榜首”的明达毕竟不是白痴,他清楚 知道那绝对不是拉炼,而是两颗够大的房经过挤所制造出来的阴影效果。

  “如果让我选择死法,我选择被妈的房夹死!”这个念头被眼前的“一道 青光”震到了明达的脑海中:“如果早生几年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认识妈,可 以追她,可以…嘿嘿…说不定还能和妈嘿咻嘿咻呢!”

  就在明达胡思想心猿意马之际,湘如的眉头皱了起来,脸色因为疼痛而些 微扭曲。发现到母亲脸色的异样,明达甩了甩头,甩掉脑中的绮想,连忙问道: “妈,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去看医生?”湘如把头抬起,看了 看明达。不知是想到些什么,她突然脸一红,接着挥了挥手,表示没事。

  看到母亲的脸冒出几滴冷汗,明达再问道:“真的没事吗?我看我还是载你 去看病好了。”语毕,他由谢谢上站起身来,掏出放在口袋中的机车钥匙。

  当明达走到大门口,预备发动机车时,背后传来了母亲断断续续的声音,说 道:“我真的没事。只…只是…只是”涨“而已…”

  明达傻傻地站在大门旁边,原本移动的脚步,因为“涨”二字停了下来。

  其实他不是不晓得什么叫涨,他停下脚步的原因,乃是为了由母亲口中吐 出的这个“”字。如果不是相当难受,他知道平时重视形象的母亲,是绝对不 会让此字由口中出的。就在他想到方法解决母亲问题的时候,心里却有股声音 要求他“装傻”既然第六感要他装傻,明达当然从善如,他知道人类的第六 感,十之八九是不会出错的。

  人如果懂得装傻,不但能少惹些麻烦,有时还会带来一些意外的收获。

  明达走到母亲的身旁,问道:“妈,涨不是很难受吗?弟弟又被老爸带到 医院健康检查了,怎么办?”装傻也不能太过份,如果身为资优生的他,问母亲 何谓涨的话,那接下来的故事也就很难发展下去了。(不过笔者认为,台湾的 教育确教出了一堆白痴。看看政坛象,即可得知。)

  “如果…如果有人帮我把出来,那就好了…”湘如在说这句话的 时候,害羞的低下了头,她害怕接触到明达的目光。

  即使心难耐,明达仍装做一脸老实的问道:“有人?妈,你是说我吗?”

  湘如“噗滋”一声笑了出来,说道:“难到你不是人吗?问这什么傻问题?

  真不晓得你是怎么保送上高中的?“

  明达答道:“甄试又没有考这个!”又说:“妈,真的可以吗?”

  不疑有他,湘如以行动做了回答,她把上衣和罩拉到距离头上缘几公分 的位置。当那两颗白皙浑圆的离衣物的束缚,进入明达的视线时,明达的 老二马上有了反应。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有人说思想是世界上最快的速度, 不过我倒觉得起的速度,要比什么鸟思想快上许多!”

  明达蹲下身子,看着母亲生产过后、泽由浅变深的头。在得到母亲的许 可之后,明达微微张开了双,将右边的头一口含入嘴中。用眼角的馀光偷瞄 了湘如一下,他发现母亲的脸色红润异常,有如一朵盛开的玫瑰。当温暖微酸的 汁源源不绝的入口中时,明达忍不住在心中骂了他那不周岁的老弟一声: “臭小孩!能这么一双美,真是便宜你了!另外,你害妈的房变得有些 下垂,这笔帐看我怎么跟你算。”

  人就是这么一种不知感恩的动物,明达没有想到一点,今天若不是托他老弟 的福,母亲又怎会轻易把了出来让他呢?

  在喝的同时,明达大起胆子,在另外一边房上偷摸几把。湘如先 是被吓了一跳,由于她没有想到平时乖巧的儿子,此时早是一个精力旺盛的青年 了。因此她告诉自己,明达的动作,不过是不小心而已,实在不须要大惊小怪。

  不知过了多久,湘如被自己的生理反应吓了一大跳。看着儿子含着自己头 的模样,她察觉到开始分泌出些许的水:“怎么会这这样?我怎么这么 ?他是我儿子,我怎能有反应呢?”

  其实,有反应并不是湘如的错。打从她怀孕的第三个月起,直到目前为止, 她已是将近一年未尝过鱼水之了。她的老公已怀孕期间不宜做为由,坚持不 肯与她行房。想到这里,湘如不暗骂一声:“哼,死鬼!竟然用这种藉口,光 明正大到外面玩女人。”

  这一边,当明达发现母亲并未阻止他的偷摸行动时,他开始用舌尖轻碰着母 亲的头,不时还用牙齿咬它那么一下。然而,就在他享受这种随时被母亲喝斥 的刺时,他发现母亲的手,不知何时已按到了他的后脑勺上。

  就在母亲发出一阵一阵的闷哼声时,他不得不开始怀疑母亲的表现了:“难 道妈…对了!从妈怀孕开始,老爸上酒家的次数就愈来愈多,也许…”

  一想到母亲也有她生理上的需求,再看看母亲对他动作的反应,明达的手已 进入了湘如的裙子之中,此刻正放在她的大腿上不停的抚摸:“再两寸,再一寸, 再前进一点点,我就能摸到母亲的了。”

  就在明达摸到几湘如外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刹车声。

  “好了!你爸回来了。”湘如推开明达,站起身子,连忙将上衣与罩穿回 正确的位置上。下腹部似被硬物碰撞,湘如低下头,看见明达裆上搭起了一个 特大号的帐棚。玫瑰花瓣上加几滴血,就是湘如与明达四目相时,湘如脸庞的 颜色。

  沉默是尴尬的助燃物,为了装做没事的样子,湘如故做镇定道:“回你的房 间,别让你爸看见你嘴角上的…汁…”

  走在上楼的阶梯上,明达不甘愿的心情,在听到父母的对话后却有了转变: “从明天起,我要到美国洽商,一个礼拜后才会回来…”接下来的话,明达没 有听到。不过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知道——今天未能完成的事,明天也许就能 达成。

  的确,只要有明天,人就还拥有无限的可能和机会…正当中,强烈的 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明达身上。“干!阳光怎会这么强!”

  骂了一句,明达转而起身进入浴室做日常的盥洗。此时,飞碟电台正播放着 一首名为《好想再听一遍》的歌曲,想起昨晚的事情,明达便改了改歌词,开心 的哼着:“…好想再尝一遍,妈妈汁的酸甜…”

  随手拿了件衣服,看了看闹钟上的时针恰巧指在一点的位置。“我怎会睡那 么久?”明达问着自己。地板上,他刚换起来的内,内上那明显的污渍,解 开了明达心中的疑问:“对了!我昨天晚上好像打了三、四次手。纵过度, 也难怪我会睡到那么晚了。”

  想到母亲可爱的头,明达的老二不又膨起来。他抓了抓下,喃喃自 语道:“咦?爸好像是今天国…”想到这里,他的嘴角扬起了微笑。

  下了楼,原本要进入厨房用餐的明达,目光被眼前一幅美丽的景象所吸引。

  他打消了吃饭的念头,脚步转往客厅前进。他转换行进方向的动作,并不代 表肚子不饿,而是他的午餐,此刻就“坐”在客厅之中。

  注意力放到客厅,只见明达的老弟被湘如放在谢谢上,而下半身则是光溜溜 的,双腿开开,等待母亲替他换上布。如果婴儿会说话,他此时大概也要向他 老哥骂声“干”吧!

  悄悄走到母亲的身后,明达冷不防地拉开湘如的上衣,左手按住母亲的肩膀, 右手则大力地往房抓了下去。接下来的景象,让明达是看得目瞪口呆,接着发 出一阵狂笑。在他偷袭母亲的房成功之后,由出来的汁在空中划出一 道白色的弧线。然而,就这么巧,弧线的终点竟是谢谢上婴儿的脸“哇…哇 …哇…”无辜的小Baby,被突来的汁淋脸一事吓到,大声的哭了出来。

  “你在干嘛啦?”似笑似怒,湘如念了明达几句,然后抱起婴儿,用卫生纸 擦拭着孩子的脸:“不要理你的坏哥哥!来,妈的心肝宝贝,不哭不哭,吃ㄋㄟ ㄋㄟ了。”湘如一边哄着婴儿,一边把他放至右前。

  俗话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然而,我们故事的主角——明达,不愧 是高材生“有”他又加了一句。既然老弟占领了母亲右边的房,身 为大哥,当然也不能示弱,他蹲下身子,贪婪地湘如左边的头。

  “喂!我是喂你老弟,而不是你。你的午餐在厨房。”湘如笑骂道。

  擦了擦嘴角的汁,明达一脸无辜地看着母亲,说道:“可是你刚才不是说” 妈的心肝宝贝,吃ㄋㄟㄋㄟ“吗?难道…难道我不是你的心肝宝贝?”

  听到明达撒娇的声音,湘如又好气又好笑的答道:“算了!算了!你要,不过千万不要再装娘娘腔了。”

  睡吃,吃睡,这是婴儿的特权。湘如由谢谢上起身,抱着那睡眼惺忪的 婴孩,朝位于厨房旁边的客房走去。看着母亲曼妙的背影丰的双,明达也跟 着站了起来。虽然他的肚子已经被母亲的汁所填,然而,他的小弟弟却在拼 命喊“饿”啊。

  老弟已在婴儿内睡着了,湘如则弯着身子替儿子盖棉被。剪裁刚好合身的 短裙,此刻看来像是要被那两片丰股撑开。看着眼前此景,明达悄悄地子与内,不动声的走到湘如的背后。

  “你在干什么?把手拿开!”湘如大叫道,双手紧拉着拉炼已被明达拉下的 短裙。短裙最后还是掉到地板上,当湘如转头看见明达起的巴,眼前那又 硬又,使她不联想到几前新闻播放的军事演习的画面“多像一门 大炮啊!”湘如心中想着。

  就在她沉溺于想像之际,忽觉下半身一凉,低头一看,才发现那件白色的绵 质内也被明达了下来。出于本能反应,湘如的双手快速遮住自己那片茂盛的 黑色森林地带,口中喊着:“快住手…”接着奋力一推,把明达推到地板上。

  湘如的反应,使得明达觉得非常惊讶。照理说,母亲昨晚与今天的表现,该 是已默许愿意与他做了。他转了转念,随即想到:“啊!我真是大笨蛋!有哪 个女人会接受男人如此狂暴的动作呢?更何况?她是我的母亲!”想到这一点, 明达缓缓站了起来,说道:“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我真的受不 了了!”

  想想最近的举止行为,再看看儿子的行动,湘如感到她自己必须负起一些责 任。如果不是她放纵明达又不加阻止,也许今天也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了。

  想到这里,她坐到上,开口说道:“明达,我想我们必须好好谈谈。”

  湘如说道:“你知道吗?我让你我的房,并不代表我要和你做”那件 事“。你正值精力旺盛的时候,对于你的行为我能了解,但你似乎将精力发在 错误的对象身上。记住,我是你妈…”

  不让母亲把接下来的话说完,明达抢白道:“妈,你先不要说话,然后让我 问你几个问题,只要你答得出来,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类似事件发生。第一,为 什么昨晚我在喝的时候,你把手按在我的头上?第二,为什么我摸你大腿的时 候,你鼻子发出声音?第三,正值狼虎之年的你,是不是完全没有生理需求?”

  湘如沉默了,在听完儿子的问题之后,她该回答些什么呢?明达的问题是如 此尖锐,对她的反应描述得这样真实,如果真的要她回答,也只有“没错!

  我想要!“这五个字罢了!

  忽然,手中似乎多了一灼热的铁,由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湘如发现 明达把她的手拉过来,放于之上:“妈,我知道你想要,不要再想骗我了。

  你自己看看,你对单做了什么事?“的确,事实胜于雄辩,看着自己的单,湘如除了把眼睛闭起来,还能说些什么?

  明达轻吻着母亲的耳垂,说道:“妈,我爱你,你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也是我永远深爱的母亲。现在,请你放松,我会很温柔的。”听到这些话,湘如 的心防像是被一把重锤击碎,整个人软倒在明达强壮的身体中。

  明达小心地抚摸手中的这对大,深怕一用力,他那正睡得安稳的老弟又要 倒楣。母亲的房是如此柔软,摸起来是如此舒服,明达心想:“等妈打了退 针,我定要好好这对子才是。”

  舌头在晕上画着圆,手指在上也画着圆,明达的调情,让许久不曾做 爱的湘如找回了全身炙热的感觉。火由丹田燃起,慢慢扩散至全身,湘如呻 道:“喔…明达…太了…喔喔…喔…”

  食指、中指与无名指,一接着一,明达把手指入了母亲滑的之 中。忽快忽慢,忽浅忽深,明达的动作,让人称“贵妇”的湘如,疯狂地扭动起 肢,摆动着股。愈来愈,愈来愈,明达听见母亲哀求道:“喔…我的 好儿子…妈…喔…已经受不了了…快给我…快…”

  明达把巴放在口,磨来蹭去,直到母亲用小腿把身体撑起来,他才顺 势将了进去。摇啊摇,摇到妈妈直直叫,明达用力的去, 得母亲是叫不停叫不断:“啊…啊…好儿子…再用力一点就好… 喔喔…嗯…就是这样…”

  一阵快直冲脑门,明达知道离之时不远矣,他忍不住用力母亲的 肥,一挤一抓,两道了出来,在空中成天女散花之状。不想让老爸莫名 其妙地多了第三个儿子,明达把巴撤出母亲的体内,将洒在湘如的腹部 上。

  白而稀的汁、浓而白的,湘如的腹部上多了一幅名为“母子欢乐无 穷”的水墨画…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那做快不快乐?答案是肯定 的。转眼,明达已经退伍到父亲的公司帮忙。而当初被汁洗脸的老弟,如今也 成了一个年轻力不壮的青年。怎会年轻力不壮呢?答案很简单,如果一个人在成 长时期,没有摄取足够营养的话,又怎健康得起来呢?

  “都是你害的,看看你老弟,成天要看病…”说话的是湘如,此刻,她正 躺在明达的怀抱之中。

  “应该怪你吧!子这么大,水却不足。”明达漫不经心的答道,双手把 玩着湘如的房。经过这么多年,换过不少马子,他深深觉得还是只有母亲的 房好,摸起来够份量。

  在母子二人调笑之际,有人把门撞开冲了进来,大叫道:“原来…原来是 你偷喝,害我现在变得体弱多病…”说这句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湘如的二儿 子°°明达的大弟是也。

  明达并不担心他与母亲的事会被揭穿,相反地,他感到一股妒意上升,当他 看见母亲走下,抱着老弟笑道:“不要生气!今天,妈让你把失去的水找回 来…”

  一双大口,有谁能生气呢?你会吗?我可不会!

  【全文完】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两性小说   下一章 ( → )
朱颜血大屁股的同学给予少妇的特老公请用力爱我在建行做保变身事件薄色色女博士我的大奶女友模特儿孟美你好,我可以丝袜姐妹物语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两性小说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两性小说》给妈妈及两性小说最新章节给妈妈在线阅读,《两性小说(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两性小说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