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小说》关府秘史及《两性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热门小说 > 两性小说  作者:两性小说 书号:13438  时间:2017/4/25  字数:13977 
上一章   关府秘史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夏日炎炎。

  关府前两座石狮子似乎都热的发亮,透明,恨不得再冒上缕缕青烟。

  午时未到,府内倒已一片清静,老爷夫人们用了午餐自然午歇去了。

  下人小的们,收拾残局果腹后也自然是聚赌的聚赌,乘凉的乘凉了。

  钟二,关府一小厮,做家仆也已经快三年了,土生土长,连媳妇都是关府老爷太太们给配的。

  据说原是关府二少爷的童养丫鬟,后来不知犯了什么事情就发配给小的了。

  丫鬟名叫沙玫,生也是十分水灵。

  本是童养丫鬟,平时都是服侍少爷的,没做过什么活累活,对人也是相当冷傲,一半下人们都不放在眼里。

  这倒是惹了不少婆娘们在私下嚼舌头。

  这沙玫怪就怪在平素不和侍女们一起洗澡,穿衣服也是捂的严严实实的,大夏天也是如此。

  到仿似身上有什么不可见人的痕迹似的。

  配给钟二后,两个人给配了间脚屋,三年了也没见有喜,这大家就更加奇怪了,纷纷私下议论不休。

  钟二倒是常爱赌钱,输赢也是个半,只图个了。

  今儿也是不例外,坐下也是老客人。

  不过今儿手气格外的好,连赢了三五把了,还一把比一把大。

  这是赌钱的人群中不时传来一小阵喧闹,有人嚷嚷道,小钟,你坐这儿捞啥钱呢,快回去热乎热乎老婆,好抱个小子啊。

  手气好,赢了钱,小心家里失火,头上泛绿啊。

  众人一阵哄闹,钟二也是不忙不慌的说,我赚钱回家给老婆买身新衣裳,晚上上被子都能透,你们就别瞎乎乎,吃不到葡萄葡萄酸。

  又有人说,空说无凭,有本事带带大夥儿门口看看,说得厉害,不如喊得响啊。

  说到这儿,年轻人的脾气又起来了。

  顺势就来了一局,钟二输了就得带大夥去偷听,赢了大夥儿就得凑钱买条新裙子。

  谁知这盘就输了个地儿朝天。

  钟二到也是爽快,说了声走着就带了大夥儿往脚屋去了。

  还没进脚屋呢,远远看着门窗关了水气不通。

  凑近了倒听到房内有人私语,钟二一想不对啊,踢门就进,倒是见了沙玫和二少爷关戒在一起拿了个白纸写写画画。

  看到钟二进来,关戒倒也不慌不忙的收起了白纸。

  大方的说道,这么快就赢了钱回来了。

  和你夫人商议月底花会的事儿呢。

  你回来了你们先说吧。

  我先告辞了。

  钟二连忙送走了二少爷,回房就把沙玫按在了上。

  解开衣服,开裙子就看到两条细长而又白的大腿。

  钟二顺手一摸,便问,你刚才和二少爷干嘛了,下面都发洪水了。

  沙玫支支吾吾说道没什么,你不是也看到了么,就是商量花会怎么办,怎么讨老爷开心么。

  钟二也没多想,把沙玫翻过来,让她手扶着柱子,两腿分开,紫红的二弟,直接就顶了进去。

  沙玫倒是一声没忍住,哼了出来。

  浑身一抖,衣服被抖的更开了,出了上一小条红斑。

  钟二这是一巴掌就打在沙玫白股上,说道,快说,平时都是怎么说的。

  沙玫反手小心的拉下衣服盖住伤痕,钟二也没多在意,他只想让外面人听到一逞威风呢。

  钟二一下又一下的顶着,突然将老二退了两寸出来,在水淋的户上磨着,这下沙玫受不了了,先是低声说道,来干我么,我是小货,小货好想被干啊。

  钟二听到便是突然顶进去,深深的了几下,沙玫更是受不了了,更加语无伦次,叫道,我是小母狗,求主人来我么,我的小里面好啊。

  这时候外面的哥儿们一个个听的是摩拳擦掌,钟二听到外面的动,更加卖力了,说道,你看外面别人都在听呢,你好好来。

  沙玫听到外面还有人偷听,更加发

  一把把钟二推倒在上,开裙子就坐了进去。

  这是外面的小厮们忍不住了,有人在窗户上了个小,往里偷看。

  钟二一看更乐了,直接抱起沙玫,放在条凳上,估计把户拨开朝着窗户,给大家看了半刻,自己才卖力进去,得凳子吱呀作响,沙玫到也是十分配合,扭着身子,小是又夹又放,不出片刻钟二就叫了,躺到上。

  沙玫打了盆水,自己洗了洗下身,还拿了条巾给钟二也擦了清

  说道,你先歇着,我出门片刻就回。

  于是理了理衣服就出了门。

  看都没看小厮们一眼直接往内府走了。

  进了内府,关戒早就在房内等着了。

  见沙玫了,便问,这次夹着过来的?沙玫羞涩一笑,说道,恩,你们男人就是变态,喜欢玩这个。

  关戒急不可耐的讲沙玫抱在怀里,说道,那是,我最喜欢的就是别人干过还肿肿的小了,尤其是还带着体的。

  又滑又紧。

  之前都是用象牙来,不如这次真老二来的啊。

  子,直接就让沙玫坐在腿上,大的进沙玫的小

  一到底。

  沙玫的水混着钟二的直接都被挤了出来,在关戒腿上。

  关戒感叹道,啊,我就是看中了钟二下面细小才让你嫁给他,这样他过你了你下面还是紧致,又更加滑了。

  来我们继续设计下个新的假具。

  不过每次都能让你丈夫你一次再过来,我们假具都可以不用了啊。

  沙玫笑骂道,二少爷,就你最坏了,不仅玩我还玩我丈夫。

  每次被你得这么,和他在一起都没什么感觉了。

  就觉得不断的进进出出。

  哦哦哦哦,还有,我每次和你过以后两三天都不敢和他,就怕松了被他发现。

  额,松了就松了,,哦。

  。

  。

  快点,二少爷快点。

  关戒倒是不急。

  快了一阵反而慢下来了。

  顺势把沙玫抱了起来,茎倒还没在小里。

  一下把沙玫放到在上。

  双腿架过脖子,就是一阵狂风暴雨,得沙玫眼神离,大声喊要。

  这是关戒快速茎,沙玫出他,说,二少爷,不要停,我还要。

  我还要。

  关戒笑道,那上次我们说好东西,我戴上啦。

  沙玫只好说行。

  于是关戒打开一紫木盒子,里面放着一锦囊。

  打开后有一外为象牙,内衬羊肠的假具。

  关戒戴上后本就大的具更加傲然立,拿假具在沙玫户周围蹭了点水,缓缓的就顶了进去,就看见户周围的被一点点带进道,消失,道越来越大,假具越来越少,最后全部陷了进去。

  关戒稍微轻轻动了两下后沙玫哼了哼,关戒开始大力,看到道外面的膜崩的紧紧的包住假具,都快要有点透明的红色。

  沙玫这次喊痛,关戒停了又喊不要停。

  关戒就这样顶了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

  拔出假具,将红的茎又一下子进沙玫的道里。

  这是关戒觉得又松又,轻松一顶就滑到底。

  沙玫经过前面的狂风暴雨现在也是哼哼不停,双手抱着关戒的,不停的扭动身子。

  关戒又拿出了一把小皮鞭,边股,边道。

  不多时也在沙玫的道里一泻如注。

  后面拿来一张丝巾,替沙玫擦了擦下身,沙玫也转身过来,将关戒已经倒还没完全软下去的的干干净净。

  关戒说道,你回去罢,下次有这样的机会定要来寻我。

  花会的时候,我们兄弟几个定不会放过你这货的。

  沙玫笑道,人家现在哪里走得动。

  腿都软了。

  罢了,你给我喊个轿子吧。

  天也热,我还要遮住鞭痕。

  于是便坐着关府的轿子回到了自己的脚屋。

  回家看看,钟二还在睡。

  心里骂道,没用的东西,又不恨到,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万一被发现,岂不身败名裂。

  想着想着,也在钟二的身边睡着了。

  两人这样直到申时才醒过来哩。

  自从这事儿以后,众小厮们倒是对钟二刮目相看了。

  不但人家手气好,家里也是能搞得定,不但人家老婆美,外面冷冰上却火热。

  这时就有人过来敲敲边鼓,来问讨老婆的经验啦,如何过上融洽的夫生活啦,甚至还有些直接越钟二回家,想拿自家老婆勾引钟二的。

  当然目标都是在沙玫身上啦。

  钟二倒也不糊涂,该吃吃,该喝喝,至于别人家老婆,一个也看不上眼。

  这道也难怪,有几个小厮能如他一般能有这样一位天仙般的子呢。

  秋初了,一阵秋风一阵寒。

  转眼也就到了收成的时候了。

  关府在当地可是大户,县城北面平原上六成多的麦田都是他们家的。

  每年到了这个季节都是忙里忙外。

  关家几个少爷也是精明能干,亲历亲为。

  别人家少爷坐在屋里等佃户秋粮,他们倒是年年带着小厮们下到佃户那儿,一个是佃户有了困难能帮忙处理,避免庄稼损失,另一个就是防止些油滑的佃户耍油滑。

  这不,大少爷已经去了蔡家坡,二少爷和三少爷也都收拾准备动身了。

  这次二少爷轮到去紫云岗。

  这紫云岗在县城西北的黑山脚下,算是几个庄子里面最难收的了。

  但是紫云岗又是几个庄子里面唯一产药材的。

  县里的药材六成要来自紫云岗,只有不到四成才是外地驼过来贩着卖的。

  所以收好紫云岗的药材也成了关家每年的一笔大收入。

  二少爷理好了行李,带上了三四个丫鬟,十来名小厮,准备出发。

  行李才刚刚上马,关戒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便让手下马队先走,自己回屋理理便骑马赶上。

  关戒回了屋,打开自己的紫木盒子,准备把锦囊也带上。

  但想想过去也没个可玩的人,就又放下了。

  独自骑马追上了马队。

  等夜间也就到了紫云岗住下不提。

  晚上小丫鬟叶侍寝。

  紫云岗的大房子本是关府第三代老爷建的,至今已快80年光景了,里面设施和关府可谓天上人间,关戒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便喊叶来捏捏背,也缓缓骑马一天来的劳累。

  叶本来也就年轻,去年新买来的小丫鬟,也不大懂的怎么讨主子心,捏了一柱香的时光倒是自己手麻臂酸,想喊累却又不敢说。

  关戒看到这番境况,也是不由得连声叹气,直道退下。

  后来想来人家姑娘从小背井离乡的,也不容易,于是又呼进内房,想亲自给小丫头示范如何拿捏。

  叶自然不敢,后来拗不过便只好趴在窗沿边上。

  关戒将她外衣去,从肩膀按到下,从手臂捏到手指,小姑娘惊呼舒服。

  关戒倒是奇妙的发现这姑娘身材奇特,虽然看起来弱不风,但是摸起来却软弹适手。

  有几次按到感部位也是面色绯红,十分可爱。

  一局按罢,便换人,有了关戒的指导,小丫鬟也是水灵聪明。

  不知不觉中,关戒便睡了过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的。

  倒是第二天醒来发现小丫鬟伏在自己背上睡着了,自己的背倒是更酸了。

  天亮闻而起,更衣沐浴。

  便挨个村子询问当年收成。

  老佃户们见到少爷来了自然是又惊又喜。

  奉酒倒茶,搞得好不热闹。

  晚宴后,就有一佃户拉着关戒走到无人之地。

  从袖中掏出四小包草药,一张草纸,给关戒,暗道,少爷您此行幸苦,我紫云岗待客不周,唯此一宝相赠,愿与君解乏寻

  关戒倒也没细看,收进兜内,夜间回到房内掏出草纸。

  只见上方写到:此药应与欢乐君,共戏鱼水俏娇娘。

  后面便是说道此药服后可令女私处有神奇变化,只有试用过方能知晓好处。

  药效一个半时辰,一次一包。

  关戒将信将疑,收在箱中。

  后数皆忙于赶路,未尝想到儿女之情。

  倒是临走前两天得了个闲儿,夜间又掏出草纸,思道,不如今晚就一试,也算是在紫云岗别样的体验。

  于是便熬了令人让叶喝了。

  叶喝后并无大反应,依旧如常。

  关戒心想,无老头,居然骗我,明天就去收拾你。

  令叶如常入房捏背。

  方开始倒还无甚变化,后来叶坐在关戒背上的时候,明显就觉得不对了。

  关戒直感觉叶的下体如同一张小嘴般,向他的背上吹着的热气。

  不一会儿自己背上的衣服都透了。

  这时扭头看叶,发现她面色绯红,一边捏背一边还在用下体磨蹭自己的脊背。

  关戒自己连忙翻过身来,叶一下就扑在他身上,两个人三下五除二就了个光。

  已经小半个月没有开戒的关戒早就傲然立了。

  叶草草了两口茎就直接把入自己的牝门,一股坐了下去。

  这下子关戒终于明白了草纸上写的只有试用过方能知晓好处了。

  叶道又热又滑,还如同一张小嘴不停的着关戒的具。

  平里关戒也会去江湖郎中处买些令丫鬟小妾们私处紧致的药物,但那都是单纯变紧,这次却能感觉道在有频率的松缩。

  随着叶的上下扭动,关戒差点就要把持不住。

  于是只好连忙换作体位以求休息。

  倒也问道叶有何感受。

  叶先是羞涩不说,后来说道,喝了药汤先没什么感觉,后来就觉得下身越来越热,里面很,一开始是没办法,后面居然能自己感觉用四周道壁互相摩擦解,到了进去后,更是能自己控制道舒缩的部位。

  能自己用感部位摩擦头的冠突。

  听到这里,关戒起身,擦了擦大腿上的,一下进叶的小,一阵密集的伴着叶一阵娇

  关戒好奇的说,你还能控制舒缩,那么我让你放松和收紧,我来玩玩看?叶点点头。

  果不其然,关戒想松,叶就把道放松,关戒想紧,叶就收紧

  更加奇妙的是随着关戒具不断在叶水中浸泡,关戒觉得自己本就膨具更加裂,火辣辣的,又浸在滑凉凉的汁里。

  两人就这样了一会儿,关戒断断的觉得叶的的道放松也很紧,缩紧更是有些涩了。

  于是只好让她放松道,自己也是加快频率大力进出。

  叶便主动放松,不过不自觉的还是会上两下,双手着自己的,哼哼唧唧的要关少爷饶过自己的

  最后只听哗叽一响,关戒要之前从道拔了出来,整个在了叶脸上。

  皆是。

  尤其怪的便是出来的不如往日粘稠,白乎乎的倒是量是往常的两三倍。

  完事之后,关戒心想,这药要是给沙玫用了,岂不是更美了。

  一来沙玫本身就下面松些,不会如叶后来紧的有些涩,二来钟二这小子的更多,岂不是更加滑。

  想到这里关戒坐不住了。

  马上派人喊钟二带着内人速速赶来紫云岗。

  一个完美而又恶的计划在他脑子里慢慢浮现。

  第二天,钟二接到消息喜出望外,自以为自己成了二少爷身边的红人了,马上带着沙玫赶到了紫云岗。

  谁知到了便被安排了住下,一农户家里。

  分配的任务也不过是清点农具,修修补补,钟二倒也当回事儿认真在做,夜间回到农户家中也是累到不行。

  没想到刚刚还没推开房门,便看见叶对着门在往内偷瞄呢。

  看到这番场景,钟二也就不声不响的贴了上去。

  叶一回头,看到钟二,也是吓了一跳。

  钟二问道,你这是在作甚?叶便说道,我在看沙玫姐姐呢。

  钟二便也贴上门,看见自己的老婆躺在上,下半身光溜溜的两条大白腿扭在一起。

  手指伸在那从黑森林见来回穿梭,小腹收紧,伴着一阵阵息声沙玫整个身体不断的在搐。

  手指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过不多时,只见沙玫一阵娇,整个身体都松了下来。

  慵懒的在上翻了几个滚,然后分开双腿,脚跟都快碰到股了,整个花瓣一览无余。

  随手从枕头下放掏出了牛皮具。

  在户上来回滑动,才滑了几下就见整个牛皮具上都是汁,慢慢的,慢慢的,将具对准了口。

  来回转了几转后具的头整个没入了红的花径,更多透亮的体瓣上下,到牛皮上,滴到单上。

  随后只见沙玫身体一震,整个具没入道。

  然后又旋转着,漉漉的被拖了出来,水帘口的也随之翻了出来。

  再进,再出,频率越来越快,幅度也是越来越大。

  最后随着一声低闷的呻,沙玫整个人仿佛痉挛了一般,侧躺到的一边,双手缩在前,任由假具自己从道中滑出,带着一丝丝又一丝丝的粘稠。

  钟二这时再也忍不住了,下身也是起了一块小山包,子还有点痕,刚准备进去却发现自己抱着小丫鬟叶

  哪个男人不爱偷腥,于是只在一念之间,地狱天堂。

  他用手捂住叶的嘴,另只手剥下她的衣服,然后强行推到农舍的隔壁房间,用她的住嘴巴,用手一摸下体,只觉各种滑。

  自己也不管许多,子都来不及,剥出早已起的茎直接进叶体内。

  叶倒是苦了,自己一个小姑娘,哪里是年轻壮汉的对手,只能任由宰割。

  昨晚其实得红肿还未消退,今天又是各种痛夹着

  只能呜呜喊。

  钟二本想速战速决,毕竟被人发现了可是要送官府打成残废的啊,不好还会发配边疆。

  正当他奋力动想要发之刻,在旁边静候已久的关戒出现了!虽然屋内光线黑暗,钟二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主子。

  下体顿时就软成一条虫了,瘫跪在地上。

  抱着关戒的脚,不停的磕头,喊道关少爷,小的一时糊涂,辜负您老器重,请您从轻发落。

  关戒一脚踢开钟二,径直走进了沙玫的房间!钟二此刻也顾不得许多,跟着爬进了房间。

  小姑娘叶慌忙理了理衣服,正准备逃开,又被关戒喊进房间。

  关戒此刻坐在边,身边是慌忙拿被子掩体的沙玫,脚下是不停磕头的钟二,屋角站着衣衫淩的叶

  此刻,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了,大家都不说话,只听见咚咚的钟二那如捣蒜般的磕头声。

  终于,关戒发话了。

  钟二,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关家待你不薄,给你配了这么个美娇娘,你这些年来不好好出力,胖小子没给养出一个,倒是学会了偷腥,居然还敢动我们关府自己的人,居然还是我的贴身丫鬟。

  你自己说说怎么办吧?钟二也只是磕头,不说什么,这时候他哪敢多说一句啊。

  关戒又说了,既然你不说,现在我说个办法吧,第一你现在出去拿碗汤来给你内人,算是最后一次夫之情,我也允许你们最后同一次房;第二你了我身边的人,你的内人从今起一年为关府内部公妾,后面她愿不愿意和你,她说了算,她愿意和谁,我说了算;第三,你像个法子安抚叶,她同意了,我也就不追究你了。

  钟二听到这里入蒙大赦。

  连滚带爬出门赶紧去找那药汤。

  关戒轻轻摸着沙玫的股,说,看都是你,让人家叶姑娘多受委屈啊。

  沙玫也转过头笑着说,你还说我,我因为你不能怀孕被随便配了个小厮,现在你还把我丈夫的这般,让我做这样的妇,也就你想得出。

  关戒笑道,你继续看,我保证你丈夫后面会比之前更加爱你,沈湎,不能自拔。

  他不会离开你的。

  这是,钟二端了碗汤药跌跌撞撞冲了进来,汤药也是泼洒一路。

  关戒皱了皱眉头,使了个眼色,沙玫便接过汤药喝了下去。

  想到是最后一次夫之举,钟二也是格外痛苦。

  但是毕竟这还有最后一次啊。

  他看了眼关戒,关戒点了点头。

  钟二便子,趴在沙玫两腿之间,分开两腿,自己开始卖力的了起来。

  沙玫马上就有了反应,也摸着钟二的头,过不许久,便哼哼着让钟二进来,钟二子一,顶着半具就了进去。

  他似乎也感觉到沙玫的下面不一样了。

  自己也有意的控制着速度,渐渐,他似乎忘却了先前的尴尬,沈浸在了这爱中。

  此刻,关戒咳嗽了一声,沙玫便努力加紧了道,钟二的表情由舒变为紧张,由紧张变为狰狞,最后随着几下动,狰狞又变成了舒

  随着软掉的茎滑出道,大量的混合着了出来,沙玫忙擡起股,不让汁水出。

  关戒此刻笑着对钟二说,去吧,你自己安抚叶吧,不要让她失望。

  钟二一时没明白,还楞在原地,倒是叶一改之前的羞涩,把钟二拉进了隔壁房间。

  此刻的关戒犹如一匹缰的野马,兴奋的跳到上,三下五除二除掉了自己的衣服,昨晚过度起的茎现在看起来依旧是傲然立,从来没有过的青筋具上暴起。

  头紫的发亮,他将头对准了沙玫的道口,来回的摩挲。

  沙玫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前面自己丈夫本来本钱就不大,又是紧张兮兮,就没怎么足,这下子完全暴发了,小一阵阵收缩,将里面的汁水往外挤了出来。

  又喊着小妇要主人来足么,我下面好好空啊,快来。

  求你了,关二少爷,来干我啊,死我啊。

  再柳下惠的男人也难顶住这个场面,关戒也是如此。

  直接顶了进去,因为关戒的具本来就大,又是昨晚被特殊水泡过,更是将小的,居然一滴汁也没有漏出来。

  再往外一拔,汁伴着整个在关戒的茎上,囊上,都被打了粘成一束束的。

  再用力顶到最深处,只听见沙玫啊一声大喊,整个人都瘫了下去。

  关戒正好加快了速度,茎带着粘稠的汁,在道内来回穿梭,发出一阵阵如同拉风箱般的声音。

  这阵暴风雨过后,沙玫又恢复了些体力,主动伏在桌边,扭动着翘,任由体从牝门出,回头看着关戒,关戒只觉热血伴着虫统统冲进大脑,立马跳了过去,从后方迅速一次入到底,沙玫也是一声叫。

  关戒拼命的加速进出,突然一下沙玫两脚一软,就站不住了整个人软了下去,幸亏关戒及时抱住,又顺势面对面抱了起来,双手扣住膝盖弯,但用手拿着沙玫用她的着自己的具。

  这样沙玫更加不能控制自己。

  更是被的胡言语。

  最后关戒也把持不住了,直接在了沙玫道最深处,烫的沙玫又是一阵颤抖。

  事毕,两人都是头大汗。

  闻着没啥响动了,叶也从隔壁回来,服侍关戒回了大屋。

  钟二望着关戒走了才胆战心惊的回到沙玫旁边。

  沙玫笑着回头问道,你在隔壁如何。

  钟二说,小玫,我喜欢你,我喜欢你这样。

  我在隔壁和叶来了两次,后面我自己还了自己一次。

  我实在忍不住。

  我真的不能没哟你,就爱你现在,如此般

  说着,又了遍沙玫的户,把混着两个人汁如数吃下。

  自从打租儿回来,沙玫就经常进关府内院了,还是钟二送过去的。

  有时钟二会先沙玫,然后送进去,有时候呢,沙玫也不给他碰。

  倒是每次钟二接沙玫回来,总是想要同房。

  沙玫也是狠心,就让他来了一次,余下时间最多让他

  钟二也是食髓知味,每次都的干干净净,乐在其中。

  关戒看钟二如此顺服,也是给他提了档月钱,钟二更加乐此不疲了。

  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桂花儿也都开了。

  关戒想了许久的花会也快到了。

  说道花会,关府内种了数百株桂花,每到花期,闭着眼睛就靠闻也能找到关府大门儿。

  自然,府里也不会错过这良机大宴宾客。

  往年来,关府都是会办三堂酒席,第一波是当地乡绅,名门望族,第二波是亲戚连襟,结拜弟兄,第三波是达官贵人,皇亲国戚。

  这三堂酒席从关家二代老爷开始,不论旱涝雨雪,年年如此。

  可是近十来年,倒是有了些变化。

  随着关家年轻人越来越多的主持活动,外面的公子哥儿朋友也是越来越多,其中就不乏金陵赵家,余杭钱家和苏州沈家等纨绔子弟。

  也不知几时起,突然就有了神秘的第四波酒席。

  每次办起第四波酒席的时候,整个关府都如临大敌。

  关府院墙更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旁人都伸长了脖子想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是十多年来,就是没人明白。

  为数不多的几个知道点一星半点的的也是讳莫如深。

  今年三波宴完,又到了第四波的时候了。

  关戒作为少东家也是夜茶饭不思,直到一天,沙玫在事后侍浴时他才找到了灵感,顿时喊上两个兄弟筹划此事。

  哥哥弟弟一听立马拍手叫绝,此刻离花会只有一旬光景了。

  花会那天,关戒带上了沙玫,叶

  关家大少和三少也分别带了两名侍女。

  贵客一到,三兄弟立马下至正门接。

  此次约来的方是金陵郡守邵家的两位公子。

  两位公子一到便由正门穿至大堂。

  另外四顶黑轿也是径直奔入内府。

  一方寒暄过后五人鱼贯走入内庭。

  此刻关府大门紧关,就算是桂花再香也飞不进一只蜜蜂。

  五人并列而坐,邵堂和邵庙二人嬉笑着问道,每年你们都有新花样,所以给你们做东,今年要是拿不出新奇,明天还要请三位兄长来我们家做客咯。

  关家大公子答道,今年我们三兄弟也是苦思竭想,幸而我二弟才思过人,不然真心难以饕餮各位啊。

  关戒此刻拍拍手掌。

  佣人侍女全部退下。

  五人穿过走廊,走进靠近桂花林的间小屋。

  只见十名妙龄少女蒙面坐于太师椅上,两腿分开,双手捆在背后。

  关戒说道,桂花虽香,香不过体香。

  杜康味美,美不过津汁。

  我们先看清各位美女头上簪子的颜色,动口动鼻不动手,你们两位可以随意舐或者嗅闻美女的私处,记下簪子的颜色。

  然后我们赏花喝酒,最后在树林中有十位蒙头巾少女,你若能猜出簪子颜色,便可与你共

  邵氏兄弟一听各种摩拳擦掌,马上就凑了上去,十位少女也是被叫。

  倒是关戒没多少趣。

  他一方面希望能尝尝邵家从南方带来的美女,另一方面又怕自己认不出沙玫,落到邵家兄弟两个贼手里。

  赏花喝酒后五人做赋来定先后次序。

  总归邵家两兄弟是客人,不论好坏都会先挑。

  关家自己兄弟也就无所谓先后了。

  世人道聪明反被聪明误。

  关戒给自己的两个姑娘事前吃了秘药,本想自己在桂花林中享天仙之乐,反倒被邵氏兄弟捡了漏

  他俩双双猜中了沙玫,叶倒是逃过一劫。

  关戒打个圆场说让邵家兄弟再挑一轮。

  可没想到邵家两兄弟也是一筋,不知是看出关戒不舍,还是看得沙玫美,抑或是出了沙玫下体的异常,两人非要与沙玫一人同乐。

  关戒此刻就是白般不舍也不好发作,只好搂着位侍女在旁边看沙玫应付邵氏兄弟俩狼的进攻。

  邵堂和邵庙也都是风月场的老手了,这两人最爱不过女,此番赴宴也是早有盘算。

  一定要好好玩一次关府的女人。

  而好好玩最高不过三人行了。

  着两人一人啃着沙玫的嘴,双手玩着两枚鲜红立的樱桃,另一人户,用手拨着蒂,还不时发出嘶嘶的声音。

  玩了会儿两人便又换位置,关戒在一旁看着,虽然自己起的具在另一位美女口中穿梭,但是他仍然目不转睛的盯着沙玫那边。

  邵氏兄弟完后便将沙玫放在两人之间,一人从后向前顶进沙玫小,另一人强行将具放入沙玫口中。

  邵堂先道,他一进去就发觉美妙异常,他给他弟弟使了个眼色,立马就开始疯狂了起来,沙玫几度差点失去平衡,只能靠扶着邵庙的股和含着具才能站住。

  摇摇晃晃中,口水不断下,顺着邵庙的茎一直到大腿。

  后面的小嘴也是馋涎滴,水一滴滴下,拉成丝状,吊在半空。

  随着邵堂一次次的撞击,沙玫也是各种进入状态。

  开始主动握出邵庙的茎,沿着头一圈圈的,还时不时将整个卵蛋含进口中,的邵堂仰天长啸。

  一波过后,兄弟俩把沙玫放在软垫上,一人架住双腿,冲击,另一人则是骑在口,用头和耳垂。

  关戒这边的侍女快要忍不住了,便开始边摸自己的小,边关戒的茎,可是关戒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三个人。

  邵氏兄弟也是越玩越起兴。

  居然把沙玫放在女上位,从下道,另外一人居然在他们合之处,和后庭。

  沙玫哪里受过这阵势,上次关戒准备一真一假巴双的时候就因为太疼后来作罢,现在又要被,却躺在客人身上,一是无力反抗,二也是待客之道不能反抗。

  沙玫被死,就在快要高的瞬间,邵庙顶着茎从后庭了进去。

  沙玫便是一阵呻,关戒在旁边几乎软掉。

  倒是关戒的侍女锲而不舍的口活让关戒依然保持坚

  两兄弟觉得还是不够玩,于是扶沙玫站起,一人从正面道,另一人从后面入菊花,两人合力将沙玫抱起,同时上下和进出,每次动沙玫都会大声呻

  邵庙不愧是风月界老手,他看准了时机,就在的同时,从后方把后庭里的茎一下子进了道,本来就有些肿道遇到两枚,自然阻力很大,但是两人一松手,由于重力作用,两枚部就都没入了沙玫的小,沙玫顿时感到道口一阵撕裂,比关戒用象牙具还要撕痛,但是两枚的形状却在道内顶到了不同的感带,带来了从未有过的高

  于是邵氏兄弟便抱着沙玫上上下下,邵庙的茎也是在道和菊花里反复穿梭。

  关戒的侍女看看关戒一直盯着沙玫,也明白他目前无心换,便只是在努力的给他着。

  进进出出了数百次,邵氏兄弟终于要忍不住了,他们也不玩换道的玩法了,只是两人换了个前后,抱起放下速度明显加快,沙玫也顿时有了反应,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呻

  不过一会儿,邵氏兄弟调整了节奏,两人同时在沙玫的两个体腔内出了子孙,两人时的搏动让沙玫如痴如醉,趴在邵庙的身上,口水打了邵庙哦口,坐在邵堂具上,到了邵堂的小腿。

  这是旁边看得关戒也忍不住了,在侍女口中出了

  侍女吐出后将关戒下体了干净,关戒却只是呆呆的看着邵家兄弟抚摸高过后沙玫的体。

  想着,花会不只是一下午,还有晚上,还有明天,自己到底是陪着还是狠心选择离开。

  【完】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两性小说   下一章 ( → )
朱颜血大屁股的同学给予少妇的特老公请用力爱我在建行做保变身事件薄色色女博士我的大奶女友模特儿孟美你好,我可以丝袜姐妹物语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两性小说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两性小说》关府秘史及两性小说最新章节关府秘史在线阅读,《两性小说(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两性小说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