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家庭》第03章及《幸福家庭》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热门小说 > 幸福家庭  作者:迎接 书号:14303  时间:2017/5/2  字数:9656 
上一章   第03章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乐敬衣苦笑着摇着头去扶倒在门口的两个人。由于已经很晚了,乐敬衣看完电视将儿子许是之哄睡后正在看书等老公许还河回来,当她听到门响的时候,以为是老公自己回来了,因此穿着睡衣就跑去开门。

  当她把门打开的时候,不成想老公和他的生死与共的朋友倪匡印一起倒在了门口。看着两个醉倒在门口的男人,乐敬衣也只好把他们扶起来送进屋。

  穿着睡衣的乐敬衣由于是芭蕾舞演员,需要经常练功,因此身材虽很丰,但是却一点儿也不臃肿。尽管她的房硕大、部也肥硕,可是她的腹部却很平坦、部也很纤细。一身细皮更是珠圆玉润,雪白细腻,实在是非常健美。

  她先是把老公许还河扶起来送进了卧室的上,随后又准备把仍然趴在门口的倪匡印也扶进屋里。可是当她又回到门口的时候,她看见倪匡印晃晃悠悠试图站起来,但是由于喝得实在太多,虽然站起来了却站不稳,乐敬衣马上跑过去扶住了就要再次倒下去的倪匡印。

  倪匡印的右臂搂住了乐敬衣的脖子,醉眼离地说道:“老婆,怎么今天你好象个子高了呢?”说着,左手就摸上了乐敬衣高耸的前,嘴中说道:“老婆,今天你怎么什么也没有穿?又在等着老公你的呐?”

  听了倪匡印的话,再加上倪匡印的手在她上的抚摸,使乐敬衣的脸立刻红起来。虽然作为芭蕾舞演员,经常与男舞伴有身体接触,大腿甚至部有时也经常被男舞伴触摸到,但是房还是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抚摸,这让乐敬衣立刻有了触电的感觉,双腿一软就坐倒在了地板上。她这一倒,倪匡印的整个身体就全部趴在了她的身上,把乐敬衣仰面在了身下,嘴的酒气在了乐敬衣的脸上。

  醉酒人的身体本来就很沉重,乐敬衣被倪匡印的身体在下面怎么也推不动,无奈之下,她只好使劲去掀他的大腿,不成想她的手却摸上了他的裆部,触到了他的巴。她赶紧把手缩了回来,不敢再用力,身体也随之软了下来,只好任凭倪匡印就这么趴在她的身上不能动弹。

  过了一会儿,倪匡印的身体在乐敬衣的身上动了动,嘴开始在她的前、脖子甚至脸上拱起来,乐敬衣扭动着脑袋想不让他在自己的脸上拱,身体也自然地扭动着。这一扭动不要紧,乐敬衣突然感觉到在她身上的倪匡印的巴逐渐在起,而且顶到了她睡衣里面根本没有穿任何内衣的部。这一下,乐敬衣的身体也有了反映,中开始分泌水,突然有了跳芭蕾舞时男舞伴有时触到她的部也未曾有的靡感觉。

  她下意识地用手去推倪匡印,这一推不要紧,她的手却摸到了他裆中已经起的巴上。乐敬衣吓得赶紧把手收了回来,挪了挪身子想不让他的巴继续顶在自己的部,动了几下也没有离开。实在没办法,她只好无奈地用力在他的股上用力掐了一下,趁着他吃通身体一翻的机会,她奋力从他的身下滚了出来。

  摆在身上的倪匡印后,乐敬衣先是了两口气,整了整睡衣,摇了摇头琢磨着如何把他进屋里去。这时的倪匡印已经是仰面躺在地板上了,他的裆部被他的巴支起了帐篷,嘴中嘟囔着“老婆,你怎么不让我呀?怎么还把我给翻过来了,你想骑在我身上呀…”说着说着,却又打起了呼噜。

  听了倪匡印似乎在梦中的话语,乐敬衣的心一颤,立刻有了想趁着老公和倪匡印醉酒的机会见识见识其他男人的巴的想法。她看了看卧室,见老公那边没有什么动静,她就蹲下身子,把倪匡印的胳臂架到自己的脖子上,晃晃悠悠地把他扶了起来,踉踉跄跄地把他扶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倪匡印仰面躺在沙发上仍然睡着,乐敬衣到卧室门口看看老公还在上睡着后,她轻轻来到沙发前,伸手去摸他仍然把子顶起如帐篷的巴。隔着子,她的手就能够感觉到他的巴热热的、硬硬的,乐敬衣这回真的有了反应,她突然有了要试一试的望,于是她试探着去解倪匡印的带,没几下就把他的带解了下来。

  当乐敬衣解开倪匡印的带,刚刚把他的子往下的时候,不成想他子里面根本就没有穿内,硬硬的巴一下弹了出来打到了她的脸上,她“啊”的一声吓得一股坐到了地板上。

  这一下着实把乐敬衣下了一跳,她摸了摸口,舒了一口气,心中暗叹“做贼不容易呀,看起来偷人也是一样啊!”乐敬衣虽然心里想着做贼的事情,但是还是不自觉地伸手握住了倪匡印坚硬立的巴,低下头张口将巴含进了嘴里起来。

  随着乐敬衣倪匡印巴的速度加快,倪匡印的巴在她的嘴中也在逐渐地增大增,慢慢地就把乐敬衣的嘴撑得的,使她有些呼吸困难起来。见倪匡印的巴太大太,把她的嘴撑得难受,她只好把巴从嘴中吐出来,改用舌头在他的巴上画圈、上下划动着巴,同时她的手不自觉地伸到了自己的下体,中指进了体内抠挖起来。

  过了一会儿,着倪匡印的巴抠着自己的的乐敬衣感觉倪匡印的巴似乎有了要的异动,她马上又把巴含进了嘴里。就在她把巴含进嘴里的同时,倪匡印真的开始了,大股大股的巴里出,得乐敬衣嘴都是并溅到了她的脸上。在的刺下,乐敬衣也用手把自己到了高…自从乐敬衣偷偷地玩过另一个男人的巴后,她的思想就起了变化,脑子里总是出现自己与其他男人的幻觉,尤其是在与老公的时候,脑中却总是幻想着倪匡印的巴在自己,在高的时候有时甚至还喊着倪匡印的名字…这一切,让许还河心里偷偷地乐了起来。他知道,自己想朋友倪匡印老婆金梦的机会就要来了。一天,许还河与乐敬衣夫二人的时候,许还河见乐敬衣快要到达高了,就故意问她道:“老婆,你现在是不是把我想成了别的男人在你呀?是不是把我幻想成了匡印在你呀?”

  乐敬衣一听,迟疑了一下,随后害羞地撒娇道:“你坏!着我的你怎么想起别的人了?不过,有时还真的很想…快我呀,老公,我好…啊…用力啊…”没用几下,许还河就把乐敬衣到了快乐的颠峰!看着老婆因为高而红红的脸庞,许还河知道她一定是在自己她时说的那些话起了作用,因此高得特别强烈。他的脑子里不地幻想起了自己着自己最好的朋友老婆金梦的,自己的老婆和自己朋友一起的场面。忽然,他觉得自己因为幻想了自己老婆与自己最要好的朋友的场面,自己却觉得很兴奋,有了想与最要好的朋友换的想法。

  想到这里,许还河试探地对乐敬衣说:“老婆,你想不想让匡印来你的?!”

  一听老公说想不想让他最要好的朋友自己的,乐敬衣立刻以为老公发现了那天她偷偷玩倪匡印巴的事情,警惕地说道:“别神经了,你老婆的怎么可以让别的男人呢?”伸手一指自己刚被老公完,仍然着老公,说道:“它只属于你一个人!”

  许还河认真地说道:“我说的是真的啊,我保证不会介意匡印你的的!

  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正所谓”朋友大家骑“吗?”

  乐敬衣仍然不敢断定老公说这话的意思,犹疑地试探着说道:“你难道能容忍你的老婆的让你的朋友?你不吃醋?那我可真的让他我的了啊!”许还河听出了老婆还是有跃跃试的想法的,点头道:“真的,我不吃醋,你就让他你的吧!只是,你得答应我个条件。”

  听老公说有条件,乐敬衣的心才算落地。她知道,只要有条件,就说明他说得是真的,于是她笑道:“我说你怎么舍得让别人你老婆的呢!就知道你有目的。说,你是不是想匡印的老婆金梦的了,你们俩是不是早就有一腿了?

  老实代。”

  许还河马上道:“老婆我不骗你,我绝对没有过金梦的。我是想让你跟匡印上了后,你再想办法也让我也金梦的,要不,我岂不是亏了吗?”

  乐敬衣笑道:“怪不得你怎么想起让我与匡印呢?原来是你想金梦的了!我看你就是没有安让别人你老婆的好心,是自己有目的!”

  许还河也笑着忽悠道:“老婆,你看我们俩总是夫自己多没劲,看你每次都没有尽兴的样子,老公好心疼啊!”乐敬衣笑道:“你别竟哄我,恐怕你是早就对金梦有想法了吧?却拿我做幌子。不过,你的想法我同意了,我们两家已经交往了这么多年,玩一玩换的游戏也未尝不可,就是不知道他们夫俩同意不同意?”

  见老婆同意了自己的想法,许还河道:“我看没什么问题,咱们的想法没准他们夫早就想了呢,只是没有说而已。说不定,我们一说,他们要高兴地跳起来呢!”

  乐敬衣道:“那我们要怎么跟他们夫说这件事呢?”

  许还河道:“这好办,你找机会与匡印一起吃饭,吃完饭你就假装喝醉了,伺机让他先了你的,不就得了!”

  乐敬衣笑道:“你是不是跟匡印早就商量好了才来哄我的?好了,我知道怎么做了。”又伸手搂过许还河的脖子,腻声道:“老公,我们接着吧,你看我的又想你的大了!”说着,拉过许还河的手摸向了自己已经是水泛滥的

  日子过的很快,过了一段时间,机会终于来了。一天,当许还河下班回家的时候,发现老婆已经打扮好了似乎要出去的样子。还没有等许还河说话,看到老公回到家里的乐敬衣来到他的身边,搂住他的脖子,撒娇道:“老公,你是真的同意让匡印我的吗?我今天晚上可约了他一起吃饭,你要不要一起去?”

  许还河一听,伸手笑着在她的股上拍了拍,说道:“去吧,没有想到你们还真快!这是第一次让别的男人你,玩得开心点。”说着,又伸手掀起她的裙子想摸摸她的。这一掀不打紧,许还河才发现要去与别的男人约会的老婆竟然裙子里面什么也没有穿,他的手直接就摸上了她因为跳芭蕾舞而把修剪得十分整齐的光滑的部。

  裙子突然被老公掀了起来,没有穿内而且还特意修剪了一番部暴在了老公的面前,乐敬衣的脸红了起来。在加上,老公许还河的手在她的部上游走,使得乐敬衣有些把持不住了。她扭着夹紧的双腿,对许还河道:“老公,今天吃完饭干脆我就把他领到咱们家来得了!”

  许还河不解道:“把他领到咱们家来干吗?想在咱们家里让他你呀?”

  乐敬衣道:“是呀。我想让你能够看着他在咱们家里我,然后你再找机会假装撞见他在咱们家我,他早点把金梦拉进来。否则,他我的时间比你他老婆的时间长,你不是要吃亏了吗?”

  许还河一听乐敬衣这样说,他也乐了“呵呵!好,吃完饭你就把他领回来好了。你去吧,不要让匡印等急了。”

  “哎”乐敬衣答应了一声,在许还河的脸上亲了一口就出门了。

  乐敬衣走了以后,许还河想:一会儿自己的老婆就要把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倪匡印领回到自己的家里自己的老婆了,看看别的男人在自己的家里自己老婆的,这样刺的场景可不能错过。于是他开始忙着准备晚饭,等儿子放学回来后陪着一起吃完了饭,又帮助儿子做作业,最后哄着儿子睡下了。

  许还河把儿子哄着睡下后就躲在了儿子的房间,把儿子的房间的门留了一条隙刚好可以看到卧室自己夫用的大

  准备就绪后不一会儿,他就听见了开门的声音。门开了后,老婆还故意地咳嗽了一声提醒他,嘴里还说着似乎喝醉了的话语。接着就是倪匡印扶着她进屋并打开了客厅的灯,接着他又把乐敬衣从客厅扶到了卧室的上,然后他又四处看了看,好象是在看家里到底有没有人。

  四处看看见没什么动静,只有儿子在自己卧室的上在睡觉,有了一些酒意的倪匡印长出了一口气转身又回到了卧室。躲在儿子的下怕被发现的许还河见倪匡印并没有发现自己,就悄悄地从下爬了出来,慢慢地爬到卧室门口,透过留出的隙向卧室自己的大看去。

  只见倪匡印正慢慢的着乐敬衣的衣服,他的一双手正在乐敬衣的身上胡乱的摸着,一支手在她已经暴在外的房上捏,而另一支手也伸进了她什么也没有穿的裙子里面,她的嘴里发出了轻声的“啊…啊…”的呻声。

  许还河看得心脏加速了跳动频率,一颗颤抖的心随着倪匡印的动作在慢慢地揪紧,他就这么在激动刺的情绪中看着倪匡印爬到了他老婆的身上,进了他老婆的里面,并一上一下的运动起来,然后是有节律的撞在一起的“啪…啪…”声音,还有倪匡印的巴进出乐敬衣时发出的“滋…滋…”

  的声音。

  一会儿的工夫,乐敬衣就夸张地大声发出了呻的声音“啊…宝贝…好喜欢你…啊…啊…你得真好…就知道你的巴不错…没想到进我的会是这么舒服…”

  乐敬衣这一大声呻,到把倪匡印吓了一跳,赶紧停了下来不敢再动。他这一不动可把乐敬衣急坏了,嘴中大声叫道:“啊…哦…快呀…快点…我要…”

  听乐敬衣大声叫喊,倪匡印吓得马上用手捂住了她的嘴“你别吵,别把你儿子吵醒了!”

  乐敬衣一听他说怕把儿子吵醒了,立刻声音小了下来,笑道:“怕什么,儿子醒了就让他看呗,你偷你朋友的老婆还怕人呐?我还以为你不怕呢?”

  倪匡印苦笑道:“你毕竟是我生死朋友的老婆,要是把你儿子吵醒,告诉他爸爸我在你家你的,还河知道了我他的老婆,他不得割掉我的巴呀!让我怎么面对他和我的老婆呀?”

  乐敬衣伸手摸了一下他仍然在自己里面的巴,撇嘴道:“你的巴现在还在你朋友老婆的里面呢,你还好意思说你怎么面对他?虚伪!”

  倪匡印道:“那怎么办,谁让你请我吃饭,你喝醉了又让我送你回家了?”

  乐敬衣道:“我请你吃饭,喝醉了让你送我回家,也不等于你可以我呀”

  倪匡印无言以对,只好默不做声。见倪匡印不做声,乐敬衣笑道:“你真笨。

  既然都已经上了,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大不了把你老婆的也让还河不就得了。”

  倪匡印一听乐敬衣说得对呀,就又来了劲头“对,对,你说得对,我都让你给吓糊涂了,大不了我把我老婆的让还河就是了。”

  乐敬衣道:“你别吹牛了,你老婆的你说的算呐,你说让呀!”

  倪匡印语道:“那怎么办?”

  “怎么办?咱们想办法让你老婆金梦看到我们俩,然后你再把她也拉进来,让你玩一回”一王双后“,到那时再想办法把还河也拉进来。你看怎么样?”

  乐敬衣道。

  听了乐敬衣的话,倪匡印连连点头“好,好,好,就按你说得办!”说着,他又开始动起来,动的速度、力量也越来越大,嘴中感慨道:“你的里的水好多呀!跟我老婆的就是不一样,起来好舒服,好!”

  乐敬衣被倪匡印得大声的呻起来,在一阵水声、呻声和数不清的“啪…啪…”声中,两个人就要达到高了…就在倪匡印乐敬衣的将要达到高的时候,许还河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突然看见了许还河出现在自己面前,倪匡印如同见着了鬼魅,刚要达到高巴立刻不受控制地开始了,他的巴一跳一跳地在乐敬衣的道里出了,一股股源源不断地进了乐敬衣的子里,还有一些随着他的巴的了出来滴了下来,还有几滴溅到了许还河的脸上。

  见倪匡印巴仍然在乐敬衣的里,神情如见鬼魅般慌乱、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己,许还河用手指将溅到自己脸上的几滴抹了一下,笑道:“怎么,匡印,继续玩吧?”

  倪匡印立刻颤抖着嘴说道:“还河,对不起,我…我…”

  见倪匡印确实吓得够戗,说话都有些口吃了,许还河笑着对里仍然着倪匡印巴的乐敬衣说道:“老婆,一个人你的是不是不过瘾,我跟匡印我们两个男人用两巴一起你,你看怎么样?!”

  乐敬衣马上笑着答道:“好呀!”随后把仍然有些手足无措的倪匡印的巴从自己的拉了出来,手中握着他的巴说道:“匡印,你听见还河的话了吗?

  他说要你跟他一起我的!”

  倪匡印仍然眼脸涨红地看着许还河没有说话,他真是心里内疚、无言以对,恨不得有个地钻进去。许还河见倪匡印仍然僵在那里,于是就笑着对乐敬衣说道:“老婆,你看匡印还有些顾虑,那么现在你就手脚着地地趴下,劈开腿把你的股翘起来,我跟匡印一起你。”

  听了许还河和乐敬衣的对话,倪匡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许还河不仅不怪罪自己他的老婆,而且还要跟自己一起他的老婆,他一脸雾水和茫然。

  乐敬衣则松开了握着倪匡印巴的手,按照许还河的要求翘着股手着地地趴了下来。许还河迅速地光了衣服骑到了她的身上,着已经硬硬的进了老婆乐敬衣仍然着倪匡印里,并迅速地动起来。许还河的双手伸到乐敬衣的部,随着自己巴在老婆里的捏着她的房,他的头一下一下地撞击着老婆的子,她也随着老公的动开始呻叫起来。

  就在乐敬衣被老公得逐渐进入高的时候,倪匡印着他那仍然没有软下来的巴站到了她的面前,把他那硬的大巴送进了乐敬衣正在呻着的嘴里。

  乐敬衣的里因为老公巴的动升起了阵阵快,嘴中则用力地含着倪匡印的大巴,来了一次又一次的高…高过后,乐敬衣就这么赤身体地躺在老公和倪匡印中间,两个男人的手则不停在她的身体上游移,一边玩着乐敬衣两个男人一边聊了起来。

  倪匡印更是忘记了刚才的狼狈样,笑着对许还河说道:“还河,刚才真是把我吓坏了,我以为你一怒之下不得割掉我的巴呀!虽曾想…”

  许还河笑道:“匡印,我老婆的你是已经过了,是不是把你老婆金梦的也应该让我了?”

  倪匡印笑着对许还河道:“那是当然!我在梦中都想能够有一天跟你一起我们的老婆,今天你总算让我如愿以偿先上了你老婆的!我们俩真不愧是”有福同享,有共骑“的生死朋友啊!为了不让你吃亏,我也把我的老婆金梦让你玩玩。”然后又在乐敬衣的中抠了抠,对她说道:“到时我们一起换着,你说好不好?!”

  乐敬衣笑道:“那当然好啦!就是你老婆金梦赞不赞成?”

  许还河抚摸着乐敬衣的房,看着倪匡印笑着说道:“匡印的老婆肯定听他的,肯定赞成我们玩换游戏的。是不是,匡印?”

  倪匡印实际心里也没有谱,但是他既然已经了朋友老婆的,而且还跟朋友一起了朋友老婆的,不把自己老婆的献出来让人家,实在是说不过去“敬衣,我老婆是绝对听我的,不知你们夫俩肯不肯赏脸到我家去玩?”

  许还河和乐敬衣说道:“好呀,那就一言为定,我们就按照你说的办。到时你准备好,我们夫一定光临。”

  几天后,许还河与乐敬衣夫到了倪匡印的家里。由于两家原来就经常在一起聚会,因此平时聚会的时候都非常随意,但是今天倪匡印的老婆金梦的表情却很不自然。她不自然的表情,乐敬衣和许还河也都看到了眼里,他们夫俩一对眼神,马上就心领神会了,知道倪匡印一定跟老婆金梦说了他们之间的事情,金梦也一定知道他们夫今天来他们家聚会的用意了。

  吃完饭,两个男人低声商量了一会儿,终于开始行动了。首先,许还河让乐敬衣把衣服全部都光,然后弯下把双手撑在餐桌边沿上劈开双腿翘起股,让倪匡印从后面把他的进她的她。在倪匡印乐敬衣的时候,乐敬衣一边享受着他的大巴给她带来的快,一边看着老公许还河把一支手伸进了倪匡印老婆金梦的衣服里抚摸着她的房,另一支手拉着金梦的手握住了自己的巴。

  玩着金梦的房,许还河感到了她把玩自己巴的手的力量逐渐在加大,于是他的手从她握着自己巴的手上移开,伸进了她的裙子里去抠她的。两个人调了一会儿情,许还河把金梦里面根本没有穿内的裙子了去,自己也剥得赤溜光,抱起她的大腿就准备她的

  这时,金梦却突然娇羞地对许还河说道:“还河,对不起,我想撒!”

  许还河一听金梦要撒,立刻笑着说道:“那我抱你去撒吧!”说完,抱起金梦一丝不挂的娇躯走进卫生间。

  金梦娇羞地一笑,任由许还河抱着她到了卫生间,分开她的一双粉的玉腿对准了便器。一股水从金梦茸茸的了出来“哗,哗”地洒进了便器里。抱着金梦撒完,许还河把金梦就这么又抱了回来,然后让她站在了自己面前,把她本来就穿得不多的衣裙都了下来。金梦那匀圆的肩膊、雪白的双臂以及一对羊脂白玉般的房立刻就展现了出来。

  看着金梦那不输于自己的标致身材,乐敬衣的股故意向后耸动了一下,让倪匡印的得更深了一些,说道:“哎哟…你老婆的身材可真呀!你说我俩的身材谁的更好一点?”

  倪匡印笑着道:“我你的时候,你不要提她呀!再说,你有你的好处嘛!

  就是因为我和还河喜欢你们俩不同的地方,咱们才玩换游戏的吗!”说着,倪匡印的巴向前使劲了一下,头一下就顶到了乐敬衣的子

  乐敬衣把头一昂,说道:“哎哟…你轻点,你的巴把我的疼了!”

  然后,又说道:“你们男人呀!个个都是喜新厌旧,老婆总是人家好,不别人老婆的巴就好象白长了似的!”

  倪匡印边着乐敬衣的边笑着说道:“你真傻,何必拘泥于世俗呢?你看我们国家现在根本没有什么好的娱乐活动,除了夫外,几乎再就没有什么可玩乐的了。”

  乐敬衣反驳道:“谁说除了外再没有娱乐活动了,难道我们芭蕾舞团的芭蕾舞《红色娘子军》、《白女》还不够好看吗?”

  倪匡印笑道:“你们跳的芭蕾舞再好也没有《天鹅湖》好呀!再说,如果我们都羁于传统,今天我们哪能玩得这么开心?”转头看向自己老婆金梦与许还河那边,对她说道:“你看你老公和我老婆他们那边,还河已经把我老婆得快到高了!”

  乐敬衣望过去,果然见到老公许还河双手捧着金梦白雪雪的粉,他的巴正在她那茸茸的中进进出出,已经把她得扭、气吁吁、粉面通红了。看到自己的老公着朋友老婆的竟然如此投入,她立刻孩子气地对倪匡印说道:“匡印,你把我抱到你的上去狠狠地我,也让他们俩看看!”

  倪匡印听了乐敬衣的话,立即把巴才她的里拔了出来,把她的身体转了过来,让她的双腿盘上他的身体,然后双手捧着她的股,把进她中,抱着她边着她的边向走去…从此以后,两对夫就把换游戏作为了他们生活中不可缺的一部分,他们经常在一起换或群娱乐,使得两个女人的思想和身体也彻底得到了解放。本来就外表贤淑内里风的两个女人不仅解放了思想也解放了身体,乐敬衣更是利用她芭蕾舞演员的特殊身份,带着金梦用她们的身体搞起了女人外,用了不几年的工夫,她就从芭蕾舞演员当上了芭蕾舞团的团长、文化局的局长,同时也让许还河当上了局长,倪匡印当上了大型国营企业的老板,金梦成为了私营企业的老板。

  在此期间,他们的孩子,许是之和倪红霞也逐渐地长大成人了。之后,两家又结成了秦晋之好,使两家更加地“亲上加亲”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幸福家庭   下一章 ( → )
陈皮皮的斗争云雨纷纷女儿的奶水雪白的屁股妈妈的爱与哀私生女伊怜颠倒奇缘女子医院的男被同学包养的我妻如奴奇缘四部曲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迎接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幸福家庭》第03章及幸福家庭最新章节第03章在线阅读,《幸福家庭(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幸福家庭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