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家庭》第10章及《幸福家庭》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热门小说 > 幸福家庭  作者:迎接 书号:14303  时间:2017/5/2  字数:14251 
上一章   第10章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金梦跟女婿许是之在厨房里一边准备着晚餐,一边还不时地互相在对方的身上抠摸着,把一顿晚餐准备得青光无限,一派靡。

  好了晚餐,许是之帮着岳母金梦将准备好的饭菜都摆上了餐桌,然后招呼道:“爸爸、妈妈,晚餐已经做好了,来吃饭吧。”

  客厅的沙发上,许还河与倪匡印两个人坐在一起高兴地聊着,乐敬衣和倪红霞这婆媳俩坐在他们的对面也在起劲地聊着,四个人不时地还发出快的笑声。

  许是之听到他们快的笑声,疑惑地走了过来,问道:“你们在谈论什么事情呐?这么高兴。”说着,他已经走到了沙发跟前。

  映入他眼睛的是母亲乐敬衣、老婆倪红霞衣衫凌乱地依靠在沙发上,青光都已经外出来了。而父亲许还河和岳父倪匡印则一边看着她们婆媳俩快地说着话,一边不停地手中指点着她们婆媳俩,嘴中还不时也发出快的笑声。

  原来,许是之跟丈母娘金梦到厨房去准备晚餐后,倪红霞就挨着婆婆乐敬衣坐在她父亲倪匡印对面的沙发上,由于穿的裙子较短,坐下的时候,裙摆上滑,把她雪白的大腿全部暴在了父亲倪匡印的面前。倪匡印也是在无意中瞥到了女儿裙底的风光,眼睛立刻就被女儿倪红霞的裙里外的青光给吸引过去了。

  倪红霞正跟公公许还河、婆婆乐敬衣聊着,无意间发现父亲倪匡印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双腿之间,她低下头一看,只见自己雪白的大腿全部都从自己的短裙之中了出来。看见父亲倪匡印偷看自己,倪红霞索干脆又悄悄地把裙摆又向上拉了拉,把双腿劈得更开了,以便让父亲看得更方便些。

  倪匡印见女儿倪红霞不仅把裙摆向上拉了拉,而且还把双腿也劈得更开了,他立刻明白了女儿的心思:这是女儿倪红霞为了补偿她的老公许是之了自己母亲金梦的而对自己父亲的一种补偿——母女换夫君吧。

  倪红霞见父亲倪匡印贪婪地偷看着自己的裙里风光,她面微笑冲父亲倪匡印眨了眨眼睛,任由父亲倪匡印的双眼在自己的裙里驰骋、梭巡。然后,她若无其事地跟坐在身边的婆婆乐敬衣聊了起来。

  “妈妈,我有件事情要求您给帮忙解决。”倪红霞道。

  “什么事情还需要妈妈帮助,你已经都快成了女强人了。”听儿媳妇倪红霞说让自己帮助解决事情,乐敬衣笑着说道。

  “什么女强人呐,我都快被急死了。”倪红霞听婆婆说自己快成了女强人,笑道。

  “什么事情能够把我们家的儿媳妇急成这样?说给妈妈听听,看婆婆到底能够帮助你点什么。”乐敬衣说道。她知道,她这个儿媳妇可不是个一般的女人,她很少有办不了的事情,不是真的急了,她是不会轻易张嘴求人的,包括自己的父母、公公、婆婆。

  “妈妈,我们公司有一批货物被海关给扣住了,我找了所有的关系也没有回来,后来,经过我多方了解才知道,是市政府的张市长亲自抓的这个案子,谁说话都不行。”倪红霞听婆婆问什么事情,她就说道。

  “你说什么?是张市长抓的案子。”听了媳妇倪红霞的话,乐敬衣有些意外地疑问道。

  “对,是张市长。”倪红霞道。

  “那你没有去找过他吗?”乐敬衣问道。

  “我多次去找他,但是他都找各种理由避而不见,到现在也没见到他。”倪红霞道。

  “那你说我能够帮助你做点什么呢?”乐敬衣沉道。

  听了婆婆乐敬衣的询问,倪红霞笑道:“妈妈能够做得太多了,最少妈妈也可以把我引见给他呀!”

  “嗯…”听了儿媳妇倪红霞让自己把她引见给张市长,乐敬衣沉了下,她知道,如果把而媳妇引见给这个张市长,那就等于把儿媳妇送进了狼口里,不好,自己也会跟儿媳妇一起都成为了他的猎物,他会把她们婆媳俩来个老少通吃。

  见婆婆沉着没有说话,倪红霞催促道:“妈妈,你怎么不说话呀,这件事情您无论如何可都要帮助我呀,要不我们公司损失可惨了!”

  望着儿媳妇倪红霞那焦急地脸庞,乐敬衣笑道:“红霞,你别急,婆婆能不帮助你吗?但是,我不明白,张市长是分管文教方面工作的,他怎么管起海关的事情来了?”

  倪红霞听婆婆乐敬衣问起张市长的事情,马上答道:“啊,是这样的。这次我们公司以文化交流为名进口了一批紧俏的电子产品,不想被别人给举报到了张市长那,结果张市长就要求海关给查扣了。”

  “你们进口的是什么东西?”乐敬衣问道。

  “电视机、音响设备,还有一些其他电子产品。”倪红霞答道。

  “这些可都是紧俏的商品呐,依我对张市长的了解,他肯定是要代价的了”

  听了儿媳妇倪红霞的话,乐敬衣面微笑道。

  看到婆婆乐敬衣面微笑,倪红霞心里略感放心,问道:“妈妈,看起来这个忙您一定会帮的了!”

  乐敬衣笑道:“忙是一定得帮的,谁让你是我的儿媳妇嘞,但是,咱们可要付出代价呀!”

  倪红霞一听婆婆乐敬衣答应帮助自己,马上笑道:“妈妈,做生意本来就得付出代价,只要能够把这批货从海关出来,什么代价我都可以付。”

  看着儿媳妇倪红霞那不顾一切的架势,乐敬衣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傻孩子,张市长要的代价可不小啊,你可要想好了,值不值得?”

  “有什么值不值得的!我那两集装箱的货差不多有几百万呢,代价再大也总不至于被他把货物全部没收了吧?我们多出些钱,我就不信还怕摆不平他!”听了婆婆乐敬衣的话,倪红霞不屑道。

  这时,在旁边一直听她们婆媳俩说话的许还河话:“他要的不是你的货,也不是你的钱。”

  “那他要什么?”听了公公许还河的话,倪红霞疑问道。

  望着儿媳妇倪红霞一脸的疑问,许还河笑笑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看着公公许还河只是摇着头,一脸笑意地没有再说话,倪红霞就更纳闷了,她拉着婆婆乐敬衣胳臂撒娇道:“妈妈,爸爸怎么又不说话了呢?张市长他到底要什么呀?”

  看着儿媳妇倪红霞如同小孩子般模样,乐敬衣笑道:“红霞,你怎么想到让我帮你引见张市长的?谁告诉你我和张市长的关系的?”

  “是是之呗。”倪红霞口道。

  “是之?是之怎么知道我和张市长的关系的?”说着,乐敬衣抬头看了老公许还河一眼。

  见老婆乐敬衣看自己,许还河马上笑着摇头道:“你不用看我,我可没跟他们说什么。”

  乐敬衣嗔了一眼仍在一旁偷笑的老公许还河,转头对儿媳妇倪红霞道:“红霞,你可要想清楚了,要想让张市长办事那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代价吗,当然说简单也简单,说大也不小。”

  倪红霞听了婆婆乐敬衣的话,反而使她有些更糊涂了,她一脸糊涂地问道:“妈妈,你越说我怎么越听不懂了呢!无论多大代价我都认了,只要妈妈给我引见就好。”

  “好吧,既然你宁可付出代价,我这做婆婆的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我答应你给你引见张市长。”听了儿媳妇倪红霞的话,乐敬衣无奈地说道。

  听婆婆乐敬衣答应把自己引见给张市长,倪红霞兴奋地道:“谢谢妈妈!”

  乐敬衣道:“你别着急谢我,到时候你别后悔就行。”

  听了婆婆乐敬衣的话,倪红霞纳闷道:“见张市长有什么可后悔的?我是巴不得早点见到他呢!”

  这时,许还河在旁边说道:“红霞呀,你知道张市长是什么样的人吗?你了解他吗?”

  倪红霞摇头道:“不知道,也不了解。”

  “那就让你婆婆给你讲讲张市长是什么样的人,你就了解了。”许还河道。

  听公公许还河建议让婆婆乐敬衣把张市长的为人讲给自己听听,倪红霞冷静了不少,她拉着婆婆乐敬衣的手,央求道:“妈妈,听爸爸的意思,张市长的为人我必须要了解,那您就给我讲讲吧。”

  听了老公许还河的话,再加上儿媳妇倪红霞的央求,乐敬衣也觉得确实有必要把张市长的情况讲给这个儿媳妇听听,让她也了解一下张市长的为人,让她心里有所准备,以免今后与张市长交往的时候出现问题。想到这,乐敬衣问倪红霞道:“红霞呀,你是怎么知道张市长跟我的关系的?”

  倪红霞笑道:“妈妈,实际呀,我并不知道您跟张市长的关系,是是之的提醒,我才想起小的时候就见过您跟张市长在一起。”

  “小的时候就见过我和张市长在一起,在哪儿?我怎么不知道?”听了儿媳妇的话,乐敬衣有些糊涂了,她疑问道。

  倪红霞笑着说道:“妈妈,您当然不记得了,那是小的时候我与是之跟您到芭蕾舞剧院在后台看您演出的时候,在化装间看到您与张市长在一起的。”

  一听儿媳妇倪红霞说她跟儿子许是之一起在芭蕾舞剧院的后台化装间看到过自己跟张市长在一起,一想起年轻的时候跟张市长跳芭蕾舞的那段日子,乐敬衣不脸红了起来。

  看到婆婆乐敬衣脸红的样子,倪红霞又恶作剧地加了一句话“妈妈,是之还跟我说,他有一次放学到你们芭蕾舞团排练厅去玩,不曾想在海绵垫子上睡着了,等他醒来的时候,你猜他看见了什么?”

  “看见了什么?”乐敬衣不地问道。

  倪红霞看着婆婆乐敬衣那急于要知道她儿子许是之在芭蕾舞团排练厅到底看到了什么的样子,就故意不着急说出来,而是故做神秘地说道:“妈妈,是之不让我说。”

  这一句话,把在旁边也想听儿媳妇倪红霞说出结果的许还河也得着急道:“是之为什么不让你说?”

  见公公许还河和婆婆乐敬衣都急于下知道老公许是之到底在芭蕾舞团的排练厅看到了什么,倪红霞心里好笑,但是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她若有所思地说道:“那我说出来,你们俩可不许不高兴啊!”“你说吧,我不会不高兴。”许还河说道。

  乐敬衣心里明白,儿媳妇倪红霞要说的十之八九跟自己有关系,她知道她当年经常在芭蕾舞团的排练厅钻研舞蹈,有时候心血来了,就会把自己得一丝不挂面对着练功镜子跳舞,自我欣赏自我陶醉一番。当然,她也曾经跟当时任芭蕾舞团团长的张市长在排练厅一起跳过舞、一起。现在,她心里想的是儿媳妇倪红霞要讲的究竟是自己跳体舞的事情,还是跟张市长的事情。

  想到此,乐敬衣的脸已经是红红的了,她心中忐忑地说道:“红霞,是之到底跟你说他看到了什么?你说出来吧。”

  倪红霞想了想,她不想让婆婆乐敬衣太尴尬了,笑着说道:“妈妈,您还是跟我说说您与张市长的关系,我再跟您说是之到底看到了什么吧。”

  听儿媳妇倪红霞这样说,乐敬衣明白了那是儿媳妇给自己留面子,怕自己尴尬,于是她感激地看着儿媳妇倪红霞笑道:“既然红霞不愿意说,那我干脆就把张市长的情况给你讲一讲,省得你老是心里惦记着让我把你引见给他。”

  张市长名叫张黎明,是专学芭蕾舞出身的,曾经留学过莫斯科芭蕾舞学院,后来因为跟当时的芭蕾舞团团长白玉雪关系密切,白玉雪被提拔到文化局当局长的时候,在她的多方工作和努力下,张黎明被破格任命为了芭蕾舞团的团长。

  张黎明身高一米八二,英俊潇洒,风倜傥,一表人才,来到芭蕾舞团后就被团长白玉雪一眼看上了,然后就得到了白玉雪无微不至的关照,成为了芭蕾舞团的骨干力量,在芭蕾舞团演出的所有剧目中都担任男一号,与乐敬衣演了很多的对手戏。

  张黎明来到芭蕾舞团不久,大家就发现他与白玉雪的关系密切起来了,每当他在排练厅练功的时候,白玉雪总是会出现在那里,而且还无微不至地亲自下到场地里辅导他跳舞。由于芭蕾舞本身着装不多,再加上白玉雪有心惑张黎明,久而久之,张黎明就成为了白玉雪的入幕之宾,两个人打得十分火热起来。

  白玉雪的丈夫因公殉职已经多年了,市里的那些领导都贪婪她的美,她也是难耐寂寞,正好各取所需,这期间她利用自己的美与市里的很多领导都有过上之。但是,自从张黎明来到芭蕾舞团以后,她一下子就对他产生了兴趣,她对张黎明几乎到了如同少女痴心中的偶像一般痴上了张黎明。

  把张黎明惑上了自己的之后,白玉雪实在舍不得再放弃他,最后,白玉雪经过深思虑后决定把自己的女儿李雪儿许配给了张黎明。由于张黎明家境贫寒,他也就成为了白玉雪的上门女婿。

  入赘到丈母娘白玉雪家后,张黎明自然也逐渐成了白玉雪、李雪儿母女的上嘉宾,他充分发挥自己跳芭蕾舞的身体条件,把白玉雪、李雪儿母女侍侯得心满意足,春风得意。当然,那是后来的事情了。

  刚入赘到丈母娘家的时候,张黎明并不敢上丈母娘白玉雪,他想丈母娘白玉雪的也只能在自己的老婆、白玉雪的女儿李雪儿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地进行的。

  后来,终于有一天,自己的老公张黎明与自己的母亲白玉雪的情在他们俩刻意的安排下,被李雪儿给撞上了,李雪儿才如梦方醒。

  事情是张黎明担任芭蕾舞团的团长后率团到外地演出回来,还没等张黎明打开房门走进屋,已经很多天没有得到女婿的大的白玉雪就迫不及待地一下扑进了他的怀里,一把抱住他就亲吻起来。

  “雪儿,馋坏了吧?”见丈母娘扑进了自己的怀里,张黎明搂着怀里丈母娘笑着说道。

  为了怕被老婆李雪儿发现自己与丈母娘白玉雪的情,张黎明始终也把丈母娘白玉雪也叫作“雪儿”每次他叫“雪儿”的时候,都是一语双关。

  “什么雪儿、雪儿的,小坏蛋,没大没小…”白玉雪娇羞地瞪了张黎明一眼,手轻轻地在他的背上捶打了一下“…嗯…黎明…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你出门后…我感到我现在时时都想要…你…会不会…觉得丈母娘我很啊…”“雪儿,怎么会呢,女婿我就喜欢丈母娘这风的劲头。”张黎明笑道。

  “我的好女婿,你说的是真的吗?!”白玉雪松开了搂着张黎明的手,抓起他的手拉到她房上。

  张黎明也就顺势握住了丈母娘前的那两坨团,拇指和食指隔着薄薄的衣衫捏住了头,一边慢慢地捻动捏一边笑着问道:“我的雪儿,女婿玩的舒服吗?”

  “嗯…舒服…”白玉雪的房被女婿的手中玩得浑身已经没了一丝力气,连说话的劲似乎也没有了。

  “雪儿,你的这两个大宝贝我几天没摸,我怎么觉得好象又变得更大了,是不是我不在的时候有人摸了啊?”捏着丈母娘的那两个大房,张黎明笑道。

  白玉雪一听张黎明的话,立刻停止了在他脖子上的,急促地呵着热气在他的耳朵旁,大声嚷道:“什么,你说什么?你个小坏蛋!你竟敢调侃丈母娘”

  说着,在张黎明的后背上掐了一下,然后又嗲声道:“我的好女婿,我都想死你了,受不了啦,快…快来吧…雪儿要…要…你的大…大…巴…”

  “雪儿,你的这么呀!我不在的时候你的是不是常想女婿的大巴呀?”张黎明把一支手从丈母娘白玉雪的房上移到了她的下体,并在那里抠了一下,笑着说道。

  “哎唷…你…坏女婿…你好坏啊…不要那样说雪儿…”白玉雪听了张黎明的话,再加上他的手在自己的下体抠了一下,她撒起娇来,地扭动起股,小手也伸到张黎明的下体隔着子用力抚摸起他已经硬起来了的巴。

  张黎明的嘴凑近白玉雪的耳朵旁小声道:“我的雪儿丈母娘,想让女婿的大你的吗?”

  “想…想…我好想哦…”白玉雪听到女婿张黎明的话,脸红红地沙哑着嗓子答道。

  “那你还等什么,还不赶快摆好姿势让女婿的大你呀?”张黎明道。

  “啊…好…你个坏东西…好…喔…”听了张黎明的话,脸上写了情的白玉雪马上把自己得一丝不挂,张开双腿一纵盘上了张黎明的身,双手搂住他的脖子,房在他的身上摩擦着。把下体对准了他硬巴套了进去“哦…进去了…哎哟…好美喔…你动一动…”

  入丈母娘白玉雪的后,张黎明就双手托着她肥白的巴向屋里走去,他的巴也随着他身体的运动在丈母娘白玉雪的里进行着活运动。白玉雪也配合着女婿张黎明开始用力耸动股,股一收一缩,巴就在她的中进进出出,不时地发出“咕唧、咕唧”的靡之声。

  “快…点…里面…好……”白玉雪搂着张黎明的脖子,趴在他的耳边低声呢喃着。

  丈母娘白玉雪那如泣如述的话语,把张黎明的火一下子给拨起来了,他收拢双臂抱紧丈母娘的细向上顶送,嘴中说道:“我的好雪儿,叫个给我听听。”

  “…啊…啊…大巴…姑爷…雪儿叫给你听…哎哟…喔…你把丈母娘的了…啊…大…死丈母娘的了…你死丈母娘吧…”听了女婿张黎明要自己叫的要求,白玉雪真的肆无忌惮地叫起来。

  听到丈母娘白玉雪那的叫声,张黎明笑道:“我的好雪儿,你真是又啊!今天我得好好你。”说着,身体开始剧烈地运动起来。

  “啊…好…不行了…受…受不了…要死了…啊…好姑爷…”白玉雪立刻被女婿张黎明得恣情纵意地发出了叫之声,媚眼如丝,身体颤,很快就进入了高

  看着怀中的丈母娘白玉雪被自己到高,张黎明并没有停止身体的耸动,他双手托抱着瘫软在自己怀里的丈母娘白玉雪的股,继续不快不慢地送着在她里的巴。瘫软在女婿张黎明怀里的白玉雪抬起眼神痴地盯着他,有一些凌乱的头发垂了下来遮住了她的半边脸,让张黎明心灵颤动了一下,然后调笑道:“我的好雪儿,要是让那个雪儿看见她母亲现在在她老公的怀里这副疯样,那乐子可就大了。”

  “看见就看见吧,我才不管呢。”听了张黎明的话,白玉雪娇声道:“要是真的让小雪儿看到我俩在一起,那我干脆跟她直说。”

  “直说?说什么?跟雪儿说你也是雪儿,你娘俩共侍一夫?”张黎明笑道。

  “对呀,我就告诉她,我也叫雪儿,我也是你的雪儿,我也要你的大雪儿的。”白玉雪道。

  “如果雪儿不同意怎么办?”张黎明问道。

  “不会的,如果雪儿看到她老公的在她母亲的着她的母亲,那她还能够做什么,她也只好与她的母亲共用一巴,她不同意也得同意了!”

  白玉雪一边闭着眼睛陶醉着女婿的,一边得意地说道。

  听了丈母娘白玉雪的话,张黎明笑道:“那我干脆就这样着你,一直等到雪儿回来,故意让她看到她的老公着她母亲的,看她到底有什么样的反应”

  说着,他一低头,张口咬住了丈母娘白玉雪在自己前摇动着的头,巴也加快了动的速度。

  “好,那你就吧…啊…一直等到雪儿回家…我要飞了…啊…好女婿…你…巴…好…好大…死雪儿了…啊…又不行了…嗯…到底…你最喜欢哪个雪儿…啊…”白玉雪被女婿张黎明的突然得有些语无伦次了,第二次高也随之到来了。

  与此同时,房门从外面打开了,李雪儿出现在了门口。

  原来,李雪儿下班后就急着往家里赶,因为她知道今天老公张黎明从外地演出回来。让她没想到的是,一进门就看母亲白玉雪双腿盘在老公张黎明的身上,张黎明的巴正在母亲白玉雪的里身体一耸耸地着她的母亲,而且老公的嘴里一个劲地叫着自己的名字“雪儿”

  看着自己的老公和自己母亲的这个活宫,李雪儿楞在了门口,她的脸上挂着的是惊讶,张大的嘴巴合不拢了,乖巧的鼻孔急速地开合着,她心里纳闷:老公着母亲的,嘴里却叫着“雪儿”那么,老公嘴里的这个“雪儿”究竟是叫自己呢还是叫母亲?

  楞了一会儿,李雪儿清了一下嗓子,打招呼道:“啊…嗯,老公,你回来了!”然后又故意装作糊涂地问道:“妈妈,你们俩在干什么呢?!”

  李雪儿开口说话,白玉雪和张黎明却都装作没听见,仍然继续,白玉雪更是旁若无人地叫着“啊…我的好女婿…好老公…你的大巴好啊…雪儿的…被你得…好啊…”张黎明也故意边大力地耸动着身体,边说道:“好雪儿,我的宝贝雪儿,老公的大吧!”更多情txt小说下载-美文社-35766。info看着自己的老公着自己的母亲,再加上他们俩一声声的“雪儿”只叫得李雪儿仿佛猫抓心般全身颤抖起来,里也随之起来,只感觉有一股体从中向外出。见老公和母亲只顾着也不理自己,李雪儿急道:“你…你们俩在干什么?怎…怎么都不理雪儿…”

  听了女儿李雪儿那充了焦急语气的话语,白玉雪盘在女婿张黎明上的双腿紧了紧,搂着他的脖子扭过头来冲女儿李雪儿笑道:“啊…雪儿…你回来了…啊…得好…”后面那句话却是说给正在她的女婿说的。

  张黎明看老婆李雪儿站在门口,他并没有停止在丈母娘里的巴,向她打招呼道:“雪儿,你回来了。”

  没想到李雪儿却不无哀怨地说道:“你…你们”雪儿、雪儿“地叫着,到底在叫谁呀?”

  李雪儿的话到把白玉雪和张黎明得不知说什么好了,停顿了一下,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异口同声地说道:“”雪儿“,当然是叫你了!”

  “那你们还…”李雪儿感到了委屈,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一看女儿李雪儿那委屈的样子,白玉雪咬牙放弃就要来到的第三次高,把女婿张黎明的巴从自己的里退了出来,跳到地上,光着身子边说着边向李雪儿走去“好女儿,好雪儿,别哭,妈妈来了。”

  李雪儿嘟着嘴道:“妈妈,你看黎明呀,他一口一个”雪儿“,到底在叫谁吗!”

  张黎明巴跟在丈母娘的后面,听了李雪儿的话,笑道:“你们娘俩我都叫,谁让你们娘俩都叫”雪儿“嘞!”

  李雪儿撒娇道:“妈妈,你看黎明呀,他管咱俩都叫”雪儿“!”

  白玉雪笑道:“傻丫头,管咱们娘俩都叫”雪儿“就叫雪儿呗,反正咱们娘俩也都已经是他的人了。”

  “不吗!咱们娘俩都是他的人了他也不能都叫”雪儿“,应该叫我”大雪儿“,叫你”小雪儿“。”李雪儿不依道。

  没想到女儿李雪儿居然这样说,白玉雪笑道:“干吗叫你”大雪儿“,叫我”小雪儿“?”

  “我是你女婿的老婆,而妈妈你只是让你女婿了你也没嫁给他,即使现在你嫁给了他,你也是小老婆,而我却是大老婆,自然我是”大雪儿“,你是”小雪儿“了!”李雪儿洋洋得意地说道。

  听了李雪儿的话,白玉雪和张黎明差一点没笑出声来,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张黎明笑道:“好,就按你说的办,你是”大雪儿“。”

  白玉雪道:“我是”小雪儿“。”

  李雪儿对老公张黎明催促道:“老公,那你到是叫啊!”张黎明笑道:“好,好,好,我叫,我叫,”然后,一本正经地叫道:“大雪儿。”转头对丈母娘白玉雪叫道:“小雪儿。”

  李雪儿甜蜜地答道:“唉,老公。”

  白玉雪也笑着答道:“唉…”停顿了一下“姑爷。”

  听着丈母娘那发自内心的应答,张黎明望着她询问道:“妈…雪儿…不…小雪儿,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接着呀!”李雪儿接过话来说。

  白玉雪也笑道:“对呀,”大雪儿“说得对,咱们接着吧”说着,伸手在张黎明那仍然高高昂着头的巴上拍了一下“你今天可得让大、小雪儿都吃呀。”

  “那是当然,我保证让你们娘俩吃不了兜着走。”张黎明笑着一边说着一边向李雪儿走去。

  李雪儿见老公张黎明巴向自己走来,轻声道:“老公,我看你还是先妈…不…小雪儿的吧。”

  张黎明走到她的身边,一把把她横抱进自己怀里,边往屋里走边笑着说道:“好老婆,小雪儿,现在你已经是”大雪儿“了,也把你妈变成了”小雪儿“,今天我要把你们娘俩用我的巴变成姐妹。”

  李雪儿道:“那我和妈妈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张黎明笑道:“自然”大雪儿“是姐姐,”小雪儿“是妹妹了。”

  赤身体的白玉雪跟着抱着女儿李雪儿往屋里走的女婿张黎明后面,听了女儿李雪儿的话,反对道:“什么?我是妹妹!不行,我大,我才是姐姐…不对…我还是你们俩的妈妈,”一伸手在张黎明光着的的股上拍了一巴掌“我是你丈母娘,别以为你了我的你就把我的辈分给降下来了。”

  张黎明笑道:“好,我的丈母娘,我的”小雪儿“丈母娘。”然后,对横抱在自己怀里的李雪儿道:“大雪儿,小雪儿不同意当妹妹,你看怎么办?”

  李雪儿道:“什么怎么办?小雪儿就是小雪儿,就得管大雪儿叫姐姐。”说着,对跟在后面的白玉雪道:“妈妈,你是小雪儿,你以后得叫我姐姐。”

  白玉雪道:“不行,你还得叫我妈妈。”

  见丈母娘白玉雪与自己的老婆李雪儿因为到底叫什么而争执不下,张黎明笑道:“依我看呐,以后”小雪儿“要叫”大雪儿“姐姐,”大雪儿“仍然叫”小雪儿“妈妈,而我呢…”

  “你怎么的?”白玉雪和李雪儿娘俩听了张黎明的话,异口同声地问道。

  听了老婆和丈母娘异口同声的问话,张黎明笑道:“我呀…”停顿了一下,手在抱在自己怀里的李雪儿股蛋上捏了一下“自然是叫你”小雪儿“了。”

  又回头对丈母娘白玉雪道:“叫你”小雪儿“了。”

  听了张黎明的话,白玉雪和李雪儿娘俩又异口同声地说道:“就你聪明。”

  张黎明横抱着李雪儿走到卧室的大前,把她扔到了软软的席梦思上,然后拉开了她的连衣裙的拉链把她的裙子了下来,这时,他才发现李雪儿的裙子里完全是真空的根本没有穿衣和内。看着老婆李雪儿一丝不挂地仰面躺在上,张黎明低下头张嘴含住了她起的玫瑰头,轻轻噬咬着。

  “哦…”李雪儿的立刻就高涨起来。

  张黎明噬咬了一会儿李雪儿的头,嘴顺着她的肚腹凑到了她已完全了的大腿之间,伸出舌头分开她的,轻轻着她的蒂。李雪儿配合地分开了颤栗着的大腿,手摸向了老公张黎明仍然硬着的粘了母亲白玉雪爱巴,并攥在了手里。

  张黎明问道:“我的巴上都是小雪儿的,要不要去洗一下。”

  李雪儿道:“不用,妈妈的爱我喜欢。”

  听了李雪儿那善解人意的话语,张黎明心里暖暖的,他抬起她的双腿放到肩上,把进了她的中。

  看到女婿张黎明把进了女儿李雪儿的中,白玉雪也爬上了,趴在女儿李雪儿的前,伸出舌头起她那翘的头,李雪儿立刻被母亲白玉雪得“啊…啊…”的哼唱起来。

  张黎明的进老婆李雪儿那如像个火炉般窄小的里,让她立刻有了飞的感觉。她的小紧紧地住他的巴,身体不停地扭动着,嘴里随之发出了的哼叫“唔…哦…得好…嗯…”“…我的”大雪儿“…我得过瘾吗…跟你妈妈…共夫…刺吗?”张黎明一边着老婆李雪儿嘴中一边问道。

  “好…哦…刚过妈妈巴…我的上……啊…母女共夫……啊…”李雪儿听了老公张黎明的话,身心在极大的刺之下感到愉悦异常。

  看着女婿张黎明的巴在女儿李雪儿的动发出的“叭唧…叭唧…”

  的靡声音,在一旁观看的白玉雪红着脸、扭着,夹紧了大腿,手情不自地伸到了之上,一边着自己的,一边嘴中说道:“哇!好靡啊。

  大雪儿”姐姐“的会唱歌了,听着就让小雪儿”妹妹“的啊!”听了丈母娘白玉雪这的话,张黎明一伸手搂过了她的脖子,一边继续着老婆李雪儿,一边笑着说道:“我的”小雪儿“,真的了吗?”说着,腾出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房慢慢地着,小声说道:“来,我把你这”小雪儿“、”大雪儿“母女俩一起,最后把进你的里,好不好?”

  听女婿张黎明说要把他的进自己的里,白玉雪两眼眯成了细的抿嘴一笑“难…难道…你还想让…让丈母娘给你…你生个孩…孩子…”

  丈母娘白玉雪的一句话,让张黎明的心跳立刻加速起来,异样的感觉让他把巴在老婆李雪儿的中用力地动起来,嘴中下意识地说道:“雪雪儿,乖宝贝,叫爸爸。”

  听了老公的话,李雪儿会意地哼声叫道:“嗯…爸爸…雪雪儿的大巴爸爸…”

  “乖女儿,爸爸的好雪雪儿,爸爸在谁的呀?”听了老婆李雪儿乖巧地叫“爸爸”张黎明温柔地问道。

  李雪儿腻声道:“当然是女儿的啊,你不是我爸爸吗?你来女儿的吧,张雪雪的就是让爸爸的。”

  “乖女儿,好雪雪儿,你让爸爸怎样女儿的呀?”张黎明追问道。

  “象外婆和妈妈那样,张开大腿躺在上,让爸用大女儿的

  仿佛自己就是女儿张雪雪的李雪儿,在自己的母亲白玉雪的面前亢奋地说道。

  张黎明听了老婆的话,他也把自己下的老婆李雪儿当成了女儿张雪雪,嘴里不停地叫着“雪雪儿,爸爸的乖女儿,爸爸的大得你?”

  “…使劲…女儿的吧…女儿的小好喜欢爸爸的大…女儿喜欢你的大巴…女儿想…想给…爸爸…生儿子…”

  李雪儿学着女儿张雪雪的腔调哼唧着。

  听了女儿李雪儿学着外孙女张雪雪的腔调说的话,白玉雪来到了上,双腿便跨在女儿李雪儿的脸上,蹲下身子,把向外淌着骑在她的嘴上,急道:“大雪儿”姐姐“,快…帮妈…妹妹……小雪儿妹妹的死了……快嘛…”

  看到母亲白玉雪那向外水的骑在了自己的脸上,李雪儿张口就含住了她的起来,同时发出了“唔!哼!”之声。

  看着丈母娘白玉雪与老婆李雪儿娘俩这的样子,张黎明则猛力地加速运动起来,巴更加疯狂地在李雪儿的中进出着。渐渐地,李雪儿进入了近似疯狂的状况“哦…爸爸…给女儿…女儿…要给爸爸生儿子…”

  张黎明被老婆李雪儿学着女儿张雪雪的腔调得有说不出的异样感觉,浑身一灵就要在李雪儿的。这时,白玉雪一伸手掐住了他的囊,阻止了他的,嘴中说道:“不要,不要在大雪儿”姐姐“,丈母娘…小雪儿也要给你生孩子。”说着,把女婿张黎明的巴从女儿李雪儿的中拽了出来。“噗”的一声,张黎明的巴被丈母娘白玉雪从她女儿李雪儿的拽出,水淋淋的从大张的道口了出来。

  把女婿的巴从女儿的中拽出来之后,白玉雪把骑在女儿李雪儿脸上的股转了过来,高高的抬起她那饥渴得直口水的,嘴中说道:“快…好女婿…丈母娘的要你的大巴…丈母娘也要给女婿生个孩…子…”

  张黎明毫不客气地把巴对准白玉雪,一纵身刺了进去,头猛的一下捣到了她的花心,小腹撞击着她丰部,发出“啪啪”的声音。

  “哎唷…喔…大巴…好…好厉害啊…”被女婿张黎明的大得哼出声,白玉雪借势把头伸进了女儿李雪儿劈开的两腿之间,张嘴含住了她的,伸出舌头起来。

  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李雪儿,水的被母亲白玉雪这么一,身子灵一下就到了高“啊…高了…嗯…”说着,大股的立刻就从她的中奔涌而出,洒了白玉雪一脸。

  白玉雪的脸被女儿李雪儿的这么一,再加上女婿张黎明巴一,立刻达到了高“啊…用力…好…啊…高了…里填…啊…我要给你…生孩子…”

  母女俩一唱一和地大声叫着,一声高过一声,一声过一声。张黎明被这母女俩这一刺,立刻加快了巴在丈母娘白玉雪中的动速度,囊一紧,犹如缰的野马怒而出,重重地击打在她道的内壁上,然后深深地入了她的子

  三个人筋疲力竭地瘫软在了一起,李雪儿嘴角上挂着足的微笑蜷成了一团,白玉雪则伏在女儿李雪儿的身上,大口地息着,张黎明的巴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在丈母娘白玉雪的中耸动着。

  过了一会儿,有些缓过神来的李雪儿伸手捧起仍然贴在自己肚腹上息着的母亲白玉雪的脸,问道:“妈妈…不…小雪儿…你真的要给黎明生孩子吗?”

  “当然,我一定要给黎明生个孩子。”白玉雪听了女儿李雪儿的问话,虽然女婿张黎明的巴仍然在自己的动,让自己全身酸软无力,但是她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谢谢我的宝贝”小雪儿“愿意给我生儿子!”听了丈母娘白玉雪回答李雪儿的话,张黎明高兴地说道。

  “呸,谁说妈妈…不…我的”小雪儿“妹妹一定能够给你生儿子,要是生女儿呢!”听老公张黎明感谢母亲白玉雪给他生儿子,李雪儿不无妒意地说道。

  “女儿也行,只要”小雪儿“丈母娘给女婿生孩子,儿子、女儿我都高兴。”

  张黎明笑道。

  “要是妈妈…小雪儿给你生了孩子,应该怎么称呼我呢?”李雪儿自言自语道。

  “那还用问吗?自然叫你姐姐了。”张黎明笑道。

  李雪儿疑惑道:“叫我姐姐?她妈妈…不…小雪儿也叫我姐姐,”停顿了一下“那雪雪叫她什么?”

  “对,我和我的女儿张雪儿都叫你姐姐。至于雪雪吗,自然是叫外婆生的女儿为姨妈了。”白玉雪笑道。

  “那雪雪生了孩子又该怎么称呼呢?”李雪儿疑问道。

  听了女儿李雪儿的话,白玉雪疑惑道:“难道你还真想让雪雪给她父亲生个孩子呀?”

  “妈妈…不…小雪儿你不知道,雪雪早就跟我说想给她爸爸生个孩子了!”

  李雪儿笑着说道。

  后来,果然白玉雪真的跟女婿张黎明生了个女孩,起名叫张雪儿,叫李雪儿姐姐。再后来,张雪雪也给父亲生了个儿子。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幸福家庭   下一章 ( → )
陈皮皮的斗争云雨纷纷女儿的奶水雪白的屁股妈妈的爱与哀私生女伊怜颠倒奇缘女子医院的男被同学包养的我妻如奴奇缘四部曲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迎接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幸福家庭》第10章及幸福家庭最新章节第10章在线阅读,《幸福家庭(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幸福家庭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