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家庭》第15章及《幸福家庭》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热门小说 > 幸福家庭  作者:迎接 书号:14303  时间:2017/5/2  字数:11563 
上一章   第15章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乐敬衣带着儿媳妇倪红霞拜访张黎明,由于乐敬衣也曾经是张黎明家庭的参与者,婆媳俩一起自然而然地就加入到了张黎明家庭的伦之中。

  当然,张黎明也兑现了诺言,亲自带着倪红霞到海关等部门协调处理被扣押的物品。在张黎明的斡旋下,相关的几个部门都答应了将扣押的物品马上放行。

  这期间,倪红霞不停地穿梭于各个部门之间,也接触到了社会上各种不同的男人,这里面既有爱钱的也有好的,倪红霞应付起来可谓是轻车路,而且自然得不着一丝痕迹地就让这些男人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但是,唯独海关关长胡梦儿却是个女人,让她十分头疼,不知如何摆平。万般无奈之下,倪红霞只好又搬动张黎明亲自到海关去见胡梦儿。

  与胡梦儿沟通完,两个人就来到了海关。刚进了海关大楼,面就见到了胡梦儿与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的大男孩从电梯出来,那个大男孩亲昵地搂着她的胳膊在她的耳边说着什么。胡梦儿的脸上泛着红,一边一只手整理着有些微微散的发髻,一边不易被人察觉地往外着被大男孩紧紧搂着的胳膊,嘴中还和大男孩说着什么。看样子是在让大男孩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亲昵地搂着自己。

  为了避免尴尬,张黎明与倪红霞连忙闪身到旁边不显眼的地方,观察着胡梦儿与那个大男孩。

  只见胡梦儿上身是一件白色半袖海关制服衬衫,一对将衬衫高高撑起着,下身是一条下摆及膝的黑色裙子,裙摆下出的小腿裹着的网眼丝袜,一双精致的白色高跟凉鞋,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训练有素的职业女。只是搂着她的胳膊就像吊在她身上的大男孩让人觉得有失端庄,破坏了她的整体形象。

  看到胡梦儿与大男孩的样子,张黎明和倪红霞互相看了一眼,脸上同时出了会心的微笑。倪红霞低声调侃地问张黎明“市长大人,你猜,那个大男孩会是谁?”

  张黎明笑道:“是谁,是她单位的同事…”想了想“秘书?司机?”

  “得了吧,秘书、司机,谁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跟领导这么亲密,”然后,看着张黎明暧昧地笑着调侃道:“恐怕你家里的那三个”雪儿“,你也不敢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跟她们亲近吧?”说着,作势往张黎明身上靠,吓得张黎明连忙阻止。

  看到张黎明那窘迫的样子,倪红霞出得意的微笑,神秘地说道:“告诉你,我能猜到那个大男孩是谁?”

  “谁呀?”张黎明感兴趣地问道。

  “是她儿子。”倪红霞肯定地说道。

  张黎明有些不信地问道:“是她儿子!你怎么知道?”

  倪红霞笑道:“这你就不用问了,我敢肯定,那个大男孩一定是她的儿子,而且我还知道她儿子来干什么。”

  听了倪红霞的话,张黎明将信将疑地说道:

  “她儿子到她办公室来能干什么?”

  见张黎明有些将信将疑,倪红霞脸上出了暧昧的微笑。她转过头来,在张黎明的耳边小声说道:“我敢打赌,刚才她们母子俩一定在办公室干那事了。”

  没想到,张黎明却傻愣愣地问了一句差一点没让倪红霞背过气的话“那事?

  那事是什么事?她们母子俩在办公室能干什么事?”

  倪红霞在张黎明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嗔怪道:“木头。”然后,又看着张黎明的眼睛说道:“你到底是真傻呀还是假傻?”

  倪红霞的这一把掐得真不轻,掐得张黎明一咧嘴,差一点没叫出声来,一边着被倪红霞掐得生疼的大腿,一边说道:“什么真傻假傻,我哪知道她们母子俩在办公室能干什么?”

  看着张黎明的样子,倪红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忍俊不地笑道:“好好,我告诉你,”然后,拉长声音,慢慢地说道:“她…们…母…子…俩…在…办…公…室……了!”

  听了倪红霞的话,张黎明脸疑惑地问道:“她们母子俩在办公室!你怎么知道?”

  倪红霞道:“我能看出来。”

  张黎明纳闷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倪红霞说道:“她刚才走的那几步道,明显是刚刚被人过。”

  张黎明笑道:“这你也能看出来?”

  见张黎明一脸的疑问,倪红霞说道:“你不信是不是?那等一会儿我们到了她办公室你就知道了。”

  两个人说着话,就见胡梦儿将大男孩送上了一辆黑色轿车,摆了摆手后,轿车开走了,她转身走了回来。这时,张黎明才看出胡梦儿走路的样子确实有些异样,如果不注意看是绝对看不出来的。只见她,走路的时候虽然抬头,但是股却是不自然地一扭一扭的,似乎双腿之间夹着什么东西一般。

  此时,胡梦儿也看到了张黎明,连忙上前跟他打招呼“张市长,来的好快呀,有失远,有失远。来,来,来,咱们到我办公室。”说着话,电梯刚好到了,于是她带头走进了电梯。

  张黎明与倪红霞跟着胡梦儿进了电梯,倪红霞这才仔细打量起眼前的女人。

  只见她,一对浑圆的房将制服衬衫高高地起,制服衬衫前面的两个扣子也被顶得微微地撑开了一些,隐约地出了里面淡粉的蕾丝罩,白的脸蛋上透着红,一对漂亮的丹凤眼离之,长长的睫弯弯地向上翘起着。

  张黎明给二人介绍道:“这位是胡关长,胡梦儿。这位是倪红霞,倪老板”

  倪红霞与胡梦儿互相握了握手,寒喧客套几句。在倪红霞与胡梦儿握手的时候,她感觉的了胡梦儿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着,就如同急一般。倪红霞不动声地看了看一旁的张黎明,脸上出了一个暧昧的笑容。

  电梯到了海关大楼的8楼,胡梦儿率先走了出来,在前面引路来到了她的办公室。进了办公室后,胡梦儿叫来了服务人员为他们沏茶倒水,又泡了咖啡后,服务人员出了办公室。

  服务人员出了办公室,坐在张黎明和倪红霞对面的胡梦儿的脸却越来越红,坐在沙发之中不断地变换着坐姿,双腿一会儿夹紧一会儿打开,把张黎明和倪红霞的视线吸引了过去。由于胡梦儿不断地变换着坐姿,她的裙摆自然地就随着她双腿的摆动提到了大腿的部,裙底的风光也就一览无遗了。

  此时,胡梦儿的裙底是真空的,穿的袜是那种带吊带的网眼丝袜,这种袜上有四个性感的卡子将袜系在了她间的一条袜带上,而没有任何遮挡的部却完全地暴在了张黎明和倪红霞面前。正在与张黎明和倪红霞说着话的胡梦儿突然发现两个人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自己的下面,她也顺着他们的眼光低头一看,她那本来就泛着红的脸立刻涨红了起来。

  原来,胡梦儿早晨一上班就忙着处理一些日常事务,忙完这些正准备签批处理办公桌上的文件,就听见“咚咚”的敲门声,她说了声“进来”然后继续翻阅文件。过了一会儿,只听见开门声却没有其他动静,胡梦儿纳闷地抬起头来向门口看去。

  只见来人正将门关上,并且顺手按上了门锁,胡梦儿心里暗骂了一声“小混蛋,不好好在家呆着,跑这干什么来了?”

  心里虽然暗骂着,但是嘴上还是问道:“戈儿,你不好好在家呆着,跑到妈妈单位干什么来了?”

  来人是胡梦儿的儿子胡戈,今年16岁,正在上高中。这时,胡戈脸上笑容地向胡梦儿走了过来,人绕到了她的身后,双手搂住她的双肩,一边低下头将嘴巴凑到她的耳边,伸出舌头上她柔的耳垂,一边笑嘻嘻地说道:“妈妈,儿子想看看妈妈是不是兑现了自己的诺言,所以就来了。”

  “啊哦…”耳垂被儿子胡戈的舌头这么一,一下就触动了胡梦儿的感神经,她情不自地呻了一声。

  胡戈知道耳垂就是母亲胡梦儿最感的地带,每次只要他的舌头上母亲的耳垂,母亲立刻就会有高涨的反应。今天也不例外,当胡戈的舌头刚刚在胡梦儿的耳垂上了一下,胡梦儿立刻就情难耐地呻出了声音。

  胡戈继续在母亲胡梦儿的耳垂上贪婪地着,阵阵的酥麻也从她的耳垂渐渐地传遍了她的全身。胡梦儿只感到浑身热,道里着的东西让她难耐,丝丝的正从自己的中慢慢地向外溢出着,感的嘴之中不住发出了阵阵的娇

  胡戈的舌头在母亲胡梦儿的耳垂、脖颈间游走着,看着母亲胡梦儿娇感嘴,他的嘴开始向她颤动着的嘴滑动。当他的嘴滑到母亲胡梦儿嘴上的时候,胡梦儿迫不急待地与儿子胡戈吻在了一起。胡戈一边与母亲胡梦儿吻着,一边用舌尖撬开她的嘴,整个舌头慢慢伸进了她的嘴里,母子俩的舌头立刻纠在了一起。

  在与母亲胡梦儿热吻的同时,胡戈的双手滑到了她那把制服衬衫高高撑起的双峰上,两个手指熟练地将制服衬衫的钮扣解开了,手隔着薄薄的半透明罩在鼓涨涨的子上轻轻的

  “嗯…唔…儿子…”一阵阵酥立刻从胡梦儿的口向全身弥漫,一波波快让她忍不住娇哼起来。她反手过来勾住胡戈后脑,轻轻地呻着,嗲声嗔怪道:“小坏蛋…这里是妈妈的办公室…啊哦…别…别让人看见…”

  嘴上说着,可是她的手却做着不同的反应。一只手在胡戈的头发上爱抚着,另一支手却滑到了胡戈的间,隔着子摸上了胡戈那早已坚硬的巴,并轻轻地滑动着。

  胡戈并没有听母亲胡梦儿嘴中说着什么,自顾自地用手挑起她的罩下沿,轻轻一掀,一对的坚房立刻颤巍巍地跳了出来,两颗玫瑰头展现在了眼前。看着两颗娇滴的头,胡戈哈下,趴在母亲胡梦儿的肩头,低下头伸长脖子,张嘴向头够去。胡梦儿也配合地脯,将自己的房抬高了一些,让儿子胡戈含住了自己的一颗头贪婪地起来。

  一颗头含在儿子的嘴里着,另一颗房则在儿子的手上不断地变换着各种形状,强烈的刺让胡梦儿更加地娇连连,嘴中不时地向外溢出着令人销魂的呻“嗯…嗯哦…儿子…轻点…啊…妈妈的子…死了…嗯啊…别…别在这…”嘴中虽然这样说着,但是人却任凭儿子肆意地玩着,身体也渐渐地软在了老板椅中。

  胡戈时而用牙齿轻咬含在嘴中的头,时而又把头从口中吐出用手指去轻轻地捏,而胡梦儿此时也只有软在老板椅中任凭儿子在自己的身上为所为了。

  玩了一会儿母亲胡梦儿的头,胡戈直起身来,转身绕到胡梦儿与办公桌之间,蹲在了她的双腿之间,将她因为不断地扭动股而已经褪到大腿部的制服短裙向上起,轻轻劈开她的大腿,让她那早已被水打的粉红色蕾丝内靡地暴在了自己的眼前。

  胡戈低下头,伸出舌头在母亲胡梦儿内渍上了一下,然后笑地看着一脸漾的母亲,轻声说:“妈妈,乖,让儿子把你的内下来”

  听了儿子胡戈的话,胡梦儿顺从地抬了抬自己丰股,让儿子把自己的“T”字型蕾丝内顺利地了下来,那早已是水漫金山的部也彻底地展现在了儿子的面前。

  胡戈蹲在母亲胡梦儿的双腿之间,将她的双腿劈开,让她的双脚搭在办公桌沿上,一只手拿着沾母亲胡梦儿水的内送到鼻子底下嗅了嗅,又伸出舌尖在渍的地方贪婪地,然后用嘴叼着“T”字内裆部的细带开始地欣赏起母亲双腿处那在自己面前的充惑的腻滑的:在一丛被水打成缕的浓密乌黑的之间,两片同样也是玫瑰红色的肥厚微微张开着,在张开的之间有一个拇指般细的粉红色膏探出了头来,一丝丝的透明粘正从膏间的隙向外汨汨溢出着。

  看到了母亲胡梦儿中探出的膏,胡戈先是将叼在嘴中的“T”字内吐在了她的大腿上,高兴地笑着说道:“乖妈妈,果然守信用。”说着,奖励地一把抱过母亲胡梦儿的肥,低下头向她那水泛滥的部吻去。胡戈先是用嘴把在母亲中的膏叼了出来,转头将膏放到了办公桌上,然后转回头来,伸出舌尖向两片微微张开着的汨汨水的去。

  “啊哦…”胡梦儿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两片玫瑰如同蝴蝶翅膀一般翕动了一下,一股飘着香的体从刚刚拔出膏而留下了一个小之间了出来。

  胡戈的舌头此时正好抵在之间的小出的顺着他的张开的嘴进了他的嘴里。胡戈毫不迟疑地将全部进了口中,咽进了肚里,然后用舌头在嘴,笑道:“妈妈,你的水真香、真甜,真好吃啊!”听了儿子胡戈那充意涵的话,胡梦儿不住全身颤抖着,只感到又有大量的体从自己的中向外着,嘴中依依呀呀唱起来“啊哦……儿子…你得妈妈…好…嗯…啊…”胡戈整个脸几乎都趴在了母亲胡梦儿的部,张开嘴巴着,发出了让人抑制不住的声。

  胡梦儿将自己的双腿劈得更开,双手移到胡戈的后脑上,手指穿进他的头发之中,紧紧地抓着他的头发将他的头往自己的部使劲按着,嘴中喃喃着“啊哦…好儿子…得妈妈好舒服…啊…妈的喜欢…嗯…啊…”了一会儿母亲胡梦儿那多汁的,胡戈抬起脸来,先是将母亲大腿上的那件沾母亲的内拿起揣进了兜,然后一边用舌头着粘在嘴边的汁,一边将两手绕过母亲的大腿,伸出食指和拇指分别捏住两片肥厚的,轻轻地向两边拉开,让道中的鲜红呈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看着母亲道之中的鲜红壁不时地搐,一股股散发着香的涌了出来,顺着她的股沟越过菊花般的门滴落到了老板椅上,不一会儿就形成了一滩水洼。胡戈兴奋地说道:“妈妈,你的水可真呀!儿子好喜欢呐!”

  此时的胡梦儿,早已是进入了几乎将要痴狂的境界,她不管不顾地大声叫道:“儿子…快…啊…快…妈妈的…妈妈的啊…”听了母亲胡梦儿的叫喊,胡戈张开嘴巴又吻上了母亲水泛滥的部,用他那条灵巧的舌头划开,把母亲那颗珍珠般大小的进了嘴里。

  “啊…”胡梦儿的蒂被儿子进了嘴里,强烈的刺让她兴奋地大声叫了出来,同时股也神经地高高起,让自己水汹涌奔出的紧紧地抵在了儿子的嘴上“啊哦…好儿子…妈妈的…啊…好…嗯…”胡戈疯狂地着母亲胡梦儿的,灵巧的舌头在她的中上下不断地穿行,时而还要用双与她的亲密地亲吻一番。胡梦儿被儿子胡戈玩得浑身酥软,尤其是道之中更是难耐,双手按住儿子的后脑,让他的脸紧紧地贴在自己的部,嘴中抑制不住地央求道:“啊哦…儿子…快…嗯…快用舌头…妈妈…小坏蛋…妈妈…好…快把你的舌头伸进来…啊…”听了母亲胡梦儿的央求,胡戈顺从地用舌头挑开母亲那肥厚的,将长长的舌头慢慢地全部入了她的道深处。当儿子胡戈的那条长舌进入自己的道之后,顿时得到缓解的胡梦儿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双腿大大的张开着,尽情地享受着儿子那条长舌在自己的中进进出出给自己带来的强烈快,销魂蚀骨的叫随之而起“啊哦…好儿子…嗯…快…妈妈的…好…啊…妈妈融化掉了…嗯…死妈妈了…不行了…啊…来了…啊…”接着,胡梦儿的股猛地向上起,双手抱住儿子的头,让她的部紧紧地贴在儿子的脸上,静止不动了…自己的舌头正在母亲胡梦儿的中惬意地进进出出着,突然胡戈意识到了母亲的高就要来临,他连忙张开嘴巴与母亲的锲合在一起,紧紧相贴。就在这一瞬间,胡梦儿的水从薄而出,恰好全部进了儿子胡戈嘴中,顺着他的咽喉咕噜噜地进了他的肚子里。

  胡戈一边咽着母亲进自己嘴中的,一边不时地用舌头着母亲那因为高而肿得更加肥厚的。而充分享受了儿子的舌头给自己带来高的胡梦儿,此时身体逐渐地开始软了下来,她的股慢慢地落到了老板椅上,大大劈开的双腿也耷拉到了儿子的双肩之上,整个人瘫软在了老板椅中。

  看到母亲被自己的舌头给得高连连,胡戈抬起嘴角和鼻子周围都是母亲的脸,笑嘻嘻地问道:“妈妈,您了吗!”

  胡梦儿的双手抱着儿子的后脑,手指穿在他的头发中爱抚着,看着他那还多少有些稚气的英俊脸庞,爱怜地说道:“儿子,妈妈很,都被你给了好几次高呢!”说着,将儿子的脸搂近自己的脸前,先是在沾自己的嘴角亲了一口,然后伸出舌头在儿子的脸上起沾在上面的来。

  胡戈一边享受着母亲胡梦儿的舌头在自己的脸上带来的愉悦,一边伸出双臂紧紧地抱住母亲的脖子,也伸出舌头与她绵热吻起来。

  胡梦儿一边贪婪地与儿子热吻着,一边深情地喃喃道:“嗯…好儿子…你让妈妈这么…妈妈也要回报你…”听了母亲胡梦儿的话,胡戈使劲了一下母亲伸进自己口中的舌头后,站起身来,抓过她的一只玉手放到自己早已被巴顶得高高的裆上,说道:“我要妈妈好好回报儿子的巴!”

  胡梦儿听儿子要求自己回报他的巴,马上笑着答应道:“好,今晚回家,妈妈就好好回报儿子的巴。”说着,用手指在他高高顶起的裆上敲了敲。

  胡戈一听,立刻反驳道:“我不要晚上妈妈回报儿子的巴,我要妈妈现在就回报。”胡梦儿说道:“儿子,这是妈妈的办公室,万一被人撞见了怎么办?

  咱们还是晚上回家再…”

  不等母亲胡梦儿的话说完,胡戈已经开始解自己的带,三下五除二,胡戈的子就从他的身上了下来,青筋暴突的大巴立刻跳了出来,几乎弹到了胡梦儿的脸上。

  眼前的这儿子的大巴,让胡梦儿本来不想在自己的办公室与儿子的思想发生了转变。她情不自地伸手握住了儿子胡戈的那长的大巴,眼睛直直地盯看着,脸上是犹疑之,嘴中自言自语道:“这可是办公室呀,小坏蛋要在这,我该怎么办呢?”

  眼睛看着儿子的那跃跃试的硕大巴,心中犹疑不决的胡梦儿终于下定了决心,她地把仍然岔开着的双腿又劈了劈,弯曲小腿,用脚后跟勾住儿子的股,轻轻一使劲,就让儿子立着的大巴抵到了自己的大腿处,搭在帮之上,几乎就要刺进自己的中。握着儿子大的巴,胡梦儿轻轻摇动着,用儿子巴那鸭蛋般大小的头在自己水涟涟的中摩擦着。

  摩着摩着,胡梦儿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她地抬起头,离地望着儿子,用极其惑的绵软语调说道:“儿子,妈妈的,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妈妈真的好想你的大进妈妈的里好好妈妈的呀!今天妈妈豁出去了,就让你在妈妈的办公室妈妈的,给妈妈的好好止止!”

  说着,握住巴对准了自己水淋淋的道口,两条小腿一使劲,儿子的那条长的大巴就整没入了胡梦儿滚烫滑腻的中。

  当胡戈那硕大的巴滑入母亲胡梦儿的中的时候,母子俩几乎是同时发出了愉的一声叹息“啊…哦…”更多情txt小说下载-美文社-35766。info此时的胡戈早已是按捺不住了,当他的巴刚一入母亲的中,他就迫不及待地动身躯快速猛烈地前后动起来。由于刚刚已经高过,胡梦儿中大量的完全涂在了儿子正在自己巴上,在巴在自己中进进出出的过程中在道口形成了一圈白色的泡沫。

  胡梦儿大张着雪白的双腿,整个身体都靠着老板椅中,全身心地享受着儿子硕大的巴在自己中快速猛烈给自己带来的一高过一的快

  胡戈在奋力地着母亲的同时,双手也没有闲下来,他的手移到了母亲的前,抓住母亲那对房轻轻地起来。被儿子硕大的着,房也被儿子的双手着,胡梦儿只有叫的份了,语从她的嘴中向外冒着“啊哦…儿子…好…嗯…用力……哦…使劲…妈妈子好舒服…啊…死了…啊…”看着母亲妖冶地摇动着脑袋,听着母亲风的呻,胡戈长的巴在母亲的中疯狂地着,硕大的头次次都顶在了母亲的子口上。胡梦儿被儿子得双手紧紧地抓住老板椅两边的扶手,双腿勾住儿子的两条胳膊,才能够稳住自己的身体不至于从老板椅中弹起。

  母子俩在胡梦儿的办公室里胡天胡地着,胡梦儿也不管不顾地语地大叫着,胡戈更是动着自己硕大的巴在母亲的中驰骋着。

  正在此时,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嘀铃铃、嘀铃铃”的电话铃声就像催促战马的鞭声一样一下一下地打在胡戈的身上,催促着他奋勇动着大巴在母亲的中驰骋。胡戈的巴在母亲的中拼命地快进快出、猛进猛出,每一次的奋力动,都让高向着他们母子俩更迫近一步。

  终于,在电话铃声停下来的同时,母子俩也达到了最后的高。胡戈声嘶力竭地高喊着“啊哦…妈妈…儿子要了…啊…了…”

  胡梦儿用最后的一丝力量,疯狂地动着早已是汗津津的肥,沙哑着嗓子叫着“啊哦…好儿子…妈妈高了…嗯…快…快进妈妈…子…啊…”母子俩的身体猛地都同时不动了,胡戈的在母亲的里,头马眼抵在子口上,一股股浓浓滚烫的向着母亲的子着。而胡梦儿雪白的小腹也不停低动着,配合着自己子壁的收缩,接收着儿子的子子孙孙。

  母子俩紧紧相拥在一起,享受着高给两人带来的无与伦比的快。胡戈的在母亲胡梦儿的中,母子俩就这么相拥着不愿意分开。可是,电话铃声却又响了起来。胡梦儿抬起手腕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自言自语道:“这个点谁来电话呢?”嘴中嘀咕着,起身接电话,可是儿子胡戈却还在自己的怀里,她失声地笑了一下,说道:“乖儿子快起来,妈妈要接电话。”

  胡戈腻在母亲胡梦儿的怀里不愿起来,耍赖道:“不吗!妈妈你的里好润呐,让儿子的巴在你的里多泡一会儿吗!”

  胡梦儿听了儿子的话,几乎有些哭笑不得了,她伸出手在儿子的股蛋上拍了一巴掌,哄道:“儿子乖,快把你的大巴从妈妈的中拔出去,妈妈得接电话,别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耽误了。乖!”说着,还部,收缩了收缩子壁。

  胡戈虽然有一百个不愿意,但是他还是顺从地把自己的巴从母亲的中拔了出来。一股浓浓的混合而成的跟着胡戈拔出的巴从胡梦儿的了出来,淌到了老板椅上,滴成了长溜落到了地板上。

  胡梦儿顾不得清理,直起上身,抓起电话“喂,哪一位?”接着说道:“噢…是张市长啊!您有什么指示?”听了一会儿对方说话“我在单位,您来吧,您!好,好,我等您。”说完,放下了电话。

  胡梦儿从老板椅中站了起来,伸手从办公桌旁边的面巾纸盒向外着纸巾,一边清理着自己下母子俩的和汗水,一边将一部分纸巾递给胡戈,嘴中说道:“儿子,快清理清理,一会儿要有人到妈妈这来。”

  胡戈耍赖道:“不吗,我要妈妈用嘴给我清理。”

  胡梦儿道:“不行,没时间了。”

  胡戈一听,干脆耍赖到底,不依不饶道:“妈妈,你要是不给我用嘴清理,我就不走了。”

  看到儿子那赖皮的摸样,胡梦儿有些忍俊不了,她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说道:“小坏蛋,就知道欺负妈妈。好了,妈妈给你清理。”说着,蹲下身子,用手扶住儿子的那还没有软下来的巴,张开嘴在硕大的头上轻轻地了起来。

  “啊哦…”母亲那细的舌头头上,温温滑滑的感觉让胡戈情不自地发出了一声舒的呻

  胡梦儿的舌头如游鱼般灵活地在儿子那头的伞盖上绕着,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地在儿子的巴上来回地着,还不时地用嘴巴上咂着、着。

  用嘴和舌头为儿子清理完刚刚过自己的巴,胡梦儿站起身来,催促道:“我的小祖宗,妈妈给你清理完了,赶快穿上衣服回家吧!”

  一脸得意的胡戈看着母亲用嘴和舌头为自己清理完巴,心满意足地开始穿起衣服。胡梦儿也开始整理衣衫,当她调整好吊袜带准备穿内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内了。她一琢磨,准又是让儿子给藏起来了,说道:“儿子,妈妈的内呢?快给妈妈。”

  胡戈笑道:“妈妈,你要内干什么?”

  胡梦儿道:“要内能干什么,穿呗。”

  胡戈却笑嘻嘻地说道:“不行,我不让你穿内。”

  胡梦儿一听,说道:“不穿内怎么能行,这可是妈妈的办公室呀!”

  胡戈反驳道:“谁说在办公室就必须得穿内,你不穿内别人也不能钻到你的裙子底下看你穿没穿内呀。”

  听了儿子的话,胡梦儿真的有些哭笑不得了,她把裙子的下摆向下拉了拉,无可奈何地说道:“好,不穿就不穿。”

  没想到,胡戈却又提要求了“妈妈,你还要把这个在你的里”说着,把办公桌上的那个膏拿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膏,胡梦儿的身子轻轻地颤抖了一下,中立刻又有了出来,顺着大腿淌了下来。她顺从地抬起一条大腿搭在办公桌沿上,说道:“来吧,小混蛋。”

  看到母亲把一条大腿搭在了办公桌上,答应了自己的无理要求,胡戈一脸的欢喜地蹲下身子,拿起膏,伸手拉开,将进了她的里。然后站起身来,在胡梦儿的嘴上亲了一口,笑嘻嘻地说道:“妈妈好乖!”

  胡梦儿也在儿子的那张还有些稚气的脸上亲了一口,有些不舍地说道:“儿子,妈妈让司机用妈妈的车送你回家。”说完,拿起电话叫了司机。

  胡梦儿与儿子胡戈从她的办公室出来送儿子回家,边走边说道:“儿子,我忘告诉你了,爸爸晚上从省城来看我们。”

  听母亲说父亲晚上要来,胡戈一把搂过胡梦儿的胳膊,兴奋地说道:“好呀,爸爸来了,我们又可以一起你的了!”

  一看儿子那兴奋的样子,胡梦儿嗔怪道:“你小点声!”

  虽然嘴上嗔怪,可身子还是紧紧地靠近了儿子的怀里,小声说道:“儿子,妈妈还是把膏拿出来吧,妈妈的。”

  胡戈马上制止道:“不行,我不许你把膏拿出来。”胡梦儿说道:“不把膏拿出来,妈妈的水使劲地往外淌,让人看见了可怎么办?”

  胡戈笑道:“那我不管,你自己想办法吧。”胡梦儿没办法,只能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早晨上班的时候,胡梦儿化完妆,刚要把膏放进皮包里,就被身边的儿子胡戈拉住,死乞白赖地非要把进她的里,她不同意,他就不让她上班。

  拗不过儿子,胡梦儿只好顺从地让儿子把这个拇指般细的进了自己的里,并答应儿子一直把膏放在里不拿出去,直到下班回家。

  看着胡梦儿尴尬地脸通红,倪红霞连忙不失时机地站起身来,走到胡梦儿的身边坐下,拉着她的胳膊善解人意地说道:“胡关长,我也有一个经常要调戏他妈妈的儿子。”

  胡梦儿疑问道:“你也有一个经常调戏你的儿子?”倪红霞答道:“是呀,我也有一个跟你儿子差不多一般大的儿子。而且呀,还经常地调戏他的妈妈,有时呀还要他妈妈的呢。”

  倪红霞大胆的言语一下把她与胡梦儿之间的距离拉到了一起,两颗同样是有一个一般大小儿子的母亲的心立刻贴在了一起。

  胡梦儿只觉得自己的间此时完全是漉漉的,双腿情不自地夹了夹,深呼吸了一口气,平静一下狂的心情,伸手拉了拉裙摆,正了正身子,自我解嘲地笑道:“我这儿子呀,跟我爸爸一样,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胡梦儿的话,让细心的倪红霞听出了问题,但她又没明白这是不是胡梦儿的口误。因为胡梦儿说她儿子“跟”我“爸爸一样”而不是“跟”他“爸爸一样”倪红霞故意装作糊涂地疑问道:“你说你儿子跟你爸爸一样”有其父必有其子“,那你不是跟你儿子是同一个爸爸了吗?!”

  事实上,倪红霞的猜测一点都没错,胡梦儿与她的儿子还真是同一个爸爸。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幸福家庭   下一章 ( → )
陈皮皮的斗争云雨纷纷女儿的奶水雪白的屁股妈妈的爱与哀私生女伊怜颠倒奇缘女子医院的男被同学包养的我妻如奴奇缘四部曲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迎接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幸福家庭》第15章及幸福家庭最新章节第15章在线阅读,《幸福家庭(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幸福家庭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