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家庭》第17章及《幸福家庭》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热门小说 > 幸福家庭  作者:迎接 书号:14303  时间:2017/5/2  字数:9613 
上一章   第17章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胡梦儿怀孕了,胡胜利娶她为之事也就顺理成章了,更何况父女俩海誓山盟地你娶我嫁,不让这父女俩成为夫都是不可能的了。

  一场秘密的婚礼在胡文化、李开心和胡可人的主持下完成了。胡胜利抱着新娘女儿进入房之后,胡梦儿搂着新郎父亲的脖子亲昵地撒娇道:“爸爸,从今往后,女儿就是你的子了,你可要好好地疼爱你的女儿子呀!”

  望着抱在自己怀中撒娇的娇,胡胜利信誓旦旦地说道:“是,那是一定的!

  你是爸爸最亲的女儿,现如今又成为了爸爸的子,爸爸一定会好好疼爱我最亲的女儿,最爱的娇的!”

  听了刚刚将自己娶为子的父亲胡胜利的誓言,胡梦儿亲昵地在他的脸颊上深深地亲吻了一下,动情地说道:“亲爱的爸爸,女儿能够嫁与你为,这是女儿从小就有的最大愿望,今天女儿夙愿得偿,今生今世都与你在一起,陪你到永远,海枯石烂也决不后悔!”

  望着女儿那坚定的眼神,胡胜利心生感动,他紧紧地抱住怀中女儿子软绵绵的身体,激动得热泪情不自地夺眶而出“好女儿,好爱,爸爸一定一定好好地爱你、疼你,爸爸会把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我的亲亲女儿、亲亲爱!”

  “爸爸,亲爱的爸爸,我的亲亲丈夫,女儿也一定会深深地爱着你、陪着你,直到永远永远!”胡梦儿紧紧地搂住胡胜利的脖子,脸上充了幸福的笑容,眼中也绽放出了欢喜的泪花…胡胜利和胡梦儿父女俩的这场决不可能被现实社会所接受的婚姻自然要做的十分隐秘,不能为外人所知。为了解决好这个问题,胡胜利通过父亲胡文化的特殊关系,将自己和胡梦儿同时调到了省城,他出任了一个大型企业的老总,而胡梦儿则调到了省城海关。当然,在他们两人调动的手续上明明确确地注明的是夫关系。

  解决了身份问题之后,这对既是父女又是夫的两人,告别了家人高高兴兴地去省城报到了。在晚宴上,胡胜利偕同胡梦儿以夫人的名义一起参加了晚宴,他要顺水推舟,借机把他与女儿胡梦儿的夫关系公之于众,避免以后的麻烦。

  来参加新任领导晚宴的人都我胡梦儿的年轻靓丽而惊诧不已,头接耳、议论纷纷。看到人们对自己女儿子胡梦儿如此地惊,胡胜利的成就感立刻油然而生,他端起杯来,脸笑容地介绍道:“不瞒大家说,我与前离异…”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胡梦儿,继续说道:“有幸又娶了二房新,这要感谢老天爷把这么好的娇赐予给我呀!哈哈…”说罢,首先大笑起来。在座的人自然也要跟着恭维一番,讨好一番。

  其实,胡胜利说的确实是真心话,这一点,胡梦儿完全能够听得出来,父亲的话是发自内心的。

  搀扶着醉意浓浓的胡胜利回到家里,胡梦儿将他安置在客厅的沙发上,然后到厨房泡了一杯浓浓的绿茶,放到茶几上之后,来到浴室给浴缸放水准备洗澡。

  晚宴上,一直烦恼着的如何将胡梦儿与自己的关系对外公布的问题居然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胡胜利高兴得多喝了几杯。胡胜利靠在沙发上感觉有点渴,他睁开眼睛发现胡梦儿不在,于是他站起身来,向厨房走去。走到浴室门口时,听见浴室里有水声,他打开门一看,却见胡梦儿已经将自己得赤条条的了,一只脚正要往浴缸里跨。

  听到开门声,胡梦儿扭头一看,见胡胜利站在浴室门口探头探脑地正向浴室里张望呢。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小脸一绷,说道:“爸爸,咱们可是父女呀,你怎么可以偷看女儿洗澡呢!”

  胡胜利刚一听这句话,一下没反应过来,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笑嘻嘻地索将浴室的门完全打开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看到胡胜利走进了浴室,胡梦儿戏谑道:“怎么,你这个当爸爸的还要跟走进的女儿一起洗澡啊?”

  胡胜利也不答话,走到胡梦儿身前,矮身抄起她的双腿,把她横抱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又将她轻轻地扔进了已经放水的浴缸当中。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之后,胡胜利三下五除二就将自己扒了个光,着他那长的大巴也随之挤进了浴缸。

  此时的胡梦儿早已是媚眼如丝,四肢瘫软了,她大张着双腿,一伸手握住了胡胜利那立的大巴,说道:“爸爸,快来我,女儿的儿好。”

  看着和自己一起挤在浴缸里的胡梦儿那白得有些晃眼的散发着人气息的体,胡胜利忍不住低下头轻轻向她细长的睫吻去。他的嘴在她高的鼻子、樱桃般可爱的红上吻着、着。同时,他的手也没闲着,忽而在她高耸的头上轻捻,忽而又在她凸起的蒂轻捏,还时不时地不时用中指伸进她的多水的里抠一番。

  胡梦儿躺在浴缸之中惬意地享受着,嘴中不时地发出一阵阵的呻之声,语从她有些沙哑了的嗓子里不断传出“爸爸,求求你了…爸爸…快用你的大我…儿好…受不了了…啊哦…”胡胜利其实十分想立刻这个女儿子的小,从他那青筋暴的大巴就那看得出来,但是他还是忍住了。他的手在胡梦儿已经怀有身孕的肚子上抚摸着,说道:“爸爸的巴也非常想你的呀,可是你现在怀有身孕,爸爸担心不留神再把你肚子里的孩子给掉了,那我可没法向你妈妈代呀。”

  “嗯…爸,那你不会轻一点呀!”听了胡胜利的话,胡梦儿很有些无奈,她撅着嘴不依道:“要不,爸爸你用嘴给女儿的儿止止吧。”

  胡胜利眼前一亮,伸手抱起她的双腿往自己肩上一扛,张开嘴巴就向她淋淋的部吻去。胡梦儿的双手立刻抱住他的脑袋,将他的脸紧紧地按在了自己的间。闻着怀有身孕的女儿子下体所散发出来的特殊气息,胡胜利意地在她淋淋的着,舌头不停地在她的中伸进伸出着,喉咙间不断地发出一些混杂不清的声音…与父亲老公一起到达省城之后,胡梦儿并没有急着到海关去报到上班,而是安下心来做好了生孩子的准备。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几个月后,胡梦儿顺利地生下了个大胖小子,也就是胡戈。胡戈一周岁后,已经完全做好了心理和身体等各方面准备的胡梦儿才正式到海关报到上班。

  省城海关办公大楼座落在保税区的入口之处,胡梦儿来到海关人事部门报到。

  今天,胡梦儿穿的是一身崭新得体的海关制服,紧贴身体的雪白的上衣将她丰房衬托得圆润鼓,藏蓝色的窄裙紧紧包裹着她浑圆翘的股,裙摆下的两条修长大腿白耀眼,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高跟皮凉鞋,走起路来风摆杨柳一般吸引着人的眼球。

  海关人事处的处长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女人,在核对了她的相关手续并让她填了一些表格之后,笑容面地说道:“您好胡小姐,你来到海关工作!按照关长的指示,你被安排到了秘书处工作。”说着,将手中的人事调动单交给了胡梦儿。

  省城海关的关长林志强的父亲与胡文化当年有着不同寻常的过命情,这次胡梦儿就是通过胡文化找到林志强的父亲之后调到省城海关的。

  听到了自己被安排到了秘书处工作,胡梦儿接过调动单,说了声“谢谢”之后,一溜烟地去秘书处报到去了。

  胡梦儿来到秘书处,敲了敲门,听到一声“请进”之后,推门走了进去。只见秘书处内共有三个人,看见胡梦儿进来三个人都抬起头站起来用疑惑的眼光看着走进门来的胡梦儿。

  看见屋里的人都用疑惑的眼光看着自己,胡梦儿大方地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叫胡梦儿,是刚刚分配到秘书处工作的,请大家多多关照!”然后,主动地走上前,伸出手来与三个人一一地握了握手。

  看到新来的漂亮女人如此开朗大方,三个人也愉快地自我介绍起来。其中一个是秘书处的副处长姓王,大约三十五、六岁;另两个人一男一女都是秘书,男的姓陈,女的姓孙都跟自己年龄相仿。

  这时,王副处长热情地说道:“小胡呀,你还没见到处长吧,我带你去处长室。”说着,率先向处长室走去,胡梦儿连忙跟了上去。到了处长室,王副处长礼貌地轻轻敲了敲门,听到一声“请进”的动听女人声音之后,王副处长推开门说道:“处长,咱们秘书处新来的同志到了。”说完,走进了屋里,胡梦儿也跟着走了进去。

  坐在办公桌后是一位大约三十出头年轻少妇,一对杏眼让人感觉有些蒙,长长的睫弯弯地向上翘起,漂亮的脸蛋微微有些红,头发也有一丝丝散,这一切都没有逃过胡梦儿的眼睛。

  王副处长走到办公桌前,把胡梦儿介绍给她道:“处长,这是刚刚分到咱们秘书处的小胡。”看得出来,这个王副处长对这位女上司绝对是毕恭毕敬的。介绍完胡梦儿,他又给胡梦儿引见道:“小胡,这是咱们秘书处的处长,林蔚然…啊不…林处长。”介绍完,连忙匆匆的走了。看他的脸色好像是因为不慎叫了处长的大名而有些诚惶诚恐。

  那位女处长抬起头,仔细地看了看胡梦儿,淡淡地说道:“啊…你就是胡梦儿呀,果然长得很漂亮啊!难怪呢!”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小胡呀,关长大人让你到他办公室去一下,你去吧。”语气是酸溜溜的意味。

  “好的。”胡梦儿答应了一声,然后又客气说道:“处长,还有什么事吗?

  如果没有我就走了。”说完,她并没有急着转身就走,而是乖巧地看着处长等待处长的吩咐。

  处长一看胡梦儿站在那并没走,心里的不快立刻散去了大半,脸上也有了笑意,说道:“小胡呀,一会儿你从关长那回来还到我这来,咱俩聊聊。”

  “是。”胡梦儿爽快地答应了一声,转身开门出去,向关长办公室走去,而此时在关长林志强的办公室内正上演着一出调情大戏让她始料未及。

  胡梦儿来到关长办公室门前,停下脚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感觉没什么问题之后轻轻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没有回应,胡梦儿又敲了敲,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回应,她心里嘀咕着“处长说关长让我来,怎么关长不在办公室呢?”

  下意识地轻轻一推门,没想到门却意想不到地被她给推开了。

  既然门被推开了,胡梦儿索走了进去。进了关长办公室,映入眼帘情景让她楞在了那里。只见,在宽大的办公桌旁的办公椅上,一个女人面对面地跨骑在关长林志强的大腿之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嘴对嘴地正在一起拥吻呢。

  胡梦儿一伸舌头,扭头刚想离开,就听见身后“等等,你是小胡吧?”的非常具有磁的男人问话声。她连忙答道:“是,我是新来的胡梦儿。”说着,转过身来。这时,她才看清,跨骑在关长林志强大腿上的女人原来是刚才接待过自己的那个人事处的漂亮女处长。此时,她刚刚从关长的大腿上下来,一边整理着几乎翻到了部的裙摆,一边脸色红地冲着胡梦儿极其不自然地笑了笑。

  看到英姿飒的胡梦儿,林志强立刻感到眼前一亮。他站起身来,一边整理着有些凌乱的制服,一边笑着说道:“不愧是胡家的人,果然名不虚传,这么漂亮动人!”

  “哼”听到关长林志强赤地夸赞胡梦儿,刚刚从他大腿上下来的那位女处长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她虽然有些妒忌,但是心里头也不免暗自赞叹胡梦儿确实有着一股超凡脱俗的美。

  听到女处长的哼声,林志强笑了笑,招呼她道:“芙蓉,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还没等林志强介绍胡梦儿,付芙蓉抢先说道:“不用介绍了,我们已经见过面了。”说着,走到胡梦儿跟前伸出手来与她握在了一起,自我介绍道:“我叫付芙蓉,以后叫我付姐就行了。”胡梦儿马上乖巧地叫了声“付姐”付芙蓉马上笑逐颜开,拉着她的手聊了起来,把林志强晾在了一旁。

  “嗯、嗯”林志强一看眼前的两个漂亮女人旁若无人地聊了起来,清了清嗓子提醒二人。胡梦儿一听连忙住嘴,并示意付芙蓉冷落了林志强。付芙蓉无所顾忌地撇嘴道:“没事,就让他好好欣赏欣赏你这个大美女吧,一会儿哈喇子就出来了。”嘴上虽然这么说,眼睛却还是看向了林志强。

  林志强笑了笑,说道:“我的付大处长,你别只顾着吃醋,知道小胡的来历吗?”见付芙蓉疑问地转头看向胡梦儿,接着说道:“小胡的爷爷跟老爷子是有着几十年过命的老情,她调到咱们海关来,还是老爷子亲自过问的呢。”

  听了林志强的话,付芙蓉立刻正经起来,对胡梦儿另眼相看了。其实,胡梦儿来报到的时候,在付芙蓉的心里一直以为胡梦儿是林志强故意从哪儿调到身边供自己玩的情人或者是情人的女儿一类的,刚才林志强要给她介绍的时候她也没往心里去,没想到胡梦儿居然是老爷子亲自过问调来的,所以她马上收回心神不敢掉以轻心,开始认真对待了。

  看到付芙蓉一脸的正经,林志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芙蓉,你不用那么正经,小胡虽然是老爷子亲自调来的,但是她毕竟是咱们海关的人,还得归你这人事处的付大处长管呐。”

  付芙蓉一撇嘴,接口道:“哪儿归我管呐,她是你这大关长亲自安排到秘书处的,归你那”心肝“女儿林大处长管才是呐。”说到这时,语气里面是酸溜溜的味道。

  听了付芙蓉是酸溜溜语气的话,林志强笑道:“你们俩一样都是我的”心肝“,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是吃蔚然的醋啊?当着小胡的面,也不怕人家外人笑话。”

  还没等付芙蓉说话,已经大致明白了付芙蓉和秘书处林蔚然处长与关长林志强暧昧关系的胡梦儿乖巧地开口说道:“没事,以后付姐和林处长都是我的姐姐,如果你们不嫌弃,就把我当成你们的妹妹好啦。”实际上,此时胡梦儿只是大致了解了关长林志强与这二个漂亮女人的关系非常暧昧,却并不知道付芙蓉是林志强的儿媳妇,而林蔚然则是林志强女儿的这一深层的特殊关系。

  听了胡梦儿的话,付芙蓉的心里立刻对她充了亲近感。于是,付芙蓉马上一把搂过胡梦儿,亲切地说道:“小胡妹妹,好妹妹,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好妹妹,以后看咱们海关谁敢欺负你。谁敢欺负你,你就告诉姐姐,看我怎么收拾他。”

  后面这个“他”字说得一语双关。她冲林志强瞪了一眼,又暧昧地挤了挤眼睛。

  听到付芙蓉一语双关的话,再加上她暧昧的表情,林志强忍不住一把把她揽进怀里,另一只手摸上了她把制服高高顶起的。付芙蓉则顺势靠紧了林志强的身体,连同胡梦儿一并拉进了他的怀里,感的红故意凑到了他的脸上,嘴中轻声嗲气地说道:“关长…小胡还在呢,你怎么就摸人家的房呀?”

  胡梦儿的身体被付芙蓉搂着一起拉进了林志强的怀里,脸上立刻泛起了红

  她知趣地轻轻从林志强的怀里挣了出来,转身离开了。回到秘书处,王副处长告诉她说林蔚然处长代等她回来后让她到处长办公室去,胡梦儿又来到了处长办公室。

  看到胡梦儿脸色红地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林蔚然心里早已是雪亮,她故意装作糊涂地问道:“小胡,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

  听林蔚然这么一问,胡梦儿的脸更加涨红起来,嘴中虽然嗫嚅着,但是却什么也没说。林蔚然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她试探地问道:“小胡呀,刚才到关长办公室看到了什么吗?”胡梦儿脸红红地低下了头,嘴中却说道:“没…没看见什么,什么也没看见。”

  听到胡梦儿的回答,林蔚然满意地轻轻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走到她身旁,把她拉到自己的身前,语重心长地说道:“小胡呀,我知道你是关长亲自调到咱们海关的,这里的厉害关系我想我不说你也知道。刚才你的回答我很满意,希望你不要辜负关长以及大家对你的期望。”

  听了林蔚然的话,胡梦儿立刻心领神会地说道:“处长你放心,我知道我应该怎样做,绝不会让你和大家失望的。”

  林蔚然满意地拉着胡梦儿的手说道:“小胡呀,以后你不用叫我处长,叫我然姐就行。”胡梦儿立刻乖巧地叫道:“然姐。”

  “唉…”林蔚然愉快地答应了一声,然后低了声音嘱咐道:“小胡呀,关长与芙蓉的事情我想你已经都看见了,我跟你说这些,我想你也应该能够想到我跟他们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希望你应该知道怎样做的。”见胡梦儿点头,她又笑嘻嘻地说道:“要不,你也加入我们?”

  胡梦儿没有说什么,只是把头低得更低了。林蔚然立刻明白了胡梦儿低头不说话,这也是一种默认,于是她兴奋地拉着胡梦儿的手,也不管她愿不愿意,一边向外走,一边嘴中说道:“走,咱俩也到他们那去。”

  来到林志强办公室门口,见门是关着的,林蔚然笑了笑嘴中低声嘀咕道:“还不错,还知道把门关上。”胡梦儿接口道:“门是我关上的,我离开的时候怕被别人看到,所以把门从外面反锁了。”

  听了胡梦儿的话,林蔚然对她更加满意了,称赞道:“好,好样的!你这个小妹妹还是蛮可爱的!”说着,她从制服兜里掏出了一串钥匙,挑出了一枚进了钥匙孔将门轻轻地打开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办公室,落在后面的胡梦儿进门后马上又随手把门锁上了。当她锁好门转身抬起头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情景,立刻让她血脉张起来。

  只见付芙蓉正双手扶着办公桌的边缘,低垂着头,披散的长发不停地甩动着,制服衬衫大敞着怀,两颗罩外的大房随着身体的摆动摇着,藏蓝色的制服裙裙摆提到了际,水粉的蕾丝丁字内挂在一条跨在办公桌沿上的白皙大腿的脚踝上,丰雪白的大股高高地撅着,一条黑的大巴伴随着付芙蓉低低的呻声不断地在她撅起的大白股后面出没着。

  这一放的情景让林蔚然也热血沸腾起来,她几步来到他们身边,肆无忌惮地在林志强子外面的股上拍了一巴掌,嘴中说道:“你这不要脸的公媳俩,大白天地竟然就在办公室里来啦!”说着,一伸手将自己的制服裙摆也提到了际,出了裙底根本没穿内的下体,挨到付芙蓉的身边与她一样的姿势手扶办公桌沿并排撅起了雪白的大股,说道:“爸爸,刚才你的巴都顶到女儿的边上了,却让嫂子给搅和了。来,现在该你来女儿的了。”

  其实,本来林蔚然在林志强的办公室也是这样撅着雪白的股,紫红色的丁字内刚刚被林志强了下来,硬的大巴都已经抵到了她的上。就在林志强将自己的大巴顶进林蔚然的中的时候,付芙蓉突然跑来报告说胡梦儿报到来了,林志强无奈地停下了动作,在林蔚然的股上拍了一巴掌,说道:“蔚然,你赶快过去安排一下胡梦儿,她可是老爷子亲自安排的人,不能怠慢了。”

  林蔚然无奈,虽然自己完全被吊在了半空之中,但是林志强已经把事情代的很清楚了,自己必须得马上去办。这才有胡梦儿刚见到林蔚然时,她那脸红头发的情形。

  一看林蔚然挨着付芙蓉也撅起了雪白的大股,林志强立刻从付芙蓉的中拔出了巴,扒开林蔚然的大腿,着沾了付芙蓉水的大巴一下就进了林蔚然那早已是水泛滥的中,并快速凶猛地送起来。

  “…爸爸…爸爸…你得女儿好啊…”林蔚然可不像付芙蓉一样轻声呻,她则是放纵的大声唱起来,还不断扭动着肥白的大股,配合着林志强的大巴在自己中的动。

  正忘情地享受着的付芙蓉,迷糊糊之间忽然发觉巴从自己的中拔了出去,她睁眼扭头一看,原来是林蔚然也加入了进来。此时的付芙蓉也是完全被吊到了半空之中,她索蹲下身来钻进林志强和林蔚然的下,张开嘴巴往两个人器官的结合部吻了上去。林志强的大巴在林蔚然的中进进出出带出来的水立刻飞溅到了付芙蓉的脸上和边,她都用舌头一一地进了嘴里面。

  看到付芙蓉钻到了自己下,林志强忽生灵感,将他的巴从林蔚然的出再进付芙蓉的嘴里,然后再从付芙蓉的嘴里出再进林蔚然的中,这样的中——嘴里——中——嘴里,林志强的巴忙得不亦乐乎。

  很快,林志强了。之后,他把在林蔚然的中的巴拔出来又进了下的付芙蓉张开的嘴里。尽管巴上是林志强的和林蔚然水的混合物,付芙蓉仍然是毫不犹豫地含进嘴里,并贪婪地起来。

  此时再看林蔚然,上身制服衬衫敞开着,一对实的房袒着,裙摆提到了际,下身光着股,被得整个人都几乎趴在了办公桌上动弹不了了,白花花的顺着大腿了下来,滴落到了地板之上。

  而付芙蓉继续蹲在林志强的下,含着他的着,一只手在自己丰房上捏着,另一只手则在自己呈倒三角状的纷纷浓密间抠挖着。

  静静地站在一旁观看的胡梦儿现在几乎傻了眼,此时她听了林蔚然的话,才猛然想起付芙蓉说的“”心肝“女儿”是怎么回事,再联想到林蔚然称呼付芙蓉嫂子,在她的意识里立刻浮现出了自己的父亲老公自己时的情景,那种自己的被父亲的的感觉,以及耳中回响着的巴在中、嘴里的水渍声、体撞击的啪啪声、两个女人此起彼伏的声呻,并伴随着男人重的息之声,让她再也经受不住刺了,她只感到自己热血沸腾,浑身燥热,情不自地也向林志强靠了过去。

  正在兴头上的林志强见胡梦儿脸红耳赤地靠了过来,他也顾不得自己的巴还含在下儿媳妇付芙蓉的嘴中,毫不客气地一把把靠近自己的胡梦儿抱起来,转身就把她并排与趴在办公桌上息的女儿林蔚然放在了一起。只不过,林蔚然是趴在办公桌上,而胡梦儿则是仰面躺在办公桌上。

  此时的林志强,巴含在下的付芙蓉嘴里,两只手则分别摸上了胡梦儿丰翘的股。他一点一点地解开了胡梦儿的制服上衣扣子,推开罩,出了两颗微微颤抖着的白皙房。接着,他一边低下头含住那渐渐变大变硬的头,一边将她的制服裙解开并顺势了下来,十分醒目的粉红色丁字内立刻展现了出来。

  林志强一低头,张嘴叼住了丁字的拌带,轻轻用力将细细的拌带勒进了胡梦儿柳叶形的外之中。丁字拌带勒进外刮碰蒂,刺得胡梦儿不住嘴中发出了阵阵的呻之声。

  听着胡梦儿煽情的呻,林志强松开叼着的丁字拌带,伸出舌头扒开她的大小,用舌尖在她的蒂上轻轻地了一会儿,并不时地用牙齿轻咬几下。

  此时的胡梦儿再也忍受不住了刺,浑身开始哆嗦起来,娇美的躯体在宽大的办公桌上不停地扭动起来。

  了一会,林志强站起身来,将胡梦儿的双腿向两侧分开劈得大大的,双手架着她的膝弯,把两条劈开的白皙大腿向上曲起,用手指把勒进外之中的丁字拌带拉的大腿部,把巴从付芙蓉的嘴中出,顶到胡梦儿的部,腹一用力,硕大的巴一下子就进了胡梦儿早已是水泛滥的中,并快速地动起来。胡梦儿立刻也跟林蔚然一样叫起来“啊哦……爸爸…啊…爸爸…你得女儿好啊…”胡梦儿的叫声让瘫软在办公桌上的林蔚然缓过了神来,她抬起头来,转头看了一眼正在着胡梦儿的父亲林志强,并送给了他一个甜美的笑脸,然后上身趴在了胡梦儿的身上,张开嘴吻上了胡梦儿的嘴,两张感的红亲吻在了一起。

  公公的大巴从自己的嘴中了出去又进了胡梦儿的中,付芙蓉吧嗒吧嗒嘴,站起身来,来到了公公林志强的身后,双手托住他的股帮助他摇动起来…那一天,在林志强的关长办公室里,胡梦儿有意无意地就这么象林蔚然跟她说的“加入我们”之中,加入了林志强和付芙蓉、林蔚然这公媳、父女之中,为后来被派到下级海关担任关长奠定了基础。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幸福家庭   下一章 ( → )
陈皮皮的斗争云雨纷纷女儿的奶水雪白的屁股妈妈的爱与哀私生女伊怜颠倒奇缘女子医院的男被同学包养的我妻如奴奇缘四部曲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迎接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幸福家庭》第17章及幸福家庭最新章节第17章在线阅读,《幸福家庭(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幸福家庭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