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家庭》第26章及《幸福家庭》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热门小说 > 幸福家庭  作者:迎接 书号:14303  时间:2017/5/2  字数:14862 
上一章   第26章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移民澳洲之前,胡家人来了很久都没有家人这么全的家族聚会,自然要好好热闹一番。

  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的胡文化已是耄耋之年,对也是越来越淡了,成为了一个子女尊敬、儿孙爱戴的慈祥老人,看着膝下的孩子们在自己的眼前嬉戏玩耍,脸上都会出开心的微笑,有时也会表现出一些羡的情绪,渐渐地由一个参与者变成了旁观者。

  晚餐完全由见多识广的胡梦儿张罗的,她仿效西方文明搞的是冷餐会,美其名曰今后大家都要移民到澳洲,应该提前体验一下洋人的生活。胡梦儿带着与儿子胡戈年龄相仿的妹妹胡卉儿,还有与自己同母异父的既是叔叔又是弟弟的胡革新,三个人一边说笑着一边准备着令人期待的家庭party,她拿了一些葡萄酒、饮料、点心和水果正在往巨大的餐桌上摆放,葡萄酒是她去法国波尔多考察的时候带回来的,水果都是正宗原产于台湾的水果。

  今天,胡梦儿穿了一件白色带小碎花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到第二粒,衬衫里没有戴罩,刚好把她丰房的了出来。她的下身是一件紧身短裙,裙摆刚好及膝,腿上没有穿丝袜,一双白生生的腿着,白的脚上蹬的是白色的水晶高跟凉鞋。

  当胡梦儿弯的时候,短裙的下摆提到了股沟处,裙底青光随之了出来,因为没有穿内,双腿间的也就暴无遗了。正在跟着胡梦儿忙乎的胡革新此时正好来到她的股后面,一转头,无意中让他看了个,胡梦儿光洁无下风光尽展眼底,波光粼粼的一片都让看了个清清楚楚,巴不由得就硬了起来,将裆顶起了个大包。

  望着胡梦儿这个既是自己姐姐又是侄女裙底出的私处,胡革新的两眼立刻发直呆呆地直咽唾沫。这时,旁边的胡卉儿注意到了胡革新失态的样子,顺着胡革新的眼光看去,只见姐姐胡梦儿的裙底风光一览无遗,她的脸立刻涨红,血沸腾,全身热起来。

  此时,胡梦儿已经发现了自己这个同母异父既是叔叔又是弟弟的胡革新正在偷看自己的裙底风光,但是她却没有避开他的目光,反而装作像没事人一样故意将双腿劈得更开了一些,撅着的地扭动了一下,使裙摆又向上提了提,把光溜溜的股几乎整个都了出来。她用眼角瞟了一眼跟自己儿子胡戈年龄相仿的胡革新,只见他喉结滚动,口水直咽,两眼直勾勾地盯视着自己的裙底。

  看到胡革新高高支起的裆,一旁的胡卉儿也不住兴奋起来,下身情不自起来。她的双腿下意识地开始张张合合扭动起来,手摸向了自己的下体。

  她的手伸进短裙里,手指开始在自己润的上磨擦起来,不一会儿,她的中就分泌出了大量的水,顺着她的大腿了下来,这时胡梦儿才注意,原来胡卉儿的裙底也是真空的,根本没穿内

  胡卉儿的手指在自己的下体上快速地摩擦着,她不停地着自己的蒂,嘴中情不自地呻出了声音“啊…嗯…哦…”胡卉儿的一只手摩擦着自己的蒂,另一只手的一手指伸进了自己的着“吱吱”的水声也立刻传了出来。似乎还不过瘾,胡卉儿又伸出两手指,中指和食指进了自己濡的中,快速地起来。不一会儿,就听到她旁若无人地大声叫起来“哦…啊…呵哈啊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嗯…嗯…啊…”接着,就见她的身体颤抖着,大量的温热了出来,溅得手上、腿上,到处都是…看到小妹妹胡卉儿手吹的场景,胡梦儿的内心不漾起来,体内一股火苗升腾而起,下腹就跟着涌动,中一阵燥热,就有热热的体从中顺着大腿了下来。

  小妹妹胡卉儿吹的场景,再加上发现自己这个同母异父既是叔叔又是弟弟的胡革新正在偷看自己的裙底风光的刺,胡梦儿索把自己的股搭在了餐桌沿上,身子软软地靠在巨大的餐桌上,一只手轻轻地掀起短裙的下摆,慢慢地来到光滑无的下体,手指直到达水淋漓的口。她背向餐桌,抬起一条大腿把脚蹬在了餐桌沿上,把整个下体全部展现了出来,表演般地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捏住自己肥厚的轻轻拉开,左手的三个手指依次了进去,并由慢而快地戳搅动起来,不一会儿,她的出了大量的

  随着胡梦儿手指自己的速度越来越快,她的嘴中发出了人的呻之声“啊哦…啊…天啊……喔…死了…来了…啊…”接着,就见胡梦儿的身体搐,肥里的如山洪爆发般地而来,蹬在餐桌沿上的大腿也随之抖动起来,肥白的打股随着身体的搐而扭动着,一阵猛烈的颤抖之后,一股从她的中狂而出,将下蹬着的餐桌台布了一大片。胡梦儿在胡革新和胡卉儿面前把自己吹了。

  经过一阵狂涛后,胡梦儿支撑身体的那条腿软了下来,顺着餐桌坐到了地上,上身无力地靠在餐桌腿上,闭着眼睛,手却还在轻柔地玩着自己的蒂,享受吹之后的余韵。

  正在胡梦儿倚着餐桌坐在了地上息的时候,家里的其他女人胡可人和继母李开心也来了。看到眼前的场景“母女”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住也情意溢然起来。

  李开心故意装傻,问胡可人道:“姐,你女儿梦儿带着我女儿卉儿还有你儿子革新说是准备冷餐,怎么成这样了?”

  胡可人笑道:“妈,这你还看不出来呀!”

  李开心道:“姐,你女儿梦儿不是说,她带着我女儿卉儿,还有你儿子革新一起准备冷餐吗?冷餐原来这么准备呀!要知道这样准备,我也来好了!”

  胡可人笑道:“妈,咱们”母女俩“的女儿梦儿和卉儿抠,表演给我儿子革新看,不是好的吗!咱们母女俩既然来了,看起来也得表演点什么给我儿子革新看啊!”“不就是抠吗,我的,你儿子过了,在他面前表演一下抠,有什么了不起的!”

  李开心不在乎地说道。

  胡可人笑道:“妈,你可说好了呀,一会儿,咱们娘俩就表演表演给小辈们看看?”

  李开心说道:“姐,你儿子革新在这,那你干脆让你儿子革新你的表演给大家看得了。”

  胡可人笑着附和道:“好啊!”嘴上边说着,胡可人边向餐桌走去。当她走近儿子胡革新身边的时候,轻声说道:“嗨!儿子,妈妈来了…啊哦…”还没等胡可人的话声落下,看了半天胡梦儿和胡卉儿在自己面前抠表演的胡革新,他的大巴早已是暴涨大得快要爆炸了,见母亲胡可人来了,就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一伸手就把母亲胡可人拉了过来,按在了餐桌上。

  胡可人上身被儿子胡革新轻轻地按着趴在餐桌上,两颗硕大的房紧紧地贴在桌面上,股立刻善解人意地高高地撅了起来,任由儿子胡革新把自己的裙子掀了起来,把她裙底真空没有穿内的雪白了出来。

  此时,尚未妥当的冷餐会现场已是一片,胡梦儿和胡卉儿姐妹俩双腿都大开着歪倒在餐桌前的草地上。李开心爱怜地来到姐妹俩的身边,蹲下身子,伸出双手在女儿胡卉儿和胡梦儿水横一片狼藉的部轻轻地抚摸着,说道:“梦儿、卉儿,快起来看革新她妈妈。”

  听了李开心的话,胡梦儿和胡卉儿睁开眼睛向餐桌看去,只见胡革新正手握着自己大的巴从母亲胡可人的股后面向母亲的入,同时听见从胡可人的嘴中发出的陶醉的叫“啊哦…”看到这一场景,胡梦儿和胡卉儿立刻来了精神,姐妹俩靠上了李开心的身体,想要一起欣赏胡革新是如何用他的大自己母亲胡可人的

  见这姐妹俩靠在自己身上,精神头十足地一同欣赏胡革新他的母亲胡可人,李开心笑着说:“刚才你们姐妹俩还瘫软在草地上,怎么见了革新要他妈妈,你们姐妹俩就又来劲了!”

  一听李开心这么问,胡梦儿和胡卉儿姐妹俩一脸的不以为然。胡卉儿说道:“妈妈,还说我们呢,难道你不想看革新用他的大他妈妈呀!”

  说着,转头对胡梦儿说道:“姐姐,恐怕我妈妈现在心里想的是趴在那挨的不是你妈妈,而是自己就好喽!嘻嘻…还笑人家呢!”

  说罢,姐妹俩调皮地笑了起来。

  被女儿胡卉儿和胡梦儿笑,李开心的脸不住羞得一红,难为情地说道:“瞎说,我哪儿想趴在那儿挨了!”

  李开心嘴上不承认,但是她说的话就已经暴出了她的心里活动。

  胡卉儿说道:“什么我瞎说呀,妈妈,你的话就已经暴了你的内心世界了。”

  说着,对胡梦儿说道:“姐姐,不信就你摸摸我妈妈的,看看她的水是不是早已是泛滥成灾了!”

  听了女儿胡卉儿的话,李开心尴尬地说道:“你这死丫头,竟敢没大没小的,看我不打你的股!”

  说着,抬起手来作势要在女儿胡卉儿的股拍下去。

  看到李开心要打胡卉儿的股,在她身边的胡梦儿一伸手拉住了李开心正要打到胡卉儿股是手掌,另一只手也来帮忙的时候无意间则正好隔着衣服抓上了李开心丰房。李开心的房被胡梦儿抓个正着,身子本能地扭动了起来,她这一扭动身子,丰的的房在胡梦儿的掌中跳跃舞动起来。胡梦儿的手索在李开心的房上捏抓起来,嘴中夸张地大声说道:“哇…卉儿妹妹,快看呐,你妈妈的子好大呀!是不是因为家里的男人天天吃的原因啊!”李开心的房被胡梦儿抓得浑身瘫软,中情不自地也出了水,她的身子靠在餐桌上瘫软得动弹不了,但是嘴中却还不忘挑衅“是呀,我的子这么大,就是家里的男人天天吃的结果,你有能耐也让你爸爸和你儿子天天吃你的子呀!”

  胡梦儿一听李开心充挑衅般的话语,笑着说道:“我爸爸和我儿子当然天天吃我的子呀,但是现在我们姐妹俩先吃你的子的再说!”

  说着,招呼胡卉儿“卉儿妹妹,来,咱们姐妹俩一人一个,一起吃你妈妈的子!”

  胡梦儿一边说着,一边动手解着李开心的裙子,三下五除二就把没有在裙子里穿任何东西的李开心给扒了个光。

  把李开心扒光后,胡梦儿捧起李开心的一颗硕大的房,趴在她的怀里,张开嘴巴就把李开心那如同葡萄般大小呈紫红色的头含进了嘴里。

  一旁的胡卉儿一看姐姐胡梦儿将母亲李开心的头含进了嘴中,她也不客气,捧起母亲李开心的另一颗硕大的房,张开嘴巴就把头含进了嘴里。

  自己的两颗大子被女儿胡卉儿和胡梦儿含进了嘴里吃起来,李开心的中立刻一紧,她感到有大量的水从自己的中汹涌而出,将身下草地上的草叶珠点点。她伸出胳膊搂着姐妹俩的脖子,笑道:“你们姐妹俩干嘛呀?家里有那么多男人,你们的子不让他们吃,干嘛吃起我的来了?”

  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是李开心的的胳膊仍然一边一个搂着姐妹俩的脖子却没有松开的意思。

  胡卉儿一只手在母亲李开心硕大的房上配合着自己的嘴巴捏着,另一只手则滑到了母亲的部,当她的手摸到母亲下体的时候,她的嘴巴猛然离开了母亲的房,嘴中夸张地大声对胡梦儿说道:“噢…姐姐,你快看啊,嘻嘻…我妈妈的淌了好多的水呀!连草地都了!”

  听到女儿胡卉儿夸张地叫声,李开心难为情地说道:“死丫头,你鬼叫什么呀,淌水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来,让妈妈看你的!”

  说着,李开心不依地松开搂着女儿胡卉儿脖子的手,把手伸到了女儿胡卉儿两腿之间,在女儿胡卉儿的上摸了一把,然后也学着女儿胡卉儿的腔调,夸张地大声嚷嚷道:“哎呀…我女儿的淌了好多的水呀!呵呵…还有脸说妈妈呢,你看你的,不是也淋淋的吗!”

  就在李开心与女儿胡卉儿母女俩互相取笑的时候,一旁的胡梦儿则把中指和食指轻轻地进了李开心水泛滥的肥里搅动着,同时把大拇指按在李开心凸起的蒂上起来。

  经过胡梦儿和胡卉儿姐妹俩的,李开心只能大张着双腿,身子瘫软地斜靠在餐桌腿上,一股股水顺着肥到了草地上,嘴中气吁吁了。

  蒂是女人最感的地带,李开心的全身如触电般地酥、麻、酸、起来,这种五味俱全的美妙的滋味,叫她难以用语言形容,她只有连忙用颤抖的手握住胡梦儿在自己核上捏的手,嘴中呻着说道:“梦儿!死了…我…不行了…你可把妈……你…害死……了…哦…完了…”

  嘴中虽然娇哼着“不行了”但是李开心却仍然摆动着肥大的股,情不自地往上送着,配合胡梦儿的手指在她凸起的蒂上捏和泥泞不堪的肥中抠挖,嘴中不住呻着“哎呀…死了…丫头…你…你得我…我…死了…”

  李开心里的水源源不断地向外涌着,胡梦儿的大拇指停止了在李开心蒂上的捏,她把大拇指和无名指、小拇指也与食指和中指一起在李开心大量水的润滑下,五手指并拢,逐渐地向李开心的,想把五手指全部进李开心的中。

  随着胡梦儿的五手指并拢向自己入的动作,李开心的身体也配合地随之扭动、痉挛、颤抖、颠簸着,紫红色的蒂如同一颗的花生米般起着,咽喉里发出了泣鬼神般的“呵呵”之声。

  “啊哦…”蓦的,李开心的股凌空向前一耸,接着在嘴中发出一声长长的呻之后,股又重重跌回到了草地上,再也不动了。借着李开心股的一耸和水的润滑作用,胡梦儿的五并拢的手指全部滑进了李开心的肥之中,一股粘稠滚烫的立刻从胡梦儿的五手指和李开心肥隙之间了出来,溅得胡梦儿外面的手掌上是粘稠的

  看到姐姐胡梦儿手掌上是母亲李开心淋漓的水,胡卉儿附在母亲李开心的耳边轻声说道:“妈妈,你中的水好多啊!你看看,姐姐的手掌上都给你的了!”

  听了女儿胡卉儿的话,李开心的脸上又是一红,有气无力地说道:“死丫头!都是你们姐妹俩害得妈妈了这么多水,现在…又来…又来取笑妈妈…你还不…还不快…”

  还没等李开心的话说完,胡卉儿笑着说道:“妈妈,小的时候,我记得你经常让我把手握成拳头进你的里,现在你的这个肥姐姐的手掌不进去,也不知道我的手还能不能进去了?妈妈,你让我试一试,怎么样?”

  李开心一听女儿胡卉儿的话,中一紧,就感觉又有大量的水从里涌了出来,嘴中笑骂道:“死丫头,你小的时候手小,拳头自然也小,当然能够进妈妈的里,现在你长大了,手也大了,妈妈的可没有再长大,怎么能够得进去呢!”

  李开心嫁入胡家完全是因为她怀上了胡文化的孩子,在被无奈的情况下,胡胜利毅然代父受过,以他的名义把李开心娶进了家门,让胡家躲过了一劫。进了胡家之后,李开心先后生了一儿一女,先是奉子与胡胜利成婚为胡文化生了儿子胡和平,后来又为儿子胡和平生了女儿胡卉儿。

  这些年,胡家几经辗转了多个地方终于可以把家庭人际关系名正言顺地向世人展示出来,李开心也最终得以以胡文化老婆的身份示人,成为家庭的主母。

  李开心以胡胜利媳妇的名义刚嫁入胡家的时候,身边有胡文化和胡胜利父子来足自己,她的望渐渐地被这父子俩开发得越来越大,到了胡卉儿出生以后,她那被完全开发出来的已经是一刻也离不开男人的巴了。

  每当家里的男人不在,而李开心的又亟需男人的大巴止的时候,她就会自己想一切办法来足自己,什么黄瓜、茄子、胡萝卜,她都用过来为自己空虚的。在胡卉儿刚刚只有五、六岁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李开心带着牙牙学语的胡卉儿在厨房准备晚餐,当她一丝不挂地系好围裙,在洗菜盆里拿起一黄瓜想要冲洗做菜的时候,中立刻条件反般地起来,水从她的中涌出,顺着她的大腿了下来。李开心就象通常一样,匆匆把黄瓜洗净,一手拿着黄瓜,一手掀起围裙的下摆,劈开双腿,将黄瓜进了自己水淋漓的中。

  李开心的中夹着只出一小段的黄瓜,继续忙乎着晚餐,并没有在意跟在自己身边的女儿胡卉儿。当李开心在橱柜旁弓着、撅着股收拾晚餐的时候,在她身边搂着她的大腿玩耍的胡卉儿发现了夹在母亲李开心双腿之间的出的那一小段黄瓜,她好奇地伸出小手向在母亲李开心外面的那一小段黄瓜抓去。

  正在一边享受着中异物给自己带来的舒,一边忙乎着晚餐的李开心,突然被女儿胡卉儿的小手抓在了凸起的蒂上,她的身体一哆嗦,中下意识地一用紧,沾的黄瓜立刻从她的中滑了出来,掉到了地上,打在了自己的脚面上。

  正当李开心感到中一空,心向向沉的时候,女儿胡卉儿抓在自己蒂上的小手却顺势滑进了自己尚未闭合的中,把她刚刚空虚的水淋漓的又给充实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让李开心如获至宝,她立刻夹紧双腿,把女儿无意间伸进自己中的小手,紧紧地夹住、住,生怕一不留神,女儿胡卉儿的小手再从自己的中溜走。

  这意外的惊喜,让李开心欣喜若狂,从此以后,女儿胡卉儿的那两个小手就成为了李开心的中之“物”每当的时候,她就哄女儿胡卉儿把小手伸进自己的中为自己解,就如同两与胡文化、胡和平父子巴一样的儿臂,让自己爱不释手。尤其是,女儿胡卉儿的这两巴一样的儿臂,常常是伸进自己的中之后,小手还会在自己的中抓挠、转动,给李开心带来的更是无尽的快乐。

  每当胡卉儿的小手在母亲李开心的中不安分抓挠她的子口时,她的中就会感到象有无数的蚂蚁在爬,让她的望如同过山车一样,一忽儿升腾,一忽儿降落,罢不能,休不止,直到自己水长疲力竭为止…听了母亲李开心的话,胡卉儿跃跃试了,她不依不饶地说道:“妈妈,就让女儿试一试吗!”

  嘴上说着,胡卉儿的手却已经摸到了母亲李开心的间。

  李开心嘴上虽然怀疑女儿胡卉儿的手是否能够进自己的中,但是心里却是升起了想试一试的心思,所以当女儿胡卉儿的手摸到自己的间的时候,她还是下意识地把自己的双腿尽量地劈开张大,好方便女儿胡卉儿的手往自己的进。

  看到李开心嘴上虽然说着胡卉儿的手不进自己的中,但是身子却做出了跃跃试的姿势,胡梦儿善解人意地把在李开心中的五手指了出来,给妹妹胡卉儿让出来。

  胡卉儿的双手摸到了母亲李开心泥泞不堪的肥,轻轻地用手指捏住向两边拉开,然后她先是用一手指头中,接着是两、三手指,当胡卉儿用四手指头中的时候,李开心的身体开始扭动起来,嘴里也发出了压抑的哼叫之声“啊哦…”李开心的肥虽然生产过儿子胡和平,又与儿子胡和平生了女儿胡卉儿两个孩子,的伸缩力也还很大,但是毕竟现在女儿胡卉儿的手掌已经不是当年小孩子那般小了,要想把女儿胡卉儿现在的手掌整个再中,无论如何都是非常困难的了。

  胡卉儿想起当年很小的时候,自己的小拳头、小胳膊进母亲李开心中的情景,试一试自己现在的手掌还能不能进母亲的中的童心又起,她将五指拼拢缩到最小,借着母亲出的大量水的润滑,慢慢地往母亲的去。

  女儿胡卉儿的手掌往自己的着,李开心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女儿胡卉儿小的时候,用她的小拳头、小胳膊进自己中的情景,期望女儿胡卉儿的手掌还能够像小的时候那样进自己的中的心情,让李开心真的想跃跃试,她的双腿顺其自然地劈开,尽量地劈开再劈开。

  借着母亲李开心出的大量水的润滑,胡卉儿的手掌一点一点地向母亲的进,渐渐地,胡卉儿的手掌再也无法前进了。于是,胡卉儿尽量将自己的五指拼拢把手掌缩得尽可能小一点儿,把手指轻轻地弯起来,用五指的关节慢慢地将母亲的撑开撑大。

  此时的李开心也感觉到了女儿胡卉儿的手掌要想进自己的中是非常困难的了,她的手也忍不住伸过来配合女儿胡卉儿,用手指捏住自己的肥厚向外拉扯,把自己的肥掰得尽可能地开一些,期望女儿胡卉儿的手掌能够顺利地进自己的中。

  在母亲李开心的帮助下,胡卉儿的手掌五指拼拢握成锥状,硬是有大半个进了母亲李开心的中。开始的时候,李开心还劲十足地唱着,现在就只剩下大张着嘴息的份了,捏着自己掰着肥的手下意识地在被女儿胡卉儿的手掌撑开撑大的沿上轻轻地摩挲着,用以缓解自己肥痛。

  看着胡卉儿用手抠着她母亲李开心的肥,大半个手掌都几乎将要了进去,胡梦儿情不自地松开了叼在自己嘴中的李开心的头,也好奇地转过身来爬到了胡卉儿身体的另一边,劈开双腿,用双手手指捏住自己的两片肥厚的,把她早已水淋漓的肥展现在了胡卉儿的面前。

  胡卉儿一见,立刻明白了姐姐胡梦儿希望自己做什么,于是她把另一只手的手指也握成锥状,向胡梦儿的去。当胡卉儿的手刚刚触到胡梦儿的口,尚未进她的中之时,胡梦儿的嘴里就夸张地发出了叫“啊哦…好妹妹…好卉儿…快…快把你的手…进姐姐的里……姐姐好…好…”

  “啊…好涨…卉儿…妈妈的…好涨…好…好舒服…啊哦…”听到胡梦儿叫之声,另一边的李开心也随之声地哼唱起来。

  胡卉儿的两只手分别在母亲李开心和姐姐胡梦儿的中,一只手进了大半,另一只手只进了一小部分,但是李开心和胡梦儿两个人却是叫起来“啊哦…死了…”

  听到母亲李开心和姐姐胡梦儿两个人夸张地叫,胡卉儿加大了两只手的、抠挖力道,她把在母亲李开心中的并拢在一起的五手指尖触顶在母亲李开心的子颈上抓挠,李开心只感到全身一阵颤抖,道壁一阵紧缩,就有一股热呼呼水又从子了出来,从胡卉儿的手掌与李开心隙之处直冲而出。

  随之,就听到李开心的大声叫“啊哦…丫头…妈妈…妈妈好…好…好…啊…”“啊哦…”母亲李开心的叫之声,刺得胡卉儿突然一用力,把另一只并拢成锥状的在姐姐胡梦儿中的五手指也几乎进了大半,撑涨得胡梦儿也声大叫起来。

  李开心和胡梦儿的中分别着胡卉儿的两只手,两个人快地大声叫着,她们的身体扭动着、动着,尽量不让胡卉儿的手从自己的出,肥大的包在锥状的手上,随着两人身体的扭动、撅而不停地翻缩着,一股股的水顺着手掌与肥隙从中向外着。

  渐渐地,李开心的身体开始不住地打着哆嗦,嘴中娇吁吁“卉儿…妈妈…不…不行了…妈妈…要了…”

  嘴中说着,她的双腿随之紧紧地夹住女儿胡卉儿在自己中的大半只手掌,用力地动着…蓦地,李开心的身子一阵搐,里的如注,起的双腿一软,肥大的股慢慢地垂落下来,接着全身就完全瘫软了下来,一动不动了。

  再看胡梦儿,只见她媚眼紧闭,娇吁吁,粉脸嫣红,香汗淋漓,身体随着胡卉儿中的大半个手掌的来回而一抖一抖的,两片包在手掌上的肥厚随着胡卉儿手掌的,一张一合地翻进翻出着“噗嗤、噗嗤”的水之声大作。

  胡梦儿涨红的脸不停地左摇右摆,肥大的股使劲往上着,配合着胡卉儿的手掌在自己中的、抠挖,嘴中语无伦次地叫着“啊哦…妹子…我的亲妹子…啊…姐不行了…姐的…被…被你撑破了…姐受不了…姐…了…”

  终于,胡梦儿的身体也一阵颤抖,一股水顺着胡卉儿手掌和她的涌了出来。接着就是,她的身体如同了气的皮囊,慢慢地软了下来,一动不动了。

  李开心和胡梦儿娘俩个的身体随着高的慢慢退去,渐渐地一动不动了,而两只手的大半仍然在她们两人中的胡卉儿却还没有尽兴。她意犹未尽地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胡革新仍然把他的母亲胡可人按在餐桌上,挥动着大巴从他母亲胡可人股后面继续着他的母亲却还没有结束。

  家庭聚会尚未开始,一场母子、母女、姐妹上演的靡大戏却提前开演了,那么等到家庭聚会的时候,会上演什么样大的戏码,真是让人有所期待啊!

  胡家移民澳洲后,很快就在李雪儿的帮助下顺利地将并购的BHBT公司的业务开展了起来。送走了胡家,倪红霞与胡梦儿一起开始着手策划如何利用BHBT公司的经营模式开展能源进口和电子产品、纺织品出口贸易等产业,以确保几个家族的财产最大化和家族的近亲繁衍更加平稳,达到血缘纯正。

  倪红霞在胡梦儿的帮助下,两个人使出了浑身解数,很快地就将澳洲进口能源项目的大单拿到了手中,几乎垄断了从澳洲进口能源的所有份额,企业越做越大。

  在倪红霞的家族当中,倪家和许家早已是合并为一家了,家族中的日常大事都有倪红霞来打理,老字辈的倪匡印、金梦和许还河、乐敬衣根本都不过问企业的事务,许是之更是乐得清闲,把所有事务统统交给了倪红霞,把心思完全放在了女儿许晴晴和母亲乐敬衣、丈母娘金梦的身上。

  家族的担子都担在了倪红霞的肩上,繁忙的事物几乎让她有些吃不消。而每当倪红霞忙碌了一天回到了家里,与全家人聚在一起欢喜喜地一起共进晚餐,享受这天伦之乐。

  晚餐后,倪红霞仍然如往常一样,美美地在浴缸里泡上一会儿,然后起身跨出浴缸,劈开双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体,发现有一些刚刚长出的,于是她拿了些剃须膏抹在了上,抬起一条大腿搭在浴缸上面,拿过剃须刀细心地把剃了去,片刻,她的部又是光洁无的了。

  剃完,倪红霞拿过一件白色的丝质睡袍穿在身上,在落地镜前照了照,还调皮地摆了几个靡的造型之后走出了浴室。来到客厅,倪红霞偎进沙发里,眯上眼睛准备好好享受一下这美好时光。

  这时,儿子许匿走进了客厅,来到沙发跟前坐了上去。许匿轻轻地把如同出水芙蓉一般娇柔妩媚的母亲倪红霞揽进了自己的怀里,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温存地说道:“妈妈,这两天儿子想死你了!”

  “妈妈也想你呀,儿子!”

  倪红霞也温柔地回道。

  许匿张开嘴轻轻地吻上了母亲倪红霞那润娇软的嘴,母子俩自是一番柔情密意,绵悱恻。

  不一会儿,倪红霞那刚刚剃过高高坟起的就泛起了水光,两片肥厚的微微张开着,出了中粉红的,就像一张婴儿的小嘴,开始向外汨汨着口水。

  许匿的巴很快就翘了起来,瞬间就得铁硬。他翻身骑到了母亲倪红霞的身上,分开母亲倪红霞的双腿,巴借着水的润滑“滋”的一声刺入了母亲倪红霞水淋漓的中。

  “唔…”儿子许匿那火热而壮的巴如同烧红的铁杵入了倪红霞的深处,一下子就把她的给填得的,她忍不住大声叫起来。

  倪红霞叉开双腿任由儿子许匿着他那又烫的大巴在自己的中一下一下地顶到的深处,一条白的大腿挂到了沙发沿上,不停地颤抖着。

  许匿享受着身下的母亲,享受自己嘴中母亲那灵活的舌头,享受母亲那滑腻的肌肤,享受母亲那温暖的道,享受着着身下的母亲给自己带来的快了一会儿,许匿抬起上身,把母亲倪红霞的两条大腿劈开到最大限度,一边一边欣赏起自己的巴在母亲的中进进出出的样子。在客厅灯火通明的照耀下,许匿可以清楚地欣赏到自己的巴在母亲倪红霞光洁无中进进出出,源源不断的水随着巴的进进出出而不断地大量出,顺着母亲的股沟到了沙发上。

  此时的倪红霞,双颊红,香汗淋漓,完全是一个焰高涨、泛滥的娇娘了。看着母亲这副人的模样,许匿的大巴情不自地加快了的速度。

  “啊哦…唔…呜噢…噢”倪红霞疯狂地扭动着肢,合着儿子许匿那强而有力的撞击,嘴中发出了销魂的唱之声。

  许匿抱着母亲倪红霞劈开着的双腿,股快速地前后动着,狠狠地着身下的母亲,他的小腹与母亲的间碰撞,发出了富有感的“啪啪”之声。

  许匿的特号巴在母亲倪红霞那如洪水泛滥般的中快速地进出着,每一次侵入母亲倪红霞的体内都会顶到母亲花心最深处的子口,起母亲倪红霞那深藏于体深处的最强的快

  忽然,许匿感到母亲中强力地收缩起来,一股热从她的子口涌出,到他的巴上。只见,倪红霞紧咬着下,美目微开,秀眉紧锁,全身如搐一般不停地颤抖着。

  看到母亲倪红霞达到了高,许匿又快速地动了几十下在母亲倪红霞中的大巴,然后才不情愿地把仍然硬的大巴从母亲倪红霞的了出来。

  高后的倪红霞已经是全身酥软地瘫在了沙发上,那对房随着她膛不停地起伏而颤悠悠地抖动着,两条雪白的大腿无力地劈叉着,白色的体从她刚刚被儿子许匿蹂躏过的间不停地向外着…过了一会儿,缓过劲来的倪红霞睁开眼睛,发现儿子许匿巴仍然高着站在沙发边上看着自己,面含微笑地说道:“傻儿子,看你得老高,傻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找你外婆,让外婆把你的巴搞掂了!”

  许匿用手指在自己仍然高巴上弹了一下,笑着说道:“妈妈,我想把外婆抱过来让她在她女儿面前被她外孙。 ”听了儿子许匿的话,倪红霞笑道“只要儿子你愿意,现在你就去把你外婆抱过来吧,你又不是没在妈妈面前过你外婆。”

  “好吧,那我现在就去吧外婆抱过来,在你面前外婆的。”

  许匿说道。

  “傻儿子,你还不快去,一会儿,你外婆的要是被你爸爸上了,看你咋办!”

  倪红霞鼓励儿子许匿道。

  “不会吧,也许现在妹妹正在着爸爸她的呢!”

  嘴上这样说着,许匿还是连忙转身跑了出去。

  许匿来到外婆金梦的房间,正像母亲倪红霞所说的那样,果然父亲许是之正在外婆的房间里。此时,外婆金梦已经是被父亲许是之得一丝不挂了。只见,外婆金梦跪在她的女婿许是之的身前,一手握着女婿许是之的巴,正在为女婿口呢。

  许是之的一只手在丈母娘金梦的头上抚摸着,另一只手则托起了丈母娘那呈球形的房,嘴中调戏着“我的亲亲丈母娘啊,你的啊?女婿我帮丈母娘好好!”

  嘴中含着女婿许是之大巴口的金梦,含糊不清地“唔…”了一声,算是回答。

  而正在此时,许晴晴也出现在了外婆金梦的房间门口,她是到父亲许是之的房间发现父亲不在房间里,意识到父亲许是之一定会在外婆金梦的房间才赶过来的。眼前,外婆金梦一丝不挂地跪在父亲许是之的身前为许是之口的场景让许晴晴冲了过去,她要与外婆金梦一起分享父亲许是之的大巴。

  见妹妹许晴晴冲了过去,许匿也随之一起跟了过去。许晴晴冲到父亲许是之的身边,蹲下身子,伸手抢过了握在外婆金梦手里正在进行口的大巴,就往自己的嘴里

  金梦不提防外孙女许晴晴的突然到来,更没想到外孙女许晴晴会突然从自己的手里把自己口边的女婿许是之的巴抢去。正在金梦发愣的瞬间,许匿也迅速低来到了外婆金梦的身边,二话不说,弯下,一把抄住了外婆金梦的腿弯,把她抱了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哎…干…干什么?”

  不提防的许是之冷不防的被女儿许晴晴和儿子许匿得一愣神。女儿许晴晴从丈母娘手里抢走了巴,儿子许匿从自己面前抢走了丈母娘,许是之怎么能不惊讶。

  见哥哥许匿将外婆金梦给抱走了,许晴晴正合心意,一口就把从外婆金梦手中抢来的父亲许是之的大巴含进了嘴里。

  “啊哦…儿子,抱你外婆去…去哪儿啊?”

  巴被女儿许晴晴从丈母娘口中抢了去含进了她自己的嘴中,许是之立刻舒叫了一声。接着就见儿子许匿抱起了他外婆金梦转身就走,许是之连忙又问了一句。

  “去我妈妈那儿,我要同时外婆和妈妈她们母女俩。”

  许匿抱着外婆金梦,一边走一边说道。

  “你说什么?”

  被外孙许匿抱在怀中的金梦听了许匿的话,一时没反应过来,搂住外孙许匿的脖子求证道。

  “外婆,我说我要你和我妈妈,你们母女俩。”

  许匿在怀中的外婆金梦的脸上啄了一口,说道。

  “别…不…不要…你…你妈妈会笑…笑话外…外婆的!”

  听到外孙许匿说要抱着自己到女儿倪红霞那一起自己母女俩,金梦的中一紧,大量的水就从了出来,顺着股滴了下来,但是她的嘴中却还是扭捏起来。

  “笑话什么呀,是我妈妈、你女儿让外孙我过来抱你过去的。”

  许匿笑道。

  金梦听了外孙许匿说是他母亲、自己的女儿倪红霞让他抱自己去让外孙一起母女花的,她的心跳立刻加速,中又是一紧,又一股水从出。

  许匿抱着外婆金梦说着话儿,就来到了客厅。只见倪红霞靠着沙发的靠背上,正脸笑容地望着儿子许匿抱着自己的母亲金梦向自己走过来。

  客厅里已经是灯火辉煌了,就连一些装饰灯也被倪红霞全部打开了。倪红霞就一丝不挂地靠在沙发背上,雪白的身体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人的光,脸上尽是会心的笑容。

  这时,抱在外孙许匿怀里的金梦转头正好与女儿倪红霞的眼神相遇,母女俩的眼神隔空相,金梦那张雪白的脸不由地一红,对自己被外孙许匿就这么一丝不挂地抱在怀里,有些害羞。而倪红霞则大方地与母亲金梦打着招呼“妈,你来了!”

  女儿倪红霞这么一跟自己打招呼,金梦反而不知如何是好了,羞得把脸颊拚命的往外孙许匿的脖颈间钻,嘴中也发出了“嗯嗯”的娇声呻

  见外婆金梦娇羞得脸颊只往自己的脖颈间钻,许匿搂住怀里的外婆,空出手掌在外婆雪白的股上拍了一巴掌,笑道:“外婆,你羞什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难道你没跟我妈妈一起被我爸爸啊!”倪红霞也附和儿子许匿,说道:“妈,你害什么羞,你又不是没被我老公和儿子过!”

  话虽这么说,但是毕竟要在女儿倪红霞的面前让外孙许匿自己的,而且还要母女俩的共事外孙这一“夫”此时金梦的心里还是非常难为情的。

  倪红霞的身子向沙发里靠了靠,让出一条地方,说道:“来,儿子,把你外婆放在妈妈身边。”

  听了母亲倪红霞的话,许匿抱着外婆金梦来到沙发旁边,说道:“妈妈,你仰躺下,我让外婆骑在你身上。”

  听儿子许匿让自己仰躺下,让母亲金梦骑在自己身上,倪红霞顺从地照办了。

  许匿将怀中的外婆金梦放下,让她呈69式骑跨在了母亲倪红霞的身上。

  当许匿把怀里的外婆金梦呈69式骑跨在母亲倪红霞的身上,母女俩就迫不及待地一口含住了对方肥厚的,并贪婪地起来。许匿的心里这叫一个乐呀,眼前的外婆进门和母亲倪红霞母女俩互相着对方的,玩得不亦乐乎。

  看了一会儿外婆和母亲互相,许匿有些忍耐不住了,他走到外婆金梦的后面,在她雪白的股蛋上拍了拍。正在母亲金梦的倪红霞立刻领会了儿子许匿这是要他外婆金梦的了,马上松开了含在自己嘴中的母亲金梦的肥厚,把给儿子许匿让了出来,方便儿子许匿的大他外婆金梦的

  许匿轻轻用手指分开外婆金梦的中早已是润一片,泥泞不堪了。

  许匿屈身先是把早已硬的大进了外婆金梦下的母亲倪红霞的嘴中了几下,说道:“妈妈,你瞧瞧,我外婆的怎么会这么漉漉呀!”

  嘴上说着,许匿把巴从母亲倪红霞的嘴中出,然后将沾母亲倪红霞口水的大巴一下就进了外婆金梦的中…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幸福家庭   下一章 ( → )
陈皮皮的斗争云雨纷纷女儿的奶水雪白的屁股妈妈的爱与哀私生女伊怜颠倒奇缘女子医院的男被同学包养的我妻如奴奇缘四部曲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迎接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幸福家庭》第26章及幸福家庭最新章节第26章在线阅读,《幸福家庭(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幸福家庭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