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厨邪妃》第一百五十二章大结局及《美厨邪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穿越小说 > 美厨邪妃  作者:久雅阁 书号:47004  时间:2018/11/3  字数:9630 
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宫里的车?宫里来过人?”看着远去的宫车,刚处理完事情回家的郝云惊,看着家丁问道。

  家丁回:“王爷,宫里把小宝姑娘给接走了。”

  “接她?”

  心下一阵惊慌,他的脸色也有些难看起来,一边的花蝉见状,面了酸意:“云哥哥是在担心什么?”

  郝云惊一语不发,目光冷如冰霜,似要把人给杀死一般可怕:“以什么理由接走?”

  没有理会花蝉,他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家丁。

  家丁被看的有几分寒栗,诺诺如实回话:“皇上册封了小宝姑娘为厨妃娘娘。”

  厨妃!

  陡然听到这两个字,郝云惊只觉得浑身的血凝固成了一团,无法动弹。

  花蝉看着他崩溃的表情,脸上的酸意越发的浓烈:“云哥哥,你就这么在乎她?”

  他扫一眼花蝉,事实上,过了今天晚上,花蝉就对他没有了利用的价值的,他就可以告诉小宝,其实一切,都只是为了集嵘和芙蓉,这只是一个计谋,他没有不爱她,他囚她,只是为了怕她离开,可是现在,她却真的走了。

  “我进宫一趟。”

  丢开了花蝉的手,他重新爬上马背,往宫里方向去。

  花蝉气急败坏的阻挡在的马前:“云哥哥,你这是要做什么?你别告诉,你现在的表情,是因为害怕福小宝报复你,你分明很在乎她,你当我是傻子吗?”

  她只顾着自己气急败坏,完全没有想到,她此刻模样,和以前的花蝉,几乎是一模一样,她完全暴了,事实上,她早已经暴,只是郝云惊将计就计,想利用她帮助集嵘和芙蓉罢了,却没想到,会搭上小宝。

  看着花蝉,他沉默了一分钟,冷冷道:“不管你怎么想,她绝对不能进宫。”

  “你是要和皇上抗衡吗?云哥哥,你斗得过皇上吗?那是你父皇的女人。”从小就了解郝云惊的脾气,这样阻拦他,只会让他厌恶,他是不会依你半分,只有把事实摆在他面前,让他自己去分析。

  这一次,果然奏效,他身子僵在了马背上。

  要和父皇抗衡吗?

  很久很久以前,她母亲的抗衡,换来了外公舅舅和姨母等人悲惨命运。

  很久以前,他的不自量力,换来了是姐姐被远嫁,客死异乡。

  他真的有这个勇气和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抗衡吗?换来的结果是什么?他知道,很有可能,是小宝的毁灭。

  他不能,不可以。

  纠结的看着远处,他立在马背上的身影,定格在风中,说不出痛苦。

  *

  进了宫,还没来得及看看皇宫是什么模样的,她就被直接送到了一处宫殿,和冰冰下了车,那巍峨高耸的宫殿外,写着龙居宫三个字,公公让她在外面稍后,进去通报了之后,对她道:“皇上有请。”

  对于这个无缘无故册封自己为劳什子厨妃,还用福大宝的性命来威胁自己的男人,若倾一开始就没有好感,及至进去,看到眼前熟悉的面孔,她不无惊讶喊了出声:“是你。”

  这不是那天郝云惊生日,到她的水月镜楼来喝汤的男人吗!

  男人微微一笑:“是我!”

  “你,你是皇上?”

  “我是!”一点也不凶,笑容很温和,带着中年男子的魅力。

  若倾却一点都不被这温和的笑容和魅力所打动:“你为什么要抓我来!”

  “抓!”他显的有些吃惊“刘公公没有好好待你吗?”

  “不是他,是你,我并不想做你的妃子,你违背我的意愿,抓了我哥哥做人质,就是把我抓来的。”

  她的直言不讳,让边上的宫女太监俱是吃惊,连主座上的男人,也颇为震惊,普天之下,还没有一个人胆敢如此和他说话,她莫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不过,她这番犀利的模样,却出其意料的让他喜欢。

  “你说,你不想做朕的妃子,你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对此趋之若鹜吗?”

  “那你大可以去找那些送上门来的啊,你抓我一个不愿意的,我不乐意,你也扫兴,有什么意思。”

  “呵呵!”众人都倒了一口冷气,皇上却笑了“那朕如果告诉你,你一点都不扫我的兴,反而的,我很喜欢你,你觉得如何?”

  “你…”若倾无语,看了看眼前的男人,她觉得自己真是没有办法和他交流:“我哥哥呢?”

  “想见你哥哥,你先过来亲朕一下,朕就告诉你。”

  恶心,下,死大叔。

  她才不要。

  倔强的看着他,她也是有守和骨气的:“你给不给我见,不给我见,你得到的,将只是一具尸体而已。”

  电视剧里学的桥段,专门用来威胁人,希望这次能奏效。

  “小丫头,脾气还硬,好吧,刘公公,带她去见她哥哥,然后把她送去暖心殿。”

  “是,皇上!”

  方才的公公进来,领了福小宝往东南方向去,到了一处院落,公公把她劫在了门口:“娘娘在这远远看一眼就是,你哥哥安好着呢。”

  怎么,不让她进去,真是欺人太甚了。

  她又不笨,心里清楚的很皇上只让她看到福大宝,不让福大宝看到她,是怕福大宝为了妹妹的幸福,不想成为妹妹的负担和拖累,咬舌自尽了。

  她其实也怕,算了,让她远远看一眼,确定一下福大宝的安危也好。

  看了一眼,她就跟着公公去了所谓的暖心殿。

  比起龙居宫的巍峨富丽,暖心殿略显小家碧玉一些,若倾听刘公公说,她正式册封礼前,就住在此处了。

  心绪,已经平静了许多,她不信命,却又不得不认命。

  生如浮萍,无漂泊,任风摆布,任水推送,她完全没有办法左右自己的人生。

  一整在暖心殿中,她都有些痴傻出神,直到入了夜,她才沉沉叹息一口,打算回睡觉。

  一转身,身后已经关上的窗户,忽然被外力推开,她以为是风,一转生,猛吓了一个灵:“你,你…唔,唔…”一个黑衣人,捂住了她的嘴,她吓的大叫起来,男黑衣人却一把拉下了自己的面罩,居然是连曦。

  “小宝,我放开你,你别叫,不然我会被当做刺客杀死,知道吗?”

  和她相处已久,连曦这是充分利用了她的小善良。

  福小宝点点头,看到是连曦,虽然好奇他夜半三更来做什么,却知道他绝对不会害自己。

  嘴被松开,她迫不及待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只是想来告诉你一些事,本来就不该瞒着你,只是为了让花蝉信以为真,假戏真做,我们才刻意瞒着你,没想到会酿出这么多祸事来。”

  “什么事情?”看他表情凝重,这件事情必定非同小可。

  他看着福小宝,沉沉叹息一口,慢慢诉说起来。

  福小宝听着他的诉说,心口一跳一跳,面色一阵一阵的变化着,居然,居然是这样。

  红燕居然真的是花蝉。

  而她接近自己的目的,居然只是为了成为第二个自己,替代自己在郝云惊心底里的地位。

  郝云惊爱上红燕,只是将计就计,想利用花蝉兄妹救出被困在宫中,生不如死的芙蓉公主。

  而芙蓉公主和她的徒弟集嵘还是一对儿的。

  郝云惊故意和集嵘闹翻,时候把芙蓉送给集嵘,便没有任何人会猜得到,芙蓉和集嵘在一起。

  这里头,居然是这么一出戏,而她,一开始就入戏了,伤的体无完肤,现在听到了故事的始末,她有些懵,心口的伤痕,却开始不药而愈,一点点的自我愈合。

  “真的吗?”

  她就知道,她不会看错人,郝云惊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真的。”连曦的语气,绝对不像是骗人“过了今天晚上,花蝉兄妹帮忙救出了芙蓉公主,把芙蓉公主转到集嵘手里,本就该万事大吉的,既把花蝉花轩定为了偷公主的罪人,遣她们回国,主子又可以和你解释一切,重新和你在一起。可是,没想到横空生出这事端,小宝,你答应我,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自己,你若是死了,主子必定也活不了的。”

  心里一阵的感动,眼眶了一半,她点点头:“嗯,我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我们会想办法救你出来。”

  “还有我哥哥。”

  “你哥哥也在宫中?”

  “不然我怎么可能乖乖进宫,就算再怎么对王爷心灰意冷,我也不会如此作践自己。”

  “好,知道,你的册封里,在三天之后,我们一定会来救你。”

  “嗯!”心里有了希望,而且误会也解开了,福小宝原本难过沉重的心情,此刻全然放松了下来,她知道,郝云惊肯定会来救她的。

  次清晨,冰冰进来伺候她更衣洗漱的时候,却看到她心情极好的坐在梳妆镜前乐呵呵的傻笑。

  冰冰一慌,手里的脸盆差点落地,小姐,难道是疯了?

  “小姐!”

  “早啊,冰冰!”

  语气都这么快,难道是真疯了。

  “小,小姐,你怎么了?”

  “我没什么啊!”她笑嘻嘻的回话。

  这还叫没事,冰冰实在不相信,但是她听娘亲说过的,千万不能和一个脑子有病的人说她脑子有病这个事情,因为这会刺到她做出过的事情啦!

  当下,她偷偷放下了洗脸盆,然后,找了个借口退了出去,一出去,忙吩咐宫女去请太医。

  不多会儿,太医到,若倾看着这陌生的老头,穿着官服,有些好奇:“这位,是谁啊?”

  冰冰对太医使了个眼色,太医毕恭毕敬的上前,给若倾下跪:“娘娘,微臣贞道,是来给娘娘请平安脉的。”

  这是宫里的规矩吗?

  算了,也不为难这老御医,把手伸给对方,她道:“请吧。”

  太医细细把了一会儿脉,忽然,目惊喜:“恭喜娘娘,贺喜娘娘。”

  喜什么,这个太医怎么神神叨叨的,尽说些听不懂的话。

  “贞太医,我家小姐如何了,你为何道喜?”

  冰冰也不明白,明明是叫他来看看小姐脑子有没有问题,怎么扯到道喜这一出上了。

  “娘娘已经身怀有孕,微臣自然要恭喜娘娘。”

  什么!

  又惊又喜,若倾不敢置信的抚摸着自己肚子,前段日子总是呕吐,嗜睡,但是她绝对自己能吃能喝,所以应该不是怀孕的症状,没想到…

  可是,她马上就要成为皇上的女人,如果让皇上知道她怀孕了,那她和孩子…

  “太医,这个,那个,孩子是本宫和皇上,所以,这个好消息,你要替我保密,本宫册封礼上,要亲自告诉皇上,给皇上一个惊喜,你记得,要帮本宫保密,知道吗,知道吗?”

  她急着追问,那太医笑的慈眉善目:“微臣明白。”

  “不许告诉任何人,本宫要给皇上一个大大的惊喜。”

  “微臣领命。”

  “那,你走吧,冰冰,送大人。”

  “是,小姐。”冰冰领命,送了的太医出去,不多会儿,冰冰折了回来,看着若倾,目不敢置信:“小姐,你有了七王爷的骨?”

  “嘘!”若倾紧张的比了手指在上,环顾周围一圈“不要这大声,这孩子,来的可真不是时候啊。”

  “小,小姐,奴婢斗胆一问。你早上,到底在乐呵什么?”

  看她对于孩子的灵机应变,应该不是脑子有问题,冰冰想知道,到底她在乐呵什么。

  “其实…哎…告诉你也没事,其实是这样的…”

  叽叽呱呱的把昨天晚上连曦告诉她一股脑儿的告诉了冰冰,小丫头听完,吃惊几乎说不出话来,不过旋即,目喜悦,真心替若倾觉得高兴。

  是应该高兴,眼下唯独不高兴的,是没有办法告诉郝云惊这个好消息。

  哎,宝宝啊宝宝,你可是在老妈最多灾多难的时候来到的,你要住,要坚强,和老妈一起等你老爸来救我们啊。

  两后,册封大典。

  这几晚上,连曦都不来了,若倾怀孕的好消息,也没办法告诉郝云惊,忐忑的等待着他们的救援行动,可是,及至册封典礼开始,却依然没有等到半分动静。

  若倾的心,猛然的冷了。

  是不是,连曦所谓的救援,是一个冗长的计划,长久到她要等到白发苍苍去。

  过了册封礼,她就真的成了皇上的女人了,而估计她做不了多久的厨妃,府中的孩子就会被发现,到时候,她和孩子必死无疑,她怎有时间,等到白发苍苍去。

  心头一阵阵的悲凉,任由人摆布着下跪,磕头的,叩拜!

  司理官开始唱诺一些她听不懂的东西,唱完,册封礼就算是结束了。

  若倾的心,也越来越凉,越来越冷。

  “礼毕…”终于,当司理官突出那两个字的时候,若倾的心彻底的冷了。

  木讷的由宫女搀扶着起来,木讷的走到皇上身边,门口那抹阳光,忽然被一个高大的身影遮挡,一个高大的男子,不顾太监的阻挠,一步步的进了宫殿:“父皇。”

  熟悉的声音,带着一丝冷傲的气息。

  他,他来了,若倾目喜悦,他渐渐的进了屋子,面目越加清晰。

  “皇,皇上,七王爷他要硬闯。奴才们等拦不住。”

  “下去!”册封里中,王爷皇嗣是不得出现,七王爷的出现,显然引了皇上的不悦“老七,你来做什么?”

  “儿臣只是来问父皇要回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我的女人。”

  若倾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的营救计划,居然是如此的明目张胆不要命,看着皇上逐渐霾的脸色,她的心都要跳到了嗓子眼,一把上前,凑到了郝云惊耳畔:“你不要命了吗?你不想活了,我和儿子还不想死。”

  听到儿子两字,他眉目一动,严峻的脸上,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伸手,把她揽在了怀中,目光直视着面前的皇上,这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这样直勾勾的盯着皇上。

  “父皇抢了我母后不够,还要抢我的女人吗?”

  家丑,这绝对是家丑,皇上的脸上是掩不住的恼火:“云惊,朕看你是活腻了,来人呢,把七王爷给朕拿下。”

  “谁敢。”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大喝,底气十足,声音苍劲有力。

  众人回头,看到的是一个白发冉冉的老者,握着龙头拐杖,出现在门口。

  这老头是谁,谁都不知道,但是皇上一见此人,慌从龙椅上起身下来,居然给老者跪了下来:“父皇!”

  父皇,先帝,先帝不是已经故去了啊?怎么…

  众人皆惊,不敢置信。

  那老者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皇上,开口:“这几年,你真是越来越混账了,你真以为父皇彻底的隐退了,不管朝政事了吗?”

  “儿臣不敢。”

  见到皇上惶恐模样,就知道眼前的老者,必定是真正的先帝,不,应该是太上皇。

  大家纷纷跪下,诚惶诚恐请安。

  老者走到了郝云惊面前,亲自搀起他:“你害死了老七的母亲,害惨了老七的外公一族,难道,现在连老七的女人你都要抢吗?”

  皇上惶恐,被太上皇说的无地自容:“儿臣不知。”

  “那你现在不是知道了。”

  “都怪云惊没有告诉儿臣,儿臣现在已经知道了,儿臣立马废了厨妃,将她赐给云惊,父皇的,如此可好?”

  “你为人狡诈,容易出尔反尔,不保我一走,你就蓄意报复云惊和福小宝,你在此立誓,不得伤他们一干人等,半。”

  “儿臣,发誓!”

  皇上这些可真叫做窝囊了,若倾是看的心花怒放,这次解救,顺利成功。

  和郝云惊回去的路上,她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兴奋,一把扑到了郝云惊口:“都是你,都是你,干嘛那个计划不告诉我,的我差点伤心死了,还出这了这出。”

  他温柔的抱着她:“都是我的错,小宝!”

  “你得补偿我。”

  “好,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闻言,她从他怀中身出来,笑嘻嘻的看着他的脸:“我要你,和我一起回我的家乡去,我不喜欢这里,我们重建福家酒楼,一起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好不好?”

  “好!”他宠溺的亲吻她的额头,其实,就算她不提议,他也不想呆在京城了,官场不适合他,本就是个自由散漫的子,却要被舒服在这偌大一座城中,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他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只想单纯的和她过一辈子。

  甜蜜的窝在他的怀中,手指在他口画着圈圈,她问道:“你是怎么找到太上皇的?”

  “呵呵,傻瓜,我皇爷爷早已登极乐世界,而且即便他还在人世,也便会手我们的事,那个皇爷爷,你真看不出来是谁假扮的吗?”

  “假扮的?”

  “那是连晋啊!你个小傻瓜!”

  “连晋,那皇上他怎么…”

  怎么可能认不出来,就算易容的再厉害,也不可能完全想象啊,那个老头,现在想起来,和连晋倒还真有几分的想象。

  “你只知连曦连晋是我的属下,却不知道,我和连晋,还是堂兄弟吧!”

  绝对不知道,今天才知道,直接吓到了她的小心脏:“堂兄弟。”

  “那连曦呢?”

  “我们太爷爷是同一个,他爷爷和我爷爷生的十分想象,他又很像他爷爷,所以扮起我皇爷爷来,父皇绝对看不出来。”

  “天哪,你们皇族关系,太复杂了。”

  不过却真的要谢谢这份“血缘”关系,谢谢“太上皇”的出现。

  甜蜜的依偎在郝云惊的怀中,她的最佳,勾起了一抹幸福的笑容。

  *

  两个月后,晋北城,福家酒楼。

  福家兄妹的出色厨艺,吸引了方圆百里许多食客慕名而来,生意如火如荼,好的不得了,福大宝主厨,福小宝和冰冰打下手,连曦是跑堂,连晋是账房,至于郝云惊这大爷,每天除了蹭吃蹭喝,还是蹭吃蹭喝。

  这天的傍晚,酒楼生意最是红旺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而来一阵打闹声音。

  “滚滚滚,都给本大爷滚,今儿个,本大爷把这酒楼给包了,你们一个个,都给本大爷滚。”

  听到外面的喧闹声,着快五个月大肚子的若倾,出去看情况,却见一个“老朋友”正耀武扬威的带着十多个手下,四处驱逐她的客人们。

  客人们忌惮这“老朋友”的势力,吓的做了鸟兽散,饭钱都没给结。

  若倾气急败坏的跺脚道:“别走啊,别怕,别怕啊!”“结账啊,结账。”

  “结什么账,呦,多半年不见,福小宝,你都胖成这样了。”

  男人说着话,嘴巴却闭合不紧,漏风似的,不时出一点口水来,他忙干,继续道:“你们胆儿还不小,居然还敢回来,既然有这个胆子回来,那本公子就送你们一件好东西,来人,抬上来。”

  一个蒙着红帕子东西被抬了过来,看提及,十分的巨大,两个下人把它放地上的时候,还有一些奇怪的震动和回声。

  若倾拧着眉头:“什么东西?”

  林大少爷一把拉开红布,里头出一口青铜大钟来。

  送钟。

  尼玛,他这是来挑事的是吗?

  只怪今天郝云惊和连曦连晋接到了集嵘的邀请帖,出去和集嵘密会,不知道何时回来。

  当年他们利用了花蝉花轩把芙蓉公主偷了出来,结果的花轩花蝉被赶回荀氏王朝,荀氏王朝理亏,对此也不敢多言语,听说花蝉公主回去后,就被严加看管了起来。

  花轩没有后台,则是被直接贬为了庶民,这不可谓不大快人心,那个鬼。

  而芙蓉,偷偷被送去给了集嵘,因为谁都知道七王爷和集嵘闹翻了,所以谁都不会想到,芙蓉如今尽然是和集嵘在一起。

  这走上,郝云惊,连曦连晋就出去会面集嵘了,所以面对恶人的挑衅和闹事,福小宝想教训也没这本事,脸色被气的一片苍白。

  “不要太过分,林少爷!”

  “呦,我这还有更过分的呢,来人,把这给我砸了,本少爷的地盘,容得你们放肆。”

  “…”眼看着那些人七七八八动手开始砸,若倾自然上前阻拦,却被人一把猛推,身子眼看着就要撞到门后的柱子上,间,却忽然飞来一条白色的绸缎,把她温柔的接个正着,顺着白色的绸缎望去,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从天而降,而女子边上的男人,笑的那般温和,若倾看到那男子,一下子了眼眶:“小天。”

  看着小天和那女子如同天外飞仙一样搂着落下,他们的关系可想而知,若倾真心为北辰天感到高兴,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女了吗?好美的女人,像个九天仙子一般。

  若倾被小心点放稳在了地上,只见那女子左右开弓,两条白绸,如同两条蛇一般,呼啸着朝着那些闹事的人而去,不多会,屋内哀嚎遍野,除了林大少爷,其余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哭爹喊娘。

  “你,你给我等着,福小宝!”林大少惶恐,急急忙忙后退想跑,只是,他才跑了不到两步路,忽然一声惨叫。

  一眼望去,那林大少的嘴巴上,被一筷子打横贯穿,整个筷子在他嘴巴上,让他看上去,活像是个木鱼,的位置,尽也和那一次一模一样,鲜血,汩汩的从伤口落下,染红了他的下半张脸和衣服。

  这是他罪有应得,边上围观的百姓,无不摆手叫好。

  若倾的目光,却是落在了不远处屋顶上的男子。

  一袭浅蓝色长袍,随风飞舞,黑发如墨如瀑,比起第一次相见的他,如今的他,不再冷酷,不再面无表情,远远的,他看着她笑,笑容,如同初升的光,温暖和煦。

  在那一片蓝天白云的背景下,他惊为天人,她和他相视的笑,眼底里,只看得到对方。

  如果说,让若倾在选择一次,当年的攀岩,死还是不死。

  以前她肯定是选择不死,她留恋现代的生活,留恋那个她生活了十多年的世界。

  可是如今,她的答案,却只有一个字——死!

  因为,能遇见他,便是人生最美丽的事情,死亡,又有什么可怕的?

  郝云惊,此生有你,足矣。

  ——题外话——

  完结了,这是我写的最没有感觉的一本书,我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写小白了,写的如同挤牙膏,憋啊憋啊憋啊,终于算是写出了个结局,哎,希望大家原谅吧,真挚的给大家道一个歉,我的没感觉,导致了这本书的精彩开头,平淡过程,狼狈结局,我会休息一段时间,等下次再见,希望呈现给你们一个重振旗鼓的小九!最后,要谢谢你们,谢谢你们,一路相随。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美厨邪妃   下一章 ( 没有了 )
异世邪妃空间医药师特工狂妃王牌刁妃王爷,你抱错别惹朕的小皇代嫁弃妃蛇王选妃王的爆笑无良兽妃:鬼王的嚣张小皇妃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久雅阁最新创作的免费穿越小说《美厨邪妃》第一百五十二章 大结局及美厨邪妃最新章节第一百五十二章 大结局在线阅读,《美厨邪妃(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美厨邪妃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