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王妃》番外之终结的甜及《神医王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穿越小说 > 神医王妃  作者:久雅阁 书号:47006  时间:2018/11/5  字数:9293 
上一章   番外之终结的甜蜜    下一章 ( 没有了 )
  阳光明媚的清晨,暖风徐徐送来,江南宁静的庭院里,感染了些许的气息,那青石地板的隙间,时时可以捕捉到一绺绺生动的绿,冬梅已经落尽,化作泥更护了花,而刚迁来的花,则是朝气蓬,那酝酿着的鹅黄花骨朵,每一个都是动人的

  紫藤花架下,站着一个曼妙的女子,肤如雪,体态婀娜,出尘若仙,貌倾天下。

  秀似空谷幽兰,清若凌波水仙,带有淡淡的水雾之韵。

  如今,女子的水眸正紧紧的看着眼前一个不足她大腿的小娃子,美丽之中带有五分威严,五分愠怒。

  “你说,娘是怎么教你的?”

  “娘,我错了!”小娃低眉垂首,一副做错了事儿的样子。

  “季秋,你晓不晓得,你这身份若是曝了,有多少人要为此遭殃,娘晓得你和柱子亲近,但是也不能同他一道小解,幸亏他也不过是个孩子,并不懂得,若是叫别人看到了,定然就漏了陷,娘多少次教过你,你的身份,关乎到祖先基业,关乎到…”

  “好了,素素,季秋还是个孩子!”一声温柔的劝说,自身后响起。

  一袭湖蓝色的长袍,随之翩然而来。

  小娃见着出现的那人,嘴角委屈的一勾,眼泪再也忍不住,落了个不停,却被她母亲瞪了一眼,愣是不敢哭出声。

  “翔,你就是太宠她了。”

  “她是我的心肝宝贝,我自然要宠她,来,秋秋,到爹这来。”

  “呜呜,爹!”小娃娃哭着,飞奔到了男人的怀中,眼泪鼻涕,楞是抹了男人一肩膀,男人只是笑,笑容宠溺如,好似要把眼前的那娃化入眼底深处。

  这样的戏码,几总要上演一次,闫素素唱着白脸,元闵翔来充当红脸。

  闫素素也颇为无奈,对于季秋,是又气又怜,对于元闵翔,则是又恼又爱。

  这两父女,注定是她的冤家对头,她是如何,都舍不得真的对他们板起脸孔的。

  自元闵翔归来后,岁月如梭而过,转眼就是多半年过去了,皇上本只许了元闵翔半年的假,但是后应着宫里有人开始传言季秋是女儿之身,所以他特赐了元闵翔江南庭院一座,让他和闫素素带着季秋到江南避居,宫里,自然是安排了一个季秋的替身,到了关键场合,就带着季秋的**,出来走走场面。

  这江南避居,对于闫素素和元闵翔来说,倒是不可多得的福气,一家三口,在这一方小小的院子里,度过了一个个宁静的昼夜。

  秋日里,枫叶一片火样通红,季秋最是喜欢将枫叶摘了下来,捣碎成泥,做成红色的燃料,在宣纸上随意的涂画,虽尽是些胡乱涂鸦,元闵翔却当做珍宝一般将这一幅幅涂鸦都小心的折叠起来,并专设了一个房间,用来放着季秋的“墨宝”

  冬日里,江南虽然少雪无冰天气又寒,父女两却也总能找到好玩的,烤烤地瓜,练练武功,偶尔任肖遥和余杭姚过来,带些新奇的玩意儿,季秋就能乐上许久。

  春天到的时候,季秋的武艺稍许见长,加上闫素素的细心教导,小小年纪就已经能背诵不少诗词歌赋,而且还写得了一手好字,那一幅幅漫无目的涂鸦,也渐渐的有了轮廓。

  来此半载多,闫素素并不怎么让她和外头的人走动,只让季秋和邻居一个叫做柱子的小娃一道玩儿,不想她千叮咛万嘱咐过季秋,不能在别人面前子,季秋居然会和柱子一起小解,幸亏当时她发现的早,才没有叫周围的人发现了去。

  方才,闫素素就是在教训季秋不听话,恰这搅事宠女儿的人就出来给捣乱了。

  她甚是无奈的叹息一口:“你看你,把她宠的都没了样子,如此回京,若是再随意的在别人面前暴身份,那如何了得,你不是不知道,季秋是女儿之身,本就是李威收买了母后身边的嬷嬷,那嬷嬷给透出去的,现在事情虽然平息了,但是李威…”

  “嘘,好了,素素,不要担忧那么多,小心老的很快。”

  闫素素轻笑:“怎么的,老了你就嫌了?”

  他上前,温柔的揽住了她的肩膀:“我如何会嫌你,就算你老的掉光了牙齿,白了头发,脸皱纹,我也依旧爱你。”

  “麻,季秋还在呢!”

  元闵翔看了一眼季秋似懂非懂的盯着两人,才意识到自己在孩子面前,讲了不该讲的,只属于夫间的话。

  当下,他轻唤了起来:“星月!”

  “是,奴婢在!”星月也在半年前,随着三人隐居了此处,一是保护季秋,二自然也是伺候他们一家。

  “把季秋抱下去吧!”

  “是,奴婢遵命。”星月上前,对季秋拍了拍手“来,好秋秋,星月姑姑抱。”

  季秋和星月,也是极亲的,自然扑了过去,对着星月道:“星月姑姑,今天教我什么?”

  “昨天那套剑法,秋秋都记下了?”

  “恩,前天看星月姑姑耍,真是威风,秋秋也要学。”

  “好!”“姑姑最好了。”

  “嘘,小心教你爹娘听了去,吃醋了。”

  “为什么爹娘要吃醋,娘不喜欢吃醋,她说酸,爹也不喜欢,爹说娘不喜欢,他也不喜欢,他们都不喜欢,为什么要吃醋。”

  星月哑然,只能左右搪着抱了季秋下去。

  院子里,闫素素和元闵翔却是对视而笑,均是无奈的摇头,异口同声宠溺的道:“这孩子!”

  季秋下了去,元闵翔伸手揽住了闫素素的肢:“肚子,怎么还会没动静?我们当真就不能再有一个孩子了,其实,季秋这般,真的太让我心疼了。”

  闫素素微微皱眉,看着小腹:“我给自己看了,好好的,不知道为何,总也没动静。”

  “是不是,我们不够努力?”他吐气轻盈,的酥麻了她的耳朵。

  闫素素整张脸,猛然一阵通红,忙嗔道:“没个正经。”

  “呵呵,对自己的女人,我需要有什么正经,素素,我们努力努力吧,如何?昨天晚上,秋秋一晚上都没睡,稍稍有些动静就醒了,我们都没有…”

  “讨厌了!”她娇羞轻嗔,模样无限的柔美,让他心猿意马起来。

  伸手,打横抱起了他,他也不管如今正是大白天,就抱着她大步的朝着房间走去。

  闫素素惊叫了起来:“不要,大白天的,不然今晚让季秋和星月睡,翔,放我下来。”

  元闵翔听若罔闻:“你说,我们能不能有个儿子?”

  “翔!你!”

  “还是生一对龙凤胎?”

  “你,讨厌死了,快点放我下来了。”

  “我不放!这辈子,抓住了,我就再也不打算放开你。”

  他笑容暖暖,虽然盛了**,却没有半分亵渎。

  房门被鲁的踢开,他近乎急切抱着她走到边,然后,动作轻柔的将她放到被褥之上,俯下身,亲吻她红润的畔。

  她嘤咛,稔的回应着他齿的索取,微微的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一刻的彼此拥有。

  这个吻,炽烈温热,许久才在彼此的息中告终,他稍稍的退开了她,温热的大掌抚上她闭着双眸的娇俏容颜上,一寸寸的,从整齐的发际线到光洁如玉的额头,再从额头到修长的两弯柳眉,反复摸索着,那软软的一线眉,好似羽般柔软。

  指腹在她眉心处停留顺着秀的琼鼻往下,最后停留在她红润的,吐着幽香酒气的檀口上,她笑了起来,睁开了眼睛。

  “做什么呢!”

  “看你!”

  “相对,看不够啊?”

  她笑,笑靥如花,美丽动人。

  “即便是三生三世,也是看不够的。”他回应,随后垂首,吻上她的锁骨,齿渐渐往下。

  情到浓处,一室暧昧,他的大掌,移到了她的间。

  白色带,浅绿色罗衫,粉肚兜,一件件,被甩下榻,长久的一吻下来,两人已经一丝不挂,呈相对。

  元闵翔喉头干,看着闫素素美丽的TI,血脉贲张,浑身的血都在沸腾着,燃烧着,嘶吼着要她,闫素素有些娇羞,依偎在元闵翔壮的膛上,感受着他有力的心跳,将双,贴上他的心脏部位,用心的感受他的存在。

  那贲张的**,再也无法忍受,他用最原始的动作,告诉了她,他对她的爱恋。

  四月末的时候,闫素素的肚子里有了动静,而宫里也传来了消息,皇后李氏因为擅自做主赐死了两个新进宫的美貌秀女,被冠“妒后”之名,废去皇后位,打入冷宫,其家族势力,一干随之败落,李威也被人抓住把柄,在京中横行肆意,又撞死了一个人。

  皇上此次没有再姑息,而是将李威依照法办,削去官职,打入了天牢。

  闫素素晓得李氏家族会遭此惩罚的原因,均在于他们暗中调查季秋的真实身份,元闵瑞此举,无疑是在杀一儆百,以后谁再胆敢随便放出谣言,便是死路一条,至于那个被李威买通的嬷嬷,自然也没有落了什么好下场,太后亲自下令惩处,刑法之狠烈,倒是附和太后的子。

  一切平息,一家三口本该回宫,元闵翔却只派了星月将季秋单独送回,连带着送回去的,还有他的亲笔手书。

  看着星月和季秋的马车出发后,他随后回来,草草的和闫素素收拾了行囊,就雇了一辆马车,小心翼翼的将闫素素搀扶上了车子。

  闫素素轻笑:“怎么不回去?这心都玩野了吗?”

  “我素来不喜宫廷束缚,所以才会年幼时候,就请战出征,在边关驻守的日子,虽然苦闷艰巨,比之皇宫,却是自由的多了。”

  闫素素倚上他的肩膀,感受着车轱辘往前慢慢的移动,渐渐犯了睡意。

  怀孕时候,最是嗜睡,闫素素也同一般孕妇无二。

  元闵翔轻轻的揽住她的肩膀,给她盖上一层薄毯子,柔声道:“想睡了?”

  “恩,有些犯困,昨儿个晚上,季秋闹了我一晚上,死活不肯回去,我好说歹说,才说服的她。”

  “如若不是该教习她太子之礼,我也当真不愿意送她回去,只望你这腹中,孕的是个男娃,这样,季秋也便无需再伪装了。”他眼底泛着浓浓的宠溺和期待,大掌抚上她平坦的小腹。

  闫素素轻笑:“我也希望!”

  素手,环抱住了他的脖颈,有些调皮的抬起头,吻上他的侧脸:“这是要带我去哪里,为何神神秘秘的,昨儿个晚上你打包行李时候我就问了许多遍,都不肯告诉我。”

  “定然是个好地方。”他笑卖着关子,依然是守口如瓶,指尖轻抚上她的眉心“睡吧,有一程路,待得你睡醒了,估摸着也就到了。”

  闫素素点头,心期待。

  她素来了解元闵翔,他若是不肯说,是无论如何都套不出来的,他若是肯说,也就不用她问了,想想作罢,她也懒得庸人自扰,轻笑一声,依偎在他的肩头,沉沉睡去。

  车子走的是官道,行的也不快,十分的平稳,一路上,闫素素晃晃悠悠的,倒是如同睡在摇篮之中,甚是舒服。

  一觉醒来,空气里有股淡淡的桃花香气,闫素素正纳闷这四月末何处来的桃花,却听的车夫在外头恭顺的道:“夫人,老爷,到了桃花寺了。”

  闫素素一愣,寺庙,翔何以带她来寺庙。

  正有些吃惊,元闵翔已经下了车,对她伸出了手。

  闫素素一出车外,便被眼前的景象给醉了。

  一片粉白相间的桃花,如云如霞的铺了整个视线,白的如玉似锦,粉的如胭似粉,一阵暖风起,送来阵阵花香,醉人心脾,闫素素回头看向元闵翔,眼底里,俱是惊喜和感动:“怎么让你寻找着地方的?”

  “喜欢吗?”他不答反问。

  闫素素颔首:“很喜欢,但凡是花,我都喜欢。”

  元闵翔笑了起来:“忘情花呢,那可不是什么好花,你也喜欢,还有臭臭花,那般的臭,你也喜欢?”

  闫素素白了他一眼:“尽挑拣些煞风景的花。”随后依然转了兴致盎然“快说,怎么让你寻见这地方的?”

  “年幼时候,我曾听人说过,一到四月份,民间的桃花都已经开尽凋败了,这桃花寺的桃花,却是开的极盛的,我猜着你或许会喜欢,就带你来看看,如何?好看吗?”

  闫素素轻笑,了起来:“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元闵翔闻着这一首应景之作,鼓起了掌:“我的娘子,果然是个才女。”

  闫素素拿胳膊肘轻轻的顶了下元闵翔:“夸,又不是我做的,不过是拿来用用罢了。”

  “那这作诗之人,想必也是来过桃花寺的!”

  闫素素轻笑不答,只是往前走着,道:“去深处瞧瞧。”

  “慢着点走,我已经和主持借了屋子,今天晚上,我们就在庙里留宿一,你有的是时间看着桃花,若是你当真喜欢的紧,我派人来把这里的桃花,都移植到京城去,多半盛开了,但也还有小半留着花苞,估摸着移植到京城,还能开上个三五。”

  闫素素莞尔一笑,摇头:“大可不必如此麻烦,再大大不过眼睛,看看便是了,进来,好香啊!”她笑靥如花,桃花映人红,人比桃花娇。

  元闵翔看的沉醉,一时不知是赏花还是赏人。

  虽说是夜相对,但是他却总也是看不惯她,只怕是此生都难以看够她了,她的一颦一笑,俱能牵动他的心神,她的一举一动,也能勾去了他的魂魄。

  看着她在桃花源中来回穿梭,他看的痴呆,眼底盛着的柔情意,嘴角,也勾起了一抹宠溺的笑容。

  “慢些,怀着身孕呢,你若是再不听话,小心我对你不客气!”他威胁,好无力道。

  闫素素咯咯轻笑起来,回眸道:“你尽管不客气吧!我又不怕你!”

  “好你个女人,尽然不怕我,看我如何收拾你!”他佯怒,飞身上前,一把紧紧的搂住她,将她抵入树干和自己壮的膛之间,却不敢着她,只是悬空的控着她。

  树干因为碰撞,一阵颤抖,落下一片桃花细雨来,落英缤纷,煞是美丽,有几片调皮的,甚至落到了两人发梢,带着一抹俏丽的粉

  闫素素素手一抬,轻轻的捏了他发心的花瓣,一吹,吹到了他的脸上,看着他因为吃惊眨了一下眼睛的样子,她又娇笑了起来。

  元闵翔俯下,惩罚的吻住了她的瓣:“叫你笑。”

  她依旧是笑,笑容越发的灿烂,好似从骨子里透出来一般,感染着人。

  元闵翔的吻,也在她的笑容里,便的越发的予取予求,甚至有些狂野。

  呼吸,均开始渐渐的急促起来,幸得闫素素理智为失去,眼看着要擦走火了,忙一把止住了元闵翔拉扯她带的大掌:“佛门清静之地,不要。”

  元闵翔虽然并不怎么相信鬼神之说,但是也多少是晓得这是野地里,这边上是一座寺庙,他也只能强忍住蓬火,转为轻咬住她的耳垂,说着让她害羞的话:“为什么,怎么要都要不够你,好似想把那三年里所有的,都一次要回来。”

  闫素素的脸上,飞了两片比桃花还要红的云霞:“讨厌,不过是三年而已,就把你馋的,若是各个如你,那这寺庙里的和尚,还不得都痛苦了死?”

  元闵翔调笑:“和尚住在这里,每见的善男信女,不是些婆子妈妈,也是歪瓜裂枣,自然是无无求,若是将你放在他们身边,我保准他们看的见吃不着,保证痛苦而死。”

  “你小心折寿了,在这里讲这些荤话,翔,你真是…”

  “真是什么?”他问,目光带着一份调笑。

  “越发的没个正经了。”

  “我的不正经,只为了你一个人。”

  他温柔俯身,目光灼灼的是注视着她如玉般娇的肌肤。

  闫素素晓得,他说的是实话,以前的他,温柔只对她一人,至于其他人,不看他的冷脸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如今的他,虽然变了样貌,可是行事作风却和以前无疑,对于属下外人,依然是面色冷酷。

  若非是闫素素知了他,晓得他深爱着自己,她当真要怀疑元闵翔是不是有双重人格,性格分裂,不然前一刻他还可能板着面孔和人训话,下一刻看到她和季秋,他就转了柔情无限。

  再回头,又是冷脸,又看她,还是柔情,这变脸变的,绝对和四川变脸有的一拼。

  闫素素喜欢看着他这个样子,让她有一种的成就感和幸福感,因为这样,她才能晓得,她是特别的,在他心里头,她是无与伦比的。

  从一开始的不屑他的爱,到后来的珍惜他的爱,到再后来的渴望他的爱,到如今的独揽他的爱,闫素素是感恩的,感谢自己,也感谢他。

  她踮起脚尖,在这落英缤纷之中亲吻他的脸颊,柔声道:“翔,这辈子!”

  “这辈子如何?”他笑容温润如玉,眸光深沉宠溺。

  “你也秩序对我一个人不正经。”

  这般羞人的话,从她口中,如此认真八百的说出来,还当真让元闵翔有种笑的冲动,更多的,却是感动和心猿意马。

  本因着周遭的环境而平息下去的火,此刻却又燃烧的剧烈起来,他好想不正经,现在,此刻,立马就对她不正经。

  奈何,却又只能生生的瘪着。

  再怎么说,身边三尺是寺庙,寺庙之中有神灵,即便元闵翔不为自己考虑,也想为腹中的孩子,积点德。

  桃花寺中一夜留宿,闫素素和元闵翔被分到了不同房间,寺庙之中为防夫在庙内做男女之事亵渎神灵,倒也是颇具匠心,尽然分设了男香客,女香客的各自住房。

  一夜醒来,元闵翔明显的精神不济,闫素素晓得,毕竟是被“折磨”了一晚上。

  上午赏完花,下午两人就下了山。

  下一站,早在元闵翔的计划之内。

  闫素素曾想着游山玩水,享受人生,如今,在元闵翔的安排下,是真正的体会了一次所谓的游山玩水。

  桃花寺,第一站,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在美极的桃花林下,她们深情相望,顾盼情。

  白鹭园,第二站,花开红树莺啼,草长平湖白鹭飞,湖边踏,他揽她入怀,看落,伤湖光山

  黄溶,第三站,千奇百怪的溶石下头,他用内力在最高处,雕刻了素素我爱你五个大字,她则是捡起了一块小小的石头,在不起眼的隙间,画下了翔我也爱你的回应。

  …

  闫素素腹中的孩子,随着闫素素四处游玩,倒是十分乖顺,嫌少让闫素素觉得困扰。

  只怀胎九月的时候,闫素素行动不再便利了,元闵翔也不愿孩子生在外头,所以在闫素素怀孕九月光景的时候,两人慢慢的行车,往京城返回而去。

  一路之上,听到的都是关于少年太子的传说。

  “小小年纪,就平定了东番,真是不简单。”

  “听说北疆进宫了一头牦牛,脾气冲的很,谁都无法征服,就这小太子,一上去就直接将牦牛给征服了,当真是少年英雄啊,气势不凡。”

  “虎父自然无犬子,闵王爷当年骁勇善战,气概决定,小太子又能输到哪里去。”

  “好像不但武略,而且文韬,说是琴棋书画,无一不通,不知道有没有这么神,不过才五岁不到。”

  “神,这么就没这么神了,宫里请的最好的师傅教习他书画,又请了当今天下第一琴手残月公子给他做琴师,这琴技怎可能不好。”

  “武功也是了得,两个壮汉也不是他的对手,轻功造诣,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

  闫素素有些诧异的看着元闵翔,元闵翔亦是诧异的看着闫素素,然后,异口同声道:“我怎么不知道。”

  说罢,相识大笑起来。

  也是,他们怎么可能知道在,和一年,都在游来去,谁都不知道他们的影踪,谁也捕捉不了她们的足迹,京城的消息,自然嫌少有人送来。

  倒是有一次遇到了余杭姚的一个伙伴,那伙伴认得两人,也才从京城回来,说了残月在教习太子殿下琴技,太子殿下学的十分刻苦,总得残月公子好评。

  闫素素是欣慰的,以前总是一味的疼惜季秋,却不想她正有这个治世才略,若是假以时,必定能成大器。

  只可惜,季秋是个女孩,闫素素不想季秋为了帝君之位,为延误了女人该有的终身幸福。

  她伸手,抚上了隆起的腹部,心里头,悄悄的祈祷,祈祷里头孕育的,是一个男娃。

  回京不久,闫素素就顺利分娩了。

  十月怀胎,孩子十分的乖顺,没有让闫素素吃一点苦头,只是当那呱呱坠地的娃娃,出那象征着男女的小的时候,闫素素和元闵翔多少是失望的,居然又是个女娃,只秋末高兴坏了,一口一个“哥哥会保护你,哥哥会给你全天下最好的”

  闫素素看着秋末,心里头便渐渐的释怀了。

  谁说女子不如男,巾帼何以让须眉,她的女儿,即便是不得女子之快乐,却也必定能以男儿之身,赢天下,平家事,做一代明君,统千秋大业的。

  季秋七岁,蒙得儿可汗驾崩,拓拔岩登基受阻,季秋亲自点兵三万,助拓拔岩一臂之力。

  季秋十一岁,江南一带水患不断,恰北方草寇横行,官府发放之米粮,俱为草寇所劫,季秋带着任肖遥和星月,乔装混入山贼山贼,用了短短三天时间,仅凭三人之力,就讲三百余山贼尽数剿灭,并收回救济粮食万石。

  季秋十三岁,江湖上出现了一名银衣侠客,专门打抱不平,劫富济贫,有见过他的人,说他带着银色的面具,穿着银色的衣衫,身材不高,但是武艺超群。也有得过她救助的贫民,说他医术了得,比神医蝶谷仙更是神医。

  季秋十五岁,元闵瑞因为身子不济,自动退位,为太上皇,季秋登基,改年号季秋元年,国号不变。

  季秋十八岁,太皇太后薨,享年七十岁整,举国哀悼五

  季秋二十一岁,赐第一郡主豪宅一套,并将京城第一美男,赐第一郡主为夫。

  季秋二十五岁,芳心,暗动!

  【谨以此番外,送给一直追问的朋友们,谢谢一路相伴!若还是觉得不过瘾,俺就无话可说了。8000字番外,免费放送,大家晚安!】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神医王妃   下一章 ( 没有了 )
法医小妾美厨邪妃异世邪妃空间医药师特工狂妃王牌刁妃王爷,你抱错别惹朕的小皇代嫁弃妃蛇王选妃王的爆笑无良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久雅阁最新创作的免费穿越小说《神医王妃》番外之终结的甜蜜及神医王妃最新章节番外之终结的甜蜜在线阅读,《神医王妃(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神医王妃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