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威武》幸福像花儿一样全文完及《重生:嫡女威武》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重生小说 > 重生:嫡女威武  作者:久雅阁 书号:47007  时间:2018/11/5  字数:10191 
上一章   幸福像花儿一样(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三月暖,暖花开,花开莺飞,莺飞草长。

  凤栖宫中,枫红鸾正看着内务府送来嫁妆礼单,一一核对。

  杨芸在一旁伺候着,不时的脖子。

  她看来还只能是年岁大了,自去岁冬日被枫红鸾打了那一掌后,连着三个月了,脖子还没修养过来。

  而枫红鸾大约也是对此倍感歉意,非但命了太医给杨芸顶好的治理,也再没有做过那假扮太监出宫的荒唐事。

  看杨芸脖子,她抬起头柔声道:“不然下去歇会儿。”

  “不碍事,娘娘看的如何了,可要要添的东西?”

  说实在话,这算是第一次给人办婚事,对于没有经验的她来说,确实怕少了短了什么,为此这几天还请了一些嫁过女儿的外命妇进宫给自己收拾细节,沁公主要嫁了,她和黄定德历经三朝,磨难重重,太后之前为了皇家声誉,对这一双苦情人多半为难,如今,泓炎当政,自然沁的婚事,太后再怎么也是阻不住的。

  沁公主的婚期就在下月初六,眼瞧着好日子将近,枫红鸾可不比沁公主少紧张。

  因为公主大驾,这一切嫁妆行头都要她这个皇后来打点。

  这倒是罢了,反正她愿意为沁和黄定德持。

  便是近有一件事情,从前朝传到了她耳朵里,她心里总有些不痛快。

  新帝登基,后宫独她一人,朝中老臣,已经开始纷纷谏言,意思是让泓炎充盈后宫,开枝散叶。

  这几,此事困扰枫红鸾甚多,泓炎登基之初,根基不稳,多需要朝中大臣扶持,所以对于谏言,不能一口回绝,只能采取拖延战术。

  而后宫之中,确实历史上都没有先例只立皇后一人。

  所以,选秀,看样子已经是势在必行的事情,只是…

  枫红鸾清楚自己的心,她和泓炎经历生生死死,若是硬要在这段感情里横亘上一堆女子,即便只是摆设,只怕余生,她也不会过的快活,泓炎亦然。

  泓炎能够拖的了一时,又如何拖的了一世。

  若是到时候真的态度强硬了,又势必和群臣闹僵,那些顽固的老臣,多数都是三重元老,从先帝手里开始就效忠朝廷,这些老臣的思想固执的很,家里也多有三四妾,要改变他们的观念,谈何容易。

  这中午,泓炎下朝回来,一脸倦

  不用问,枫红鸾就知道了今朝堂上,必定又有大臣联名要求他举办选秀大典了。

  “泓炎!”

  就算他已是高高在上的帝君,私下里,她也是一如以往,亲昵的称呼他的名字。

  “过来。”

  他一脸倦容,伸手招呼了一下枫红鸾。

  枫红鸾莞尔一笑,走到他身边,他伸手,将她拥入怀中。

  “六姐的婚事,准备的如何了?”

  “让几个外命妇协助了,一切妥当,大约是不会出什么差错的,六姐府外的沁德府,安排的如何了?”

  “也没什么需要特别安排的,只是把牌匾换一换,四哥是个雅致的人,六姐脾气和四哥相近,里头的一切布置安排六姐都去看了,尤为喜欢四哥的湖心书屋。”

  沁大婚,自然要搬出宫去,泓炎赐了沁一座府邸,以沁和黄定德的名字命名,泓炎亲自写的牌匾,沁德府,沁公主去看了,回来之后却和泓炎请了泓挚以前的怀王府,泓炎没有私下做主,去请了慕容安儿的意见,慕容安儿允了,还说屋子就要靠人养着才有灵气,所以最后这沁德府的牌子,挂到了以前的怀王府上。

  里头一切稍作修缮,这些泓炎都让人安排着,沁几次去宅邸看了,别的都没要求,就是让泓炎送些名家字画给她装点屋子,泓炎忍痛割爱当做新婚礼物,送了好几副珍藏的名家墨宝给沁

  大婚在即,枫红鸾这时候倒是羡慕起沁,至少坚持出了一个一生一世一双人。

  沁贵为公主,黄定德自是不能另娶,而怕是黄定德,给他这个机会三四妾,他也只会对沁一心一意。

  再看看泓炎,她倒宁可抛却这样尊贵的身份,远走高飞算了。

  “今天朝中是不是又说了让你举办选秀大典的事情。”

  “嗯。”“那些大臣都是固执的人,怕是你不能再拖延多久了,你若是再不选秀,他们能把整个乾坤殿都给闹翻了天。”

  泓炎沉默了半晌。

  目光忽而灼灼的落在了枫红鸾身上:“倒是有个法子。”

  枫红鸾忙道:“什么法子?”

  他凑了过来,在枫红鸾耳边耳语几句,顿然听得枫红鸾耳红面赤,这样的浑法子,也就只有他能想得出来,可他哪里就知道了,这事儿一定能够成,毕竟有些时候,都要看天意安排。

  不过左右都是个不错的主意,总好过现在被那群老臣的走投无路,每天苦哈哈的。

  她红了脸,羞赧的点了点头。

  “那就,试试看吧!”

  *

  皇上已经连着五天没有上朝了,而太医院这几天可忙坏了。

  这皇上可是病了?

  好端端的身强体壮一个人,怎么突然就连着五天没上朝,非但如此,太医院药,一天几碗的往凤栖宫里端。

  也怪,既然病了,怎么天天关在凤栖宫里,从早到晚的也不见个人影儿,就连皇后,这几天本来天天召见外命妇进宫持沁公主的婚礼,怎么也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听说就算是身边伺候的宫女,这两天也愣是没有瞧上她一面。

  只有她贴身的杨芸姑娘,每还能送些饭菜和药汤进得房去。

  人人都在猜测皇上是怎么了,甚至有人去太医院打听了皇上到底得了什么病。

  只是太医院一个个嘴巴就像是上了扣儿一样,紧的很,愣是任那些人打听半晌,也打听不出个只言片语来。

  这五人,人人都在猜测皇上到底得了什么病,皇后居然需要这样寸步不离的照顾着,太医院的药,也和水儿似的往凤栖宫中送,朝不上,沁公主的婚礼不张罗,这皇上和皇后,到底在搞什么鬼。

  搞什么鬼,枫红鸾只想说,搞是在搞,但是不是在搞鬼,而是在搞小孩。

  五天了,大战了不知道几十个回合,她都快疲力尽虚了,他也是被干了一样,疲软的躺在上。

  “够了吗?”

  “不知道。”

  “不然我再喝两碗药。”

  “那药喝多了会不会对身体不好?”

  “太医说了,只是助兴的,没什么,古代有个人,一夜驭女二十,喝了一水桶呢。”

  “那也不能当补药吃吧,我觉得应该够了,第一天晚上八次,第二天晚上五次,第三天晚上你喝了七八碗,我差点没死过去,昨天夜里累了就三次,今天早上还来了一次,这样都不行,那你还是趁早考虑把皇太侄立了吧,焕景虽然资质不行,但是焕景的孩子可能会是个极聪明的。”

  只怪泓文的原配诸葛氏后来生了个女儿,所以这皇帝继位的人选,真是少可怜。

  泓炎眼睛都有些凹陷下去,看得出耗损了大量精力,却还是挣扎着起来,把枫红鸾在身下:“不然,再拼最后一次,然后,我们静等结果。”

  “如果,我说如果是个公主,怎么办?”

  “先不管,你累吗?红鸾?”

  能不累吗,她身上就只有说话的力气了,要不是有习武的功底,这样连着几的折磨,她早已经升天了。

  但是相到那个唯一可以阻挡群臣口舌谏言的法子,她还是振作起来,双手一摊,大一副受死的模样。

  “来吧!最后一次。”

  哼哧哼哧,啪嗒啪嗒,哐当。

  身上的泓炎,忽然一头栽了下来,可真把枫红鸾给吓坏了。

  “泓炎,泓炎,泓炎你别吓我,太医,太医,杨芸,快宣太医。”

  *

  一月后,前朝。

  “皇上,公主大婚已过,您说了选秀之事,一切等公主大婚之后再定夺,如今…”

  龙椅之上,威武高贵的帝君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微笑,却很快将这抹微笑隐去,一脸严肃的挥手打算了正在谏言的文渊阁大学士。

  “朕正好要说此事,皇后今早上食不振,太医诊断,皇后已经身怀有孕。选秀事宜,向来由内命妇持,尔等难道想要皇后着大肚子,为朕选秀?”

  朝堂之上,顿然哑口无言。

  不知道是谁先出来说了一句。

  “也有太后选秀的先例。”

  泓炎面色镇定,早就知道有人会这样说,他岂能毫无准备。

  “太后身体抱恙,眼看炎夏将近,太后明启程,前往泸州避暑山庄避暑,诸位难道是觉得,选秀的事情,比太后的身体还重要?”

  两问,再没有人敢多说一句,饶是那一心想把女儿送进宫的几个大臣们也知道,皇上多般推选秀之事,就算是他们强行让太后出面,恐怕皇上和皇后还会演一出皇后被秀女气到,差点害龙嗣小产的戏码,阻止这场选秀的进行。

  罢,他们忍,五个月都忍下来了,不在乎再忍十个月。

  优哉游哉,时光穿梭,宛若白驹过隙,转瞬十月之后。

  凤栖宫中。

  “皇后,皇后快出来了,皇后用力,用力。”

  “啊~~~”

  “哦哇哦哇哦哇!”

  第一个孩子,疼的她差点晕厥过去,没想到第二个孩子,出来的这么容易,产婆才说快出来让她用力,她才用了一波力气,孩子居然出来了。

  比起生小汤圆的时候,这个孩子的出生真是太心疼她这个母亲,只是稍微有些痛楚和疲倦,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她甚至还可以用手肘撑起上半身,底气十足的问了一句:“公主还是王子。”

  “恭喜娘娘,是个大胖…”

  次寒料峭,可乾坤殿里,却是一派喜气洋洋,皇后诞下龙子,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让人欣雀跃的。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泓炎眉目飞扬,也把兴奋之情都写在脸上。

  看着底下贺喜的群臣,他心情甚好。

  “都起来吧,众爱卿,昨皇后诞下龙子,普天同庆,朕下令,大赦天下,减免赋税半年。”

  “皇上隆恩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是泓炎登基之后,第一次在乾坤殿里笑的这样舒心,看来,喜得龙子,他的心情非常好。

  *

  百后。

  王子白宴,白白胖胖粉粉嘟嘟的小娃娃,过着金色的小棉被,皇后端庄典雅,穿着一身正红金丝绣纹的朝服,皇上威武高大,站在皇后身边,左手牵着长公主,一家看上去,尊贵又幸福。

  群臣道贺,宫中开宴直到天明,管乐丝竹,歌舞生平,一派喜庆。

  又是五,那些忍了十个月又忍到了王子百宴的朝臣们,终于又重旧业,谏言泓炎充盈后宫,开枝散叶。

  泓炎却不同往日,再不推,只是道。

  “众位爱卿,处处为朕着想,朕实在感激,选秀之事,朕仔细考虑过,确实不该再拖。”

  底下之人,一个个面了喜,那就是他们家的女儿侄女外甥女,有希望进宫了,就算永远不可能超越皇后,但是也算是光耀门楣了。

  却见泓炎伸手,边上太监端着一个黄的卷轴毕恭毕敬的站到了最前面。

  泓炎对着众人微微一笑。

  众人知道有圣旨要宣读,忙跪下。

  只见太监打开卷轴,高声尖唱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承蒙开国皇帝泓戎开疆扩土…先皇泓挚登基以来,殚竭虑,一脉相承,保乂万邦,天心笃佑,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今泓炎帝,虽有心治国,却身体有恙,渐消瘦,力不从心…恰皇长子泓焕麒刚,生的聪颖伶俐,又有诸位叔兄辅佐安邦,将来可为天下君,册为泓国皇太子,明登基,泓炎帝,为太上皇…钦此!”

  直到听到那个钦此,众人才从目瞪口呆中缓过神来。

  开什么玩笑?

  皇上这是在拿江山社稷好玩吗?

  居然把江山让给了一个百小儿,而自己退隐为了太上皇。

  朝堂上,静谧无声,可是每个人脸上,都像是写着一箩筐的抱怨和不要说。

  “众位大臣,是不是觉得朕把江山当了儿戏?”

  他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

  之前把江山让给了一个快要死的人。

  现在又要把江山交给一个头发都还没长齐全的小儿,这不是把江山儿戏是什么。

  “众位大臣以为,朕,丞相大人,大将军,还有宣王和耀王一起辅佐,这个江山会垮了?”

  他的意思很明显,退位给皇长子,他退隐为太上皇,但是朝中一切政务,依然由他把持,甚是,他会把游离山河的耀王叫回来。

  耀王在朝臣心中,都是有些分量的,再加上个丞相,大将军还有宣王。

  这下,所有人没话说了。

  但凡有意见,那便是在怀疑这些人的能力了,这几个人,可是一个都得罪不起的。

  只是大家悠然觉得荒唐,为了一个女人,能站在乾坤殿中的,可都不是一般人,哪里会不明白,泓炎此举,是甘愿为了一个女人,放弃整一座江山。

  泓炎的举动,在男人们看来着实荒唐。

  可是出乎意料的这个举动,却在女人们之间传为了佳话,几乎是一夜之间,全京城的女人,都将泓炎当做了崇拜的仙人,将枫红鸾当做了羡慕嫉妒恨的对象,天底下,尽然还有这样痴心的男人,为什么她们就遇不上呢。

  女人们的力量,很多时候是不容小觑的,尤其是这些女人之中,很多都是在家里掌了大权的。

  第二天来上朝,毋庸置疑那些大臣们的态度,和第一天大不一样了。

  皇长子登基,泓炎退位,自立太上皇,改年号为康华。

  而游离江山的耀王也卑鄙回归,一脸不情不愿的站在百官之首,那表情生生就像是吃了黄连一样,有苦说不出。

  他好好的清闲日子,看样子就这样要到头了。

  被泓炎在京城坐镇小皇帝的江山,哎,看来小皇帝长大成人之前,那锦绣山河,他都只能在梦里回味了。

  *

  这大约是十五年后的事情了。

  当年百登基的小皇帝,如今已经长成了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而辅佐他的太上皇宣王等人,也已经将权利都归到了小皇帝手里,这个天下,真正的成了小皇帝的天下。

  说也奇怪,明明太上皇长的一脸刚之气,可偏生他的儿子却生的十分柔,除了个头比同龄的男孩矮之外,便是说话也是闷声细气的,倒是像个女娃娃。

  当然没有人敢说这样大逆不道的话。

  毕竟这个长相柔的皇帝,处事手段可是雷厉风行。

  休养生息好了的狼牙国屡次进犯泓朝边境,狼牙国这次来势汹汹,游牧名族,修养了二十年,蓄积兵力只等雪一天。

  朝中就算是大将军都有些愁眉不展,此战必定是一场恶战。

  可小皇帝当机立断,居然把全部兵力五十万兵均投入与狼牙国之战中。

  十多万狼牙兵对抗五十多万泓朝军队,没到三,狼牙国又被重创,这次,小皇帝可没泓烨帝那么仁慈,继续举兵进犯,直把狼牙国的国破家亡,不得不书投降,归顺泓朝。

  倾囊而出对付一个国家,这是泓朝开国史上都未曾有过的冒险之举,但是无疑的,收服狼牙国,也是泓朝开朝史上从来没有过的英武战绩。

  小小皇帝,亲临战败了的狼牙国都城,站在都城之巅峰,眼神冷冽的看着下面的亡国奴。

  一身戎装,展开手臂,大声道:“从今天起,这就是朕的天下。”

  那君临天下的气势,便是那天上的鸿雁闻之,都被折的折翼落下,这是王者的气势,是霸王的气势,是这个天下主宰者的气势。

  *

  同年十月,江南小城。

  一处简朴的民宅之中,忽然来了两位稀客。

  正在屋子里刺绣的温婉女子见到两人到来,忙是起身。

  “臣妾参见…”

  “二嫂,在宫外,就不必多礼了,二哥呢?”

  一身黑色锦袍,四十岁左右的俊逸男子忙搀起面前温婉的女子,那女子轻柔一笑,指着屋内:“对着他新得的宝贝,几天几夜没合眼了,正好你们来,去劝劝他。”

  边说着,边看向男子边上端庄典雅的妇人,问候道:“一年未见,你可还好?”

  “一切安好,这次得闲下江南走走,就来看看你们,不回京城了吗?”

  “说不定,居无定所的,跟着他到处跑,这是第五个地方了,也亏得你们找的见。”

  “谁来了?这么吵。”外头正说这话,屋子里头走出来一个男人,一身黑色素净的长袍,面若冠玉的男人,看着一如当年,十多年的时光似乎也没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只是衣着打扮上,略显了素净,只是他手里拿的那玩意儿,可真的不怎么素净。

  见到来人,那男子惊喜大呼,握着手里的东西就对着黑色锦袍男子扑了过来:“小炎,你怎么来了。”

  泓炎可真是避之唯恐不及,只怕被他手中那两团东西给挨上了,回头从枫红鸾那,可有一顿好果子吃。

  女人,不是会随着时光而沉淀的吗?

  偏生的他家的女人不一样,年纪越大,脾气倒是越发的不好了。

  泓翰手里的那两只脯,他可真是沾染不起。

  见他躲,泓翰才注意到自己手里拿着的玩意儿,嘿嘿得意一笑:“这个影如风,我追了他十多年,好说歹说的,终于答应帮我去偷了。”

  为了一双玉脯,他居然追了影如风十多年,枫红鸾咋舌。

  也难为了二嫂羽愿,尽然能受得了泓翰这样的脾气和怪癖。

  “二哥,这次我前来,可是要请你出山的。”

  泓炎永远能够把泓翰腔的兴奋一下子给浇灭。

  一听到出山两字,泓炎眼睛里的小星星,一下全部都灭了,这下,轮到他对泓炎避之唯恐不及,一面往房间里走,一面对他的子道:“哪里来的两个陌生人,赶紧的赶走赶走。”

  看他那躲避瘟疫一样的表情神态,三人都不由轻笑起来。

  看来,他是真的怕了回京了。

  那样的日子,被束缚了十多年,按着他的脾气,也真够不容易的,好不容易逃脱出来了,他哪里还愿意再回去。

  而泓炎和枫红鸾,又何尝不是如此。

  只是无奈,两人身份就放在那了,这些年,也算是任妄为了许多次,总也不能再胡闹了。

  况且,皇上的身份,恐怕总有一要拆穿,到时候保不齐闹出什么子来,送不能让孩子独自一个人面对。

  哎。

  想到十五年前,就不该撒那个慌的。

  “恭喜皇后,是个大胖公主。”

  “听着,是个王子,知道吗,你要是敢说,仔细你的性命?”

  “是,是,奴婢知道,奴婢知道了。”

  果然,说一个谎,是要用十个甚至一百个谎言来圆的,眼看着孩子一天天的长出女儿特征,如今已经有人开始怀疑皇上怎么生的一副女人家的细嗓子白面孔,她们这次前来找泓翰,正是为了此事。

  因为泓炎知道,泓翰这,研制了一味新的药材,可以让女人的声音便的犷。

  至少,等到皇儿一统天下,能力无可否认的时候,再公布她的女儿身,到时候再有反对的声音,也由政绩来说话。

  药,是取了,泓翰只迫不及待的赶走他们,生怕她们把他带回京城去,所以话也没说上几句。

  一后,就踏上了回程路。

  马车上,枫红鸾看着手里的瓶子,面心疼之

  “我的麒儿。”

  泓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安慰:“麒儿自己也很享受现在的生活。”

  “还不是你!”

  他是在安慰她,却换来她眼泪汪汪的怒视。

  他一脸委屈:“干我何事?”

  “折腾了那么多天,折腾的我差点死了,怎么就不能把我们麒儿生成男孩,也好让他一展抱负,放心大胆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泓炎更是委屈:“这哪里是我控制得了。”

  “就是你,就是你。”

  她的模样,是叫无理取闹吧。

  泓炎更是憋了一肚子的委屈:“怎么就是我了,这种事,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吧。”

  一路下江南,一路被她迫,他真是觉得自己当拒绝选秀,是个多么不明智的举动,如今,身边又了这只越来越凶悍的母老虎,他真是后悔死了为何不去坐享齐人之福。

  还顶嘴,枫红鸾脾气上来了。

  “怎么就不是你的事了,你说你吃了那么多的药,特地让太医调制了利于生男娃的药,喝的是你,不是我,你说不是你难道是我了。”

  绕口令一般的,可着实把泓炎给绕的一头疼啊。

  看着面前怒目圆睁,一脸夜叉模样的美妇人,他想顶嘴,可是最终在看到她眼睛里心疼的泪水后,终于还是窝囊的败下阵来。

  “是我,是我,都是我,别气了昂。”

  他容易吗?

  那五天的经历,简直如同噩梦一般,造出了麒儿,这些年又活的担惊受怕。

  枕边人一天比一天不温柔,以前的种种美好的,都像是风一样,哧溜过去一阵就不往回吹了。

  可是,他也真是犯,怎么的,她无论是什么模样,只要泛了泪花,他就心疼的不行不行,活像是心口被剜了一样,所以每次败阵的都是他,她的眼泪,简直是屡试不,而他的反抗,就是自取灭亡。

  呵呵这辈子,从遇见这个女人那刻开始,他就吃定了她。

  结果,被吃定了的,似乎是他吧。

  伸手,轻轻的将她搂入而来怀中,她依旧美丽如初,她依旧是他心里,永远的美好,只是,两个人,毕竟有些清冷了,默风嫁人了,麒儿心都是天下鲜少陪伴在两人身边,嗯,是有些冷清了。

  “红鸾,不然,我们再生一个吧,这次,我一定努力,我们生个男孩,好不好?”

  *

  至于两人最后有没有生男孩,泓朝正史是这样记载的:康华十六年二月,皇太后凤体偶觉不适,太医院诊断,皇太后有孕,此乃史上第一个怀孕的皇太后。同年五月,皇太后移居泸州避暑山庄养胎,年底,在避暑山庄诞下济王,取名泓焕真。

  (作者亲妈的话:当然是第一个,以前的皇太后都死了老公,倒是敢怀孕试试看。)

  至于野史,是这样记载的。康平二年三月十九到二十,泓炎帝突然抱病在身,皇后枫氏伺候左右,寸步不离,太医院送药进去,却口风甚紧,不提是什么药,后经笔者查证,此乃助孕药,笔者推断,此五泓炎帝和皇后枫氏步门不出,乃是在房内孕育当今皇帝,终泓炎帝殚精力竭,差点尽人亡。而皇后枫氏也元神大损,两人奋不顾身,才成就了一代帝王焕麒帝。此次重创,久治不愈,以至于泓炎帝多年不举,暗访耀王之后才终治愈疾病,和太后枫氏再得一子,取名泓焕真。

  (泓炎有话说:妈了个巴子,谁说老子十五年不举,找江南子拿了药才终于把病治好了,妈了个巴子,信不信哥左勾拳,有勾拳,上勾拳,下勾拳

  泓炎,打雷了,下雨了,回家收布了。

  是,老婆大人,马上就来!——哥不是怕老婆,哥是爱老婆,你们懂得,嗯哼!)

  ——题外话——

  呼,最后一点比较恶搞,哈哈,完结了。

  番外如果要写的话就是写下那汤圆和无恨的,如果要写,大概是在4月20号左右,歇一阵子,两个文真心吃不消啊,等我缓一阵就开始写番外,番外更了的话,我会在新文那说一下的,大家去支持小九的新文啊!

  《代嫁:狂傲庶妃》,不同的文风,不同的尝试,谢谢大家。

  真的很感谢,一路走来,如果没有你们的不离不弃和支持,或许我真熬不到完结。

  希望结局,大家喜欢。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重生:嫡女威武   下一章 ( 没有了 )
庶女狂妃嫡女重生嫡女重生之一兽妃:狂傲第烈焰天狂:逆重生之商女青至尊农女千千重生豪门千金腹黑嫡女影帝王爷娇悍天降特工:庶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久雅阁最新创作的免费重生小说《重生:嫡女威武》幸福像花儿一样(全文完)及重生:嫡女威武最新章节幸福像花儿一样(全文完)在线阅读,《重生:嫡女威武(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重生:嫡女威武的免费重生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