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妃驾临》大结局全文完及《狂妃驾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架空小说 > 狂妃驾临  作者:地瓜党 书号:47018  时间:2018/11/5  字数:10493 
上一章   大结局(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451:解答疑惑

  说服了大家以后,唐黎和南宫绝便动身去边境,阿柳依依不舍了许久才放开唐黎的说,再三嘱咐要注意安全,唐黎看了一眼旁边的南宫绝,有他在,她心中便觉得什么危险都不是问题,她相信南宫绝会保护她,而她也有为了南宫绝抵抗危险的勇气。

  “不是骑马吗?”还没出城,南宫绝就要唐黎下马,然后两个人便换了一辆马车,唐黎不解地问道。

  “这么冷的天你受得了?”南宫绝看唐黎在马背上倒着冷气,有些心疼。

  “确实冷了,”唐黎着手,傻呵呵地看着南宫绝,然后一咕噜地钻进了马车里,看到里面居然还有火盆的时候,惊叹道:“连火盆都有?”

  南宫绝坐在了驾马的位置,伸手捏了捏伸头出来感叹的唐黎的小鼻子:“怕你冷得又抱我的衣服,这次可没有随从帮我换洗衣服。”

  这人怎么这么矫情捏?唐黎故意冷哼了一声,然后钻进了马车里,马车里已经有着缭缭热气,很是暖和,她想了一下又钻出了头问已经开始驾马前行的南宫绝:“为什么是你驾马?车夫呢?”

  南宫绝想一路上和唐黎单独相处,并不想有车夫当电灯泡,不过这样的居心似乎有点“狼”他有些不自然地扬起鞭子狠狠了一下马股,马儿受惊已经猛地往前面撒腿狂奔起来,唐黎整个人都颠回了马车里,差点没栽进火盆里去。

  “喂!”惊心动魄的吼了一句以后,唐黎坐在暖和的马车里打起了瞌睡,虽然她也舍不得南宫绝一个人在着冷风赶路,但是想到她自己为南宫绝吃的苦,多了去了,这次好好折磨折磨这个气人的男人。

  从京城赶往边境,即使马不停蹄也需要好几天,唐黎和南宫绝尽量都不做停留,现在青岚国是抱着必死之心和沧行国死磕,唐崇一估计是被南宫泽整得没脸了,加之依兰古城又没他的份,所以决定和沧行国决一死战。

  “你说这兵书真的有用吗?”夜晚降临,唐黎坐在篝火旁边,翻看着带来的兵书,兵书沧行国千千万,加上杨放的带兵征战经验,难道还比不上这埋在地底下不知道多少的兵书?

  “这个我不清楚,或许吧。”南宫绝也不敢保证什么。

  这时候神龙幽幽地开口了:“有用。”

  唐黎和南宫绝对视一眼,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唐黎将神龙的来历都跟南宫绝说了一遍,南宫绝听完后发表了建议:“既然这样,叫它去帮杨放抗敌就好了。”

  这下轮到神龙默默滴汗,它默默缩进了锦囊,装作什么也没听见。

  晚上的温度实在有些低,唐黎身上披着厚厚的披风,但还是感觉瑟瑟发抖,她看了一眼南宫绝,却发现对方比她要从容多了,身上穿着一身淡紫长袍,绝对没有唐黎的衣物厚,但是南宫绝那模样仿佛是在太阳底下晒着一般,丝毫没有不适。

  “你不冷吗?”唐黎哆哆嗦嗦地问。

  “不冷。”南宫绝嘴角扯出一个笑:“你要是冷的话,我可以勉强借个怀抱给你。”

  唐黎脸一红:“才不要!”

  “那我就没办法了。”南宫绝耸耸肩,然后把一个烤热了的馒头递给唐黎:“我都愿意献shen了,是你自己不珍惜。”

  献shen,说得好听,到底是谁占谁的便宜啊?唐黎冷哼一声,拿过馒头就啃了起来,吃着热乎乎的馒头,总算感觉热乎了一点,可是吃完以后,浑身的又开始冷了起来,她咽了咽口水看着南宫绝要献出来的怀抱,要不要钻进去试试?

  “真热。”南宫绝看着唐黎瑟瑟发抖的样子,故意用手扇扇风。

  “热?”唐黎感觉浑身都起了皮疙瘩,她不自觉地往南宫绝那边靠了靠,眼睛却东张西望假装没看南宫绝,南宫绝可没唐黎这么婆妈,他一感觉唐黎靠近了,便伸出修长的手臂将她一把揽了过来,进自己怀里。

  南宫绝的怀里真的如同火炉一般,温暖得不得了,唐黎刚才的矜持瞬间变成了贪腻,她使劲地伸手往南宫绝的衣襟里摸索,因为她的手已经冻僵了,一边索取温暖,还要一边问道:“你怎么会这么热?”

  “我也不知道。”南宫绝没有告诉唐黎,他以前试了许多药,身体早就和以前不同了。

  “真神奇啊。”唐黎的小脑袋在南宫绝的怀里蹭来蹭去,南宫绝刚开始还能淡定地坐着,但是随着唐黎不自觉地挑逗,他搂着唐黎肩膀的手也开始不安分了,唐黎直到口被什么东西覆盖住了,才回过神。

  “南宫绝!”随着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怒吼,唐黎的手完美地贴在了南宫绝的脸上,南宫绝整张俊脸黑成了煤炭,他还是第一次被人扇耳光,而且原因是如此不可思议。

  唐黎涨红了脸,她没想到南宫绝竟然摸她…

  南宫绝的脸火辣辣地疼,他额头上挂着三条黑线,看着唐黎的眼神很是深沉。

  “你你你干嘛摸我!?”唐黎半天才结结巴巴地问了一句。

  “你是我夫人,我摸你都不行?”南宫绝的语气很不,他臭着脸等着唐黎,两个人的脸都被篝火照得有些发红。

  “我才不承认,你不能摸我!”唐黎嚷嚷着,她用看狼一样防备的眼神看着南宫绝,然后后退了几步,离南宫绝远一点。

  南宫绝其实能感觉到唐黎对他还有一丝奇怪的疏远,他并不清楚这是为什么,有时候他想亲密一点,唐黎都会找各种借口拒绝,甚至眼里会闪过一丝惆怅,但是唐黎始终没跟他说过原因。

  好不容易再次在一起,南宫绝不希望被这些莫名的情绪搅,他认真地问道:“唐黎,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什么为什么?”唐黎的眼神一躲。

  “你对我似乎有些…防备,我哪里做错了?”南宫绝问道。

  唐黎的心里一滞,原来他都感觉到了,这些天唐黎一直都在挣扎,在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在纠结于陆梦瑶的事情上,毕竟人都已经不见了,何必为了一个已经走了的人而纠结?可是爱情这种东西需要一份纯粹,只有还掺杂着一丝浑浊不明,两个人心里都不会好受。

  沉默了一会儿,南宫绝以为唐黎不想说,便想要唐黎上马车去睡觉,今晚他就睡外面,以免唐黎心里不舒服,唐黎起身走到了马车面前,回头道:“南宫绝,你都不跟我说说陆梦瑶吗?”

  “为什么说她?”南宫绝不解,在他心里他已经只看得到唐黎一个女人,陆梦瑶对他来说更像一场闹剧,而且最后陆梦瑶选择了自动离开,是最好的结果,唐黎为什么要说起她?

  “你们是…怎么分开的?我想知道一切的原因,不然我心里会一直在猜测你们之间的事情,这样的我,想必你也受不了。”唐黎咬着下,有些忐忑地看着南宫绝,生怕他认为自己太小心眼。

  难道是为了这个原因?南宫绝哭笑不得,将唐黎重新拉着在篝火旁边坐了下来,捏了捏她那疑惑的小脸,笑道:“你就为了这些事与我这么生分?”

  “那肯定啊,你们不明不白的,白玉竹还说你们要成亲呢…”唐黎嘀嘀咕咕着。

  白玉竹那个乌鸦嘴,南宫绝在心里咒骂了一句,然后将唐黎搂紧,看着那燃烧着的火焰:“好,你有什么问题就问,我一定什么都告诉你。”

  “真的?”唐黎看着南宫绝这般坦诚,有点惊讶又有点怀疑,难道他对陆梦瑶真的没有动过心?

  “难道还假的?你赶紧在到达边境之前把问题都问清楚,不然到时一边要忙着应付青岚国,还要解决我们的问题,多麻烦。”南宫绝没好气地说道。

  “我知道!”唐黎心中的疑惑仅仅因为南宫绝的坦诚,就已经散去了一大半,她往南宫绝的怀里钻了钻,然后开始嘟着嘴巴问起了心中疑惑的问题。

  “你对她有没有动过心?”唐黎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在南宫绝失忆的那段时间,是陆梦瑶陪在南宫绝身边,两个人如此亲密,一起生活,她有点不信南宫绝对陆梦瑶没动过一点心。

  “没有,”南宫绝斩钉截铁地说道,他看着怀里唐黎扬起的小脸,眼神坚毅:“哪怕我失忆了,但是见到你的时候,我依旧心里有种奇异的感觉,这种感觉我对陆梦瑶从来没有过,对于她,我更多的是感激和兄妹之情,如果我和她有一丝私情,又怎么会在最后放弃了婚事?”

  “你放弃了婚事?”唐黎惊讶。

  “嗯,因为在记起你的那一刻,我才发现自己走错了路,我要回来找你,我想即使我没有恢复记忆,在最后也会拒绝她吧,我无法欺骗自己真正的心意。”南宫绝眼里泛着柔情,原来爱一个人,与记忆无关,不管你记不记得她,只要见到他,你永远都会动心。

  ……。。

  杨放万万没想到最后是唐黎出现在自己面前,说是要帮他抵御青岚国的入侵,他曾经对唐黎他们有很多不,可是现在的紧要关头,他应当以天下为重。

  “王爷?”看到南宫绝的那一刻,杨放震惊地站在原地。

  “杨将军。”南宫绝微微一笑,神色带着些疏离,杨放曾经伤害过唐黎,若不是看在杨放一心为了天下百姓的份上,他早就把杨放给解决了,当做给唐黎报仇。

  杨放与南宫绝并无多话,一直以来他都是南宫泽那边的人,与南宫绝不可能有过多集,想起自己曾经派人去暗杀他,杨放心中多少有点忐忑和愧疚,只是他并不后悔为南宫泽效力过,就当是,报答了当年那一碗饭的恩情。

  南宫泽的死,杨放说不上多痛心,南宫泽在军营的那段时间,残杀了那么多士兵,他心中已然明白了南宫泽不再是当年那个温润的少年,以他那蛮横残忍的性格,若是真由他掌管天下,不出多久就会暴出残,遭殃的是天下百姓。

  唐黎从包裹里把带来的兵书都交给了杨放,道:“这是依兰古城里面找出来的,你看看有没有用,据我所知,如今的青岚国士气十足,攻势强劲,还望杨将军可以借此扳倒那群入侵的敌人。”

  几本泛黄却完好的书籍出现在了杨放面前,他有些犹豫,其实依兰古城的事情他从南宫泽嘴里听说过,里面埋藏的巨大宝藏更是神秘,这区区几本书,难道还能把整个局势扭转过来吗?

  青岚国和沧行国兵力相当,可是沧行国由于内已经损失了不少力量,自然和青岚国抵抗起来有些吃力,杨放接过唐黎手中的兵书,沉声道:“我拿回去研究研究。”

  “嗯。”唐黎应道。

  杨放回到了自己的帐篷内,他的几个副将已经在那里等他,王爷没死,而且还来了军营,这个爆炸的消息让大家都坐不住了,一见到杨放进来,便将他团团围住,问这问那,杨放只是把那几本书放在了众副将面前。

  “王爷来就带着这本书给将军你?”有人惊讶地问道。

  “嗯,说是这几本书,能够助我们击退青岚国。”杨放说道。

  “不可能吧!”

  “我们已经和青岚国僵持了这么久了,对方的攻势越来越强烈,这几本书有什么用?难不成还能化成奇兵帮我们击退敌军?”

  杨放没有回答副将们的话,而是凝神翻阅起那基本书来,当他看完第一页的时候,就彻底惊呆了,这哪里是什么兵书,这完全是预测!

  书上写尽了杨放如今所面临的困境,已经边境地形,就好像有人在时时记录一般,并且旁边注明了各种建议,面面俱到,所提出的完全不是凡人能够想到的方法,杨放已经顾不得其他,又赶忙翻开了其他几本书。

  依兰古城不愧是世上最神秘的宝藏,杨放终于脸上出了笑颜,这几本书真乃神书也!其他几个副将看懂了书中的奥妙后,也是纷纷惊呆,对于接下来的战役,突然之间有了巨大的信心。

  “我们去哪里啊?”唐黎被南宫绝一路拉着往山上走,来的时候就感觉这座山古古怪怪,甚至有点鬼打墙的感觉,但是最后还是被南宫绝带着走了过来,又要去这座山上做什么?

  今天是沧行国和青岚国重新开战的日子,杨放已经早早带着兵去战场了,而唐黎却被南宫绝拉着上了山,到了山以后,南宫绝才停了下来,指着远处翻腾的尘土说道:“难道就不想看看,青岚国是怎么溃不成军的吗?”

  青岚国对唐黎处处设计,唐黎早就恨之入骨,她眺望着远处的一块巨大平地,果然是沧行国和青岚国的人已经在战了。

  “加油!”唐黎嘴里小声地嘀咕着,她并没有看过那几本书,因为她也看不懂,但是她认得沧行国的战士的盔甲,看着远处沧行国这边的战士将青岚国那条线得快速后退,她心中兴奋不已。

  “唐黎,我带你去个地方。”南宫绝突然出声说道。

  “啊?去哪里?”唐黎正看沧行国势如破竹看得高兴,听到南宫绝的话以后,有些疑惑地问道。

  南宫绝嘴角的笑意有些恶:“你跟我来就是了。”

  说罢拉着唐黎的手往树林里走去,那是他在找路时无意间发现的一个山寨,里面似乎已经没人住了,可是里面的东西一应俱全,而且还有干净的

  “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唐黎看着眼前那个山寨,里面空的有些慎人,她在寨子门口停住了脚步,问道。

  “进去到处看看,反正也无聊。”南宫绝拉起唐黎的手,继续往里面走,唐黎心里直打鼓,为什么觉得自己有点进入了狼窝的感觉,她扭头看了一眼南宫绝,不过应该有他在就不会危险吧。

  可是半个时辰后,唐黎发现自己错了,就是有南宫绝在她才危险啊!

  “喂喂喂,你干什么?你放开我!”唐黎被南宫绝在了身下,南宫绝双眼蒙地看着她,眼底有一丝**涌动。

  “小黎,不要拒绝我。”南宫绝的声音有点委屈,但是低低的带着感的惑,加上他那张惑众生的脸,效果就非同凡响了。

  唐黎发现南宫绝真的是越来越禽兽了,在军营里时就爱动不动占她便宜,没想到今天还直接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准备解决两个人当初房花烛时就应该做的事情,可是这荒郊野岭的,唐黎真的办不到啊!

  可是南宫泽憋不住啊,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自控力面对唐黎的时候怎么会那么差,他中了药时面对陆梦瑶都没这么冲动过,可是以前还没恢复记忆时,就对唐黎隐隐有些…兽yu,只是没机会理清楚。

  如今总算明白了,这种兽是从何而来,爱一个人会情不自地想要拥有她,得到她,爱情不是圣人的事情,而是凡人的事情,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忍了这么久,当然要动点歪心思。

  “你起来!”唐黎感觉自己气都要不过来了,使劲挣扎了一下,手又被南宫绝给攥得死死的,她只好瞪着南宫绝,希望对方可以自己放弃。

  “我不起来,我们得快点生个孩子才行。”南宫绝丝毫不害羞地伸出舌头在唐黎的粉了一下,唐黎整个人都冒起了皮疙瘩,尼玛啊,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这么豪放了!

  “救命啊…救命…”唐黎扯着嗓子开始大喊起来,可是外面寂静得什么声音都没有,连鸟鸣声都没有啊!

  南宫绝用牙齿咬开了唐黎的衣襟,出了洁白的肩膀,他感觉喉咙一紧,对唐黎说道:“帮我解衣服。”

  什么?开什么玩笑!唐黎双眼都要瞪出来了,她很有骨气地硬着脖子不吭声,任由南宫绝用眼神嫌弃她,终于,南宫绝喃喃自语道:“看来得用点绝招了。”

  还有绝招…唐黎心里的不祥预感终于爆发了。

  也不知道南宫绝把个什么东西进了唐黎的嘴里,唐黎想吐也吐不出来,她还没问南宫绝,南宫绝已经得意地笑了:“很快你就要求着本王解衣服了。”

  “刚才那是什么?”唐黎怒问。

  “南宫家独家秘制天下无敌效果超级好的合散啊!”南宫绝死不要脸地笑呵呵,那次试错了药,差点对陆梦瑶不轨,后来他鬼使神差一般地又用残余的药汁给分解了出来,重新制作了一种药,当初还郁闷,自己是不是有毛病这种药,现在看来,那种药的出现是最最最好的!

  “王爷他们呢?”这是近来第一次真正地赢了青岚国,杨放回到军营后心情激动,而且他们这边的损失极少,简直是个奇迹,众将士纷纷庆贺着,他便问留守军营的后勤,南宫绝他们去了哪里?

  后勤小兵指了指军营后面的那座山:“去上面了。”

  奇怪,南宫绝他们去山上做什么,就在杨放动身准备上山去找的时候,南宫绝和唐黎却回来了,南宫绝依旧是冷冷清清的样子,只是眉眼多了一分温和,而唐黎则脸色红,眼睛也东张西望,都不敢看他。

  “王爷,你们这是——”杨放好奇地问。

  “杨将军,既然那几本书有用,那就请杨将军好好利用,本王和王妃要回京去了。”南宫绝说道。

  这个消息有点突然,南宫绝和唐黎才来这里呆了两天,这么快就要走,杨放觉得自己还没好好跟王爷道谢认错呢,不过既然南宫绝要走,杨放也拉不下脸让人家留下,便沉声道:“好。”

  杨放安排了良马和干粮,将南宫绝送到了山的另一头,那边还放着南宫绝和唐黎过来时的马车,几个人匆匆告别了以后,南宫绝便带着唐黎赶回京城,来边境一趟,胜了青岚国反而没让南宫绝太激动,让他激动的是唐黎。

  终于有了夫之实!这个激动人心的事实,让南宫绝一路上又对唐黎扰了许久。

  …。

  一年后。

  “怎么长得这么胖?”唐黎抱着怀里的孩子,这是她与南宫绝的第一个孩子,当产婆把孩子抱给唐黎的时候,唐黎看着那张胖乎乎的脸惊呆了,难道不应该是跟着她的小脸来吗?话说南宫绝的脸也不大啊!

  门被人强行踹开了,南宫绝一脸傲娇地嘀咕着:“什么七八糟的规矩,凭什么我女人生孩子我不能进来?夫人,我们的儿子在哪里?”

  “什么儿子,是个女儿!”唐黎翻了个白眼吼道:“你要是重男轻女我就抱着女儿离家出走!”

  “别啊,我什么都不嫌啊!”南宫绝赶紧把自己的宝贝千金给抱了过来,然后对着孩子说道:“女儿,你可千万要长得像你爹我,要是不幸长得像你娘…别担心,爹会想办法找个眼瞎钱多的男人给你!”

  唐黎刚生完孩子,差点没给南宫绝的话给气得崩血了,一群丫鬟在房间里忙碌着,南宫绝则抱着自己的孩子乐不可支地走来走去,唐黎正生气这男人只要孩子不要她了,就听到南宫绝说道:“夫人辛苦了,等你可以起了,我带你去天险山玩。”

  现在的南宫绝依旧是黑月阁阁主的身份,只是需要两头跑,大部分时间他都呆在王府,而唐黎去过天险山好几次,风景实在是漂亮,便老是吵着要去玩,南宫绝每次都会无情拒绝:“你实在太吵,我不想被其他人说闲话。”

  但每次他又会在唐黎吵闹的时候,陪着她一起吵,害得冷仙兰他们非常无语。

  “你说取个什么名字好?”唐黎沉思了一会儿,精力十足地想起了名字,南宫绝也坐在了边,丝毫不忌讳被单上的鲜血,和难闻的味道,认真地想了想:“南宫月怎么样?今天可是中元节,晚上的月亮会很圆,希望咱们的闺女,以后也可以像月亮一般皎洁圆。”

  “俗气,还以为你会浪漫地取个南宫爱黎之类的表达对我的爱意呢!”唐黎故作嫌弃说道。

  “好啊,那就叫南宫爱黎,只要女儿长大不说我们自私,把她当做两个人之间tiao情的信物…”南宫绝毫不在乎地说道,他的女儿叫啥都行,反正是他的宝贝。

  唐黎翻了个白眼:“滚蛋!”

  就在这时,有管家匆匆禀告,说是阿柳小姐她们来了,阿柳现在也有七个月的身孕了,怎么会来王府?唐黎赶紧派人去把阿柳带了过来,看着阿柳那巨大的肚子,唐黎松了一口气,自己总算已经先代了。

  “阿木你愣着做什么?给你媳妇搬凳子!”唐黎看着傻笑的阿木就郁闷。

  “对对对!”阿木这才赶紧去搬了一张椅子过来,还特地把另一张椅子上的软蒲给垫上,阿柳害羞地抿嘴笑了笑,然后对南宫绝说道:“王爷,能不能让阿柳看看?”

  南宫绝恋恋不舍地把手中的孩子递给了阿柳,阿柳也即将为人母,她看着怀里小小的孩子,心中的感慨万千,这个小孩长大了,如果知道自己的父母曾经经历了那么多生离死别,经历了那么多困难才在一起,然后有了她,会不会很感动?

  阿木看着阿柳似乎哭了,手忙脚地哄道:“怎么哭了?别哭啊,你要是哭的话以后我们的孩子生出来也爱哭怎么办?”

  “就你爱瞎说!”阿柳嗔怪地骂了一句。

  “你可别用眼泪淹我女儿。”南宫绝赶紧把阿柳手中的孩子抢了过来,开玩笑,他的女儿皮肤那么,那吹弹可破,要是被泪水触碰到伤害了怎么办?看着南宫绝这么紧张的样子,唐黎嘴角扯出一抹舒心的笑容,熬了这么久,终于得到了她想要的圆生活。

  “玉莹呢?”唐黎发现花玉莹没有跟来,有些奇怪。

  提到花玉莹,阿柳一阵头痛,她说道:“和白公子又闹小脾气了,黑月阁的任务,白公子去了一趟青楼打听消息,结果玉莹非要认为他去喝花酒了,一个人不知道跑去了哪里,这不,白公子本来也要来看你的,现在只能先去找花玉莹。”

  真是小孩子脾气,唐黎无语:“两个人都要成亲了,还闹…真是…”

  “你别吹牛,我们成亲前一天,你不是还在想着要试试催眠能不能成功吗?”南宫绝补了一刀。

  王府里的声笑语令站在门口的男人有些失神,他清楚地分辨出了她的笑声,她幸福就好,自己得不到的,南宫绝得到了,希望他会珍惜,一个下人从外面回来,看到一个眼睛金黄的男人正站在府门口静静地看着,便想上前问问是不是来看王妃的,可是还没问,那个男人就走了。

  百里无央将手中的面具戴在了脸上,他一直在默默地算着唐黎的产期,前两天就从鬼舍赶了过来,一年前他回到了鬼舍,而不是继续呆着皇宫,他这种人,适合一辈子孤独地逍遥,只是还想来看看她,即使为了避免尴尬,他胆怯地逃走了。

  唐黎交给百里无央的书,他没有动过,经历了这么多事,他已经淡然了,一张完好的脸,又怎么比得上一个心爱的人?也许就这样,怪异的外貌能让他安心地呆在那个偏僻的鬼舍里,依旧做着他那个神出鬼没的鬼医。

  京城的繁华,让百里无央有些伤感,曾经他抱着唐黎,在这一片繁华之上一起飞跃,对于他来说,天下的任何地方都和鬼舍没什么两样,京城只是另一个鬼舍,清冷的,寂静的,可是唐黎,是他心中唯一的京城,带给他无尽繁华,带着他走出了那笼罩了他许久的鬼舍。

  “奇怪。”看着百里无央走远,下人嘀咕了一声,他提着买来给唐黎补身子的药材去了唐黎的房间,想禀告南宫绝一句,要不要吩咐厨子开始炖汤,顺带着将在门口看到的奇怪的男人跟南宫绝他们说了一下。

  唐黎的第一反应就是百里无央来了,她和南宫绝的眼眸里都有些沉重,百里无央躲了他们许久了,去过鬼舍几次,也避而不见,唐黎和南宫绝和好,是因为有他的放手,才圆,可是他们伤害了另一个人,这个人曾经是他们最好的朋友。

  “小姐,不要太担心,无央公子他会得到属于他的那份幸福的。”阿柳看出了唐黎的愧疚,便安慰道。

  “我知道。”唐黎虽然愧疚,可是她不后悔,勉强的爱情最后只会伤人,她无法用愧疚去爱一个不爱的人,那样只会伤害百里无央更深。

  回鬼舍的路上,百里无央走得很慢很慢,他去到每一个和唐黎到过的地方,曾经一起抓鱼的小溪,曾经一起睡的草地,他蹲在溪边,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他有些失神地用手去触碰微微冰凉的水。

  “哎呀!”一个惊呼声从树林里穿了过来,似乎是个女子。

  百里无央立马起身走了过去,刚走到林子里,就看到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正以狗吃屎的姿势趴在地上,感觉到有人来了,她一咕噜地爬了起来,一双黑汪汪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摆了一个风qing万种的姿势给自己的狼狈找借口:“刚才只是风大…”

  百里无央无语,这是纸人吗?风大就能摔成那样?可是她那明晃晃的笑容,像极了唐黎。

  “你别走啊!”看到百里无央转身要走,女子一把拉住了百里无央的衣袖,结果,只听到“撕拉”的一声,百里无央的衣袖被她生生扯烂了。

  “对不起对不起…”女子惊慌地松开了手,百里无央冷哼了一声:“你有什么事?”

  “我就是迷路了,我想问问你鬼舍怎么走啊?”女子可怜巴巴地问道。

  鬼舍?百里无央的眉毛一挑:“你找鬼舍做什么?”

  “我要去拜师!”女子双眼放光,一脸陶醉地说道:“我听说鬼舍的鬼医医术很厉害,我便跟我爹要了点银子出来拜师了,我爹还等着我学有所成,然后回去行医救人挣大钱呢!”

  天真的女人,天真的爹,百里无央哭笑不得,居然有人把他的鬼舍想得如此简单,看着百里无央郁闷的样子,女人的脸颓丧了:“你不会是要告诉我,鬼舍不收人的吧?”

  “不收。”冷清而淡漠的一句拒绝,百里无央说完,便直接甩袖走人。

  “诶,你怎么知道鬼舍不收?”女子却不依不饶地追上来,着他的衣袖亦步亦趋“你是鬼舍的人吗?你也是鬼医的弟子吗?你至少知道鬼舍在哪里的吧?”

  “无可奉告。”

  “我可以给你钱!不要啊?那你要什么?诶,你叫什么名字啊…你走慢一点…”

  “…”…

  有一份喧闹,正渐行渐远。

  有一份情缘,正越染越浓…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狂妃驾临   下一章 ( 没有了 )
妃倾天下冷魅杀手三公皇上借我沟引王爷,别过分妃常彪悍:娘魔妃太难追金牌王妃代嫁之绝宠魔弃妃要翻身爱妃是只九尾冷宫新后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地瓜党最新创作的免费架空小说《狂妃驾临》大结局(全文完)及狂妃驾临最新章节大结局(全文完)在线阅读,《狂妃驾临(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狂妃驾临的免费架空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