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第332章下辈子大结局及《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都市小说 >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作者:简思 书号:47022  时间:2018/11/5  字数:9972 
上一章   第332章 下辈子(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乔荞下午三点多下班去接雨佳,顺带着买菜做饭,因为陆卿胃部的关系,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和什么放在一起会起到相克的作用,这些乔荞都深入的了解过,从一些细微的地方入手。

  乔荞陪着天娜去医院检查,天娜一直想要二胎没要上,和自己嫂子什么话都能说,她和秦峰那事儿不算是很频繁,毕竟秦峰年纪摆在这里,天娜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好吃亏的。

  倒是乔荞顺带着做了检查,身体很好。

  “嫂子最近脸色不错。”天娜由衷的夸赞着。

  乔荞的皮肤状态最近瞧着真是不错,她照顾陆卿的身体,陆卿负责滋养她嘛,用陆卿的话说,这叫互相利用,当时一说还把乔荞给气的半死,谁用你滋养了?

  陆卿说适当的派遣派遣是有利于身体健康的,她需要,自己留在身上又没用。

  反正话都是他说的,他说的任何话都有道理,别人说的任何话都是错的就是了。

  天娜不知道的是,从细节上来看,其实天娜应该过的比乔荞幸福,毕竟家里人口简单,也没什么好累的,但实际上,现在过的轻松的是乔荞,大女儿听话,小女儿活泼可爱,丈夫安分守己,安分守己这样的话用在陆卿的身上貌似有些不搭,但陆卿确实就是做到了,谁愿意靠近他?长得再好也改变不了他是个神经病的传说。

  有些有钱人就是变态的嘛,现在陆卿的名号就被归纳到了这里去,再有钱谁也不想挑战陆卿这样的,能打女人的男人是什么好鸟?

  有人传的更是沸沸扬扬,据说当时陆卿脸上是带着笑,越是踢自己越是觉得兴奋,现场表演打女人,这不是变态是什么?能从打女人身上寻求到点。

  事实到底是不是这样,别人自然懒得理会,反正见到这男人离得远远的就好,同时顺带着哀悼一下他太太,嫁给这样的变态,也是上辈子倒了霉,不知道是不是挖了他家的祖坟。

  就连朱黛都私下打听过,问乔荞陆卿在上是不是对她动手,把乔荞都问傻了。

  昨天晚上她自己原本是不太愿意的,因为太过于频繁了,对身体不好,老夫老了,这事儿上面就应该节制,她给陆卿补身体不是为了这个,谁知道最后他是补到了,倒霉的却是自己,乔荞的身体不配合,陆卿又想要,等办完的时候,见了点血,因为是陆卿为她收拾的,只要眼睛没瞎掉,他就能看见,陆卿当时就搂着她,他没有道歉,因为他觉得自己是她的丈夫,自己想要她就必须要给。

  他只是想确认一下她还在自己的怀里,他现在看不懂乔荞,这女人的心放没放自己的身上,他说不清楚。

  不这样,他都不能确认她是自己的。

  乔荞来店里,行动就有些不便,去医院检查了,医生说这方面动作还是小点,说的话叫乔荞恨不得钻进地里,她也不是新婚,到医院让医生说这样的话,不好意思的。

  朱黛就说外面传陆卿在这事儿上面是不是暴力啊。

  乔荞保持沉默,朱黛心里叹口气,摊上这样的男人也不知道你是幸运还是倒霉,朱黛最近玩一个小明星,男的,你以为只有女的才靠潜规则上位吗?

  那男的结婚了,很早就结婚了,和太太的感情比较稳定,外面都在夸他们夫的感情如何的好。

  朱黛一脸的不屑,只有她和乔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知道什么叫戏子无情吗?说的就是这些人,演戏的而已,习惯了在公众的面前演戏,谁都说他和他太太感情很好,好个…”朱黛爆口。

  她只是懒得去说,这人的老婆很早之前跟过她丈夫,那时候朱黛亲眼见过,只是选择了相同的场所庆祝,朱黛知道丈夫也在,自己就避开了,脸面还是要顾及的,那女的当时就坐在她丈夫的大腿上抱着她丈夫的脖子,示威的看着那些不出名的女明星,大明星?

  可真是大明星,朱黛角挂着淡淡的嘲讽。

  “别人都说她冰清玉洁,你信这话吗?被我老公搞大过肚子,孩子也生下来了,不然你以为呢?”

  乔荞的嘴里能下一个鸡蛋,长得大大的,因为是她比较喜欢的演员,虽然不太出名,但乔荞觉得对方的形象特别的好,看着就单纯无垢,一看就是那种清纯的代表。

  “傻乔荞啊,你家陆卿是没走到这个地步,你太天真了,她长成这个样子,凭什么用她?你也不用用大脑,外面还传说他们夫感情好呢,据我所说,前几天他还动手了…”

  这个圈子太过于套,有几个真正冰清玉洁的。

  乔荞觉得朱黛所说的都颠覆了自己的三观,还能这样?结婚了还各玩各的,老婆被别人包,老公也被别人包?不恶心吗?

  朱黛之后就不说太多了,免得吓到了这个小乖乖,她是觉得乔荞活的有点憋屈,奈何她对这些不感兴趣,不感兴趣就不感兴趣吧。

  捡了一通的货,朱黛买衣服从来不看价格,她拿走的货就足够乔荞几个月赚的了,她也不会虚伪的说,她进价给朱黛,这不现实,她做的是生意,自然也是要赚钱的。

  陆卿晚上来接乔荞,乔荞和他就说这些八卦,真是想不出来。

  陆卿看着自己的手,不知道她是把人想的过于单纯还是大脑太空。

  “你觉得女人喜欢的都是什么?”

  乔荞觉得钱这个东西够用了就好了吧。

  陆卿撇:“你喜欢当二百五,不见得别人就愿意当二百五,过惯了奢靡的生活就回归不到原位了。”穿习惯名牌,一件衣服几万几万的算,怎么回头再去穿那些便宜货?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

  拉着乔荞的手,晚上陆卿又要有行动,乔荞打断他。

  “我今天都去看医生了…”

  乔荞隐晦的像陆卿说,她是女人,女人是很容易得病的,特别是这事儿多了之后,影响也多,那他要是不可怜自己,自己能有什么办法,陆卿的气息乔荞听得出来,这就是打算继续,倒是狠狠的了她两把,然后就收手了,搂着她,把人圈在怀里。

  “睡吧。”

  陆卿的气息渐渐的淡了下去。

  乔荞抱着他的,闭着眼睛。

  “我前几天陪着天娜去医院检查,我就觉得天娜的那种生活不错的…”

  乔荞越是想越是觉得很好,互相都将养身体多好。

  倒是陆卿嘴又犯

  “你要是嫁个老头,你就得出墙。”

  乔荞倒是没气,也许是习惯了他的嘴,他说什么自己现在都不会太气。

  “你也没比老头儿年轻到哪里去,我嫁给你,是我吃亏…”

  陆卿呵呵的笑,这事儿他觉得乔荞没有说错,嫁给自己也许就真的是她吃亏吧,一连断了三天,没碰她,这些事儿乔荞不可能和外人讲,把自己的房事拿出来和别人讨论,她不好意思,陆卿以前碰她也没这样过。

  陆卿拿着手机,自己摩挲着玩,其实他觉得自己活在这世界上总要有点活下去的理由,从他妈死了,他就一直很郁闷,他妈生病一万个人告诉他不是他的错,他自己是有判断力的,那时候陆卿觉得人生不过就是这样了,没什么意思,当时人在医院,他就连起都起不来,乔荞每天陪着他,跟着他滚,那时候真像是个老女人,陆天娜劝他,陆卿没听。

  他自己认定的事情,谁劝都没用,乔荞又劝。

  乔荞说啊,自己要是挂了,她不能一起去死,她还有孩子呢,她得好好得照顾孩子,陆卿一听心里就不舒服。

  就说两句奉承我的话,你又能掉块吗?

  自己还没挂呢,也没有实病,她就要撇清了,她得好好的活着,自己说要拉着她一起去死吗?

  再说女人不是都会甜言语的嘛,哄着他死了,然后才财产都给她多好,结果乔荞呢?她就明明白白的告诉陆卿,他就是死了,她拿着陆卿的钱,对他也没什么感激,陆卿心里这个气啊。

  拿着我的钱到时候去找小白脸吗?

  陆卿知道自己伤了乔荞,但自己后期做的还不足以让她感动吗?

  他送了乔荞多个戒指了?

  他觉得男人就是犯,自己是男人同样犯,人家对着你好的时候,你不稀得要,等人家转身,对着你一脸的敷衍,你又开始追着人家的股后面跑了,用魅力征服不了她,那只能用身体去征服了。

  至少他还有这么一个用处,陆卿觉得和乔荞抱在一块的时候他的身体就是热的,暖的,能把这个女人身上的温暖都到自己的身体里,让自己能感觉到,血还是通的。

  他不奢望乔荞现在对他就像是以前那样,她敷衍不敷衍,只要有这个孩子,那就好,看在果而的面子上,她也不会做的太难看,说到底她不还是自己老婆嘛,夫义务她总要履行的吧。

  陆卿知道自己卑鄙,他善于算计,这是自己随手就能要到的,他也能感觉得出来,每次快乐的人不只是自己一个人,她能同时和自己快乐着,证明这件事儿不是便宜他一个。

  至于谁,到底是谁用身体取悦了谁,这样的问题,陆卿懒得去理会。

  乔荞回房间去铺被子,果而来问乔荞作业,乔荞一看就觉得头疼,应用题啊?

  她最怕的就是这个,什么这个路线那个路线的,然后算什么钱的,看的雾煞煞的一片。

  “妈,这么解呀?”果而认真的看着自己妈。

  “我不会啊…”果而不信,要是不会的话,她妈是怎么从小学毕业的?

  乔荞苦笑:“妈妈上学的时候数学成绩一直不好…”陆卿喊果而出去,自己亲自上阵去教,给果而算的明明白白的,讲解的很是清楚,果而也听懂了,拉着陆卿的手,小声的说着,她怕大声会伤了妈妈的心。

  “我妈的头是不是撞过?”

  要不然怎么会这么笨?

  陆卿没忍住,要是让乔荞教孩子作业,估计孩子的课业就废了,其实学的一样不一样,这些东西都是融会贯通的,她怎么会不懂呢,就是心思没放在这上面。

  “你得感谢我当了你爸爸,不然你就惨定了…”摊上一个头脑不好的爸爸,你这辈子成绩也上不去了,到时候你妈就会不停的唠叨你,你看你多幸福,投胎成自己的孩子。

  果而吐槽,捂着自己的胃部。

  “哎呦,我胃疼,我吃不进去饭…”

  雨佳跟着凑热闹:“羞羞脸…”

  她们俩取笑的人就是眼前的这位,雨佳都知道她爸喜欢抱妈妈,有时候回到家里来,包扔到一边就把她妈给抱了起来,她妈会叫,有时候她晚上也能听见妈妈叫,雨佳觉得做妈妈好辛苦,爸爸就喜欢吓妈妈。

  陆卿拉着脸,乔荞推门进来,给他炖的东西吃,看着陆卿又冲雨佳。

  “你对她温柔点嘛…”

  陆卿看在乔荞的面子上也就算了,他嘴上是没说,但他的动作就已经说明了他的心思,他在防备着雨佳,这点让乔荞很不理解,一个几岁大的孩子,能怎么样?自己给养出来的,她不敢说雨佳就一定优秀,但性格不坏,心肠也好,陆卿自己本身的妹妹也是收养的,怎么可以相差这么多?

  但陆卿就怕雨佳和果而去争,他的话说的好听,将来果而若是不好不优秀,他就把钱都捐给社会,但实际当中的陆卿,你让他把钱都捐出去等于要他的命,他赚的为什么要扔给社会?

  “爸爸抱…”陆卿对雨佳伸伸手,雨佳这孩子不记仇,前一秒给你一巴掌,后一秒给你一个甜豆,那雨佳也上当,会吧唧吧唧吃的很香,陆卿对她多不好,只要对她稍稍好那么一点,就会当着乔荞的面使劲的为陆卿说话,陆卿把孩子抱在自己的腿上,雨佳动来动去的,去拉乔荞的手,让乔荞坐在自己的身边,乔荞不能推女儿,只能挨着陆卿去坐,果而就继续写自己的作业。

  时不时的问问乔荞自己的数学题,问了几次,乔荞的回答都是错误的,果而收了本子最后总结的说了一句,声音很淡。

  “妈,你的数学功课一定就是体育老师教的…”

  乔荞脸红。

  “陆乔果而…”

  “嗯,我是陆乔果而,你别叫我了。”果而捂着脸自动的去罚站,说真话也被罚站,自己这个家可真是奇葩,雨佳觉得是好玩的,自己跟着果而一起罚站,陆卿没忍住偷笑了一声,自己笨嘛,还不许别人时候,人家说了他就要发飙。

  “你笑什么?”乔荞恼羞成怒。

  陆卿摊手:“我觉得虽然脑子不聪明,家政课是及格了…”陆卿淡淡的点着沙发的扶手,家政方面他指的是卧室里乔荞这个得的还是高分呢。朋友打了两次的电话像陆卿邀约,陆卿都给推了,对方邀请的是他和乔荞一起出席,陆卿大部分的应酬都是自己参加,像是这种私下的私人聚会,特私人的,他是不愿意带着乔荞出席,女人们聚集到一起,总说些有用没用的。

  朋友的电话追到了家里来,电话是乔荞接的,对方就说面子还是要给自己的吧。

  “时间上可能不行。”陆卿没有提,自然就是有他的用意,乔荞不会径直绕过陆卿就应了。

  “小乔就是我们一起吃个饭,能耽误你多少的时间…”

  乔荞挂了电话,果而对着镜子在自己的头发呢,小姑娘爱美,总是要把自己收拾得立立整整的才愿意出门,腿上还是小白袜子,乔荞不大喜欢孩子穿黑色的袜,毕竟还小呢,这样清纯。

  “妈…”果而叫了乔荞一声。

  陆卿晚上回来的又很晚,在酒桌上愣是一口酒没碰,当时有人敬他,其实放在过去陆卿也就喝了。

  推了一翻。

  “和老婆约定了,就连酒都不能喝?”有人开玩笑一样的打趣陆卿。

  其实到底怕不怕老婆这事儿当成笑话来讲,也不算是什么,就真的怕又能如何呢,生活当中哪里就有那么些的怕和不怕的。

  倒是陆卿足够的坦然,抬眼:“是啊,不让我喝,不敢喝…”

  喝了两杯的饮料,人家拼酒他拼牛

  “陆卿你赶紧回家吧,举着牛来干杯,你好意思吗?”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好意思。”他答。

  回到家乔荞都已经睡了,人在上躺着呢,他在那种地方身上就不可能不染上味道,只是将西装外套扔到了上,从身后抱着乔荞。

  “回来了…”

  “嗯。”陆卿的贴在她的后颈上。

  “小乔…”

  “嗯、”乔荞应了一声,因为不知道他想问什么。

  “你还恨我吗?真的对孙若兰就那么在意吗?”乔荞只听得陆卿又叹了一口气,她摇摇头,其实孙若兰刘若兰的不是一个特殊,她在乎的从来就不是一个外人,而是陆卿的想法和内心。

  “我要你亲口说,恨吗?”

  乔荞不吭声,陆卿也不急不慢的将她拉拢到怀里,把人固定在口,让她翻过来自己的下巴倚在她的头顶。

  “不能像是以前一样的爱我是吗?觉得自己受伤了是吗?”陆卿还在发问。

  其实一切的一切他都清楚,有些伤害造成了,真的想要抹平就太难了。

  “爱不爱,日子还不是一样的过?”

  乔荞觉得他问的这些有些好笑,这把年纪说什么爱不爱的?只要觉得对方是对的,牵着手一起走下去,将来成为老来伴这不就好了,我爱你,又能如何?

  陆卿扬眉:“不一样的。”

  陆卿抱着乔荞睡的,他嘟囔了很多话,后来乔荞也记的不是很清楚。

  两个人的日子还是一样的过,陆卿的生活中没在出现孙若兰什么若兰之类的,外面的人知道的也就是他这个太太,相比较陆卿的坏脾气,乔荞则被人夸耀的多,陆太太的脾气很好,陆总的脾气太过于糟糕,这个男人小心眼,得罪谁千万不要得罪他,因为他会报复你的。

  算命的说乔荞是长寿的命,陆卿则是短命的,那一年朋友带着乔荞去的,无聊当中她跟着去了,当时也没有往心里去,觉得这些都是江湖骗子,自己的身体这样,她还长寿呢?有时候她就觉得自己可能会短命。

  陆卿45岁的时候生了一场重病,几乎差点就被阎王爷给拽走了,乔荞连守了半个多月,当时医生是给了最吓人的话,乔荞半个月当中一眼孩子都没见,她自己原本身体就不行,强撑着,差点就倒下了,乔荞记得天娜问她的话。

  陆天娜说,如果有下辈子的话,嫂子你还愿意遇上我哥吗?

  乔荞摇头,她知道当个女人不易,想要当个出彩的女人更加不易,你活的平凡男人觉得你没趣的很,你活的滋润男人也许又会叫日子过的惊心动魄,总之无论你去做什么,他们总是会找到各种各样的借口来为自己的行为解释,爱情是个什么东西?

  乔荞今时今觉得爱情就是将就,将就着去过日子,为了孩子,两个人好好的生活在一起,对陆卿她放开过去,真心的待他,这话貌似有点用不上,真心这个东西就留给外面的女人去做吧,她只是做个平凡的人守着这个家,因为两个孩子需要父亲,她的孩子需要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因为孩子需要,她就得想方设法让陆卿把自己放在心头,靠着他那一丁点的所谓的亏欠也好,内疚什么都好,陆卿对她有没有爱情,乔荞也不知晓,她也不想去问。

  当时陆卿被救了回来,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乔荞,他的病好了之后对乔荞更加的好了,花在乔荞身上的钱更多,甚至隐约有打算将自己的财产分到乔荞的头上,对于陆卿来说,他的钱就是他的全部,那是比命还要重要的。

  乔荞过46岁生日的时候,收到了陆卿赠送的一辆宝马,是陆卿亲自挑的,这其中最为重要的含义不是这辆车花了多少钱,不是陆卿拿出来了诚意去为乔荞挑了这车,而是这车所代表的含义。

  一个女人在46岁的时候还可以收到丈夫这样的对待,也许这样的人生就是成功的,在年老衰的迫下,她竟然还可以收到这样的礼物,陆卿没在对乔荞说过,有关于爱不爱的问题,或者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说这些虚无缥缈的令人厌恶,上了年纪自己就很少参加一些应酬了,能躲的就躲,谁的面子都不给,大部分的时间都留在家里,乔荞待在家里他就留在家里,没腻着抱在一起谈谈情说说爱的,两个人一起出去旅游的次数数得过来,但只要乔荞待在家里,陆卿大部分都是愿意出来时间,她干什么没人管,自己就捧着一本书,或者捧着电脑,抬起头就能看见这个人。

  在陆卿的心里,他觉得其实有些女人可以长得不漂亮可以不温柔,一个女人对于家的作用,其实就是当你觉得人生无望,能有那么一个人牵起来你的手,陆卿认为乔荞做到了。

  当着别人的面陆卿从来没夸过乔荞一句,甚至他总是踩着乔荞说话,他说自己娶了一个懒女人,就连家里那么一点的卫生都收拾不好,他老婆还爱花钱,买起来衣服从来不会手软,大笔大笔的花钱,家里都要被鞋子给堆了,都是她的臭鞋头子,她买了又不穿,就为了喜欢,很任

  他娶的就是个懒婆娘,身上有的全部都是缺点,各种各样的,他老婆不太会赚钱,但会花钱。

  果而问过陆卿一句话,她说,爸爸,如果有下辈子,你还愿意遇上我妈嘛,陆卿当时没有回答,还让果而生气了,自己小声的说着,她不希望自己妈能遇上她爸,因为自己妈这辈子过的太过于辛苦,她妈奉献了一生,一个女人最美好的时光都用在了丈夫的身上,用在了儿女的身上。

  陆卿不回答,不是不想遇上乔荞,只是他认为这种遇上过于沉重,对于自己来讲,他是愿意的,但那个女人呢?

  乔荞的日子他并不认为好过,他的母亲过世,他生重病,前前后后几次三番,乔荞耗干了心血,可要是不遇上,她要嫁给谁呢?

  张展失踪,人到底是死了,还是被绑架了没人清楚,消失了五六年最终被找到了,根据警察所说的,应该是绑架之后抛尸荒野,周燕的行动更是利索,手段更为犀利,直接把张展外面的女人和儿子赶尽杀绝,属于她家的钱对方一钱都别想碰。

  周燕老的厉害,这些年自己被张展压制着,动弹不得。

  她约了乔荞见面,她就是想不明白,作为女人,其实她和乔荞是一样失败的,张展背叛了自己,陆卿背叛了乔荞,是什么足以让乔荞回头呢?忘记那段不堪的岁月,依旧和这个男人躺在一起?

  死后变成这个男人家的鬼?

  “坐,你没怎么老。”周燕开口。

  乔荞笑笑,她相信一句话,如果你的脸上经常挂着微笑,那么你的命运也会是幸福的,安乐的。

  “谢谢。”

  “你和陆卿过的还好的?”周燕闲闲的喝了一口茶,她现在不敢去看镜子,美人迟暮是一件非常叫人觉得痛苦的事情,她去整过容,可惜脸上已经出现了痕迹,反倒是了一个四不像,周燕的身边进进出出的跟着一些小男朋友,这个世界上就是这样的现实,只要你有钱,你就可以买到爱情,买到别人对你的虚情假意。

  “还行。”

  周燕撇嘴:“你知道吗,乔荞我特看不起你…”乔荞依旧带着笑;“噢,为什么?”

  “你能不能要点骨气?依附一个男人生活,你觉得很有脸面吗?人家想出去玩就出去玩,你呢?人家想要回头,就把你当成破烂一样的捡了起来,你算是什么?”

  乔荞不可置否,每个人对生活的态度不太相同。

  “你就没想过,把陆卿踩在脚下自己拿到说话权?”

  乔荞抬头慢慢的看着周燕,轻声说着:“我和陆卿养育了两个孩子,将来他的一切都会成为我的孩子的,我为什么要这样去做?”

  周燕无语,不要强的女人,说的就是这种,活该你一辈子被欺负,活该你一辈子受委屈。

  人生啊,其实就是一条看不见尽头的路,多少次你以为你就摔在这里,再无爬起来的可能,但世事难料,总会有好的事情发生的。

  陆卿八十五岁,身体已经熬不住了,果而和雨佳守在父亲的病前,进的东西越来越少,只等待着最后的那一口气,陆卿每天盼望着的事情就是盯着门口看,看着那个也是已经脸皱纹,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出现在自己的病房里。

  结婚就仿佛是昨天的事情,一转眼他们就都这样的老了,他的乔荞也老了。

  外人看着她已经不是小乔了,变成了老乔,他也真正的成为了老陆。

  乔荞出现的时候,陆卿的精神总是能好上一好,认真的看着她,多看一眼就少一眼。

  医生下了病危通知,说是不是今夜就是明天一早,20号晚果而和雨佳熬了多少个夜已经有些熬不住了,倒是乔荞总能守在陆卿的病前,他算上这次,一辈子三次病重入院,都是这个女人守在他的前,等着他醒过来,但陆卿心里明白,这次他恐怕就要辜负这个女人了。

  你看他原本设计的是等着她先走,自己送走了她然后在跟着去,最后却让她又伤心一次。

  乔荞握着陆卿的手,很多时候不用任何的言语,就已经明了对方的心意。

  天快亮了,陆卿问乔荞。

  “真的有下辈子,我们还做夫好不好?”

  乔荞伸出手,两只手握住他的一只,松弛的皮肤贴在他的手上,轻轻的在他耳边说着:“好,下辈子我们还将就。”

  8月21号清晨两点,陆卿过世,同年9月21,乔荞走完了自己人生的最后一程。

  有人说,大雁大雁从不独活,一群大雁里很少会出现单数。一只死去,另一只也会自杀或者郁郁而亡。

  ---题外话---

  这个结局写了很久,特别是最后的一章,我以为我会写很多,改了修,修了改,最后留了这样的一个结局,最后落笔电脑屏幕开着,眼泪哗哗的掉,自己也不清楚是为了什么,心里觉得空落落的,有人说大妈的书都太长了,可即便它这样的长,到了结尾我依旧舍不得,我还想在延续下去,慢慢的延续下去,有读者问我,这本出书嘛,一开始是谈过后来推了,那段家里发生了一点事情,最后又找到了我,确定是出,但什么时候出不知道大概以后会通知,感谢大家这一年以来的相伴,你们都是最好的,哒的,最为最后的结局,好吧,我又哭了两条手绢,抱抱各位,鞠躬感谢,千言万语,万语千言拍拍口,我们都懂的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下一章 ( 没有了 )
婚后霸宠:天亿万老公请慢叶家童养媳乔少暖妻一不小心嫁首守护甜心之樱三大恶魔宠上哥哥你要负责贵族校草独家丫头,你被算惊艳!名门少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简思最新创作的免费都市小说《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第332章 下辈子-大结及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第332章 下辈子-大结局在线阅读,《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