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胎十月:鬼夫,缠上身》番外5:后来的事大结局及《阴胎十月:鬼夫,缠上身》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灵异小说 > 阴胎十月:鬼夫,缠上身  作者:黑金烤漆冰箱 书号:47262  时间:2018/12/4  字数:7075 
上一章   番外5:后来的事(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三年后,幽都司。

  女阎君气鼓鼓的鸷月对望着,眼底的紫已经有几分威严之了“你…你为什么不让我去忘川水看看,我是阎君!幽都这么大,还有我不能去的地方吗?”

  她这已经是第三次偷溜出去,想要去忘川河边看一眼。

  “不行就是不行,小不点,你怎么让人这么不省心。”鸷月单手提着娇龙后颈上的衣领,妩媚动人的脸上带着一丝的无奈。

  娇龙被鸷月提着,就好像小仔似的无路可逃。

  两颊上生出了一丝红晕,挣扎不过,双手掐住了自己的肢“鸷月,你敢不服从本阎君的命令吗?”

  “你除了是阎君,我还是你的夫君。”鸷月抬手掐了一下娇龙的侧脸,魅惑一般的眼瞳如落入水中的月影般转“虽然说是包办婚姻,可是自古妇以夫为天,你当然凡事要听我的。”

  娇龙和鸷月还真是一对欢喜冤家,娇龙见骄横对鸷月半点用处都没有。

  眼眸不柔软下来,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鸷月“就让我看一眼嘛,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我保证我看过一眼之后。就…就马上回来…”

  忘川河水里面封印着一个和娇龙相互冲突的意识,不然她过去就是怕二者宿命的锋。所以一直是止任何人靠近,也不允许里面的东西出来。

  那里面的东西,是要永远封印住的秘密。

  “娇龙,那里很危险,不让你去肯定是有原因的。”鸷月玩世不恭的表情收敛起来,凝眸和这个小丫头对视了几眼之后,他把她放在书案边上摁着“这么多加急文书还要等着你看呢,你要是不看,又要本大爷帮你看。”

  娇龙看到那些加急的文书,当然知道自己作为阎君的重要

  有些魂魄枉死,生死一线之中,全靠阎君大笔一挥才能确保生命无虞。她叹了一口气,只好用笔在上面批改魂魄的命运。

  鸷月端坐在娇龙身后,就像兄长一样看着她的一举一动,随着时间一长他的眸光就变得有些妩媚懒散了。

  渐渐的就靠着自己的膝盖,睡死过去了。

  娇龙批完一大堆的文书,回头看鸷月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心里面又升起了一丝想要偷跑出去的念头,小手在他闭上的双眼前轻轻一挥。

  登时,就被鸷月的手给抓住了。

  鸷月的大手握着她纤细的皓腕,笑得要多妖孽有多妖孽“你就非去不可吗?”

  眼眸一睁,仿佛面袭来了的桃花瓣雨一样,媚眼如丝。

  “是啊!非去不可!”娇龙感觉自己受到了巨大的视觉冲击力,呆呆的看着鸷月的双眼,然后才羞怯的低下头“求你了。”

  鸷月来了一记摸头杀,坏笑着摸着娇龙的头“给我一个理由。”

  “我…我觉得守护忘川的那个神秘人,就是我爸爸,鸷月哥哥,我真的很想见他。”娇龙隐藏了三年的心事,一时间全都诉说出来。

  无论如何,她只想见父亲一面。

  至于忘川河水里封印的是什么东西,对她来说是有些好奇心,但是远远没有见父亲一面那样重要。

  她永远忘不了,父亲对她和母亲温柔入骨的一面。

  脸上红的都要滴出血来,只觉得鸷月落在自己头顶的手很温暖。

  这三年的成长因为有鸷月的守护,所以格外的开心,其实她心里清楚。鸷月更喜欢的是在间到处吃吃玩玩,而不是困守在幽都。

  “这个理由好像不好拒绝,不过我一个人可决定不了,得问问我大哥。”鸷月一个翻身直起身子,将娇龙小小的身子抱起“我记得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他都会在司衙门里处理比较重大的事务。”

  幽都本来是要交给娇龙管理的,不过她还小,不能一下子放权。

  所以凌翊才以超然的地位暂时协理幽都事务,每个月的初一十五都会现身一次。每次也就半个时辰的功夫,此刻寻他。

  他正在殿中无所事事的扔着一颗圆形的珠子玩,这颗珠子月白的光芒将整个昏暗的司大殿照的通明。

  在珠子内部,居然有一只小小的鲛人的婴儿。

  “万年鲛珠!”鸷月带着娇龙进门,第一眼就认出了凌翊手中的这颗鲛人族至宝,眼睛里都放出光来了“这颗鲛珠,你要…收下去吗?你要是收了,估计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敌手了。”

  “说什么蠢话?要是贪图里面功力,我会留到今天?”凌翊看待这颗万年鲛珠的目光,就跟看玻璃珠没什么两样。

  他一收手,这颗珠子就落到了他的掌中,嘴角扯出一丝狡黠的笑意“当然,这颗珠子也轮不到你鸷月来用。”

  “那你把它从海里捞出来干什么?无聊啊!”鸷月本想着凌翊不要,这颗珠子起码也得轮着自己。

  他那只眼睛就好像被住了一样,死死的就盯着那颗鲛珠。

  凌翊蹙眉“我劝你还是别打鲛珠的主意,就你的三脚猫的功夫。恐怕还没到鲛珠的力量,就会被那里面的力量干。”

  反而被一颗珠子干力量?

  这怎么可能呢?

  鸷月眼睛一眯,觉得凌翊在匡他。

  就见到凌翊坐的阎君宝座后面,走出来一个身材颀长的少年,十七八岁的样子。黑头发棕色的眼睛,却和紫幽长得有几分相似。

  鸷月眸光一眯,有些戏,这不是娇龙的兄长吗?

  这小子怎么也来这里了…

  当初唐小七和凌翊参加老爷子葬礼迟到,就是因为这小子在时间坐标里闯,不仅失在里面,还惹了一堆麻烦。

  最后需要他们夫俩,收拾残局。

  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如今这个小子已经长成,眼中还是一副冷淡的表情“鸷月,你看不明白吗?这颗鲛珠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它本身就是有生命的存在。这是一颗蛋,不是任何人都能有资格收上面的力量的,一个不好就会成为它孵化时的能量所需…”

  蛋?

  鸷月眼睛,仔细去看,只觉得鲛珠中的那个沉睡的鲛人族婴儿。他有那么一瞬间,睁开了诡异的眼睛。

  眼底沁着寒光,让人觉得灵魂都被刺穿了。

  可是再一看,他还是紧闭着双眼的。

  此时,子婴受到传召前来,立在殿门口“老板,你找我?”

  “恩,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和小七要冥婚了,想邀请你一起来参加。”凌翊随手就把手中的被他视作玻璃球一样的鲛珠扔出去,刚好就落在了子婴的怀中。

  子婴站在原地愣了愣,将鲛珠握在手中,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这什么?”

  “可能是玻璃珠什么的…”凌翊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从子婴的旁边经过,拍了拍他的肩膀“鬼域以后就拜托你了,还有幽都,也给你妹妹了。”

  给他的…

  妹妹!

  子婴眸光一闪,就落到了鸷月怀中的娇龙身上“观用…”

  “哥哥!”娇龙本来过来时要申请去忘川河边看上一眼的,结果全程都不上话来,恰巧就遇上了子婴的眼眸。

  一瞬间,子婴就炸了“鸷月你怎么抱着我妹妹,放开你的脏手。”

  “,她怎么会是你妹妹,她是我老婆才对。”鸷月和子婴差点就打起来了,出手腕上的姻缘石。

  子婴才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目光呆滞的看着鸷月手腕上紫的石头,上面刻了一个字“娇。”

  真是晴天霹雳,有没人告诉他到底是什么情况。

  观用嫁给鸷月的事情,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他顿时就有一种想要用手里这颗鲛珠毁灭世界的冲动。

  眼睛里却是越来越哀凉,缓缓的松开了拽住鸷月的衣领,小声的和娇龙说话:“怎么都没听人说起说呢?”

  “因为是包办婚姻呀,我也不知道!”娇龙怯生生的看着子婴,身子在鸷月的怀中微微一缩,有些畏惧的看着怒发冲冠的子婴。

  她前世的记忆并未消弭,但是转生让她将前世的缘都斩断了。

  缘分的斩断,使得那些通过缘分联系在一起的姻缘,也随之变得极为的淡漠。在她自己的世界观里,她是娇龙,并不是观用。

  她的妈妈是宋晴,爸爸是…

  是那个守在忘川河边的男人,他似乎在用自己深沉的父爱,守护着一个惊天的秘密。

  可在子婴眼里,事情并非如此,那个女孩虽然和观用长相并不相同。

  可是她还是自己挚爱的妹妹,眉毛一拧,然大怒“包办婚姻!他芈凌翊包办婚姻的时候,可曾问过我的态度…”

  说完就气势汹汹的追上去,他一定要把凌翊逮住,好好问个清楚。

  “娇龙,看来你要问的问题只能等下次了,好巧不巧赶上他冥婚。”鸷月搂着娇龙大步流星的往娇龙所属的司大殿走去,心底深处一直在发沉。

  有一个问题,他总也思考不清楚。

  那就是他…

  他对唐小七到底是因为和哥哥赌气,还是心底早就情深种了,低眸又看到娇龙失望的眼神。

  心头微微一动,对她展颜,笑靥生花“媳妇,我保证,下个月。一定帮你申请,你想要见父亲的心愿。他不可能不帮你达成,毕竟你是幽都的大功臣,对不对?”

  “谢谢你,鸷月哥哥。”娇龙还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只知道鸷月哥哥本极好,为人只是看似恶罢了,仰头在他的侧脸上吻了一下。

  鸷月的脸红到了耳,搂着娇龙的手都僵掉了。

  在幽都的边界附近,子婴追上了凌翊离开的步子,愤懑的喊道:“你怎么能自作主张,把我妹妹嫁给别人呢!”

  他君王一般,目不斜视的前行着。

  此刻,终于顿住了脚步。

  “你觉得,她还是你的妹妹吗?”凌翊回头看了一眼子婴,眼中是若有深意的笑意,似乎早就把子婴算计的死死的。

  子婴心头一疼,低下了眼眸“你…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么,你要自己觉得还是娇龙的兄长,那你可以介入。想要破坏他们的冥婚,我还可以找唐俊帮你借剪。”凌翊举起修长的食指和中指,做了一个剪刀裁剪红线的动作,好像根本就不在乎子婴反对任何事。

  子婴当然知道剪断红线的后果,哪怕他依旧是娇龙的兄长,也不可莽撞。

  面色微微恢复了正常,他蹙眉问道:“唐俊不是成了傻子么?剪怎么会在他的手里头呢…”

  “子婴,你的脑子怎么还停留在三年前,三年前唐俊就已经拿到地魂恢复灵智了。”凌翊在幽都的边界跨出了一步,直接走到了宋家所办的学堂的外面。

  学堂里的学生不到十个,主要是贵不贵多。

  一个女子站在黑板前,用粉笔行云水的画出一道符咒“这是天雷地火甲胄符,是最简单也是最坚固的符箓。”

  坐在学堂里的几个学生,都全神贯注的看着。

  自从老爷子去世之后,宋氏派学堂就成立了,和唐门招收弟子的方式几乎一样。都是只招收内部世家子弟,当然也会教一些前来拜师学艺的。

  麟儿不过三岁大,也跟着一起画,只是画的七八糟没有一丁点的道术天赋可言。倒是另一个脑袋上长了荷叶一样,显得脑袋有点方的孩子,他画的符箓就要好看一点。

  那是麒儿,从娇龙身边分开的那一部分魂魄,被驯养的已经十分的温和。

  天赋最强的,居然是那个善于变化成少女的小鬼彤彤。

  她虽然会画道家符箓,可是却轻易不能用,只是在这里学着玩的。所以与其说道术天赋极强,倒不如说是美术天赋不错。

  画的都像模像样,至于能不能用,就两说的。

  教习的女教师下去巡视了一番,笑了笑“都画得很好,大家都很有道术天赋,不妨现在就可以催动试试。”

  瑾瑜从凌翊身边走过来,不屑看了一眼大家画的,撅起了嘴“就这种程度也叫好吗?还不如我用脚趾头画的…”

  他明显是吃醋了,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也画了一张和黑板上一模一样的符箓。

  女教师从讲堂正上方的位置走下来,看了一眼这个少年画的符箓,眸光微微一闪。这个少年的确是所有弟子中画的最好的,也是天赋最高的。

  “你的确画的最好,也很有天赋。”她夸赞着他,眉头却不住蹙在一起,这个少年虽然有很强的天赋。

  可是他和彤彤一样,都是鬼。

  鬼本身就是和道术相克的,一般是学着玩的,当然凌翊也很善于对符箓的应用。说不定以后渡劫,也能用得上。

  瑾瑜抬头“妈妈,你教的太简单了。”

  “那以后教点难的。”唐小七顺着这个少年说话,可是看其他世家子弟,虽然都有道术基础。

  可是单单这个甲胄符,他们几乎没有任何一个,画第一次就成功的。

  现在房间里传来的都是道家真言诵的声音,却没有任何一个人的符箓奏效了。她拾起瑾瑜画的符箓,自己催动了一下。

  才发现,这孩子画的符箓,力量可非同一般。

  这时,才听麟儿喊了一声:“虽然瑾瑜哥哥很厉害,不过…不过,我觉得安北哥哥是最厉害的…”

  他的小手指着角落里的安北,安北一个人没什么存在感。

  眼瞳也是蔚蓝色的,看着和大家格格不入,就跟隐形人一样的存在着。可是不得不说,他的符箓似乎已经强过了唐俊的水平。

  他是鱼人后代,精神力超强,又换上了鱼人的眼睛,有着鱼人一般敏锐的察力。不管是道术还是佛法,都可精通,将来的前途更是不可限量。

  唐小七看过去了一眼,并不诧异,只是微微一笑“那大家都要和安北师兄学习,好了,下课吧。”

  一堂课讲下来,唐小七拿着黑板擦擦去黑板上密密麻麻的内容,就听到几个世家来的子弟在议论纷纷。

  “老师什么时候教唐门秘术啊?”

  “对啊,都三年了,还从来没见她讲过!”

  “不会不教吧?真吝啬!”

  唐小七高举的胳膊微微一滞,心里头有些不是滋味,耳边就传来了唐俊的声音:“小妹,你别白费功夫了,你虽然是派弟子。可你办学,那来门下的,多半是为了学唐门秘术。”

  “的确,四哥,我在想干脆…”唐小七擦了擦黑板,转头看向唐俊“干脆,你也办学堂,让人家去学唐门道术。我这里就会留下纯粹想学派绝学的孩子…”

  “你想害死你哥哥我啊?传道授业,那是唐大师的事,我可不要。我…我自有闲散惯了,而且你知道的,我…我在找她。”唐俊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鞋面,将手伸进兜里,又看了一眼唐小七“等你和他成婚,我就会离开南城。”

  唐小七当然知道,天下无不散宴席,唐俊根本就不是会窝在一个穷地方的人。

  她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哦,那你打算去哪儿?”

  “世界各地…”唐俊走出教室,拍了拍凌翊的肩膀“妹夫,以后我这个妹妹就交给你来照料了。”

  凌翊微微点头,与唐俊擦肩而过。

  微微有些冰凉的目光,落在了唐小七的身上“上了一天的课,累了吧?”

  “不累,一会儿的课,都是宋晴来上。我刚好可以休息一会儿…”唐小七疲累的靠在凌翊高大的身躯上。

  凌翊坏笑“既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咱们生孩子吧。麟儿真正的天赋其实是在佛法上,没必要学这些道术…”

  “凌翊,今天是三年孝期的最后一天,我想给老爷子留点好映像。”唐小七双手紧了紧凌翊的身躯,心头却在思考着,麟儿真正的天赋是佛法吗?

  妈妈姜颖到底…

  到底和佛宗有着怎样的关联,让麟儿出生便对佛法有着极强的天赋。

  凌翊并没有回答她,将她的身子打横抱起。

  翌,黄昏时的晚霞,灿如嫁衣。

  那个女子披着夕阳一般火红的嫁衣,同那个长身玉立的男子同时在姜颖和唐国强面前跪下。

  只听一言“夫拜。”

  彼此双手而握,就好似回到了她六岁之时的冥婚。

  命运的红线重新绕在他们的手腕上,形成了一块至死不渝的姻缘石,那男子搂住他的冥婚子“未来生老病死,我将陪着你,如今你的任务就是再给我生一个猴子。”

  观礼的人群中,站了个黑袍的男子,他仅仅只看了一眼便转头要跨入幽冥。

  这一次,她不会让他逃了。

  宋晴白皙的手直接从他的身后,抓住了他的衣袍“有胆子来冥婚宴看小七成婚,没胆子来见我吗?你就打算一辈子,守在忘川之地不来见我吗?”

  “谁说我没胆子见你的?我只是怕你离不开我!”他猛的转头,将宋晴搂入怀中。

  一时间,沉寂了多年的情感。

  汹涌而来…

  全文完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阴胎十月:鬼夫,缠上身   下一章 ( 没有了 )
阴夫,你不行下半身有个鬼不可思议怀孕我的老婆是瓶阴阳代理人之总有凶灵想害阴缘不散诡夫好难缠鬼夫难缠赎命生引子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黑金烤漆冰箱最新创作的免费灵异小说《阴胎十月:鬼夫,缠上身》番外5:后来的事-大结局及阴胎十月:鬼夫,缠上身最新章节番外5:后来的事-大结局在线阅读,《阴胎十月:鬼夫,缠上身(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阴胎十月:鬼夫,缠上身的免费灵异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