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相公极宠妃》盛世帝王番外完及《错嫁相公极宠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架空小说 > 错嫁相公极宠妃  作者:莫摇 书号:47273  时间:2018/12/4  字数:7459 
上一章   盛世帝王(番外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人说山中无岁月,不知不觉,这一群人已经在这群山里住了半年,众人似乎都未有什么变化,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赫连眳跟朝北与倾玉的儿子了。

  都说孩子是一天一变的,这句话倒是没说错,且看这边,此时颠跟在即墨莲身后的小不点不是那个小恶魔赫连眳又是谁?

  大多数孩子在十月时勉强能站立,而这位赫连眳小主子早在七个月大的时候已经能颤巍巍走路了,因为如此,赫连宵便早早让他独自一人出门了。

  之后三个月时间,赫连眳身体快速强韧起来,骨骼也未因为过早走路而变形之类的,几十的时间足够他从颤颤巍巍到现在的基本不会摔倒,而此期间,隐族上下也被赫连眳独自一人领着赤炎貂逛完了。

  这一,难得赫连宵一大早吩咐赫连眳要照顾好娘亲,之后这位时刻粘着娘子的煞王消失在隐族。

  即墨莲觉得无聊,便领着赫连眳往朝北倾玉的院子走去,路上,即墨莲脚步顿了顿,等着身后的小不点上前,她伸手,笑道:“眳儿,昨夜才下的雨,路上滑,娘亲牵你。”

  赫连眳也不矫情,事实上,他已经很久没这么近距离靠近自家娘亲了,说起来都是爹爹的错,说什么会走路的孩子就是男子汉了,以后不能再靠着女子,否则人家会看不起的。

  即便赫连宵再聪慧,那也不过是个孩子,若论这种歪理,哪里是赫连宵的对手,为了不让娘亲看不起,赫连眳狠了狠心,以后再不让娘亲抱了,至于牵个手,碰个脸之类的,哎,不提也罢。

  赫连宵眼睛亮晶晶的,他小手放进即墨莲的手中,甜甜地说道:“谢谢娘亲,娘亲也小心些。”

  顿下身体,亲昵地蹭了蹭赫连眳,即墨莲心瞬间融化,她这儿子自小就懂事,现在还不足一岁,就能保护娘亲,有时候说起话来,真真让人心生暖意。

  “嗯,我们一起走。”即墨莲亲了亲赫连眳软软的小脸,笑道。

  “好。”

  一大一小慢慢往前走,期间的温情任谁都不得不侧目,而被两人遗忘的赤炎貂则含泪摇头。

  这小恶魔太过分了!

  试问,这整个隐族,除了煞王妃,还有谁没给他整过?就连煞王也偶尔中招那么一两次。

  只有煞王妃在场的时候,赫连眳才是个乖巧的儿子,然,在别人面前,赫连眳绝对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存在。

  瞧瞧它这一身参差不齐的就知道了,前,这小恶魔突发奇想,他觉得它吐火少别人是好玩,可烧自己的场景还是没见过的,用赫连眳的话:既然你会吐火,那自然是不怕火的,烧烧也没事,大不了他给它几颗能快速长的上好药丸。

  赤炎貂自然是不同意的,它在赫连眳说这话的时候身体早已窜了出去,那整整一都没敢见着赫连眳,到了晚上,天幕黑了下来,万籁俱静的时候,赤炎貂这才小心翼翼回了院子。

  无奈,这段时间它已经习惯了在舒适的房间内睡觉,若是乍然让它睡外面,更深重的,赤炎貂觉得自己可能会吃不消。

  房间一片漆黑,赤炎貂松了口气,猫着小身体往房间内窜去,刚进门,赤炎貂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浑身无法动弹。

  等它从疼痛中回过神来时,赤炎貂只觉眼前亮了起来,却是赫连眳拿着个小小的夜明珠站在自己面前。

  若是有人在旁边,定能惊诧地发现,此时的赫连眳跟赫连宵冷笑时的表情毫无二致,赫连眳蹲下,手中拿着匕首,很认真地给赤炎貂一个选择:“你是让我帮你把那身红皮剥下来,还是烧了自己那身皮。”

  吱吱吱——

  两样都不选,可不可以?

  赫连眳红眸亮晶晶,他点头:“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说着,匕首已经放置在赤炎貂的小脑袋上,赫连眳小声解释道:“我曾听娘亲说过,其实剥皮很容易的,据说只要在头顶画个十字,然后将娘亲从岩石中提炼出来的,据说称作为汞的东西放入,这样,皮很容易就被剥下来。”

  赫连眳说着,小手从怀里掏了掏,将一个瓷瓶炫耀似的在赤炎貂面前晃了晃,他笑的很天真:“这可是我从娘亲药房里偷出来的哦。”

  “要不我们还是试试剥皮吧,我突然对火烧小貂没兴趣了。”赫连眳摇摇头,改变主意。

  嗤——

  绝对不能让这小恶魔选择,赤炎貂心中只有这么一个念头,它艰难地往后甩了甩脑袋,而后噗的一口吐出火来。

  就这么地,他那一身引以为傲的红就成了现在这般赖皮

  最可恶的是,当煞王妃询问赤炎貂发生了何事时,赫连眳很尽责地解释:“娘亲,听干娘说你喜欢吃红薯,我让赤炎貂给我点火,结果昨突然起风,它烧着了自己。”

  是啊,昨刮了一阵很大的风。

  吱吱吱——

  赤炎貂很难过地低垂着头,它真心不敢为自己辩解。

  走在前面的赫连眳这时转回头,他很心疼地问:“赤炎貂,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要不你就先回吧,我跟娘亲去看弟弟就可以了。”

  赤炎貂通身一阵冰凉,它赶紧摇头,一脸精神地窜了上前。

  即墨莲很满意地摸了摸赫连眳的头,笑道:“嗯,我们眳儿真,这么小就知道心疼人了。”

  每个母亲都会觉得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有时候她也原因看到自己愿意看的,即墨莲自然是察觉到赫连眳在自己面前跟在别人面前的不同,可这又如何?至少赫连眳不是个穷凶极恶的人,他虽然喜欢恶作剧,却极少伤人性命。

  赫连眳不可能跟她还有宵生活一辈子,眳儿他有自己的责任,身上背负的责任不容许他有妇人之仁。

  赫连眳亲昵地蹭了蹭即墨莲,回道:“眳儿最疼娘亲了。”

  “嗯,眳儿乖。”

  两人一貂很快来到朝北他们院子。

  倾玉的孩子小蘑菇已经六个月,这会儿才刚会坐着,偶尔能喊出爹娘来,说来也奇怪,这孩子很喜欢笑,看着谁都笑,可一旦赫连眳在眼前,这孩子总会在第一时间哇哇大哭。

  原本大家以为这不过是巧合,可巧合了好几个月也就不是巧合了,起初,即墨莲尽量不让赫连眳出现在那孩子面前,可如此下去也不是办法,目前为止,这隐族内只有赫连眳跟这个孩子,孩子需要玩伴,总不能老死不相往来吧?

  是以,即墨莲想出了一个疗法,何为疗法?那就是在连续的好长时间内,几个大人总会将赫连眳跟小蘑菇放在一起,开始时,小蘑菇差点哭背过气去,那可怜的劲儿,让即墨莲几次放弃这不知是否有用的疗法,好在倾玉跟朝北坚持,这么几个月下来,小蘑菇总算能镇定下来,不过前提是必须要有别人在跟前。

  疗法初见成功,即墨莲便将之前的每一见改成了三一见,直到现在的七一见,今恰好是俩孩子见面的日子。

  站在门口便能听到院中孩子的嬉笑声。

  此时是夏之,天气正好,小蘑菇喜欢到外面,吹着风,晒着不算烈的太阳。

  在小蘑菇刚满月没多久,朝北跟倾玉便完婚,朝北是有家室之人,自然多了顾及,赫连宵便让他卸了护卫一职,以后便生活在隐族,倾玉则大部分带着孩子,今朝北无事,正好在家,朝北在院中铺了一块地毯,让小蘑菇在上面坐着。

  两人还未进门,突然,小蘑菇望着门口,眼泪啪嗒地往下掉。

  正喂着小蘑菇的倾玉纳闷:“怎么了?小蘑菇为什么哭?”

  朝北也慌忙过来,他抱起孩子,心疼地擦掉小蘑菇的眼泪,柔声哄道:“我们小蘑菇这是伤心了?难道是想哥哥了?”

  朝北就这么随便一说,岂料,赫连眳听了,童声是惊喜:“真的?小蘑菇想我了?”

  哇哇——

  小蘑菇一个劲儿地往朝北腋窝处钻,他真的很怕这个漂亮的小哥哥,真的很怕!

  噗嗤…

  朝北有些尴尬,他笑道:“可能是小蘑菇见小主子这么久没来,想念小主子了,现在好了,小蘑菇有人玩了。”

  可怜的小蘑菇将眼泪鼻涕擦了自家爹爹一身,他其实很想表达的意思是,我真的不想这小哥哥。

  赫连眳眼睛闪了闪,他嘴角噙着一抹甜甜的笑,赫连眳天真地问自家娘亲:“娘亲,那我能跟弟弟一起出去找小二它们玩吗?”

  这么无辜的话一落,几个成人脸上的笑齐齐凝住,即墨莲摸了摸赫连眳的小脸,解释道:“弟弟还小,不能出去玩哦。”

  “可是,我可以让小二背着弟弟啊。”赫连眳歪着脑袋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里住了不久,小一小二便被送来隐族,毕竟雪狼还是适合生活在自然环境中,有了小一小二,赫连眳更是混的如鱼得水。

  若说小一小二最怕的是赫连宵,那么它们最喜欢的就是赫连眳了,不是赫连眳待它们有多好,而是赫连眳总喜欢带它们往山林去,那里可以逮住不少猎物。

  今赫连眳来找小蘑菇玩,小一小二跟着朝南一起被派去山里寻猎物了。

  “那也不行,小二它们不知轻重,小蘑菇会有危险。”即墨莲笑道。

  她没说的是,小蘑菇第二怕的就是小一小二了。

  “可是,眳儿真的很想带着弟弟一起玩呢?”赫连眳一脸让人不忍拒绝的失望。

  在即墨莲面前,赫连眳很少有这么偏执的时候,因而,当他再三提及时,即墨莲已经说不出拒绝的话,一旁的朝北有同样的感觉,他狠了狠心,说道:“既然小主子喜欢跟弟弟玩,那就让弟弟跟着你一起,好吗?”

  “好。”赫连眳一脸欣喜。

  最终,即墨莲只好加了一个条件:“必须在院子里玩。”

  “好。”赫连眳还是一脸好商量。

  于是,在小一小二回来后,院中传来一阵响彻云霄的狼吼以及一个可怜兮兮的娃子哭喊声。

  “哥哥,哥哥…”夹在在这哭喊声中的还有一声声不甚清晰的呼喊声。

  哥哥坏!

  不仅自己吓人,还让小一小二来吓人。

  院子角落里,赤炎貂忧伤地望了望天,它不会承认自己其实心中是一片庆幸,庆幸赫连眳没有将自己往死里整。

  最后,小蘑菇哭得差点厥过去,即墨莲赶紧抱起赫连眳,快速往外走,一边说道:“好了眳儿,我们得回去了。”

  “可是,娘亲,人家还没跟弟弟玩呢。”赫连眳对着手指头,有些没过瘾。

  即墨莲想了想,她说道:“眳儿,娘亲很喜欢你给娘亲烤的红薯,要不,今你还给娘亲做一次?”

  任何时候,娘亲的要求都是放在赫连眳心头第一位的,况且,除了爹爹的手艺,娘亲最喜欢的就是他做的烤红薯,赫连眳一改无趣,兴奋地挥着小胳膊,咯咯笑道:“好,我们回去。”

  走了两步,赫连眳回头,对着角落里的赤炎貂喊道:“小貂,小貂,你快点过来点火。”

  啪嗒一下,赤炎貂一头撞向不远处手腕的树上。

  …

  在小恶魔赫连眳三岁时,一家三口,加上小一小二,以及赤炎貂,一起前往巫族。

  琪儿自上次出了巫族之后,身体便一直不好,这几年间即墨莲一家也不过去了一次,这是第二次。

  因为没了所谓的巫女,加之族长一家的消失,现在的巫族虽不如以前一般跟隐族表现出一家亲来,可也不像以前一样敌视外面的人。

  再次来到巫族,族人甚至热情招待几人。

  来到地,一如几年前一般,这里的一切似真似假,唯一不同的便是多了些生气,这里有不少孩子玩的东西,有赫连眳喜欢的蔬菜瓜果。

  “干娘,干娘!眳儿来了!”赫连眳隔得很远便扯开嗓子喊。

  自眳儿懂事开始时,即墨莲给他讲过琪儿跟默的事,以及他们曾一起经历过的,眳儿原本对琪儿跟默还有些陌生,在即墨莲一次次的讲述中,总算彻底放开心扉。

  即墨莲看着跑远的小身影,一脸欣慰。

  他们眳儿虽然看着很喜欢笑,也可以让任何人都喜欢他,可眳儿却又是孤僻的,他真正开心的时候也只有跟家人在一起时,现在则多了琪儿跟默。

  “干娘,干爹!快点出来,看看谁来了。”眳儿小身体跃上小二的背,雪狼撒开蹄子往不远处院子跑去。

  “宵,眳儿这时候才像个真正的孩子。”

  赫连宵搂着即墨莲,双眼紧紧盯着远处的小身影,须臾,这才说道:“若是娘子不想让他离开,我们就接着带着他。”

  即墨莲却摇头:“不,眳儿志向不在此。”

  两人眼中均是不舍。

  远处,琪儿跟默小跑着出来,琪儿张开双臂,笑的极开心:“眳儿来了,可想死干娘了。”

  就连一向没什么表情的默也一脸慈爱地看着赫连眳,抬脚往对方走去。

  接下来的时间自然是过的快,几人一起吃了晚膳后,赫连眳太累,已经睡去,琪儿舍不得放手,还抱着赫连眳。

  四人坐在院中,最终,还是琪儿开口:“眳儿这么小,真的可以吗?”

  默拍了拍她的肩膀,点头:“眳儿他不是一般孩子,在未出声时已经决定。”

  赫连宵附和:“这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如今已经分了几百年,是时候成为一家了,如此的话,也算是眳儿替我们完成了责任。”

  琪儿揶揄道:“是啊,这本该是你的责任,可在你心中,还有谁比莲儿重要,所以,煞王只能将这担子放在眳儿肩上,哎,可怜眳儿他如此才三岁。”

  即墨莲握着赫连宵的手,眼神慈爱:“那也不一定,眳儿他早已玩厌了这些幼稚的事,大概他会喜欢朝堂江湖上那些比较复杂的,而且,宵的不少人可以帮他。”

  作为母亲,还有谁比自己更了解自己儿子的?

  琪儿同样心细地发现了这点,她眼神在赫连宵跟即墨莲身上转,最后失笑:“眳儿他的子还真是跟你们大相径庭呢。”

  在巫族的这段日子算是赫连眳人生最后的童年了,广阔的地当中,好玩的东西着实不少,在玩闹之余,赫连宵跟默则轮教他为君之道。

  琪儿完善他用蛊技术,之余即墨莲,则空教他一些医毒知识,四位当世绝世之人不遗余力的教导下,加之赫连眳本来就有兴趣,短短时间内,赫连眳胎换骨一般从内到外发生了巨大变化。

  这一,赫连眳四周岁生辰。

  一大早,默便出了巫族,往外头找些需要的材料,而赫连宵则在自家娘子的指导下亲自动手替儿子做一个名叫蛋糕的糕点。

  至于琪儿,则抓紧时间将自己身体内最后一点蛊虫过渡给赫连眳。

  午时左右,默带着这个季节少有的几种水果,又从族人那里找出几个蛋类,回到地。

  之后在即墨莲略的描述中,总算勉强做出一个类似蛋糕的食物来。

  这还是爹爹第一次专门为他做糕点,赫连眳难免有些感动,他小短腿跃上赫连宵的怀中,不吝啬地给自家爹爹一个大大的笑脸:“谢谢爹爹。”

  想到即将离别,再加上的确感动,赫连宵说出一句后悔好长时间的话,他难得笑道:“若是喜欢,爹爹以后每年都给你做一个。”

  扑进赫连宵怀中,赫连眳重重点头。

  那么兴奋的模样让赫连宵将反悔的话又了进去,他拍拍赫连眳还瘦小的肩膀:“眳儿喜欢就好。”

  一共五人,加上赤炎貂,分了赫连宵做的‘蛋糕’,虽然味道不如外面那些精致的点心,不过胜在造型奇特,又是煞王亲手所做,大家吃的还开心。

  饭后,众人趁着休息之余,将赫连眳叫来身边,将事情前因后果说与他听,最后,默沉默地说道:“若是眳儿不喜欢那些,我们也可以重新寻一个人。”

  即墨莲也开口:“一切还是以眳儿的喜好为先。”

  这会儿赫连宵严肃加了一句:“你要记住,一旦选择,切不可半途而废。”

  他可以让儿子选择自己擅长或者爱好的,可不管何事,只要决定,便要为接下来的结果负责。

  赫连眳虽然还无法完全了解责任一词,不过想到有新的地方,新的人让他玩,他便毫不犹豫地点头:“我愿意。”

  赫连眳的一句话在将来彻底改变了整个世间格局。

  当然,这是后话。

  在外头的冬日过后,春日来临,预示着某些事情即将开始。

  来年正月里,天下哗然。

  大赫煞王退位,新任皇帝为年仅四岁的煞王之子赫连眳。

  煞王在离开之时曾放言,谁敢无故找自家儿子的茬,那么下场便不是一个死字这么简单。

  那些心思活泛的均缩着脑袋,收回那点小心思。当然,这其中仍旧不怕死的,结果没出几,这人自小到大的一切丑事会在几之内传遍整个大赫,而这本人,自此也会消失在人们视线之内。

  这就是说,强悍到无人能及的时候,人们有的只会是尊敬跟惧怕。

  十一年后。天下大统。

  整个天下自此进入前所未有的繁荣昌盛时代,久久不衰。

  京都某一处,安静的角落里站着一男一女,男子看起来二十有余,女子看着更小些,男子有倾城之姿,女子清丽无双,两人齐齐望向皇宫方向,神情中带着想念跟自豪。

  “娘子,若是想他了就去看看吧。”男子握着女子的手,轻笑道。

  女子摇头,苦着脸道:“若我见了他,定舍不得离开。”

  男子脸色一变,牵着女子的手往远处走,风中依稀传来男子咬牙的不赞同声音:“那就别去了。”

  ---题外话---

  号外,号外,这是最后一章番外了,到此这一本错嫁算是真的结束了,真的结束的时候才觉得很舍不得,舍不得有缺陷的这本书,舍不得书中的人,更舍不得支持摇的你们,抹眼泪,摆手,江湖再见喽!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错嫁相公极宠妃   下一章 ( 没有了 )
盛唐烟云夜天子凤倾天阑第一拽妃狂妃驾临妃倾天下冷魅杀手三公皇上借我沟引王爷,别过分妃常彪悍:娘魔妃太难追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莫摇最新创作的免费架空小说《错嫁相公极宠妃》盛世帝王-番外完及错嫁相公极宠妃最新章节盛世帝王-番外完在线阅读,《错嫁相公极宠妃(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错嫁相公极宠妃的免费架空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