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倾城》第九百一十一章大结局之花开满径二及《重生之嫡女倾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重生小说 > 重生之嫡女倾城  作者:浅铃儿 书号:47621  时间:2019/1/9  字数:8931 
上一章   第九百一十一章 大结局之花开满径二    下一章 ( 没有了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段青茗不能出事,不,她绝对不能出事…

  炎凌宇的手心握得紧紧的,他用拳头抵住额头,勉强将内心翻滚着的阴暗的了下去。过了半晌,感觉到内心平静了一些,炎凌宇才低低地说了一句:“无论任何情况下,都要保证她们的安全!”

  听了炎凌宇的话,弱水他们齐齐地一怔,然后,互相看了一眼。

  主子从大漠的这一头,一直追到那一头,时光倥偬过,尘沙心怀,现在,总算看到希望了,却是在这样的境况之下,你让他的心里,又怎么会好受呢?

  弱水返身上马,朝众人招呼一声,转身,驰马朝外追去!

  草原平阔,而没有了草长莺飞的浓浓绿意,眼萧瑟,一望千里。

  弱水等人循着牧民们指引的方向追去,却一直没有看到段青茗的,甚至是炎凌珏的任何踪影!

  往西一直追出二三十里,前面仍旧是一马平川。炎凌宇勒马前望,只看到荒草凄凄,一路凄凉!

  弱水打马向前,朝炎凌宇说道:“主子,还是没有发现他们的踪影!”

  炎凌宇看着四周,眸子里的光芒时明时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弱水唤过了那个愿意帮他们指路的牧民,询问他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地方,有陌生人来过,又或者说,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可以隐蔽的地方!

  那个牧民想了想,说道:“您说的地方,这附近不是没有,但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南沼泽的沼泽池里!”

  弱水一听,连忙问道:“南沼泽池?那又是个什么地方?”

  牧民说道:“南沼泽池上上天恩赐的宝贝,那里,泥水成浆,热气蒸腾,而且经年转不息,而且,那里还是疗伤治病的圣池,传说只要在南沼泽里泡上一晚的话,就会百病去除,马上痊愈!”

  炎凌宇不作声地看了那牧民一眼。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弱水微微一怔,他怎么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个神奇的地方?

  牧民继续说道:“那个地方,离这里并不远,也只不过是二三十里的样子,若你们想去的话,我就带你们过去!”

  弱水看了炎凌宇一眼,后者微微地点了点头!

  那牧民于是翻身上马,带着炎凌宇一行,朝着南沼泽池里奔去!

  再说段青茗被炎凌珏抓上马背,就直朝西而去!

  段青茗被放在马上,颠簸她直想呕吐。段青茗拼命地挣扎,想要挣脱马背,然而,炎凌珏紧紧地抓住她,不让她有任何挣扎的余地。

  段青茗剧烈地咳嗽起来,点点血滴落下尘埃。炎凌珏看了,蓦地发出一声长笑:“呵呵…段青茗,你就是死,也必须死在我的怀里!”

  陡地,段青茗一个凌空的翻身,落在了炎凌珏的怀里。

  她居然地咳嗽着,脸上一片苍白。

  不知道咳嗽了多久,段青茗终于放开了掩口的手。就在她的手颓然垂下的瞬间,炎凌珏看到了段青茗手的血。

  炎凌珏的眸子微微凝了一下。几月未见,段青茗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咳嗽过后,段青茗终于能说话了。她望着炎凌珏,苦笑道:“炎凌珏,我就要死了,但请你放过夏草儿…”

  炎凌珏咬着牙,狠狠地瞪着段青茗,然后,恨恨地扔下一句:“你若死了,她就得陪葬,整个段府的人,都得陪葬!”

  冷厉的风,吹过段青茗的脸颊。她无奈地闭了闭眼睛。

  炎凌珏早已不是以前那个倨傲的大皇子殿下了。现在的炎凌珏,拥有着蝎子一般的心,拥有着毒蛇一般的口。无论段青茗想说什么,都无法打动他。

  正在这时,炎凌珏身后的暗卫追了上来,说道:“殿下,那个小丫头追来了!”

  炎凌珏眼睛一瞪,说道:“带上她走!”

  这带上,肯定不是放在马背上。段青茗眸光一凛,就要开口,然而,那随后的暗卫已经一扬手里的长鞭,将夏草儿的手紧紧地绑缚,然后,绑在炎凌珏的马背上,回头,扬声说道:“殿下,好了!”

  炎凌珏望着怀里不停挣扎的段青茗,狞笑道:“段青茗,你的反抗,都将加罪于你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婢女!”

  段青茗一看,连忙阻止:“炎凌珏你放了夏草儿,你要我怎么样我都听你的!”

  炎凌珏冷冷地望着段青茗,吐出冰冷的字眼:“晚了…”

  是的,晚了,一切都变得没办法挽回了!

  当的炎凌珏,在段青茗出关之后,他因为不下一口气而追了过来。然而,当段青茗多次施计逃脱他的追捕,而炎凌珏对段青茗原本的占-有-,从非得占-有,变成了现在的一种追逐者和被追逐者的游戏!

  国未破,家已亡。整个大夏皇朝,都落在了炎凌宇的手里,而炎凌珏却是有家无处回,有好日子没法过!

  再加上敖汉的策反成功,整个草原之上更换主子。就更没有了炎凌珏的立身之地。

  炎凌珏的生命,已经没有了目标,所以,他才将追逐段青茗,变成了生活里唯一的目标,还有目的!

  现在,段青茗已经在炎凌珏的手中,而炎凌珏想的,则是要如何折磨段青茗,才能让他的浊气慢慢地吐出来!

  段青茗虽然外表柔软,但其实是一个十分刚强的人。寻常的折磨和酷刑对于她来说都微不足道。但是,夏草儿却是她的软肋。可以说,段青茗放不下这个和她一起走过艰难的女子。

  看到炎凌珏策马而行,夏草儿被拖得跌跌撞撞,段青茗顿时大惊失:“炎凌珏你在做什么,快放了夏草儿…”

  然而,段青茗越恐惧,炎凌珏的心里就越开心。他咧嘴一笑,叫道:“这不算什么,段青茗,精彩的还在后头呢…”

  夏草儿朝段青茗喊道:“小姐,您不要担心,我没事…”

  话未说完,炎凌珏冷冷地来了一句:“不知死活…”

  说完,更加快速地策马而行,而夏草儿,则被摔倒在地,快速地被拖得前进!

  段青茗看着,顿时觉得肝胆俱裂、她用力地捶打着炎凌珏的手,想让对方放慢速度!

  炎凌珏一笑,忽然勒住了马。这下子,夏草儿一个腾的翻空,跌在了一侧的石头上,她头一歪,来不及说任何的话,就整个晕了过去!

  段青茗大叫一声:“夏草儿…”

  炎凌珏笑得畅快:“段青茗,知道痛了么?我就是要让你痛着,我就是要让你知道,即便你痛死,也只能死在我的怀里…”

  段青茗冷冷地望着炎凌珏,散发的长发,覆盖了她苍白得没有血的脸。

  段青茗忽然从反扑到炎凌珏的身上,顺手拔出了他间的匕首。炎凌珏惊呼一声,就要伸手去抢。然而,他没有手指的手,哪里有段青茗的速度那样快呢?一个疏忽之下,段青茗就将匕首握在手里,她一言不发,返手,就朝着自己的颈间抹去!

  炎凌珏的一看,怒道:“你在发什么疯?”

  段青茗冷道:“你若不放了夏草儿,我就死在这里…”

  炎凌珏死死地望着段青茗,怒道:“你以为我会在乎?”

  段青茗是他的仇人,别说是死一个,即便是死一百个,炎凌珏都不会看上一眼吧??

  段青茗扬眉冷笑,她瘦得巴掌大的小脸上,着让炎凌珏看了都惊心的坚毅。段青茗说道:“你敢说你不在乎?”

  段青茗说着,就拿着刀子,朝着自己的脖子里划去!

  炎凌珏在乎的,或者已经不是一个爱人、或者一心想占有的女人。他所在乎的是他用全部生命追逐的最后的寄托。

  可以说,若是段青茗死了,已经没有了家,更没有了国的炎凌珏,或者真的不知道,这生命应该如何继续下去!

  所以,炎凌珏绝对不允许段青茗就此死去!

  然而,段青茗的手太快,炎凌珏根本就来不及阻止,刀口划伤了段青茗的脖子,血,顿时了出来!那血,在段青茗的手上,就象盛开的花儿,那么凄,那么的明显!

  段青茗的脸色苍白,人也变得虚弱,然而,她的手始终握着刀子,用最后的力气视着炎凌珏:“你放,还是不放?”

  炎凌珏的手上,全部都是段青茗的血!

  他瞬间呆住了,象是触到了什么烫手的东西一般,叫道:“别…别啊…”他想去捂段青茗的伤口,然而,哪里捂得住呢?颠簸的马背上,段青茗的下手太狠,一下子,已经割断了血脉,血,更加多地了出来,了段青茗的衣衫。她却用力推着炎凌珏:“放了夏草儿…”

  炎凌珏一听,顿时发怒起来:“不放…”

  段青茗,你若要死的,我就让夏草儿为你陪葬…

  颠簸的马背上,速度太快,而且,血也得更多,段青茗的人已经渐渐陷入昏。可是,她仍旧握紧手里的匕首,喃喃地说道:“快…快…”

  炎凌珏一个急转身,夏草儿人的被飞到了半空,然后,再一次跌倒地上!只听她闷哼一声,终于昏死了过去!

  段青茗的手,终于垂了下去!在最后模糊的意识里,她的心里,就只有最后的一个想法——难道说,她终于要死在这里了么?

  可是,她一直盼望的那个人,又在哪里?

  模糊的视线里,响起了谁的声音?那样的诚恳,那样的有力:“此生,不负大夏,不负你…”段青茗知道,那个人,已经是大夏的摄政王,掌管着大夏的泱泱天下!

  段青茗知道,那个人,在遥远的大夏里,享受着他梦寐以求的一切,但是,他可否忘记了那个叫段青茗的女子?

  他是否忘记了,那一句曾经铿锵有力的“此生,不负大夏,不负你”…

  此时,他炎凌宇受了父皇的嘱咐,扶了幼弟。是的,他不负大夏,但是,他终是负了她,负了原先要给她的幸福…

  炎凌宇——若是此生无缘,我便在天堂里等候你…

  耳边,炎凌珏的怒吼渐渐地远了,远了,眼前模糊一片,手里的匕首跌在地上,随同跌下的,还有那点点滴滴的鲜血,透了草原的夏花!

  耳边,传来悠远的唱,是谁,在那个桂花香飘的夜里,挽着她的手,给她一生的承诺?

  但承诺终是承诺,没有兑现,便已经消失。

  段青茗终于闭上了眼睛!

  她又一世的生命线束了,可是,她终没有等到那个她用了半生等待的人!

  炎凌宇!

  就在段青茗的手垂下的瞬间,远处的马蹄声踏破这清秋的空气。马背上的炎凌宇不停地扬鞭疾驰,当他跃上了那个山岗,就看到了眼前惨烈的一幕!

  一个年轻的女子,被吊在马背上,拖在地上,而那个马背上的男子,却抱着一个象是已经死去的女子!

  炎凌宇策马上前,只看到了那个一脸灰败的炎凌珏!

  看到炎凌宇前来,炎凌珏没有半分的惊讶,他忽然冷冷一笑:“炎凌宇,你来晚了!”

  你来晚了,因为,她已经死了!

  炎凌珏说完,一手抱着段青茗,朝炎凌宇一扔,说道:“你若有心,就陪她死吧…”

  炎凌宇只手接住了被抛过来的段青茗。

  炎凌珏策马准备远去。绑在他身后的夏草儿再一次在地上兜了个圈儿,然后,被拖着前行。

  然而,就在这时,背后的弱水飞速而来,飞刀将绳索割断。夏草儿被丢在地上,炎凌珏驰马而去!

  后面的暗卫等人迅速就要追上,然而,弱水去却看了一眼死水一般的炎凌宇一眼,却摆了摆手,低声说道说道:“先救人!”

  若是救不回段青茗,即便抓回了炎凌珏,又有何用?他的命,可够赔段青茗的命么?

  弱水伸手,想去接炎凌宇手里的段青茗。然而,他还没有伸手,炎凌宇已经抱着段青茗迅速转了个圈:“你想做什么?”

  是他,让她远来大漠,然而,却换来了如此的磨难,那么,从此生起,他只要和她在一起,再不放手,死生不离!

  弱水望着炎凌宇,低声说道:“段小姐了血了…要止血…”

  炎凌宇摇头:“不,不能给你!”

  不能给你,不能给任何人,从现在起,我们生死不离,不弃!

  弱水无法说服炎凌宇。他又不是炎凌宇的对手。眼下,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打昏了主子,才能夺下段青茗——可是,谁是炎凌宇的对手?谁又敢对他下那样的手?

  这个手,弱水可不敢下!

  弱水不敢,可不代表没有人不敢!

  因为马蹄声又一次响了起来,忽然,远处传来马匹吆喝的声音:“炎凌宇,青茗呢?”

  听到那个声音,弱水不由地一喜——那是敖汉来了?

  弱水大声叫道:“敖汉大汉,我们在这里!”

  已经做了草原之主的敖汉,还是以前的样子,脸上总是笑着,却没有人能看清他眼里的表情!但当他看到炎凌宇怀里的段青茗的时候,不由地脸色一变:“怎么回事?”

  他好不容易得到了炎凌宇的下落,却没想到,看到了这样的情形!

  弱水低声说了一番什么,敖汉忽然咧嘴一笑:“这事我愿意干!”是的,只要是能让炎凌宇倒霉的事情,敖汉可是开心得不得了的啊!

  于是,敖汉一抬手,就将炎凌宇砍翻在地,还不忘记和弱水再来一句:“弱水,以后但凡有这些好事,别忘记再通知我!”

  弱水望着昏倒过去的炎凌宇,顿时啼笑皆非!

  他原本说了,要敖汉下手轻些,可是,敖汉的下手,却让人心惊!敖汉抱着段青茗走了,弱水也顾不得追,连忙叫暗卫把炎凌宇抬起,也跟着回敖汉的手下临时搭的帐子里去了!

  敖汉的身边,居然有随行的御医!

  此时,御医正在帮助段青茗医治,也帮助那个面目全非的夏草儿医治!不用说,整个夜晚,全部都忙成一片的样子,是从来都没有过的!而那个向来不苟言笑的敖汉,却是不停地叫着,叫着,催促着,还扬言,若是遛不住段青茗的命,他就要杀人!

  大家忙得七荤八素,忙得七八糟,然而,那两个当事人,却躺在那里,一点知觉都没有…

  一天过去了!

  两天也过去了。

  炎凌宇自从醒来之后,就天天坐在段青茗的帐子里,一动不动,话也不说!

  他的人瘦得厉害,只剩下一层骨头包皮!敖汉也经常来劝炎凌宇,然而,炎凌宇每一次,都是只接敖汉手里的酒,然后是直接的将敖汉赶出门外!

  没有人告诉炎凌宇段青茗是否会活。

  也没有人告诉他,那个受磨难的女子,是否能过得了这一关,大家都知道的是,这个长期生病,而且衣食无着的女子,正在经历她这一生最艰难的时刻!

  她,曾经高居人上,是万人敬仰的公主,而现在,她却是一个即将失去生命的女人!

  段誉也来了,他的身后,跟着刚刚成亲的子!

  当看到炎凌宇居然守在段青茗的前时,段誉气歪了鼻子。他二话不说地将炎凌宇一脚踢出门去,然后,他就说了他的第一句话:“滚…别再让我看到你!”

  薛凝兰哭叫着,朝段青茗的前扑去,然后,帐篷里更加热闹起来!

  一侧的敖汉看到炎凌宇真的“滚”出了门外,想笑却不敢笑,他只是识相的,又递了一壶酒过来!

  炎凌宇终于看着敖汉,终于说了三天之后的第一句话:“敖汉,有一个问题我想问问你——若是你心爱的女人死了,你会怎么办?”

  敖汉摸摸脑袋瓜子,说道:“怎么办?我会筩伤心,很痛,会买醉,会杀人…会哭…”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若真失去了心爱的人,哭算什么?眼泪算什么?男儿的自尊又算什么?

  敖汉以为炎凌宇会笑他。

  然而,炎凌宇微微闭上了眼睛,说道:“我不哭…”

  敖汉有些愣住了!

  是的,看着段青茗躺在上的样子,他难过得都想掉泪要,可是,炎凌宇的眼里,却连一点的泪水都没有!

  所以,敖汉相信,炎凌宇的心,一定比铁都硬!

  炎凌宇的话还在继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沉重的感觉——他说道:“我爱的人若是死了,我不会哭,因为我若哭了,她会难过,我也不会买醉,因为她不让我多喝酒,我也不会杀人,因为,她那么慈悲的人,看不得你死我亡…”

  炎凌宇低声说着,不知道是对敖汉,还是对自己,最后,他轻轻地说道:“但是,地下那么冷,那么寂寞,我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去呢…所以,若是她死了的话,我会陪着她…生死不离,不弃!”

  敖汉手里的酒壶“啪”的一声跌在地上!

  炎凌宇可以为了段青茗死!

  那么,在炎凌宇的心里,究竟是什么最重要?

  国?家?还是个人的情爱?

  为什么,他可以为了一个女子,做到这一份上?

  不得不说,这一点,敖汉做不到!

  他可以爱一个女人,可以宠一个女人上天,可以共同享荣华富贵,可以共捱艰苦,但是,你若要他和那个女人一起死,他做不到!

  敖汉呆了半晌,忽然苦笑起来:“炎凌宇,我其实不如你!”

  我没有你的,不顾一切的勇气!

  敖汉说完,忽然转身,上马离去——

  原本,他还想着,要和炎凌宇争一争的——他爱段青茗,于是,就有得到段青茗的权利,所以,他愿意在段青茗醒来之后,给她一个选择的机会,选他,或者是炎凌宇!

  是的,他爱段青茗,所以,愿意以一城之倾,万千芳华,娶他最最喜爱的女子!

  然而,炎凌宇却给出了那样的答案——生死,不离不弃!

  敖汉记得,段青茗曾经对他说过,炎凌宇曾经发下誓言——此生不负大夏,不负你!

  那个你,就是段青茗。

  现在,炎凌宇正准备用生命履行自己的诺言——他没有负大夏,所以,也不准备负这个女人!

  敖汉走了,帐篷前空空的!

  炎凌宇一个人坐在帐篷门外,动也不动一下!

  寒冷的风,呼啸着突破草原的夜晚,吹到炎凌宇的身上,然而,炎凌宇似乎丝毫都没有感觉一般地,一动也不动一下!

  天,黑了,星月无光!

  夜,深了,重夜寒!

  炎凌宇坐在那里,浑身覆盖着一层薄霜,可是,他却连动一下的心思都没有!

  似乎,只有在这里守着段青茗,他的心里,才会片刻的安宁——段青茗,我此生不负大夏,不负你——大夏已经不需要我了,所以,我的生命里,就只剩下你,但求你,别走得太远,让我找不到你!

  炎凌宇微微闭了闭眼睛,倚在门槛上,似乎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声音在头顶冷哼道:“哼,我姐姐醒了,你滚进去吧!”

  是进去,但是,是滚进去!

  那个明明睡着的人,忽然一下子站了起来,他掉头,就朝帐篷里冲!

  然而,他刚刚移动一步,就朝着一侧倒去。坚硬的身体,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温度,身下,赫然是暖暖的感觉,耳边,又响起了段誉的怒骂:“炎凌宇,你个王八蛋,你居然敢着我…”

  炎凌宇想说对不起,然而,他口舌僵硬,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正在这时,一个女子柔软的手,将炎凌宇拉了起来!

  她微微叹息一声:“唉,三殿下,您快起来吧,青茗她醒了,要见你!”

  段青茗要见他?

  炎凌宇的眼泪,终于从眼里滑出,他不顾一切地推开那个扶着自己的女子,直朝屋里扑去!

  耳边,响起了段誉咒骂的声音:“炎凌宇你…”然而,一个温柔的声音说道:“段誉,你骂谁呢?我站在你面前,你还敢骂人?那以后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不要听了?”

  段誉立马低下声音:“那个炎凌宇痛我了…”

  身后的声音渐渐低了,然而,炎凌宇哪里管得了这些呢?他一直冲进帐篷,在段青茗的前站住!

  温暖的灯光,照亮整间屋子,那个女子,就倚在头,她一身的褴褛衣衫,脸色苍白透明,但看她的神情,却似乎看到了明天的太阳!

  炎凌宇飞快地跑上前去,却“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原来,他坐得太久了,腿早已经麻了…硬了!

  上的段青茗看到炎凌宇的样子,连忙挣扎着想要起,然而,门口处,响起段誉的声音:“炎凌宇,你个没用鬼,你把这酒坛子扔门口做什么?故意拦我的是不是?现在我老婆说我喝酒了要,要罚我不准上,炎凌羽,你小子快来帮我解释…”

  门外,响起薛凝兰的恼羞成怒的声音:“段誉你…”那声音叫着,似乎远了,这小夫俩肯定笑着闹着,远去了。

  屋里屋外,一片寂静!

  炎凌宇不理屋外的一切,只看着上的女子,低声说道:“青…茗…”

  段青茗的人仍然非常虚弱,她望着炎凌宇,想笑,眼泪却滑出来了。她喃喃了半晌,终于吐出字眼,然而,那样微弱的声音,炎凌宇还是听到了——此生,不负大夏,不负你…

  炎凌宇的泪水,迅速地了出来!

  是的,青茗,你我虽然并非一恋倾城,再恋货国,但是,我炎凌宇,此生,不负大夏,不负你…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重生之嫡女倾城   下一章 ( 没有了 )
重生之嫡女妖重生之豪门盛重生之爷太狂重生之倾妃得凤凰斗之携子天纵:废材狂崛起商途之素别惹七小姐重生之邪医修蛇蝎尤物逆天武神之至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浅铃儿最新创作的免费重生小说《重生之嫡女倾城》第九百一十一章 大结局之及重生之嫡女倾城最新章节第九百一十一章 大结局之花开在线阅读,《重生之嫡女倾城(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重生之嫡女倾城的免费重生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