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农女,炮灰王妃重生记》第250章完结下全文完及《将门农女,炮灰王妃重生记》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重生小说 > 将门农女,炮灰王妃重生记  作者:恬静舒心 书号:47633  时间:2019/1/11  字数:11582 
上一章   第250章 完结(下)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送走方恒,紫苏就道:“他的子一定给他银钱了。”

  端王微笑点头:“嗯,应该是这样。唉,他那父亲和母亲,怎么这么不靠谱啊!堂堂的忠信侯世子,竟然是个穷光蛋!”

  当初,如果他娶了紫苏的话,早就不会缺银钱用了。可惜的是,遇上那么一个不靠谱的母亲。他的母亲有丰厚的嫁妆,却因为私自收取贿赂,差点把儿子给送进大牢里。

  因为如此,所以后方恒比过去更加的自律,从未收过下属或者别的人一分一毫的财物。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非常的清廉,这让端王也不得不对他心生敬佩。

  此人两袖清风,为国为民,不遗余力,实在是个好官啊。而且,此人的品也很好,说话做事很有分寸,从来就没有跟紫苏说过半句不当的话儿。若不是如此,这么些年以来,他如何会理睬方恒,任由方恒出入端王府?

  但凡方恒的为人稍微差一点点,端王都会把他打得落花水,如何会把他当成可的朋友?端王可不是个傻的,更不是个妇人之仁的,也不是个喜欢和稀泥的。他愿意接纳方恒,这就是说明,方恒此人确实无可挑剔。既是国家的栋梁之才,也是可做朋友之人。

  自从端王、上官沐风和余哲都归隐田园之后,这三家或者他们的亲戚朋友但凡跟官府牵扯上一点什么,差不多都是方恒主动帮忙解决的。当然了,前提是,没有触犯国法。不然的话,方恒也是个铁面无私的。

  几次花会过后,紫苏跟田香也渐渐的熟悉了,都觉得对方跟自己还投缘的。当然了,方琼和云朵在其中,起了不少的桥梁作用。

  方家和端王府,也渐渐的亲近了不少,两家人但凡有什么大事,都会走动。跟一般的亲戚来往,差不了太多。

  应氏却不以为然。

  这一天,紫苏在端王府举办花会,邀请了二十几个亲朋好友参加。田香也是受邀人之一,她欣然前往,开开心心的去,开开心心的回来。

  应氏冷哼一声,嘲讽道:“你就是个傻的,难道你不知道,端王妃跟恒儿差点成亲?傻乎乎的,被人利用了,竟然还帮人家数钱!”

  此话一出,现场顿时安静都可怕。

  在场的丫鬟和婆子们,都不心惊跳。

  田香傻愣了一下,反应了过来,头一回冲着婆婆发怒:“你这是干什么?想要挑拨离间啊?有你这样做娘的么?莫非,你嫌我跟相公的日子过得太和美了,所以看不过眼, 要出手破坏是不是啊?!”

  声音十分的凌厉,目光刀子一样向应氏。

  这个婆婆,如此的不靠谱,难道她真的希望,自己的儿子跟儿媳闹起来么?丈夫和方琼有这么一个母亲,还真是他们的悲哀。当年,若是婆婆靠谱一点,丈夫也不用失去榆林郡主,不用单身十多年。

  十多年啊,当年丈夫似乎才二十五岁,一直到四十多岁,这才结束单身的生活。也幸好,丈夫是个男的,可以收通房丫头。不然的话,让丈夫这么一个大小伙子憋十多年,还不得把身子憋坏啊?

  然而,尽管丈夫也收了两个通房丫头,但是这么些年以来,丈夫作为吏部尚书,作为左相大人,却没有子可以帮助他跟别的夫人小姐际走人情。说起来,也是很不方便的。婆婆这人,又曾经有收受贿赂的前科,实在让人很不放心。

  也幸好,云朵和方琼,还可以帮助他抵挡一些人情往来。不然的话,他作为一个大官,这么些年以来,也够烦恼了。没有一个得力的夫人帮衬,应该过得很不容易吧?

  作为母亲,婆婆就不心疼自己的儿子么?!

  应氏听了儿媳的话,不傻愣住了。

  这个儿媳妇,向来十分听话,向来对她非常孝敬。今天,这是怎么啦?莫非,吃错药了?

  “你这是干什么,是不想活了,还是想要被休掉啊?!”应氏对着儿媳,厉声喝问。

  反了天了,一个做儿媳的,竟然敢这样跟婆婆说话!今天,不好好的给她一点厉害,后说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

  田香冷哼一声:“我还年轻,肯定想要活,想要活得长长久久!至于休掉我?你说了不算,今天的事情,若是相爷听了,也说我应该被休掉的话,我无话可说!”

  不过,她相信,自己的丈夫,是不会这么糊涂的。

  应氏见她竟然还敢顶嘴,气得够呛,怒不可遏的吼道:“那你等着啊,等晚上恒儿回来,你就等着拿休书回家吧!”

  田香实在忍无可忍,嘲讽道:“相公有你这么一个母亲,实在是可怜啊!也怪不得当年,榆林郡主会因为你,断然放弃相公了!不说是榆林郡主了,就连我,对你也是无法容忍的!若是你能说服相公休掉我,我绝对不会求饶,会拿着休书乖乖离去!”

  她还就不相信了,方恒会这么的糊涂。单身了那么多年,这好不容易成亲了,三个月都不到,竟然会因为自己母亲的一番胡话,就动了休的念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丈夫,也没啥好稀罕的!

  哼!反正,她肚子里已经有了孩子了,如果被休掉的话,她就自己带着孩子,好好的抚育孩子,把孩子抚养成人。等孩子长大了,她还是有依靠的。反正,她的嫁妆也不少,只要不用,供养孩子进学参加科考,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

  今天一早,她才被诊断出,肚子里有了一个月的宝宝了。丈夫去了上差,她还来不及跟他说;原本正要跟婆婆说的,哪里知道婆婆竟然会挑起事端。也罢,既然如此,她就不说先。等一段时间,看看丈夫对她的态度,再决定是否说出来。

  应氏气急,撂下狠话:“很好,你这个不孝不悌的践人,那你就等着吧,等着我儿回来把你休掉!现在,你赶紧给老娘滚,老娘不想再见到你!”

  田香冷冷一笑:“该滚的那个人,可不是我,这可是我住的地方!”

  应氏一怔,继而使劲的一跺脚:“走!”

  在丫鬟婆子的簇拥下,气冲冲的走了。

  这个儿媳妇,以前看着听话的,今一见,今是个没有教养的践人!幸好,她今天发现了,不然的话,就要害得她的宝贝儿子,跟这样的践货过一辈子了!她的好儿子,贵为左相大人,什么样的女子娶不到啊?休了这个践货,儿子明天就可以娶一个十五岁的黄花闺女!

  晚上,方恒回到侯府,发现气氛怪怪的。从门房到扫地的丫鬟,一个二个的,都有点古古怪怪的。

  他去大衣服,田香默默上前接过,帮他挂了起来。

  方恒觉得,子似乎也怪怪的,就忍不住问道:“香儿啊,你这是怎么啦?莫非,府里的发生什么事情了?”

  田香正要回答,就有丫鬟在门口喊道:“相爷,老夫人找您有急事,请您过去说话!”

  方恒不皱眉:“到底有什么急事啊?”他这个刚回来,连口热茶都还没有喝上,母亲就这让人来叫他,这有点不太正常啊。到底是什么事情,会急成这样?

  丫鬟:“相爷,奴婢不知道。”相爷啊,奴婢不敢说啊!

  方恒就又看着子:“香儿啊,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田香的神情不有点悲戚:“大概,是让你去写休书,把我赶回田家去吧!”

  此话一出。方恒就不大惊失:“怎么会?好好的,我干啥要休掉你啊?”就摆摆手,对那丫鬟道:“好了,你先回去回话,就说我很快就去!”

  丫鬟不敢反对,恭敬的应下,领命而去。

  方恒又对子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来说一说!”

  田香就叹了口气,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如实的说了一遍。

  方恒的脸色十分的难看:“她这到底想要干啥?好好的日子不过,这是想要做什么?!这辈子,她作的幺蛾子还不够啊?!”

  不是他偏听偏信,实在是母亲的为人他很清楚,今天母亲对子说的话,就在昨天,母亲就对他说过。而且,这种事情,子也没有说谎的必要。

  田香连忙端了一杯茶给他:“别生气,先喝口热茶吧!”

  方恒正口渴,就接过茶杯,试了一下茶水的热度,发现刚刚好,就一饮而尽。然后,就对子道:“你不要着急,这件事情,我会调查清楚。如果你刚才没有说谎的话,我是肯定不会休掉你的!”当然了,若是你也说谎了,也有挑拨离间的意味,那么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无论是子还是母亲,谁想要挑拨离间,他都不会答应。这些年以来,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成亲了,这才多久啊?子一直表现得很好,他对她还是很满意的,若是今天她成心挑拨离间的话,后他就不会对她真心实意了。

  如果是母亲挑拨离间,他也绝对不会允许。毕竟,当年他跟紫苏失之臂,都是被母亲给害的。这些年以来,无论是妹妹出嫁,还是云朵出嫁,又或者是如风成亲,母亲都没有动用她的嫁妆,只是象征的给了妹妹和云朵一点添妆。

  不然的话,他何至于给了子聘礼,就成了穷光蛋?!何至于每次跟端王出去吃饭,都让端王付钱?甚至于,他去好日子饭馆吃饭,江世昌都可怜他,不收他的银钱。

  对于这个母亲,说实话,他没有多少的感情了。这些年以来,母亲作一次,他对母亲的感情,就淡一分。这么些年以来,母亲作死的次数,多得他都记不住了。

  丈夫的话,让田香的心不一凛,继而又平静了。她没有说半句谎言,也没有想要挑拨离间。所以,她不怕,她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若是这样,丈夫都要对她起疑的话,那么大不了就和离!

  瑾儿有一句话说得很对,女人也要自强自立,一味的靠男人,那是没有希望可言的!哼!反正她还有那么多的嫁妆,就算离开了方家,她也可以过得不错!

  子的坦然,让方恒的心里好受了一点。

  很好,子还是个好的,那就好!休?开什么玩笑,单身了十多年,这好不容易成亲了,还在新婚期间就休,他一定会成为一个大笑话!

  方恒来到了母亲住的地方。在去找母亲之前,他先找了好几个人,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子,果然没有说谎,是母亲故意生事的。

  应氏见到他,就哭喊着扑了过去:“儿子啊,你终于回来了,娘活不下去了!那个践人不是个好的,你赶紧把她给休了吧,不要让她祸害你一辈子!休了她,娘明天就给你找一个十五岁的黄花大闺女,你是堂堂的相爷,不用担心找不到子!”

  方恒深深皱眉,往旁边一闪:“好了,你这像什么话啊?我这才成亲三个月都不到,就休,这不是成心让人看笑话么?再说了,香儿又没有做错什么,我要以什么理由休掉她啊?”

  应氏扑了个空,摔了个嘴啃泥。

  方恒负手而立,一点也没有想要去扶她的意思。

  应氏就不慌了,儿子这样对她,这可是从未有过的啊!以前 ,她只要一哭闹,无论她提出什么要求,儿子立刻就会答应。

  她连忙自己爬了起来,对儿子哭诉道:“儿啊,她对我不孝,对我不敬,这样还不够啊?”

  方恒不冷哼:“你倒是说一说,她如何对你不敬不孝?”

  应氏:“我不过说了她几句,她竟然敢顶嘴,而且还对我冷嘲热讽。这样,那可是大大的不敬!这样的儿媳妇,我可要不起,也没法跟她相处!时间长了,我会被她给气死的!儿啊,你就听娘的话,把她给休了,明天娘就帮你找一个十五岁的好姑娘!”

  方恒好笑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你那样说她,她跟你顶嘴,我看没有什么错!若是那样子,她都对你唯唯诺诺,不敢反驳一句的话,这样的女子,我可不稀罕!”

  应氏不大吃一惊,伤心的道:“儿啊,你这是干啥?我可是你的母亲,是你亲生的母亲,可不是你的后娘! 你小的时候,我一把屎一把把你给养大,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哎呦喂,我不活了,我活不下去了!”

  方恒心里不十分的恼怒:“这样的话,这些年,你反反复复的说!你不烦,我都烦了!这样吧,你拿一把刀,一刀砍死我好了!有你这样的母亲,我也觉得活得很累,活得没有一点意思!”

  此话一出,应氏立刻就被吓到了。

  要知道,方恒可是她唯一的儿子,也是她唯一的指望。这些年以来,丈夫对她还不错,就是看在方恒的份上。方恒自从做了吏部尚书,丈夫对她就好了许多,方恒做了相爷之后,丈夫对她又好了一些。

  如果让丈夫知道,她跟儿子不和了,儿子不在乎她这个母亲了,可想而知,丈夫对她的好,肯定就会一落千丈了!

  她的丈夫,可是个无情的人。

  不然的话,她也不会死死的护着自己的嫁妆,不给儿子和女儿。她知道,她这样做,一定会伤了儿子和女儿的心。可是,她也没有办法,那些嫁妆,是她最后的退路。

  只是,她却想错了。如果她对儿子和女儿好的话,她老了的时候,无论是儿子和女儿,都绝对不会不理睬她的。以方恒跟方琼的为人,就算自己吃糠咽菜,也会好好对待自己的母亲的。

  一家人,只要齐心协力,日子只能越过越红火。像她这样,对儿女都这么吝啬,这么无情,等她老了的时候,有她后悔的时候。

  方恒见母亲被吓到了,心里这才放心了一点,面上却依然很凌厉的道:“反正,我是绝对不会休的!后,你就算不待见香儿,也不要挑拨离间!儿子不稀罕什么十五岁的黄花大闺女,我好不容易娶了这么一个还算称心的子,还请母亲就可怜可怜我,不要再起什么幺蛾子了!”

  顿了顿,就又道:“若是母亲还要作的话,儿子只有搬出去住了!你和父亲,都对儿子无情也无义。这么些年以来,你们为儿子做过什么?”明明知道他穷得很,他们都可以视而不见,甚至还振振有词,说他都是相爷了,怎么可能没有银钱?

  言下之意,其实就是怂恿他贪污受贿了。

  说完,他就回了自己住的院落。

  田香没有起身他,只是默默的垂泪。

  方恒走了过去,把她拉在了怀里,柔声安慰道:“你别担心,我是不会休你的!今天,你受委屈了!后,你尽管抬起膛,好好的做人,只要你问心无愧,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对得住我对你的信任,就可以了!”

  婆媳之间的问题,历来就是个大问题。更何况,自己的母亲,又是一个不靠谱的。对于这个小子,他心里是爱怜的。毕竟,她比他小了二十岁,这样的年龄差距,他其实应该多疼她一点。

  田香的心里一暖,就下定了决心,对丈夫含泪笑道:“相公,我有身孕了!今天早上才证实的,原本想用跟婆婆说的,哪里想得到,她竟然会跟我说那样的话。后来,就没有说出口了。”

  方恒一听,不心的欢喜,声音里是喜悦:“真的啊?这太好了!”有了孩子,子才会踏踏实实的跟他过日子,才会安心的呆在家里。不然的话,这天长久,若是连个亲生孩子都没有,让她如何熬过去?

  田香见丈夫这么开心,心里也暖烘烘的:“嗯,就是不知道,是个男孩还是女孩。”这是第一胎,她还是希望是个男孩的,不过,丈夫已经有了一个嫡长子了,就算她生不了男孩,丈夫也不会纳妾或者娶平了。

  其实,她对如风和云朵的存在,是真的不在意的。因为,丈夫已经有了这么两个好孩子,后无论她是否能生下儿子,他都应该不会把别的女人招惹进府里,给她添堵。

  最多,就是收通房丫头了。对于通房丫头,她可以不在意。虽然,她也会很难过,很不舒服的。但是,丈夫贵为左相大人,以她的身份地位,是没有资格阻止丈夫收一个两个通房丫头的。

  只要,丈夫可以答应她,不让通房丫头生下孩子,她就可以不计较,就可以努力大方一点。庶女和庶子,实在是家的源。她也相信,丈夫不会让她失望的。

  方恒微笑点头:“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我们的孩子,我都会很喜欢的!”

  田香就试探着问道:“如今,我不方便伺候你了,要不要给你收一个通房丫头啊?”

  方恒就摇头笑道:“不用,我又不是离了女人就活不了,要什么通房丫头啊!”田香十分的感动,一把抱住丈夫:“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这么好,这辈子我都会好好的爱你!”

  听了她这么一番话,方恒的心里不有点羞愧。其实,如果前几天,方琼没有转告他紫苏的一番话的话,得知子怀孕了,他或许真的会收一个通房丫头。

  就在前天,方琼找到他,对他说:“紫苏姐姐让我转告你几句话,她说田香是个很不错的人。如果你想得到一个跟你心灵契合的子,那就不要收通房丫头,不要纳妾。若是你只希望田香做一个贤良母,做一个端庄大度的子,那么就随便你怎么样!”

  听了方琼转告的话,说实话,他的心里是非常震惊的。为此,他一个人坐在河边,想了很久很久。并且,终于想通了。他是个聪明的人,自然知道投桃报李的意思,站在子的角度想一想,他也很清楚,若是子真心爱他的话,他纳妾收通房丫头的话,子必然是会伤心难过的。

  后,他想要得到子的真心实意,得到一个心灵契合的子,那几乎是不可能的。端庄大方的贤良母,他虽然很需要,但是他更加需要的,是一个可以跟他灵契合的子。不然的话,下半辈子,他的心里该是如何的孤单寂寞?

  而且,这一番话,又是紫苏说的。

  为此,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只要子是个好的,他就不会辜负她。什么小妾,什么通房丫头,他统统都可以不要。这辈子,如果能跟子和和美美,恩爱到白头,那会是他目前最大的心愿。

  紫苏都生了那么多孩子了,端王依然只有她一个女人,端王都可以做得到这么好,他也不会比端王差多少。

  方恒在心里,暗暗的跟自己较劲,也跟端王较劲。对了,他还跟江纯较劲。

  话说,江纯如今也有三儿两女了,他也是个没有小妾和通房丫头的。他相信,紫苏对江纯,肯定是另眼相看的。那么,就算为了不被紫苏看不起,他也要争一口气。

  方恒看着被感动得一塌糊涂的子,边不浮现出了灿烂的笑容:“我对你好,那是应该,你如今有了身子,我自然要多陪一陪你!如果这个时候,我还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的话,那就太对不起你了!你放心好了,这辈子只要你对我真心实意,我就不会辜负你!”

  若是你对我不好,对我虚情假意,又或者主动挑事,跟母亲争来斗去。又或者,对如风和云朵一副恶毒继母的样子,那么就甭想我对你如何的好了!果真那个样子的话,纳妾和收通房是一定的。

  方恒在心里默默的说道。

  当然了,此时此刻的他,对子还是信任的。

  忠信侯回到家里,听了心腹手下的汇报,不冷哼一声:“应氏这是自找的,对自己的儿子都这样,实在太令人失望了!”

  他也不是生下来就是个薄情的男人,若是子靠谱的话,他如何会不喜欢啊?他也希望回到家里的时候,有一个可以说心里话的子,可以从子那里得到心灵上的安慰。

  然而,应氏给不了他,他自然就要从小妾身上去找了。在过去的日子里,李氏给了他很多的安慰和快乐,那是应氏所不能给他的。虽然,李氏最后也变成了不靠谱的人,变成了恶毒的人,可是不可否认,李氏曾经陪伴他度过了许多不开心的岁月。

  自从应氏搬回侯府,他还以为应氏变好了,所以才愿意对她低头,愿意跟她重归于好。哪里想得到,这个女人最终也让他失望了。一个对自己的儿子,都可以那么狠心的女人,哪里能指望,她会对他真心实意?

  如今,是时候拉拢一下儿子了!

  心里有了决定,过了几天,儿子沐休的日子里,他就找儿子谈话:“恒儿啊,父亲知道你手头紧,这家业反正最后是要传给你的。今天,我就先给你两个铺子,一个田庄,还有三万两银子。作为相爷,手头没有银钱,那可不像话。你先用着,如果有什么急用的话,就跟我说好了!”

  方恒不大吃一惊,不明年父亲今天怎么回事,竟然对他这么的好:“父亲,谢谢你!我如今手头正很紧,那儿子就不客气了!”

  在印象之中,这是父亲第一回主动给他银钱。在他很小的时候,也曾经跟父亲要过几次银钱,不过都是五两十两的,就不算什么。那个时候,父亲也给了他。

  今天,父亲一出手,就是三万两银子,而且还有店铺和田庄,如何能不让他震惊万分?他不要想,或许父亲有事求他?不过,不管如何,既然父亲主动给了,他就没有推拒的道理。

  先收下,至于帮不帮父亲,那得看情况再说。总而言之,违法犯纪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忠信侯对儿子慈爱的笑道:“你如今出息了,是相爷了,为方家争光了!你对于父亲来说,是父亲的骄傲和自豪!后,你不用为银钱烦恼,不够用了,就跟父亲说。不过,也不要用,父亲跟你交给低,忠信侯府的产业和银钱加起来,大概有一百万!

  看上去虽然很多,但是用的话,也很容易就坐吃山空了。如今,比较赚钱的铺子也就五六个,家里的出息大部分都是靠田地山林的租金。你妹妹和云朵出嫁的时候,父亲没有给她们嫁妆,是父亲的不是。明天,父亲就补给她们一人两个田庄,两个店铺,一万两银子。”

  如今,女婿成了从三品的武将,云朵的丈夫也是个前途无量的。他知道,几个庶子和庶女都是靠不住的,都是没有出息的。后,要振兴方家,还得靠方恒和如风。等他老了的时候,能依靠的,也只有方恒和方琼,以及如风和云朵。

  所以,从这个时候开始,他得对他们好一点。不然的话,等他老了,走不动了,去他c花ng前看望他的亲人,就会寥寥无几。

  唉,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

  对应氏好,又有什么用?还不如,直接对方恒、方琼,以及云朵和如风好。应氏,就是个不靠谱的,等她年纪再大一点,老糊涂了,说不定更加不靠谱。

  第二天,云朵和方琼就忠信侯叫到了侯府。

  忠信侯给二人各一个小木盒:“这是给你们的,你们成亲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给你们,这是补给你们的。希望你们不要记恨我,过去是我糊涂了,昏了头了!”

  云朵和方琼都不十分的震惊,快速的换了一下眼神,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不可置信。

  好好的,父亲(祖父)来这一套,是不是疯了?要不,就是吃错药了?

  二人忍不住在心里这样想,虽然这样想不太对,但是她们不这样想,实在没法有别的念头。

  这样的父亲(祖父),实在让她们很是无语。

  “都打开看看吧!”对于二人的震惊,忠信侯其实早就有心理准备了,所以并没有生气。

  云朵和方琼就依言打开小木盒,看到了两张地契,两张房契,还有一叠的银票。此次此刻的二人,这才相信,自己并没有做梦。

  “谢谢父亲(祖父)!”二人连忙弯,给忠信侯深深的福身行礼,脸的恭敬和感动。

  哎呦喂,额滴神啊!

  那叠银票,略的看过去,应该会有一万两吧?一向一不拔的父亲(祖父),如此的大方,这可真是让人意外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对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的话,他不可能这么大方啊!试想一下,一个连女儿和孙女出嫁,都可以不出嫁妆的人,一下子这么大方,实在难以理解啊!

  离开了忠信侯住的地方,方琼就提议:“云朵,要不去大嫂那里看看,问问大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云朵:“嗯,也好,反正既然来了侯府,也得去看看她。不然的话,也是对父亲不敬。”

  云朵嘴里的她,指的是继母田香。

  她和田香年纪差不多,她实在没法喊田香母亲,只是在几个比较重要的场合敷衍的喊过。如风,也是一样的。如风的子就可怜一点,因为如风的子跟继母整天都在家里,每天都肯定是要接触的,不喊说不过去。

  丫鬟禀报:“夫人,大姑和小姑来了!”

  大姑,指的是方琼;小姑,指的是云朵。这是方家下人的叫法,以区别二人。

  田香高兴的道:“快快有请!”就站了起来,亲自候在了厅堂的门口。

  方琼见她用手扶着,不很是奇怪,就问道:“大嫂啊,你这是扭到了?”

  田香就不好意思的道:“不是,我有了身子了。”

  方琼不又惊又喜:“哎呦,你有了身子了,怎么没有派人去告诉我们?”

  田香:“别说出去,了三个月再说。”

  方琼就道:“我们不知道你有了身子,不然的话,就带一些补药给你!”

  云朵:“我明天再来一次给你送些补药,父亲手头很紧,你跟父亲说,补药我来准备就好了!”

  田香就笑了:“没有关系,你的银钱你自己留着,你爷爷昨天给了你父亲三万两银子,还给了田庄和店铺呢。如今,你父亲不是个穷光蛋了!”

  云朵和方琼不十分的惊讶,方琼就忍不住道:“父亲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下这么大方,他今天也给了我们银钱和店铺。大嫂啊,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田香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那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下:“也不知道,公公这么大方,是不是跟那天的事情有关系。”

  听了她的话,方琼的脸一下就黑了:“什么?母亲竟然会这样,实在太令人失望了!我这就去说一下她,她怎么可以这样呢!”

  大嫂,是大哥的子;紫苏,又是她亲如姐妹的好友。母亲这样在大嫂的面前说大哥和紫苏,她到底是要干啥?

  田香连忙拉住她的手:“你大哥已经说她了,相信她后不会那样做了,如今她的心情应该不是很好,见了母亲你不要说她什么,还是好好的安慰一下她吧!”

  方琼叹了口气:“大嫂啊,母亲有的时候会做糊涂是, 希望你不要跟她计较。”

  田香:“我知道了,就算看在你大哥和你的面子上,我也不会跟她计较。”只要丈夫对她好,她可以容忍他的母亲,可以不跟婆婆计较。

  方琼:“大嫂,谢谢你!”

  田香:“不用谢,我是你大哥的子,跟婆婆和睦相处,也是我应该做的。”之前,她跟婆婆吵起来,其实还是太冲动了一点。

  如今,她有小宝贝了,为了小宝贝,她也要跟婆婆维持表面上的和睦。

  方琼去了母亲那里,应氏果然又跟她告状。

  方琼皱起眉头,狠狠的说了她一顿:“母亲,你若是再这个样子,我就不认你这个母亲了!”

  女儿也这么说自己,应氏果真怕了,再也不敢起幺蛾子了。这段时间,丈夫明显对她冷淡了一些,她确实害怕了。从今往后,老老实实的过日子,再也不敢无事生非了。

  八个月过去了,方恒又得了一个儿子,小名就叫小石头。

  怀抱幼子,他的心里的都是幸福。

  如今,母亲不再闹了,子又很贤惠。父亲时不时的,会给他一些银钱,日子过得算是和和美美的。

  小石头满月这天,忠信侯府大摆筵席,紫苏、端王、江纯、上官沐风,还有亲朋好友,都汇聚在一起,共同为小石头庆贺。

  “谢谢,非常感谢!来,大家举杯,为咱们大家一起庆贺,祝福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幸福快乐!”

  “幸福快乐,同喜同喜!”

  众人举杯,愉快的笑声,随风飘

  紫苏和端王相视一笑,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的幸福和深情。

  紫苏,我爱你,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子谦,我也爱你,谢谢你如此的爱我!跟你在一起,我从来就没有后悔过,我一直深深的觉得,我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全剧终。谢谢大家的一路相随,祝福各位亲爱的读者朋友,永远幸福快乐!

  恬静的新文《锦绣农门,贫家女奋斗记》,求收藏,谢谢!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将门农女,炮灰王妃重生记   下一章 ( 没有了 )
狼女也腹黑状元辣妻重生之嫡女倾重生之嫡女妖重生之豪门盛重生之爷太狂重生之倾妃得凤凰斗之携子天纵:废材狂崛起商途之素别惹七小姐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恬静舒心最新创作的免费重生小说《将门农女,炮灰王妃重生记》第250章 完结-下全及将门农女,炮灰王妃重生记最新章节第250章 完结-下全文完在线阅读,《将门农女,炮灰王妃重生记(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将门农女,炮灰王妃重生记的免费重生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