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少,只做不爱》050大结局及《恶少,只做不爱》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都市小说 > 恶少,只做不爱  作者:二月榴 书号:47641  时间:2019/1/11  字数:13127 
上一章   050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佳宁”随着这声呼唤响起,她抓着医生的手被一双干厚实的大掌覆盖

  乔佳宁侧扬起头,便看到楼少东俊美的五官进眼眸里,不由怔住

  楼少东将她的手收纳进自己的掌心,然后朝那医生点头,说:“拜托了”

  那医生颔首,便急匆匆地进了手术室

  乔佳宁还在怔怔地看着他,脸上为小嘉的担忧和慌乱不曾未收起,看得楼少东一阵心痛他让她靠进自己温暖结实的膛里

  熟悉的檀木味道入鼻翼,她的心竟也奇异地安定些许这时手术室的灯已经亮起,她仿佛也没有了力气,便安静地靠在他身上,此时此刻已经没有心情计较太多

  “孩子会没事的”楼少东手抚摸着她的背安慰

  乔佳宁点头,情绪慢慢稳定下刚刚医生宣布的时候,她真的怕极了仿佛回到了三年前,她将身是血的萧萧送到医院时也是这样的情景

  那是白天,医院的妇产科里到处都是新生儿的哭声只有萧萧的手术室内一片安静,还有进进出出调血桨的人员,她焦急地站在手术室外后,医生抱出一个身是血,断了气的婴儿给她

  那是她第201章中在从容忙碌的医护人员中,心里虽然仍不安,可是仿佛找到了方向和希望

  两个小时后,小嘉才被推出手术室,乔佳宁就跟着去了安排好的病房看着小小的他缩在病上,身上了管子,小脸惨白的没有一丝血,疼得她还是掉眼泪

  这些年,她从都没觉得自己这样脆弱过,可是今天却不同那些多年积的东西就像在地下暗涌的岩桨,突然不受控制地发出,瞬间将她的所有理智淹没

  医护人员一直忙碌到深夜,楼少东与医生讨论完病情之后走到病房透过门口的玻璃看着里面乔佳宁,才几天不见而已,她就像生了场重病一般,整个人都憔悴下去

  他并不想去打扰这样的乔佳宁,她的状态虽然看上去非常不好,可是最起码真实她会哭,会难过,会担心,不再是只有故意强撑的冷漠

  背倚在墙上,自己仰头,薄薄的烟雾便间溢出,他想这样的乔佳宁他也有三年未曾见到了最后一次,仿佛还是她那个叫江映月的朋友出事时

  那时的她身上有种孤勇,身板虽然小小的,可是会为了朋友的事冲在最前面,那种神采让人移不开眼而三年后的她,却只擅于用冷漠淡然掩藏自己…

  “楼少”助理的叫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才发现助理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的,手里拎着他吩咐送过的热粥

  楼少东将手里的烟碾灭,然后拎过东西便推开了病房的门

  乔佳宁手还握着小嘉的手,仿佛对别的事一无所觉直到他将手搭在乔佳宁肩上,说:“吃点东西吧”乔佳宁才转过头抬眼看他,只是没有出声眼眸又垂下去,怔怔地看着小嘉

  “要吃东西,不然如果你也病了,谁照顾他呢?,别指望我哦,这小子可是一直看我不顺眼的”楼少东故作轻松地笑着说

  那样的语气,仿佛还是从前温柔的样子

  乔佳宁知道他是想将气氛得轻松一点儿,也就配合地勾了下角,可是自己实在笑不出

  楼少东也不勉强她,只是将粥碗上的盒盖打开,用汤匙搅了搅,食物的香味随之散出

  乔佳宁虽然没有胃口,不过他说的对,自己是不能垮掉的,不然更没人照顾小嘉

  楼少东用汤匙舀了勺粥吹了吹,然后试了下温才送到她边,她看着他也没有撑强,就势乖乖一口口吃了下去

  自从母亲离开陶绍明开始,她就一直在撑强,母亲当她懂事自立,妹妹将她当成倚靠,朋友们出事也习惯性的找她,没主意时都是她在帮忙一直被这样标榜着,久而久之她也不认为自己会很脆弱

  可是唯独在楼少东面前,他从不把她当成小强,从初见甚至是轻蔑的从开始的制服到后利用,再到后的温柔相待

  即便她有能力自己处理的事情,他都会帮她处理得很好这一刻她才明白,不是因为不相信她处理不好,而是因为爱,因为爱才愿意为她撑起所有风雨

  从前,她只是为了他的温柔而心动而现在,她为他对自己爱而安心只是这样的他们,还能走到最后吗?

  楼少东见她眼里盈泪光,忍不住拥她入怀,说:“佳宁,不要怕,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虽然这样脆弱的佳宁真实,可是并他不喜欢看到这样的佳宁,那样脆弱又无助的样子,他会心疼他想要看到不是她的强撑,她的坚强,而是真实的安心和快乐,所以他会尽他所有的力量救这个孩子

  一定会!

  而乔佳宁耳边也一直回旋着这句话:“佳宁,不要怕,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这到底是承诺还是她脆弱时的安慰?

  她没有深究下去,因为小嘉还徘徊在生死的边缘

  楼少东也只是在身边默默支撑着她,待她困了倦了累了疲了时,让她依靠着自己的肩膀就这样他陪乔佳宁在医院待了一夜,小嘉是第201章团的掌舵人,年轻而俊美到妖孽的男人,已经如同一个传奇存在,无形中不知捕获诸多少女的心

  只是她不明白,自己的妹妹怎么与他牵扯上了呢?她虽然这几年没有勇气回家,也偷偷了解过家里的近况,知道乔可遇大学毕业后进了皇甫集团

  但是一个秘室的小助理与老板还是有差距的,尤其皇甫曜的花名在外,自己的妹妹又是那个性子,她不由有些担心起

  楼少东从浴室出,看她坐在沙发里,眉头紧紧拧起不由放轻脚步走近,目光掠过报纸的版面,然后发现了问题所在

  乔佳宁听到动静转头,他俯身靠过,她的便就这样不期然地擦过他肩的肌肤这男人刚洗完澡,全身上下只有间糸着条浴巾,完全没有顾及家里还有一个女

  乔佳宁下意识是往后躲了躲,脸色不由红,怒目瞪着他:“楼少东,你有暴癖是不是?”

  “都老夫老了,害羞什么”他勾着角不以为意

  每当这时候,乔佳宁就会感觉到有些底气不足他虽然没有越轨,但是他们还是夫关糸,他们甚至住在一起,现在小嘉的事他几乎事无具细地都在打理、过问,完全没有乔佳宁手的机会

  她承认自己自私了,甚至有些贪恋这种有人为她撑起风雨的感觉但是她一面沉沦一面又放不开怀,每当这时她都会鄙视自己

  楼少东并不想看到她这样纠结,于是扯过她手里的报纸,转了话题,说:“你妹妹与皇甫大少的事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在s市的报纸随处都可以看到”

  乔佳宁看着他,总觉得他知道点什么

  楼少东的确是想告诉她,她妹妹与皇甫曜的纠于钱财当然,并不是说那个女孩虚荣,他也从侧面了解了一些,似乎与她的母亲有关,总之她们姐妹都不容易

  乔佳宁了解自己的妹妹,她虽然柔弱一些,可是子也是犟的狠,可是她的妹妹不是个贪慕虚荣的女孩如果她没记错,乔可遇该是有自己的爱人的,似乎是姓韩…

  蹙眉想着,抬头就看到楼少东看着自己言又止的样子,问:“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楼少东蹙眉,老实说:“其实我不久前见过你妹妹,也侧面了解了一些,她之所以开始会跟皇甫曜有往,完全是因为你妈的病需要钱”

  那时他还没有与乔佳宁重逢,也并不知道乔家发生的这些事,这是后他派人查到的

  “你说什么?我妈病了?”乔佳宁着急地站起,看着他问

  “你别着急,你妈现在没事,而且你妹妹与皇甫曜,也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他也说不上,总觉得皇甫曜对乔可遇很不同而之所以关心,也是因为这事关糸到他的表妹罗桑

  看乔佳宁紧张的这个样子,他觉得事情似乎变得愈加复杂起

  乔佳宁却并不了解这些,她爱妹心切,突然做出决定,说:“我想回趟家”

  “你先别冲动,小嘉后天还有个重要的检查,我手边也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再缓两天,我陪你回去”楼少东劝

  那是个要给小嘉找适合心脏的检查,虽然说这种机率很低,但是早一总早一分希望,所以拿这个说服她,她肯定会妥协

  乔佳宁看着他,也明白他的另一层意思她离家三年,总要给她母亲一个待的,而这一切楼少东似乎是想帮她承担

  乔佳宁心里顿时的,她这些年不敢回去也是怕,怕乔妈妈看到她又生气伤心如果楼少东能陪她回去,总算是给母亲一个安慰可是这就意味着他们要真正在一起了,她其实希望这样,但是又不能完全放下心结

  心绪又变得烦,她只有点了点头,暗暗想着不能再逃避,趁着这几天更应该理清自己才对可惜计划永远的感觉这茫茫车道停了这么多车,自己居然偏偏选中了他的这一辆

  仿佛是楼少东等得不耐烦,刺耳而短促的喇叭声响起容不得乔佳宁再磨蹭,只好走过去上了车

  楼少东看了眼表,已经过了中午,问:“没吃饭吧?”

  乔佳宁点头

  楼少东将车子开到附近的一家饭店,虽然过了饭点,人还是多的楼少东要了包间,很安静,适合他们谈话

  乔佳宁想这样正好,省得一会儿吵起难看

  饭菜一样样上,都是乔佳宁平时爱吃的,他一样样地给她夹菜,可是乔佳宁却吃不下去,只是拔着碗里的饭

  “吃呀,不是说可遇没事嘛,你还在担心什么?”楼少东催促,仿佛刚刚在马路的怒意全部消散了一般

  在他的概念里生气归生气,别扭归别扭,就算打破头都是他们夫间的事,并不能真的当真老婆是自己的,当然还是会心疼

  乔佳宁看着他,又想到接下要说的话,心也跟着一阵阵搐的疼

  楼少东触到她眼底的复杂,仿佛还有抹悲戚一闪而过,眉皱得紧紧的问:“你到底怎么了?”

  乔佳宁看了他一会儿,才将从手袋里拿出两杂志封面很花哨,但是标题很醒目

  楼少东瞥了眼杂志封面,上面写豪门楼少终厌倦灰姑娘子,趁出差之便与模酒店开房之类之类的并且还煞有其事地附贴着照片,可能是角拍摄问题,竟感觉真像他搂着那个女人走进酒店,由于是晚上,所以就连举止都显得暧昧很多

  “怎么?吃醋了?”这近两年多,他在外面的花边新闻几乎很少,就是为了顾及她的感受不管她如何相信自己,他认为这都是一种尊重

  当然也有密一疏的时候,就上说的果然没错,孕妇的需求是很多”

  乔可遇就脸皮薄,今晚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被他这样揶揄,脸色瞬间转红,咬着,委屈地看着她

  皇甫曜最喜欢看她这个羞涩,扭捏的样子,低笑着抱住她,亲吻

  乔可遇的嘴正靠在他的肩头,她就势对着边的,张嘴就咬了一口

  “唔…”皇甫曜吃痛地蹙眉

  乔可遇也就意思的咬了一下就松口了

  “小乔儿,嫌我没足你了吧?”偏偏他这张嘴就是得她再次想咬他时,被他再次狠狠攫住

  乔可遇的抗议,但是晚了,衣服早就被剥了个光,人家早就攻进城,还是她主动出门接的所以只能任他折腾,而且渐渐有点失控的意思

  “唔…”最后的力道是真大了一些,让她轻叫出声

  “怎么了?疼你了?”皇甫曜紧张地问

  “没事的,没事”乔可遇看到他那样子,心早就软成了一团,马上安抚

  其实也不是疼,只不过让她紧张了一下而已

  “真没事?”却得皇甫曜比她更紧张

  “嗯”她点头保证,显得郑重

  皇甫曜总算松了口气,好在他也算是解了馋,虽然不太尽兴动手将抱着她进浴室,小心地帮她清洗干净,又裹了条浴巾送到

  时间已经过了11点,经过这番折腾之后,一向早睡的乔可遇也没有睡意,两人便躺在一起温存着

  “说吧,今天到底是什么事感染你这么主动?”情过后,他倒是还没忘记这茬

  乔可遇说了今天给乔佳宁打电话的事,还有些担心,没想到这么快便平安无事了有时候幸福是骗不了人的,就听姐姐在那头讲话的声音,她便能感觉到那种幸福甜丝丝地透过话筒传递过

  于是她趁机问了下原委,虽然对姐姐不孕的事有些遗憾,但是见他们夫经过这一遭看开许多,她也便不再跟着介怀

  “曜,谢谢你自始至终都这样包容我我觉得自己好幸福,好幸福”她知足地抱着他

  她虽然和皇甫曜经过许多波折,她的倔强也几让人绝望,还差点害死了晨晨但是上天终究是眷顾她的,让她有儿有女有丈夫陪在身边,给她撑起这么安逸的生活

  皇甫曜回抱着她,说:“小乔儿,我也谢谢你谢谢你陪在我的身边,给了我晨晨,还有肚子里的小宝贝”说完,竟感觉到手掌下的肚子动了一下

  “宝宝动了?”他不可思议地看着乔可遇问

  “嗯,大概是你吵到他了”乔可遇拿着他的手掌再次贴上自己的肚子,果然又感觉到他踢了一下

  “他居然会动?”皇甫曜感觉新奇

  当初晨晨胎动的时候,两人闹得很僵,几乎都没有同共枕过他从不知道生命孕育的神奇,而她就算再欣喜都被沉闷呢,哪里有此刻幸福?

  整个晚上,初次感到胎动的皇甫曜与肚子里的儿子玩得不亦乐乎,就像个孩子似的,直到宝宝再不动了,才肯罢休…

  ——分隔线——

  时间就这样平静地划过,转眼乔可遇便快到了预产期的日子但是乔可遇不愿意住在医院里,不方便不说,而且也没有家里休息的好,于是就一直住在家里

  皇甫曜则跟着紧张起,每天不管有任何事,他都准时回家陪着有时工作不忙时,他也尽量出时间在家

  其实剖腹产后不到两年怀孕,虽然存在一定的危险,但是生产后母子平安的大有人在可是他还是紧张,以至于下至保姆司机,上至聂兰,连带着整个被他预留下搂医护团队都跟着紧张

  这天他公司里实在有事不开身,助理也偷偷给她打了小报告晨晨被聂兰暂时接走了,乔可遇便借口家里闷,晚上想请姚淘淘过玩玩

  并隐晦地表示,姚淘淘虽然是自己的朋友,但是也是皇甫曜的下属,他若在家姚淘淘肯定不自在难得她有自己的朋友想聚聚,自己晚上又有事,皇甫曜便允了

  晚上的聚会在燃烬,过惯了宜室宜家的生活,一脚踏进时还有些闲吵推开包厢的门,平时一起玩的那些人都在,包括方志熠在内,结婚没结婚的混在一起,除了他,其它人似乎都没有怎么改变

  “大少了啊,真是稀奇”方志熠招呼着,搂着妞给他让座

  皇甫曜不出玩后,这群人基上都跟他混

  皇甫曜笑着坐下,一个穿着清凉的美女瞧准机会,马上递上一杯酒顺势便贴着他坐过

  皇甫曜酒是接过了,目光巡过她碰在自己手臂的“波涛汹涌”说:“坐过去一点,我太太可不喜欢我身上沾上别人的香水味”

  很没出息的一句话,被他极其自然地吐出,配上角那抹魅惑的笑若是别人,肯定会被惯常地笑取笑他管严但是他不同,他说出这话的同时,身上有一种很强的幸福散发出

  用方志熠的话说,皇甫大少自从结了婚就魔怔了,眼里除了他老婆,其它再媚的女人到他那里都跟猪没区别每每谈到此处,都令他扼腕不止

  就像此时,皇甫曜说出这样的话,若是换了别人早就被取笑个没脸了但是他就是有这样的魅力,任何时候,任何话都会透出自信的神采只会让其它人折服、惊叹,深信不疑

  那美女第一次见到这么魅的男人,先是怔了怔然后才后知后觉地知道自己被拒绝了,而且是这样的理由,不由有些尴尬

  “小妹妹,你新的吧?”其它人吃吃地笑

  方志熠却是个怜香惜玉的,至今也有些不太敢相信皇甫曜“从良”等一群人闹开,注意力不在这边时,便靠近他说:“嫂子现在都怀孕那么久了,足得了你吗?别憋坏了”然后目光看向刚刚被他拒绝的女人,暧昧而暗示明显地笑着说:“若是实在憋不住…放心,我不会告诉嫂子的”

  皇甫曜看着他,角的笑意加深,但是眸子却愈加冷下去

  方志熠的笑容慢慢僵住,直到被他盯得心里发悚,然后摸摸鼻子,离他远一些才说:“得,我罪该万死还不行吗?我去打电话问问方律师怎么还不”说完便脚底抹油地跑了

  皇甫曜好久不,还真有些不习惯,被环境吵得有些心烦,手摸到茶几上的烟,又顿住自从乔可遇怀孕后,他就连烟也戒了乔可遇也觉得他总抽烟伤身,还大大地赞赏了他一番

  想到乔可遇从他手中走烟卷的俏皮样子,他就连脸上的神情都软了一些,才一天没有看到她而已,居然已经开始想念了

  这份心情未曾散去,身上的手机便震动起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居然家里电显示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十点,乔可遇该睡了才是拿到手机走到窗边,感觉声音小了一些才接通

  “大少,乔小姐好像要生了——”话筒里传护工的声音声音,虽然很镇定,可是声音还是有点发抖,但也可能是他的错觉

  接下的话皇甫曜也没听,抓着电话就往跑,得整个包厢的人都在看他

  “皇甫!”在包厢门口打电话的方志熠看到他跑出,喊都没喊住

  皇甫曜从停车场取了钥匙,一路狂飙,平时一个小时的路程,将近半个小时就到了

  其实到时乔可遇只是有些阵痛,时间还早的很,但是已经惊动了整个家里的人,最开始发现的姚淘淘手足无措地站在边幸好护工比较有经验,知道阵痛到哪一阶段,才不至于全慌了神

  “小乔儿,小乔儿”皇甫曜喊着从外奔进,直接到了

  乔可遇刚刚经过阵痛,这会儿平息了一点,但是脸上仍带着汗,浸了额边的头发

  “小乔儿,你怎么样?”他也没生过孩子,没见过女人生孩子,这事搁在自己子身上见她痛得脸都白了,他恨不得替她,却又替不了,一时着慌着

  “没事”乔可遇安慰,可是又一波阵痛过,子收缩,甚至可以孩子在里面动

  皇甫曜紧紧地抓着她的手

  “大少不用紧张,我已经叫了救护车,应该马上到了”护工在一边镇定地安慰

  这句仿佛提醒了皇甫曜,他觉得他不能一直这样无能为力地看着她痛,便将她抱起说:“走,我们去医院”

  “大少!”护工在后面叫,但是他已经抱起乔可遇往外走了

  从台阶上下,佣人帮他开了门,小心将乔可遇放在副驾驶座上,可是手握着方向盘时却在发抖

  乔可遇冰凉滑腻的手伸过,握住他的手,说:“曜,我和宝宝在车上呢”她疼得头的汗,说话都有些吃力地

  但是这句话仿佛给了皇甫曜安定的力量,他回握了她一下,然后发动引擎,车子平稳地开出去,一路驶向医院

  到了医院时,那些预留的医护团队已经在等了,乔可遇的颈也开了口,倒是没有怎么折腾,经过三个小时便顺利地产下一个男婴,重7斤

  整个生产过程皇甫曜都在陪同,见证到一个母亲的伟大孩子生下的那一刻,他并没有急着看那个小生命而是握着乔可遇的手,亲吻着被汗水浸脸颊,说:“老婆,辛苦你了”

  乔可遇身体水到差点晕过去,尽管回握着笑得那么虚弱,却是幸福的

  接生的医护人员看着耳鬓厮磨的两人,也会不住感动,看着这温馨一幕不忍打扰可是这刚生下的小子却仿佛不愿意被忽略掉,哇哇哭得更加响亮,手脚蹬得可有劲了,害得那护士险些抱不住

  “我想看看宝宝”乔可遇看着清理干净,被包在襁褓中的孩子说

  “嗯,我去抱”皇甫曜放开她的手,起身从护士手中接过自己的儿子

  换了个人,宝宝的哭声减弱下去,目光定在他脸上都说新生儿的视力不到一米,他却煞有其事地盯着自己爹地两秒,然后又放声大哭起

  皇甫曜就不会抱这么小的婴儿,深恐稍微使力就痛他,他这一哭,得皇甫曜更加紧张不过人家小家伙可是不管不顾,哭得那叫个

  “宝宝乖,我是爹地,爹地哦”他哄孩子的样子有些笨拙,可怜小家伙一点儿也不体谅他爹地第一次干这活儿,得他一阵头疼

  “曜,抱过吧”乔可遇不忍看他急得头汗,说

  皇甫曜只好将孩子抱过去,靠在乔可遇的身边,只是靠在身边而已,小家伙居然马上不哭了

  “俗话果然说的没错,男孩还是和妈妈最亲”护士笑着说

  皇甫曜看着那个刚才还扯着嗓子,恨不得掀了屋顶,此时却安稳地躲在子身边那乎乎的的家伙又听到护士这句话,顿时感觉头黑线

  没有耽搁太久,乔可遇与宝宝就被挪出产房,住进事先安排的病房里

  接下便是做月子,听说月子里的病月子治,皇甫曜这次可不敢马虎,除了平时照顾乔可遇的护工,他又请个月嫂,平时还有医护人员进进入入,预备让她在医院住一个月

  尽管有这些多人,乔可遇的许多事他都不愿意假手于人,亲力亲为所以只要他在,护工和月嫂都自动留给他们空间,皇甫曜对这点分外满意

  当然也有焦头烂额的时候,比如他正陪着子聊天,婴儿里突然睡醒的小家伙突然就扯着嗓子大哭起不用想不是拉了就是了,他赶紧拿了布、巾去伺候,可见平时没少干这事

  谁知小家伙不领情,不管爹地怎么伺候都不待见他似的但是扑进乔可遇怀里,闻到她的味道就立马不哭,每次见到这情景,就气得皇甫曜恨不得打一顿这个小没良心的可是看着小家伙待在子怀里那快的小样子,心又忍不住发软

  “爹地爹地,我要看小弟弟”门被打开,晨晨一溜烟地扑进

  “慢点慢点,小心摔了”聂兰在后面叮嘱着,声音里充喜悦

  如今的聂兰没有半点豪门贵妇那般的高高在上的架子,完全就是看着孙女儿的普通老太太儿子媳妇都在医院里,照顾晨晨的事就完全教给了她

  她教晨晨自己刷牙、洗脸,和她一起吃早饭,给她讲那些遗忘了很久的童话故事,然后听她口齿不清地叙述事情,去早教中心,在地上玩球时不顾形容地抱作一团

  与孩子在一起,她好像完全抛掉了以往的枷锁孩子的心灵是最纯净的,似乎慢慢净化了她,整个人更加平和加上又新添了孙子,生活似乎也充了幸福和希望

  “妈”

  “妈”两人齐喊着她

  聂兰笑着走过去,抱着晨晨看向乔可遇臂弯里的宝宝

  “弟弟好小,脸皱皱的,不好看”晨晨灵动的大眼睛盯着小家伙看了半天,用手戳了戳弟弟的小脸,然后嫌弃地挑剔

  小家伙也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被戳痛了,哇地一声就了哭起

  “丑丑,丑丑,居然还是爱哭鬼,没羞没羞”晨晨挣扎着从聂兰身上下,决定不理这个爱哭的丑弟弟

  乔可遇听了笑,她看出聂兰很想抱孩子,便将宝宝交给聂兰蹲下身子对她说:“晨晨刚生下的时候也是这样哦,而且比弟弟还丑呢,现在不是长得这么漂亮”

  “是啊,所以弟弟长大后一定是个大帅哥,像你爹地一样帅哦”聂兰一边附和着一边哄宝贝孙子

  晨晨才不懂这些,她目光巡过妈咪,又看着眼睛恨不得粘在弟弟身上的,心里不服气她吼:“我才不会这么丑呢,妈咪,偏心”

  吼完之后小脸还气乎乎的,转身就跑向皇甫曜,小手拽着他的管撒娇:“爹地爹地,妈咪和都喜欢小弟弟,不疼我了,你要疼我哦”

  这是小晨晨吃醋了,不过他并不打算说教,蹲下身子宠溺地摸着她的发顶说:“嗯,爹地最疼晨晨,不喜欢小弟弟”

  “爹地最好了”晨晨抱住他的脖子,献上一个大大的香吻

  这情景逗得抱着孩子的婆媳两人相视而笑

  都说皇甫曜生凉薄,是因为他从都没有得到亲情不曾得到,又如何知道怎样对待最好?如今这个被儿环绕的男人,又与普通男人有什么区别呢

  其实平凡,才是真正的幸福!

  ——分隔线——

  皇甫曜家的儿子取名皇甫越,满月那天在s市最著名的酒店摆了酒席,出席的人除了亲属外,都是经过筛选的贵宾,人数不多,也不允许媒体曝光,所以显得愈加神秘

  乔佳宁与楼少东是事前几天到的,过了满月酒,又陪乔可遇在家里住了几天尤其是她喜欢孩子,大概看她长得与自己妈咪像,除了乔可遇,小皇甫越最爱粘着便是她了

  尽管满月后的皇甫越已经很漂亮了,却并不像乔可遇,而是完全继承了皇甫曜外形,特别是眉眼及薄,神似的程比晨晨更甚

  “你家儿子可真会长”楼少东与皇甫曜站在二楼的围栏上,瞧着楼下看孩子的姐妹俩

  晨晨与小嘉在玩躲猫猫,在房间里跑跑去,大喊大叫乔佳宁帮忙抱着皇甫越,乔可遇则在叠着儿子的小片,画面看起很温馨活泼

  “有没有感觉有些遗憾呢?”皇甫曜见他目光盯在自己在儿子身上问

  这人总是这样,除了自己的儿,吐出的话总是不太顾忌会戳到别人的痛楚

  楼少东听了笑,只不过目光释然,他看着楼下的乔佳宁说:“遗憾自然是有的,不过我们还有小嘉,比你也不差”

  是真的幸福,很知足的幸福这辈子只要有相爱的人牵手就够了,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幸福,何况小嘉又回到了他们的身边

  随着亲生父亲金诚离开的小嘉,在不久前就回了,原因是离不开乔佳宁楼少东原提出要求,想要为难一下金诚,让小嘉改姓楼,从此便是楼家的孩子

  没想到金诚答应的痛快,并签署了一份自己财产让渡的协议给小嘉也许做生意的人总是想得长远,小嘉寄养在楼家,但是绝不继承楼家的一丝一毫财产,只是为了给乔佳宁一个安慰而已

  楼少东原是不在意的这些的,但是金诚这样做也堵了楼家的悠悠众口于是小嘉正式更名楼群,与他们住在一起

  思绪飘忽间,突然感到楼下一阵噪动

  低眸便看到乔佳宁将孩子递给乔可遇,然后快步朝着洗手间跑过去楼少东脸色微变,快步下楼,保姆已经跟了进去

  没一会儿,一脸惨白的乔佳宁从卫生间出,看到客厅里的人都担忧地看着她

  “没事,可能昨天没休息好”然后目光巡过茶几上保姆刚端上的鱼汤,那股恶心的好像又从口泛上,所以赶紧将眼睛别过去

  “喊医生过看看吧”乔可遇看着她脸色不好,马上吩咐保姆

  “真的不用,我上去躺会儿就好”乔佳宁拒绝

  楼少东不放心,搀着她上楼去

  就是感觉恶心,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大不了就是吃坏了东西晚上喝一些粥感觉舒服了些,可是第二天早上刷牙又干呕起

  甚至早饭都不想吃了,都不想起,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楼少东不由担心,恰巧程式带人过给皇甫越检查身体,听说乔佳宁不舒服,非要去看,楼少东偏不允许,两人差点在客厅里打起

  乔佳宁听到动静下楼,听着他们舌剑只觉得头疼,而且又不舒服地到卫生间吐起

  “楼太太是不是怀孕了?”还是护士的一句话惊醒了众人

  乔佳宁几乎是吓得脸色苍白,真的是惊吓虽然他们也常常因为不孕跑医院,也吃了不少药,但是这些日子都没有动静,又加上小嘉回,他们已经不作奢望了

  可是这护士这话一出口,她就忍不住算算日子,发现自己月经好像迟了半个月之久

  “我看着也像,要不去医院查查吧?”乔可遇抓着姐姐冰凉的手问

  她很理解乔佳宁的心情,因为经历过太多失望,所以都不敢轻易他想了,就怕这点希望从心里升起,引得他们再难过一次

  “我陪你去”楼少东上前

  两人目光相对,他给予她无声的力量查查也没有的,有与没有都是为了她的身体着想

  乔佳宁点头

  于是两跟着医护人员到了医院,一直等待检查结果,看到诊断上妊娠8周那一刻,楼少东抱着乔佳宁在医院的大厅里旋转了几圈

  他大喊:“我要当爸爸了,我要当爸爸”引得所有人都对他们注目观看

  乔佳宁由着他抱,由着她喊,眼中也溢着泪光

  “傻瓜,是好事”他看着她哭,额头抵着她的额头说,自己眼中却也有一丝水光划过

  “嗯”乔佳宁点头,眼中蓄的泪水滑落

  程式站在台阶上,看着额头相抵的两人,那是个幸福的两人世界,不,三口之家他相信乔佳宁一直是幸福的,而楼少东便那个能让她幸福下去的人…

  “程医生,我家妞妞情况好像不太好,能不能请你过去看看”楼上一个年轻女人慌乱地喊着跑下,脚下收步不及,直接跌了下

  程式一个箭步接住她,才免于让她有与大地亲密接触的机会

  女人抬眸对上他的眉眼,脸刷地一下红了

  程式则礼貌地放开她,问:“哪间病房?”

  “302”女人回答着抬眸,见程式矫健的身影已经奔上去…

  ——分隔线——

  乔佳宁查出怀孕之后,总感觉住在皇甫家不方便因为她害喜,乔可遇又要照顾儿子,晨晨和小嘉又很闹,便搬回锦绣家园的家里住了几天

  楼少东公司的事不能总耽搁着,过了乔妈妈的忌,两人便决定回j市去

  走的那天,恰巧皇甫越睡着了,乔可遇留下照看,就只能皇甫曜去送

  乔可遇戴了顶渔夫帽站在阳台上,看着载着两人的车子远去,直到消失在视线里

  不知什么时候回的皇甫曜,手臂伸过由后抱住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膛上,问:“想什么呢?”

  乔可遇角翘着,目光看着周围崭新的楼群,没有回答这里建设的很快,到处都是工厂,写字楼,已经少见有小区,而且是这么破败的小区,远远看,几乎影响整个新开发区的景象

  “曜,我有事跟你商量”她说,然后转过身,从屋里拿出一份文件折回

  皇甫曜看着她递给自己的文件,搁在兜里的手伸出接过,出文件看到居然是这块地皮的合约,更加不解地看着她

  乔可遇说:“我和姐姐商量过了,决定这块地由你处置,想投资,想盖厂房都没关糸,不必再顾及我了”

  “小乔儿…”皇甫曜抓着她的手,他想说他手里的钱很多,并不指着这块地赚钱花个几千万留住子怀念的地方很轻易,却被乔可遇的手指住薄

  她笑,笑得释然她说:“曜,我明白你的意思其实我和姐姐同样也很舍不得这里,更想有这样一个地方怀念妈妈但是有些东西,只要存在心里便好我爱她,所以即便没有这些,她在我的心里永不会褪

  周围的环境变了,就连社区里的人都搬得差不多,好多东西都已经留不住了,就算她勉强保有这间屋子又如何?

  妈妈也不会复活过

  说起乔妈妈,她这一生其实没有什么奢求,最大的愿望也就是乔氏姐妹能够幸福如今她们姐妹拥有的,正是母亲一生都在追求的东西,她想乔妈妈在天之灵该安息了

  妈妈,女儿们的幸福,你看到了吗?

  她仰头望着高楼大厦外那片蔚蓝的天空,终于对母亲的死释然

  高楼林立外的天空蔚蓝,这片辽阔之下,容晔与陆弯弯的故事同样也在演绎着自己的精彩…

  ---题外话---

  呼,终于写完了o(∩_∩)o哈!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恶少,只做不爱   下一章 ( 没有了 )
闪婚之抢来的情深如旧飞来横宠之爷史上第一宠婚我的亲亲老婆豪娶腹黑新妻二货萌妻属极宝贝儿,咱不黑老大们的宠爱上刁钻妻高政老公强索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二月榴最新创作的免费都市小说《恶少,只做不爱》050大结局及恶少,只做不爱最新章节050大结局在线阅读,《恶少,只做不爱(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恶少,只做不爱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