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运贵女》番外属于自己的幸福姬如玉及《天运贵女》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买外围软件
买外围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买外围在中国算犯法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买外围足彩在哪买靠谱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买外围软件 > 都市小说 > 天运贵女  作者:李尽欢 书号:47642  时间:2019/1/11  字数:7368 
上一章   番外 属于自己的幸福(姬如玉)    下一章 ( 没有了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年了。

  姬如玉坐在电脑前,翻看着白玉糖给姬长生寄过来的视频,脸上出了一抹真心的微笑。

  看得出来,她过的很幸福。

  在他的记忆中,白玉糖永远是笑容淡然,沉静自信的,但是视频中的那个女子,分明妩媚绝,眉宇间除了沉静之外,还多了几丝属于小女人的任和慵懒,隆起的肚子让她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母的光辉,美好的难以描述。

  这种美丽是他不曾见过的,同样,也是让他陌生的。

  她终究不再是他记忆中的女子,而他也是时候醒醒了。

  姬如玉关了电脑,拿起桌子上的机票,望着窗外的夜,一双朗目中闪过了一丝坚定。

  翌

  姬如玉坐飞机,从京城来到了临沧。

  他记得自己是在临沧和白玉糖第一次相遇的,虽然他已经决定埋葬掉这段刻骨铭心的暗恋,但他仍旧想要去记忆中的那些地方走走,也算是给这段回忆画上一个完的句号。

  因为不止一次听白玉糖提到灵隐寺,所以,姬如玉也把这里当做了此行的第一站。

  不得不说,经过了佛光的洗礼之后,他的确觉得身心舒畅了几分。

  离开了灵隐寺,姬如玉来到了古河长街。

  听自家爷爷说,白玉糖当年是在这里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的!

  可能是太久没来这种古玩市场了吧,姬如玉竟是慢慢的逛出了两分兴致。

  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了一阵争吵声从前方传来。

  “你这个老太太,撞撕了这幅画,想溜之大吉怎么着?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画,这可是王维的《雪溪图》,王维你知不知道,那个古代著名的大诗人,你知不知道这幅画值多少钱,我告诉你,别跟我倚老卖老,今天你要是不赔给我损失费,别想离开这儿!”

  “我…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在这儿卖冷饮的,我哪儿赔得起这种古画啊,小伙子…对不起,你别计较了…行不?”

  “计较?老太太,这件事从头到尾可都是你的错,怎么能说我计较呢,你要是这么说的话,咱们要让大家好好的评评理了,事到如今,我还是要计较一下,啥都别说了,老太太,赔钱吧!”

  …

  或许是‘王维的《雪溪图》’这几个字吸引了姬如玉的注意,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走到了前方围拢的人群周围,朝着里面看去。

  只见人群的中央,正站着一个尖嘴猴腮的年轻人和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太太。

  刚刚通过这两人的对话,姬如玉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想必是这位老人家不小心碰了年轻人一下,以至于让年轻人手中的画被撕成了两半儿。

  严格说起来,虽然这件事错在那位老太太,但这个年轻人咄咄人的态度,实在是让人恼火,最重要的是,那幅王维的《雪溪图》根本是赝品,姬如玉比谁都清楚,王维《雪溪图》的真迹,正挂在白氏博物馆的展馆中。

  或许,那个年轻人是看这个老太太不清楚这一点,才会只字不提这幅画的真伪,那样子,分明是想要敲上一笔!

  再加之现在社会人情淡薄,根本没人身而出,出来提醒,这才会让老太太陷入了泥潭,面上全是愁苦之

  这时,姬如玉不将目光移到了这男子手中的那幅画上。

  不得不说,这幅《雪溪图》算作为赝品来说,水准也实在是有点儿差。

  墨渲染的不但不自然,连那种俯瞰的视角都抓的有些问题,说这幅作品是《雪溪图》,倒是有些玷污真正的《雪溪图》了。[。 超多好看小说]

  或许是因为这一点,亦或是因为那个年轻人越发过分的态度,姬如玉不由得想要身而出。

  只是,他的脚步来没来得及移动,听见一个宛如黄莺出谷的声音娇斥道“放开那位老婆婆!”

  登时,人群自动分开,一个十分娇俏可人的少女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只见这个女子穿着一身休闲卫衣,头上戴着鸭舌帽,一张肤如凝脂的娇颜上,生着一双半月形的大眼,眼光炯炯有神,瓣嵌着浅浅的梨涡,琼鼻樱,一头乌黑的长发被梳成了两大辫子,那副甜美的萝莉样,活像是一枚卡通少女!

  最让人惊讶的是,她的背上竟是背着一只跟她身材完全不成比例的大型帆布袋,里面鼓鼓囊囊的,一看是沉得要死,偏偏这小女子还健步如飞,单单是这份儿力气,已经让人叹为观止。

  此刻,那名尖嘴猴腮的年轻人正抓住了老太太的手臂,眼看要动手,谁知那名卡通少女竟是快步上前,轻轻一推,直接将那个年轻人推了一个大跟头!

  “你这人懂不懂尊老幼,居然敢跟老人家动手动脚的,要不要脸面啊!”那名卡通少女挥动着娇的小拳头,一边威胁,一边安慰着受惊的老太太。

  “老,您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我没事儿,闺女,你快点儿走吧,这里没你的事儿,那人不好惹啊,可别连累了你!”那位老太太倒也是个心善的,并没有巴着人不放,反而想要劝那名卡通少女离开。

  这时,那个被推倒在地的年轻人也终于挣扎着爬了起来,望向卡通少女的目光多少有些忌惮:他不明白了,这个小女子明明看上去这么萝莉,手劲儿咋那么吓人呢!

  不过,他可不是被吓大的,单单是这一点,还不足以让他退缩。

  “小姑娘,我劝你别多管闲事儿,大家有目共睹,是这位老太太害我的画断成了两截儿,我让她赔,这是天经地义,我承认我刚刚暴了些,但这也是迫不得已,谁出来讨生活都不容易,这可是王维的《雪溪图》,我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淘到的,现在这么被毁了,我难道还不能要个说法!”那个年轻人理直气壮的说道。

  不得不说,这人常年混迹闹市,也算是个油滑的,他当即将自己说成了受害方,并且把刚刚的举动说的在情在理,很难让人挑出错处。

  那名卡通少女闻言,却是从容的勾轻笑,梨涡微现道“你少忽悠人了,在场不少人都知道,王维的《雪溪图》早被收藏在白氏博物馆里了,你这幅充其量是临摹出来的,而且还临摹的相当劣质,这种水准的画,撕了撕了,至于你抓着一个老人家不放吗!”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卡通少女的笑容,姬如玉的心脏猛然悸动了一下:她那双半月眼中的灵动睿智竟是跟白玉糖有三分相似!

  之前,因为没有人站出来,所以,众人都沉默不言,现在,这个事实被卡通少女给捅了出来,众人不由得开始纷纷附和了。

  “是,是,白氏博物馆中的那幅才是真迹,这根本是临摹的!”

  “这临摹的水准太差了,我看也值二百块钱!”

  “事情多明显啊,这人是想敲人家老太太一笔!”

  …

  眼见众人都偏向了老太太一边儿,那年轻人登时心里恨得牙,犹自不死心的辩解道“是!没错,我这幅画的确是临摹的,但临摹的又怎么样?这可是我费尽千辛万苦淘来的,要不你们赔我一幅临摹图,要不赔钱,二选一,反正受害人可是我,你们别想这么跑了!”

  那老太太听了这话,脸上的愁苦更甚。

  卡通少女却是嗤笑一声,眼中出了几丝狡黠“是不是赔你一幅临摹的《雪溪图》,你不再胡搅蛮呢?”

  那年轻人料定他们不可能拿出《雪溪图》,当下咬住不放道“对,只要你能拿出《雪溪图》,这件事儿当没发生过!”

  “好!”那名卡通少女闻言,脸上陡然绽放出了灿烂的笑靥,只见她将身后的超大型帆布包往前一甩,伸手在里面摸索了几下,掏出了一幅卷轴。

  她将卷轴递给那名年轻人,有成竹道“给,临摹的《雪溪图》,比你那幅好了数百倍,当是本小姐今天路见不平,赔给你了,告诉你,你占大便宜了!”

  那名年轻人根本不相信眼前这名小女子真能拿出一幅《雪溪图》,当下急匆匆的展开了卷轴。

  登时,一片白雪皑皑的苍茫世界印入了众人的眼中,凋零的树木,形单影只的古桥,溪水茅屋,一叶蓬船,那黑白相称的墨,俯瞰的视角,一丝一毫,都描绘的极其精准,连身为专家的姬如玉竟是一时间都没看出什么漏来。

  因为这里是古河长街,在场的自然有不少懂画之人,这幅画一出现,博得了众人的赞叹,很显然,这幅临摹画比之刚刚被毁的那幅,当真是强上了数百倍!

  那名年轻人见此,一双精明的眼珠子转了转,倒是也没有再找借口,因为他有一种感觉,要是自己再找借口,到最后很可能的会在竹篮打水一场空。

  所以,他当下收下那幅画,冷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走了!

  眼见危机解除,那名老太太对卡通少女登时感激涕零,千恩万谢了好一会儿,这才缓缓的离开。

  随着众人的散去,姬如玉终于慢慢的显出了身形。

  那名卡通少女刚想离开,见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站在了她的面前。

  那男子面如冠玉,眸似点漆,身如青竹,整个人站在那里便如琼花堆雪,实在是朗朗如画,让人赏心悦目。

  卡通少女见此,登时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姬如玉看着眼前的少女面上渐渐染了红霞,一双半月大眼一动不动的瞧着他,脸色不由得有些微醺,声音出乎意料的柔软“这位小姐,我想请问一下…刚刚那幅画…我是说那幅《雪溪图》是出自谁的手笔?”

  白玉糖和他毕竟是因为《雪溪图》才认识的,若是有机会,他也想要收藏一幅,哪怕仅仅是临摹的。

  “那幅画…”卡通少女刚说了三个字,却突然住了嘴,因为,一阵奇奇怪怪的响声,突然从她的肚子中传了出来。

  姬如玉不由得微微一愣。

  那卡通少女转了转水灵灵的眼珠子,倒是没有半分害羞,反而狡黠的笑道“这位帅哥哥,你也看到了,我现在饿得够呛,可没心思回答你的问题,你要是想知道的话,请我吃饭吧!”

  不知道是因为这少女眼角一闪而逝的狡黠跟白玉糖有几分相似,还是因为出于好奇,姬如玉竟是没有丝毫犹豫,答应了这个少女的要求。

  “帅哥哥,我叫宋萝,萝卜的萝,人家都叫我阿萝,你叫什么?”

  “我叫…姬如玉。”

  二人吃饭的地点,正是福园——这里曾经是白玉糖跟姬如玉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不得不说,这个少女虽然某些神情与白玉糖有些相似,但性格却截然不同,十分的健谈,活泼。

  仅仅是路上的这段时间,姬如玉的身份由‘帅哥哥’升级成了‘如玉哥哥’。

  而且,宋萝的行事也很是洒自然,尤其是吃饭的时候,简直是堪称风卷残云,跟她那甜美的形象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却意外的可。

  终于,眼见宋萝摸着鼓鼓的小肚子,自然的躺靠在沙发上,一脸的餍足。

  姬如玉这才低笑一声,朗声问道“阿萝,你现在总可以告诉我,那幅画是出自谁手了吧!”

  “嗯,告诉你可以,不过,阿萝怕如玉哥哥不信!”宋萝也没卖官司,当下坐直了身体,俏脸上绽放着一种神秘兮兮的光彩“因为临摹那幅《雪溪图》的人,是我!”

  “是你?!”姬如玉不由的瞪大了一双俊眼。

  “哼,知道你不信!”宋萝不的皱了皱娇俏的小鼻子,角的梨涡微现“瞧如玉哥哥的样子,应该很想要一幅临摹的《雪溪图》才对,这样吧,为了报答你请我吃了这么丰盛的一顿,我给你画一幅得了!”

  “画一幅?!”姬如玉更吃惊了。

  这《雪溪图》又不是大白菜,怎么说画一幅,画一幅呢!

  宋萝却是没有理会姬如玉的惊讶,而是打开了她那个超大型的帆布包,源源不断的将东西从里面拿了出来:画笔,画纸,卷轴,笔洗,砚台,彩墨…

  姬如玉几乎傻眼了:难道这个帆布包是哆啦a梦的口袋吗,居然装了这么多东西,难怪这个袋子看起来沉得离谱呢!

  在姬如玉感叹的时候,宋萝却是已经将准备工作一气呵成,开始作画。

  登时,她整个人陷入了一片沉静之中,那种专注,让人连呼吸都会低了声音。

  看着宋萝宛如行云水的作画,姬如玉除了震惊是震惊!

  不得不说,这个宋萝绝对是一个天才画家,她的速度和技法,当真是远超同龄人,算是一些大师都难以比得上她的专注和速度!

  而且,她作画时那种沉静从容的表情和眼中灼灼的自信,竟是像极了白玉糖!

  姬如玉一时间竟是看痴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见宋萝突然放下画笔,登时,她整个人像是转换了按钮一般,沉静的表情倏然被打破。

  “好累啊!”宋萝可的扭了扭小蛮,抱怨的皱了皱眉头。

  姬如玉这才发现一幅《雪溪图》已然是跃然纸上!

  姬如玉回过神来,不啧啧称奇“阿萝,你画《雪溪图》,怎么会这么熟练的?”

  “答案很简单啊,因为我常画!”宋萝说起这话,语气相当的自豪“如玉哥哥,你别看我年龄不大,可是我从五岁开始画画,十三岁靠临摹名家画作赚钱了,今年我已经二十岁了,这七年下来,我可是攒了不少钱!对了,这幅《雪溪图》是我临摹的最后一幅画作,免费送给你了,谁叫如玉哥哥长得帅,还和我的眼缘呢!”

  “最后一幅?”姬如玉闻言,却是皱起了眉,心中升起了一股让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惋惜之意“怎么会是最后一幅,你不再画画了?”

  “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不画画,我只是攒够了钱,所以不再临摹画作,卖赝品而已。”

  说起这件事儿,宋萝的眼中不由得绽放出了灼人的华光,自信的笑道“临摹画作,不管你临摹的再好,画出来的也仅仅是替代品而已,但是,我宋萝不想做替代品,我要追求属于自己的梦想,创造属于自己的画作,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我相信我拥有那个才华,也有那个能力做到!”

  这一番话,让姬如玉不有种振聋发聩的感觉。

  刚刚有好几个瞬间,他何尝不是将这个女子当做了替代品呢!

  第一次,他第一次仔细凝视白玉糖之外的女子,没有往她的身上加注任何的影子,只是单纯的在看她——宋萝,一个外表甜美洒,内心自信自傲的女子!

  在这时,宋萝却是甜甜的娇笑一声,在姬如玉的眼前晃了晃小手“如玉哥哥,你怎么了,不会是被我的雄心壮志吓到了吧!”

  “是有点儿。”

  姬如玉讪讪的回了一句,白玉般的脸颊像是染上了一层胭脂,宛如雪中胭脂醉,直让宋萝这个小丫头看呆了眼。

  不过,很快,她沮丧的喃喃道“哎,我要是能早点儿遇到如玉哥哥好了,偏偏今天遇到,让我怪舍不得的!”

  “为什么这么说?”姬如玉微微一愣,不由得追问道。

  “因为我三天以后要出国了,我刚刚不是说了,我要去追求自己的梦想!”宋萝重新背上了她那只大大的帆布包,笑的极为洒“如玉哥哥,今天真的很高兴认识你,要是有缘的话,我希望能再见到你,到时候,我…我一定做你最好最好最好的朋友!”

  宋萝说完这话,笑如银铃的离开了包间,只留下了一幅墨香余存的《雪溪图》。

  姬如玉看着那幅画作,回味着刚刚宋萝的那番话,只觉得心中所有的执念都一点一滴的消失无踪了。

  是啊,没人喜欢做替代品,而他也不该拿白玉糖去衡量别人,亦或是把她的影子加诸到别人身上,回忆终究是回忆,当他真正将所有的执念埋藏,或许,才能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

  “阿萝,谢谢你,若是有缘,我也希望能再见到你…”姬如玉望着桌上的那幅《雪溪图》,笑的宛如琼花吐芳,清雅灿然。

  三天后,机场。

  姬如玉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西装,坐在候机座位上,一边随意的翻看着杂志,一边搜寻着来往的人群,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只是本能的在重复这一动作。

  很快,广播响起。

  飞往法国的航班已经准备起飞,他要登机了。

  姬如玉再次朝着往来的人群看了一眼,眼中涌起了一股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失落。

  在他站在检票口等待检票的时候,听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如玉哥哥?”

  姬如玉惊喜的回头,见宋萝已然是站在了他的身后,身上依然背着一个大大的帆布包,面上同样是一脸的惊喜。

  “如玉哥哥,看来咱们真是有缘份,这样都能碰上,你也是去法国?”宋萝兴奋的问道,因为开心,双手自然而然的环上了姬如玉的手臂。

  “嗯。”姬如玉点了点头,感受着手臂间的柔软,面上又是一阵羞红“能在这里…这里看到你,我也…我也很开心。”

  “太好了,那这一路上我不会无聊了,如玉哥哥,咱们俩…一起去法国,好不好?”宋萝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瞧着姬如玉,一张萝莉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认真和试探。

  那般的小心翼翼的神态,直让姬如玉的心不由的一动,眼神别样的柔软“嗯,咱们一起去,我也想看看,阿萝是怎么实现梦想的!”

  “那如玉哥哥等着瞧吧,到时候,我一定会成为世界著名的画家!”宋萝一听这话,斗志立马被发了出来。

  姬如玉看着她那自信的模样,不由得勾轻笑。

  或许,他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番外完——

  ---题外话---

  到此为止,本文彻底结束了,写了完结感言,亲们可以看一下,再次谢谢大家的一路支持!撒花!o(n_n)o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天运贵女   下一章 ( 没有了 )
恶少,只做不闪婚之抢来的情深如旧飞来横宠之爷史上第一宠婚我的亲亲老婆豪娶腹黑新妻二货萌妻属极宝贝儿,咱不黑老大们的宠爱上刁钻妻
买外围软件为您提供由李尽欢最新创作的免费都市小说《天运贵女》番外 属于自己的幸福-姬及天运贵女最新章节番外 属于自己的幸福-姬如玉在线阅读,《天运贵女(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天运贵女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买外围软件(www.archive-ca.com)